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侦探小说 > 死刑迷城(无人目击) > 第11章 水边的阿狄丽娜

第11章 水边的阿狄丽娜

  《水边的阿狄丽娜》(法文名:Ballade Pour Adeline,又译作《给爱德琳的诗》)是保罗·塞内维尔所作,理查德·克莱德曼(Richard Clayderman)演奏的歌曲。1990年,理查德·克莱德曼以演奏作曲家兼经纪人Olivier Toussaint改编版的《给爱德琳的诗》获得唯一的金钢琴奖。

  阿狄丽娜来自希腊的神话故事。希腊神话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孤独的塞浦路斯国王,名叫皮格马利翁(Pygmalion)。他雕塑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每天对着她痴痴地看,最终不可避免地爱上了少女的雕像。他向众神祈祷,期盼着爱情的奇迹。被他的真诚和执着所感动的爱神阿芙洛狄忒(Aphrodite),赐给了雕塑以生命。从此,幸运的国王就和美丽的少女生活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杀人凶手”

  高海富被法院以妨害作证罪判刑三年。2016年4月20日上午,向渊以朋友的身份来监狱探视高海富。高海富看到向渊,感到有些意外,说:“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此时的高海富,早已没有之前恨之入骨的怒气和趾高气扬的霸气了,身着囚服,剪了短发,递了胡须,神清气爽,让向渊感觉恍如隔世,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就是高海富。向渊大脑迟滞了一两秒,然后说:“高总,您终于剃须了?您真是面貌一新啊,我感觉您比在外面要精神多了。”

  高海富微微一笑,欣慰地说:“是啊,之前我曾经蓄须明志,丧子之仇一日不报,我一日不剃须。那段日子里,我心里装满了恨,寝食难安呀,精神面貌能好吗?如今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也一切都放下了,自然也就心宽体胖,精神头也好多了。”

  向渊诚恳地说:“要感谢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拯救了钟天崖的生命。”

  高海富摇了摇头,说:“要不是我害他,他也不至于被判死刑,所以,根本谈不上我救他。”

  向渊说:“还是要感谢您,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高海富双手合十,说:“谢谢。”

  向渊说:“今天来,是想告诉您,护士长朱凤珍那天晚上去您家演的那场戏,其实是我一手策划和导演的。”

  向渊原以为高海富会很震惊和气愤,没想到,高海富平静地说:“我早就知道了,我很钦佩你的才华和智慧。”

  向渊不解地问道:“我欺骗了您,您不恨我吗?”

  高海富摇了摇头,仍然平静地说:“不仅不恨你,我还要感谢你。”

  向渊更加感到意外,说:“感谢我?”

  高海富说:“是的,通过这次‘被骗’,我深刻体会到了一个冤案家属的真实感受,领悟到了冤案的危害。当时,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分析这件事情的真假,潜意识里非常希望这不是个骗局,渴望钟天崖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想到自己的儿子明明是无辜的,却就要被枪毙了,那种感觉极度冤屈、恐惧,再转而一想,这不就是自己酿下的苦果吗?所以,没有这样的换位思考,永远体会不到钟天崖父母的感受。所幸钟天崖没有死,否则,我良心上永远背负着还不了的心债。”

  向渊听后,内心感到莫大的欣慰,说:“我当时只是一试,并没有把握能骗到您。”

  高海富说:“不过,我最后决定投案,并不完全是因为被你骗了。我要感谢我老婆,她不停地在劝导我,唤醒我的良知。其实到后面,我已经不去想这是不是一个骗局了,即使钟天崖不是我儿子,我也会这么做的。”

  向渊说:“就是说,您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救自己儿子,真的就是要救钟天崖。”

  高海富说:“是。对了,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

  向渊说:“您说。”

  高海富说:“我是真的没有指使李龙彪撞伤蒋国根,当时发生这种不幸,真的纯属巧合。”

  向渊说:“我现在完全相信。我们在这个案件上是有教训的,我作为您这个案件的主任检察官,我要向您深表歉意!”

  高海富说:“回首那段被冤枉的日子,我深刻感受到蒙冤是何等让人无助、绝望、痛苦、愤懑,冤案其实是多么容易就发生在你我的头上。害人者终害己,我害得钟天崖蒙冤,更害死了他的父亲,如今我自己身陷牢狱,这是罪有应得。经过这段时间反思,我感悟到了,用死刑来为自己死去的亲人复仇其实是很残忍、很狭隘的,宽恕才能拯救他人,也拯救自己。如果没有你设下的骗局,钟天崖已经含冤受死,而我也成为‘杀人凶手’,这样永远背负着‘杀人’的精神枷锁度过余生,那种日子一定是非常痛苦不堪的。所以,要谢谢你,不仅拯救了钟天崖,更拯救了我。”

  向渊说:“看来您是大彻大悟了,用三年的牢狱之灾,换来这种感悟,值得。有句话说得好:‘宽恕可能无法改变过去,但可以改变将来。’期待您早日出狱,迎接新的生活。”

  高海富再次双手合十,说:“谢谢!也祝你一切顺利!”

  从监狱里出来,向渊仰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感觉今天的天空是如此的蔚蓝,如此的纯净,阳光是如此的美好,空气是如此的清新,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吁了一口气。他简直不敢相信,今天的高海富,和他之前看到的高海富,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完全判若两人。向渊为了拯救钟天崖而精心导演的一场苦情戏,没想到既拯救了钟天崖的生命,也使高海富从复仇的精神枷锁中挣脱出来,从执着的复仇走向伟大的宽恕,完成了精神的自我救赎。这一直是向渊所期待和追求的、这场生死审判中最好的结局。

  “不见不散”

  一个月过去了,向渊一直没有蒋明琦的消息。思君令人老。这一个月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对蒋明琦的思念一直缠绕着他,让他备受煎熬。这天,他又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点开照片箱,盯着蒋明琦浅笑倾城的照片发呆。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显示的居然是“蒋明琦”三个字。这突如其来的来电,让他恍若在梦中,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手激动得颤抖,内心欣喜若狂,又害怕这不是真的,直到电话响了二十多秒,他才点了“接听”。电话里果然是蒋明琦熟悉的声音,她说:“喂。”

  向渊激动地说:“明琦,是明琦吗?”

  蒋明琦说:“是我。”

  向渊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又问道:“真的是你吗?”

  蒋明琦说:“是我,你还好吗?”

  向渊瞬间泪流满面,百感交集地说:“我不好。”

  蒋明琦明知故问地说:“怎么了?工作太累了吧?”

  向渊说:“不是,是我的心被你带走了,这一个月,我魂不守舍,掉了魂,能好吗?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蒋明琦说:“我现在在机场。”

  向渊说:“你在那等着,我这就来。”向渊放下电话,迅速冲出门,驾车朝机场疾驰而去。

  向渊赶到机场,拨打蒋明琦手机,拨了几遍都显示“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向渊快要急疯了,他想到了自己一个机场的好朋友,马上拨通了他的电话。向渊着急地说:“马克,你在哪呢?”

  马克说:“我在机场上班呢。”

  向渊说:“我在你们接机大厅,你快滚过来。”

  马克说:“马上到。”几分钟后,马克跑到向渊跟前。马克说:“哥们儿,什么事这么急?”

  向渊说:“你带我进去找一个人。”

  马克问:“什么人?”

  向渊把手机里蒋明琦的照片递给马克看。马克一看,说:“美女呀,你女朋友吧?”

  向渊说:“少废话,她手机打不通,你务必带我找到她。”

  马克说:“没问题,这是我的地盘,飞不走。”

  向渊在马克带领下,冲进了出机大厅,逐个出机口寻找蒋明琦的身影,还是没有找到。向渊说:“这样,你给我广播找人。”

  马克说:“行,广播里怎么说?”

  向渊说:“就说:‘蒋明琦,我是你的眼,我在B2出口等你,不见不散。’”

  马克说:“真感人,这就办。”

  马克马上作了安排布置,很快,机场广播传来响彻全场的声音:“蒋明琦,我是你的眼,我在B2出口等你,不见不散。”

  这一招果然见效,几分钟后,向渊听到身后传来了蒋明琦的声音。蒋明琦说:“向渊。”向渊猛然回头,终于看见了令自己魂牵梦萦的蒋明琦,立刻疯了似的,冲了上去,激动地说:“明琦,终于找到你了。”

  蒋明琦说:“你搞得这么大动静干吗呀,急坏了吧?”

  向渊泪盈于眶,搂着蒋明琦的双肩,深情地说:“让我做你的眼,跟着你一辈子,好吗?”

  蒋明琦嗔笑着说:“傻瓜,我看见你了,挺帅的。”

  向渊一听,感到非常惊讶而又激动,问道:“什么?你眼睛治好了?”

  蒋明琦转过身,说:“是你妈妈给我治的。”

  向渊循着蒋明琦的目光看去,不远处,他的爸爸、妈妈、蒋国根正微笑着向他们走过来。向渊说:“原来你背后有个亲友团啊。”

  蒋明琦说:“我们都看到你了,我早就想喊你了。”

  向渊说:“那你还让我这么着急?”

  向母说:“是我不让她现身的,你越急她才越感动嘛。”

  向渊说:“老妈,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导演的?”

  向母说:“我在美国有个同学,她老公就是心脏病医生,我就偷偷安排明琦父女去了美国,把心脏病彻底治好了,眼睛也好了。”

  向渊说:“我的妈呀,你真不愧是大导演啊,瞒了我整整一个月,害得我吃了多少相思苦,也不心疼你儿子。”

  向母笑着说:“我就是要考验一下你对明琦的感情有多深,这也是明琦的意思。不过恭喜你,儿子,你满分通过了!”

  向渊说:“谢谢老妈,还有蒋伯伯,您也辛苦了。”

  蒋国根说:“明琦在美国这一个月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呢,病一治好,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就急着要回来见你,看你长什么样呢。”

  向渊深情地望着蒋明琦,两人再次热烈地拥抱在一起。过了一会儿,向渊将蒋明琦松开,突然单膝跪地,从怀中掏出上次求婚时被蒋明琦拒收的那枚钻戒,双手举到蒋明琦面前。向渊说:“明琦,嫁给我,好吗?”

  蒋明琦被向渊突然的下跪求婚感动得热泪盈眶,她拼命点了点头。向渊的眼角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用颤抖的手将戒指戴在了蒋明琦的食指上。然后站起来,再次和蒋明琦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蒋明琦说:“知道吗?你这句话,我做梦都想再听一遍。”

  向渊说:“这句话在我心里已经重复了千百遍,我做梦都想你能答应我。”

  蒋明琦说:“恭喜你,梦想成真了。”

  向渊说:“亲爱的,是我们俩,爱君如梦,梦想成真。”

  蒋明琦头靠在向渊肩上,已经是泪流满面。站在一旁的向渊母亲、父亲、蒋国根等人也被眼前这一幕感动了,向渊母亲更是流下了欣喜而幸福的泪水。

  “爱着便是美丽的”

  6月18日上午12点08分,北昌市森林公园酒店东花园布置得喜气洋洋,向渊和蒋明琦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婚礼主持人是马克。马克说:“各位来宾,这里是我哥们儿向渊和美丽善良的蒋明琦小姐喜结连理的婚礼现场,首先,让我们来听一听他们的爱情故事。”

  向渊精神焕发,动情地说:“1977年某个秋天的傍晚,23岁的克莱德曼漫步在塞纳河的岸边,他已经为一个电视的配乐烦恼好几天了,今天,他暂且抛开工作,让美丽的塞纳河给自己一个清晰的思路和宁静的心灵。一边散步,一边欣赏塞纳河的风光,克莱德曼就这样走走停停,似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忽然,一个女子映入他的眼帘,一头长长的秀发,清丽脱俗的气质,半蹲着,迎着晚霞在河边洗着纱布,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姿势是那么的美妙,神情是那么的陶醉,仿佛不是在洗纱布,而是在弹奏一首优美的钢琴曲。此情此景,克莱德曼也呆了,他惊叹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艺术家特有的激情此刻喷薄而出,他拿出随身的口琴一气呵成,表达了当时的情绪,这首曲子后来改成钢琴曲,他命名为《水边的阿狄丽娜》。今天,我终于迎娶到了我的阿狄丽娜——蒋明琦。”

  马克问:“你碰到蒋明琦,也是这种情境吗?”

  向渊说:“惊人的相似。那天,一个死刑案件就要开庭了,我相信那个被告人是无辜的,但我不知道怎样去阻止这个冤案,去拯救这个年轻的生命,我感到非常苦闷和烦恼。我来到了音乐咖啡厅,希望从音乐中得到启发。钢琴声响起,我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一头长长的秀发,清丽脱俗的气质,正在弹奏一曲优美的《蓝色多瑙河》,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姿势是那么的美妙,神情是那么的陶醉,我当时看呆了,对她一见钟情,暗下决心,非她不娶。那次见面,我们有一首曲子没有弹完,今天献给大家——《水边的阿狄丽娜》。”

  向渊和蒋明琦一起坐到钢琴边,联手弹奏了一曲《水边的阿狄丽娜》。曲毕,来宾报以热烈的掌声。掌声中,花童给他们捧上了一束玫瑰花。

  马克说:“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共同祝福这对新人,祝福向渊和他的阿狄丽娜,百年好合,爱情不朽!”来宾们再次报以热烈的掌声。掌声停下后,马克接着说:“现在请新人抛出手中那束代表美满、幸运的鲜花,看看谁将成为今天的幸运之神!”

  向渊说:“我们祝愿各位来宾爱情幸福美满,单身的朋友,有情人终成眷属!”向渊和蒋明琦一起捧起鲜花,朝着钟天崖和颜慕曦的位置抛了出去。钟天崖自然心领神会,一跃而起,一把将鲜花揽入怀中。向渊和蒋明琦看到这一幕,为他们的心有灵犀而相视一笑。

  向渊问钟天崖说:“天崖,你有想送的人吗?”向渊当然知道钟天崖的心事,说这句话是为了激励他。果然,钟天崖没有辜负向渊的激励,捧着鲜花,迈步走上了舞台。

  钟天崖说:“各位来宾,我曾经因为涉嫌故意杀人被判死刑,在执行死刑的路上,被拦了下来。今天能够站在这里,要感谢向渊和颜慕曦两位检察官,是他们拯救了我的生命。今天,新郎官把这份爱情的幸运传递给了我,我当然有想送的人。这个人,就是承办我这个案件的颜慕曦检察官。死刑犯爱上检察官,听起来多么不可思议,我也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我只是在牢狱里,用这种幻想消磨等死的时光。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女检察官同样喜欢上了我,她给我写信,告诉我她相信我是无辜的,鼓励我要挺住,在我就要跳下悬崖时,她把我拉了回来。因为她的爱和鼓励,那段等死的时光也变得那样美好,有这样一份上天恩赐的爱,我死而无憾。当然,我更希望不会死,我每天都在祈祷,期盼爱情的奇迹,期盼能活着享受这份珍贵的爱情。或许是我的祈祷感动了上天,奇迹真的发生了,我从死刑的枪口下活了下来,我无罪了,我自由了!”各位来宾被这个死刑犯与检察官的爱情故事感动,报以热烈的掌声。

  向渊说:“钟天崖是我主办的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当事人,他是无辜的,因为种种因素,被误判了死刑。他今天站在这里,就应验了那句话‘正义有时会迟到,但它一定不会缺席!’天崖,大声地告诉我们,你爱颜慕曦吗?”

  颜慕曦站在台下,眼中已经噙满泪水。钟天崖深情地望着她,大步走过去,鼓足勇气,一把拉住颜慕曦,把她拉上了舞台,然后,单膝跪在颜慕曦面前。钟天崖仰视着颜慕曦,说:“慕曦,你就是我心中的阿狄丽娜,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偷偷地爱上了你。”

  颜慕曦深情地看着钟天崖,眼中含着热泪,说:“你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很善良、正直、完美的男子汉,我鼓励你、挽救你,其实也是挽救我自己的爱情,因为你要是死了,我的爱情也死了。”

  钟天崖向颜慕曦递上鲜花,问:“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台下的来宾们齐声高呼:“答应他,答应他!”

  颜慕曦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动情地说:“等你这句话等了好久,我愿意!”说完,颜慕曦从钟天崖手中接过鲜花,钟天崖站起身,和颜慕曦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来宾们个个都感动得眼眶潮湿,并再次报以祝福的掌声。掌声过后,向渊说:“慕曦是个爱情完美主义者,她一直执着地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我曾经担心她会终身不嫁。看到他默默地爱上了钟天崖,我偷偷地为她感到高兴。但这份爱情太不容易,每次想到她爱得这么艰苦,我又打心眼儿里为她感到难受。”

  颜慕曦感动地说:“我一直不敢对师傅说我内心的秘密,但我知道,师傅很了解我,我的这份感情逃不过他的眼睛。谢谢师傅的宽容!谢谢师傅拯救了天崖,也让我的爱情死里逃生。”

  马克说:“死刑犯胆敢爱上检察官,检察官竟然也爱上了死刑犯,这真是一场惊世骇俗的爱情!慕曦,在这条爱的路上一路走来,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颜慕曦说:“爱是欢乐,爱同样也是痛苦。在与天崖认识的这一年多时间,我体会了焦灼的等待,凄凉的怅然,还有担心爱的失去,与所爱的人生离死别……但不论结局怎样,我都无怨无悔,因为爱着便是美丽的,这爱着的痛苦也是美丽的。也许正是由于有这么多的痛苦,才使这份爱情凄婉迷人,才使相爱的人刻骨铭心。”

  向渊跟钟天崖说:“天崖,珍惜她,疼爱她,否则我绝不会饶你。”

  钟天崖说:“我会的。我会用一辈子去爱慕曦,去弥补她承受的痛苦。”

  马克说:“让我们再次祝愿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来宾们再次报以祝福的掌声。这时,孙鹤林副检察长和高海富赶到了现场。向渊、蒋明琦、钟天崖、颜慕曦看到孙检和高海富来了,赶紧过去,把二人迎上台。孙鹤林走上台后,说:“好热闹,来晚了一点。”

  高海富说:“我是不请自来,祝贺你们。”

  向渊跟高海富说:“高总,不是不请你,是怕请不到。”

  孙鹤林说:“想请他,跟我说不就行了。”

  向渊说:“高总能来,我们非常欢迎。孙检,现在就差您这个证婚人讲话了。”

  孙鹤林说:“对了,还给我安排了任务的。我说几句吧。各位来宾,今天是我院里主任检察官向渊与蒋明琦喜结良缘的日子,我以个人名义并代表市院党组、全体干警,表示衷心祝贺!在此要感谢小蒋,帮我们解决了一个难题呀,而且不仅解决了向渊单身的问题,还在他工作遇到困难的时候,提供了重要帮助。向渊娶到这样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今后,希望你们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家庭美满,事业取得更大成就!谢谢大家!”大家对孙检讲话报以热烈掌声。

  孙鹤林说完,跟高海富说:“高总,你也说两句?”高海富说:“谢谢孙检。各位来宾,我是高氏集团董事长高海富。我现在还是戴罪之身,但今天这个婚礼我一定要来,所以请孙检帮我请了一天假。我这是‘二进宫’了,前一次我是蒙冤,向渊检察官秉公办案,没有起诉我,但这次我是罪有应得。”

  高海富说到这里,孙鹤林插话说:“高总啊,每个人都难免犯错,更何况你作为一个父亲,心情也可以理解。不过,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大彻大悟,关键时刻,还舍身救人,应该点赞呀。对了,你在路上不是说,来这还有什么愿望吗?”

  高海富点点头,说:“是。”然后,高海富侧过身来,慈祥地看着钟天崖,说:“天崖,你父亲的死,我负主要责任,我想还你一个父亲,算作小小的补偿,不知我有没有做你义父的资格?”

  钟天崖一听,万分感动、惊喜,激动地说:“高总,其实,我妈早就跟我说过,说您没有了儿子,要我照顾您和阿姨下半辈子,她也向您承诺过,今后她的儿子,就是您的儿子。所以,今天我也想请问您,您愿意我做您的义子吗?”高海富动情地说:“求之不得!”

  马克的反应很快,马上说:“那我今天再当一回结拜父子主持人,来,上茶。”服务员随即端上一碗茶,马克交给钟天崖,钟天崖单膝跪地,给高海富敬茶。钟天崖将茶举过头顶,递给高海富,说:“爸,请喝茶。”

  高海富面对此情此景,禁不住感动落泪,用有点颤悠悠的双手接过茶,激动地说:“好儿子,快请起。”钟天崖起身,与高海富拥抱在一起。大家都为这种场面动容,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过后,钟天崖站在高海富身边,高海富搭着钟天崖的肩膀。高海富说:“我今天很高兴,收了这么一个优秀的义子。我向大家报告一下,天崖无罪释放以后,我就把他挖到了高氏集团,经过几个月的工作磨炼,进步非常快,业绩非常好。所以,今天我代表董事局宣布,任命钟天崖为高氏集团网络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大家再次报以热烈掌声,尤其是颜慕曦,更是拼命用力鼓掌,为钟天崖感到高兴。

  孙鹤林看到如此大团圆的结局,内心感慨万端,慷慨激昂地说:“朋友们,今天的婚礼大家都在流泪,但这是幸福、感动的泪水,胜过任何欢笑。今天这对新人、这对恋人、这对父子,都因钟天崖案件而结缘。钟天崖案件,我们是有教训的,钟天崖蒙冤受审近一年,他的父亲悲愤离世,这里面我们司法机关是有责任的。这个案件,暴露出司法机关防止冤错案的制度还需要完善,人权还没有得到完全保障,检察官、法官还不能完全独立、公正地办案,司法公正离人民群众的期待还有差距。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正义迟到了,但它终究是到了,这个案件的悲剧,到今天也反转成了感人肺腑的喜剧。那么,是什么让正义最终胜利,是什么让剧情大逆转,收场变成一家亲的圆满大结局呢?是宽恕的力量,是理解和爱的力量。宽恕、理解和爱,能战胜人世间所有的狭隘、报复和罪恶,冤冤相报何时了,仇恨永远化解不了仇恨,只有宽恕、理解和爱,才能让我们每个人都永远拥有幸福美好的人生!”大家再次对孙检精彩的总结讲话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马克说:“谢谢孙检非常精彩的总结讲话,来,朋友们,让我们共同举起杯中酒,为宽恕、理解和爱,痛饮一杯!”马克话音一落,全场来宾一齐高高举起手中酒杯,向向渊、蒋明琦这对共度磨难的幸福新人,钟天崖、颜慕曦这对一见钟情的生死恋人,高海富、钟天崖这对化敌为亲的结义父子,献上真诚的祝福,然后一起干杯庆贺。整个婚礼现场,变成了一片欢乐喜庆的海洋。

  在这片欢乐的海洋中,向渊和他的父母,蒋国根、蒋明琦父女,钟天崖和他的母亲,颜慕曦和她的母亲,还有不再感到孤独的高海富,他们的眼中都噙满了幸福的泪水。这时,天空中飞过两只大雁,向着婚礼现场发出悠长的鸣叫声,然后一前一后地向着远方飞去,飞向遥远的天际。

无忧书城 > 侦探小说 > 死刑迷城(无人目击) > 第11章 水边的阿狄丽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个刑警的日子2作者:蓝衣 2无证之罪:推理之王1作者:紫金陈 3沉默的羔羊 4解忧杂货店作者:东野圭吾 5古董局中局4(大结局)作者:马伯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