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智斗(心安是归处)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智斗(心安是归处) > 第12章 有没有一个标准,两个人要相处多久,才可以说“Je t’aime”(我爱你)

第12章 有没有一个标准,两个人要相处多久,才可以说“Je t’aime”(我爱你)

  像我这种到了二十七岁仍跟父母亲住在一起的人,占了不少便宜也有很多麻烦。

  我的工资都是自己攒着自己花的,平时吃饭还有日用品都是我妈开销,跟朋友出去逛街还有买衣服的钱以及上下班的打车钱我得自己拿。有时候水电煤气账单来的时候,就是我妈每两个月最不高兴的时候,我也做一做姿态,拿出五百块钱来跟我妈说:“呶,给你,姑娘赞助你了。”

  她可高兴了。

  当然这笔钱不能白花,我看上什么大件又力不从心的时候,这账还是得要回来滴。

  我最喜欢上面有毛毛的衣服,记得第一件貂皮外套就是从我妈手里弄下来的。那年秋天她跟我爸刚好补发了大约不到两万块的工资,家里换了一个吸尘器,还剩下若干,我就惦记上了。有天晚上躺在我妈的床上叹了几口气,我说:“哎呀……”翻了个身,又说,“哎呀……”

  我妈:“怎么了?平白无故叹什么气啊?”

  我:“看上件东西,舍不得买。”

  我妈:“什么啊?说来听听。”

  我:“……还是算了。”

  我妈:“要说就说,不说滚出去。”

  我:“想要件白色短裘皮。毛色好一点的,打完折也得一万八,不知道当买不当买……”

  我妈她有两块心病:年轻的时候她长得像袁立,又有点像殷桃,总之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姑娘,可惜一来家里没钱,二来一直穿制服,脱了军装穿警服,整个青年时代就没有打扮过,一直深感遗憾,此心病一;心病二是我姐姐十岁时,一个伯伯从日本带回来一件能两面穿的挺时髦的羽绒服,太金贵了,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我妈从箱子底抽出来让我姐穿上臭美一下,抽了三年,臭美了三次,衣服终于小了,而且在小之前,里面的羽绒长毛了,我妈无尽懊悔。所以我姐和我长大以后,只要不太离谱,我妈总是鼓励我们俩在身材允许的范围内尽量穿得好一点。

  我这几声心疼钱的叹息可让我妈心疼得够戗,当即慷慨地说:“我跟你爸不是正好补了工资了嘛,妈给你买。”

  我很愉快,“太是亲妈了。”

  至于说不用做饭洗衣服,不用打扫卫生,房间都是我爸妈整理这些实惠就更是不在话下了。当然了,烦恼也有很多。

  有一次我跟一帮同学出去玩,就是聚一聚,喝点小酒聊聊天,半夜十二点回家,进门就被我妈骂了个狗血淋头,原来我把手机关震动了,他们打了二十多个未接电话。她滔滔不绝,什么话都上来,骂得我也急眼了,含泪对伊说:“我是个女孩,我也是有自尊心的,士可杀不可辱啊……”

  她指着我鼻子说:“你有自尊心,对你有自尊心,你有自尊心你半夜三更回家还不接电话……”

  还有我的生活作风虽然不太立整,但是大不立整里面有小立整。我的书桌看上去有点乱,电脑前面各种各样的书籍文件一大堆,但是实际上它们虽然放置得歪歪斜斜,但是各自安好,各安小窝。我看都不用看,随手一拿就是我要的那本书,我找的那张盘。

  可是有一天,我爸心血来潮没有骑着小毛驴去赶集,而是把我的书桌、书房收拾了一个干干净净,我下了班回家一看都傻眼了:这么干净,可叫我怎么活啊?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生活太安逸了,工作和学习就会被安逸的生活所累。”

  我跟我爸说:“像我们这种文字工作者,书桌如果太立整了,那么YY和创作也就会被立整的书桌所累。”

  他当我是客气呢,笑笑说:“你该什么样还什么样,弄乱了,爸爸还给你收拾。”

  其实以上这些生活上的细节,我都能忍,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就是退休之后的两位警官对于我私生活的关注,以及对我身上发生的芝麻绿豆大点的小事儿那种无限的重视和夸张。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我过了二十五岁之后,我妈看着我在家里自己玩就来气,有时候她跟着我看韩剧,赵寅成一出现我就星星眼,被她看到了,就阴阳怪气地说:“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我在心里努力去原谅她:她是天蝎座,她是天蝎座……

  如果说天蝎座O型血的我妈妈的感情是奔放的刚烈的,那么天蝎座AB型血的我爸爸则堪称变幻莫测了。其实原来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很纪实文学最多有点武侠的人,岁数一大,感情就改走玄幻路线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固执地认为我是一个呕心沥血的工作狂,因此只要在家里看到我上电脑,哪怕才开机一分钟,他也一定会说:“好好休息一会儿,好好休息。”

  有一年冬天我重感冒,卧床休息,赶上家里没电,我爸在我床边一边给我揉脑袋一边给我讲我小时候,他们是怎么顶着单位的压力要了我这个老二的。说着说着,我感觉声音不对,慢慢地挣扎着坐起来,看见我爹地眼含热泪。

  跟你说,我一点不感动,我就觉得生气,我说:“爸啊,我就是感冒了,你这样不觉得晦气啊?”

  我觉得此二人的所作所为是关怀,但是也是压力。让我不敢有风吹草动,我要是告诉他们我跟外国人谈恋爱了,过了一段时间,此事无果,我怕他们受不了。

  于是出去答话之前,我也打定了注意,我手里拿着那个拆开的信封,我啊,我这么这么这么办。

  我妈的表情很奇怪,说不出来是惊讶还是好奇还是八卦,瞪着我说:“你是不是跟外国人谈恋爱了?”

  我没说话。

  我爸手里拿着电话当道具,装作马上要跟谁联系的样子,实则处心积虑地问我:“前几天,天天晚上出去,是不是……不是,就为了这事儿吧?”

  我没说话,表情很严肃。

  我妈又要发号施令了,“我可告诉你……”

  我手里摇了摇撕开的信封,语气沉稳,声音坚定地质问这两人:“谁拆了我的信?”

  我妈:“……”

  我爸:“……”

  “信不会寄来就是这样的吧?你们现在这么看我干什么?我问你们话呢,谁拆了我的信?”

  “……”

  “……”

  “退休了你们俩也算公务员吧?一公安,一司法,不知道拆信是违法吗?你们执法者违法,罪上加罪,知道不?”我声色俱厉,课堂上怎么批评上课吃东西的同学,我现在就怎么批评他俩。

  我爸终于拨了一个号了,拔腿就往阳台上撤,“哎我说……我找你很久了……”

  我妈看着我,有点缓过来神了,不想败下阵来,还在独撑,“你少跟我来这套。我们为了什么啊?我们不是为了你好,拆你信怎么了,哎我还就拆了……你爱上哪里告,就去哪里告……”

  我的表情一如既往,“妈,这事儿我没开玩笑,你们怎么都行,乱拆我的信,我真就不让,别因为这个逼我去学校住,宿,舍。”

  我离家出走这件事儿对她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她当即不说话了,也不敢多问了。

  我回了房间,心里挺高兴,也算打了个小胜仗。

  过了一天,我跟JP在Skype上见面了,电脑镜头上的他脸庞红彤彤的,气色很好。

  “我收到你的信和明信片了,JP。”我说,“真巧,我在大连还寄了一张给你呢。”

  “真巧。”

  “你给我找了一个小麻烦,JP。”我说。

  “哦?”他看看我,“怎么了?”

  “你的信到的时候,我还在大连。我爸爸妈妈实在好奇,就打开来看了。”

  他不是不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看我,然后慢慢笑了笑,“你的父母确实真的太好奇了,好在我写的是法文。”

  “可是他们看到了你写的那三个汉字,所以他们问我是不是在跟外国人交往。”

  “……哦?”他说,“那么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没有回答,我就是声色俱厉地质问他们为什么私拆我的信件,我很少跟父母吵架,这回狠狠发作了一顿,他们不敢追问了。就是这样。”

  “嗯,你狠狠地,跟你的父母,发作了一顿。”他把句子主干摘出来分析,想了想,“这至于吗?”

  “不,不至于。”我说,“我有点矫情,我并不是真的生气。”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我不想要回答那个问题。”

  “……”

  “从前做学生的时候,我要参加很多考试。但是我并不想都跟我的父母说。你知道,孩子的小事儿,到了父母那里就是大事儿。我不愿意他们跟我一起提心吊胆,我不愿意他们那么在乎。所以我只把通过考试,或者获得很高的名次这样的好消息告诉他们。如果没有把握,那么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对老年人也是一种保护,对不对?”我说,我笑了。

  “嗯。也许你说得对。”JP说。

  “我说的就是对。那么你把认识我的事情告诉你的父母亲了吗,JP?”我说得很慢,但是很清楚。老实说,这是我非常关心的问题。

  “……不,没有。”

  “你看,所以说我们的观点和看法是一样的。”

  他在镜头前面微微低下头,我看见他圆圆大大的额头,想起他回法国之前的那个夜晚,我们在喜来登酒店二十四层那间套房里,那个不知道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的椅子上,我抱着他的头,亲亲这里,又亲亲那里。

  我想我刚才的话可能让他觉得有点为难了,想要换一个话题,我说:“现在我们来说说你在那封信的最后画的三幅小画。”

  他抬起头,笑起来,“那不是画,那是我写的三个汉字。”

  我也笑起来,“好吧,可是你写得不对。”

  “哦?那我应该怎么写呢?”

  “四个汉字,”我说,“我,喜,欢,你。”

  我打字出来,字体很大,让他看仔细,我说:“请你现在用一张白纸写出来,给我看。”

  “嗯,好的。”

  他可是画了半天,才歪歪扭扭的画出来“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拿起来让我看,颇有些中国画神似而形不似的意象在里面,我对着镜头哈哈笑起来。

  JP说:“为什么你添了一个字?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JP,咱们两个,你对我,不是Jet’aime,而是Jet’aimebien。不是‘我爱你’,而是‘我喜欢你’。”

  他还是那张好脾气的可爱的脸,眼镜摘掉了,蓝眼睛像湖水一样,“为什么?”

  “因为我们彼此尚不了解,因为我们刚刚认识,相处了还不到二十天。”

  “那么Claire,有没有一个标准,两个人要相处多久,才可以说‘Jet’aime’?”

  “……”

  他也可能是不愿意难为我了,拿着那张纸说:“谢谢你教我这四个字,这个新词。不过,我要说的意思,已经写在给你的信上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智斗(心安是归处) > 第12章 有没有一个标准,两个人要相处多久,才可以说“Je t’aime”(我爱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2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3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4云中歌3 5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