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智斗(心安是归处)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智斗(心安是归处) > 第27章 你是我的奇迹

第27章 你是我的奇迹

  二○○八年一月中旬,跟我分离了近两个月的JP终于从法国回到了沈阳。在我见到他之前,我一直觉得满心欢喜,欢喜到了顶点就淡定了,可是当我在机场等候大厅的玻璃门外面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又流了出来。

  风尘仆仆的大哥也是一样的高兴,玻璃门里外那么多人又让他有些难为情,便站在行李传送带的旁边,一边等行李,一边看看我,看看行李,再看看我,好像担心我随时会走掉一样,我不想让他看出来我在流眼泪,每次在他回头看行李的时候便用纸巾擦擦眼睛。

  终于他拖着箱子从里面出来了,我离他十米开始加速度,像只大牛一样一脑袋撞到他胸前,JP把我紧紧抱住,我只觉得他浑身都是暖暖乎乎的桃子香。

  “想我不?”我说。

  “嗯。”他忽然眼睛就红了,亲亲我的眉毛,“你呢?”

  “一点没有。”

  他笑起来,眼泪也掉出来。

  一位大侠一直站在后面等我们两个煽完情,然后上来拉JP的箱子,介位大侠奏是我爸。

  我爸载我们先回到家里,我妈做的一桌子好饭正等在那里,面条卤她就做了三样。我妈让我解释给JP听,“‘出门饺子回来面’是从我姥姥的姥姥那一辈就开始的家里的规矩,我们把你当成是像娟娟一样的自己的孩子,希望你平安顺利。你可得多吃一些啊。”

  JP那么听话,我妈妈给他夹多少他就吃多少,筷子用得很好,右手用筷子,左手一直握着我的手。

  吃完了饭按照惯例就是礼物时间了。之前他回法国的时候,我爸妈给他爸妈带去了一套瓷器的餐具,作为回赠,JP的父母让他带来了一套原木雕花的盛器。还有红酒、香槟、巧克力,还有给我妈妈和姐姐的香水和化妆品,还有给我爸爸的电动剃须刀。

  我咂咂嘴巴,“亲爱的,这些礼物真不错,你可真大方啊。”

  他是个不太会客套的人,笑一笑就当回答了。

  “我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我说。

  “什么啊?”

  我把他的大衣给他,自己也开始穿衣服,“这可是我爸爸妈妈的家,我们可不能待在这里。走吧,去看看我准备的房子。”

  终于在JP回来之前,在我爸爸的帮助下,我在城市的南端,浑河的北岸,他原来很喜欢的喜来登酒店附近的小区找到了一套很好很舒适的房子。这是一个九十多平米的单元房,阳台十分宽大,还有两个南向的房间,各放着一张大床,垫子厚厚实实的,铺着我妈妈找裁缝新做的大百合床单。房子是九十年代末的装修,样式有点老,不过地板是实木的,舒适又美观。家电设备一应俱全,电视能收一百多个频道。

  房子在九楼,开窗就是浑河,早上河面腾起白烟,晚上可见对岸人家的灯火。邻居有两个,一边是一家物流公司,五六个年轻人出出进进;另一边是一对夫妻,先生是在沈阳教书的美国人,太太是个四川人,两个人生的小孩黑头发蓝眼睛。

  这个小区最好的是暖气实在烧得太好了,白天的时候温度有二十七度,晚上也不会低于二十五度。我最怕冷,不过在这里穿一条丝绸的家居裙子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小区的外面有很多各种口味的小餐馆:日本的,印度的,泰国菜,韩国参鸡汤,还有四川火锅,还有肯德基和永和豆浆。JP回来之前,我一家都没有去,我打算等着他回来一家一家地吃。

  此外这里离我的学校也不远,一条小路直通南门,要是我愿意早起一会儿,走路上班也没有问题。当然了,这样说还早着呢,我还有一整个寒假去挥霍呢。

  JP显然对这套房子相当的满意,他脱了鞋子和袜子,光着脚在被我擦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走来走去,“哎呀,我以为……你不是说……你不是说要租一个四五十平米的房子吗?”

  “每人平均四五十平米啊。”我说,“虽然这里比我爸妈那儿小了一些,不过是咱们俩自己的地方,你觉得还行吗?”

  他走过来抱住我,“行,太行了。找到不容易吧?”

  “那还用说?”我看着他,“我都不愿意跟你说找到一个合适的房子有多难。幸亏我爸爸一直陪着我,幸亏我妈妈大方给我出了房租。”

  他马上就掏钱夹,“房租是多少?我还给她吧?”

  我笑着把他的手按回去,我说得很有气势,“薛静博,你大老远来投奔我,我怎么还能让你出房租呢?拿回去吧。咱们俩不用说这个。”

  我指了指浴室,“去洗个澡啊,怪累的。”

  他亲亲我,贱贱地,“洗完澡呢?”

  “洗完澡啊,洗完澡干什么,那得看你的表现……”

  哇哈哈哈哈,房子暖和就是有暖和的好处,在浴室里面洗澡剃胡子的JP还不知道我准备了一个更重大的,直接挑战他心脏耐受力的惊喜给他。

  我打开壁橱,在卧室黄色的灯光下麻利地换上那套我从网上购得的黑色情趣内衣,破了几个洞的黑色网袜,还有一双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我把头发弄乱,近视镜拿下来,戴上小猫女的面具,再把紫色的鞭子执在手中,顿时麻雀变索女了。

  听我说哈,各位没有玩过这个却对此颇感兴趣的女同学们,我着重讲一下这套设备。

  为了避免去内衣店购买这种情趣内衣带来的尴尬,网上购物是个很好的手段。关键是要掌握几条原则:

  首先,情趣不是猥亵,挡上比露着更性感,因此太过火的款式不要考虑。

  其次,皮质情趣内衣的没有丝质的好,丝质的更容易撕扯,你明白我的意思。

  再次,一些小道具的使用也很重要,比如面具、丝袜、高跟鞋还有鞭子,鞭子不要选太具杀伤性的款式,蛇头鞭太狠,鞭梢散开的最好,打到哪里都不会太疼。

  最后,请在二十一岁以上的爱侣同意下使用。

  大哥洗完了澡,穿着我给他准备的老实的纯棉大浴袍从浴室里面出来,在史莱克脚垫上擦擦拖鞋,一抬头见灯光幽暗,而我是这个造型,当时就傻了。

  我一鞭子扫在他脖子上,“全裸。”

  浴袍应声而落地,一秒钟都没耽搁,他太配合了。

  我十分严肃,“好久不见,弟弟还好吗?”

  他扑上来,“自己问问吧。”

  ……

  这真是十分那啥的一夜。

  之后我趴在他旁边,亲亲他的屁股脸说:“怎么样?”

  “不行。”

  我心里一跳,“怎么了?”

  “次数太少。”

  “靠。”我笑起来,拨一拨他的头发,“除此以外呢?”

  “除此以外……”他转过来,把我紧紧抱住,“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抱着他的大脑袋,亲亲他的额头,“我亲爱的JP,为了你我使尽浑身解数,你还满意吗?”

  他重重地点头,“是的,Claire,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像做梦一样。你是我的奇迹。”

  Miracle。

  奇迹。

  是啊,为什么我之前会没有想到这个词呢?

  那么多的人,那么远的距离,之前的生活中那么多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如今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如此亲密,毫无距离。这不就是一个奇迹吗?

  “你说得对,我亲爱的,我们在一起就是奇迹。”

  ———————我是情趣奇迹的分割线———————

  我跟JP的共同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我们第一天躺在床上首先对家务进行了分配:我是个有创意的人,喜欢做菜,喜欢厨房,因此厨房由我来负责,包括烹饪菜肴和打扫卫生。JP是个软件工程师,工作类型是整理数据分类规置,因此房间客厅都由他来整理打扫。我有个学生每天来我家上课学法语,朋友介绍的熟人价格,两个小时我收她四百元,不过这已经足够我们每天的家用了。因此既然是家用由我来赚,那么其他的事情,比如洗衣服买菜都由放假中的JP来做。

  事实证明,我们这样分工效果还算不错。除了我不时偷懒,两个人去馆子吃饭以外,JP尽职尽责地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衣服洗烫熨平,比我妈做得好。

  一天他在那里熨衣服的时候,我从后面把他抱住,“我说,你还真是挺会做家务的。”

  “这都是长期的单身生活培养出来的。”他说。

  “这些我做不来的,JP。”我说,“我从小就不会做这些。我爸妈也不让我做这些。”我先打个预防针,免得以后他挑我的毛病。

  “你做饭好吃就可以了啊。”他说,“打扫房间什么的,都是我来做。以后去了法国,也是我来做。”

  “谁说以后跟你去法国了?”

  他笑起来,“哪里都行,反正我们不分开了。”

  “嗯。”

  在共同的生活中,我发现了JP身上很多我之前并不曾注意到的优点。

  比如,他是个静悄悄的人。走路的时候控制脚步,尽量不出声;关门的时候也不会随手一推,而是将门送到框子那里,轻轻合上;起先他倒时差那几天,我们的作息很不配合,但是我从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床;还有他也从来不会像我那样,人坐在沙发上,然后伸手将手里的本子或者报纸啪的一声扔到茶几上,他会站起身,走过去,将东西规矩地放好。

  还有他很谦让。苹果掰开两半,一大一小,给我的肯定是大的那一半。如果我打开电视了,他肯定就会关掉计算机的音响,用耳机听音乐。我们要去哪里吃饭,我们要做什么菜,我们晚上要躺在床上看什么电影,都是我说了算。问他意见才说,不问意见也高兴地配合,像个最乖的小孩子一样。

  这个最乖的小孩子每天把我的靴子和他的鞋子都擦得干干净净,我的毛衣掉了一个扣子他就从头到尾都钉一遍,我学生来的时候,要么他去买上两杯永和豆浆给我们,要么他就准备一个颇丰盛的果盘。

  这个学生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在澳大利亚念书,回国度假,每天被她妈妈用大德国车子载到我这里来学法语,是个家境富裕,挺好看的颇有点小骄傲的家伙。起先除了上课,她跟我基本上没什么交流,后来过了几天混熟了,就开始跟我侃她在澳洲的生活,再过了几天就开始说起她回国之前刚刚分手的澳洲男朋友,最后愤愤然地得出结论,“如果贾森也像叔叔(指JP)这么好,我怎么会跟他分手呢?”

  我表面谦虚,心里窃喜。

  跟一个人生活日子久了,很容易受其影响而有些许的改变。我的个性渐渐地也在往一个安静的、谦让的、善解人意的方向靠拢。

  带着JP回我爸妈家吃饭的时候,我也会规矩地摆放好自己的鞋子,我也轻手轻脚地在屋子里面走路了,我也开始不跟外甥女争夺炖酸菜里面的排骨和粉条了。

  我喜欢这样的自己,但是我也不确定啥时候我会现原形。

  春节之前,天气越加寒冷。出去一圈,回到家里感觉整个人都会冻得硬邦邦的。我忽然想起来他走之前那个宏伟的计划,马上翻箱倒柜地把我那套行头找出来:米色的羽绒短外套,黑色的紧腿裤子,红底圣诞老人纹样的短裙子和一整套的帽子围脖和手套,还有最重要的那双荧光绿色的短刀冰鞋。

  我穿上这身衣服,还化了一个十分隆重的妆,然后跟JP说:“亲爱的,走,咱去青年湖溜冰去。”

  很久没有进行户外活动的JP高兴极了,“Allez!Go!”

  在沈阳彩电塔下面,青年湖的冰面上,我兴致勃勃地穿上冰鞋,然后颤抖着站起来,然后一个大字形后叉毁掉了JP的幻想。他扶我起来,帮我扑打一下羽绒服,“我以为你会。”

  “我也以为我会。”

  话说真是奇怪,我大学的时候体育课上滑旱冰也及格了啊,怎么上了冰刀就不好使了呢?我颤抖着又站起来一次,然后向前跪倒,双膝着地。JP在旁边笑嘻嘻地说道:“这样摔就对了,这样摔还能看出来你原来是学过的。”

  他竟敢这般揶揄,我气坏了,拽着他的衣襟,想要挣扎着起来去咬他的脸,结果发现根本就起不来,这脚也不是我的脚,腿也不是我的腿了。

  好不容易在他的搀扶之下我慢慢站起来,跟着他往前滑了几步,刚有点感觉又摔倒了,这回厉害,向后坐下去的,尾巴根生疼。还有一群屁大点的小孩神气活现地立在自己的冰刀上看着我乐。我再也不玩了,脱了冰鞋,扶着老腰一点一点往外走,心想自己原来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二十七八岁了还想跟人家小孩似的在冰上飞呢,我这站起来都困难。

  因为身上穿得少,又没有活动开,再加上我这个努力要强的女性丢了面子,第二天我病倒了,发烧到了三十八度,嘴唇上面都是小水泡。

  我妈在电话另一边把我一顿臭骂,“你装,你装,我让你继续装!还不快去看病!”

  JP不敢怠慢,打了出租车带我去离家不远的陆军总院,我看的那个内科专家是个老太太,我前面还有七八个患者,因为怕别人加塞,排队都排到诊室里面去了,本来就都是有点传染性的疾病,还一个挤着一个的呢。

  我记得老太太逆光看了看一个患者的片子,然后说了一句话,一时让所有挤在那里的患者都退散了,“你这个,你这个,你这样吧,我给你写个号码,你去沈阳结核医院去找马大夫,你这个应该是结核……”

  真是走到哪里都排队,好不容易看完了病,医生给开了方子,我们去收款处划价交钱。快到中午了,前面还有五六个人在等候。我在旁边找个椅子坐着休息,JP站到排尾去排队,一边排队一边朝我笑笑做鬼脸。

  忽然斜着插上去一个壮汉,个子比JP还高上半个头,膀大腰圆的,身上是一件脏兮兮的羽绒服,袖子上还有大鼻涕的痕迹,也不顾后面还有五六个人在排队,把单据扔到台子上,大声大气地对窗口里面说:“来,我交钱。”

  这是明目张胆的加塞。

  可是后面的五六个人竟没有一个说话。

  然后我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发生了:JP不紧不慢地走了上去,手按在壮汉的那一小叠票据上,朝着相反的方向,把它们倏地一下推了回去,然后他指了指站成一排的几个人,他在告诉壮汉:你得排队。

  壮汉可能没想到这个戴着眼镜的斯斯文文的老外能站出来干这事儿,登时圆了眼睛,紧紧地瞪着他,声如洪钟,“怎么地?你!”

  我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来冲过去,挡在JP前面,我浑身发热,嗓子沙哑,还因为过于激动而头晕目眩的,我没忘记那个跟老外在一起就绝不跟国人吵架的原则,但是我清楚地跟壮汉说:“你排队。都排队,你为什么加塞?”

  JP伸手一拨又把我给扒拉到他后面去了,略扬起头来,态度平静地看着对面这个家伙,仿佛在说:你要怎么样?

  于是我看到这个温顺的人性格里面倔头的一面。

  不过我也觉得他傻,我是个中国人,我又是个女的,大庭广众之下,无论有什么问题,量那小子也没有胆量把我怎么样。

  可是你不一样,你一个老外在中国地盘上出头,看热闹的人就算好的了,真的动起手来,没准就有群众上来趁乱踹你两脚,替他祖爷爷报仇。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以为大汉伸手就要推JP的时候,排着的队伍里面出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声音,“还要打架啊?小伙子,排队吧。别在外国人面前丢脸了。”

  说话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手里拿着省医保卡和自己的处方,她此言一出,那五六个人也纷纷说话了:

  “凭什么不排队?”

  “还要打人?”

  “来医院的都着急,怎么就你特殊?”

  “排队,排队。”

  显然狭隘的我低估了我同胞们的公德心,支持JP的统一战线瞬间形成,加塞的壮汉先是一愣,继而意识到自己输了面子又没有人气,终于讪讪地去另一个窗口前面排队去了。

  我拉着JP去后面继续排着,但是我可没忘了数落他,“谁让你出头的?多等一个人能怎么样?谁都没说话只有你说话,你很会打架吗?”

  JP没客气,“我不会。但是我也不怕。”

  我不知道应该因为他傻乎乎地出头而生气还是应该因为他的勇敢而高兴,我用力拽了一下他的袖子,把手团在他的手掌里。

  刚才说话的老奶奶交完钱退出来的时候,笑着看看我们,问我说:“他是哪国人啊?”

  我说:“法国人。”

  “小伙子挺好。”

  之后JP问我那位老夫人说了些什么。

  我道:“蛮夷野性难驯,她让我可得管好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智斗(心安是归处) > 第27章 你是我的奇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3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4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5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