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智斗(心安是归处)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智斗(心安是归处) > 第16章 时间会告诉我们的

第16章 时间会告诉我们的

  从法国回来的JP先生下榻在沈阳商贸酒店的2203号,这是行政楼层上一个新近装修的房间。浴室宽敞,一张大床,柔软的长沙发,考究的茶几上有准备好的新鲜水果,还有宽大的液晶电视机,米色的窗帘厚厚实实的,我拨开来看一看,下面是行人如织的太原街,远处是东北解放纪念碑。我点点头,“哦,看上去这个房间还不错。”

  我把我跟他再次相逢的激动和喜悦隐藏得很好,你知道的,男人有时候就像是小孩子,千万不能惯着,因此我可不能泪眼婆娑,也不想大呼小叫,我按铃,进门,然后只是很庄严很认真地检查了一下他的房间,就开始将我给他准备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放到冰箱和浴室里。

  他是个总要出差的人,有着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所有的洗浴用品和药品都规规整整地放在一个黑色的防水小兜子里,小兜子放在洗手台的旁边。我把那个小兜子拿起来,嗅一嗅,是他身上那个桃子肥皂的味道。

  “我给你买了两支牙刷,不过看上去你好像不缺牙刷……”我一边说一边从浴室里面走出来。话音还没落,这个家伙从后面把我抱住了,我们的手臂交织在一起,他握着我的双手,下巴垫在我的肩膀上半是耍赖半是责怪地说:“你,你是不认识我了,对不对?”

  我嘻嘻笑,转过身来,双手捧着他的大脸说:“兄弟你何出此言?”

  他凑上来就亲我嘴巴,“先打个啵再说。”

  这个啵好厉害,我们两个脚一软就歪在床上了,我心里想,哎呀他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啊,他的眼睛还是那么蓝,他的头发还是那么柔软,他的耳朵还是那么胖,他的脸上还是那么多的胡楂。所有这些东西我都温习了一个暑假,现在它们真真切切地就在我的手里了。

  我们亲到不能喘气了才分开,我笑着说:“原来听老师讲过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

  “说俩英国男孩去巴黎旅行,看着情侣在街头拥吻,就半天走不动路了。

  “问法国朋友:‘他们在干什么啊?’

  “法国人说:‘他们在接吻啊。’

  “‘这怎么能是接吻呢?’英国人气坏了,‘这不喝水吗?’”

  我话音刚落,JP大哥又笑着亲过来,“来来来,你还渴不?”

  我把他给推开,“别光顾着吃喝,现在是不是到了拆礼物的时间了?”

  “好的。”他一骨碌坐起来,把自己的大灰箱子打开,一件一件地把礼物往外面拿:红酒,巧克力,一大盒奶酪,好几瓶蜂蜜,还有肥鹅肝。

  他给我选了一瓶香奈儿的绿色Chance,代表好运的香水,清清淡淡的可爱味道。

  我捧着这瓶香水爱不释手,他从箱子里面又拿出来一个小惊喜:两枚黄金的圆形耳环,镌着细细密密的花纹,精致极了。他把我耳朵上的小珍珠拿掉,替我戴上这两个耳环,然后又亲亲我的耳朵。

  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说:“Claire,我十分想念你。”

  我说:“JP,我想念你是你想念我的十倍。”

  他的眼圈忽然就红了,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我觉得他好像是要哭了,喉咙里面哽咽了半天。我首先想到的是:感情的表达与抒发是多么重要,我的一句话让他如此感动。谁知道感动之后哎呀妈呀还有意外发现,大哥说:“Claire,我对不起你。”

  ……

  我们坐在沙发上,我抱着双手,看着面前的JP,“怎么回事?Jean-Paul,为什么对不起我?”

  “除了大学时候的那次,还有危地马拉的萨拉,我还有过另外的女孩。一个中国女孩。”他说得很慢,简直是一字一顿。

  “继续。”我说。

  “嗯?”

  “是的,JP,继续,越详细越好。”

  这事儿发生在二○○三年左右,公司卖了一大批设备去新疆,JP于是被派去出差。一起工作的中方同事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因为JP一直没有说清楚这个女孩的名字,二○○三年又是羊年,我们暂且就叫她小羊吧。小羊中等身材,年轻可爱,英语也很好,没过几天就跟JP混熟了,混熟之后也不知道哪天晚上这俩人就来电了。

  但是毕竟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有些操守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比如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他们仍谨慎克制并没有越雷池半步,他们甚至都没有单独约会过,那种电流一样的感觉一直埋在心里。

  “就埋在心里?”

  “嗯。”

  “都没有看过电影?”

  “嗯。”

  听到这里我觉得有点庆幸又觉得有点失望。庆幸在于,此事听上去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失望在于,身为一个资深八卦收集者我是在等待着一个多少有些情节的往事的。可是很快我就觉得蹊跷了,如果仅是这样,大哥眼下能歉疚成这副样子吗?

  我皱着眉头说:“……你俩,你俩后来直接那个了吧?”

  “嗯……”

  临走之前,JP想要送给小羊一个礼物,他们有一天一起调试设备的时候,小羊的手机掉在地上,据她说后来听起来里面都是回声。于是JP就买了一个大约三千元的手机打算送给小羊。那天晚上中方设宴给法方送行,小羊同学多喝了一点,宴会结束JP送她回家的时候,小羊在车上就掉眼泪了,她说:“碰到一个对的人不像拧上一个螺丝那样容易。”JP握住她的手,他们两个就回了他的宾馆。于是事情发生了。第二天他走之前,把手机放在她枕头边上。

  “后来呢?”

  “通过一段时间的邮件,后来越来越少了。后来我又去了一次乌鲁木齐,听她的同事说,她已经结婚了。过得很好。”

  “要是她还没结婚呢?你会像来这里找我这样找她吗?”

  “……我不知道。”JP说,“这个事情有假设的必要吗?”

  “有必要。”我很生气:小羊的事情跟他大学时代的荒唐不同,那个时候年轻莽撞又好奇,像小孩子吃糖会得龋齿一样,你明明知道不好,却仍然会让他吃糖,他也肯定会得龋齿,因为没有糖果和虫牙那不是完整的童年;小羊的事情跟萨拉也不同,没有真正爱恋过,没有失去过的男人,要么不成熟,要么没意思,其实我完全能够接受萨拉先于我教会他一些事情的事实。

  但是关于小羊,我得说这简直是包含了很多小言故事的要素:偶遇,相处,一夜情,忽然的离别,还有多年以后的遗憾。对于前情的遗憾是最恐怖的事情,他很有可能在阳光雨露都充沛的条件下把这段狗血事件的美好无限扩大化。而且这也是个中国人,新疆姑娘,十有八九比我好看比我高,眼睛还比我大,胸脯也比我丰满,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冰山上的来客》里面那个漂亮的假古兰丹姆。

  我腾地站起来,“你自己玩吧,我回家吃晚饭了!”

  我站着他坐着,JP马上搂住我的腰,“别别,求求你别走。”

  “给个理由先。”

  “……我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

  我使劲推他肩膀,“少来这套,要不然你也来这里出差公干……”

  JP不放手,头顶在我肚子上,“我爱你!”

  “说好几遍了,免疫了。”

  他胳膊圈得更紧了,“我从来不做梦,最近总能梦到你……”

  我低头看看他,“梦到我什么啊?”

  JP诚恳地说:“……梦到你洗澡。”

  我又看了看他,我从来就不是个深沉的人,过一会儿没忍住就乐了,再看看大哥的黑眼圈华丽丽地贴在那里,我就慢慢坐在他腿上说:“你梦见的,我身材好不?”

  “嗯……打得全是泡沫,没看清。”

  我们两个都笑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说:“你为什么把这事儿告诉我?”

  “因为你对我好。”

  “你是个狡猾的家伙,很懂得循序渐进,逼我适应。我对你不太信任,你今天想起来一个,明天交代一个,后天再挤出来一个,不如你坦率一点,今天都招了吧。”

  他摇摇头,“没有别的了。我保证。”

  我想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Jean-Paul,每个人都有过去,我对你的过去没法要求。但是既然我们要好好地、认真地交往,为未来寻找一些可能性的话,我们一定要约法三章。”

  “是的。”

  “首先,之前的故事,之前的人,你要统统地忘记掉,在我介入你的生活之前,把那些痕迹全部清理掉,照片,信件,记忆。一定要,一定要。”

  “好的。”

  “再次,说到底,我觉得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老实。”我用食指指着他的鼻子说,“如果以后你还想要不老实,听我说,我宁愿失望,也不愿意被骗被隐瞒。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是的。”

  “最后,”我想了一想,“我觉得你比我认识的很多法国人慷慨。”

  “谢谢。”

  于是我把我的手机从手袋里面拿出来,“你注意过我的手机没有?”

  “是的。”

  我有一个用了五年的小灵通,当年花了一千一百块钱办下来的,其中还含了一千块钱的话费,是那种只有接电话与打电话的功能、连振动都没有的机器,上面的摁键都掉色了,这是我身上最朴素的一个玩意儿,公共场合使用的时候很彰显性格,我拿在手里在他面前摇了摇。

  “你要我给你买一个新的吗?”

  “那倒不必。我要是想换早就换了。”我说,“但是如果你,像刚才说的那样,你要是再敢不老实的话,那么我也要一定的物质赔偿。如果你能给别人一个三千块钱的手机,那么我要更多的。”

  “什么啊?”

  我指了指他两腿之间:“你弟弟,我要把它踩碎。”

  他嗤地笑了一下,然后把大脑门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一直坐在他腿上,我们的高度很合适。这个家伙说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话,“letempsnousledira(日久见人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智斗(心安是归处) > 第16章 时间会告诉我们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2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3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4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5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