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目录

第七乐章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

如果一个女人觉得自己重视事业,是因为没有嫁对人,其实就等同于放弃了受到尊重的权利。
  
  *********
  
  “怕她告诉夏承司?”裴诗连眼也没抬,专心调音拨弦,“夏承司就在她旁边。”
  “什么?你怎么知道?”
  看见弟弟大惊小怪的样子,裴诗挪出手拍了拍他的肩:“夏娜这人虽然坏事干了不少,但她在撒谎掩饰方面却天真得很,从她打电话过来说的头两句话中,我就能听出她身边有人。是什么人还用猜么?”
  “可是,你这样说,难道不怕夏先生听到吗?”
  “为什么怕他听到,如果他不在旁边,我还不会这么说。”
  “你……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对。”
  “姐……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啊?”裴曲沉默了片刻,忽然绕过桌子,一脸严肃地坐在裴诗身边,像是考察犯人一样盯着她,“难道说,你想勾引夏先生?还是说……”他倒吸一口气,“天啊,夏先生原本就喜欢你,你现在在利用他的感情炒作,想要为专辑造势?!”
  “不,夏承司是一个感情观很不正常的人。他不会喜欢人,更不会喜欢我。他只会喜欢攻略目标。”
  “什么意思……”
  她自诩观察力还算敏锐,在夏承司身边待的时间也不短了,所以,她并非完全不了解他。她跟着他在金融圈认识了不少富商后代,她发现只要是家境优越的孩子,不论男女,性格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无法弥补的缺陷,而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在夏承司身上几乎找不到缺陷,你甚至很少能看见他皱眉苦恼的时候。这是不符合万物发展定律的。到底是怎样的生活环境,才会让他长成这样一个无懈可击的人呢?这个问题大家都不理解,但裴诗却知道,这个男人的EQ和IQ确实非常高,内心深处却有着常人看不出来的征服欲。如果他不是用冷静的外表遮掩本性,那么解开他那一丝不苟的领带,释放在阳光下的,恐怕会是一个阿道夫·希特勒般的战争恶魔。
  “他也不完全是个机器,他有弱点。但是,他的脑子比机器还聪明。一旦发现漏洞,他会把它修补得比优点还要坚实百倍。”裴诗的拇指从G弦拨到E弦,让小提琴空荡荡的肚子发出竖琴一般的天籁之音,然后她转过头来,堆着一脸公事公办的微笑看着他,“所以,这个弱点只能消费一次。”
  过了半天,裴曲只眨了一下眼睛,好像这是他可以做出的所有反应。然后她知道了,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继续用左手转动弦轴,再用右手拨弦,三两下就把四根弦都调好了。
  其实,在第二天夏娜和韩悦悦的演奏会结束之前,裴诗一直都不是很有信心。但同一天,夏承司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她瞬间看见了一片光明。
  夏娜是个很会抓住时机的人,专辑刚发售没多久,就准备好了和韩悦悦的全国巡回演出,第一场就是在柯娜音乐厅。最前排的座位售价高达两千元,这在古典音乐界里绝对算得上是昂贵的价位,比许多国际知名交响乐团的票价都高。而最神奇的是,出票阶段,这些票就一售而空了。当然,这个消息也毫不意外地上了报纸——除了裴诗外,很少有人能猜到这又是夏娜炒作的小把戏。
  这一场演奏会中,夏娜先把自己独奏的曲子从头到尾演奏了一遍,然后和韩悦悦进行了小提琴二重奏。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韩悦悦虽然是个有天赋的小提琴手,但现场表演还是不及从小就上演奏台的夏娜。裴诗和夏承司坐在贵宾席中,心想着今天音乐厅外面的记者还真是多得有些不正常。一般情况下,记者不会跑到这种地方蹲点。毕竟对他们,尤其是娱记而言,古典音乐厅可以说是最无趣、最挖不到新闻的地方。夏娜的音乐造诣她一向不是很看得上,韩悦悦的发挥失常也让她忍不住连连扶额——她想,这次失常多半是因为看见她坐在第一排的缘故。她打着呵欠,假装睡着,以便减少表演者的压力。
  一场音乐会结束后,她跟夏承司一起从侧门出去,然后走向被记者包围的夏娜。夏娜依然穿着表演时那身红色曳地晚礼裙,回答记者问题比任何人都有名媛艺术家的范儿。在这种场合,怯懦的韩悦悦似乎比她逊色多了。看见她们,裴诗忍不住转过头看了看身边夏娜的哥哥。这一晚,夏承司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深蓝把他淡色的瞳仁也映成了紫棕色,他的肤色却白皙犹如西方油画中走出的子爵。但是,令他显得优秀出群的一向不是他的衣着,而是他自身的气质。这是令他在任何一栋豪华写字楼都依然傲慢的气派,同时又散发着典雅的风范,她突然发现,他是真适合站在这座由大理石堆砌的音乐厅前。
  想到这里,夏承司突然也回过头来看向她,下巴侧向记者群:“想不想和他们说说话?”
  “你是说记者还是你妹妹?不好意思,都不想。”
  很快,记者们就发现了他们。相较近期曝光率过高的夏娜,神秘的夏承司更讨他们的喜欢。但夏承司的职业显然不是音乐人或是演员,他们只敢站在离他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趁他不注意偷偷拍几张照片。他没有继续说话,看着裴诗没动,似乎是一个拿着棋子正在等对方行动的下棋者。但她只是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如同一个等待发号施令的士兵。
  过了一会儿,夏承司终于没耐心了,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前两天,在和我妹妹的电话里……你不是有什么计划么?”
  裴诗身体僵了一下,错愕地往后退了一步,像是在克制自己恐慌的声音:“你知道我只是为了气她而已。”
  夏承司扬了扬嘴角:“那你对我嘴唇的记忆,还真够深刻。”看见她更加惊慌的表情,他笑意更深了,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小,这可不像你。阿诗,来,兑现你的诺言吧。”
  他的声音就像□□一样令人四肢发软,他的笑容诱人却又显得有些可怕。她知道这不是实现计划的最佳场所,夏承司也并没有到达濒临爆发的那个点,所以她不会进行下一步的。终于,他的手搭上她的腰。她轻巧却坚定地推开了他:“不,别碰我。”
  他们身上已有几道照相机的光闪过。夏承司的眼睛突然眯起,像是变成了深深的黑。然后他右手握成拳,用大拇指轻轻擦了一下下巴,冷冷说道:“明白了。我派车送你回家。”
  随后他说了什么,她也都没有记住。她只是在离开柯娜音乐厅以后,发了一条短信给小曲:“小曲,这一回,姐姐赢定了。”
  小曲回了一个睁大眼疑问的表情。她没再发下去,只是学着夏承司的样子,用大拇指擦了擦自己的下巴——就是这个动作,她记忆犹新的动作——之前他和一群业内大佬开会,当其中一个人说出对他提出的六十亿融资有兴趣时,他做出过这个动作,然后冷冰冰地说“这个话题我们再议”;他曾经和一个有拉丁血统的女孩有过来往,那女孩第一次对他说出“你以为我会和其他女孩一样,一定选择你么”以后,他就做出过这个动作,然后冷冰冰地说“这是你的选择,不必告诉我”;当他哥哥出差回来后对他说“我给你带了西班牙特制布丁”,他也做出过这个动作,然后冷冰冰地说“这种东西,娜娜比较喜欢吧”……
  每次当夏承司做出这个动作之后,他的反应总是会比平时还要冷漠一点,但这只是为了掩饰一件事——他已经对目前的事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从这一刻起,他志在必得,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当然,根据她长期观察,最终他也都是胜利者,100%,没例外。
  源莎之后他没有再交女友,但在去英国之前,和他来往的女性一直没断过。这些女性外形性格各有千秋,但没有哪一个不是高挑美丽可被奉为女神的。遗憾的是,她们与他的关系维持的时间都不长,几乎都是因为受不了他的忙碌和冷淡,主动提出不再来往。但在暧昧试探阶段,她们其中很多人却特别爱和他玩恋爱游戏,例如假装对他不在意,故意拒绝他的邀约,甚至摔碎他送的礼物。这种时候,夏承司不论有多么想要继续挑战,都只会淡淡地接受对方的任性,然后继续忙自己的事。一般一天到一周内,就又有一个可怜女人被这个情绪操纵者俘虏了。
  这个晚上,裴诗已经拒绝过了他。以过去的经验来看,接下来他会不再联系她,直到她忍受不了主动联系他为止。裴诗知道这男人是很高傲的,绝不会轻易向女人低头,可立刻和他联系又会浇灭他的征服欲。因此,三天。这是最好的时间。
  回家之后,她正想着三天后如何开口才能顺利吊住他的胃口,手机铃声却传来了地狱镇魂曲——夏承司的专用短信铃声。她不可置信地掏出手机,再三确认屏幕上显示了他的名字,才按下接听键:“……喂?”
  “到家了?”真的是夏承司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啊,她想起来了,肯定是为了工作的事。
  “到了。”
  “明天晚上有空么。”
  哦,应该是为了工作的事。裴诗松了一口气:“有的。”
  “行,那我带你去吃饭。六点过来接你。”
  “等等,为什么……”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断。裴诗傻眼了。
  下一次的对话就直接跳转到了第二天下午。夏承司竟然真的亲自开车来接她了。在她印象中,他似乎永远都是坐在商务车后排的右侧,这回坐在司机的位置上就像看见幻觉一样。她在副座上坐下,系上安全带,看着他左手撑在窗台上,右手扶着方向盘,平稳而快速地把车开了出去。他依旧看着前方,说道:“想吃点什么?”
  “有选择吗?”
  “有三个:意大利菜,粤菜,阿拉伯菜。”
  她知道不用预订就为他腾出VIP桌位的餐厅绝对不止这几个,但他习惯性给出三个选择。这样给人感觉他准备充分,而且大局在握。她点点头,想了想:“那我要吃日本料理。”
  “……”他脖子也没动一下,只是眼睛自上而下斜睨着她。
  “要坐在传送带旁随时可以取下碟子的那种。我想坐在传送带旁边。”
  “那甚至都不需要预订。”
  “是不用预订,我们直接去就好了。”她听上去十分轻松。
  其实,选择日本料理的主要原因,是源自于与森川光一次在日本的经历。当时他需要与几个□□组的大佬谈一笔交易,地点是在银座的酒吧中。森川光并不喜欢去那些声色犬马的地方,所以让裕太安排人替他去谈话。裴诗一听说银座酒吧立刻来了兴致,与他的对话也从“里面是不是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发展到了“组长,我真的好想去看一看”。森川光不放心,只好跟她一起去。
  事实是,他们去的银座酒吧比她想的还要高端,陪酒小姐们个个淡妆华服,优雅得像是长颈鹿一样在店里徘徊、为客人倒酒。森川光因为地位尊崇,鲜少开口说话,也不愿意喝陪酒小姐倒的酒,倒是裴诗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喝什么。裴诗的日语有限,很快也对那些人的谈话失去了兴趣,转而把重点放在了那些陪酒小姐身上。她洞察力一向不差,很快发现了陪酒小姐服务客人与在餐厅的男女约会大有不同:前者总是围成一个小桌子靠坐在一起,后者通常是面对面地坐在餐桌两端。在她看来,明显前者的坐法更亲昵,这又是为什么呢?她百思不得其解,然后问了森川光。
  “你没有发现,这些陪酒小姐总是会在聊得最畅快时突然离开,换成下一波人么?”森川光目无焦点地“看”着前方,嘴角却有一抹微笑,“保持客人对她们的新鲜感,可是她们的工作。”
  “那这和这样围着小圆桌的坐法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在远古时代,男人和女人的劳动是有明确分工的。男人的工作是狩猎,女人的工作是持家抚育后代。男人在野外总是追捕前方的猎物,对于前方数米的目标总是能保持精力的高度集中,却无法顾及周边的事物。女人习惯了一边带孩子一边照顾周边的事物,即便有干扰也可以同时进行多件事,但对于前方目标的集中力,却不如男人。从以前开始,餐厅就是男性追求女性、男性与男性谈判的场所,所以桌椅是以用餐对象面对面的摆放方式,这样方便男人把精力集中在前方的猎物,也就是试图说服或攻陷的用餐对象身上。但是银座酒吧不一样,这是一个女性取悦男客人的地方,所以桌椅的摆放会换成对女性有优势的方式。当女人坐在男人的身边,男人的注意力就会很不集中,很容易被逮住弱点。这时候陪酒小姐只要话题切入得好,客人也就会在心理上对她们产生依赖感。”
  “原来如此……大长见识。”裴诗醍醐灌顶,歪着脑袋看向他,“虽然组长看不到,但能听见我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吧?那你现在有觉得想要依赖我吗?”
  森川光苦笑了一下:“小诗,你还真是会现学现用。”
  “好啦,我跟你开玩笑。谢谢组长倾囊相授博学见识,以后如果我有想攻陷的对象,一定会一直坐在他旁边的。”听见森川光用日语嘀咕了一句话,裴诗笑了,“那个男人才不幸运呢,他会被我虐待得很惨的。”
  森川光愣了一下,双颊有些泛红:“现在你的日语真是好厉害。”
  “在想什么,一直走神。”夏承司的声音把她从记忆中拽了回来。
  裴诗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在惊讶,你居然会开车……”而且不管是操纵方向盘还是换挡,都只用单手开,这是在耍帅么——虽然这么想,却觉得这样的夏承司确实有几分帅气。想到这里,她赶紧摇摇头,像是要把自己对他产生的好感从脑袋里甩出去。
  夏承司哼了一声,嘴角露出了一抹挖苦人似的傲慢微笑。然后他踩下油门,把车当飞机一样“嗖”地开了出去。裴诗吓得抽了一口气,却让他开得更快了。
  等他们在日料店坐下后,裴诗意识到森川光说的话确实没错。和自己并肩坐在一起的夏承司比平时的杀伤力小了很多。她不再感到害怕了,但是坐在离他这么近的位置,心跳却莫名其妙变得有些快。果然,哪怕是驯服的老虎,也依然会让人本能上感到担心吧……但是,更让她感到泄气的是,从坐下来以后,他就一直在忙着放纸巾、掰筷子、拿传送带上的食物,并没有转过头来看她。如此一来,她怎么才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呢?其实他的表现频频超出她所预期,令她已经开始有些担心,现在好像更加……
  “你喜欢吃明太子么?”他终于开口说道。
  “有点重口,不过还不错。”
  他端了一盘明太子寿司,放在她面前。她撑着下颚,用筷子夹起一颗亮晶晶的红色鱼子,丢到嘴里咬破,喃喃说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鱼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夏承司俨然说道:“那是因为日本江户时代有一个太子就叫明太子,传说他跳到了河里,就变成了现在这种鱼。”
  “啊,真的吗?”她惊讶地看着他,“这个明太子为什么要跳到河里?他是自杀的吗?”
  夏承司想了想,摇摇头:“不,他是被人陷害的。”
  “为什么?”
  他总算回头看向她。见她睁大漆黑明亮的双眼,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他勾起了嘴角,继续回头吃碗里的生鱼片。等了半晌没得到他的回答,她靠近了一些:“明太子为什么会被人陷害呢?”
  这时,在传送带后方忙碌的厨师大叔总算忍不住了,大笑起来:“哪有明太子这个太子,明太子的意思是‘明太鱼的子’。小姑娘居然还一直问这么认真,你被你男朋友骗了啊。”
  “没,他不是我……”裴诗呆住了,“你骗我?”
  夏承司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却只是用筷子指了指她的盘子:“味道还不错,吃吧。”
  裴诗看见了他眼中的喜悦,忍不住也笑出来了,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你好二,编的什么故事,我还信了。”
  厨师大叔笑着摇摇头:“呵呵,小俩口感情真好。”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揉了揉她头顶的发。
  裴诗大脑短路了有几秒钟,然后垂下头用门牙干巴巴地咬破了好几粒明太子,怎么也抬不起头来,耳根却越来越热了。花了很长时间,她都没能从这个奇怪的状态里抽出身来。真是很奇怪,明明她已经坐在了有利于自己的位置上,怎么还是没法集中精力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2长相思作者:桐华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5如果蜗牛有爱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