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目录

第十乐章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

每一个星点都像是那些著名的音乐家。他们的一生是如此短暂,作品却照亮了艺术永恒的星空。
  
  *********
  
  点好菜以后,裴诗本来想要到森川光对面去,但刚才他才拨弄过她的头发,这就走人似乎显得有些不友好。于是她顺手为他倒了一杯茶,撑着下巴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聊天。餐厅虽然生意不错,但上菜速度却很快。不过十分钟,前菜就已经上来了。她原本想要在用餐前坐回原处,可服务员直接把两盘菜都放在他们面前。她更没法挪动,只能一直坐在原处,像食堂里的小学生一样与他并肩用餐。
  她埋下头喝了几口汤,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对他说过“以后如果我有想攻陷的对象,一定会一直坐在他旁边”这样的话,差一点点就把自己的嘴皮烫了。她想了想,清了一下喉咙:“森川少爷。”
  他怔了一下:“为什么突然这么正式?”
  “为了不给你添加麻烦,我还是得解释一下。我坐在你旁边,可不是因为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哦。”
  “失礼的事情?”
  看见他一脸困惑的样子,她又觉得自己真是太多虑了。其实这件事人家根本就记不住了吧。她摆摆手,继续埋头喝汤:“没事。”
  “对我来说,小诗想要攻陷我可不是什么失礼的事。是很幸运的事。”听到这里,她差一点被汤呛住,咳了两声,才总算被他后面两句话稳住情绪:“所有的男人都会这么想。”
  “你不误解就好。”
  “我不会误解的,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不是么。”
  “不是。”
  “啊?”
  “你可能只觉得是朋友。但不管对我还是对小曲来说,组长就像亲人一样重要。所以我会比其他人都关心你的健康。”裴诗一边说着,一边把比萨切好放在森川光的盘子里,“反正最近我刚被炒鱿鱼,也是很闲。如果你没有太重要的事,在家里又待着无聊,就跟我一起出来玩吧。眼睛恢复了光明,应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才对。”
  森川光没有回话。在餐厅温暖的灯光下,她看见他的嘴唇坚韧地抿了起来,眼睛格外明亮,像是感动,又像是遇到了严肃的话题。她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说多了,然后试探着问道:“对了,新年打算怎么过?”
  “暂时还没有安排。你呢?”
  “我照旧,和小曲在家里做饭吃喽。”她想了想,撞了一下他的手肘,“没安排就跟我们一起吧。”
  “好。”他握着叉子的手用力了一些,然后往嘴里送了一口她切的比萨,咀嚼吞咽后,他又切了一块给她看,“这个好吃。”
  “真的?我也尝尝。”
  她正想给自己也切一块,但他直接就把叉在手里那一块送到她嘴边。她垂下的睫毛又长又黑,完全挡住了上方的灯光。他看见她的睫毛快速扇动了几下,然后把那一口比萨吃了下去。看她低着头,一小块食物的形状在脸上鼓起,上下浮动,他有了一种很满足的感觉。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快要满溢出来了。但他最终说出口的,却依然是很简单的语句:“味道如何?”
  “很好。”她欢快地为自己也切了一块。
  夜色在不知不觉间悄然降临。晚上的星太都比白日更像是一座聚集了各种语言的巴别塔,以喧闹的姿态在这座城市的中央熠熠发光。林肯 “航海者”如同一艘华丽疲惫的帆船,停在这片雪景海洋的对面。街边的酒吧就像从美国西部直接搬运过来的,向行人们流传着爵士摇滚音乐。密集的雪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呼出的冷空气烟雾缭绕地升入高空。同时,因为雪的苍茫,人影也像是朝着火光飞扑的蛾子一样,向着街道尽头蔓延,糊成一片。
  裴诗和森川光在人群中行走的时候,听说了过一会儿会有庆祝新年的烟花。
  他们去了裴诗之前提到的冰激凌店,打算吃着冰激凌等裴曲过来,顺便和他一起看烟花。森川光点了一个香芋味的,裴诗点了一个抹茶味的。坐下来吃了第一口,森川光看了看裴诗的冰激凌,又看了看自己的:“我好像点错了。”
  “那我跟你换?”
  “不用,我再去买一个就好。”
  “那你的归我了。”裴诗有些霸道地把他的冰激凌搜刮过来,用勺子挑起一块抹茶的递给他,“你要不要先尝尝我的?万一不好吃,那可就又白买了。”
  他没说话,只是默默地咬下她递过来的冰激凌。因为勺子很短,他低头的时候嘴唇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那一下她的心跳加快了不少,然后她听见他说:“嗯,就买这个。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直到他站起来,跑到大牌长龙的柜台前等候,她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因为,碰到他嘴唇后她的脑中迅速浮现了一个画面:在日本时,他们俩被老爷子关禁闭,他因为忍受不住她的幼稚,把她压在身下……她晃晃脑袋,这可是温柔又不容玷污的森川少爷,她怎么可以有这种诡异的联想。可是,越逼自己不要想,那个画面就越挥之不去,当初他嘴唇的触感与粗重的呼吸也变得如此清晰。当她看到桌子上她与森川光的手机叠在一起后,更是快被自己气死了。
  她烦躁地拿起桌上堆起的手机,滑动输入密码,然后打开微信,找到裴曲的名字,发了一条消息出去:“小曲,快来。”裴曲回微信的速度一向很快:“我已经在外面啦,而且看到你和我姐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东西吃。发展不错啊。”
  裴诗呆了一下,看了看窗外。裴曲果然站在那里,正一脸坏笑地望着森川光的方向。这是怎么回事?小曲发错了?她又低头看了看微信,而后被头像吓了一跳——那竟然是森川光的头像。怎么回事?她关掉微信看了看手机桌面上的其它程序,桌面是樱花树的图片——不是她的手机。她把另外一个手机拿出来,也输入密码进去,发现这才是她的手机。
  她刚才是……打开了森川光的手机?可是,她是用密码进去的啊。她一头雾水地把他的手机锁上,又重新打开输入了密码。密码再次显示输入成功。
  密码是1030,是她的生日。
  这或许只是巧合吧。如果她没记错,森川光可从来没有问过她的生日。她赶紧把自己与裴曲的对话删除,把手机放回原处,冲到门外把裴曲拽进来,迅速把这件事交代了,让他待会儿把这件事吞到肚子里去。裴曲一直是个可靠的孩子,只要是姐姐嘱咐的事,他基本都不会令她失望。而且,有他的加入,气氛更热闹了。三个人说说笑笑地吃完了冰激凌,就一起出去在步行街散步等烟花。
  街上的树连成一片,都挂满了紫灯,枯萎的叶在躯干的脚下奔跑,被寒冬脱去翠绿的裙裳。雪让它们变得那么不起眼,雪覆从灰色的苍穹上坠落,覆盖了整座城市的视野,蒸发在黑夜的边界。裴诗挽着裴曲,走在他和森川光的中间,一阵冷风吹过来,她习惯性地把右手往弟弟的衣兜里塞。她搓了搓手,正想把左手塞入自己口袋里,森川光却把手套脱下来,递给她:“戴这个吧。”
  裴诗连连摆手:“不用,我不冷。你的身体比较重要。”
  “天气冷和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戴着吧,你穿得少。”
  “那我戴一只好了。这只放小曲的衣兜里。”她晃了晃自己的右手,“你要是冷,也把手塞到他口袋里呀,很暖和。”
  森川光无奈地笑了,只是默默地把手套递给他。她接过手套,把它戴在自己的手上。 她的手是拉小提琴的手,手指很长,甚至比很多男生都长,但他手套每根手指都比她的长出了一两厘米,戴在手上空荡荡的。而且,手套里的温度比她想的要高许多。她揉了揉手套指尖长出的部分,上下打量了一番森川光:“组长,你有多高?”
  森川光思索了一会儿:“十六岁的时候量过一次,是一米八一,现在应该有一米八二、八三了吧。”
  “哇,这么高?”她惊讶地说道,又看裴曲一眼,“我一直以为你和小曲一样矮。”
  裴曲反应神速地拧过头来:“喂喂,姐,什么叫和我一样‘矮’?你这句话对森川少爷也很失礼!”
  “我这不是逗你玩么。”裴诗笑吟吟地捏住他的脸,“小曲很高啊,很早就比姐姐高了。”
  “就算是龙凤胎,比一个女生高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啊……”
  调侃弟弟已经是裴诗的生活乐趣之一了。她一边逗弄着裴曲,一边把被温暖手套包裹的手握成拳,装入自己的衣兜里,然后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森川光。大概是长期失明带给他的影响,他一直都是这样,话不多,总是面带微笑地倾听别人说话。这一刻也是如此。
  如果以后的生活都这样,有音乐,有弟弟,有组长就好了。
  就这样已经很满足。不再需要其他的。不需要爱情。
  这一刻,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夏承司在火车车窗前的眼神。那趟列车一路奔驰到伦敦,那时他们却如此悠闲,任时间也像列车一样嗖嗖飞去。那双眼睛冷淡又无情,却在她的身上停留了那么长的时间。
  但这只是非常微小的一个刹那。哪怕是在这个短暂的夜晚,也只不过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
  
  同一时间,夏娜也夹在两个人中间,在这条街上散步。她左手挽着韩悦悦,右手挽着柯泽。她打扮得这么时髦漂亮,又和这么一帮与她同类的人走在一起,已有好些人认出了她是谁,并上来找她要合照和签名。她象征性地停下来签了几次就没心情了,目中无人地大步往前走,不时留意周边的人潮。
  奇怪,裴曲不是说裴诗来了这里么?星太都就这么大,怎么找了半天没找到人?难道她一直在餐馆里?她想着裴诗的事,和韩悦悦以及身后的姐妹们聊的,却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哥的性格真是太孤僻了,这种时候居然不跟我们一起出来逛街,反而躲在车里玩电脑,那他还出来做什么?真是的。”
  韩悦悦捏了捏她的胳膊:“别这样。你明明知道他不是在玩。不是公司临时有事情需要他处理吗?”
  “话是这么说,我保证,过一会儿他连电话也不会打给我,就直接让他助理发消息说他有事先走了,我们赌吧。”
  “你哥现在要养着盛夏这么多人,忙碌是肯定的。体贴一点呀,妹妹小姐。”
  “老帮他讲话,当我嫂子得了。”
  “娜娜……”韩悦悦被她说得面红耳赤,“今天你到底要开几次我的玩笑才开心……”
  “不是开玩笑,我真觉得你和他挺配的。你看,你是大美女,家境也不错,会做饭,小提琴拉得这么好,还这样为他着想,完全符合我最佳贤内助嫂子的要求。我觉得你俩有戏。”
  “可是,他不是才向裴诗求婚吗?”
  “那又如何。裴诗那女人这么我行我素,只适合玩玩,结婚找她肯定不行啊。贤内助什么的,和她也毫无关系吧。”她这话说得比刚才大声,好像是故意说给柯泽听的。
  “这倒没有,她做饭很好吃,和裴曲在一起的时候也把家里料理得挺好的。”
  “好吧,即便如此,哪个男人愿意把这种永远别人欠她钱一样嘴脸的女人娶回家里?”
  “其实,她对自己重视的人都还蛮温柔的……”
  “我说悦悦,你就是要跟我唱反调是不是?”夏娜有些不高兴了,“我不管啊,说你和我哥配就是你配,你别把不相关的人扯进来好吧!”
  虽然夏娜态度很强势,但她却一点也不生气,举起了双手:“夏小姐脾气上来了,饶命,我投降。”
  夏娜最喜欢这种别人让着自己的感觉,看她这么听话,也就得意洋洋地扬起了下巴。原本她在和姐妹聊天时,柯泽从来都像道具一样不需要开口,但他总拧着头的动作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狐疑地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立刻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显眼的目标:那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穿着白色的皮草西装,鼻子挺秀而微翘,即便是在晚上,皮肤也像是打了苹果灯一样微微发亮。本来天天盯着自己二哥看,她理应对帅哥有着很强的免疫力。但这个不如二哥完美的男人,不管是外貌还是衣着,都显得年轻又养尊处优,甚至有着画一般飘逸的气质,让她都不由有几分心跳加速。这时,他正低着头在帮一个长发女生戴耳环,眼中透露着浓浓的宠溺,就好像不论这女生提出再过分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夏娜又看了一眼柯泽,他还是很帅,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直都活得如同行尸走肉。说好听点是浪荡不羁,说难听点就是颓废懒散。这样一看,柯泽简直完全被比下去了……
  “那个男人是日本人吧。”她假装不经意地说道,“看打扮就知道,日本年轻男生都很爱穿皮草,真是越来越娘了……”话还没说完,那个男生已经帮前方的女生戴好了耳环。女生转过头来朝他笑了笑,说了些什么。
  夏娜呆住了。
  ——那竟然是裴诗!
  怎么可能,这就是裴诗的约会对象?这一刻她连抨击他们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特别震惊。在朋友圈里看见裴曲说的话,她本来是抱看戏的心情过来找裴诗,可是……这不可能,裴诗那种女人怎么可能交到这种男朋友?啊,这男人既然是日本的,那多半是男公关了。就算不是男公关,肯定也是个小白脸,是为了什么目的才接近裴诗的。就算比柯泽好看怎样,他的家境肯定不如柯泽。她既然能从裴诗那抢走男人,裴诗肯定就没法找到更好的。演艺圈比柯泽帅的男人多了去,但有哪个是她夏娜可以看得上的?
  想到这里,夏娜感觉好受了一些,她掰过柯泽的脸,用热情的吻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
  
  十多分钟后,第一朵烟花带着热烈的声响,在夜空中绽开。
  “啊……”裴诗仰头看着烟花,像是收到新年礼物的孩子一样,露出了崇敬的眼神。她把手从裴曲的口袋里抽出来,钻入人群中往前走,想要离烟花更近一些。
  “姐啊,你别乱跑,会走散的。”
  她听不到裴曲的呼唤,忙于在来来往往的人潮中寻找间隙。在一个特别拥挤的地方,她停了下来,挽住身后裴曲的胳膊,继续往前走。这下裴曲没再叫她了,只是任她拉着在人群里钻来钻去。
  仿佛是夜神把星子与珠宝播种在这片城市,大量的雪花网一般撒落,被烟花的光芒折射成七彩的。焰火化作了漫天的霞光,照亮了年末夜空的一片辉煌。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每一个星点都像是那些著名的艺术家,帕格尼尼,维瓦尔第,巴赫,莫扎特,梅纽因,海菲兹……还有爸爸。他们一生是如此短暂,却作品照亮了艺术永恒的星空。
  终于,她拉着裴曲一直走了大半条街,站在了和烟花最近的地方,光芒也变得更加强烈。她用戴手套的手挡住眼睛上方,放下裴曲的胳膊,改为牵他的手:“小曲,你看,这里更……”说到这里,对方也回握住她的手。
  意识到不是弟弟的手,她吓了一跳,立刻转过头想要道歉,但抬头看见的却是森川光的脸。她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小曲……”
  “小曲说他要买点别的东西,让我跟着你。”
  “是这样啊……”
  她小心翼翼地抽了一下手,但对方反而握得更紧了一些。这时刚好有几个人从她身边挤过,莽莽撞撞地撞了她一下。他顺势扶着她的肩,用臂膀保护好她:“人多,牵着我吧。”
  “哦,好。”
  虽说是叫她牵着自己,实际却是他牵她,引领她走到了街边人比较少的位置。
  他没有更多的动作。但是,拉住她的手也没有再松开过。
  烟花与雪仿佛早已融为一体,就像是插翅的梦境飞向星云,在夜空流浪。街边的豪华商务车被擦得如黑色镜子般明亮。空中的烟花一阵蓝,一阵红,一阵银,一阵金,把车渐次染成了不同的颜色。车后排坐着的男人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已经进入了黑屏待机状态。屏幕与他的眼睛跟车一样,也染上了烟花的颜色。车窗摇到一半,他隔着大雪看着这一幕,就好像是一副静态的画,永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5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