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目录

第五乐章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

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会影响你的人生。
  
  *********
  
  两个月以后,裴诗已经彻底放弃了听取Ricci夫人的意见,去写什么充满感情的曲子。如果说她和Andy之间有文化差异,彼此之间更像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之情,构不成恋爱的模式,那和宾彬的交往可以说是和一般情侣没什么差别了。她们经常下班后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周末去游乐园约会,过节给彼此买礼物。
  可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她努力写出的让自己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柔情曲子,却还是被Ricci夫人完全否决。每个人的天赋都不一样,她想通了,要把重心放在自己擅长的曲风上。就像马克西姆,他擅长激昂澎湃的风格,所以他的曲子也大多是这样的风格。可是,Ricci夫人对她观点的回应却是“His music is very emotional”。这句话让她决定彻底无视Ricci夫人的意见。感情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太难把握了,如何让曲子好听、受人喜欢,才是她现在应该做的事。
  她从谱写的几百首曲子中精挑细选了十首最动听的,请管弦乐队帮忙演奏,自己担任首席,开始密集训练。这期间她除了上班,鲜少和外接联系。收到过一通老爷子的电话,老爷子似乎还是对她与森川光的结合生子抱有幻想。她提到他们曾经做过的约定,并且说明现在这个阶段是最重要的,他也没再勉强她。只是在挂电话之前,他又多问了一句“难道你是在嫌弃我孙子是盲人”。她在电话这头都摇头犹如拨浪鼓,非常坚定地否认。
  说这些话的时候,森川光正坐在裴曲的钢琴前,因为她在通话而停止了对她曲子的试奏。但他一直心无旁骛,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黑白键的位置上。他放在钢琴上的手瘦长而秀气,却蕴藏着充沛的力量。她只演奏了一次曲子,他就基本上记住了,而且还做出了钢琴版的改编。这时的阳光沿着窗栏闪烁,地衣攀爬着对面的小洋房墙壁,薄烟包围的环境散发着古色古香的气息。他低头时露出的后颈肌肤白皙又细腻,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安静到仿佛不存在。相比较徘徊在复仇计划和黑色记忆中的她,他干净得像是住在象牙塔里古老贵族后裔的公子——她怎么可能会嫌弃他呢?他不嫌弃她,她就已经很感动了。如果可以,她希望他们可以永远这样相处下去。
  “小诗,其实这一首小提琴和钢琴合奏的曲子,你可以稍微做一点准备。”等她挂了电话以后,他弹了一段她刚才演奏的部分,“这里有大量E弦高把位的音符,这样尖锐的音色很挑演奏环境,一个不小心就会变得很刺耳。录制CD的时候就按你原计划的来,但你最好和小曲配合练习一个钢琴演奏变强的版本,这样以后如果遇到现场演奏需要削弱小提琴的部分,就可以把这个版本搬出来。”
  “好。”
  正好这时候裴曲在旁边看动漫新番,他摘下耳机,扭过头来无奈地说:“我姐不要我和她演奏啊。她说我也是裴绍的儿子,如果把我叫上,跟夏娜的比赛就变成了二对一,是违反规则的。实际上我的水平跟爸爸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好不好,姐姐真抠门……啊,姐,不要揉了,我的头发都被你弄乱了……”
  “别念了,你都念了多少次了。”裴诗不耐烦地说道,“只要你是爸的儿子,哪怕是乐盲,人家也会觉得你很厉害。”
  森川光转过身去:“原来是这样。那小诗你找到合适的钢琴手了吗?”
  “还没有,找的几个钢琴手感觉都像没睡醒一样,怎么弹都难听。”
  裴曲嗤之以鼻地说:“要求那么高,总要花时间给人家练习。森川少爷你不知道,去年在柯娜音乐厅演奏那一回,我还是伴音,在底下简直都快被姐骂成猪头了,她是我见过最可怕的小提琴手……”
  裴诗指着他屏幕上定格的动画片说:“你要是拿出追这些东西十分之一的努力去练琴,我也不会骂你。”
  裴曲嘟囔着说了她几句,被她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就立刻噤声不敢多说。森川光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后抬头对着裴诗的方向:“……要不,我来?”
  裴诗愣了一下,淡淡说道:“不了,谢谢组长。”
  森川光有些错愕,但没有继续问下去。他一向是一个多礼到有些多余的人。裴诗又是不喜欢解释的人,如果裴曲不在场,他们俩经常会发生一些没有必要的误会。还好裴曲在,充当了裴诗的翻译机:“我姐是怕给森川少爷带来麻烦才拒绝的。”
  森川光原本黯淡的神情渐渐又恢复了光彩,他眨了眨眼,嘴角有不明显的上扬弧度:“是这样吗?”
  “因为可能会公开亮相,你和老爷子可能都会不方便。”
  “没关系,不会不方便。”他终于放心地绽开笑容,“小诗,我想和你一起合奏。”
  其实她完全没想到森川光会提出这种要求,因为在她看来,他才是真正的音乐天才。如果能和他合奏,那就真的是如虎添翼了。她很想立刻点头,但觉得这样重要的事还是要经过老爷子同意才能决定。只是询问老爷子的事是不能让森川光知道,他看上去温和,但自尊心其实很强,绝对不会允许被当成小孩子对待。所以,她以要考虑曲风为由先把这件事拖着了。
  但她没想到,裴曲这小子就好像青春期再次来袭一样,专门说最欠抽的话:“也是,森川少爷这么帅,又这么优秀,如果和姐姐合奏,我未来姐夫肯定会吃醋吧。”
  “未来……姐夫?”森川光疑惑道。
  “是啊,姐近些日子桃花运旺盛啊,已经谈了两次恋爱。人家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甜蜜最腻人的,但我看姐怎么一点改变都没有呢,还是以前那个冷冰冰的女金刚……”
  “小曲!”裴诗呵斥他,脸却有些泛红。
  裴曲吐吐舌头,把耳机戴上又拧过头去玩电脑以逃避现实。
  “你交男朋友了?”森川光的声音还是和以往一样平静温柔,听不出他对这件事的感情色彩。
  “嗯。”
  森川光的眼角弯了起来,像是个大哥哥一样对她笑道:“也是,小诗都这么大了,该恋爱了。”
  “小曲,你跟我出去。”
  裴诗却一把抓住裴曲的领口,摘下他的耳机,把他直接往外面拖去。听见他们离去的声音,森川光紧绷的背脊忽然松懈下来,他垂头对着钢琴,长而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真的应该为她感到开心才对。从出生在这个家庭开始,从知道自己有着那样的父亲母亲开始,他就从来没想过要好好爱上什么人。等外公物色到了合适的对象,再联姻、传宗接代,继承家业,这就是这个家族里所有姓森川的人应该走的路。所以素日他除了会处理组内的正事,用以消遣的活动也就只有茶道、插花、剑道、弹琴、听音乐、收集古董,等等。
  只是,感情这种东西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它不但拥有记忆,而且还像毒品一样会让人有瘾。完全不接触还好,只要沾了一点就会彻底完蛋。当一个人没有视觉的时候,他的其他感官都会变得特别敏感。他一直知道她有好听的声音,音色是清脆的,却经常被她压得略显低沉。这样的声音让传达给人一种她十分可靠的信息,但当她极少时刻感性的时候,声音又会变得轻灵且充满女性特质。但他从来不知道,她的肌肤会是如此柔软,又散发着薄薄的香气。他们在大阪有过亲密接触的那一个下午过后,他的生活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那些他以往进行最多的消遣活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磨练意志的东西。他时常完全没心思品茶,弹琴的时候也是心乱如麻。原本以为对她只是不带任何占有欲的喜欢,却没想到会演变成每时每刻都想与她见面、想要触碰她、独占她的负面感情——他甚至不知道她长成什么样。
  他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坐在原处,呼吸比平时沉重了一些。这么多年来,他很少像此时这样害怕黑暗。
  门外的裴诗早已恨不得掐断裴曲的脖子。她捏着他的脸蛋,把他那小小的脸当成橡皮一样玩弄,声音却依然是高高在上的淡漠:“裴曲,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
  “不喜欢你和别人谈恋爱,我觉得你应该和森川少爷在一起。”
  “跟组长?”她差点脸部抽筋,“你怎么也变得跟老爷子一样了?为什么啊?”
  “因为森川少爷喜欢你。”
  “跟姐姐来这边,姐姐给你拿药吃。”
  “姐你简直是迟钝到没药医了。”裴曲甩掉她的手,用一种近似哀求的眼神看着她,“森川少爷其实很会隐藏感情,可是他对你的无微不至却连我都看得出来。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对我好,不代表他就喜欢我。你果然是小孩子,思考事情还是用小学生模式。”
  “我是男生,我知道男生在想什么!”裴曲忽然有些小小的愤怒,“姐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就不要答应他当你的钢琴手,因为和你接触得越多,他就越悲惨!”
  她最后确实没有让他当自己的钢琴手。但不是因为裴曲给的荒谬理由,而是因为他毕竟身份太有来头,她不愿在这个时候再节外生枝。而且,大概是因为森川光太不染世俗,眼睛又看不见,她总是想要保护他。以音乐人的身份发售CD毕竟太高调,她不愿意把他推到舆论的浪头上。再回头一想,竞争对手不过是夏娜,只要夏承司按她所说那样,让柯氏音乐按同样的发售量发行她和夏娜的CD,哪怕不大力宣传,她也有自信能够战胜夏娜。
  
  *********
  
  九月初,一张蓝黑色的音乐CD出现在了在全国各地所有唱片零售店、多媒体购物中心、超市、书城、音乐学院等等。封面上蓝云弥漫,正中央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黑影张开了四肢。她四肢细长弯曲,如同软软的面条般抽象,动作乍一眼看去仿佛是在跳舞,仔细一看会发现她其实是在星空下演奏小提琴。而深蓝色的夜幕上布满跳跃的星子,都是银白色的音符。专辑正中央写着大大的三个字母:Nox。在“Nox”的右下角,有一行到几乎要用显微镜才能看见的小字:“裴诗的首张小提琴专辑”。
  两个星期后,随便在街上询问一个路人,他或她不一定听过裴诗的名字,却多半对这张CD封面有印象,而且一定在哪里听过这张CD里面一个疯狂而凌乱的片段——他或她或许并不能把这张CD的封面和曲子对上号,但不会忘记这首曲子的旋律。
  这首曲子叫《夜神协奏曲》,英文名Nox Concerto,是《Nox》的主打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Nox是希腊神话中的黑夜女神,具有连众神之王宙斯都畏惧三分的强大力量。这首曲子就像这个暗夜的女神一样,用她不可抗拒的魔力,紧紧地吸附了所有听过片段的人。哪怕这个片段只有十秒钟。
  这张专辑有两张CD,加上这一首曲子,第一张CD中只有八首裴诗创作的乐曲——大概还是对创作没有百分百的自信,之前准备收录的十二首曲子又被她砍掉了四首。第二张CD则收录了十首演奏曲,其中有六首古典乐,一首B和声小调的阿拉伯风格音乐,三首百老汇歌剧音乐的小提琴演奏版,都是裴诗最喜欢的曲子。
  CD刚到手的第一天,她在家里把整张专辑反复听了许多遍。她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个效果,确实已经尽力了。如果给她更长时间,一定可以做得更完美。专辑发行期间,她无论去哪里都会把这张CD带在身上,就连和男朋友吃饭的时候都会不时拿出来看一看。
  “裴裴。”
  见裴诗又在走神,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这才抬头看向他。他肤色很健康,长了一双浅色的杏眼,双眼皮部分很薄,配上浓浓的眉,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小几岁。在一起这几个月来,她并没有特别留意过他的长相,只想尽量营造出恋爱的气氛。这一刻她心情如此的好,看他也是越来越顺眼,连他嘴角的小痣看上去都是如此可爱。她单手撑着脸颊,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她化了一点淡妆,一边头发别到耳朵后面,修饰出从颧骨到下巴尖的漂亮弧度,这个弧度与她嘴角勾起的弧度相互辉映,让她微笑的样子比平时温暖不少。她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轻轻扬起一边的眉毛,散发着浑然自成的自信。这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美丽得让他心跳加速,挪不开眼,又觉得有些羞赧:“吃完饭到我家里坐坐?”
  “好呀。”她随口答应着,又瞥了一眼手机上飞增的唱片销售额报表——其实出CD之前她已志在必得,这时候不该如此高兴,但成果得到肯定的感觉太美好了。她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他早已发现了裴诗与寻常女性的不同。在大家传统的审美中,最美的东方女性是柔弱的、羞涩的、顺从的、犹如玻璃人儿般敏感的。即便三国时期以美艳著称的貂蝉,内心深处也是一个娇弱的小女子。到了现代,年轻的女孩子们对着手机自拍时,也总是会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让自己变得可爱一些,再可爱一些。可裴诗不一样,与任何男性待在一起,她都鲜少做出讨人心疼的低姿态。她对什么都满不在乎,自信满满到让人有些牙痒痒的。她有着江南女子的单薄身材,却总是穿着黑衣服让自己看上去精明又难对付。就连笑起来也很少像其他女孩那样爱睁大眼睛,反而时常半眯着眼带着几分邪气。他亲眼看见公司实习女员工和她讨论粉扑扑带镜子的Hello kitty手机壳,她回了一句“什么破玩意儿”把对方吓得脸都变了。之后,她那个女金刚搭档——彦玲,还火上浇油地说了一句“Apple想破头让他们的手机变得特别薄,你们倒好,一个壳加上去让它变回十多年前的大哥大,拿着这么大个砖头不累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那个女员工第二天就辞职了。
  他们谈恋爱几个月了,她连手都没让他牵过,也从来没发给他任何可以这样做的暗示。对这样的女性主动出击,对他来而言可以说是极大的挑战。可她越是高姿态,他就越想知道她屈服软弱的样子。他在心底想就这样豁出去了,伸手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
  她居然丝毫没感到受了冒犯,也没有觉得高兴,反而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你抓着我做什么?”
  这太尴尬了。他大受打击,张开口半天不知该如何解释,最终只得无奈地说:“就是想牵牵你的手。”
  “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3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4华胥引(唐七公子)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