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 第八章 两年来的咫尺天涯

第八章 两年来的咫尺天涯

她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子。不过是一句谎言,她却失却了气力。她原以为自己连恨都消磨殆尽了,两年来的天涯相隔,他轻轻一句谎言,就令她全无还手之力。她这样没出息,在他面前,她就这样没出息。她早就尽失了希望,她早就不奢望回顾了。两滴眼泪落下来,无声滴在被上。他说:“素素,你不要哭。”只要她不哭,他什么都愿意去做,他只要她不哭。她单薄的肩头颤抖着,他将她揽入怀中,吻着她的泪,一旦拥她入怀,就再也无法抑制心里的渴望,他要她,他要她,他要的只是她,哪怕没有心,有她的人也好……

  天色渐明,窗帘米色的底上,淡金色的暗纹渐渐清晰,可以依稀看出花朵的形状。淡薄的朝阳投射过来,那淡金色的图案便映成了明媚的橘黄,在人眼里渐次绽放出花来。

  十九

  小客厅里的窗帘,是皎洁的象牙白,绣着西番莲图案,密密的花与蕾,枝叶繁复。慕容夫人坐在那里,亲自封着红包利市,预备孙辈们拜年。素素走进来,轻声说:“母亲,新年好。”慕容夫人抬头见是她,满脸是笑,“唉,好孩子,新年好。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老三还没起来吧?”

  素素面上微微一红,说:“是。”慕容夫人道:“你还是起得这样早,他们都没起来呢。你父亲那里有一帮客人,你不用过去了。上楼去瞧瞧老三,他要是醒了,叫他下来一块吃早餐吧。”

  素素只得折回房间去。慕容清峄翻了个身,见她进来,那神色倒似松了口气。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静静坐下。他在床上捱了片刻,终究是不自在。望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平淡,什么也看不出来,于是问:“母亲起来了?”

  她说:“起来了。”于是他说:“那我也起来,免得父亲问起来,又说我懒。”她低着头,手里的手绢细密的绣花边,像是一条凸起的伤痕,硬生生硌着指尖。他从浴室里出来,见她仍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忍不住叫了一声“素素”,倒使她受了惊吓似的,抬起仓皇的眼瞧着他。他欲语又止,终究只是说:“我——我先下去给父亲拜年。”

  初一来拜年的亲友甚众,素素帮着慕容夫人款客,周旋在女客中间。正是忙碌,忽听维仪笑了一声,慕容夫人低声问:“这孩子,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这么不老成,无端端地傻笑什么?”维仪轻声说:“我怎么是傻笑?我只是瞧着三哥有趣,这一会儿工夫,他已经进来三趟了,每次只是望望三嫂就走开,他难道怕三嫂飞掉不成?”

  慕容夫人笑吟吟地说:“别拿你三哥来寻开心,看看你三嫂,又该不自在了。”素素早已是面红耳赤,借着迎客,远远走到门口去。正巧慕容清峄又踱过来,一抬头见了她,怔了一下,转身又往回走。素素轻轻“哎”了一声,他转过头来瞧着她,她低声说:“维仪在笑话我们呢。”他听了这一句话,不知为什么就笑起来,眉目间仿佛春风拂过,舒展开来。

  维仪远远瞧着他俩的情形,只低声对慕容夫人道:“妈,你瞧,我今年没瞧见三哥这样笑过。”慕容夫人轻轻吁了口气,“这两个冤家。”

  等到了晚间,素素来向慕容夫人道:“母亲,我先走了。”慕容夫人望了慕容清峄一眼,说:“也好,闹了一天,只吵得我头痛,想必你也累了,你那边到底安静些,早点回去歇着。”素素应了声“是”,却听她又说:“老三,你也过去,明天早上再和素素一块过来就是了。”慕容清峄答应了一声,转身叫人:“开我的车子出来。”

  素素静默了片刻,才说:“我那边诸事都不周全,只怕万一有公事找他,会耽搁他的时间。”那意思就很明白了,她心里以为,依他向来的性子,说不定当场要发作。谁知慕容清峄却说:“大过年的会有什么公事?我去看看,你那里缺什么,正好叫他们添置。”慕容夫人听他这样说,心里一松,也道:“正是,原先这房子,就是为你们两个成家买的,我是赞成小家庭独立的,不过年纪大了,喜欢你们天天在眼前,所以才没叫你们搬,倒是我的私心。你们年轻人,当然愿意自由地住在外头,反正离双桥很近,来去也很方便。”

  素素听她的口气,愈发起了另一层意思,她素来尊重这位婆婆,言下一片殷殷之意,她不好再说什么。因她一贯处境淡然,所以下面的人未免诸事省便。她和慕容清峄同车回去,倒将那边的下人闹了个手忙脚乱。慕容清峄见房子整洁如新,布置得也很雅致。她换了衣服就下楼来,随便选了一本书看着。他见她只是淡淡的样子,只得说:“这里倒是很安静。”在屋子走动看了一看,又说:“这地毯我明天叫人换一张,颜色和窗帘不配。”想了一想,说:“还是换窗帘好了。你说,是换窗帘,还是换地毯?”

  她本不欲答话,但心里到底不忍,况且他这样眼睁睁地望着她,那神色倒不像是在问家常的繁琐小事,仿佛等着她决断什么似的。她终究顾着他的面子,于是说:“换窗帘只怕容易些。”她肯回答,他心下一喜,说:“那明天叫人来换。你不要看书了,很伤眼睛的。”旋即又说:“你若是想看,打开大灯再看吧。”嘴里这样说,眼里却不禁露出一丝期望。她想着日间自己主动跟他讲了一句话,他就十分高兴,此刻又这样小心翼翼,总不过是怕自己多心,到底是极力想体贴一些。心里终究一软,低声说:“我不看就是了。”

  过了元宵节,公事渐渐重又繁忙起来。雷少功来得早了,慕容清峄还没有下楼,他在那里等。只见素素从庭院里进来,后头跟着人捧着折枝花预备插瓶。他连忙站起来道早安。素素向来对他很客气,道了早安又问:“是有急事?我叫人去叫他。”雷少功说:“适才我打了电话,三公子就下来了。”这半个月来,他们在两边来回,极为不便,慕容清峄却并不在意。慕容清峄下楼见了雷少功,问:“等了好一会儿吧?再等一下,我就来。”走过去和素素说了几句话,才出门去。

  雷少功觑见他心情甚好,于是说:“三公子,汪小姐那边,要不要安排一下?她这一阵子找不到您,老是缠住我不放。”慕容清峄笑道:“她缠着你?你帮个忙笑纳好了。”雷少功笑一声,说:“谢了,我消受不了这等艳福。”

  慕容清峄去开会,雷少功到值班室里去看公文。没看多大一会儿,那汪小姐又打电话来了,雷少功一听她的声音就头痛,开口就说:“三公子不在。”那汪绮琳发了狠,轻咬银牙说:“他是存心避着我了,是不是?”雷少功说:“他公事忙。”汪绮琳冷笑了一声,“雷主任,你不用在这里敷衍我,回头我请三少奶奶喝茶去。”雷少功向来脾气好,听她这样威胁,却不知为何也动了气,只冷然道:“我劝你不要妄动这样的念头,你若是想自寻死路,你就试试看。”

  汪绮琳呆了半晌,幽幽道:“那么是真的了?外头说,他们两个破镜重圆。”雷少功说:“你这话又错了,他们又不曾生分,怎么说是破镜重圆?”

  汪绮琳冷笑一声,说:“别跟我打这官腔,大家谁不知道,那位三少奶奶冷宫里呆了快两年了。三公子近来怎么又想起她来?我倒要瞧瞧她能长久几日。”

  挂上电话,雷少功心里只想骂娘,晚上回去时就对慕容清峄说:“您的女朋友里头,就数这汪小姐最难缠,趁早想个法子了断才好。”慕容清峄漫不经心地说:“你去办就是了。”

  他回去素素还没有睡,见他进来于是站起来。他说:“又没有外人,就别立规矩了。你穿得单薄,不要坐在窗下。”素素顺手接过他的外套。他这十余日来,总是非常留意她的神色,见她微有笑意,心里极是高兴,问:“晚上吃什么?”

  素素歉然道:“对不住,我以为这么晚你不回来了,所以自己吃过了。我叫厨房再替你另做吧。”他问:“你晚上吃的什么?”她答:“我是吃的扬州炒饭。”他马上说:“那我也吃炒饭好了。”听他这样说,她忍不住浅浅一笑,他望着她也笑起来。

  牧兰与张明殊结婚,素素接到请柬,极是高兴。张家家境殷实,在明月楼大摆喜宴,那真是热闹。明月楼对着的半条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当真客似云来冠盖满城。张太太极是眼尖,认得是素素的车子,满面春风地迎上来,笑逐颜开,“没想到三少奶奶这样给面子。”亲自陪了她进去。女眷里头很多人都是认识她的,众星捧月一样团团围住,嘈嘈切切说些寒暄的话来。素素半晌才脱得身去里间,只说一句恭喜,牵了牧兰的手,看她一身的金碧褂裙,头上结着绒花,发簪上细密的碎钻,灯下星辉一样耀眼,倒是喜气洋洋。不禁道:“我真是替你高兴呢。”牧兰也极是高兴,说:“这么些年,总算是有个结果吧。”

  素素自然被主人安排在首席,这样热闹的场合,其实也吃不到什么,回去之后只得另外叫厨房下面。慕容清峄本来正在看卷宗,于是放下公文向她笑道:“你可是出去吃了鲍翅大宴,回来还要再吃清汤面?”她说:“我是吃不来那些,我看新娘子也没吃什么。”他问:“客人一定不少吧?”她“嗯”了一声,又说:“牧兰介绍我认识伴娘汪小姐,那汪小姐人倒是极和气,牧兰和她很要好,我们约了过阵子去喝咖啡。”

  他说:“常常和朋友出去玩一玩也好,省得成日闷在家里。”突然想起来,问:“汪小姐,是哪一个汪家的小姐?”

  她说:“是汪部长的二小姐。”他脸色一变,旋即如常,说:“那个方牧兰,你还是少跟她来往。我们和霍家是姻亲,回头别又惹是非。”她怔了一怔,说:“我和牧兰十几年的朋友,许公子的事过去这样久了,我想应该没关系吧。”

  他说:“你怎么这样不懂事?旁人若是知道,又是笑话。”

  她说:“我总不能为着害怕闲话,就丢掉朋友。”他心下烦乱,“反正我不答应你和她们在一块。你若是想交朋友,霍家、穆家、陈家的女眷,不都是极和气的人吗?”

  她轻轻叹了口气,“她们只是对三少奶奶和气,不是对我和气。”

  他说:“你瞧,你又说这种怪话了,你不就是三少奶奶吗?”停了一停,又说:“你知道那些世交里头,是非最多,我是不想你无意间卷进去,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素素说:“我知道了。”

  他新近升职,自然格外显得忙些。这天出差回来,首先去双桥见了父母,回家时素素正吃饭。他说:“别站起来了,又没有旁人。”回头对下人说:“叫厨房添两样菜,给我拿双筷子。”见餐桌上一只小玻璃碟子里的醉螺,那螺色如红枣状如梨形,个头极小,像一只只袖珍的小梨,正是平心海特产的梨螺,于是问:“这个倒是稀罕,哪里来的?”

  素素说:“牧兰和张先生去平心海度蜜月回来了,带了一篓这个回来给我尝鲜。”

  他接过筷子尝了一只,说:“很香。”又问:“换厨子了吗?这个倒不像他们平常的口味。”素素说:“上回听母亲说你爱吃这个,我怕厨房又弄得太咸,所以我试着醉了这几只,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想着今天晚上自己先尝一尝,以为你明天才回来呢。”慕容清峄笑逐颜开说:“原来是三少奶奶亲手醉的,我可真是受宠若惊。”素素见他极为高兴,微笑说:“只要你爱吃就好了。”厨房添了稀饭上来,他似是随意一般问:“你们是在外头见面,还是他们到家里来过?”素素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外人到家里来,所以和牧兰约在外头。我请她和张先生吃饭,地方是他们选的,叫什么黔春楼,花了一百四十块钱。”

  他听到这里就笑起来,“够了够了,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必一五一十全报告出来。”又想了一想,说:“我倒忘了,你一个月的零花钱只有五百块,只怕不够用。回头我跟他们说一声,从这个月起把我的薪俸直接给你。”

  素素说:“我没有多少用钱的地方,每个月五百我都用不了。”他说:“最近物价很贵,买一件衣服只怕都要百来块,你那五百块钱,请朋友喝几次茶就没了。”她说:“母亲叫人替我做的衣服,我都穿不完,况且许多地方,都可以记账。你花钱的地方必然比我要多,不必将薪俸全给我。”惹得他笑起来,“傻子,薪俸那几千块钱,能当什么?你不用管我,你花不完,多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就是了。”见她微有窘意,于是岔开话说:“那个黔春楼听来像是不错,不知道菜色怎么样?”

  素素说:“是新开张的云南菜馆子,有几道菜倒是很特别,有一种弓鱼干很好吃。”慕容清峄听了,倒有几分不自在,却仍是微笑,问:“怎么想起来去吃云南菜?”素素答:“汪小姐是云南人,她推荐我们一起去尝鲜。”慕容清峄听了这一句,面上并不显露出什么,只是说:“那个汪小姐,你远着她些。”

  素素心里略感奇怪,问:“为什么?”

  他说:“你不懂就别问,反正不要理会她就是了。”他这样有意含糊其辞,素素想了一想,问:“是因为局势的缘故么?”

  慕容清峄正是要她如此误会,于是说:“反正你别问就是了。”素素听他这样讲,果然以为自己猜测对了,这上头慕容夫人对她向来教诲颇多,知道不便追问,于是只是默记于心。

  过了几日和牧兰在外面吃甜品,牧兰说:“绮琳说要请咱们去北云玩,我反正已经答应了,你呢?”素素摇一摇头,“我可不成。”牧兰问:“三公子不是不在家么,为什么不出去玩玩?一个人在家里多无聊。”

  素素道:“我反正也惯了。”牧兰说:“瞧你这样子,也不怕闷出病来?不过你近来气色倒是挺好的。”素素说:“是么?大约最近吃得好,人长胖了些吧。”牧兰笑起来,“就你这样子,风一吹都能飞起来,还叫胖?我才是真的胖了。”忽然想起一事来,“后天大剧院公演《胡桃夹子》,咱们去看吧。剧团里的几个新人,听说跳得好极了。”素素听了,果然高兴,“好啊,到时你打电话来,咱们一块儿去。”

  到得那一日,牧兰果然打电话来约素素,在剧院外头见了面,才知道还有汪绮琳也约在一起。素素记着慕容清峄的话,可是既然来了,又不好再说走,只得和她们两人一齐进去。好在看芭蕾舞不同看戏,并不能够过多地谈话,所以只是静静地看着台上。她与牧兰都是行家,见那些新人果然跳得十分出色。素素看得十分专注,忽听汪绮琳轻声道:“听说三少奶奶当年一曲《梁祝》,令夫人都赞叹不已。”素素犹未答话,牧兰已笑道:“素素是极有天赋的。”素素只得笑一笑,说:“都是很多年前了,如今哪里还能跳舞。”牧兰道:“我骨头也早就硬了,上次试了试,连腿都迈不开了。”

  二十

  素素怕谈话声音太大扰到旁人,于是不再接口。第四幕快要结束时,忽见最尽头包厢里几个人都转过身去,有一人更是起立致意。牧兰一时好奇,也转过脸去张望,只见走廊那头几个人走过来,都是一身的戎装,当先一人长身玉立,翩然而来,正是慕容清峄。左右包厢里的看客都是非富即贵,自然都识得他。他这一路进来,少不了纷纷起立打招呼。正好第四幕落幕,素素正在鼓掌,一回头见是他进来,意外地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慕容清峄笑道:“回去你不在家,说你到这里来了,所以我过来接你。”那汪绮琳一颗心早已是七上八下。慕容清峄原只是一时兴起前来,万万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她,微一迟疑。他知道众目睽睽,不知多少人正瞧着热闹,于是不慌不忙打个招呼:“汪小姐,许久不见。”又向牧兰点一点头,“张太太,你好。”

  汪绮琳微微一笑,说:“三公子和三少奶奶真是恩爱,一刻不见,就亲自来接。”

  素素向来面薄,低声说:“汪小姐取笑了。”慕容清峄说:“我还没吃晚饭呢。”素素听他这样说,果然道:“那咱们先回去吧。”慕容清峄取了她的外衣手袋,随手却交给侍从。素素对二人道:“实在对不住,我们先走了。”二人自然客气两句,起身送他们离开。

  等到了车上,素素见慕容清峄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低声说道:“我并不知道牧兰还约了她,你不要生气。”慕容清峄笑了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说:“没事,我并没有生气。”雷少功却说:“三公子,跟您告个假,我有点私事先走。”慕容清峄说:“那你去吧。”

  他们本来开了两部汽车过来,此刻慕容清峄夫妇坐了一部车先走了。雷少功点上一枝烟,夜里风正凉,他靠在车子旁边,看大剧院外面灯火通明,照着巨幅的海报。海报上女主演弯着身子,舞裙的薄纱,像是一朵半凋的芙蓉花。灯下看去,极是动人。他望着那张海报,不由得出了神。不远处是街,隐约听得到市声喧嚣,这样听着,却仿佛隔得很远似的。他随手掐熄了烟头,又点燃一支。这一支烟没有吸完,果然就见汪绮琳独自从剧院里走出来。向街边一望,那路灯光线很清楚照见她的脸色,却是微有喜色。走过来后笑容却渐渐收敛,问:“他叫你在这里等我?”

  雷少功说:“汪小姐,先上车再说吧。”

  汪绮琳上了车子,又问:“他有什么话,你说吧。”雷少功道:“汪小姐是个聪明人,这样子闹,除了让旁人看笑话,又有什么好处?”汪绮琳笑一笑,说:“我怎么了?我和你们三少奶奶很投缘啊,不过只是一块儿吃饭看戏,你们怕我吃了她不成?”

  雷少功也笑一笑,说:“人人都说汪小姐聪明,我看汪小姐这回做事糊涂。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万一翻了脸,汪小姐没有好处。”汪绮琳仍是笑靥如花,“雷主任,你跟我说实话,他最近又瞧上谁了?我知道他向来不将这位少奶奶当一回事的,这一年里,我瞧他也尽够了,没想到他和我闹生分。你让我死也做个明白鬼,成不成?”

  雷少功说:“他的事情,我们做下属的哪里知道。”汪绮琳一眼瞟过来,轻轻笑了一声,“瞧,雷主任又打官腔了不是?他的事情,你若是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雷少功说:“汪小姐这样子说,我也没法子。你到底给我三分薄面,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我回头好去交差。”

  汪绮琳道:“你别急着交差啊,我能有什么条件?你们将我想成什么人了?我也不过是一时好奇,想好好瞧瞧三少奶奶,是个什么样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现下我也瞧够了,你们既然不乐意我跟她交往,我以后就不打扰她就是了。不过,我和他的事知道的人不少,我可不担保别人不说。”

  雷少功说:“汪小姐知进知退,才是聪明人。”

  汪绮琳嫣然一笑,说:“我聪明?我傻着呢。”

  第二天雷少功便对慕容清峄说:“汪小姐那样子,倒只是疑心您近来又瞧上了旁人。我看她正闹意气,不像是要善罢甘休的样子。不过她应当知道中间的利害关系,不会轻举妄动。”慕容清峄说:“那你就告诉她,我近来确实瞧上旁人就是了,省得她来烦我。”雷少功笑了一笑,说:“您要我扯这样的谎,也要她肯信。她只是说,要亲自和你讲清楚。”慕容清峄说:“我是没空见她的,她有什么话,叫她对你说好了。原先看她颇为善解人意,没想到现在纠缠不清。”雷少功听他语气里颇有悔意,于是安慰他说:“汪小姐虽然难缠,到底也是有头有脸的,不会弄出笑话来让别人看。”迟疑了一下又说:“我看那位张太太,倒像是在装糊涂,少奶奶是个老实人,只怕会吃亏。”

  慕容清峄说:“她不过就是喜欢谈些蜚短流长,谅她没胆子在素素面前说什么,由她去吧。”

  他既然这样说,雷少功又接到汪绮琳的电话,便只是说:“三公子确实抽不出空来,你有什么话,对我讲也是一样的。”汪绮琳叹了一声,说:“没想到他这样绝情,连见一面都不肯。”想了一想,说:“他既然如此,我也就罢了,不过,我要他替我办一件事。”雷少功听她肯开口谈条件,自然乐意,于是说:“你尽管说就是,回头我一定一五一十转告他。”汪绮琳道:“岐玉山工程,我要他指明给一家公司来做。”雷少功踌蹰道:“这是规划署的公事,我看他不方便插手。”汪绮琳冷笑一声,道:“你不能替他做主的话,就先去问问他。老实讲,我提这要求,已经是够便宜他的了,他不过帮忙说一句话,也不肯么?”雷少功只是说:“我请示了他,再来给你回话。”

  晚间觑见慕容清峄得空,便将此事对他说了,果然,慕容清峄皱起眉来,“她也太狮子大开口了,这中间一转手,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雷少功说:“我也说了您有些为难,毕竟不是小事,况且又不是您直接管辖,万一旁人听到风声,又出是非。”慕容清峄一脸不耐,“算了算了,就依她好了,我回头跟他们去说。一劳永逸,省得她再出花样。”

  他们在客厅里讲话,隔着落地长窗,雷少功只见素素从花园里过来,于是缄口。慕容清峄回过头见是她,于是问:“我瞧你近来手艺大有长进,这几枝花,是又要插起来吗?”素素答:“我跟着母亲学,不过是邯郸学步罢了。”

  雷少功见她进来,早就告辞出去。慕容清峄看素素穿着淡青色的织云锦旗袍,极淡的珠灰绣花,于是说:“天气渐渐热了,其实穿洋装比穿旗袍要凉快。”素素说:“我总是不习惯在家里穿洋装,裙子那样短。”倒说得他笑起来。她自己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于是问:“你这次出去,什么时侯回来?”慕容清峄说:“我也拿不准,大约总得两三天吧。”见她持着那小银剪刀,低着头慢慢剪着玫瑰上的赘叶,便说道:“等我这一阵子忙过,咱们出去玩一玩。结婚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带你出去过。”她说:“没关系,你这样忙,其实我也是懒得动。”他说:“等我这次回来,无论如何叫他们替我安排几天时间,我带你去长星海,那边有官邸,很方便的。”随手接过素素手里的那枝玫瑰,替她插在襟上,“到时候只有咱们两个人,清清静静地住几天。”素素听他这样说,心里也很是向往,见他目不转睛望着自己,虽然多年的夫妻,可是仍旧不知不觉低下头去,襟上那朵玫瑰甜香馥郁,中人欲醉。

  他走了之后,素素独自在家里。这天去了双桥官邸,陪慕容夫人吃过午饭。正巧维仪带着孩子过来,素素抱了孩子在庭院里玩。维仪见她疼爱孩子的样子,转脸轻声对慕容夫人道:“三哥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可怜三嫂这么些年。”慕容夫人轻轻叹了口气,说:“到底有些美中不足,要是能有个小孩子,就是锦上添花了。你三哥再过两年就快三十岁了,你父亲像他这年纪的时候,已经有了你大姐和你二哥了。”维仪倒仿佛想起什么来,望了素素一眼,压低声音说:“母亲,我在外头听见一桩传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慕容夫人知道这小女儿从来不爱道听途说,心里略略奇怪。于是问:“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和你三哥有关系?”

  维仪低声道:“我听人说,年来汪绮琳和三哥一直走得很近。”慕容夫人问:“汪绮琳?是不是汪家老二,长得挺秀气的那个女孩子?”维仪点一点头,“晰成有两次遇上他们俩在一块儿。你知道三哥那脾气,并不瞒人的。”慕容夫人笑了一声,说:“年轻人眼皮子浅,在外头玩玩也不算什么。你三哥向来知道好歹,我看这一阵子,他倒是很规矩。”维仪不知为何,倒长长叹了口气。慕容夫人听她口气烦恼,于是问:“你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说什么?”维仪又远远望了素素一眼,见她抱着孩子,一手拿了面包喂鱼,引得那些鱼浮起喁喁,孩子高兴得咯咯直笑,素素也微笑着,腾出手来撕面包给孩子,教他往池子里撒食。维仪低声说:“母亲,我听说汪小姐有身孕了。”

  慕容夫人只觉得眼皮轻轻一跳,神色肃然地问:“你说那孩子是你三哥的?”维仪说:“外面人是这样说,不过也半信半疑吧。这种事情除了他们两个自己,旁人哪里知道。”慕容夫人道:“老三不会这样糊涂,你是听谁说的?”维仪说:“传到我耳朵里来,也早拐了几个弯了,我并不太相信。可是还有一桩事情,不知道母亲知不知道?”顿了一顿,才说:“这次岐玉山改建公路的事情,听说三哥出面一揽子兜了去,全部包给一家公司,巧不巧这家公司,是汪绮琳舅舅名下的。”

  慕容夫人神色凝重,说:“这样一讲,倒有几分影子了。老三怎么这样做事?回头让你父亲知道,看不要他的命。”

  维仪道:“三哥这几年升得太快,外面的人说什么的都有,偏偏他行事向来肆无忌惮,到底会吃亏。”

  慕容夫人想了一想,说:“等老三回来,我来问他。”凝望着素素的背影,又说:“别告诉你三嫂,免得她心烦。”维仪嗔道:“妈,难道我连这个都不知道?”

  素素吃过晚饭才回去,才进家门便接到牧兰的电话,“找你一天了,你都不在家。”素素歉意地笑笑,说:“今天我过去双桥那边了,有事吗?”牧兰说:“没有事,不过想请你吃饭。”素素说:“真对不住,我吃过了,改日我请你吧。”牧兰说:“我有件顶要紧的事情想告诉你呢,你来吧,我在宜鑫记等你。”

  素素犹豫了一下,说:“这么晚了,要不明天我请你喝茶?”牧兰说:“才八点多钟,街上热闹着呢。你出来吧,事情真的十分要紧,快来,我等着你。”

  素素听她语气急迫,想着只怕当真是有要紧事情,只得坐车子去宜鑫记。宜鑫记是老字号的苏州菜馆子,专做达官名流的生意。馆子里的茶房老远看到车牌,连忙跑上来替她开门,“三少奶奶真是贵客。”素素向来不爱人家这样奉承,只得点头笑一笑。茶房问:“三少奶奶是独个儿来的?要一间包厢?”素素说:“不,张太太在这儿等我。”茶房笑道:“张太太在三笑轩,我带您上去。”

  三笑轩是精致的雅阁,出众在于壁上所悬仕女图,乃是祝枝山的真迹。另外的几幅字画,也皆是当代名家的手笔。素素这几年来阅历渐长,一望之下便知其名贵。只见牧兰独自坐在桌边,望着一杯茶怔怔出神,便笑道:“牧兰,这样急急忙忙约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牧兰见了她,倒缓缓露出一个苦笑来。她连忙问:“怎么了?和张先生闹别扭了?”牧兰叹了一声,说:“我倒是宁可和他闹别扭了。”素素坐下来,茶房问:“三少奶奶吃什么?”素素说:“我吃过了,你问张太太点菜吧。”然后向牧兰笑一笑,“闹别扭是再寻常不过,你别生气,这顿算是我请客。你狠狠吃一顿,我保管你心情就好了。”

  牧兰对茶房说:“你去吧,我们过会儿再点菜。”看着他出去关好了门,这才握住素素的手,说:“你这个傻子,你当真不知道么?”

  素素万万想不到原来会说到自己身上,惘然问:“知道什么?”

  牧兰只是欲语又止,说:“按理说我不应当告诉你,可是大约除了我,也没有人来说给你听了——素素,我真是对不起你。”

  素素越发不解,勉强笑道:“瞧你,闹得我一头雾水。你向来不是这样子,咱们十几年的交情,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牧兰道:“你听了,可不要生气,也不要伤心。”素素渐渐猜到一二分,反倒觉得心里安静下来,问:“你听说什么了?”

  牧兰又叹了口气,说:“我是去年认识汪绮琳的,因为她和明殊的表哥是亲戚。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素素“嗯”了一声,语气淡淡的,“我不怪你,也不怪旁人。怨不得他叫我不要和汪小姐交往,原来中间是这样一回事。”牧兰说:“我瞧三公子也只是逢场作戏,听人说,他和汪绮琳已经断了往来了。”

  素素唇角勾起一抹恍惚的笑容。牧兰说:“你不要这样子,他到底是维护你的,不然也不会叫你不要和她交往。”

  素素打起精神来,说:“咱们别说这个了,点菜来吃吧,我这会子倒饿了。”牧兰怔了一下,说:“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素素轻轻叹了一声,说:“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牧兰道:“我也只是听旁人说——说汪绮琳怀孕了。”只见素素脸色雪白,目光直直地瞧着面前的茶碗,仿佛要将那茶碗看穿一样。牧兰轻轻摇了摇她的肩,“素素,你别吓我,这也只是传闻,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素素拿起餐牌来,牧兰见她的手轻轻颤抖,可是脸上却一丝表情也没有。急切道:“你若是想哭,就痛快哭出来好了。”素素缓缓地抬起头来,声音轻轻的,“我不哭,我再也不会哭了。”

  牧兰瞧着她叫了茶房进来点菜,倒仿佛若无其事的样子。待得菜上来,她也只是一勺子一勺子舀着那莼菜汤,舀得满满一汤碗了,仍没有住手,一直溢出碗外来。牧兰叫了一声:“素素。”她才觉察,放下勺子说:“这汤真咸,吃得人口干。”牧兰说:“我瞧你脸色不好,我送你回去吧。”她摇一摇头,“不用,司机在下面等我。”牧兰只得站起来送她下楼,见她上了车子,犹向牧兰笑一笑,“你快回家吧,已经这样晚了。”

  二十一

  她越是这样平静无事的样子,牧兰越是觉得不妥,第二天又打电话给她,“素素,你没事吧?”素素说:“我没事。”电话里不便多说,牧兰只得说了两句闲话挂掉。素素将听筒刚一放下,电话却又响起来,正是慕容清峄,问:“你在家里做什么?我今天就回来,你等我吃晚饭好不好?”素素“嗯”了一声,说:“好,那我等你。”他说:“你怎么了?好像不高兴。”她轻声道:“我没有不高兴,我一直很高兴。”他到底觉得不对,追问:“你跟我说实话,出什么事了?”她说:“没事,大约昨天睡着时着凉了,所以有点头痛。”

  午后暑热渐盛,她躺在床上,颈间全是汗,腻腻的令人难受,恨不得再去洗澡。渐渐神迷眼乏,手里的书渐渐低下去,矇眬睡意里忽然有人轻轻按在她额头上,睁开眼首先瞧见他肩上的肩章灿然。没有换衣服,想是下车就直接上楼来了,走得急了呼吸未匀。这样的天气自然是一脸的汗,见了她睁开眼来,微笑问:“吵醒你了?我怕你发烧,看你脸上这样红。”

  她摇了摇头,说:“你去换衣服吧,天气这样热。”他去洗澡换了衣服出来,她已经又睡着了,眉头微蹙,如笼着淡淡的轻烟。他不知不觉俯下身去,仿佛想要吻平那眉头拧起的结,但双唇刚刚触到她的额头,她一惊醒来,几乎是本能一样往后一缩,眼里明明闪过憎恶。他怔了一怔,伸手去握她的手,她一动不动任由他握住,却垂下眼帘去。他问:“你这是怎么了?”她只是摇了摇头。他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她简单地说:“没事。”他烦躁起来,她明明在眼前,可是已经疏离,疏离到令他心浮气躁,“素素,你有心事。”她仍旧淡淡的,说:“没有。”

  天气那样热,新蝉在窗外声嘶力竭。他极力按捺着性子,“你不要瞒我,有什么事明白说出来。”

  她只是缄默,他隐隐生气,“我这样提前赶回来,只是担心你,你对我老是这样子,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她哪里还有资格要求?他重新想起她来,已经是莫大的恩宠,她何必还妄图要求别的?唇边凄清的笑颜终究令他恼怒,“你不要不知好歹!”她向后退却,终究令得他挫败无力地转过脸去。他这样努力,尽了全力来小心翼翼,她不过还是怕他,甚至,开始厌恶他。前些日子,她给了他希望,可是今天,这希望到底是失却了。

  他瞧着她,她脸色苍白,孱弱无力得像一株小草,可是这草长在心里,是可怕的荒芜。他压抑着脾气,怕自己又说出伤人的话来,她却只是缄默。他无声地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她就在他面前,可是已经又距他这样远——仿佛中间横亘着不可逾越的天堑——惟有她,惟有她令他如此无力,无计可施无法可想,只是无可奈何,连自欺欺人都是痴心妄想。

  他去双桥见过了父母,留下陪慕容夫人吃晚饭。吃完饭后在休息室里喝咖啡,慕容夫人挥退下人,神色凝重地问他:“那个汪绮琳,是怎么回事?”他倒不防慕容夫人会提及此人,怔了一下才说:“母亲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慕容夫人道:“外面都传得沸反盈天了——我看你是糊涂了。我听说她有了你的孩子,是不是真的?”慕容清峄脱口道:“不可能。我今年就没有和她见过面了。”慕容夫人面色稍豫,但口气依旧严厉,“这件事情,你甭想含糊过去,你老老实实地对我说实话。假若你不肯,我回头告诉你父亲,叫他来问你。”慕容清峄道:“母亲,我不会那样荒唐。我确是和她交往过一阵子,自从过了旧历年就和她分手了。孩子的事必然是她撒谎,假若真有其事,至少已经六个月了,她哪里还能出来见人?”

  慕容夫人这才轻轻点了点头,“这就好,我原想着也是,你不会这样大意。不过旁人传得沸沸扬扬,到底是往你头上扣。”

  慕容清峄怒道:“真是无聊,没想到她这样乱来。”慕容夫人道:“到底是你不谨慎,你总是要吃过亏,才知道好歹。素素是不理你的风流账,若教她听到这样的话,真会伤了她的心。”慕容清峄想起她的样子来,突然醒悟,“她只怕是已经听说了——今天我回来,她那样子就很不对。”慕容夫人道:“总归是你一错再错,她给你脸色瞧,也是应当的。”

  他心里愧疚,回家路上便在踌蹰如何解释。谁知回家后新姐说:“少奶奶出去了。”他问:“去哪儿了?”新姐说:“您刚一走,少奶奶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他见素素的车子仍在家里,问:“是谁打电话来?少奶奶怎么没有坐车出去?”新姐摇一摇头,“那我可不知道了。”

  夏季里的天,本来黑得甚晚。夜色浓重,窗外的树轮廓渐渐化开,像是洇了水的墨,一团团不甚清晰。他等得焦躁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子。雷少功本来要下值回家,进来看到他的样子,倒不放心。于是说:“三公子,要不要派人出去找一找?”他想起日间她的样子,那目光冷淡而无力的决然,猛然惊悚,只怕她竟会有什么想不开,心里顿时乱了。连忙说:“快去!叫他们都去找。”

  雷少功答应一声,出去安排。慕容清峄心里担心,踱了几个来回,倒想起一事来,对雷少功说:“你替我给汪绮琳打个电话,我有话问她。”

  汪绮琳一听慕容清峄的声音,倒是笑如银铃,“你今天怎么想起我来了?”慕容清峄不愿与她多讲,只说:“你在外头胡说什么?”汪绮琳“咦”了一声,说:“我不曾说过什么呀?你怎么一副兴师问罪的腔调?”他冷笑了一声,说:“你别装糊涂,连我母亲都听说了——你怀孕?跟谁?”汪绮琳轻轻一啐,腻声道:“你这没良心的,怎么开口就这样伤人?这话你是听谁说的?谁这样刻薄,造出这样的谣言来?要叫我家里人听到,岂不会气着老人家。”

  他见她一口否认,只冷冷地道:“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替你办了,咱们是一拍两散,互不相欠。你以后最好别再这样无聊,不然,你一定后悔。”汪绮琳轻轻一笑,“怨不得她们都说你最绝情,果然如此。”他不欲与她多说,伸手就挂断了电话。

  等到晚上十点钟都过了,他心里着急,坐下来翻阅公文,却是心不在焉。雷少功怕出事情,留下来没有走。偶尔抬头看墙角的钟,派出去找人的侍从们却一直没有消息。慕容清峄到底是担心,“啪”一声将手头的公文扔在案上,说:“我亲自出去找找看。”话音未落,电话铃响起来。雷少功连忙走过去接,却是牧兰,像是并未听出他的声音,只当是寻常下人,说:“请少奶奶听电话。”雷少功一听她这样讲,心里却不知为何微微一沉,只问:“张太太是吧?三少奶奶不是和你在一块?”

  牧兰说:“我才出去了回来,听说这里打电话来找过我,所以回个电话,你是——”雷少功道:“我是雷少功,三少奶奶今天不是约了您?”牧兰说:“我和她在云华台吃过饭,她就先回去了,我去听戏所以现在才回来。”

  慕容清峄一直在听,此刻越发担心起来。只怕是出了什么意外,关心则乱,当即对雷少功说:“打电话给朱勋文,叫他派人帮忙。”雷少功欲语又止,知道他必是不肯听劝的,只得去打电话。

  却说汪绮琳握着电话,里面只剩了忙音。她对面是一幅落地镜子,照着一身滟滟玫红色旗袍,人慵慵斜倚在高几旁,镜里映着像是一枝花,开得那样好。粉白的脸上薄薄的胭脂色,总不致辜负这良辰。她将听筒搁回,却又刻意待了片刻,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哧”地一笑,慢条斯理地理了理鬓发,这才穿过花厅走进里间,向素素嫣然一笑,“真对不住,一个电话讲了这么久。”

  素素淡淡地道:“这样晚了,汪小姐如果没有旁的事,我要回去了。”汪绮琳抿嘴笑道:“是我疏漏了,留你坐了这样久,只顾絮絮地说话。我叫他们用车送少奶奶。”素素说:“不必了。”汪绮琳道:“今天到底是在你面前将事情讲清楚了。我和三公子,真的只不过是寻常的朋友,外面那些传言,真叫人觉得可笑。少奶奶不放在心上,自然是好。不过常言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我只是觉得百口莫辩。今天难得遇到你,又当面解释,叫我心里好过了许多。”

  素素道:“汪小姐不必这样客气。”她本来就不爱说话,言语之间只是淡淡的。汪绮琳亲自送她出来,再三要叫司机相送,素素说:“我自己搭车回去,汪小姐不用操心了。”汪绮琳笑了一笑,只得叫人替她叫了一辆三轮车。

  素素坐了三轮车回去,夜已深了,街上很安静。车子穿行在凉风里,她怔怔地出着神。适才在汪府里,隔着紫檀岫玉屏风,隐隐约约只听得那一句稍稍高声:“你这个没良心的。”软语温腻,如花解语,如玉生香,想来电话那端的人,听在耳中必是心头一荡——沉沦记忆里的惊痛,一旦翻出却原来依旧绞心断肠一般。原来她与她早有过交谈,在那样久远的从前。于今,不过是撕开旧伤,再撒上一把盐。

  到了,仍是她自欺欺人。他的人生,姹紫嫣红开遍,自己这一朵,不过点缀其间。偶然顾恋垂怜,叫她无端端又生奢望。只因担了个名分,倒枉费了她,特意来自己面前越描越黑。最大的嘲讽无过于此,电话打来,俏语笑珠,风光旖旎其间,不曾想过她就在数步之外。

  她对车夫说:“麻烦你在前面停下。”车夫错愕地回过头来,“还没到呢。”她不语,递过五元的钞票。车夫怔了一下,停下车子,“这我可找不开。”

  “不用找了。”看着对方脸上掩不住的欢喜,心里却只有无穷无尽的悲哀……钱于旁人,多少总能够带来欢喜吧。这样轻易,五块钱就可以买来笑容,而笑容于自己,却成了可望不可及。

  店里要打烊了,她叫了碗芋艿慢慢吃着。老板走来走去,收拾桌椅,打扫抹尘。老板娘在灶头洗碗,一边涮碗一边跟丈夫碎碎念叨:“瞧瞧你这样子,扫地跟画符似的,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拿围裙擦了手,走过来夺了扫帚就自己扫着。老板嘿嘿笑了笑,搔了搔头又去洗碗。柴米夫妻,一言一行这样平常的幸福,她失了交臂,便是永远不能企及。

  放下调羹,却怔怔地出了神。恍惚间抬起头来,发现面前伫立的人,终于缓缓展现讶异,“张先生。”

  张明殊勉强露出微笑,过了片刻,才唤了一声:“任小姐。”

  他还是依着旧称呼,素素唇边露出凄苦的笑颜,这世上,终究还有人记得她是任素素,而不是三少奶奶。她却问:“这样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张明殊道:“我回家去,路过汪府门前,正巧看到你上了三轮车。”他不过是担心,想着一路暗中护送她回去,所以叫司机远远跟着。谁知她半路里却下了车,他身不由己地跟进店里来,可是如同中了魔,再也移不开目光。

  素素轻轻叹了一声,说:“我没有事,你走吧。”他只得答应了一声,低着头慢慢向外走去。

  一碗芋艿冷透了,吃下去后胃里像是压上了大石。她梦游一般站在街头,行人稀疏,偶然车灯划破寂黑。三轮车叮叮响着铃,车夫问:“要车吗,小姐?”

  她仍是茫然的,坐上车子,又听车夫问:“去哪里?”

  去哪里?天底下虽然这样大,她该何去何从。所谓的家不过是精致的牢笼,锁住一生。她忽然在钝痛里生出挣扎的勇气——她不要回那个家去。哪怕,能避开片刻也是好的。哪怕,能逃走刹那也是好的。

  很小很小的旅馆,蓝棉布的被褥却叫她想起极小的时候,那时父母双全,她是有家的孩子。母亲忙着做事顾不到她,只得将她放在床上玩。她是极安静的小孩,对着被褥就可以坐上半天。母亲偶然回头来看到她,会亲亲她的额头,赞她一声“乖”。就这一声,又可以令她再静静地坐上半晌。母亲温软的唇仿佛还停留在额上,流水一样的光阴却刷刷淌过,如梦一样。她记得刚刚进芭蕾舞团时,牧兰那样自信满满,“我要做顶红顶红的明星。”又问:“你呢?”她那时只答:“我要有一个家。”

  锦衣玉食万众景仰,午夜梦回,月光如水,总是明灭如同幻境。他即使偶尔在身侧,一样是令人恍惚不真切,如今,连这不真切也灰飞烟灭,成了残梦。她终其一生的愿望,只不过想着再寻常不过的幸福。与他相识后短短的三年五载却已然像是一生一世,已经注定孤独悲凉的一生一世。

  窗外的天渐淡成莲青色,渐渐变成鸽灰,慢慢泛起一线鱼肚白,夜虽然曾经那样黑,天,到底是亮了,她却永远沉沦于黑暗的深渊,渴望不到黎明。

  她捱到近午时分才出了房间,一打开门,走廊外的张明殊突然退后两步,那神色又欣慰又惶然,见她看着自己,不由自主转开脸去。她渐渐明白过来,原来他昨晚到底放心不下,还是一直跟着自己,竟然在这里守了一夜。

  他这样痴……又叫牧兰情何以堪?她抓着门框,无力地低下头去。他终于开了口:“我……司机在外面,我让他送你回去。”

  她脚下轻飘飘的,像踩在云上一样。她的声音也似精疲力竭,“我自己回去。”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外走,刚刚走到穿堂,到底叫门槛一绊,他抢上来,“小心。”

  头晕目眩的她本能地抓住他的手臂,恍惚间却仿佛看到熟悉的面孔,那双眼眸是今生今世的魔障,是永世无法挣脱的禁锢。

  “任素素!”

  她身子一颤抬起头,只看见雷少功抢上来,“三公子!”想要抱住他的手臂,慕容清峄一甩就挣开了,她只觉身子一轻,已经让他拽了过去。他的眼神可怕极了——“啪!”一掌掴在她脸上。

  张明殊怒问:“你为什么打人?”

  她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只觉得他的手臂那样用力,仿佛要捏死自己了。只是说:“不关他的事。”

  一夜的担心受怕,一夜的彷惶若失,一夜的胡思乱想,一夜的若狂寻觅,他的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她惟一的一句,竟然是替那男人开脱!

  他在乎她,这样在乎,在乎到这一夜熬得几乎发了狂,却只听到这一句。她那样脆弱轻微,像是一抹游魂,他永远无法捕获的游魂。他喘息着逼视着她,而她竟无畏地直视。她从来在他面前只是低头,这样有勇气,也不过是为了旁人。

  雷少功一脸的焦灼,“三公子,放开少奶奶,她透不过气来了。”他一下子甩开她,她跌跌撞撞站立不稳,张明殊忍不住想去搀她一把,被他大力推开,“不许你碰她。”

  她却几乎是同时推开他的手臂,“你别碰我。”

  这一声如最最锋利的刀刃,劈入心间。她倔强而顽固地仰着脸,眼里清清楚楚是厌憎。她不爱他,到底是不爱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终于说了出来。他倚仗了权势,留了她这些年,终究是得不到,得不到半分她的心。

  他在她面前输得一塌糊涂,再也无法力挽狂澜。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她已经是深入骨髓的疼痛,每一回的希望,不过是换了更大的失望,直至今天……终究成了绝望。他从心里生出绝望来,她这一句,生生判了他的死,以往还残存的一丝念想、一丝不甘也终究让她清清楚楚地抹杀。如溺水的人垂死,他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不碰你!我这辈子再也不碰你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 第八章 两年来的咫尺天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5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