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 第五章 你是很好的人,只是我配不上你

第五章 你是很好的人,只是我配不上你

她腿上撞青了一大块,第二天无意间碰在把杆上,痛得轻轻吸了口气。练了两个钟头,腿越发痛得厉害,只得作罢。因为是年关将近,大家都不由得有三分懒散,下午的练习结束,导演宣布请客,大家都高高兴兴去了。去了才知做东的是几位赞助舞团的商人,好在人多极是热闹,说笑吵嚷声连台上评弹的说唱歌声都压下去了。

  素素坐在角落里,那一字一字倒听得真切。她久离家乡,苏白已经是记忆里散乱的野花,这里一枝,那里一枝,零落在风里摇曳。那琵琶声铮动听,像是拨动在心弦上一样,一餐饭就在恍惚里过去,及至鱼翅上来,方听身旁有人轻声问:“任小姐是南方人吗?”倒将她吓了一跳,只见原来是牧兰提到过的那位张先生。她只轻轻说了声:“是。”那张先生又说:“真是巧,我也是。”就将故乡风物娓娓道来,他本来口齿极为动人,讲起故乡的风土人情,甚是引人入胜,倒将身旁几个人都听住了。素素年幼就随了舅舅迁居乌池,儿时的记忆早就只剩了模糊的眷恋,因而更是听得专注。

  吃完了饭大家在包厢里打牌,素素本来不会这个,就说了先走。那位张先生有心也跟出来,说:“我有车子,送任小姐吧。”素素摇一摇头,说道:“谢谢了,我搭三轮车回去,也是很近的。”那张先生倒也不勉强,亲自替她伸手叫了三轮车,又抢着替她先付了钱。素素心里过意不去,只得道谢。

  到了第二日,那位张先生又请客,她推说头痛,就不肯去了。一个人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做,天气很冷,她随手拿了一只桔子在炉边烘着,烘出微酸的香气来,可是并不想吃,无聊之下只得四处看着。到底要过年了,屋子里的墙因为潮气,生了许多的黑点,于是她拿面粉搅了一点糨糊,取了白纸来糊墙。只贴了几张,听到外面有人问:“任小姐在家吗?”她从窗子里看到正是那位张先生,不防他寻到家里来,虽然有些不安,但只得开门请他进来。微笑说:“真对不住,我正弄得这屋子里乱糟糟的。”那张先生看这阵势,顿时就明白了,马上卷起袖子,说:“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家做这种事情。”不由分说搬了凳子来,替她糊上了。

  她推却不过,只好替他递着纸,他一边做事,一边和她说话。她这才知道他叫张明殊,家里是办实业的,他刚刚学成回国不久。她看他的样子,只怕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更别提做这样粗重的活了,心里倒有几分歉意。等墙纸糊完,差不多天也黑了。他跳下凳子拍拍手,仰起头来环顾屋子,到底有几分得意,“这下敞亮多了。”

  素素说:“劳烦了半日,我请你吃饭吧。”张明殊听在耳中,倒是意外之喜,并不客套,只说:“那行,可是地方得由我挑。”

  结果他领着她去下街吃担担面。他那一身西装革履,坐在小店里格外触目,他却毫不在意,只辣得连呼过瘾,那性子十分豁达开朗。吃完了面,陪着她走回来。冬季里夜市十分萧索,只街角几个小小的摊位,卖馄饨汤圆。一个卖风车的小贩,背了架子回家,架子上只剩了插着的三只风车,在风里呜呜地转,那声音倒是很好听。他看她望了那风车两眼,马上说:“等一下。”取了零钱出来,将三只都买下来递给她。她终于浅浅一笑,“都买了做什么?”他说:“我替你想好了,一只插在篱笆上,远远就可以听到,一只插在窗台上,你在屋里就可以听到,还有一只你拿着玩。”

  这样小孩子的玩具,因为从来没有人买给她,她拿在手里倒很高兴。一路走回去,风吹着风车呜呜地响,只听他东扯西拉地讲着话,她从来不曾见那样话多的人,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下去。讲留学时的趣事,讲工厂里的糗事,讲家里人的事,一直走到她家院子门外,方才打住,还是一脸的意犹未尽,说:“哎呀,这么快就到了。”又说,“明天你们没有训练,我来找你去北城角吃芋艿,保证正宗。”他看着是粗疏的性子,不曾想却留心昨天她在席间爱吃芋艿。

  第二天他果然又来了,天气阴了,他毛衣外头套着格子西服,一进门就说:“今天怕比昨天冷,你不要只穿夹衣。”她昨天是只穿了一件素面夹衣,今天他这样说,只得取了大衣出来穿上。两个人还是走着去,路虽然远,可是有他这样热闹的人一路说着话,也不觉得闷。等走到北城角,差不多整整走了三个钟头,穿过大半个城去吃糖芋艿,素素想着,不知不觉就笑了。他正巧抬头看到了,倒怔住了,半晌才问:“你笑什么?”

  素素说:“我笑走了这样远,只为了吃这个。”他歉疚起来,说:“是我不好,回头你只怕会脚疼,可是如果坐汽车来,一会就到了,那我就和你说不上几句话了。”她倒不防他坦白地说出这样的话来,缓缓垂下头去。

  他见她的样子也静默了好一阵子,才说:“任小姐,我知道自己很唐突,可是你知道我这个人藏不住话,上次见了你的面,我心里就明白,我梦想中的妻子,就是任小姐。”

  素素心乱如麻,隔了半晌才说:“你是很好的人,只是我配不上你。”

  张明殊早就想到她会这样说,于是道:“不,我是没有任何门户之见的,我的家里也是很开明的。假如现在说这些太早,只要你肯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很真心的。”

  素素只觉得心里刮过一阵刺痛,那种令人窒息的硬块又哽在了喉头。她只是低声说:“我配不上张先生,请你以后也不必来找我了。”他茫然地看着她,问:“是我太冒失了吗?”又问,“是嫌弃我提到家里的情形吗?”

  无论他说什么,素素只是摇头。他只是不信不能挽回,到底并没有沮丧,说:“那么,做个普通的朋友总可以的吧。”眼里几乎是企求了。素素心里老大不忍,并没有点头,可是也没有摇头。

  下午坐三轮车回来,她也确实走不动了。车子到了巷口,她下车和他道别,说:“以后你还是不要来找我了。”他并不答话,将手里的纸袋递给她。纸袋里的糖炒栗子还是温热的,她抱着纸袋往家里走,远远看到篱笆上插着的那只风车,呜呜地像小孩子在那里哭。她取钥匙开门,门却是虚掩着的,她怕是自己忘记了锁,屋门也是虚掩着的。她推开门进去,怀中袋子里的栗子,散发着一点薄薄的热气,可是这热气瞬间就散发到寒冷空气里去了。她抱着纸袋站在那里,声音低得像是呓语,“你怎么在这里?”

  他问:“你去哪里了?”

  她没有留意到巷口有没有停车,她说:“和朋友出去。”

  他又问:“什么朋友?”

  栗子堆在胸前,硬硬地硌得人有些气促,她低下头,“你没必要知道。”果然一句话激得他冷笑起来,“我确实没必要——”

  她沉默着,他也立在那里不动。天色暗下来,苍茫的暮色从四处悄然合围。光线渐渐模糊,他的脸也隐在了暗处。她终于问:“你来有什么事?”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玉堂金马的人物,从来是万众景仰的荣华富贵、光彩照人的华丽人生。

  他不说话,她反倒像是得了勇气,说:“你走吧。”他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她心里反倒安静下来,只在那里看着他。他却转开脸去,那声音竟然有几分乏力,“你说,要和我结婚,我答应你了。”

  她骇异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他那样子,倒像是要吃人似的,眼里却是一种厌恶到极点的神气,仿佛她是洪水猛兽,又仿佛她是世上最令他憎恶的妖魔,只紧紧地闭着嘴,看着她。

  她极度地恐惧起来,本能地脱口而出:“我不要和你结婚。”

  在黑暗里也看得到他利如鹰鸷的眼神突然凌厉,连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呼吸声急促得像是在喘息。他一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打得她耳中嗡嗡直响,眼前一黑,差一点向前跌倒,腕上却一紧,只觉得剧痛入骨,仿佛腕骨要被他捏碎了一般。他的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你够了没有?”

  她痛得眼泪也刷刷落下来,他却一把将她推在墙上,狠狠地吻下去,那力气仿佛不是要吻她,而是想要杀死她。她一面哭泣一面挣扎,双手用力捶着他的背,叫他捉住了手腕使不上力,只得向他唇上咬去,他终于吃痛放开她,她瑟瑟发抖,哽咽着缩在墙角。他看着她,像看着一条毒蛇一样,她不知道他为何这样恨她,他全身都散发着凛冽的恨意,仿佛屋外尖锐的朔风,冷到彻骨的寒气。

  他咬牙切齿地说:“你耍我,你不过是耍我。”他却为她该死的眼泪在心痛!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而他竟然就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让她戏弄得团团转。

  她说要结婚,他答应了她,她也不过轻松再说一句不要结婚,她根本就是得意,得意看到他这样辗转不宁,这样送上门来让她耍弄。

  他终于掉头而去。

  雷少功在车旁踱着步子,见到他出来连忙打开车门。看他脸色不好,不敢多问,自作主张地叫车子回端山去。一进门慕容清峄拿起烟缸就掼在地上,直掼得那只水晶烟缸粉身碎骨,也不觉得解气。取了马鞭在手里,随手就向墙上抽去。雷少功见他一鞭接一鞭,狠狠抽得那墙皮不过片刻工夫就花了,露出里面的青砖来。直抽得粉屑四溅,纷纷扬扬往下落。他却一鞭重似一鞭,一鞭快似一鞭。只听到长鞭破空的凌厉风声,击在砖上啪啪如闷雷霹雳。他脾气虽然不好,但雷少功从未见过他这样生气,担心起来,抢上一步抱住他的臂膀,几乎是语带哀求了,“三公子,三公子,你要是再这样,我只能给夫人打电话了。”

  他的手一滞,终于垂下来。鞭子落在地毯上,他额头上全是汗,面上却一丝表情也没有。雷少功担心地说:“您去洗个澡,睡一觉就好了。”他按在自己汗涔涔的额头上,嘶哑地说:“我一定是中了魔了。”

  雷少功说:“不要紧,您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他缓缓点了点头,走上楼去洗澡。出来时屋子里只开了幽幽一盏小灯,照着半屋晦暗。他揭开被子,被上隐隐的香气,像是花香,又不像花香,更不是熏香的味道。那香气陌生却又似熟悉,他将头埋入枕中,枕上的香气更淡薄幽远。他本来已经是精疲力竭,不过片刻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并不十分沉稳,半夜里矇眬醒来,那香气若有若无,萦绕在四周,仿佛一直透进骨子里。暖气很暖和,他在迷糊的睡意里突然叫了声:“素素。”四下里都是静静的,黑暗里只听得到他自己的呼吸。他伸出手去,她蜷在床那头,她睡着时总是像孩子一样蜷缩着,蜷缩在离他最远的角落。可是却摸了个空,连心里都空了一半。

  他想起雷少功说:“明天就好了。”彻骨的寒意涌上来,明天不会好,永远都不会好了。

  这一天是腊月十四,城隍庙会开始的日子。张明殊想着要约素素去逛庙会,偏偏家里来了许多客人不能走开,几位表兄弟都拉他打牌,他只得坐下来陪他们。他心不在焉,只听大表兄问他:“听说你出钱赞助一个芭蕾舞团,是哪一个?”

  他答:“云氏。”

  大表兄却说:“云氏倒是有一个极出众的美人,不知你有没有见过?”他听了这话,不知为何耳廓热辣辣地发烫,支吾了一声问:“什么美人?那些跳芭蕾舞的女孩子,个个都是很美的。”大表兄说:“就是前几个月上演《梁祝》里的英台,啧,真是美,比起好些电影明星来都要出色。”

  另一位四表兄就笑,“听听你这口气,简直是垂涎三尺,既然这样垂涎,为何不去追求她呢?”

  大表兄摇着头说:“这事外人知道的不多,你们知道她是谁的女人?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去觊觎啊。”

  张明殊问:“这位小姐是不是姓方?”一面说,一面放下牌,问:“五条你们要不要?”大表兄连忙说:“放下,清一色。”大家推倒了牌算番给钱,哗啦哗啦推着麻将牌,四表兄笑着说:“明殊今天手气背,赌场失意啊,说不准是为着情场得意。听你那口气,你和方小姐挺熟?”

  张明殊还没有说话,大表兄却说:“我说的不是方小姐,我说的是姓任的一位小姐。”

  张明殊听了这一句,直如晴天霹雳一样,手里码牌不由慢了一拍,停在那里。四表兄依旧嬉皮笑脸地,“你这样色胆包天的人都称不敢,我倒想知道这任小姐的来头。”

  大表兄说:“我也是听我们家老爷子说的——听说是三公子的禁脔,谁敢去老虎嘴里夺食?”

  四表兄问:“哪个三公子?难道是慕容三公子?”

  大表兄说:“除了他还有谁?那任小姐确实生得美,可惜不爱笑,不然,一笑倾国也当真。”

  他们两个讲得很热闹,不曾留神张明殊的表情。直到他站起来,大表兄才错愕地问:“你这是怎么了,一脑门子的汗?”张明殊说:“我头痛得厉害。”大家看他面如死灰,都说:“定然是受了风寒了,脸色这样难看,快上去休息一下。”张明殊十分吃力地说:“你们在这里玩,我去躺一躺。”然后走到楼上去。屋子里很安静,听得到楼下隐约传来客人的说笑声,小孩子的嬉闹声,麻将牌清脆的落子声。他心里像有一柄尖刀在那里搅着,更似有一只手,在那里撕裂着。那种滋味,第一次令他难受得无法控制。他如困兽般在屋子里兜着圈子,最后终于忍不住,拿了大衣就从后门出去。

  他出来不愿让家里人知道,走到街口才坐了一辆三轮车。一路上思潮起伏,本来每次走这条路,总觉得是漫漫长途,恨不得早一点能够见到她。今天却突然害怕起来,害怕这条路太短,害怕表兄所说的竟是事实。他从来不是懦弱的人,可是不知为何这一刻却懦弱起来,只想着自欺欺人。

  那条熟悉的小巷已经在眼前了,他给了车夫一块钱,远远看到她屋外篱笆上还插着那只风车,心里越发如刀割一样难过。却看到她从院子里出来,并不是独自一人,她前面一个陌生的男子,虽然穿着西服,看那步伐却像是军人的样子,侧身替她打开车门。那车子是一部新款的林肯,她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她是什么神色。他的胸口宛若被人重重一击,连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一样,眼睁睁看着那部汽车扬长而去。

  十二

  素素安静地看着车窗外,车子穿过繁华的市区,走上了一条僻静的柏油路,她终于隐约觉得有点不对,问:“这是去哪里?”

  来接她的侍从说:“任小姐,到了您就知道了。”

  此时路旁的风景极为幽静。路侧都是极高大的枫树与槭树,中间夹杂着亭亭如盖的合欢树,此时落叶季节已过,只剩下树冠的枝丫脉络。想来夏秋之季,这景致定然美不胜收。清浅如玉的河水一直蜿蜒伴随在路侧,哗哗的水流在乱石间回旋飞溅。车子一直走了很久,拐了一个弯,就看到了岗亭,车子停下来接受检查后才继续往前。这时路旁都是成片的松林,风过松涛如涌。素素心里虽有几分不安,但乌池近郊,想不到竟还有这样幽雅逸静的去处。

  汽车终于停下来,她下了车,只见树木掩映着一座极雄伟的宅邸,房子虽然是一幢西式的旧宅,但门窗铁栏皆是镂花,十分精致。侍从官引了她,从侧门走进去,向左一转,只见眼前豁然开阔,一间西洋式的大厅,直如殿堂一样深远。天花板上垂下数盏巨大的水晶枝状吊灯,青铜灯圈上水晶流苏在风里微微摆动,四壁悬挂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油画,向南一列十余扇落地长窗,皆垂着三四人高的丝绒落地窗帘,脚下的大理石光可鉴人,这样又静又深的大厅,像是博物馆一样令人屏息静气。侍从官引着她穿过大厅,又走过一条走廊,却是一间玻璃屋顶的日光室。时值午后,那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花木扶疏里,藤椅上的人放下手头的一本英文杂志。素素恍若在梦境一样,下意识低声叫道:“夫人。”

  慕容夫人却没有什么表情,那目光在她身上一绕,旋即说:“任小姐,请坐。”

  女仆送上奶茶来,素素不知就里,慕容夫人说:“我们见过面——任小姐的芭蕾,跳得极美。”素素低声说:“夫人过誉了。”慕容夫人道:“你这样冰雪聪明的女孩子,我很喜欢。今天找你来,想必你也明白是为了什么。”

  素素心中疑云顿起,带她前来的是慕容清峄身边的侍从官,她并不知道是要来见慕容夫人,听她的口气淡淡的,猜测不到是什么事情,只得低声道:“夫人有话请明说。”

  慕容夫人轻轻叹了口气,说:“老三那孩子,从小脾气就倔。他认准的事情,连我这做母亲的都没法子。可是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不能答应他这样胡来。”素素静静地听着,只听她说道:“任小姐,我也并不是嫌弃你,也并非所谓门户之见,可是我们慕容家的媳妇,一举一动都是万众瞩目,老实说,你只怕担当不了这样的重任。”

  素素震动地抬起头来,心里一片迷惘,万万想不到慕容夫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就在此时,女仆走过来在慕容夫人身边耳语了一句什么,慕容夫人不动声色,点了点头。素素只听一阵急促的皮鞋声从走廊那端过来,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听出来了,下意识转过脸去。果然是慕容清峄,他一进来,叫了一声:“母亲。”那声音里倒竟似有几分急怒交加。她抬起头来,只见他脸色苍白,直直地看着慕容夫人。慕容夫人若无其事轻轻笑了一声,说:“怎么了?这样匆忙回家来,为了什么事?”

  慕容清峄的声音沉沉的,像暴雨前滚过的闷雷,“母亲,您要是做出任何令我伤心的事情,您一定会后悔。”慕容夫人脸色微变,说:“你就这样对你母亲说话?我看你真是失心疯了,昨天你对我说要娶她,我就知道你是入了魔障。”

  慕容清峄冷冷地说:“我知道你们的法子——你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你若是不怕再失去一个,你们就重蹈覆辙好了。”

  慕容夫人脸色大变,身体竟然微微发颤。她本来是极为雍容镇定的,可是听了慕容清峄这样一句话,那一种急痛急怒攻心,直戳到心里最深的隐痛。但不过片刻,旋即从容地微笑,“你这孩子说的什么糊涂话,我都是为了你好。”

  慕容清峄说:“你以为你也是为了二哥好,可是结果呢?”

  慕容夫人静默了半晌,方才道:“好吧,你的事我不管了,随便你怎么胡闹去,我只当没有生过你这不成器的东西。”说到最后一句,已经犹带呜咽之音。素素听她语意凄凉,心里老大不忍,待要出语劝解,可是她本就拙于言辞,不知从何劝起。慕容清峄却极快地接口,说:“谢谢母亲成全。”他抓住素素的手臂,说:“我们不扰您清净了。”

  慕容夫人伤心到了极点,心里是万念俱灰,知道事情无可挽回,原来还想着釜底抽薪,没料到儿子竟以死相挟。只觉得心碎乏力,什么也不愿意再说了,只是无力地挥一挥手,任他们自去了。

  慕容清峄抓着素素的手臂,一直到上车了才放开。素素心里乱成一团,根本理不出头绪来。他却仍是那种冷冷的腔调,“你怎么随便跟着人走?”

  她不知为何他这样生气,低声说:“是你身边的侍从官。”

  他隐忍着怒气,“我身边那么多人,你就这么笨?几时送命你都不知道!”

  她轻轻咬着下唇,仿佛想从他面前逃掉。这神色往往会惹怒他,可是今天不知为何,他却按捺着不再理睬她,掉过头去看车窗外。车子里静默起来,即将进入市区时,她再也忍耐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他这才回过头来,立即觉察到不对——她的额头上已经全是细密的汗珠。他脸色大变,问:“怎么了?”

  她摇一摇头,说:“有点不舒服。”他抓住她的手,眼睛里似有两簇火苗跳动,“他们给你吃了什么?”雷少功担心地叫了一声:“三公子。”他根本不理睬,只是抓着她,那样子像是要捏碎她一样,“快说,你刚才吃过什么没有?”她直痛得两眼发花,望出去是他的脸,一张面孔几乎扭曲。他为什么这样问?她虚弱地说:“我什么都没吃过——只喝过奶茶。”

  他的样子可怕极了,像是落入陷阱的野兽一般绝望愤怒。他低低地咆哮了一声,雷少功立即对司机说:“调头,去江山医院。”

  车子掉转方向往江山去。她痛得厉害,不知他为何这样,他死死地搂着她,手臂如铁箍一样紧,那样子像是要将她硬生生嵌进自己身体里去一样。她听到他将牙齿咬得咯咯有声,那样子像是要吃人一样。雷少功的脸色也是极难看的,他艰难地说:“三公子,不会的。”她不懂他们的意思,但慕容清峄的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他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你们,你们算计了二哥,又轻车驾熟地来算计我。”

  雷少功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又叫了一声:“三公子。”她一阵一阵冒着虚汗,耳里轻微的鸣声在嗡嗡作响,他的话她不懂,可是他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令她觉得恐惧。车子驶到江山医院,长驱直入停在急诊楼前。她已经痛得近乎虚脱,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雷少功连忙赶在前面去找医生。

  四周都是杂沓的人声,嘈杂里只听到他粗重的呼吸,近在耳畔,又似遥在天涯。他的汗一滴一滴落下来,这样冷的天气,他的额头上全是涔涔的冷汗。医生来了他也不放开她,雷少功急切地说:“三公子,放下任小姐,让他们看看。”他这才将她放到病床上去。三四个医生连忙围上来替她作检查,她无力地抓住他的衣角,仿佛那是剩下的惟一支撑。

  他竟然抽出佩枪,啪一声将枪拍在药盘上,吓得所有人惊恐地看着他。他的眼睛里几乎要滴出血来,那声音也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告诉你们,今天谁要是敢玩花样,她有个三长两短,我就陪她一起!你们看着办吧!”

  她渐渐地明白了,巨大的痛楚与前所未有的惊恐令她眩晕,她勉强想睁开眼睛,只见雷少功抢上来抱住慕容清峄的手臂,却不敢去夺那枪。医生们也紧张起来,她仍攥着他的衣角,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

  他竟然这样说……要陪她一起……眼泪刷刷地落下来,身体的痛楚似乎转移成了心底的痛楚,一步之遥的死亡狰狞,她的手里惟有他的衣角——只有他——而这一切这样仓促,仓促得什么也来不及。她不敢再看他的脸,那脸上的神色灼痛她。她从来不曾知道,直到今天,而今天一切都迟了。他竟然是这样,连死也要她。太迟了,心跳成了最痛楚的悸动,视线与意识已模糊起来……

  醒来已是深夜,右手温热地被人握在手心,她有些吃力地转过脸,他那样子,憔悴得像变了个人。她的眼泪成串地滚落,声音哽咽,“我没有事。”他的声音也哑哑的,“是我吓着你了——医生说,你只是急性肠炎——我那样害怕……竟然以为……”

  她只是无声地掉着眼泪,点滴管里的药水,一滴滴落下,却似千钧的重锤,直直地向她心上锤去。他的怀抱那样温暖,他温柔地吻上来,仿佛碰触到最娇艳花瓣般的小心翼翼。她在泪光迷离里闭上眼睛,无力地沉溺。

  慕容夫人叫了雷少功去,他原原本本地将经过情形说了一遍。慕容夫人良久方才叹息了一声,说:“我这做母亲的,还有什么意思?”

  雷少功静默不语,一旁的锦瑞说道:“看这样子,老三确实是动了真格了,只怕真的要由着他去了。”

  慕容夫人挥一挥手,示意雷少功下去。怔忡了半晌,才对锦瑞道:“只能由他了,老三这样疑神疑鬼,想想真叫我难过。”

  锦瑞低声劝道:“他是真入了魔,才会这样以为。”知道慕容夫人不乐提及旧事,所以只泛泛地道:“母亲岂会再错。”

  果然,慕容夫人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他这样一心地要娶,只怕谁也拦不住。我们倒罢了,只怕你父亲那里,他轻易过不了关。”

  素素出院之后,又休养了数日。日子已经是腊月底了,慕容清峄这天派人接她去宜鑫记吃苏州菜。宜鑫记楼上皆有暖气,素素进门来,侍者就帮忙接过大衣,只穿一件蜜色碧花暗纹的旗袍,走进去才知道除了他,还另有一位客人。慕容清峄对她道:“叫人,这是何伯伯。”她低声按他的吩咐称呼,那人照例客气道:“不敢。”上下打量她片刻,对慕容清峄笑道:“三公子好眼光。”

  素素脸上微红,在慕容清峄身边坐下。慕容清峄道:“何先生,我是宁撞金钟一下,不敲木鱼三千。只想请何先生帮忙拿个主意。”

  那人正是有“第一能吏”之称的何叙安,他听了这话,微笑道:“承蒙三公子瞧得起——不过,这是桩水磨功夫,心急不得。先生面前,容我缓缓地想法子,三年两载下来,或许能有所松动。”

  慕容清峄道:“何先生是知道我的脾气——不说三年两载,一年半载我也不愿等,这事情怕是夜长梦多。何先生不看僧面看佛面,替我想想法子。”

  何叙安沉吟道:“有一个法子或许能成,只不过……”

  慕容清峄忙道:“请先生明言。”

  何叙安说道:“实在太过于冒险,顶多只有三成把握。而且结果不好说,只怕会弄巧成拙。”

  慕容清峄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冒险一试怎么知道不成?”

  何叙安微露笑容,说:“三公子决然果断,有将门之风。”

  慕容清峄也笑了,说道:“得啦,什么法子快说来听听。”

  何叙安却说:“你得答应,我安排的事情,你不能问为什么,而且,事前事后且不管成与不成,都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透露。”慕容清峄求成心切,只说:“万事都依先生。”

  何叙安想了一想,这才道:“明天是腊月二十七,先生要去青湖。”

  青湖官邸坐落在风景河之侧,依山面水,对着青湖的一泓碧波,风景十分幽静。慕容沣有饭后散步的习惯,顺着那攒石甬道一直走到山下,恰好风过,山坡下的梅坞,成片梅林里疏疏朗朗的梅花开着,隐隐暗香袭人。侍从们都远远跟着,他负着手慢慢踱着步子,只见一株梅花树下,一个淡青色的身影,穿一件旧式的长旗袍,袅袅婷婷如一枝绿萼梅。风吹来拂起她的额发,一双眼睛却是澄若秋水,耳上小小的两只翡翠蝴蝶坠子,沙沙打着衣领。

  他恍惚立住脚,像是梦魇一样,梦呓般喃喃:“是你——”

  慕容清峄却从身后上前一步,说:“父亲,这就是素素。”

  他望了儿子一眼,慕容清峄见他眼中竟有几分迷茫,夹着一丝奇异的神色,错综复杂令他看不懂,倒像是生气,却又不像,一刹那目光却仿佛是痛楚。慕容清峄记着何叙安的话,只说:“求父亲成全。”

  慕容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始终一言不发。慕容清峄只觉得不妙,可是不敢做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久,只听慕容沣长长叹了口气,说:“婚姻大事,非同儿戏,你真的考虑好了?”

  慕容清峄喜出望外,却仍捺着性子规规矩矩地应了声:“是。”

  慕容沣缓缓点了点头,慕容清峄未料到居然如此轻易获得首肯,大喜过望,牵了素素的手,笑逐颜开,“多谢父亲。”

  那一种喜不自胜,似乎满园的梅花,齐齐吐露着芬芳。又仿佛天与地豁然开朗,令人跃然欲上九重碧霄,只是满满的欢喜,要溢出心间,溢满世间一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 第五章 你是很好的人,只是我配不上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2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3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4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5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