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 第二章 有些事情使我一夜未归

第二章 有些事情使我一夜未归

我们连夜开车赶回乌池去,在天亮时分才赶到。一上了专用公路,我就害怕起来。他安慰我:“我们商量好了的,对不对?只要我们异口同声,他们不会知道我们去做过什么。”我点了点头,极力调匀呼吸。车子已转过了拐弯,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第一重院墙上的照明灯光。驶过岗哨,立刻就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大宅了。现在家里还这样开着所有的灯,无疑是出了大事了,我知道,这件大事就是我一夜未归。

  我快要哭了。穆释扬拍了拍我的背,低声说:“别怕,我们背水一战。”我努力挺直了身子,深深吸了口气。车子终于驶到了宅前停下,梁主任亲自打开车门,一看见我就吁了口气,“大小姐。”

  我点了点头,下车和穆释扬一起走进客厅。我吃力地咽了一口口水。父亲负手站在客厅里,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雷伯伯站在他身后,还有史主任、游秘书、穆爷爷、何伯伯……他们都紧紧盯着我们两个人,尤其是父亲,他的目光简直像刀子一样,仿佛要在我身上剐几个透明的窟窿。我听到穆释扬低低地叫了一声:“先生。”父亲狠狠地瞪着他,我从来没见过父亲那样凶狠过,他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都暴起了,从灯光下看上去真是可怕。他咬牙切齿,说:“好!你们两个好!”他盯着穆释扬,就好像要用目光杀死他,“你真是能干啊!”

  我打了个寒噤,父亲的声音终于像炸雷一样响起来:“囡囡!跟我上来!”

  我惊惶地想找个援军。可是雷伯伯不敢帮我,因为穆释扬是他的外甥。何伯伯刚刚叫了一声:“先生……”父亲就狠狠地瞪住了他,他也不敢说什么了。父亲转身上楼,我只好磨磨蹭蹭地跟上去。我偷偷地看穆释扬,他向我使眼色,鼓励我。

  父亲进了书房,我只好慢吞吞跟进去。父亲问:“你自己说,你跑到哪里去了?”

  “好了,父女俩说话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呢?程医生说你血压高,叫你少生气呢。”软软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蓦地回过头去,是她!她还是穿着旗袍,暗蓝色起花料子,领口上别了一枚蓝幽幽的宝石别针。她款款生姿地走过来,还是那样的笑脸,“大小姐可回来了。”

  我扭回头,父亲的脸色更不好了,“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不懂规矩!”

  她有些悻悻的,又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囡囡,街上好玩吗?怎么玩得忘了回家,和一个男人在外头过了一夜,啧啧……”

  这一下子真是落井下石,火上浇油。父亲的目光刀一样剐过来,看得我心里直发寒。父亲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脸冷冷地对她说:“你出去,我的女儿不用你过问。”这下子她面子上下不来了,尤其是我也在场,她更是恼羞成怒,嗓门尖得刺耳,“慕容清峄,我不吃你这一套!你也别摆出这架子来唬我!好心好意来关心一下你的宝贝女儿,你狗咬吕洞宾……”

  这下子父亲火了,可是他反倒笑了,那笑容令我毛骨悚然,我知道,这是他生气到了极点的征兆,只要他一发作,那准是一场雷霆万钧的暴怒。果不然,他一生气,连苏白都说出来了,“十三点!拎弗清的事体勿要把人当阿木林!”

  “我怎么拎不清了?”她嘴里硬得很,却不敢正视父亲了,“你说!”

  父亲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却没有说什么。她的胆子大了,瞥了我一眼,冷嘲热讽地说:“那是,我处处比不上人家,没有人家漂亮,没有人家会使手段,没有人家会勾引人,可是我到底没替你养出个野种来……”

  她的话没有说完,父亲已经一巴掌打了上去,直打得她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她被打怔住了,半天才哭了出来。父亲气得浑身发抖,“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以后如果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我就剥了你的皮,再剥了你那个网球教练的皮。”

  她吓得浑身发抖,竟然没有说一句话分辩。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么凶狠过,我想他真的会说到做到的,我在心里打了一个寒噤,刚刚她说……我的母亲……不!不是那个样子!一定还有隐情!

  她出去了,关门的声音足足吓了我一大跳,我抬起头,父亲那样子真是可怕。他突然顺手抽出了书桌上的尺,“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不懂事的东西!”我吓得呆了,等我反应过来,身上早已挨了一下子了,火辣辣的疼泛上来,我呜咽着用手去挡,他气得大骂:“不懂事的东西!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甩了侍从跑出去玩?我的话都是耳边风?”我呜呜哭着,又挨了两下。我一句话都不敢分辩,他却越打越生气,下手越来越重,“我打死你!省得你给我丢脸!和一个男人跑出去一夜!小小年纪跟谁学得这样下流?!”

  他的话一句一句地钻进我的耳朵里,我的心在滴血,那尺子打在身上火辣辣地疼,我疼得发昏,终于忍不住顶了一句:“你打死我好了!”

  他大怒,“我不敢打死你?!少了你我不知道清净多少!少了你这个下流胚子,我不知多高兴!”他咆哮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着,我听到游秘书在门外敲门,叫:“先生!先生!”父亲吼道:“你们谁敢进来?!”

  游秘书见情形不对,还是进来了,他大惊失色地跑过去想拉住父亲。父亲像只发怒的狮子一样,一下子把他掀到一边去了。游秘书又跑了出去,父亲揪住我又重重地打了几下,游秘书、何伯伯、雷伯伯、穆爷爷他们就一涌而入,父亲更下重手。几个伯伯抢上去把父亲抱住了,只嚷:“先生!先生!别打了。”父亲挣扎着,咆哮着:“我今天就是要打死这个孽障!”

  我哭得声堵气噎,痛不欲生,尖声嚷道:“让他打死我好了!反正我和我母亲一样是个下流胚子!反正我不是他生的!”

  屋子里突然静下来,所有的人全睁大了眼看着我。父亲的脸白得没了一丝血色,他嘴角哆嗦着,伸手指着我,他的那只手竟然在微微发抖,“你……”

  他一下子向后倒去!屋子里顿时乱了套了,雷伯伯脸白得吓人,慌忙去解父亲领口的扣子,游秘书跺着脚喊:“快来人哪!”史主任抓起电话就嚷:“快!给我接程医生!”

  侍从们全跑了进来,我也吓得懵了,想过去看看父亲,他们阻止了我,强行把我带出了书房,送回我自己的房间里去。我听见院子里汽车声、说话声、急切的脚步声乱成一片。我的医生很快赶来了,替我处理伤口。我问他:“父亲呢?父亲呢?”他摇头,说:“我不知道,程医生已经到了。”我哭着要见父亲,挣扎着要下床去,医生慌了手脚,护士们按住了我。我听到医生叫:“注射镇定剂!”我又哭又叫,他们按着我打了针。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我抽泣着,终于睡去了。

  醒的时候,天是黑的。我床头的睡灯开着,一个护士在软榻上打着盹儿。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静得好可怕。睡灯淡蓝色的光幽幽地亮着,我的心缩成一团。我拔掉了手上的点滴管,坐了起来。我没有找到拖鞋,就光着脚下了床。

  我出了房间,走廊上也静悄悄的。只有壁灯孤寂地亮着。我穿过长廊,跑到主卧室去,里面黑漆漆的。我开了灯,房里整整齐齐,床上也整整齐齐,没有人。我回头跑向书房,也没有人。冷汗一颗一颗地从我的额头上冒出来,我跑下楼去,楼下也没有父亲。梁主任从走廊那头过来,“大小姐。”

  我抓紧他,问道:“父亲呢?他在哪儿?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我摇摇晃晃,眼冒金星。我好怕!怕他说出可怕的答案来。他说:“先生过去双桥那边了。”

  哦!我真的要疯了,我问:“他怎么样?”

  “没有事了。程医生说只是气极了,血压过高。打了一针就没事了……”

  哦!我的一颗心落下了地。可是……天旋地转,我眩晕得倒了下去……

  我在家里乖乖呆着,自从那天之后,和父亲见面的机会少得可怜。我歉疚得很,他也似乎不太想和我多说话。回家也只是蜻蜓点水,一会儿就又走了。我心里虽然难过,可是父亲再也没有问我那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但是穆释扬可倒了霉了,我听说雷伯伯把他调到埔门基地去了,还把他连贬六级,发配他去做了一个小小的参谋长。我垂头丧气,好多天打不起精神来。小姑姑来看我,我托她向父亲为穆释扬求情。小姑姑不肯答应,说:“你父亲还在气头上呢,你还敢老虎头上拔毛?”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他完全是被我连累的。我闷闷地说:“埔门那么远,又那么艰苦,他又被贬了级,一定不快活极了。都是我不好。”小姑姑诧异地看着我。我皱着眉说:“反正他是被我害死了。一条被父亲的怒火烤焦了的池鱼。”

  小姑姑笑了,说:“可不要在你父亲面前这么说——保证他更有气,怕不把那条池鱼拿出来再烤一遍。你要是再为释扬说情去,我打赌他要被贬到爪哇国。”

  我泄气,“父亲这回是棒打无辜。”小姑姑只是笑,“世上任何一个父亲,看到把自己的小女儿拐去一夜未归的臭小子,不想杀之而后快那才叫稀罕。先生还算是给穆家面子,雷部长又会做人——不等先生说什么,就把他贬到埔门去了。”

  我想起当晚的情形来,当时父亲瞪着穆释扬的时候,眼里真的有过杀机。我不由后怕地打了个寒噤。小姑姑说:“我一听说,心里就吓了一大跳。你不知道,当年先生就是……”她突然住口,我怔怔地看着她。她说漏了嘴了!我知道她说漏嘴了!父亲当年怎么了?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和我母亲有关吗?

  我叫了一声“小姑姑”,她脸色难看极了,她说:“囡囡,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抓住她的手,哀求她:“小姑姑,你最疼我。我从小也最喜欢你。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我有权力知道的。是有关我母亲的,对不对?”小姑姑摇着头,我苦苦地求她:“我都这么大了,你们不应该再瞒着我。你不告诉我,我会胡思乱想的。”

  小姑姑摇着头,“我不能说的。”我瞧着她,静静地瞧着她,一直瞧得她害怕起来。她吃力地叫我:“囡囡!”我幽幽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父亲的女儿。我是这个家族的耻辱,也是父亲的耻辱——他恨我,讨厌我,他恨不得杀了我。”

  小姑姑惊叫:“你怎么这样想?傻孩子!你怎么能这样乱猜?你父亲其实最疼的就是你,他最在意的就是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摇了摇头,“我看不出来。我只知道他讨厌我。”

  小姑姑把我搂进怀里,“哦!囡囡,他不是讨厌你。他是不愿看到你,你不知道,你和你的母亲有多像……一开始他总是对我说:‘那孩子,那孩子的眼睛真要命,我不想看到。’他想起你的母亲就会难受,你不知道他有多伤心。”

  我半信半疑,说:“因为我不是他的女儿,所以他不想面对我这个耻辱。”小姑姑说:“胡说!”她用力地搂紧了我,“你是我们慕容家的明珠,是你父亲的宝贝。”我闷闷地说:“可是……他说要打死我。”

  小姑姑凝视着我,我的额头上还有一道淡淡的淤痕,她痉挛地在我的伤痕上吻了一下,说:“乖孩子,他是气坏了,对不对?人在气极了的时候,是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的,是没有理智的。何况你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你父亲刚醒,医生叫他静养,他不听,要去看你,几个人都拦不住。我扶着他去的,看到你好好地睡在那里,他才肯回去……你不知道他当时多害怕,他怕你和……”她突然又住口了,我想她又说漏嘴了,我哀哀地看着她,她闭上了眼睛,“呵!囡囡!你和你母亲这样的像!”

  我心里乱极了,姑姑说的话我不信,但又希望是真的。父亲……威赫的父亲会害怕?我不相信!父亲从来是睥睨天下的,他什么都不曾怕过。只有人家怕他,连穆释扬那么聪明有本事的人都怕他。他会怕什么呢?

  小姑姑陪我吃过饭才走。天黑下来,我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后来我睡着了,等我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夜已经很深了。我的窗帘没有拉上,我听到汽车的声音,还有好几道光柱从墙上一闪而过。是父亲回来了!

  我跳下床,跑到窗前去。果然是父亲回来了,我看着他从车上下来,我跑出房间去,在楼梯口等着。果不然,父亲上楼来了,我闻到他身上有酒气,我看到他脸红得很。我想他一定是和哪位伯伯喝过酒。他看到我,只淡淡地问:“这么晚了不睡觉,杵在这里做什么?”

  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我可以和您谈一谈吗?”他皱着眉,“鞋也不穿,像什么样子?!去把鞋穿上!”

  这就是姑姑口里疼我的父亲吗?她的话我一句也不信了!我的犟脾气又上来了,我说:“我就是这个样子!”父亲说:“三更半夜你等着我回来跟我顶嘴?你又想讨打?”

  我哆嗦了一下,想起那天他恶狠狠的样子,想起那尺子打在身上的痛楚,想起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打死你!”我冷冷地说:“我不怕!你打死我算了。”我一字一句地说出他的话:“反正我是个下流胚子!”

  他气得发抖,“好!好!那天你没有气死我,你还不甘心!我怎么生了你这个东西?!我怎么当年没有掐死你清净?!”

  我幽幽地说:“我不是你生的。”

  四

  他呆住了,在那么几秒,我有些害怕,怕他和上次一样昏过去,可是我极快地鼓起勇气来,等着他发作。我听着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等着他一掌打上来,可是竟然没有。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看着我,就像看一个外星人,他的声音竟然是无力的,“素素叫你回来的,是不是?她叫你回来质问我,叫你回来报复我,她要把她受过的一切讨回去,是不是?”

  我毛骨悚然,在这样静的深夜里,听着父亲这样阴沉沉的声音,我害怕极了。父亲的脸通红,他的眼里也布满了血丝,他瞪着我,那目光令我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要把她受过的一切讨回去,是不是?”

  我惊恐地看着他,他却痛楚地转过脸去,“我那样对你,你一定恨死我了,可是为什么……素素!你不知道!”

  我想父亲是喝醉了,我想去叫侍从上来把他弄回房间去。我叫了一声:“父亲!”他怔了一下,慢慢地说:“囡囡,我打你,打得那样狠,你也恨我是不是?你和你母亲一样恨我是不是?”

  我吞了一口口水,“哦,父亲,我并不恨你。”他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知道你恨我,就像你母亲一样!你不知道我有多怕,我怕你和她一样!我一直亲眼看到你好好地睡着才安心。你不知道,当年你母亲有多狠心……她开了车就冲了出去……她有多狠心……她恨极了我——所以她就这样报复我——她用死来报复我……她有多狠心……”

  我完全听呆了,父亲的醉语絮絮地讲述着当年的情形。我逐渐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她会这样……我根本不知道她恨我!”父亲的语气完全是绝望的,“你那么小……你在屋里哭……她都没有回头……她开了车就冲出去……她不会开车啊……她存心是寻死……她死给我看!她用死来证明她的恨……”父亲绝望地看着我,“你在屋里哭得那么大声,她都没有回头……她不要我,连你也不要了!”

  我的心揪成一团,我看着父亲,在这一刻他是多么的无助和软弱。我威风凛凛、睥睨天下的父亲呵!他真的是在害怕!他真的是在绝望……我难受得想大哭,可是我没有。我不想再听了!我不想再听父亲那悲哀的声音了。我大声地叫着侍从官,他们很快来了。我说:“先生醉了,扶他回房间。”

  父亲顺从地由他们搀走了,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走廊里的吊灯开着,灯光经过水晶的折射照下来,亮得有些晃眼。我只觉得脸上痒痒的,有冰凉的东西在蠕动着,我伸手去拭,才发现原来是哭了。

  第二天下午父亲打电话回来,“晚上跟我到霍伯伯家里吃饭去。好好挑件衣服穿,梳个头,不要弄得蓬头垢面的。”我心下大奇,父亲从来没有在衣饰方面叮嘱过我什么,奶奶不在了之后,我的服饰由侍从室请了专人一手包办,偶然陪父亲出席外交场合也没有听他这样交代过。父亲怎么如此看重这个在霍伯伯家里的便宴?

  父亲把电话挂上了,我却是满腹的狐疑。今天晚上霍伯伯家里的那个饭局是个什么样的鸿门宴?

  一面心里七上八下地乱想着,一面叫阿珠替我开衣帽间的门。父亲既然如此郑重地叮嘱过我,那些乱七八糟的衣服是不敢穿了,老老实实选了一件杏黄缎金银丝挑绣海棠的短旗袍,又请了丰姨来替我梳头,淡淡地化了妆,照了镜子一看,只觉得老气横秋的。可是父亲那一辈的人最欣赏这种造型,真没办法。

  不到六点钟侍从室派了车子来接,说是父亲还有一些事情,叫我先到霍家去,他过一会儿就到。我纵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有乖乖先上车。好在霍家的霍明友是我的学长,从小认识的,到了霍家之后,和他在一起还不太闷。

  父亲快八点钟了才到,他一到就正式开席了。霍家是老世家作风,俗语说一代看吃,二代看穿,三代看读书。霍家几十年从未曾失势,架子是十足十,在他们家里,道地的苏州菜都吃得到,连挑剔的父亲都颇为满意,我更是美美地享受了一顿心怡的菜品。

  吃过了饭,父亲的心情似乎非常好,因为他竟然提议说:“囡囡,拉段曲子我们听吧。”我呆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我没带琴来。”霍伯伯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家有一把梵阿铃。明友,你叫他们拿来给囡囡瞧瞧,要是能用的话,咱们听囡囡拉一段。”

  看样子势成骑虎了,我硬着头皮接过霍明友取来的琴,是一把精巧的斯特拉迪瓦里,霍家的东西,果然件件都是传世珍品。我试了试音,鬼使神差一般,竟然拉出《梁祝》的一个旋律,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看了父亲一眼。父亲是不听《梁祝》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家里是严禁这个乐曲的。记得有一次陪父亲去听音乐会,到了最后乐团即兴加奏了一段《化蝶》,父亲当时就变了脸色,只说头痛,在侍从的簇拥下匆匆退席,令在场的众多新闻记者第二天大大地捕风捉影了一番,猜测父亲的身体状态云云。

  我望过去时,父亲的脸色果然已经变了,可是他很快便若无其事了,甚至还对我笑了笑,说:“这曲子好,就拉这个吧。”

  我在诧异之下惟有遵命,虽然因为疏于练习,开头一段拉得生硬无比,可是越到后面,越是流畅起来——再说在场的又没有行家,我大大方方地拉了两段,一样大家都拍手叫好。父亲却有些心不在焉似的,向雷伯伯耳语了一句,雷伯伯就走开了。我心里觉得有些怪怪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总预感有事要发生。

  晚宴后头接着是一个小型的酒会,父亲和一群伯伯们谈事情去了,我一个人溜到了霍家的兰花房里。霍家的兰花房除了比双桥官邸的兰花房稍稍逊色之外,实在可以在乌池称得上屈指可数。我记得他们这里有一盆“天丽”,比双桥官邸的那几盆都要好。现在正是墨兰的花季,说不定有眼福可以看到。

  兰花房里有晕黄的灯光,真扫兴,说不定又会遇上几个附庸风雅的伯伯正在这里“对花品茗”。转过扶桑组成的疏疏的花障,目光所及,正是在那盆“天丽”前,有个人楚楚而立,似在赏花。她听到脚步声,蓦然转过身来,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白衣胜雪,人幽如兰。

  她只是站在那里,那种入骨入髓的美丽,却几乎令我无法正视。在她的身后,全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名贵的兰花,可是她在众兰的环绕中,更加美得璀璨夺目。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人。纵然岁月也在她的脸上留下过痕迹,但当她终于对着我浅浅而笑时,浮上我心际的,竟然只有一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她的声音也非常的婉转轻盈,只是有些许怯意似的,“你是囡囡?”

  我喃喃地问:“你是谁?”

  她低低地答:“我叫任萦萦。”

  任萦萦?

  我迷茫地看着她。

  “任素素是我表姐。”

  任素素!

  我喃喃地问:“我妈妈是你的表姐?”

  她似乎吁了口气,“是的,你妈妈是我表姐。”

  我像一个傻瓜一样地看着她,张口结舌。她举起手来,全身仿佛有烟霞笼罩,我眩目地看着她的手,她的手白得像透明一样。她是真实存在的吗?她真的是人吗?她是不是兰花仙子?我听到她的声音:“天丽开了,真是美丽。双桥花房里的那株‘关山’今年开花了吗?”

  我呆呆的,本能地回答她:“还没有。今年也许不开花了。”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那声音真如洞箫凤吟,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茫然无依的,那种迷惘的样子,令人不忍再顾,她低低地呢喃:“是啊,今年也许不开花了……”

  我正想问她,突然听到霍明友在叫我的乳名:“囡囡!”

  我回头应道:“在这里。”

  霍明友走进来,说我:“古灵精怪的,又一个人藏起来。”

  我嘟起嘴,说:“谁说我一个人在这里,这里还有……”我转过身来,却愣住了,在那盆开得正好的“天丽”前,空气里依然氤氲着兰花的香气,可是兰花前的人呢?

  那位白衣飘飘的兰花仙女呢?怎么不见了?!我张口结舌。莫非真的遇上仙子了?

  霍明友哈哈大笑,“还有谁在这里?怪不得穆释扬说你是个小怪物,你真是越大越调皮!”

  我苦笑了一下,他说:“出去吧。”我跟他走出花房,乐队还在奏着音乐。他绅士地弯一弯腰,“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我白他一眼,将手交到他手中。音乐是一支狐步,随着旋律转了几个圈,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咦”了一声。霍明友那样精明的人,马上就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他倒只是笑了笑,“你认识?”

  我摇头说:“不认识。”我留心到,他身边谈笑的几个人都是我们家的世交子弟,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已然是很熟稔的样子。霍明友却只是微笑问我:“你做什么老盯着他看?”

  我又白了他一眼,说:“难得看见一个生面孔,我多看两眼不行啊?”他突然停下舞步,说:“那好,我来介绍你们认识。”我只好任由他拖着手走过去,只在心里哀叹。果然,卓正一看到我,就诧异地扬起眉,但他并没有出声。霍明友已经说:“来,卓正,认识一下我们的慕容大小姐。囡囡,这一位是卓副舰长。”

  他伸出手来跟我握,“幸会。”我也客套地说:“幸会。”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我心里不知为什么有点心虚。几位世兄都跟我说话:“囡囡,今天琴拉得不错啊。”我却只是盯着卓正,他坦然地看着我。最后他终于问:“慕容小姐,可以请你跳舞吗?”

  我点了点头,我们两个走下舞池去。老实说,他的舞跳得真不坏,说不定这一点也是像父亲,声色犬马,样样精通。我们配合得很默契,舞池里的人纷纷瞩目,真是大大地出了一番风头。一曲既终,他说:“跟我来。”拖着我的手绕过蔷薇花架往后去,真是霸道。他问:“我是谁?”

  他的样子真滑稽,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他也笑起来,懊恼地说:“我知道这话问得很蠢,可是只能问你。”

  我叹了口气,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你怎么在这里?”我这句话也问得蠢。他耸了耸肩,“我正休假。赵礼良邀我来的。”赵礼良也是我的一位世兄。我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问:“先生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我听得到他语气里的迟疑,他已经开始疑心了,不知道他猜到多少。

  我摇头,“父亲拿我当小孩子,从来不对我说什么。”他怔了一下,说:“上次你去找我,我还以为你知道什么呢。”我怔了一下,他说:“我第一次觉得不对,是前不久他到舰队,那天他来得很突然,事先没有通知,正巧到我们舰上来看,舰长休假不能赶回来,于是我陪着他……”

  我不做声,没那么巧,一连串巧合全碰到一起,怪不得他疑心。他迷惑地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们两个面面相觑。他轻声说:“你的母亲……”我口干舌燥,我想到了某个关键,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在这里。

  我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你知道的,现在我父亲的妻子,是他的续弦。我的母亲,按照官方的说法,在我不满周岁的时候死于车祸。”我说:“卓正,你看看你那里有没有线索。”

  他说:“我找过孤儿院了,但老早就拆除不在了,没有任何线索。”

  我们再一次面面相觑。就在这个时候,花障外突然传来脚步声,是雷伯伯,看到我们两个站在这里,他怔了一下,旋即笑着说:“囡囡,你该回家了呢。”同时望向卓正。他倒是很沉得住气,叫了一声:“雷部长。”雷伯伯点点头,说:“小卓,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笑着问:“雷伯伯,这位卓哥哥人很好,你可不能骂他。”雷伯伯瞧了我一眼,说:“小机灵鬼,还不快去,你父亲等着你呢。”

  我和父亲同车回家去。一路上他都是沉默的,不过似乎心情不太坏,因为他竟然在车里抽起了烟。他叫随车的侍从将车窗放下,侍从将车窗放下了一点点,为着安全制度不肯再放低,他也没有生气。他几乎是高兴的了,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看到他高兴过,所以我不能确认这种情绪。

  车子到家后,我下车,父亲却没有下来,我听到他对侍从室主任讲:“我去端山。”端山官邸离双桥官邸不远,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听说那是父亲年轻时住过的房子。史主任答了一声:“是。”走开去安排。我突然察觉到史主任一点也不意外,按理说,遇上父亲这样随意改变行程,他都会面露难色,有时还会出言阻止。

  我转过身来,叫了一声:“父亲。”父亲漫不经心地“唔”了一声,根本没有看向我。我心一横,不管我有没有猜对,不管我的猜测是如何的荒唐,我孤注一掷!我一字一顿地说:“我要见我母亲。”

  父亲抬起头来,路灯下清楚地看到他眼里锐利的光芒。我不害怕,重复了一遍:“我要见我的母亲。”

  父亲的脸色很复杂,我形容不上来。我鼓足勇气,“你不是正要去见她吗?她是不是在端山官邸?”

  父亲没有发脾气,我反倒有点说不清的怯意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猜对了——还是这个荒诞的念头根本是无稽透顶……我终于听到父亲的声音,他的声音嘶哑,他说:“你的母亲——你要见她?”

  我的一颗心狂跳,像是一面咚咚的小鼓。我觉得自己像是站在台风中心,四周的一切都迅速地被摧毁,下一个也许就轮到我。不过无论如何,我孤注一掷。我不晓得那个任萦萦是谁,但她令人感觉到一种无以言喻的向往。她不可能是与我无关的人,她一定与我有着最深刻的联系。

  父亲终于叹了口气,说:“上车。”

  我一时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容易了,他答应我了?我猜对了?我真的猜对了,那白衣的兰花仙子,真的会是她?一切来得太突然,太快,太让我惊讶,我不敢相信。

  车队向端山官邸驶去,夜色里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是一团团深黑色的巨影,我的心也笼罩在这巨大的阴影里。我不知道等待着我的是不是母亲,即使那真是母亲,我不知道即将见到的,除了母亲,还有什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 第二章 有些事情使我一夜未归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3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4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5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