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二章 瞎子?

第二章 瞎子?

所属书籍: 偏偏宠爱

贺俊明惊疑道:“瞎子?还穿着七中校服。”

江忍嚼着口香糖,她跌跌撞撞找路,颇为狼狈可怜。似乎这个七中的少女对他们这所职高地形并不熟,慢慢消失在他们视野里。

贺俊明过了一会儿就没在意了,想起一件事暧昧笑了笑:“刚刚弹琴那个女生你记得吧?她大大方方过来说想交个朋友。”

“你喜欢?那就玩玩啊。”

贺俊明耸了耸肩:“人家找你啊忍哥,你这么说像话么?”

江忍想起台上惊鸿一瞥:“成啊,让她过来。”

舒兰眼睛亮亮地走过来,看见江忍的一瞬间红了脸:“江忍同学。”

白色礼帽被她拿在手上。

一张妆容精致的脸,长得也还不错。江忍看了舒兰一眼,懒洋洋出声:“喜欢我?”

舒兰没想到他这么直白,脸一瞬间红了,心跳飞快,有些激动,她克制住自己的反应,保持住优雅的人设:“江忍,我只是觉得你很优秀。”

江忍笑出了声:“你倒是说说我他妈哪里优秀?”

舒兰还没来得及回答,江忍点了根烟:“抽烟打架优秀?还是杀人放火优秀?还是说前两天把老师打进医院优秀?”

舒兰脸色白了白:“我相信有误会,你不是这样的人。”

江忍翘着腿:“看过我检验单没,暴躁症是什么懂不懂?”

舒兰哪里知道这些,她只知道江忍脾气差,但是没想到他有病。她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坚定道:“我不在意!”

江忍弹了弹烟灰,语调讥讽:“缺钱缺到这地步了?但我介意啊,你太丑了。再怎么也得长隔壁七中沈羽晴那个样子吧。没看出我先前在耍你?滚。”

沈羽晴是隔壁七中校花,在念高二。

传言是江忍现在的女朋友,然而很多人不信。再说,即便是,这世上新人换旧人的时候还少吗?

舒兰被羞辱一通赶出来,偏偏还知道江忍乖戾惹不起,不敢吭声。

心中的火气忍不住埋怨在了孟听身上,要不是她弹错了琴……

然而转眼一想,舒兰想起那句比沈羽晴还漂亮的话,她愣了愣。

她知道谁比沈羽晴好看,是孟听。那种骨子里纯然震撼的美丽,已经因为眼睛受伤默默敛去了好几年光芒。

孟听从小就是大家关注的存在,舒兰至今都记得第一面见到十岁的孟听,那种让人难忘的惊艳精致感。漂亮无垢,生来就是让他人自卑的。

约莫是所有人都想触碰又向往的水晶礼物那种感觉。

她咬牙,一方面心想比起孟听,沈羽晴算什么?一方面又想,还好江忍不认识从前的孟听。

孟听从利才职高走出去,隔壁七中已经放学了。

两所高中毗邻,左边是国立七中,里面都是成绩好的优等生,右边的利才却是私立的一所职高,里面管理混乱不堪,但是有钱人很多。那里是纨绔子弟的天堂。

两所学校自打建立开始,七中的人瞧不起利才的不学无术成绩垃圾,利才的瞧不起七中的穷光蛋自命清高。

孟听忍不住抬眸往自己学校的电子荧幕上看过去。

那年荧幕总是用来播报各种宣传大事,红色的字体滚动出现在黑色的屏幕上——

B大著名教授张宏老师演讲会,欢迎同学们参加,地点……

她眼睛一疼,却一眨不眨不肯闭眼。

后面的字体滚动出来:今日时间——20xx年,十月十一日19:03,星期四。

不是在做梦,她真是回到了五年前。她短暂人生中转折的这一年。孟听几乎有痛哭一场的冲动,最终看着寂寂无人放学后的校园,她握紧书包带子往公交站走过去。

她回家的班车并不多,半个小时一班。孟听从自己包里翻出了学生交通卡,在站台前等待。

她等了十分钟,把每一个停留点都看了一遍。这是回家的路,上辈子无数次想回家,这辈子终于得偿所愿。

然而车还没来,远处却传来山地摩托赛车刺耳的声音,她紧握拐杖,睫毛轻颤。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摩托车疾驰,割裂风声。

贺俊明吹了个口哨,哟了一声:“忍哥,那个在学校看到的瞎子。”

江忍头盔下的眼睛扫了过来。

然后车头一拐弯,在孟听面前停了下来。孟听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风吹起她的头发,孟听的头发别在耳后,额前空气刘海略微凌乱。

江忍停稳了车,把头盔取下来。

贺俊明和方谭紧跟着停了下来。

孟听记得这年的江忍。

这年他打了一个耳洞,上面别着黑色钻石。他银色短发张扬不羁,落在别人身上是杀马特,但是他长得好,江忍长相颇有英气,不是那种几年后受欢迎的奶油小生长相,而带着野性和硬朗。他是实打实的不良少年。

贺俊明忍不住嘴贱问她:“七中的高材生同学,你真是瞎子啊?”

孟听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停这里了,闻言顿了顿,轻轻点头。

江忍低头看她半晌,目光从她长发上略过:“七中的,来我们职高做什么?”

孟听心里一紧,不知道怎么在这里也会遇见他,干脆僵硬着不说话。

方谭挑眉:“还是个哑巴啊?”

孟听抿唇,安安静静的模样,又点了点头。

她两次点头,都没有回答江忍的话。他把头盔往车头上一挂,弯了弯唇:“高材生,上车我送你回家呗。不收钱,关爱残疾人。”

贺俊明差点喷笑,卧槽哈哈哈关爱残疾人!要不要扶着过马路啊。

方谭也憋住了笑意。

孟听缓缓摇头,也不和他计较。

她站得很直,因为是秋天,里面一件针织薄毛衣,外面是七中宽大的校服和校徽。虽然看不出她身材,然而露在外面的脖子纤细皮肤白皙。有种娇弱的感觉。

江忍从兜里摸出打火机按着玩。

火苗在他眼前跳跃,他看着她,墨镜占了大半边脸。她紧紧握住盲人拐杖,有几分无措的羸弱,她在紧张。

“书包里有什么,拿出来。”江忍的目光落在她如玉的手背上,她很白,黑色的盲杖倒像是成了一块墨玉。

孟听不想惹他,只盼着他快走。于是听话地把书包拉开给他看。她其实也忘了书包里会有什么。

拉链拉开,里面一本物理书,一本英语书。

一个笔袋,还有眼镜盒、零钱包。

最后还有一盒小草莓。

这个季节很难买到草莓,这是舒爸爸费了很大的劲从实验室那边弄来的营养液温室草莓。就一小盒,他让孟听上学带去饿了吃。

然而那年的孟听舍不得吃,给了妹妹舒兰。

“草莓拿来。”

孟听手指颤了颤,一开始没有动。

算了,没关系,别惹他生气。她白皙的手把草莓盒子递了出去。

贺俊明他们都觉得纳罕,又羞辱又抢她东西,她始终没有愤怒生气,脾气好到不像话。有种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的气息。

“离得这么远做什么,拿过来啊,难不成要老子扶你。”

孟听抬起眼睛,不适应地眨了眨。看见他的方向,把盒子递过去。

江忍低眸看她。

十月微风清凉,白皙的脸一大半都被墨镜盖住看不真切。她靠过来,他觉得自己闻到了浅浅的花香。

她把盒子放在了他车头,然后退开远离。

下一秒公交车停靠。

孟听拉好书包,一言不发握住盲杖上了公交。她走得不疾不徐,仿佛从未遇见过他们,也没有向车上的人揭发他们“抢劫”的罪行。

方谭一行人看得瞠目结舌。贺俊明忍不住小声说:“忍哥欺负人家做什么。”

瞎子欺负起来有成就感吗?还是个小哑巴。

又哑又瞎,真可怜。

直到车子开远了。

江忍用大拇指弹开那个透明的草莓盒子,也不在乎洗没洗,拿了颗丢嘴里。

意外的甜。

贺俊明看得眼馋,也忍不住说:“忍哥分一个给我呗。”

江忍头都没回,连着盒子带草莓,一起投篮扔进了垃圾桶,一命即中。

“没熟。”他说。

“……”

“……”

算了,不吃就不吃。

江忍长腿一跨上了车,头盔也没戴。她能准确把草莓放在他车上,真瞎?还是装瞎?

孟听回了家,她从零钱包摸出钥匙,颤抖着手指开了门。她真的又能回家了。

客厅沙发上的少年听见声音回头,见到孟听,又冷淡地别过头去看球。

然而厨房里围着围裙的舒爸爸却赶紧擦手出来,笑意温和:“听听回来了呀,快洗手,准备吃晚饭了。小兰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不是说你今天去看她表

演吗?”

再次见到已经去世的舒爸爸,孟听忍不住红了眼眶。

舒爸爸是孟听的继父,叫舒志桐,孟听和妈妈出车祸以后,妈妈去世,而自己的眼睛受伤。舒爸爸一个人抚养三个孩子,却从来就没有想过抛弃孟听,反而对她视如己出。

舒兰和舒杨是舒爸爸亲生的异卵双生子兄妹。

孟听从前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很尴尬,所以努力懂事听话,照顾比自己小两个月的弟弟妹妹。但是现在她无比感激上天能让她重来,有一次报答舒爸爸的机会。

她一定不会让他再出事,让他这辈子安享晚年。

她放下书包,想起舒兰的事,轻声道:“舒兰说她在外面吃,她晚上有庆功宴。”

然而孟听心中却清楚,刚刚遇见江忍,也就是说,舒兰依然失败了。

不管是前世今生,江忍都不太喜欢舒兰。也算是命运的巧妙之处。

晚上睡觉前她一摸书包,看见了自己滑稽的学生证照片。

舒爸爸为了照顾她的眼睛,孟听的卧室是很暗的光。这张照片还是高一入学的时候照的,那时候孟听眼睛反复感染,不能见一点强光,于是老师让她蒙着白布照一张,然后让人帮她P了一双眼睛。

念过书的都知道学校的摄影技术,非常可怕。

那年PS远没有几年后精湛,这双眼睛死气沉沉,颜色不搭,分外不和谐。把孟听自己都吓了一跳。

于是看久了,从高一到高二,同学们都以为,孟听即便眼睛好了,也就长学生证上这个模样。

孟听把它妥帖放进书包,并没有嫌弃。她只是有些想念老师和同学们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二章 瞎子?
回目录:《偏偏宠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2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3长相思作者:桐华 4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5最后的王公作者:缪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