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六十四章 衬衣之下

第六十四章 衬衣之下

所属书籍: 偏偏宠爱

才发现听听不见了。

她拉着贺俊明使劲摇:“你把听听藏哪里去了,你这长毛龟……”

贺俊明脸都黑了:“疯婆娘,再惹小爷揍死你!”

赵暖橙心想,嘿这长毛龟还挺凶,一巴掌招呼了上去。

贺俊明捂着脸沉默:“……”

还是方谭问起:“忍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家都不知道。

江忍像暗夜的一道幽影,沉默地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

“他带孟听去哪里啊?”

h市的天幕下着雨。因为是周末,街道安静而黑暗。

他用外套裹住她,看大雨滂沱。她在他怀里动了动,似乎快醒了。

少女沾着红酒的香气,像雨夜盛开的小百合花儿。长睫轻轻颤抖。

天空一阵阵闷雷。

这是他第三次违背承诺。

第一次是联系实验室研究所给舒志桐加薪。

第二次是去给她布置房间。

墙是他亲自刷的,刷得并不好,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个。他用了一整个下午,把那个房间好好布置了一遍,然后把小公主水晶球放上去。

江季显气得不行,脸色很难看。

江忍垂眸淡淡道:“没有下一次了。”

可是他知道,还有下一次。

他转回了B市原本的高中,班上的同学都震惊地看着他的脚。他走路的样子太明显了,那些人虽然调笑着喊他小江爷,然而背地里怎么说他再清楚不过。

只有那双眼睛,还是骏阳太子爷的眼睛。

冷漠,漆黑的瞳孔,又刺又野。

进入高三,全国都在复习。老师重新讲到《再别康桥》——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是她曾经含笑让他背过的课文之一,他竟然至今还全部能背诵。

他垂眸看着空白的课本,突然再也受不了,走出了教室。

身后是语文老师怒气腾腾的声音。

他一而再,再而三,想回到她身边。如今h市大雨滂沱,他第三次违背了自己的承诺。

江忍三天前就回来了。

书声琅琅的七中,他看见了霍一风。曾经给孟听告白的高三学长,现在的名牌大学大学生。

霍一风拿着一束玫瑰,春风得意,给孟听买了一袋泡芙。

十月的晚秋,文质彬彬的温雅少年。清纯漂亮的少女,像是青春最好看的一副剪影,周围好多人起哄。江忍没说话,转身慢慢往外走。

饶是走得再慢,他的腿都和正常人不同。

他手插兜里,死死抿着唇。

只有今夜,雨声和雷声掩盖了他内心的声嘶力竭,黑夜遮住了他腿的狼狈。他才敢把她从小港城抱出来。抱着她一起坐在车后座,隔离整座城市。

她眼角带着晶莹的泪,闪电划破天幕,她睁开了眼睛。

车里很暗,孟听泪眼朦胧,轻轻拽住他衣角:“江忍。”

声音又细又轻,还带着委屈的哭腔,让人听得心碎。庆幸的是,她的嗓音没有在大火中受伤。

他没说话,也不敢说话,轻轻在她发顶一吻。

她拉着他针织毛衣,大眼睛湿漉漉的:“你疼不疼啊。”

他哑着嗓音回答:“不疼。”

她点点头,仰头看他,小脸在酒精的作用下粉嘟嘟的:“可是我好难过啊,我那天,哭了好久。拍门你也不理我。”

“那我真不是东西。”

她点点头,鼻音浓重,成了小奶音:“你为什么和我分手?我不好吗?”

“你很好,是我不好。”

“你骗人,为什么我很好,可是你不喜欢我了。”

大雨打在车盖上哒哒作响。他低低道:“我爱你。”

他声音低到谁也听不清,孟听好难过啊,她好不容易喜欢他,可是他走了。她忍不住哭,哭她四个月的难过。

她向来都是讲道理的,只有这次,喝醉了一点道理都不讲。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怜到不行。

他用纸巾给她擦干净眼泪,没有一会儿纸巾又湿了。江忍说和她分手以后,她回家见到舒志桐不哭不闹,四个月的时间,每天准时上学放学。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可是今晚,孟听显然分不清是在梦里难过还是现实里难过,她哭得心抽抽的疼,拧成一片。

她揪住他衬衫,小脸埋进他怀里。

他胸口湿了一片。

她讨厌这个坏蛋。

为什么他说在一起就得在一起,他说分就分,她喘不过气。拉过他的手放在心口,抽泣道:“这里好疼。”她的心脏,难受到泛疼,只能用嘴巴小小地吸气。

少女香香软软的,玲珑起伏。

他猛然缩回了手。

旁边的车辆按喇叭,探出一个头:“卧槽,知道怎么停车不啊哥们儿,老子要出去。你停这里赏雨呢!”

江忍低眸,她已经睡着了,腮边还挂着泪。

江忍没和那人争,倒是那人往外挪一点看清车的牌子,吸了口气。啥也没说自己开走了。

江忍把她抱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往她家开。

他自己也知道,他其实就这么点时间,他总归得把她送回家的。

h市的天空偏墨色,因为下着雨,一路静谧,路上的行人很少。她家住的公寓地段一般,但是很安全。

她醉酒除了刚刚闹了一会儿,现在安安静静,乖巧得不像话。

江忍把她抱下来,保安认得他,给他放了行。

他抱着人,没法打伞,于是整个人淋在雨幕中,低头把她护在怀里,他步子快,于是走路跛着更加明显。直到他进去了,保安才收回视线。

电梯里孟听醒了,她不太舒服,睡得也不安稳。

电梯一层接一层。

直到八楼的灯亮起,她似乎有些清醒了,睁着茶色的眸子看他:“你要送我回家吗?”

“嗯。”

“我不想回家。”她喃喃道,“江忍,我回家你就走了。”

他苍白的指节颤了颤,没有说话。

然而八楼已经到了。

他唇色苍白,把她放地上,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舒兰在警局,舒志桐在研究所加班。只有舒杨会在家。

江忍让她站好,她似乎也知道这个人又要离开自己了。却始终是安静乖巧的样子,只是白皙的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袖子,眼里泛起了泪。

别哭了。她告诉自己,已经好丢人了。

他说分手那天明明她就已经哭够了。

屋里拖鞋踩着地板的声音渐近。可她不想放手,她拉着他袖子,仰头看他,抽泣道:“江忍……”

他快疯了。

真的要疯了。

他几乎红着眼睛,在门开之前,抱着她躲进了楼道。

她不害怕,也不慌张,仍是拉着他。

舒杨开了门,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愣了愣。昏暗的楼道里,他捧着她的脸颊,早已疯魔,低头吻了上去。

他从来没有这样吻过她,想念的、绝望的、爱之欲生,痛之欲死地吻着她。

她与他呼吸交缠。

然后踮起脚尖,软绵绵回吻他。

这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接吻,她抱着少年劲瘦的腰,仰头去亲他。

他黑发上冰冷的雨珠落在她眼睫上。让人从骨髓里轻轻颤抖。

他哪里是那个冰冷淡漠的模样,在舒杨皱眉走出来四处查看的时候,他抱着她在楼道背后,把她禁锢在怀里,唇齿抵死缠。绵。

他想死在今夜。

天空一声闷雷炸响。风吹着雨水四处飘散。

他惨白着脸松开她。

少女唇色殷红,摸摸自己的唇,羞涩懵懂冲他笑。

江忍几乎是绝望地笑了声,摸摸她头发,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啊宝贝。

说好了不靠近她了,不打扰她的生活,不碰她。

让她找到一个让她喜欢的男人,好好长大。

她听不懂他为什么道歉,但是不妨碍她现在思考方式简单欢喜。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江忍好奇怪,可是她知道他很喜欢她。

醉酒十分,七分醉了人。

刚刚的疯魔,让江忍现在进退两难。

她大眼睛看着他,小手拉着他衬衣,全然信任的乖巧模样,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走。

他向来是骄傲的,现在清醒了,至少别让她看见他现在走路的狼狈模样。

“你可不可以……”他沙哑着嗓音,“转过去。然后回家。”

她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

“你要走了吗?”

“嗯。”

她好生气好委屈。

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要那么用力亲她,她唇现在都麻麻的。如果喜欢她,为什么要离开她?

“江忍,如果今天你走了,我就不喜欢你了。”她努力让自己语气认真,“不骗你。”

他喉结动了动:“好。”

孟听没有办法了。江忍软硬不吃,什么都不听,她脑子晕乎乎,抽泣了一声:“也不给你亲。”

“好。”

“不见你。”

“嗯。”

“我以后会喜欢别人。”你别走了好不好。

他好想说不许,还记得曾经误会她喜欢徐迦时的绝望。如今却不得不承认,不管喜欢谁,只要四肢健全,身体健康,都比他强。

他的腿伤得太重,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

他的衬衣之下,是烧伤的疤痕,触目惊心。别说她这个嫩生生的模样,他自己看了都皱眉。

她说以后会喜欢别人,他再也说不出好,只能说:“回家吧。”

江忍低眸,把她身上的外套拉链拉开。

面对着她,一步步慢慢后退。

因为后退,时间似乎扼住了喉咙,格外沉闷。

这样的离开让他看上去并不会和正常人有太大的不同。

等到电梯快阖上,少女如梦初醒揉着眼睛往电梯口跑。

“江忍!”她希望他听见,“没有别人,只有你。”

雨淅淅沥沥,声音在雨声里一转,兴许就消散在了风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六十四章 衬衣之下
回目录:《偏偏宠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2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3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