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三十二章 放下?

第三十二章 放下?

所属书籍: 偏偏宠爱

贺俊明一行人晚上十一点才等到江忍。

他回来的时候,冰晶球化了一半,小雪还在下,落在地上化成一层浅浅的冰菱。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带着夜的寒气,打开车门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到了他身上几乎没有一点温度。

江忍头发上还有没化的雪花。

黑瞳里没有半点情绪。

他一坐上来,车里的空调都架不住他在外面待了那么久的冷。

很快雪花化成了水,布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他垂着眸,什么也没说,大家也没敢问。

直到江忍平静地开口“贺俊明,来支烟。”

贺俊明连忙在兜里摸了跟烟递过去。

所有人都没说话,却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毕竟江忍很久不抽烟了,他们抽的时候江忍还让他们滚远点别污染了他的衣服。然而他今晚回来,什么都不说,只是沉默地抽完了一整包烟。

一支又一支,似乎要把前段时间没干的,他克制而压抑的东西全部释放出来。

江忍平静得过分,然而没人会觉得他平静。

平静之下,隐隐压着一股子疯狂。

方谭坐在驾驶座上,半晌才开口询问“忍哥,那个……”

江忍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冰晶球装了一层雪花,最右下角那个“听”字已经完全模糊,他盯着那个字看了一会儿,扯了扯唇角。

然后他淡淡道“不用管,过不了多久就化了。开车。”

方谭启动车子,贺俊明实在受不了这股压抑的气氛了“忍哥,你见到她了没啊。”

江忍闭上眼,靠在椅背上“没有。”

他宁愿没有。

舒兰给他讲孟听去参加钢琴比赛的时候,他沉默了许久。几乎立刻想通,初见时那个舞台上的人是谁。那一次的琴不是舒兰弹的,是她。

他妈抛弃他和他爸爸,和奸夫跑了那年,他就发誓,将来永远不会喜欢太过有才华的女人。

呵,你看,她们多漂亮,多美好。一面让男人为她倾倒,一面又矜持骄傲。等你迷恋她迷恋得无法自拔的时候,她就会毫不留情地甩了你。

这种人,最无情不过了。

他妈走后第五年,他爸还亲自打扫那间琴房。

江忍那时抱着双臂,冷眼又讥诮地看着那个可怜的被抛弃的男人。

他不会成为第二个江季显。

然而当他想到那是孟听的时候,他除了心底有种可笑的悲哀感,更多的,竟然是浓重的期待。她那样内敛柔软的人,竟然也有这样张扬漂亮的一面?

他想去看看她。

然而当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表演完了。

小雪纷飞。

她穿着一身蓝色的冬裙,袖口和裙边都是白色的茸毛,长发仅用同色的丝带系起。过长的丝带垂在胸前。不远处还有钢琴的声音回旋,她仰头在看雪。

瓷白的颈部肌肤,似乎和雪一样白。

一瞬间时间仿佛凝滞,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推开母亲珍藏品的那个房间,抬眼就看见的一副水墨画。

画上大雪纷飞,一个少女伸手去接雪花。黑发垂下,长睫上点点剔透的白色雪花,她站在画里,唇角微弯,带着清甜的笑意。

那年他几岁?

七岁还是八岁?

愤怒地砸完了母亲留下的所有能砸的东西,却在这一副名画前犹豫。

他呆呆看着那幅画,甚至觉得她会走下来。可她没有走下来,等到他晃过神,才发现那不过就是一张画。画了一个极美的少女美人。

他屈辱地咬着唇,眼里带着泪,不甘被一副可笑的画蛊惑。愤怒地把它砸碎撕碎了。

多年后,他早就记不清水墨画上人的长相,却记得那种美得让人惊艳震撼的感觉。

在今夜,这样的感觉比当年还要强烈。

可是他来晚了,孟听已经演奏完了。

他心中空洞,远远看着她。一时觉得荒谬,一时又觉得心跳失控。

直到他看见她鸦羽般的长睫上落下雪花,看见那个男生给她披上衣服。

她抬头,那个男生低头,扶住她的肩膀。

他们在平安夜这晚接吻,漆黑的天幕下安静。

她从头至尾,都没有推开过那个人。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或许是半小时。

江忍犹记得他给她披上衣服她会皱眉。

为了让衣服没有烟味,他忍着烟瘾,像个傻逼。

他也记得自己失控的时候吻她,她抵着他胸膛把他推远,说他耍流氓。自此他送她回家,张开了双臂,就又若无其事收回来。

明明昨夜,他那么那么想从背后抱住她。

他闭了闭眼,转身就走。

很平静地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开始疯狂地跑起来,漫无目的,不分方向地往前跑。

冷空气像刀子似的,争先恐后灌进肺里,带来尖锐的疼痛。

“操!”他死死握着双拳,一脚踹在路灯上。

灯晃了好几个重影。

他喉头一阵腥甜。

江忍冷着脸吐了口唾沫,带了丝丝的红。

他突然很想回去,控制不住地想回去。想拉开那个男生,想一刀捅死他,想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他甚至想要像打碎那副水墨画一样,毁了她就好了。

可是他连迈出脚步都做不到。

她不是一幅画。

他甚至做不到毁了她。

多好笑,他就说,喜欢这类女人,得到的只有轻视和瞧不起。贪婪这样的爱情,最后只有悲剧。

孟听明明都说了,她不喜欢他。

他拇指一抹唇角,讥诮地笑了声。不就是曾经喜欢了一个不喜欢他的少女,多了不起?

他不喜欢她的时候,不照样过了这么多年。

转眼到了放寒假的时候,七中里里外外洋溢着一份喜意。

樊惠茵宣布完放假以后,又交代了注意事项,让班长关小叶去收同学们的安全承诺书。

班上喜气洋洋的,同学们叽叽喳喳话别。

赵暖橙冷得跺脚“听听你在h市过年吗?”她很兴奋,“我要坐火车去乡下老家看我姥爷,到时候给你带特产啊。”

孟听点点头,也软软答好。

她说“我们家都是在h市过年的。”

孟听妈妈离开家乡后,外公外婆痛心极了,不再认这个女儿。孟听过年都是在B市过。

樊惠茵说“放假回去不要懈怠看书,等开春回来,你们就是高二下学期的学生了,不抓紧时间以后有得后悔。”

下面皮得很的男生大喝一声“收到老师!樊老师新年快乐!”

樊老师忍不住笑了“那提前祝同学们新年快乐!”

七中放假这天下午,校园空前热闹。

校门口也到处是接学生回去过寒假的家长们。

有辆银色跑车格外炫目。

不仅学生们在看,家长们也在看。忍不住指指点点,谈论起来。

家长说“哟这车好啊,咱这地儿没得卖。少说得这个数。”他手指比了个七。

学生小声在她爸耳边说“那是江忍的车。”

然后给她爸科普隔壁职高的江忍,眼里带着难言的光彩。江忍叛逆不羁,可是年少时,这样的人身上带着不一样的光彩。一面让人害怕,一面又不由得觉得帅。

家长皱眉“离他这种远一点知道不!”

有钱有什么用,社会渣滓!年纪不大打人却狠的坏学生,家族都放弃了的人。

学生连忙称是是是。

孟听抱着书和赵暖橙走出来的时候,他车窗按了下来。

车上几个少年说说笑笑,看见孟听,贺俊明猛地朝方谭使了个眼色。

方谭看了江忍一眼,江忍垂下眸,把烟灰弹了弹。

他没再多看孟听一眼,表情始终很平静。

许多人却在看孟听。毕竟是校花,哪怕所有人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宽大臃肿,然而她在的地方,就是所有人目光所及的地方。

江忍的车停得显眼,赵暖橙鼓着腮帮子,拉着孟听离他远了些“听听你离他远点,我总觉得他对你有企图。”

那次爬山,江忍强行把人带走,赵暖橙担惊受怕了许久。

孟听没有拂了她的好意。

她们出来后不久,贺俊明冲校门里的人招手“卢月美女,这边这边。”

卢月唇角含笑,走了过来,贺俊明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

赵暖橙看得又惊又气“传言是真的啊,江忍真的和卢月在一起了?那来招惹你做什么呀听听。他花心死了,你永远也别喜欢这样的人。”

孟听帮她把快掉出来的卷子扶了扶“别瞎说啦,人家的事少管。”

赵暖橙嘟着嘴应了一声。

等孟听走远了,江忍也

开车离开了。

他一直没什么情绪起伏,他们说到班上老师的坑钱的嘴脸,他还勾唇笑了笑。

何翰给贺俊明发短信忍哥没反应唉,应该没事了?他放下孟听了,也不追她了。

贺俊明回道我看稳

何翰打字我就说七中校花哪那么好追,忍哥非要碰了壁才放弃

贺俊明深以为然。

那天忍哥回来,整个人压抑而沉默的情绪,让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生怕他发疯。可是他并没有,反而重新回到了原来的生活,打球,偶尔一起约个饭,上课睡觉。

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他们今天提出让忍哥开车去接个朋友的时候,就担心江忍见了孟听控制不住情绪,可是现在发现想多了。

卢月看着驾驶座上开车的少年,笑着问他“江忍,你过年回B市吗,我长这么大没有去过B市唉,听说那里很繁华很热闹,你能和我说说嘛?”

江忍平静接话“不回。”

卢月有些尴尬。

贺俊明连忙圆场“高考完了请你去玩啊!”

车上气氛又活跃起来。

贺俊明就是个话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卢月全程听着,偶尔笑着应一声,一副乖巧安静的模样。

方谭坐在副驾驶座上,看了眼卢月。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卢月在刻意模仿孟听的性格。

江忍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懒洋洋地看着窗外红灯。

方谭的目光转回来,落在江忍中指第二指节上。

那里烫红了一片。

他们坐在后面没看到,方谭却看到了。

刚才孟听出来的时候,江忍没什么反应。几乎一眼也没有多看她。

然而烟烫到了手指。

发红,几近灼烂皮肉。

他才慢半拍有感觉似的,摁灭了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三十二章 放下?
回目录:《偏偏宠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2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3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4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5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