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良言写意 > 其实,寂寞是锦衣玉食后的产物3

其实,寂寞是锦衣玉食后的产物3

所属书籍: 良言写意

  周末,写意陪同事周平馨去看房。周平馨已订婚,正为结婚准备新房,看了几处,独独对江边的一处楼盘满意,但是价格又令人咋舌。

  在售房部,写意和周平馨居然遇见那位相亲对象杨望杰。

  “写意?好巧。”杨望杰率先看到她们。

  “杨先生。”写意笑笑,打了个招呼。

  “你们来看房?”

  “我陪朋友来。”写意说着示意了下旁边的周平馨。

  杨望杰点点头,又转脸问平馨:“小姐看中哪处呢?”

  “喏。”周平馨指了下沙盘上的一个户型。

  杨望杰笑着低语道:“正好,我们公司在这里能拿到内部价。”

  周平馨听闻脸色一喜,却望向写意拿主意,因为他是她的朋友。

  “方便吗?”写意没想到杨望杰会这么热心。

  “没问题,这房子是我们公司承建的。”

  结果在杨望杰的引见下,房子拿到两个点的优惠,周平馨即刻叫来男友欢天喜地地签了约。

  周末,杨望杰再约写意,碍于那日房子打折的情面她不能再有借口了。

  “你额头上有个疤?”吃饭时,杨望杰不经意瞄见写意的额角。

  “嗯?”写意一时没反应过来。须臾,她才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抬手摸了摸那道疤,“有点破相。”

  她右边额角有一道延伸到发际粉红色的疤痕,并不显得十分突兀,所以写意也没有刻意用刘海遮盖起来。

  饭后,写意去补妆,洗手间里进来两个女子边走边谈话。

  “如今这个年代,寡妇比年轻姑娘还吃香。”

  “可不是,有财产又见过世面,无老无小,还有大笔遗产。”

  “也不怕前夫从棺材里爬出来,向她索命。”

  如此这般的闲言碎语,写意没有兴趣再听。刚回大厅,就看见几个人在争执。

  “你这贱人,有脸拿着我父亲的钱在外面养小白脸!”有人叫嚣道。

  写意转过脸,才发现被堵在一边的是孟梨丽,她原本苍白的脸已涨成红色,一个亮片小手袋捏在手中,被十指攥得紧紧的。与她同来的男子,身材高大却隐隐站在她身后,并无半分要为她挡驾的意思。写意才恍然想起,她们方才说的就是孟梨丽。

  而骂人的就是孟梨丽的继女,黄家的大小姐黄家卉。

  本来因为遗产分配的事情,他们黄家两兄妹就已经和孟梨丽闹得很僵。孟梨丽嫁给黄老板几年,娘家的根基也不深,外人看来不仅是老少配,简直将孟梨丽视作乡下丫头飞上了枝头,所以当得知遗产分了一半给这遗孀,子女自然不服气。

  就是上周写意好说歹说才将他们兄妹俩打发,如今孟梨丽和新欢男伴在公开场合露面,又被黄家卉逮住。这黄家卉肯定是得理不饶人了,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

  “家卉,回去说吧。在这里出丑,像什么样。”孟梨丽直起腰板儿,轻轻说。

  黄家卉自小娇惯,见孟梨丽居然反驳她,怒气更盛,“如今你倒还要脸了,我们黄家的人早就被你丢光了。”

  语罢,她便扬起手来就要掴孟梨丽,却见写意冲上去挡在中间。啪的一声,那一掌自然打在了写意脖子上。

  “沈律师!”

  “写意!”

  孟、杨二人同时惊呼,随即杨望杰快步上前扶她。

  “你—”黄家卉见失手打错了人,也有些吃惊。

  餐厅经理闻讯赶来,将几个人劝进后方工作间,黄家大小姐从后门离开。

  写意接过服务生拿进来的冰袋,发现孟梨丽的男伴在事发之前,早已不知去向。她便下意识地回首看,见杨望杰还在,心中升起一些安慰。虽然她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在这个时候有位男士在身边,心中总不会太落寞。

  孟梨丽尴尬地解释:“我只是……一个人有些寂寞,人都有寂寞的时候。”

  写意笑笑,没有答话。

  其实,寂寞是锦衣玉食后的产物。如果一个人一周工作六天,每天超过十小时,为生计和人撞得头破血流,哪还会有时间去寂寞?

  寂寞,是富贵病。

  临走时,孟梨丽紧紧握住写意的手,连说:“沈小姐,谢谢你替我解围。”

  “没事。”

  “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力所能及的话肯定帮忙。”

  听见这样一句承诺,写意笑笑,“暂时还没有。”

  杨望杰开车送写意回家。

  “还疼吗?”杨望杰问。

  “不疼了。”只是一巴掌而已,她没有那么柔弱。

  “你对那位孟女士的事也太上心了。”

  写意淡淡说:“是我多管闲事。”

  她之后回到公寓,瘫在沙发上,四肢累得好像要从身体脱离出去。也许很多人觉得她走过去替人家挡那一下非常不可思议,但是……

  写意拨了个往B市的长途电话。

  “东圳,是我。”她说。

  翌日。

  写意去上班却遇到了麻烦,脖子上昨天挨巴掌的地方肿起了些。初夏穿不了多少,那片红肿刚好露了一点在衬衣领子外面,晃眼看去有些奇怪。地铁车厢里,有人瞧到写意的脖子,然后再深深地看了看她,搞得写意很尴尬。

  于是,她一下车就去药店买了两张创可贴,跑到洗手间里把它们贴一起将红肿部位盖起来。可是贴上去后,对着镜子再看,顿时觉得更糟糕,完全像和人一夜风流后留下了吻痕,然后现在又被自己偷偷摸摸地遮掩上,这两张创可贴往那里一贴反而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写意更加感到一个头两个大,难道还要在这种季节戴条丝巾?这种违反大自然规律的打扮岂非更加诡异?

  午饭前,她送资料去总裁室。

  “厉先生,这里有两份文件需要你签字。”写意敲了门。

  厉择良原本在和小林说话,听见她的声音,将头抬起来,目光缓缓上移。他的视线在滑过写意脖子上那两张创可贴的时候,稍微停滞了下。

  写意不自在地拉了拉衣领。

  小林却先开口:“写意你脖子怎么了?”小林自从那天接待了写意后,就变得和她很熟络。

  “呃……我跌了一跤,扭到脖子。”她一时语塞,摸了下脖子,傻冒地解释。

  这时,外面的电话铃响了,小林放下刚才端进来的茶,出去接电话。

  厉择良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文件,“你稍微等下,我签了马上给你。”然后翻开来读。

  于是写意便留在了那里。

  桌面上那杯刚沏好的茶还冒着缭绕的雾气,银针般的茶叶在雪白陶瓷杯的沸水中起起伏伏,最终徐徐落下,簇立杯底,一种淡淡的茶香从其间散发出来,在空气中蔓延,满室清新。

  厉择良将文件翻了一页,那修长的手指毫无瑕疵,略微突出的指节散发着一种男性的魅力,真是漂亮极了。过了一会儿,他拿了钢笔,在纸上签名,“厉择良”三个字,流畅地在他笔尖下显现。

  他顿了顿,又在旁边加了两行意见。

  这男人写得一手极其精致的字,笔路清晰、凌厉挺拔,下笔之时刚柔尽显,似乎每一个字的开合疏密都尽在他五指的掌控之下。

  将文件还给写意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她的脖子,淡淡说:“但愿沈小姐你不是停止爬楼梯以后,改练跑步的时候扭的。”

  自从上次写意在楼梯间被他逮住以后,除了公事再也没有在私下和他单独碰过面,这句话立刻让好不容易快遗忘那糗事的写意又觉窘迫起来。

  “不是,不是。”写意急忙摆手。

  “不过,我倒是好奇,”厉择良顿了顿,“扭伤以后究竟是什么医生会开方子要让你去贴创可贴?”

  “……”

  写意发誓,虽然他当时是板着脸,严肃地说这句话,但是这男人心里肯定在偷笑。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良言写意 > 其实,寂寞是锦衣玉食后的产物3
回目录:《良言写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2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3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4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5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