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良言写意 > 幸福一直停留在那个地方5

幸福一直停留在那个地方5

所属书籍: 良言写意

  一大早,已经陆陆续续有护士医生来交接班。厉择良去了趟洗手间回来,一进门就发现写意已经醒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窗外的树叶出神。

  很多年前也是这个情景,他们说她很多人和事情都不记得了,他却不信。他挣扎着去那家医院看她。她也是那么静静地坐在医院花园的一角,发呆似的看着树上的叶子。

  她大概仰久了脖子酸,垂下头来,目光流过他的脸庞,不见丝毫停顿。稍过片刻后,她又掉头去看轮椅上的他,偷偷地对旁边的护士说:“那位先生的腿没有了吗?”

  “大概是吧。”护士说。

  “好可惜,难得见到那么英俊的东方人。”她默默地点点头,出于礼貌不再盯着他看。

  那个时候,她病得很严重,时常神情恍惚,前一秒钟做过什么事情都会不记得,所以她又忘记了,其实车祸后他们也见过的。

  厉择良的关门声惊动了靠在床上发呆的写意,她闻声看过来,瞧见厉择良后,眯眼一笑,“阿衍。”

  “嗯,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就怕她摔出什么毛病来。

  “有啊。”她说。

  “哪儿?”他警觉地问。

  “我肚子饿。”她笑。

  “季英松一会儿就带早点来了。”

  “我想喝你做的粥。”她撒娇,“香香甜甜的荷叶粥啊,上周我肚子疼你熬给我吃的那种,你说下一次吃可以放薄荷叶来试试。”

  听得旁边替她换药的护士都忍不住微微笑。

  写意当着陌生人的面这么说他,使他反倒有些窘迫,于是,他有些尴尬地咳了一下。

  做完CT出来,路过其他病房,她在走廊上就听见有人冲着电话大声:“抛,抛,今天一开市就一定要替我出货。”声音一点也不冷静。

  “大家都被股票整疯了?”她狐疑地说。

  “你应该庆幸你没买,不然我就该到公寓楼下收尸了。”他说。

  “估计你也赔了不少,厉兄,看来你这人看得开,心脏也蛮强劲的嘛。”她哈哈笑。

  “我不只心脏,还有个地方也很强。”他淡淡说。

  “……”

  写意沉默了下,张望四周有没有人偷听,真不知道这男人怎么一肚子坏水呢。

  果真,三句话不离本行。

  “你好坏。”她说。

  “我说错什么了?”

  “坏人,就知道想那种事情。”

  “我说写意,”他看着她,很义正词严地教导道,“你这脑子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随便一句话都要往那方面想。”

  “……”写意再次被击败。

  写意回到病房开始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复述了下自己从楼梯上跌下去的过程。

  呃……当然她将朱安槐侮辱厉择良不能人道那几句自动过滤了,不然她无法保证这男人不会立即提刀去砍人。

  “这种人,我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居然世界上有这种人渣,一定要叫他付我医药费,还有误工费。”说完,写意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

  厉择良坐在旁边听着,也没怎么接话。

  写意皱起眉,“你好歹附和我一下嘛,不然我这样骂起来很没有成就感。”

  “怎么附和?”他居然问。

  “你可以说,没错,就是人渣,一定要他给医药费。”写意恶作剧地教完后,他居然真就学着她那么说了一遍。

  搞得写意很受宠若惊地伸手摸他的额头,“阿衍,你不会见我摔着了就伤心傻了吧?”

  厉择良笑笑没恼,却让写意明显感觉他心不在焉。

  那几天来看望她的人很多,唐乔也好厉氏也好,她突然觉得自己也蛮有人缘的。一般情况下厉择良是夜里出现,白天有人时消失。写意心中琢磨了下,不知道是因为他俩在搞办公室地下恋还是因为他有别的事情忙。但是,他在病房的出现还是让大部分熟人知晓了写意与他的关系。

  出院后,厉择良将老宅的厨子叫来每日给写意做午饭,她在家吃吃喝喝生养了好几天。

  一日,突然接到吴委明的电话。

  “写意,辉沪出事了。”

  “啊。”

  “什么时候?”

  “今天早上。”

  “怎么了?”

  “一早朱安槐和他老爹都被警察带到经侦科了,估计不到明天就会看到新闻。”

  “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厉择良干的?写意紧张地问。

  吴委明拿起电话向写意复述了自己得到的内幕。

  原来,那朱安槐虽然在辉沪挂了个总经理的名字没有实权,但却因为父亲的关系可以在账目上做些手脚。

  他挪用辉沪的公款去炒股买期货,上半年赚了以后,却更贪,没有取出来将公款补回去。从五月开始股指下滑以后,这三个月两股指数已经下跌到最高点的百分之七十不到。

  这是什么概念?平均一万跌成七千!

  “如果你是朱安槐你怎么去还这些公款?”吴委明问。

  “那种人渣我做不来,而且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我更不会做。”

  “如果,我说如果,考下你智商看脑子摔坏了没有。”

  “我要是他,”写意想了想,“往坏处做的话,干脆弄一批大项目的空头贷款出来,做假账。公司内部人一查到就说是内部关系,再搬出董事长的名义做担保。”可是这样会成恶性循环。

  简言之就是,拿银行的钱去做股票,赔了以后急需还回去的公款漏洞填不了,就再造一些假的贷款去还前面的漏洞。而那些贷款根本就是空户口,如果借钱的是张三企业,可这世界上哪儿找这个企业去,一查就穿帮。

  他家虽然是开银行,却不过只是帮人家保管一下,钱终究还是别人的。

  “你要是做起坏事来,肯定要比那朱安槐聪明得多。他一遇大事就腿软,这法子不是他想的,是他老爹为他擦屁股做的,所以银监会和经侦科一来查账,就把父子两个一起兜了进去。”

  可是像辉沪这么开空白贷款的,还要胆大的才行。

  但是为什么这么巧地查到辉沪身上,而且还一查就准?写意和吴委明两人都没有相互点明。

  这个写意明白。

  她说让朱安槐付医药费,只是因为当时心里很不服气随口说说而已。和那种人打交道,吃点亏就像被狗咬了一口而已。她一直是这么想的,因为她也确实惹不起他。

  但从这个事情上看,不是厉择良,谁能在一天两天内可以做成?

  估计在辉沪有心腹做他的内线,一个心腹培养成型要多少时日和精力?所以他必定将这个事情筹划了许久,然后在朝夕之间将辉沪化为乌有。

  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人。

  想到这里,写意将环住抱枕的手一点点收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良言写意 > 幸福一直停留在那个地方5
回目录:《良言写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3长相思作者:桐华 4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5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