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良言写意 > 我不要你哭3

我不要你哭3

所属书籍: 良言写意

  “我自己泡方便面。”写意恨得牙痒痒。

  “我们家没有方便面。”他闲闲地说。

  “那我不吃,总可以吧。”写意气呼呼地说完一口气将行李搬到楼上房间。

  屋外的天空阴沉得厉害,似乎就要下雨了。

  厉择良的视线落在她背影消失处,缓缓地放下报纸。他的心情安定下来,就差那么一点点,他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几近绝望。

  其实写意并不知道厉择良今天特地提前回来,放了老宅里所有人的假,连老谭也被迫离开。

  “可是晚饭……”老谭说。

  “家里有什么材料?我自己做。”

  “那我为你配好作料。”

  “不用了,我又不是不会。”

  “本想免得你们麻烦。”老谭笑。

  厉择良收好报纸,慢慢地踱到厨房,查看了下电饭煲里闷着的米饭。接着又拿起刀,准备切菜开火下锅。他在国外独自生活过,如今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在那套小公寓里独居,几个家常小菜难不倒他。

  楼上的写意收拾完东西以后,开始觉得饥肠辘辘,饿得前胸贴后背,实在熬不住便想偷偷下楼找点残羹剩饭来吃。

  当她轻手轻脚地下楼却发现厨房里有响动,她小心翼翼地去偷窥,竟然看见他在里面。

  她从没见过这么贤惠的厉择良,胸前系着灰色的围裙,袖子卷了起来,正在炒菜。

  他发现了她探出来的脑袋,一手拿盘一手铲起菜说:“在饭厅等等,马上吃饭。”

  香喷喷的鱼香肉丝和糖醋排骨就这么被他给做了出来,放在饭桌上。

  “做给我吃的?”写意有些受宠若惊。

  “我自己吃的,但是你想吃也可以。”

  写意笑眯眯地看着他,这男人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摆筷子。”他说。

  “嗯。”写意头一次这么听话,屁颠屁颠地去拿。

  此刻,饭厅里是一片祥和的氛围。

  男人解了围裙坐下,女人回厨房拿碗筷,连那只顽皮的恶猫也乖乖地蹲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吃着白米饭和肉丝。

  她坐下来,朝着那盘鱼香肉丝很神圣地夹了第一筷,放进嘴前却看到上面翠绿的葱花。

  “呃,为什么要放葱?”

  厉择良的眸子沉了沉。

  然后第二筷,伸向了糖醋排骨。

  “呃……好烫。”

  他的眸子沉得更深。

  第三筷子,写意又夹了些肉丝,还没入口就叫。

  “我的天,居然还放了黄瓜丝,我一直都……”

  她的话还没说完,忍无可忍的厉择良用寒冰一样的目光扫她一眼,提高声音“嗯”了一声,脸色沉下去,眼中隐隐聚集起风暴。

  “呃……”写意见苗头不对马上改口,“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吃黄瓜,简直是人生的大爱,这可放得真合适。”然后眉毛皱成一团,忍痛吃下。

  “你挑食的毛病应该改改。”他说。

  夜里,雨倒也没下下来,就是风刮得厉害。整个大屋就只有她和厉择良两个人,风吹起来,乌拉乌拉地响,半夜听起来阴森森的。

  也不知道是楼下客厅里哪扇窗户没关好,一直荡来荡去的,使得写意更加难眠。她很想出房间去关,可是她胆子小,踌躇了半天才下定决心。

  她出门刚下楼拐了个弯,没注意到在暗处矗立的厉择良,摸索着开灯。

  他却察觉了她,在光明来临之前他生平有了第一次不知所措。他只是因为要下雨了,腿疼得厉害而下楼来吃点药,没想到撞见了她。

  写意好不容易摸到开关。

  灯光一下子亮起来,晃到她的眼睛,客厅恍如白昼。她转过身来忽然看见灯光下的厉择良,身体明显一震。

  他穿着睡衣,手里拿着根手杖,右边的裤管下面明显地空荡荡的,没有戴假肢。看到他这副样子,写意有些尴尬。

  “我下来关窗户。”她解释。

  而他却没说话,脸色如同寒冰。

  写意知道他这个情况被人看见肯定会别扭一下,便走去将窗户关好就准备回房间待着再也不出来。

  她走到一半瞄到他手上拿着药瓶,便一下子想起来上次那位何医生的话。

  他是因为腿疼而下来吃药吧。

  写意胸口抽得紧紧的,不禁停下来说:“今天他们都不在,你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没有。”

  “要不要帮你拿杯子?”

  “不需要。”

  他又开始倔起来。

  “其实……”她对他这种倔强,决定下剂猛药,“其实你的腿,那天我就已经看见了,所以你不用回避。既然要和你一起生活直到让你腻味为止,怎么可能不让我看见?”

  语罢之后,写意静静等待飓风的来临,大不了那手杖扔过来再砸一下。可是就算砸死她,她也不想见他那个样子,一提到那腿就如此介怀,生气都比冷漠刻薄要强。

  越掩饰说明越介怀,越介怀说明心中仍过不去那道坎儿。

  如此一口气说开了反倒轻松,这种事情对他来说长痛不如短痛,他不仅需要面对她,还需要面对外面别的人的眼光。

  他闻言脸色阴沉至极,眼中骇然已经聚起狂风,可是他偏偏开口很平静:“看就看了吧,一条废了的腿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即使这样说得平淡,他的语气也如万年寒冰一样凛冽寒冷,说完倚着手杖在沙发上坐下。

  “如果连你自己都不能平静地看待自己的腿,那么如何能让其他人正视它?那假肢做得再逼真也是假肢,况且它也不能让你戴一辈子,你不能在那种虚幻的表面下掩盖自己,而且何医生说你长期强制性地戴……”

  “够了!”他粗暴地打断她,“沈写意,你又开始自以为是了,别做着一副站在高处怜悯我的样子,对我说教。我的事情哪里要你来多嘴?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人,竟然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如今是我缺了一条腿,哪天我想废了另外一条你也管不着!”

  他带着极盛的怒气,对写意又是讥讽又是嘲弄的。

  写意忽然觉得有点累,垂下眼睑,不想再跟他还嘴。

  是的,她自己当是他什么人了?

  本来也是,她太高估自己了,居然妄想开导一两句就能让他从阴影中解脱出来,活活讨了个没趣。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把她当回事儿。心情好便逗逗她,心情不好就能让她滚一边去而已,哪有半点把她放在心上?在公司里,任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他也不会为她多说一句,他无论待谁都比对待她好一百倍。

  她却仅仅因为他昨晚的温柔而在他面前趾高气扬了起来。

  她思索至此再看到他的腿,不禁鼻间一涩,潸然地落下泪。

  写意极不自然地别过脸去,她几乎从不在人前流泪,而这一刻却不知为何眼眶含满泪水,控制不住地涌出来。

  “对不起,厉先生,我自抬身价地对您多嘴了。”她说完也不敢擦泪,扭头就走,生怕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留下厉择良独自坐在那里,手指一屈一张,终是在她离开前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他听见她的房门轻轻合上,好像也随即关掉了两人的心扉。

  他独自坐在沙发上,沉在这大风呼啸的夜里。

  他懊恼地找不到什么东西发泄,只将拳头越握越紧,越握越紧,终于忍不住便狠狠地将手杖扔出去,砸落在地之前将茶几上的烟灰缸和果盘碰落。于是一前一后落到地砖上,连续哐啷的两下在这样的黑夜显得特别突兀。

  写意直到进屋关上门才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以前解决案子的时候被对方当事人威胁过很多次,她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就连朱安槐那样反复刁难她,她也嗤之以鼻。可是她居然会被他那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弄哭了,好不争气。

  写意趴在床上蒙住头,眼泪不流了,鼻间的呼吸却混浊起来。况且蒙久了,被子里也憋气只好又掀开。她有鼻炎,一哭就要犯病,天气骤变也要犯病,然后鼻涕就流个不停。

  她已经对他够容忍的了,这世界她沈写意除了他以外还迁就过谁,顺从过谁?可是他依旧对她那么坏。

  忽然,写意听见楼下传来两声哐啷,她蓦然坐了起来。她害怕是他不小心从楼梯上跌倒,什么也没多想吸了吸鼻涕,急急忙忙地出门下楼去看,却见厉择良好好地坐在那里,只是将东西摔得一片狼藉。

  她又自作多情了一回,讪讪地想退回去,但是已经被厉择良看见了。

  “写意。”他有些生硬地叫住她。她听到那两个字身体一僵,昨夜他也是那么叫她,叫到心尖上了。可是现在叫她干什么?难道刚才还不够他解恨,还想再叫回去讥讽她一顿?

  “我去睡觉了。”她板着脸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写意,”虽说他的语气依旧生硬且很不自然,却比方才放缓了些声音,“你过来。”

  我不!

  她原本就是想这么回答他的,这会儿让她过去,她就过去,要是一会儿要她滚,她就滚?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到他的眼睛后,那个“不”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他的眉微微蹙着,一双眸子平时在阳光下看起来原本是棕色的,可是现在却如两点纠结的黑墨,溢满了哀求。

  那样的眼神,令任何人都无法拒绝。

  “干吗?”她走到他跟前,有些不情愿地嘟囔着。

  “过来。”

  她按照他的吩咐又朝前走了两下,止步,“好……”一句话没说就被惊呼替代,因为坐在面前的他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使劲一拉,她身体瞬间失去平衡不禁侧坐在了他的怀里。

  她想挣扎着起来,却被他紧紧拥住。

  “我……”写意脸颊绯红。

  “嘘……”

  他将头埋在她的发间,似乎在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气息,半晌也没说话。

  外面的暴风吹得正狂,可是被窗户的玻璃隔绝在外面以后更显得室内的安静,在屋子里,写意几乎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听见他轻轻道:“对不起,我又冲你发火了。”却仍旧没把头抬起来,好像说的是一件世界上最丢脸的事。

  写意愣了愣。

  “我也不对。”她这人就吃软办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也跟着认错。

  “你刚才哭了,写意,”厉择良说,“我不要你哭,即使你永远没心没肺跟我作对,我也不要你哭。”

  写意听见这句话之后心中原本皱在一起的情绪,像吸了水的海绵一样缓缓地舒展开,鼻子又开始酸酸的,有那么一些感动。

  “我哪有没心没肺?而且也没有专门和你作对。”她仍不忘记狡辩一下。

  他抬起头,伸出手掌,说:“把手给我。”

  写意不知缘由,乖乖照做。

  却见厉择良略微倾了倾上身,引着她的手放在了他右腿的残缺那里,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她感觉到了残断面以下的那种陡然缺失。

  她手心一惊。

  “怕不怕?”他问得很谨慎。

  写意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收回手转过身去,蓦地抱住他。

  抱得很紧。

  有那么一点点害怕。

  她在心中默默地说,却不敢告诉他。

  在那一刻之前,她从没发觉原来真心拥抱一个人的时候心会变得那么柔软。

  “你每天吃几顿?”他忽然问。

  “三顿。”她奇怪。

  “既然只吃三顿怎么这么重?压得我双腿发麻。”

  “……”

  这男人说这些话真是非常没有情趣。

  “写意。”过了会儿他又叫她。

  “嗯?”她正在专心地研究他那漂亮的指头。

  “关于那天合约的话,我收回。你做的报告我完完整整地看过,跟薛经理商量后,公司才会采纳,不是为别的。我之所以那么说,只是因为我在乎你。”说到此处,他微微敛起目光,垂头道,“如果伤害你了,我为此道歉。”

  写意静静地听完,凝视了他半分钟,看得他很不自在。

  然后,蓦然之间她笑了笑说:“我接受,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

  “一、你不准再说我胖,又嫌我磨蹭。”

  他点头。

  “二、不许再往菜里放葱,还有黄瓜我也不吃。”

  他又点头。

  “三、可不可以早上看见你不叫‘厉先生早’?”

  他欣然接受:“没问题。你以后见我什么都不用叫,光鞠躬就行。”

  “……”写意顿时无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良言写意 > 我不要你哭3
回目录:《良言写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白日梦我作者:栖见 2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3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