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缬罗 一

所属书籍: 九州·斛珠夫人

锐烈的风自高空呼啸而下,穿过人们的襟袖与耳畔,仿佛要在面颊上擦出痛痕来。夕阳半浮半沉,摇荡破碎的耀眼赤红,像是淋漓的一渠铁水泼洒在滁潦海上。

 

  狂风亘古不歇,剥蚀了岸边的丘陵,使它们临海的一面深深凹陷下去,远看如同无数金色的岩砾波涛在起伏。那些朱彤地子金团龙的王旗与冠盖,被最后的日光剪成了伶仃的黑影,叫风撕扯得歪歪倒倒的,几欲飞去。

 

  衬着霞红的天幕,那荒凉丘陵的脊线上,一列浩大队伍展开。五百骑兵长队之间,夹有七十五辆驷车,此后又是千名骑兵与千名步卒,前后拥着一张十六抬的朱锦缂金檐子与五十辆驷车。跟着是数百具油毡大车与五百骑兵,另有两千步卒断后。兵士们大多年纪很轻,身架纤细,簇新的军服与轻甲穿着都嫌宽大,肩上与腰间支支棱棱地突出来。十人比肩的行列默默向南而行,竟逶迤出十余里去,放眼出去,亦望不见始与终。 

 

  步卒的阵列里,有个戎装少年正控着马谨慎地穿行。少年面貌文弱,十五六岁模样,腰间珮饰不过是五千骑的獬鹰珮,身上穿的倒是正四位的武官服,一望而知是羽林军的禁卫武官。刚到檐子近前,早有女官迎了上来行礼。少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请即刻伺候昶王殿下移驾。”

 

  年长的女官闻言抬起头来,姿态还是恭谨,琅琅的声音里却有怒意。“殿下旅途劳顿,又着了风邪,发热得正厉害。”

 

  少年蹙起秀逸的眉,刚要开口,女官又一气说了下去。

 

  “早上殿下不过迟起了半个时辰,蒲由马大人便当众呵斥,已是大不恭敬,现下又三番几次地遣人来催促殿下换乘马匹,究竟是何道理?汤将军,您既是昶王殿下的随扈将军,理当正告蒲由马大人,大徵皇子血脉高贵,此去注辇是为了两国盟好之情谊。蒲由马大人身为注辇使节,却如此轻慢殿下,便是轻慢一统东陆的大徵,还请自重。”一番话不紧不慢说到后来,口吻已颇严峻。

 

  少年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并不开脱自己,道:“蒲由马大人是听闻此地夜间有狴獠出没,便借着这个由头发作起来。只是我方才问过泉明出身的兵士,据他们说这一带荒丘上狴獠并不多见,一旦出现却必然数百结群,又十分迅猛。过往商团若非迫不得已,绝不走夜路,即便冒险赶路进城,也要备下逃生用的一等骏马,否则……殿下在末将的马上,总比在檐子里安心些。”

 

  女官们均吃了一惊,过了片刻,才有个较稳重的匆匆从驷车内捧出朱红团龙的小衣裳与斗篷,递进檐子的帘幕里去。少年拨马行至檐子跟前,又等了好一阵子,里边的女官才撩起帘幕,送出个围裹厚实的孩童,另有女官围上前来,七手八脚将那孩童送上马背,安置在少年的身前。孩子双目虽然合着,却还看得出是秀丽的丹凤式样,眼梢清扬,因发热昏睡,连眼皮都晕着病态的红。

 

  “汤将军,殿下要是与您共乘一马么?”先前的年长女官这样没来由问了一句。少年一手挽缰,一手抱着那孩子,怔了怔才答道:“末将的马,总比兵士们的强些。”

 

  女官仿佛还要说点什么,却又咽了下去,无言地行礼退下。

 

  孩子微微张开眼睛,停了一会,呓语般模糊地唤出一声:“汤将军。”

 

  少年低头应道:“是,殿下。”

 

  孩子费了点劲,才说出话来。“要是真的……遇上很多狴獠的话……汤将军不必过于顾虑我。” 轻细的声音仿佛一把碎纸片,刚自嘴唇里断续吐出,便被迅疾的海风一把夺了去,听不分明。

 

  “殿下,您是大徵的皇子,臣下是您的随扈将军,断没有抛下您自己逃命的道理。”少年自幼在军营生长,如此豪壮而殷勤的套话听得熟了,说来也顺畅。等到话出了口,心里才不禁一紧,如同平整的绸子从半腰里被挑了一丝出去似的,寸把宽的一道全抽缩起来。这孩子的伶俐解事是赔着小心的,像是时刻担忧着会触怒了谁,已到了低微可怜的地步。

 

  他早听说过,昶王在皇子中排行第四,是最末的一个,母妃聂氏尚未生下他便已经失宠。皇次子与三子的生母宋妃颇具美貌与手腕,长年专宠,又精于笼络朝中宫中,更兼她所生的皇次子仲旭尚未满十六,天资才器与韬略脾性无不胜过太子伯曜,夺嫡废立的谣言早已甚嚣尘上,是谁也得罪不起的。此次西陆雷州注辇国遣使送来一位十三岁的小公主,名为紫簪,预备数年后婚配徵朝皇子,按例,徵朝也当有一名皇子随使臣前往注辇,名为学习雷州风土语言,实为质子。太子褚伯曜乃是大徵的储君,自不必提,皇次子仲旭日后必是国之栋梁,不可少离,而三子叔昀体质又那样荏弱——所谓质子的人选,除了最年幼的季昶以外,再不做他想。

 

  “我是个当不了皇上的皇子……就算你救了我,我也给不了你什么好处……而且,汤将军你的武艺也……”

 

  年幼的皇子忽然惊慌地住了嘴抬头看他,眼里分明翳着一层水的膜,却自己死死地收住了不许流下,映着滁潦海上近晚的火烧云,在下睫毛上盈出一道金光。虽然心下明白孩子并无讥讽的意味,少年脸上却还是腾地烫了起来。

 

  聂妃已病困幽宫,身边的宫人与内侍亦只是对她虚应故事,宋妃尚不罢休。乘着昶王远放异国的时机,宋妃指使兵部,从当年投考禁军的新丁中拣出武试最后一名,玩笑似地擢了那十五岁少年汤乾自一个五千骑职位,配以五千新兵随昶王往注辇。因宛州与中州西部正有瘴疫流行,大队不得不改由泉明出海西渡。自天启出发以来,已过去了近一个月,汤乾自决断精明,兵士们亦年纪不大,没有什么油滑气,倒还服从他的管束,可禁卫将军竟不通武艺,也不免成为兵士们背地里谈笑的材料。

 

  十五岁的将军与十岁的皇子,就这样共乘着一匹高骏的瀚州马,默默走在旌旄飞扬的队伍中,暮色里都是浓黑的剪影。隔着重重的锦绣衣裳与轻甲,少年还觉得出那孩子身上腾起来的热度,好似一只小炭笼在他怀里焐着。

 

  那天夜里,昶王与注辇使者蒲由马一行六千余人抵达泉明城时已是瀚中时分,较原本的预计迟了近两个时辰。大队在泉明休整三日,而后改由海路,经莺歌海峡航向雷州。

 

  船队离开泉明后半个月,今年投考羽林军的兵法与文试榜单从天启快马送达,鲜红的一列高高张贴在泉明城门口。贩夫走卒歇下担子围到榜下,仰起了脸去看那密密麻麻的黑字榜文,有识几个字的,便拖着腔调,自上而下念出声来:“第一甲——第一名——澜州秋叶——汤乾白。”

 

  另一人在旁怯怯地说:“……我看着咋像是汤乾目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2永生作者:梦入神机 3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4元尊作者:天蚕土豆 5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