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斛珠夫人 > 第十章 飒然成衰蓬 I

第十章 飒然成衰蓬 I

所属书籍: 九州·斛珠夫人

那是海的气味。

  潮汐起落,风里送来清新微咸的水气,月光下涌动的海洋如同巨大清澈的墨玉。每踏一步,便沉溺得更深,凉润的海水一寸寸殷切地拥抱上来,直到没顶。离开海边多年,她依然隐约记得那温柔的触感。

 

  然而,滑入水中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痛楚拉成一张紧绷的弓,伤痕蜿蜒绽裂,如赤红的索条深深陷入肌肤。

 

  “夫人!”有人惊呼着拉住她的手臂,以免她沉入水底。瞬间的紧绷过后,她全身骤然软弱下来,像个无人操纵的人偶,甚至不能支持自己头颅的重量。

 

  玉衡顾不得四溅的水花,赶忙腾出另一只手,将女子的肩抱住,再细细收拢那些黏附于她双颊的丝缎般湿发。随着手指梳理,从乱发中露出的精巧面孔令玉衡无声地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子有珠贝的眼底、黑曜的眼仁,有珊瑚的唇与澄金肌肤,惟独没有活人的神情。若非裸露于水面上的肩颈遍布殷紫嫣红的细小啮痕,玉衡几乎要以为自己怀中抱着的是一尊人像。

 

  她掬起池水细细擦洗女子肌肤,浅淡的血红迅速在乳白池水中氤氲开来。玉衡轻声太息。那女子,她昨夜听宫人议论说是凤庭总管的养女,一直当作男孩养大,中过武举探花,与早先谋逆弑上的羽林万骑方濯缨多年兄弟相称,想来也有武艺在身,究竟是怎样的一夜,使她这样遍体鳞伤?

 

  今日黎明天色尚暗,皇上便披衣从正寝出来,传召掖庭局司礼官。玉衡在偏殿耳房内一夜未眠,此时闻声立即趋前为帝旭更衣,帝旭却摆了摆头,道:“玉姑,你去里边替夫人收拾。”

 

  玉衡在宫中服役三十余年,连帝旭亦唤她一声“玉姑”,见惯宫闱风波,夜中听见的异声已让她心中有了七八分底。然而当她推门迈入正寝,放眼望去,仍不禁无声地用手巾捂住了口。

 

  正寝内如经飘风横扫,满地皆散乱着轻软锦绣衾褥,二十四扇通天落地的鲛纱帷帐亦撕毁了三五,惟独不见人影。定睛良久,玉衡终于发觉堆叠如山的玄黑捻金龙纹缎被中露出女子红紫累累的半边肩背,忙赶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揭开缎被,正迎上一双大睁着的眼,深寂涣散,如同一泓噬人的清澈死水。

 

  玉衡率领几名宫人将那女子送往九连池时,帝旭正伸开双手让女官们为他着装,玉衡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心底油然生出森森凉意。皇上仪容如常,连一处最轻微的擦伤亦没有。

 

  “痛……”女子在昏迷中喃喃吐出一个字。

 

  玉衡连忙捧起女子的面孔,唤道:“夫人!”

 

  浓黑的眼睫稍稍翕动,女子睁开了眼,目光迷乱。

 

  “阿母……我好痛。”

 

  玉衡听那女子言语音调陌生,像是南边的方言,又轻细得无从分辨,想是呼痛,只得硬着头皮轻声安慰道:“夫人,奴婢知道您疼,这珠汤虽然刺激伤口,疗伤除痕却有奇效,夫人再稍稍忍耐片刻便好。”

 

  昏蒙的目光渐渐凝注于玉衡面孔上,转为清晰。海市转动视线,看清了面前这个身穿内宫女官服饰的中年妇人。

 

  “——夫人?”她困惑地开口,声音细如游丝。

 

  玉衡见她此时说的是中原官话,松了口气,温柔微笑道:“恭喜夫人,皇上今日下旨册封您为淳容妃,赐别号‘斛珠夫人’,与淑容妃一样,是尊崇仅次于皇后的三夫人之品级哪。”

 

  “斛珠夫人?”海市茫然地复述着。

 

  “凤庭总管一早便差人送来一斛稀世鲛泪珠,说是夫人幼年逢仙,这鲛泪珠是鲛人赠予夫人的嫁妆。皇上那时正向司礼官口授册封旨意,得此吉兆很是愉悦,便赐下这个别号,并赐夫人珠汤沐浴。”

 

  幼年逢仙。

 

  海市身躯猛然绷直,咬着牙似要使力,却终究用不出半分气力,只得依然将全部体重倚靠在玉衡身上。

 

  初初离开海边的那些日子,她一合上眼睛,便看见沉碧的海卷起滔天漩涡,成夜地惊厥噩梦,是他与濯缨轮番照看,决不假他人之手,为的是不让旁人听见她的呓语;这一斛鲛泪珠亦被他锁入库房,不见天日整整十一年,不许她再看一眼,好不再揭起她的疮疤。她原以为这是他们三人深埋于心的秘密,长久不曾提起,她仿佛也就真能当自己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他一时兴起收养入馆罢了。

 

  可是,被拱手送人的,不止是她这身尚称美丽的躯壳而已。他把她不欲人知的一面霍然摊开,任由那些旧伤在光天化日下嗤嗤蒸腾起腐毒与血腥来。

 

  海市疲惫地合紧双眼,再流不出泪来。

 

  玉衡亦不便再说什么,只得继续挽着海市的肩,为她擦洗伤口,一股股血色翻上水面,整池水几乎被染成浅红。

 

  海市咬紧牙关忍耐着周身火辣辣的疼痛,却因嗅见了熟悉的清新微咸气息而困惑地睁开眼,四面环视。她浸浴的池水浓白如牛乳,细看之下,原来那水本身是清澈浅碧的颜色,其中却密密麻麻地散布着极细小的白色星芒,在日光下折出七色虹彩。虽已离开海边十余年,海市毕竟是采珠人家出身的孩子,不禁低低惊喊出声。

 

  “这是海水……还有……舂碎了的珍珠……”她颤抖着抬起一手,搅动池水,眼里满是愤恨与不能置信。“难道,年年上贡的珠赋,就是为了——”她顿了一顿,嘶哑衰弱的声音终于爆发,“每年为了贡珠,海上要死多少人,就是为了……”海市说不下去,将面孔深深埋入水里,乳白色的珠汤下,有什么东西散出隐约的光华。

 

  玉衡疑惑地探出一手摸下去,从水里捧起了海市的手,手心白光漫起,赫然是“琅缳”二字。玉衡骇得乍然松开两手,水花泼面,海市便直向池底滑落下去。

 

  “夫人!”玉衡慌忙和衣踏入水中四处摸索,终于摸到了海市,将她扶起,急切拍打她的脸颊。

 

  海市虽手足无力,眼神却幽深清醒,眉睫上沾染了珠粉,荧荧惑人。“你安心,只不过是没有力气。海水是淹不死我的。”

 

  玉衡松了口气,刚要将海市扶往池边,背后便响起了清朗闲适的男声。

 

  “玉姑,你去把湿衣裳换了。”

 

  玉衡“啊”地一声,搂着海市转回身来。“皇上、方总管……”

 

  海市倚在玉衡胸口看着来人,光丽容颜上的双瞳乌如点漆——两点浓黑的漆,无神无光。

 

  “玉姑。”帝旭稍稍加重了语气。

 

  “是……”玉衡慌乱应声,却不知要如何将海市送到池边。帝旭将眼光投向身边的男子。方诸恭谨俯首为礼,继而向池边走去,面色平静如过去十四年中的任何一日。

 

  苍绿宦官袍服的衣袂无声拂过眼前。凤庭总管在玉衡的面前弯下身来,伸出一只手。

 

  玉衡将怀中女子的手臂交给方诸,匆匆踏着台阶走出珠汤池,行礼告退。

 

  “夫人,请出浴。”静寂的九连池大殿内,回响着他温醇的声音。

 

  海市的眸子迎着他,却并没有看着他。

 

  “我没有力气。”她开启了精致的唇。那唇是微翘的,无论主人心绪如何,看起来,都有一些任性。

 

  “臣会扶住夫人的手。”

 

  她沉默着,没有反对。他稍稍加力,她的身躯便从乳白的池水中一寸寸浮现出来,意想不到地轻盈。

 

  他眼里,有一根细如发丝的弦逐渐绷紧。

 

  原本的蜜金肤色生气全失,只留存了惨烈淤结的红、赭、白,那些色彩,恍然令他想起麟泰三十四年。那年他怀抱着小小的濯缨,在马上回望两军鏖战后的红药原,只有雪的白与血的红,满目创痍。像眼前的她的身体。

 

  他的左眼下斜飞两道伤痕,唇角细密纤小的牙痕像是孩子咬下的,又像是女子。海市搭在他臂上的手指倏地收紧,满面惊惶。

 

  回忆如一滴墨水浸染在空白的意识上,以令人恐怖的速度无限扩大,重新将她裹入黑暗。

 

  她曾经以为,既然心已经死去,身体亦会随之变得麻木不仁。但是她的身体依然要反抗。

 

  风雪大作的夜晚。

 

  她挣扎着逃避身上压制的重量,要不是帝旭敏捷地偏过了头,她的手指便要划进他的眼里。不容反抗的亲吻,她亦毫不犹豫地咬下去。他用一张庚帖将她骗回帝都、用神准的一箭葬送了她的往后,那么,她至少要在他一意维护的皇帝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她绝望地撕扯着,像是只要足够用力,便能撕碎这可怖的夜。

 

  可是那些伤痕,最终竟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她一直在追寻着的答案就在眼前。只要再一瞬的时间,她便能穿过迷雾,触到他那层层掩藏的灵魂。但是她退缩了。那个隐约的轮廓,已经令她不忍卒问。

 

  方诸避开她的目光,取过衣袍为她披上。凉滑的纯白丝绸贴附在她的伤上,血混杂着水,晕染出朵朵嫣红来。他半跪在地,以修长美丽的手指为她理顺衣襟。肌肤相贴处,她觉出了他的冰冷。

 

  时光飞速逆行,记忆深处,仿佛也有过那样一夜。那夜他为她挽发,为她一一结紧五色丝绦,为她佩上钢刀与镶金狻猊腰牌。她伸开双臂,像个精巧玩偶,一任他用纱衣与锦裳将自己重重叠叠围裹,轻柔触着她脸颊的手指,曾经那样稳健温暖。

 

  “好了,鉴明,尼华罗使臣大概就要到了,你去帮我抵挡半个时辰。带子不必系了。”帝旭看着海市的指节刹那间握得发白,深黑的眼里有冷诮的光。“不,还是一个时辰好了。”

 

  方诸牵着海市袍带的双手在空中停留了片刻,终于松开,转身欲走——却忽然变了脸色。

 

  海市低着头,怯怯地、然而坚定地牵住了他的袍襟。她自小是男孩心性,胆大妄为,十一年来,这是他第二次见她如此恐惧——第一次是在与她初见之时。

 

  她抬起头来,哀恳乌黑的眼,像是缎子上灼穿的两个空洞。

 

  战栗的痛楚如一支箭瞬间贯穿他的心脏。他仿佛再一次看见了六岁的她,轻盈稚小如一叶羽毛,却又坚强狡黠如一匹幼狼,从十几名官兵的追杀合围中奔出,带着遍体伤痕投向他的怀抱。

 

  帝旭眼里,荡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方诸唇边的旧刀痕蓦然抿直,如同落定了一个沉重的决心。他的手,落向她捉住他衣襟的那只手。而后,缓慢而坚定地收拢,握住了自己的衣襟,从她手里一寸一寸抽回。然后转身离去。

 

  她的神魂,也就那样一寸一寸,从身体里抽离了。眼前世界无声崩坏、风化,雕梁画栋化为朽灰、珠白池水顷刻干涸,这世界离弃了她,留给她的是漠漠无尽的空白。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斛珠夫人 > 第十章 飒然成衰蓬 I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魔戒(指环王)作者: [英] J·R·R·托尔金 2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3第一卷 梦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4驭鲛记之恰似故人归作者:九鹭非香 5至尊剑皇作者:半步沧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