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缬罗 十二

所属书籍: 九州·斛珠夫人

麟泰三十三年暮春的那场醴雨祭典之后,缇兰反复地做着同一个不可解的梦。

 

  那是一个东陆女子,两支钢镞长箭凌乱穿过心窝,自高峻城楼决然纵身跃下,曳着烈艳丝绢衣衫,直到坠落地面,始终像是一团不肯熄灭的火焰。

 

  缇兰总是在夜中霍然惊醒,反复回想那张面孔,眉目历历,竟是从未见过。

 

  那些乱梦,在时光的漆黑布幕上纵横划出裂隙,容她觑看未来的一角,然而看见的是谁,或是怎样的情形,却不由她选择。

 

  日子飞快过去了。叛乱的僭王军队失去了澜州的最后一座城池,不得不冒险急行横穿东陆,兵力折损惨重,流窜至中州西北负隅顽抗,褚仲旭的天下几乎已成定局。麟泰三十四年一月,僭王褚奉仪残部渡海北进,他多年前远嫁瀚北鹄库部的异母姊姊红药帝姬亦挥军南下,突破黄泉关前来接应。眼看着褚奉仪即将逃入蛮族地界,旭王褚仲旭与清海公方鉴明率领王师全力追击。

 

  整整八年,吞没了数十万军民的骨殖腐肉,东陆的土地就算再怎样贪婪嗜血,也快要饱足了罢?

 

  西陆各国却是一派安泰景象,靠着贩卖刀甲粮草,都所获不菲,其中尤以把持大半航路的注辇为甚。二月的宫内纪事里,只记着预备三月王太子索兰的八岁诞辰的种种冗长事务,公主缇兰豢养的一对东陆锦花狸猧下了一窝崽子,倒是最热闹的事情了。

 

  缇兰午后无事,让弓叶扶她去昶王居处闲谈,谁知季昶早一步叫英迦大君跟前的人宣走了,汤乾自当然也随侍着去了。缇兰想了想,道:“也不知道那些狸猧怎么样了?既是出来了,干脆咱们上别苑去走走。”

 

  别苑外头伺候的人见是缇兰来了,早在地下跪成一排。缇兰身份本来尊贵,更兼是英迦大君的亲外甥女、王太子唯一的同母姊姊,宫人对她格外奉承。

 

  “咦?今天怎么搬出来了。殿下当心,全在您脚下呢。”弓叶道。

 

  缇兰笑着便俯身去摸,原来草地上铺着毡褥,母兽蜷成一盘打盹,蓬松大尾巴将绒绒的幼崽圈在里边,只露出五六个粉嫩嫩的小鼻头。这锦花狸猧是养熟了的,由着她抚摸,懒洋洋的十分惬意。

 

  忽然缇兰疑道:“嗳?这小的怎么少了两只?”

 

  宫人回道:“那两只特别弱的不敢见日光,放在屋里呢。”

 

  缇兰道:“怪可怜的,弓叶你扶我进去瞧瞧。”

 

  弓叶答应一声,领头的宫人却慌了手脚,叩头道:“实不敢隐瞒殿下,那两只不大好了,样子怪可怕的,徒然惊吓了殿下。”

 

  缇兰眉心一扬。“我说是瞧瞧,其实又看不见,总归你们说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罢。”

 

  宫人们知道她脾气上来了,不敢多话,只是一个劲叩头。

 

  缇兰抬脚就往前走,弓叶连忙赶上去搀着她的手。人是进门去了,还有一句话轻飘飘丢在外头:“我顶讨厌人说瞎话哄我。”

 

  领头的宫人伏在地上不敢起来,满头是汗。

 

  刚进了屋子,便听见幼崽哀叫与水声扑腾。弓叶像是吃了一惊,以东陆言语极快地喝了句什么,又是一阵水花泼溅,幼崽凄厉细弱的叫声才算渐渐平息下去。

 

  缇兰不明就里,面上还含着笑,问:“怎么了?”

 

  弓叶愤然说:“这个东陆婆子要把小狸猧浸在桶里溺死呢!托殿下的福,咱们要是来迟一步,可就没救了。”

 

  “怎么无缘无故这样狠的心?”缇兰恚道。

 

  狸猧性子娇贵,宫里配给八名老成宫人,临产前还特意聘了两个东陆妇人来照看,语言不通,平时缇兰来的时候,都是弓叶在一旁转述。

 

  妇人察言观色,知道闯下了祸,也不等弓叶问话,自己在地上磕着响头,用东陆语言反复喊着什么,像是告饶。

 

  缇兰听着心里陡然一紧,攥牢了弓叶的手,说话音调都不稳当了,一迭声追问:“她说什么?她说什么?”

 

  弓叶答:“这婆子说,这两只崽子眼看就养不活,还要把疫病过给别的崽子,当真不能留了,请殿下明察。”

 

  缇兰嘶着声音道:“前八个字,只要那前八个字!你给我一字一字说明白了!”

 

  弓叶忍着手上钻心的疼,急急说:“她前八个字说的是……‘殿下,不能留它性命’。”

 

  那股攥着弓叶的、仿佛要将她绞出汁来的气力,慢慢松脱了。缇兰全身的血冲上两太阳穴,眼前昏黑,心里却顿时空旷得像个雪洞。

 

  这句东陆话,她不懂,却记了将近十年,音调起伏抑扬顿挫,皆是历历在心。

 

  烈火焚城的夜晚,六岁的她抱着索兰在王城中奔逃,无处藏匿。三十二扇云母抠金团镶柘榴石的屏风,她在这面,少年在另一面,为各自的命运追逐着,竭力奔走。屏风到了尽头,忽然被他一把拽住了手,两道不相干的丝线,就此绾成一个死结,无从拆解。她头一次听见这少年将军的声音,他说的是这句话。

 

  再往后,追兵尽灭,搂着她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儿终于松开了双臂。四围那样静,遍身血污的兵士们围绕在他们身边,将动荡的杀伐声隔绝在外,令她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全。他说的,还是这句话。

 

  那果决勇毅的清澄声音,想来是能够号令万军的,连她这般言语不通的异国女孩,每每听见他的话语,也燃起微小的勇气,咬牙忍下了一次又一次要惊恐尖叫的冲动。

 

  人人都说当年是他救了她,她也一直这样相信。

 

  原来他说的是,殿下,不能留她性命。

 

  东陆妇人在地上伏了许久,听不见动静,大着胆子偷眼窥看,只见那白衣的公主直愣愣站在原地,眼上遮着缎带看不清神情,旁边扶着的女奴也不敢出声。约摸过了小半刻的工夫,公主才开口说:“那只好杀了罢。”说毕风也似地掉头走了,白裙如崭新的大帆一般飘扬起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黑暗塔5:卡拉之狼作者:斯蒂芬·金 2黑暗塔8番外:穿过锁孔的风作者:斯蒂芬·金 3黑暗塔3:荒原作者:斯蒂芬·金 4第三部 王者归来作者:[英] J·R·R·托尔金 5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