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九章

所属书籍: 这边风景

库图库扎尔书记在瓜地 翻江倒海的吸瓜而不是吃瓜法
享受享出来了尴尬

第四天,天气特别热,不但没有云,而且没有一丝风。不但树林和庄稼的叶子一动也不动,好像凝结在火焰一样的空气里,而且连鸟和蜜蜂也不胜烘烤而停止了飞翔。不但牛鼻孔和狗舌头上流着涎,而且连鸡也到树荫下呆呆地张开了口,喉咙里发出“呋、呋、咯、咯”的声音,好像一个哮喘病人。
这天上午,库图库扎尔到七队庄子割麦,他得到了一个信息,说是有公社和县里的领导干部来参加劳动,所以他一早就赶到了庄子。可直到中午也没见哪个领导干部来,却把他自己累了个半死。按说,庄稼活他并不陌生,他的身体也很不错,必要的时候,他还可以在社员当中起那么一会儿“带头作用”。但是第一,他越来越胖了,干起活来他常常感到气短、心跳、手脚沉重。第二,今天确实是热得特殊。第三,他来干活是为了迎接领导干部,结果却扑了一个空,这未免扫兴。第四,可能他确实有了心脏病。
心脏病是不久前才发现的。春天,一次整修渠道,干完了活,心跳得不行,第二天,他就到了伊宁市联合医院。公社卫生院,他是不相信的。给他看病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哈萨克族女医生,医生拿起听诊器听了听,又试了血压,看了咽喉和舌苔,问了问他吃饭、睡眠、大小便的情况。医生说:“你的心脏正常,可能是有些神经衰弱,放宽心思,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库图库扎尔以一种辩论的热情叙述了心脏的不适之感,他企图说服大夫判断他的心脏有病,为了这,他夸大了病情。医生皱了皱眉,给他开了个休息两天的证明,并开了一些镇静剂。医生的诊断使他很不满,他想,一个哈萨克女人,一个只会揉捏马奶口袋为了酿制带酒味的酸马奶,需要将马奶装入特制的羊皮口袋,并不断揉捏。和烧热“萨玛乌尔”来自俄语:铜茶炊。的人,哪里会看什么病!药方划价以后,由于药价太低廉,不足一块钱,这也使他十分不满,既然不给开好药,何必去花钱;对于休息证明,他倒是十分重视的,他想,看来就是有病,不过医生没本事检查不出来,否则开证明做什么?于是,他回到家里,把郝玉兰请了来,郝玉兰反复地听了又听,敲了又敲,折腾了半个多钟头,她说,“您的心脏有杂音,一种咝咝的声音,而且一会儿跳得快,一会儿跳得慢。”“您的肝脏有些肿大。”“您的脾脏位置不对……”“总而言之,您太劳累了,操劳过度。”……郝玉兰的诊断是令人满意的,但不一会儿,他又疑惑起来,根据他对包廷贵的了解,他忽然想到,郝玉兰这个医生的可靠性也是同样值得怀疑的。
但是今天,库图库扎尔确信自己的心脏就是出了毛病,不然,为什么中午吃饭都尝不出味来?食堂吃拉面、拌西红柿、青辣椒炒牛肉,他只要了二百公分而且是强压下去的。心一直乱七八糟地跳着,好像一面被生手乱擂的手鼓。
他勉强睡了一觉。醒来,看看太阳,知道还不到下午上工的时间,他悄悄地溜了,想了想,便朝瓜地走去。现在,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麦收,没有他喘息的地方,于是,他想到了瓜地。
七队的瓜地在一个偏僻的边边上,穿过通向伊宁市的土路,又越过一个不知何年何月被大水冲开的豁子,走过一大片向日葵田和青麻地,远远看见了搭在高处供看守瞭望并震慑可能有的偷瓜贼娃子用的草棚子和匍伏在地面上的一片绿绿的瓜叶。再近一点,就可以看到V与M字形的大埂和分辨出那些小而圆的甜瓜叶子和放射形的西瓜叶子了。种瓜最忌连作,一块地种过了,几十年都要避免再在原地种植。每年种瓜以前都要找老人回忆一下,不要误在老瓜地上下了籽。否则,会出现一种寄生的害草和病毒,使瓜上长出硬疤来。所以,今年选到了这个边缘地带,再走下去,就是河岸了。
今年的看瓜人是阿西穆。勤劳的阿西穆在瓜地中间搭了一个供住宿的小窝棚,简单说就是就地挖一个一米五左右深的坑,坑上支起屋顶,再铺上毡子,摆上一些家具,这就是可以住人的临时的地头之家了。窝棚边打上防水的埂堰,就地挖了一个简单的土灶,架上了一口小锅。又在窝棚前种了些葫芦、南瓜,搭起了棚架,现在,藤叶已经爬满,成为给看瓜、吃瓜的人遮荫的一个天然凉棚,同时也给看瓜人提供了蔬菜。为了防备有些顽皮的孩子可能来胡乱偷瓜和糟踏瓜秧子,他还把家里的黄狗带到了身边,协助他履行看守的责任。狗既然来了,刚刚下了六个小仔的白底黑花的大母猫与它的孩子们趁势同时莅临。三下五除二,阿西穆老人的另一个家的自然、自由、自在的夏日生活就如此方便地开始了。
弟弟库图库扎尔的到来并没有引起阿西穆的什么亲热的反应。他从小和弟弟秉性不同,各走各的路。像对待其他来光顾的农村中的头面人物一样,阿西穆连忙把瓜架下面扫干净,四周泼上水,又从窝棚里拿出一角破毡子铺好,请“书记”坐下,然后谦恭地问道:
“西瓜还是甜瓜?”
“甜瓜。”库图库扎尔简略地回答,又问,“有枕头吗?”
阿西穆这里没有枕头。他拿出了一件旧棉衣,叠好,库图库扎尔接过来,塞在头底下,摊开四肢躺倒,长出了一口气。他欣赏着瓜棚上垂下的一个个青绿色的小葫芦。阳光透过瓜叶在他的脸上戏弄着,有一只蝴蝶绕着他的头转了两圈,飞去了。他觉得轻松起来,很庆幸自己躲开了那个割麦的苦役。他准备在这个安宁、舒适的地方呆上一下午。等到太阳行将落山的时候再溜溜达达转到四队去,要赶在临近收工的时候,在地里比划比划,检查检查,督促指示一番,完成这一天的任务。
阿西穆一手捧着一个大奎克其回来了。奎克其(即哈密瓜)是成熟早的夏瓜中的一个优良品种,个儿大,肉脆,含糖多。阿西穆把瓜放下,拔出刀子,单腿跪下,像宰羊一样地先把瓜的头都(连蒂的一端)割下一片皮,然后再顺着切成形状整齐、大小均匀的牙子。在每牙瓜上,轻轻划上几刀,但不划断,这样,吃的时候,拿起一牙瓜来,顺着划痕印横着一掰,就可以折下小块,入口方便,不致使瓜汁顺着嘴角和下巴流淌,看起来也比较文雅。维吾尔人在饮食上的规矩是比较多的,吃法、摆法、切法都有一定的规矩。他们吃馕、吃馒头的时候决不允许拿起一个整的张口就啃。
库图库扎尔掰下一小块甜瓜,咬了一口皱皱眉说:“怎么发酸!”把手里的一小块瓜远远抛开,又把其余的瓜放下,推到一边。
阿西穆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挑瓜,他是有自信的。于是他也掰下一点尝了尝,明明香甜可口。再说,竟然说挑来的瓜酸,这对种瓜人是极严重的污辱,但他没有多话,把这个瓜收拢起来放回窝棚里,准备傍晚用来打发那些馋嘴的孩子。然后,他拿过了另一个半面白、半面乳黄、上面有纵绿纹、两端微裂、发着香气的一眼看去就令人垂涎欲滴的大奎克其,照样一板一眼按部就班地切好放好,请库图库扎尔享用。
“也不好。今年您的瓜怎么了?浇水太多了吧?”
阿西穆没有回答这个污辱性和挑衅性的问题。种瓜的人靠浇水来催熟增重,一个纯洁的穆斯林怎么能干出这种无耻的勾当?这和卖牛奶掺水一样,死后身体都会变黑,墓穴都会倒塌的。但是,他没言语。如果来吃瓜的是别人,他是宁可忍气再去多抱几个瓜来的;在瓜地吃瓜,就是可以挑肥拣瘦,不合口味的一抛,这是不会受非议的。农村的人嘛,总有这一点“优越性”的。但是,库图库扎尔书记毕竟是他的亲弟弟啊!又是大忙的时刻,还摆出一副老爷架式,使他产生了反感,他阴沉地紧闭着口,毕恭毕敬地绕弟弟的背后走开,拿来一个从外表看远远不如方才那两个瓜的小闷蛋子,往库图库扎尔眼前一搁,也不管切,看也不看库图库扎尔另一眼,回头抄起砍土镘到瓜地锄草去了。
库图库扎尔一笑,他知道哥的脾气。他只好自己切开了那个小瓜蛋子,管它甜不甜,吃了两块,颓然躺下,昏昏欲睡。
突然,大黄狗汪汪大叫起来,拼命地想挣脱锁链。这使库图库扎尔和阿西穆都很奇怪,白天,有社员来瓜地,它从来不叫的。库图库扎尔斜起身子,用一只手放在眉毛上遮住阳光,沿路望去,只见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细高个儿,驼背,走起路来头一探一探的。等认出这是包廷贵以后,他又躺下了。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包廷贵用半通不通的维汉各半的话在问:“阿西马洪即阿西穆阿洪。,书记有没有?”
“有!”阿西穆用手向这边一指。
包廷贵躬身走近前来,看到躺着的库图库扎尔,兴冲冲地说道:
“书记!您叫我好找,中午我找您一趟,你是在午休。过了会儿再去,又不见了。我一猜你就在这儿……”
“你怎么会一猜就猜到我在这儿?”库图库扎尔心里说,并对他这种说法很不高兴。他冷冷地问:
“有事吗?”
包廷贵先拾起库图库扎尔嫌不好吃剩下的那几牙瓜,狼吞虎咽地大嚼着,瓜汁立即弄了个满脸花。然后,他讨好地、亲热地凑近库图库扎尔,喜滋滋地说:
“来信了。”
“什么信?”库图库扎尔仍然漫不经心。
包廷贵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牛皮纸的竖式信封,信封下款是红字铅印的单位名称。包廷贵从中掏出了两张信纸,信纸上方也有铅印的红字。这种公用信笺引起了库图库扎尔的重视,他坐了起来。
“我的朋友说,有汽车!让我去一趟……”包廷贵兴奋地说。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九六二年冬天,从各生产队抽了一部分积金,集中到大队,想买一部拖拉机,由于没有抓紧时机,等他们把钱凑齐,拖拉机的指标已经分配下去了。这事有一次在与包廷贵闲谈的时候提到了。包廷贵献策说:“买拖拉机干什么?买汽车!有了汽车就有了一切!有了摇钱树,聚宝盆,财神爷!车轮一转,人民币就脱拉脱拉维语,多。地来了,干什么也不用发愁了……”
“汽车需要国家统一分配,咱们上哪儿要指标去?”库图库扎尔摇摇头。
“我有办法呀!”包廷贵洋洋得意地伸出大拇指在胸前一摇,“买旧的!我有认识人。购买旧车不用指标,而且还便宜。”
“买汽车的事其实我也早想过。没有国家的统一分配,就是买上了听说供给汽油也是一关。”
“一切包在我身上!”
“真的吗?你别吹牛!”
“谁胡吹谁不是人养的。你说句痛快话,你到底买不买?你只要说声买,我马上就写信。”
“买!”库图库扎尔笑着说,但他并没有当真。他从小就知道,他生活在一个好话天花乱坠的地方,他生活在一个吹牛不上税的环境,他生活在一个白日做梦的时代。
几个月过去了,库图库扎尔忘了这回事,但今天,包廷贵拿着公用信封和信笺,追他一直追到瓜地来了。
包廷贵说:“我的朋友回信说,他们厂子有一辆美国大道奇,报废了,准备处理,咱们只要能及时赶到,就可能买到手。”
“报废的车要它干什么。”
“唉呀呀我的大书记,你是个又聪明又能干又敢干的挺会算计的人,你是我们大家的大当子汉族人模仿的不规范的维吾尔语“父亲”。,怎么今天变成了死心眼?说是报废,是说年限超过了,有些重要零件坏了;更换一下,修修,轱辘照样转。修车还用别人吗?放着我呢!只要咱们大队舍得下本,搞好协作关系,保管配齐零件,油漆电镀,给你开一辆崭新锃亮的车回来!这样的好车上哪儿找去?要不是我一心扑在你身上,我才不管这些闲事呢!”说着,包廷贵用手背拍打了一下信纸,“看见了没有?写信的我这个朋友,本身就是管汽车的。不说旁的,光说来信通消息这一点,得知人家多大情,我还不知道怎么着谢人家好呢。”
“你那个朋友能做主把车卖给咱们?”
“没问题。当然,什么事也不是一个人就做得了主的。上下左右,就看关系搞得怎么样了。”
“倒真是个机会!”库图库扎尔点点头。
“越快越好!你要是有意,我明天就走。晚了可就让别人抢了去了!”
“这个事……我跟大队长研究一下。”
“算了算了,不用费那个劲了,艾来白来维语,犹言“如此这般”“这个呀那个呀”,并略含废话连篇、啰里啰嗦的贬意。此话常被新疆的汉族人使用。,黄花菜都凉了,真奇怪,你是老大,又正好分管着副业一摊子,买汽车的意思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还犹豫个啥!我还不是为了您!要不,八抬大轿请我我也不管哪!去年为猪的事,我早就寒了心了。你不留我的话,我抬脚早就走了……守着老婆多舒服!我何必跑那个路、出那个差、受那个罪,外加自己贴钱……”
包廷贵的情文并茂的雄辩终于说服了库图库扎尔。他说:“好吧,你准备着吧,现在就带上钱吗?”
“不用不用,你不用不放心。领上百八十块出差费,再拿上百八十块联络费就行了。等办好了,你们再把钱汇去!”
库图库扎尔点了点头,他说:“这样吧,我再考虑一下,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明天早晨通知你,你后天就走。”
“可以可以,我听您的。去的时候还得带上点清油蜂蜜、苹果、莫合烟喽……”包廷贵突然放低了声音,诡谲地说:“外贸部门我也有朋友呢。听说他们那里最近有一批和田壁毯要处理,我给你捎回来一个吧。你家里样样齐全,就缺一个壁毯了。如果把壁毯再一挂上,嘿嘿,连州长的日子也比不上咱书记的哟。”
包廷贵哈哈大笑。库图库扎尔挥了挥手,表示他没有听见包廷贵的后一半话。
包廷贵走了几步,库图库扎尔又叫住了他。
“老包,说老实话,你到底有多大把握?”
“唉,书记,”包廷贵苦笑了一下,“这可让我说什么好?没有把握,我何必来找您?我可以说有八成把握,有九成把握,有九成九把握,汽车没开回来以前,总不能算是十成满。用你们的话来说,最后还得看胡大的旨意。把握,我有。保票,我不打。汉族人的俗话,舍不得孩子打不着狼。退一万步说,汽车买不来,不过花那么几个钱,再赔上三两样土产。辛苦一趟,跟乌鲁木齐大地方的阔单位联络联络,至少也可以闹一些汽车材料来。在大队修车,好处可不是一个人的啊……”
这话倒也说得过去。只是最后一句太露骨了。库图库扎尔用威严的一声咳嗽止住了这个嘿达依即汉族。本是译音,与俄语“中国”、或谓其发音类似“契丹”的说法接近,后辗转相传,或有贬意。的唠叨。
包廷贵走后,库图库扎尔思忖了一会儿。办成了,一辆汽车,这可是了不起。
这里,有一个库图库扎尔很爱考虑的问题:他这个大队干部到底有多大?过去,一个百户长,一个乡镇,不过管一百来户,而他,管着上千户;过去,赫赫有名的马木提大肚子不过拥有几十匹好马,如今,他却眼看就拥有一辆汽车;过去,一个乡约至少讨四五个老婆……唉,这话就提不成了。
办不成呢?办不成最多赔二百来块钱。这个数目并不大,问题在于在这件事上他可能受到里希提和伊力哈穆他们的掣肘。想到这儿,他微微一笑,魔鬼也不会知道他的底细,精灵也不会斗得过他的智慧。经过近年来的较量,他更满意于自己左右逢源、逢凶化吉的本领。今后的事情,就看那边如何动作了,如果那边只是哇哩哇啦不动手,这个局面就要僵持下去。这个僵持对他来说也并不坏,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他将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巩固自己的地位,他绝不放过一切眼前利益,他深信一部分维吾尔人特别是伊犁人信奉的一句格言:今天只管今天,何故为明天而忧烦!
再说,一旦有变,他也早有准备,早就施了基肥,撒了种,专等气候适合了开花结果收摘。
但是,讨厌的是伊力哈穆。开始,他认为伊力哈穆不过是个孩子,他想用自己的机敏和热情去拉拢他,和他搞好“团结”。但是,没能行,伊力哈穆是用他自己的头脑来考虑问题的,从不接受他的影响。后来,他也想用对付里希提的方法,把他推开,但是伊力哈穆从不冷淡,动不动就对工作以至对他本人提出意见。冬季,在一次党的生活会议上,伊力哈穆居然指名道姓地向他长篇大论地进攻起来,使他这个鸭子硬是不能摆脱水迹……提意见,为什么共产党兴了这么一条呢?意见、意见,简直是令人头疼的冷风!当年的百户长什么时候允许过提意见……可提了意见又怎么样?大队书记还是我,他能把我奈何!
想到这里,库图库扎尔得意地一笑,身体也似乎爽快了一些。他信步走到正在锄草的阿西穆身边,蹲下,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抓出一把莫合烟,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一角旧报纸,撕下一条纸来,卷好,用口水沾住,点着,吸了两口,亲切地叫了一声:
“哥!”
进瓜地以后,这是第一声富有人情味的呼唤。阿西穆停下了砍土镘,回转过了头。
“请到这边来!歇歇……”
“我不累。”
“请过来嘛,我有话说。”
阿西穆把砍土镘立在地埂边,慢慢走了过来,两人一起坐到了地上。
“他妈对您们说了吧?”库图库扎尔问。
阿西穆面部的肌肉动了一下。他显得心情郁闷起来,微微点了点头。
“怎么样?”
阿西穆叹了口气,为难地说:“我女儿不愿意!”
“什么?女儿不满意。这是您说的话吗?我的命根子哥!”库图库扎尔激动起来,“这哪里还有咱们老辈的礼法!由着她自己还成!爱弥拉克孜已经二十三了,这么大年纪的女人早该养上三四个孩子了!……我们给您们说的这个男人可是有工作的城里人,一个月能挣六七十块;只要您们答应把爱弥拉克孜给他,您、嫂子还有伊明江,人家至少给您们每一个人做一套新条绒袄、裤,一共三套啊。连布票也不用你们掏!”
“听说他的年龄已经不小……”
“喂喂喂……四十七岁的男人不正是欢蹦乱跳的小伙子吗?您忘了,苏里坦巴依六十岁的时候还娶了一个十六岁的丫头呢……”
“一说到她的婚事,她就哭……”
“哭?”库图库扎尔惊奇地叫了起来,“这么大的丫头,给她找上婆家,恐怕笑还笑不及呢。”他哈哈大笑起来,看到哥哥的不快的脸色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这种神情对于一个做叔叔的人来说是不适宜的。他收去了笑容,正色说:“哭也是作假罢了……”
阿西穆站了起来,这是不想再和他谈下去的表示。他追了上去,强调说:
“我警告您,爱弥拉克孜的婚事已经是刻不容缓了,否则,要么再不会有任何真正的穆斯林要她——谁能要一个整天接触男人的身体的女医生做老婆?要么,就会出事情。”
阿西穆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们队长怎么样?”库图库扎尔问。
“好。”
“伊力哈穆在你们队怎么样?”
“好。”
“好什么?”库图库扎尔又喊了起来,“他是一个从里到外都不信胡大的人……”
“您自己呢?”阿西穆回过头来,严厉地抬了抬眼皮。
“我外表不信,实际上信着呢。我右肩上的仙人可以证明维吾尔人认为,每人双肩上各有一仙人,左侧记录其恶,右侧记录其善。,我没有任何对胡大的不敬。”
“伊力哈穆也是好人,去年若不是他,我都吓出病来啦!”
“哼哼!”库图库扎尔冷笑一声,随口编道,“您知道吗?今年四月,他竟然主张把牧业队自死即非宰杀牲畜,为伊斯兰教所严禁食用。的牲畜割下肉来卖给社员!还说什么用不着恪守老规矩。若不是我几乎和他打起架来,您们早吃了不洁的肉了!后来,”库图库扎尔把脸凑到阿西穆耳旁,“为这事我在党里头还受了批评了呢!”
阿西穆的脸色完全变了,他用手抓住自己的胸口,“胡大呀!”他喃喃地叫着,几乎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如果队干部可以任意将非宰杀的牲畜割肉卖给大家,那日子还怎么过!他想起近年来有两次从队里分来的肉血色较重,莫非就是那种不洁的食物……他肠子向上翻,几乎立时呕吐起来。
他们的谈话没有再继续下去。随着说笑声又有两个人走进了瓜地,向这边来了。前面迈着大步,大叫大笑的是穆萨队长,后面紧跟着露出一种俯首帖耳、小心翼翼的样子的则是新社员——老科长——半拉子哈吉麦素木——麦斯莫夫。
“咱们队的瓜地就在这儿!您还没来过?咦,您这个科长!您也太死板了!人嘛,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如今,您的科长摩长犹言“科长什么什么的”。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也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了。没有关系,没啥了不起!有本事把科长捞到手就不心疼把科长丢掉。您看我,当了一回干部,却被人抹(mā)下了三回。唉依唉依唉依,对于男子汉大丈夫,什么事会碰不到呢?您不必有什么不快,让我们一齐来种庄稼吧。农民也有农民的趣味,有农民的当法。只要是我当队长,您就不会受到亏待,哈哈……”穆萨边走边说,眉飞色舞。麦素木微微点头,谦卑地笑着。“阿西穆哥!”穆萨叫了一声,却先看了库图库扎尔,“哇耶!是书记哥,您来了吗?”
库图库扎尔对在这里见到他们俩略感到一点狼狈。主要是对麦素木,他一直保持着一种严肃的态度。问题倒不在于半拉子哈吉,而在于他非常不愿意人们会把他的取代里希提担任大队书记和麦素木这个丧家之犬联系起来。麦素木刚分到他的大队,就带着一板子茯茶砖去到他的家,他板起脸来把麦素木批评了一通,让麦素木把茯茶原封不动地带了回去。他把他拒收麦素木的茯茶的事情在大队支委会上大肆宣扬,使萨妮尔和穆明都对他的“原则性”十分佩服。同时,他借此说明了他和麦素木从没有任何个人友谊或者情面关系。但另一方面,他又通过帕夏汗向麦素木的老婆古海丽哈侬致意:“告诉科长,我们都是有良心、讲友谊的人。”不久,古海丽哈侬带上两块茯茶外加三米花绸去送给了帕夏汗,立即被愉快地接受了,当然,这事是与麦素木和库图库扎尔无关的。库图库扎尔最近决定,夏收过后调麦素木至大队加工场任出纳,这个消息也已经传到了麦素木的耳朵里。麦素木的神情和步履显得自如多了。这个消息也传到了穆萨的耳朵里,穆萨连忙加强了对这位“新社员”的“关怀”,包括今天带他到瓜地来吃瓜。然而,库图库扎尔从来没有向麦素木表露过什么,许诺过什么,对待麦素木他仍然是公事公办,端着架子。所以,在热火朝天的麦收关头,在瓜地上不期而遇,使他觉得有些不舒服,这甚至引起了他对穆萨的厌恶:怎么世上会有这样的苕料子?本来穆萨是一根好木材,造不成一个桌面至少还能造一个板凳,可他硬是在你加工制作它的时候发了疯,在你的刨子底下又蹦又出溜,不成材的东西!
看到书记的不自然的样子,麦素木以一种赔小心的口气主动问道:
“听说,您得了心脏病了,是吗?唉,多么不幸!中午,我看您连饭也没吃好。”
真难为麦素木的细心。他的话使库图库扎尔消除了一点窘态。他立刻接下去说:
“不行喽,不行喽,身体垮啦。左心房,右心室,全身都是病哩。太疲倦啦,太疲倦啦。不管吃什么东西,嘴里会是苦的,这不是,连甜瓜也尝不到味道!”
“您操劳过度了,您应该好好休息……”麦素木垂下了眼睛。他及时停住了自己的话,免得说多了显得放肆。但是,他心里暗笑着。
这时,阿西穆走了过来。问道:
“西瓜还是甜瓜?”
穆萨眼一眯,唱起了他最喜爱的小曲:
姐姐好哇还是妹妹好?
哪个可心哪个好。
西瓜好还是甜瓜好?
哪个可口哪个甜!
他喊道:“管它西瓜还是甜瓜,只要好吃又漂亮,多给我拿几个来!”
阿西穆摘瓜去了,穆萨对库图库扎尔说:
“您太累了!看看您的脸色!人不是机器啊,机器还要上油、保养呢!您上山吧,到夏牧场去吧,现在山上又凉快,又吃的好。哈萨克帐篷里一住,天天都是酥油、抓肉和马奶子,嘿依,等您下山,保管壮得赛过……”
穆萨本来打算说壮得胜过种公牛,但话到唇边又想起这样说书记未免太粗鲁,又咽了回去,结果,没找到更合适的比喻,实际上,看看库图库扎尔那副胖得连脖子都转动不灵的样子,不是活像一头种公牛吗?
阿西穆先后抱来了三个甜瓜,两个西瓜。穆萨吃瓜吃得非常之快,特别是吃西瓜的时候,三下五除二,好像是喝汤一样,吐噜吐噜,他能够把吞食瓜肉和排除瓜籽的动作结合在一起,与其说他是在吃瓜不如说是在吸瓜吮瓜吞瓜塞瓜灭瓜,他在把瓜肉咽下去的同时把瓜籽从嘴角自动喷射出来,无需乎停下吞咽瓜汁瓜肉来吐籽。这也算是一种绝技,两三分钟就把两个西瓜消灭得无影无踪。他夸奖着阿西穆的瓜种得好,并且一再建议库图库扎尔也吃两块。
“您也吃点西瓜吧!清清火,对您是有好处的。”
库图库扎尔摆摆手,“一点也不想吃。”他声明说。
“我看您这个脾胃,最好是喝一点啤渥。”麦素木说。
啤渥,就是啤酒,伊犁人(包括汉族),都按原文发音称之为啤渥。据说此种啤渥发源于俄罗斯,本地的俄罗斯人有用土法酿造啤渥的习惯,并在伊宁市区维吾尔人中得到了推广。啤渥的制作是先熬麦麸水(有大麦就更好),过滤以后加上啤酒花、砂糖和蜂蜜,灌在瓶子里。瓶口用一枚大橡皮塞塞住,常常还用木板把橡皮塞砸紧,让它完全不透空气,然后放在日光下曝晒,使之增温发酵,根据经验,掌握火候,饮用前用冰块或者冷水冰一下就行了。这种啤渥的味道与关内销售的啤酒不太相似,含有很多的二氧化碳,喝起来很畅快。但因放有蜂蜜、砂糖,比较甜一些,还略带酵母的酸味。许多喝惯了本地土造啤渥的伊犁人,倒不见得多么欣赏那些名牌的瓶装啤酒呢。
其实,在俄罗斯本国将这种饮料称作格瓦斯,为什么到了伊犁这边成了“啤酒”了?待考。
库图库扎尔是非常喜欢喝啤渥的,他还自己试着酿过几次,都没有成功——不是变成了醋就是淡而无味。好在廖尼卡的父亲马尔科夫是酿啤渥的老手,每年暮春,库图库扎尔就预付一些钱给他(不然,这个唯利是图的老家伙是从不讲面子的),然后,整个夏天,马尔科夫负责供应库图库扎尔的饮用。但是,马尔科夫已经走了。库图库扎尔提起他的名字的时候,是很有些怅惘的。
“您想喝啤渥吗?那可太容易了。我们的科长家里就有。”穆萨说。
“您有?”库图库扎尔疑问地看着麦素木。
“是我老婆搞的。”麦素木垂下了头。
“唔。”库图库扎尔将信将疑。
见到库图库扎尔的反应并不热烈,穆萨喊叫起来:“帕维吾尔语表示惊叹的语气词。!他家的啤渥真是天下第一,比马尔科夫酿得好多了,清凉、香甜、开胃、有劲儿,那不是啤渥,那简直是高射炮!一打开瓶塞,‘砰’地一声,泡沫直打到七层高天至少是房顶上……您喝上一杯,保险每一个毛孔都舒畅!”
“是这样吗?” 库图库扎尔感兴趣一些了。
“队长说得太过分了。”麦素木不慌不忙地、自谦地说,“她是乌兹别克人,做啤渥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
“现在有吗?” 库图库扎尔睁大了眼睛。
“有,现成的。”
库图库扎尔的脸上显出了兴奋的表情。
“科长,”穆萨亲切地拍着麦素木的肩膀,“晚饭以后,你骑我的马回一趟家,把啤渥拿来,多拿一些,有多少拿多少!晚上,我们和书记找一个地方小坐一下……肉,我来安排。您的意向如何?我的书记?”
“我……”库图库扎尔转了一下脑筋,他很想在“百忙”中消遣一下,品尝一下被穆萨如此吹嘘的科长夫人的手艺。但是,他又不愿意这样快就和麦素木“小坐”在一起。他冷冷地说:
“我晚上,我怕不一定有时间,我还要……”
麦素木没有等库图库扎尔的话说完,他笑了一笑,对穆萨说:
“我把啤渥拿来。您二位一起小坐吧。请原谅,晚间我还有些小事,恕不奉陪了。”说完,他似有似无地向穆萨使了一个眼色,站起身来,从葫芦架下踱了出去。
“书记需要清净。”麦素木低声对随他而来的穆萨说,“我走了。晚上啤渥给您送到哪里?”
“这个……”穆萨沉吟起来。
“送到乌尔汗家里怎么样?她家最清净。听说,书记对她有大恩德……”
“可以。”穆萨点头,同时也奇怪麦素木掌握各种隐秘的情况这样细致。见麦素木转身要走,他又按住了他,说:
“等等。你看,咱们今年的瓜还很不错。我想在公路也搭个小棚子,每天拉上一车瓜去卖,您给咱们搞搞这个活计怎么样?”穆萨亲切地拍着麦素木的肩膀。
“我不合适。在公路边摆摊子也太惹人注目。”
麦素木的拒绝和否定使穆萨感到失望和不满,他嘴一撇,腰一叉,歪着头,眯着眼说道:“今年的瓜我就是自己卖定了,看谁敢把我怎么样?”
“我看这样,”麦素木眼珠一转,“与其在公路边招摇,不如就在庄子的土路边,离瓜地又近,不用车,抬把子抬也抬得赢,这里来往的行人和车辆也不算少,而且,在这边卖瓜也省去了不少麻烦,至于卖瓜的人,还是不要找我吧,本来就有些人对我抱特殊的看法。我看,您还是找尼扎洪吧,他干这一行合适。”
“好!好!”穆萨连声称是,“您倒是个好参谋长!”
“可不敢这么说!”麦素木正色道。
“晚上十点,大家睡下以后。就在乌尔汗家里。”穆萨通知跷着二郎腿、斜躺在毡子上的库图库扎尔说。
库图库扎尔嗯了一声,告诫说:
“对待麦素木,还是要严肃一些。”
“我才不怕呢!”穆萨不服地争辩道,“我又不是党员,谁能把我怎么样!”
“哼!”库图库扎尔轻蔑地瞥了穆萨一眼,放下腿,侧转身,闭上了眼睛。
深夜,在乌尔汗家里。
从瓜地回去,穆萨通知乌尔汗说,书记要到她家小坐。他说:“书记要吃烤羊肉,你把工具和佐料准备好。”
“烤肉?哪里有鲜羊肉?”
“食堂不是有两只羊吗?我已经告诉了泰外库,等下他过来宰一只。”
“牛肉还没吃完呢!”
“已经过了油,用盐腌上了吧?坏不了的。给社员也调剂调剂口味嘛。”
“那……即使宰了羊我也不能把肉往家里拿!”
“为什么不能往家里拿?我又没有让你去偷!”穆萨瞪起两眼,“你给我切一块好肉,有几公斤,记我的账,你把肉拿回来就对了,其他一切用不着你管。有我,有书记呢,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办一点小事也这么啰嗦!”
乌尔汗只好点了点头。
现在,在乌尔汗的院子里,专门做烤肉用的狭长的铁匣子已经支架起来,均匀挑选出来的伊犁无烟煤块已经烧得通红。乌尔汗拿起切好的一小块一小块的羊肉、穿在特制的、柄上镂着穆斯林的花纹的铁签子上,每条签子上穿着七八块肥鲜的肉块,整整齐齐地并排摆在铁匣子上。乌尔汗拿起一个毛巾,一会儿旋转毛巾生风、把火煽旺,一会儿又分别转动一下铁签,以使肉块的受热均匀。在匣子下部的红火的烘烤之下,羊肉渐渐发出了香味,肥肉融下了滴滴的油珠,油珠滴落在炭火上,发出滋拉滋拉的响声,升起了缕缕蓝色的烟雾,油烟又附着在肉块上,使烤肉更加香美 。最后,肉块微焦了,就在火上趁着油水未干撒上盐、辣椒粉、胡椒粉和一种叫作孜然(学名“安息茴香”)的香料,这种别具风味的新疆烤肉串就成功了。
喝啤渥就烤肉串这是一种讲究,犹如关内之喝白干就松花变蛋。穆萨见烤肉签子已经拿了上来,便从水桶里拿出了几瓶一直浸泡着的啤渥。开瓶以前,他先预备好了两个大号的瓷碗,然后用手去拔橡皮塞,拔了半天,没有拔下来。穆萨便用牙去咬,库图库扎尔一句“小心点”的话没有落音,只听砰地一声巨响,泡沫从瓶子里一涌老高,穆萨的脸上、鼻子上、眉毛上直到手腕上,已经沾满了白白啤渥。“快倒!快倒!”穆萨抹着脸喊道。库图库扎尔连忙用双手举起瓶子,咕嘟咕嘟,刚倒出一点,泡沫涨满了碗,咕嘟咕嘟,又是一碗泡沫,瓶子里的泡沫仍然有增无已,库图库扎尔只好张开嘴,凑近瓶口,把涌出的泡沫吞了下去。
穆萨掏出手绢,擦干了脸和手背,耳根后仍然带着酒渍,开怀大笑,伸着大指夸赞道:
“科长的老婆就是有劲!赛过一尊大炮!”
库图库扎尔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穆萨不要高声喧闹。库图库扎尔是很小心的,他把库尔班带了来,让库尔班在乌尔汗门前给他放哨。乌尔汗的外间屋里,阿西穆的老伴尼莎汗已经带着波拉提江睡下了。乌尔汗考虑到夜间来了两个男客不方便,才找尼莎汗来作伴的。库图库扎尔知道这个女人是不多嘴多舌的,又是自己的嫂子,所以还比较放心。尽管此处没有外人,乌尔汗的房子近处也没有邻居,库图库扎尔还是谨慎地制止了穆萨的笑闹。
终于,泡沫息下了,他把碗里的酒倒满。穆萨端起碗,把一碗啤渥倒到自己的喉咙里,“啊嘿、啊嘿”嗓子眼里发出了舒适的呻吟声,然后,他一气拿起几只铁签子,在嘴边一抹,一串肉不见了,又一抹,又一串肉消灭了,又一抹,三串肉争先恐后地进了肚。他咂着嘴唇赞道:
“多么甜啊!这才是烤肉!不,这不是烤肉,这是幸福,这是人生,这才叫舒服!我再找两个弹都塔尔一种维吾尔族双弦乐器。的来吧,吃吃、喝喝、弹弹、唱唱,痛痛快快过这一夜!对于我们真正的伊犁人来说,人生就是嬉游,您知道吗?从生到死,这几十年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呢?玩!塔马霞儿维语:行乐。,该看的,要看,该吃的,要吃。啤渥不够的话,我找包廷贵这个小子去!他有瓶装白酒!”见库图库扎尔不住地摇头,他问道,“我真不明白,您怕什么?难道您也学那些汉族人吗?银行里存着好几百,炒菜的时候舍不得放油,呸!”
“静一点!”
“静什么?在七队,我就是老大!在大队,您就是国王,怕什么?”
“您是个好人,真正的维吾尔男子!” 库图库扎尔咽了两口酒,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嘲弄的眼光盯着穆萨,“可惜,您太浅薄,太短见。您不是用头脑,而是用脚后跟来思想的。”
“您瞎说,”穆萨不服地叫了起来,由于是和库图库扎尔个别在一起,又借着一碗啤渥的酒力,穆萨今晚对“书记”的态度要比平时大胆得多,“有人骂我是流氓,有人骂我是坏蛋,但是,从五岁到今天,没有一个不佩服我的聪明!谁不知道我穆萨四十只脚犹言“诡计多端”。?您大概是说我太咋呼了,是不是?唉,您简直不了解我。喊喊叫叫、吵吵闹闹,这也是一种办法。让有些人把我看成个牛皮大王、半疯半傻的苕料子吧!我的算计,都在肚里呢!真正的厉害人,犄角不长在额头,而是长在肚囊子里!”
“唔?还挺厉害的,您有些什么算计呢?”穆萨关于自己的小小的狡猾的自白,使老奸巨猾的库图库扎尔莞尔一笑,他一边逗弄着穆萨,一边吃着烤肉、喝着啤渥。用假话引着旁人说真话,这是一种有趣的游戏。其实,他何尝不想找两个人来弹弹热瓦甫和都塔尔?但是,毕竟他的眼光要高远得多。
“我吗?”穆萨突然支吾了起来,他也不想把肚里的算计和盘托出。他说,“我也不过是骂骂咧咧、咋咋唬唬罢了,这些个辫子,我是有意亮给大家的,谁爱怎么揪怎么揪,反正没有大辫子!”
“没有大辫子?” 库图库扎尔的声音严厉起来,“你当队长一年多,贪污盗窃、挪用公款、假公济私、打骂群众、搞资本主义……这辫子还少吗?只怕人家连脑袋一起给你揪下去呢!”
“谁说的?”穆萨的眉毛挑了起来,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我什么时候盗窃、打人了?”
“好好好!”库图库扎尔笑得前仰后合,“这不是,不打自招了,没盗窃过、贪污过,没打人,骂过人,其他罪名也是完全符合事实,大队支委会上,已经不止一个人提出你的问题来了!” 库图库扎尔没有说名字,但是穆萨马上意识到是伊力哈穆和里希提。
“他们说了些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说得可多呢!” 库图库扎尔把手一扬,“还说什么七队的老大呢,让人家轻轻一拨拉,你这个老大怕要变成老末啦!”
“老末就老末,我也不是没有当过老末!正因为不怕当老末,所以我才放心大胆、愉快舒畅地当老大。不像您那样伤神绞脑,累出了心脏病来!”穆萨反唇相讥。
“你抱这个态度就太好了!我今天要和您谈的就是这个,”库图库扎尔很认真地说,“您知道伊力哈穆回来已经一年多了,他原来是你们队的队长,他的思想觉悟、群众威信、文化、能力都不比您差,干脆说吧,比你强得多!冬天公社党委曾经想调他去担任团委书记,他申诉了意见,说是愿意在生产队里。看来,他还是喜爱这个生产队呢!其实要是我呀,我也不去当那个公社干部,一个团委书记能管得了谁?可一个生产队长呢……我看你就把队长的位子让出来吧?如果您同意,咱们麦收以后就改选……”
库图库扎尔的这一段话,倒不见得全是激将。去冬把伊力哈穆正式补选为党支部委员以后,库图库扎尔觉得他对自己的威胁就更大了,他没有什么具体责任,却又无事不能管,无事不过问,能不能把他拴到一个生产队上,免得他老是在大队插手呢?这个办法是可以考虑的。
穆萨乒地拍响了桌子:“让给他?凭什么让给他?我就知道他想当队长!怪道下地指挥生产的事他也要伸手!有本事让他想办法整我吧,我长着牙也不是专用来微笑的!”
“那就看你们谁本事大了!” 库图库扎尔把手一摊。
库图库扎尔的风凉样子激怒了穆萨。穆萨把眼一眯:“我考虑,刚才你说的那个给包廷贵准备送礼的土产的事不能办!不要让伊力哈穆抓住辫子!”
穆萨冷不防的这一击使库图库扎尔尴尬了一下,他居然一下子无话可答。恰好乌尔汗端着新烤好的一盘子串羊肉进来了,他连忙借着帮助乌尔汗收拾空签子,掩饰自己的窘态。
等乌尔汗走了出去,他搓着双手,用一种诚恳多了的语调说道:“喂,我的兄弟!您怎么分不清好心和恶意、朋友和敌人了?难怪我要责备您缺乏头脑!您想拉过缰绳和伊力哈穆并排跑一条路吗?人家早就跑在前头了,只怕人家的马蹄子扬起的土您都吃不上!我不过是提醒一下您的处境就是了,难道您还怀疑我的友谊和支援?伊力哈穆要争这个队长,这也没关系,小而至于一个生产队,大而至于全新疆、全国、全世界,莫不是如此。记住:谁有本事、有势力,谁就当君王、当头儿脑儿;不然您就当奴仆、当下属、当侍候人的听差!拿新疆来说,清朝;民国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东土耳其斯坦;三区革命政府……哪一个政权能长得了?谁晓得今后的事情是什么样子?嗨咦,穆萨队长,嗨咦,我的老弟,别看您也长了一脸胡子了,其实,您还是个小娃子呢!”
库图库扎尔的最后几句话是穆萨从来没有听他讲过、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的。他的意思难道是?穆萨看看库图库扎尔,他正若无其事地咂着烤肉的滋味,他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种狠毒和狡狯混合着的神色。穆萨觉得悚然,他俯身说:
“确实,您的智慧是我辈所不能比拟的。今后,请多加提携开导,我是您的人,我听您的。”
穆萨肚子里的算计则是:“我的天!这个人太危险!一定要和他逐渐把距离拉开……”
库图库扎尔摆摆手,他竖起了耳朵,院子里传来人声、脚步声。乌尔汗似乎企图阻拦,库尔班怎么没来报信?来不及去弄清情况了,房门倏地打开了,夏夜的凉风吹了进来。随着凉风进来了一个愤怒的人,这个人站在门口,用炯炯的目光刺射着他们。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伊力哈穆。
小说人语:
享受夏天,自然不该是坏人的专利。当人与人较劲的时候,人也会与自身较劲。奎克其(哈密瓜名)流淌着的是幸福,卡哇普(串烤肉)发散着的是满足。新疆是我们夏日的天堂。
小说人那个年代曾任红旗公社二大队副大队长,也享受过在瓜地的尊荣与口福——到哪儿说哪儿啊,您哪。
西瓜甜瓜应犹在,只是容颜改。高楼昨夜又南风,山水故园无恙挂牵中。
这里说的容颜不仅是指人,开发发展,现代化电气化信息化,新疆的瓜,无土栽培、雾化培植已经遍及全国,换了人间喽。

回目录:《这边风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严歌苓短篇小说集作者:严歌苓 2金粉世家 3芳菲之歌(危亡时刻)作者:杨沫 4第二部 山河入梦作者:格非 5主角作者:陈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