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战争和人 > 上 月落乌啼霜满天 > 第三卷“八·一三”前后,那个不平凡的夏天 三

第三卷“八·一三”前后,那个不平凡的夏天 三

所属书籍: 上 月落乌啼霜满天

    位于中正路的“ 新生活俱乐部”,有个中西餐厅,七月中旬才开张的。屋顶有露天花园。每天傍晚,中枢要人开始在此宴客、会餐的不少。这里供应德国式大菜:铁扒牛排、铁扒鸡、炸黄鱼、乌鱼蛋汤、炸明虾..颇吸引顾客。因为沾了“ 新生活”的边,没有女侍,一色用的男侍。墙上贴着不少白底蓝字有关新生活运动的标语,给人一种到“新生活俱乐部”里来都是新生活运动拥护者的印象。

    度过了最炎热的七月,去庐山牯岭避暑的文武官员们已经开始纷纷回南京,各部会已恢复全日办公。自从“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北方的战火已经烧得不可收拾,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阵亡。日本方面侵占了北平、天津,还在继续不断地增兵。战云弥漫,人心浮动。

    南京市国民大会代表的选举已在七月二十三日结束。管仲辉理所当然地当选了。他按既定计划如约代童霜威向谢元嵩送去了“假骂”。但汪精卫和陈璧君夫妇俩一直在牯岭,谢元嵩同牯岭通了长途电话。汪说七月三十日可由九江返京。谢元嵩特地托管仲辉转告童霜威:一切事等汪回来以后从长计议,什么事都好商量,劝童霜威千万不要做伤感情的事。童霜威本来不想真骂,“假骂”既已有了回音,虽然看到南京市国大代表选举已经完毕,自己在南京当选绝对无望,但这种“选举”各地进度发展并不平衡。他指望汪精卫快回南京,好拆来西墙补东墙。他把担心国大代表可能落空的事同冯村商量。冯村倒有主见,说:“不要紧!谁都知道这选举是玩的假把戏!关键是圈定,内定了的没人投选票也得当选!

    过了期要补上也可以补上!”

    八月一日午后,童霜威午睡刚醒,在花园里传来的蝉声中,忽然听到楼下庄嫂在叫:“先生,请接电话!”

    童霜威趿了拖鞋下楼,拿起话筒,是谢元嵩未开言先打哈哈的那种黏黏糊糊的声音:“哈哈,啸天兄吗?我是元嵩啊!对,哈哈,我想,你一定能猜到我为什么打电话找你!”

    童霜威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说:“啊呀,哪能猜得到呀!”

    谢元嵩哈哈笑着,说:“这样吧,啸天兄,我们好好谈一谈!你注意没有?中正路的新生活俱乐部,中西餐厅正式开幕还仅仅十多天,屋顶有露天花园。今天傍晚六点钟,我准时在屋顶花园恭候大驾!请一定赏光!”

    童霜威不能不矜持一番,说:“ 我这一向不大出去,有些东西要写..”他这是示意谢元嵩,让谢元嵩怀疑他是在写骂的文章。

    谢元嵩哈哈笑着说:“ 你今天看了《中央日报》没有?那上面满版登的都是‘防空常识’,什么‘燃烧弹与消防’呀,‘识别中日军用飞机标志图’呀,‘ 防毒常识’呀!我怕承平安乐的生活不太久长了!何必还自己苦自己!有什么东西好写的!”

    也听不出谢元嵩是装糊涂还是说双关话,童霜威仍旧表示婉谢,说:“我夏天一般很少上馆子吃饭,如果没有急事就免了吧!东西还是要写的!”

    谢元嵩依然打哈哈:“ 当然有急事, !哈哈,我向你保证,是好事不是坏事,保险你会满意。一定准时光临,好不好?我们一言为定,我恭候大驾!你就别写什么了吧!”

    童霜威心里明白:一定是管仲辉敲边鼓送了话过去,现在奏效了。虽然谢元嵩还没有把牌底揭出来,但既然请吃饭,谈判一下是个好机会。他谢元嵩既然说“ 是好事不是坏事”,“ 保险你会满意”,倒要去看一看究竟,尝一尝滋味,终于也打着哈哈说:“ 好好好,我一定准时趋前候教!”

    现在,正是六点刚过五分,在摆满盆花、四周挂着红红绿绿五彩电灯泡的“新生活俱乐部”露天花园的东侧雅座上,可以看到一轮弯弯的娥眉月闪着金光,已经斜挂在天际,带点月晕,月亮外围有七色的华彩。童霜威穿一套白哔叽西装、手执折扇同谢元嵩见面了。留声机唱片正放着王人美唱的歌曲:“ ..捕鱼的人儿世世穷,爷爷留下的破鱼网,小心再靠它过一冬..”给人一种凄凉悱恻的感觉。谢元嵩穿一套米色派力司西装,秃着顶,挺着大肚子,咧嘴笑着更像个蛤蟆脸。他面前桌上放着一瓶插着麦管的“正广和”沙司汽水。他衔着雪茄,脸上气色很好,见到童霜威来了,表现得比那次在广东馆子吃蛇肉更加亲热,握了手半天舍不得放,连声说:“ 啸天兄,你好像瘦了,好像瘦了!这个地方幽雅风凉,既能乘凉,又能吃到上乘的西菜,更可谈心。久不见面了,今天要畅快叙叙。”

    穿白衣的侍者用盘子送来了一瓶插麦管的“ 屈臣氏”柠檬汽水,放在童霜威面前桌上。童霜威脱去了白哔叽西装上衣,只穿了打着黑领带的白衬衫,接过谢元嵩递过来的一支“ 哈瓦那”雪茄,点上火吸起来,心里想:听说汪精卫由九江乘“永绥”舰东下,昨天中午已经抵京。看来,谢元嵩今天请客是奉命行事。回想起在广东馆子里吃蛇,为江怀南的事同谢元嵩打交道的经过,心里暗自警惕:此人外貌憨厚,实际精明得要命,同他打交道,要提防吃亏!怀着戒心说:“是啊是啊,此地谈心是不错啊。”他环顾四周,一张张桌旁,坐的多数是服饰华丽的男男女女,也有些穿学生装的年轻人。每张桌子与桌子之间距离较大,坐着有一种松快之感,讲话也不怕邻桌偷听。左边的墙上贴着“ 中央储蓄会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十五日第十六期中签号码。特彩第39204号,彩金二万五千三百十九元。头彩二十五个,每个二千元..”有奖储蓄,买的人不少,得的人不多。现在,购买者的热情早冷下来了,所以贴在那里,也无人去看。

    穿白衣的侍者递过硬纸精印的菜单,摆上银亮的刀叉、雪白的胸巾。谢元嵩将灭了的雪茄放在烟灰缸上,接来菜单,点了什锦冷盘、金碧罗汤,烹大虾、铁扒牛排等几道菜,要了红葡萄酒,外加布丁、巧克力冰淇淋。

    侍者走了,谢元嵩叹口气说:“ 首都新生活运动会闲得没事干了,竟取缔了女招待侑酒。本来,我是会请你去‘别有天’吃饭的,那里有出色的女招待。可现在说是‘有伤风化’,让女招待不苟言笑,着制服、佩证章,嘻,还有什么意思?干脆不如到这‘新生活俱乐部’里来!这里全是男侍,没有女侍,也不辜负我们是委员长新生活运动的忠实信徒。”说完,讽刺地哈哈大笑。

    童霜威也赔着一笑,放下雪茄,喝了一口汽水。

    谢元嵩又满面笑容地说:“ 啸天兄,告诉你一件事:汪先生请你今晚八点到他公馆见面叙叙,我所以特地请你出来吃饭。我们两个先谈谈,然后我陪伴你到陵园他的公馆里去。”

    委实有点出乎童霜威的意外,但又在童霜威猜度、估计的情理之中。汪精卫昨天中午才回到南京,今晚就邀去见面,不正说明十分重视吗?童霜威想:可见,我还不是无足轻重的。他心里赞赏:管仲辉到底是老谋深算,这个“ 假骂”的主意出得妙啊!心里想着,脸上并不表露任何喜色,问:“元嵩兄,要我去谈什么呀?”

    留声机唱片播放的是《大路歌》:“大家一起流血汗..”

    谢元嵩又打哈哈了。他一打哈哈,有时说话就叫人听不清楚。

    他有个习惯,每每说到重要的话时,就打哈哈,似乎是无意中使人听不清楚,实际却是有意叫人听不清楚。这时,他打着哈哈,说:“哈哈..其实你们都是老熟人,许久不见.. 哈哈,见见嘛!..有些事..哈哈,谈谈..很好嘛!..哈哈..”

    童霜威张下了耳朵,大致听了个差不离,装得不冷不热地说:“是啊,是该去看看汪先生啊!有些事是要谈谈啊!”

    月亮升得更高了,光芒被屋顶花园的红绿彩灯夺去了辉色,显得暗淡。

    谢元嵩见侍者送来了冷盘和葡萄酒,用白皱纹纸擦着刀叉说:“召集各界人士座谈的庐山会议,结果你是知道的,决定要抗战这一条也是基本定下来了。**的代表周恩来等今年二月到过杭州,近来又两次上牯岭举行国共会议,虽是秘密举行,消息并包不住。全国要求抗战的压力这么大!日本又拼命进犯,不抗能行吗?当然不行!但要抗战,哇啦哇啦容易,做做并不容易啊!”

    童霜威吃着冷盘里的鸭肫,装得毫无热情地点头说:“是啊。”

    谢元嵩忽然说:“ 啸天兄,我知道,你这一向正埋头在写长文章,是不是?”

    童霜威心里好笑:一定是管仲辉有意送给他的“ 情报”,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将计就计密不透风地说:“你怎么知道?”

    谢元嵩喝着红葡萄酒打哈哈:“ 有道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啸天兄,我劝你不要上当!”

    童霜威摇着折扇,仰天笑了,叉着冷盘里的芦笋吃,说:“ 上当?”! !

    谢元嵩点头,这次不打哈哈了,认真地叉着冷盘里的酸黄瓜,说:“我讲个真实的故事给你听:人都以为汪先生主张妥协,其实他是为国为民,为着卫护蒋先生宁可牺牲自己的一种表现。你知道蒋先生在和战问题上的态度是什么吗?蒋先生一向是抱模棱两可态度的。对于他的部下,凡是主战的来见他,他就表示他也主战;凡是主和的来见他,他就告诉他们怎样去妥协。蒋先生既然这样做,他手底下就分成了两派,互相攻击,互相诋毁。但他们虽然互相攻击和诋毁,对外却都是蒋先生的人,于是对外宣传都说主和是汪先生的主张,南京凡是主和的人都因受了汪先生的明示和暗示的影响。这样一来,汪先生就成了罪人。蒋先生剿共剿得元气大伤,事实上无法抵抗外侮,但不打又不好向老百姓交代。于是他手下的人就替他作虚伪的宣传,说蒋先生随时都想打,不愿打的只有一个姓汪的。汪精卫就变成众矢之的了。”

    童霜威大口喝酒,酒味甘甜醇美,说:“你是说,他冤枉?”

    谢元嵩咂了一口酒,点头:“这只能每个人自己去思考了!不过,我认为,汪先生是一个仁义的人。他言而有信,讲友情。我不是早在去年冬天就对你说过吗?我希望引你去同汪先生接近。其实,你对那个最高领袖的态度,我也是明白的,你对他并没有好感。你这个无派无系的法界泰斗,也不能再指望他会给你什么!听说你在家里闭门不出,写文章准备大骂汪先生,我窃以为不可。你要慎重三思,何必为人火中取栗?”

    童霜威笑笑,说:“元嵩兄,你这包打听恐怕消息打听错了吧?我闭门不出是实,在家写文章也是实。写的是《历代刑法论》,与别人完全无关!”

    谢元嵩哈哈笑着,换了话题,说:“ 好了好了!这件事谈到这里为止。反正,你想,汪先生昨天才回来,今晚就要同你谈话请教,说明了他的为人,也说明了他的诚意。我希望你今晚谈得融洽。”

    正在这时,侍者端了汤来。谢元嵩说:“啸天兄,快尝尝这里的汤,这比上海晋隆西菜馆的汤要好得多。美哉!美哉!”他呼噜噜,一匙一匙喝起汤来,一副老饕的架式。

    童霜威也顺水推舟,喝着汤笑道:“ 确实鲜美!确实鲜美!”心里想:今晚见了汪精卫,我该怎么谈?谈些什么?

    谢元嵩把汤喝得只在盘底剩了浅浅一层,才放下汤匙不喝了。

    童霜威也将汤喝了一半停下匙来。

    两人乘凉闲谈,过了片刻,谢元嵩突然说:“ 啸天兄,你看———”

    唱片又换过两张了,现在是一个外国女高音,可能是大名鼎鼎的珍妮·麦唐纳吧?在唱电影《璇宫艳史》里的那支《风流寡妇》的歌。这支歌早风靡南京城了!童霜威抬头朝谢元嵩用下巴指点的地方一看,原来是一伙五个日侨,三男二女。女的穿着浅色和服,满脸脂粉,男的都穿的是紧身的西装,正冉冉从屋顶花园出口处走到花园里来。侍者招呼着在左近一张小圆桌周围坐下。风飘来,传来了异国的脂粉和香水气息。童霜威想:这是日本的外交官、领事馆的人员还是浪人?顿时又想到了华侨早被一批批驱赶回国、日侨正在陆续撤退归国的事,忧心忡忡地轻声说:“ 看来,这些人在中国也待不久了!”

    谢元嵩点头,见侍者送来了烹大虾,端起桌上的梅林番茄酱往虾上倒,焦黄的明虾配上红色的番茄酱甚是好看,诱人食欲。他说:“是啊,昨天日轮‘ 三笠丸’载走了二百多名日侨,听说又来了一艘‘洛阳丸’,要把长江各埠的日侨都载回国去。”

    童霜威摇摇折扇说:“ 外交关系未断,日本就用这种方式撤侨,看来是既想恐吓我们,又打定了作战的主意了!”

    这时,他看看月亮,忽然发现月亮似乎泛出一点橙红色,心想:要是放在古代观天象的人,看到月亮泛红,又要判明这是有兵灾之祸了。

    谢元嵩点头叹气说:“ 大局叫人悲观啊!战争与和平,任我选,我当然选和平。和平的生活多安逸,打打麻将,吃吃馆子,玩玩女人,逛逛秦淮河。谁想去听炮火声!可是,实际上抗战已经从七月七日就开始了!华北打得落花流水,和怎么和得了?今天报载,天津附近数万难民雨中无处投奔。从南到北,日机日舰四出威胁,搞得人神经不安。老实告诉你,我连做梦也梦见战争爆发炮弹横飞了!”

    童霜威放下折扇,往虾上倒辣酱油,叹着气说:“ 日本少壮派狼子野心,是死逼着中国人打仗。不打怎么办?我也日夜为此不安。沈钧儒等七人昨天已经保释出狱,看来是大批释放政治犯的一个信号呢。”

    谢元嵩默默无语,吃得有滋有味,汤汁溅得胸前衣领上都是。两人边吃边谈,不知什么时候,屋顶花园四周的天空已经暗将下来。月亮被乌云吞没了。栏杆上编结成绿色藤萝和各色花朵的红红绿绿彩灯,一盏盏,一球球,幻化出五颜六色的霞光,更加明亮,照得屋顶花园摆设着的一盆盆鲜花和穿着各色各式衣着的仕女更加美丽。

    谢元嵩眼睛一直在悄悄盯着那小圆桌上的日本人看。见侍者给那些日本人送来了三瓶德国黑啤和白马威士忌,三个日本男人拿起酒瓶斟酒,都在碰杯祝酒。谢元嵩悄悄说:“ 啸天兄,我们快吃吧!早点离开这惹是生非之地。最近日本浪人到处肇事,谁知这几个日本人想干什么?‘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谨慎小心的好。”

    有只蚊子“嗡嗡”地在童霜威身边飞转,似乎想要找个落脚吮血的地方。童霜威用手拂了几拂,赶走了蚊子,想:是呀!前些时,上海一张报纸上刊登一条新闻,标题是:《日本大使莅沪,俞市长亲往迎迓》,不知怎的,日本大使的“使”字,错排成了“便”字,成了《日本大便莅沪,俞市长亲往迎迓》,惹起一场风波。这年头,日本人的事,动辄就是纠纷,大意不得,连连点头说:“ 元嵩兄所见极是,我们快点吃完就走!”说完,将侍者送上来的铁扒牛排用刀叉切开,蘸着番茄酱大嚼起来,又对侍者说:“ 一会儿请把布丁、冰淇淋什么的都送来。”

    也许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自从这几个日本人光临屋顶花园以后,不知怎的,先是这屋顶一角,有些人像见了瘟神,陆续抽签般地走了。后来,连远处的人也有走的。发现这种情况,谢元嵩瞪大了蛤蟆眼机灵地轻声说:“ 啸天兄,注意到了没有?许多人都走了。我们离虎狼太近,不可迟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童霜威不住朝那伙日本人看,见三个日本男人已经喝光了两瓶白马威士忌,说起话来都手舞足蹈,仿佛面红耳赤地在争论什么,忽而又高声唱起了日本歌来。童霜威在日本留过学,一听就明白唱的是日本军歌,马上将布丁吃了两口,又在巧克力冰淇淋上用匙舀了两口匆匆吃了,再往咖啡里加了牛奶、方糖,却没有喝,取下放在胸前的雪白胸巾擦着手和嘴说:“对对对,走吧!”

    两人叫侍者过来,谢元嵩抢着付了账,又给了点小费给侍者,两人赶快离开屋顶花园走下楼来,童霜威不禁摇头叹息了一声:“唉!”

    谢元嵩咧着蛤蟆嘴笑笑,掏手帕拭汗,说:“哈哈,日本人也会跑到‘新生活俱乐部’来,看来他们也感受到了一点礼义。说实话,好好一顿有滋有味的西菜,给鬼子搅得兴趣索然了。不过,总算未出事,也是万幸。”他看看夜光手表,说:“ 七点半了!现在去,刚好。”

    两人走出“新生活俱乐部”,天早已黑了,有淡淡的月光,路灯已亮,霓虹灯也都闪烁变幻,映照着一些店家“ 夏季大减价”的旗子,也映照着街上熙熙攘攘来往的行人和一辆辆的人力车。尹二驾驶着“雪佛兰”轿车过来,揿揿喇叭。童霜威说:“ 元嵩兄,叫你的车子回去吧,坐我的车!”

    谢元嵩点头,对自己的那辆“ 别克”轿车的司机做做手势,意思是叫他回去,自己就跟着童霜威上了车。

    上车坐定,童霜威对尹二讲了到中山陵园汪精卫公馆去的走法。“雪佛兰”轿车风驰电掣般地飞驶在柏油大道上。车窗开着,倒还凉爽。月光映进汽车里来,把车窗上绯色遮帘的花纹映到身上。外边路两侧的房屋、空地、树木都朦朦胧胧,带一种梦的意境。夜晚,仅有乘凉的人在街边铺了席子躺着或坐着打扇。路灯昏黄,路边树阴下走路的人影有鬼影幢幢的感觉。两人都没有做声。童霜威在思索着见到汪精卫后该说些什么,怎么说。谢元嵩红葡萄酒喝得多了一些,头有点晕,闭眼想打瞌睡,却又勉强使自己不睡着,头脑里也在盘算着等一会儿带童霜威去时怎么处理,说些什么。

    汽车穿过大街,越走越远,越近陵园附近越冷静。大树很多,有一团团暗淡闪烁的鬼火在树木中悠悠闲闲地浮动。终于,到了汪精卫的公馆。公馆的门灯灿灿地亮着,照耀着紧闭的黑铁门。

    汽车鸣了喇叭。大铁门开了,门房出来,见到谢元嵩,让汽车开进去,到了洋房门前的弓形水泥台阶前停下来。这里雪松的树影婆娑、抖动。一个穿白帆布西装、白衬衫上打黑领带的秘书模样的人,约摸不到三十岁,上来迎接,操一口广东官话,彬彬有礼地请谢元嵩陪童霜威下了汽车,一同走进大客厅里去。这公馆盖得很好,客厅也布置得极为雅致。童霜威掏出金怀表看看,八点还差十分。他觉得来得不早不迟,约定八点钟,早十分钟来也说得过去,等几分钟是没有关系的。

    铺着蓝绿色花纹地毯的客厅,很大很宽敞,悬着灿烂的枝形吊灯,放着十几把大小皮沙发,简直像个可以开会的会议室了。一架华生电扇放在桌上摇着头呼呼吹风。秘书通报去了,童霜威由谢元嵩陪着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他打量起客厅里的布置来。墙上正中挂着孙文写的“天下为公”四个字,另有一幅新裱的于右任写的屏条,是一首诗,一下子就将童霜威吸引住了。写的是:“ 上山不易下山难,劳苦舆夫莫怨天,为问人间最廉者,一身汗值几文钱。”下署“见轿夫上牯岭有感! 兆铭先生属正!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书于庐山”。

    童霜威想:这一定是这次老于在庐山写赠汪精卫的。庐山上下山轿子每乘不过三四元钱,童霜威坐过,心里也有过同情和怜悯,尽管同情和怜悯还不是一样坐?老于又何尝不是这样。于右任个儿又高又大,抬他比抬别人更吃力哩!发什么空泛的感想呢?老于写这首诗赠汪精卫,是什么含意呢?莫非他自己觉得自己像个抬轿子的?莫非他劝汪精卫别再做抬轿子的?

    也容不得多思索,只见谢元嵩轻声说:“ 啸天兄,我已经陪你来了,你同汪先生自己谈一谈吧,我先行一步了。”

    童霜威也不留他,见他从客厅左边的一道门走进去了,知道他是在这儿常来常往的,就也不管他了,独自坐着,又将目光顺着墙扫过去,见有些字画倒也布置得风雅,不外是张大千、刘海粟、徐悲鸿等人的画和叶恭绰等的书法。有个广东女佣穿的香云纱黑衣用茶盘端来了盖碗茶,放在童霜威面前茶几上,嘴里轻轻地说:“ 请茶!”又指指桌上的香烟筒,说:“ 请烟!”童霜威摇摇手表示不吸,嘴有点渴,刚端茶要喝,却见人影一晃,汪精卫从侧房通向客厅的门里走出来了。

    人说汪精卫相貌堂堂,风度翩翩,有人说他是“ 美男子”。童霜威觉得汪精卫的眉毛长得差些,有些倒八字,仪表确是不错的。天热,他仍旧穿着白哔叽西装,笔挺地走来,亲切地伸出他那白皙、绵软的右手来握,略带女性的温柔和显得虚伪的谦和,使人会产生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他的笑容却会使人如沐春风。他用带广东音的普通话连声说:“啊,啸天兄,许久不见了!许久不见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南京官场中人讲话,都喜欢将“ 同志”改成了称兄道弟,也都喜欢将一句话重复说两遍来加重语气。比如“你好你好”,比如“久仰久仰”,比如“ 抱歉抱歉”..这里汪精卫的“许久不见了”,也重复两遍。这种说法,是加重语气,也是留点时间给自己思索,给别人回味。

    童霜威同汪精卫握手,嘴里也热呵呵地说:“ 是啊!是啊!汪先生身体可好?”这句话,内涵是很丰富的,既是问好,又暗示着被孙凤鸣打了三枪以后现在可好?更暗示着,回国后到现在政躬是否康复了?

    两人哼哼哈哈,热呵呵寒暄一番,都在沙发上坐下。广东女佣又进来给汪精卫敬了茶退出。

    那架华生电扇,在这么大的客厅里摇头转来转去,偶尔送来一阵清风,解除不了夏夜的酷热。童霜威摇着折扇,按兵不动,想听汪精卫先讲。汪精卫自从回国后,这么长的半年时间里,童霜威只在中央党部纪念周上见过他一次,觉得他脸色苍白气色不好,似乎心情也不好。后来,二月间,五届三中全会上,汪精卫提出坚持“剿共”的政治决议草案。结果,大会上,抗日与亲日的斗争非常激烈。最后,通过了实际上接受国共合作的决议。春天时,听说汪精卫身体不好,童霜威觉得这一定是心里窝囊造成的。一连几个月,汪精卫一直沉默,到六月里才说病已渐渐痊可,驱车到中央政治委员会批阅公文,并且亲自参加有关会议。接着,七月初带了老婆陈璧君去了庐山牯岭。到牯岭开始,汪精卫似乎十分活跃。老蒋在庐山上谈到卢沟桥事变时说:“ 政府为应战而非求战!”汪精卫在庐山谈话会上也讲“ 政府为应战而非求战”。两个人似乎在论调上是一致的了!现在,他由庐山回来了,童霜威怎么能不想先听听他说些什么呢!

    汪精卫果然侃侃先说话了:“ 啸天兄,国难日深一日,令人有说不尽的痛心。我感到中国就像一棵大树,在风雨飘摇之中,更受着斧斤的砍伐,牛羊的侵啮,树叶飘零,枝柯摇动,其情况真是憔悴极了!”

    童霜威见他说得生动、凄凉,不禁点头说:“是啊!”

    汪精卫却话锋一转,又说:“ 然而只要生机不断,则仍然有干霄蔽日的余裕,忍受痛苦,便是内在的元气。现在我们耳朵里听着卢沟桥的炮声,眼睛里见着前线将士的拼命与地方人民的受苦,实在没有开颜相向的理由。但是想起在环境艰难中培养元气,生机不断,精神不死,实在可以使我们感激,奋发。所以,我们的同志们,仍需努力团结..”

    童霜威心里想,他这是要谈到我的问题上来了,点头答着说:“是啊,是啊,是要团结啊!”他说这话时,感到汪精卫说起话来口若悬河,自己却口拙舌笨太差劲了。

    汪精卫脸上莞尔一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说:“啸天兄,听说你府上籍贯是江苏丹徒?”

    童霜威心里明白:这是要谈到国大代表的事上来了,说:“ 是的。”

    汪精卫雍容和穆地说:“ 我今天打听了一下,丹徒的国大代表,公民投票还有一周才进行。很巧,明天他们就要公告各区代表候选人姓名。现在,候选人名单中已经将你列上,选举总事务所审核上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安排,不知你觉得如何?”

    童霜威感到出乎意外的顺利,倒反而有点局促了,说:“ 可以为桑梓父老兄弟姐妹们略尽绵薄,是我的宿愿。汪先生既这样安排了,自当遵命!”

    汪精卫又莞尔笑了,说:“满意就好,满意就好!”

    童霜威觉得这次来,如就来谈国大代表的事,未免太俗气。何况也确想从汪精卫这里听听消息,听听论点,就说:“ 大局蜩螗,卢沟桥事件发生后,战火扩大,人心惶惶。先生是否能在这方面有以赐教?”

    汪精卫忽然叹了一口气,眉毛显得更倒八字了,说:“ 这事件的演进如何虽未能预测,然而这事件绝不是偶然发生的。说它是一种预定计划,我看是不会错的。我还记得在民国二十四年十一月五全大会里,蒋委员长曾说过:‘ 和平未至完全绝望,决不轻弃和平;牺牲未至最后关头,决不能轻言牺牲。’这几句话,在二中全会里曾有明确解释。三中全会对于外交方针,也是根据这几句话进行的。”

    那架“华生”电风扇“ 呼呼”地转来转去地吹。童霜威身上的暑气渐消,凉爽多了。听了汪精卫的话,童霜威暗想:他这是处处表示他与老蒋一致,孙凤鸣的三枪把他打得更聪明了!

    汪精卫继续滔滔地说:“日本自‘九·一八’以来,对中国一步步杀进来。中国为什么一步步后退呢?因为中国比较日本进步迟了六七十年,国力不能挡住日本侵略。然则自从‘ 九·一八’以来,中国外交、内政的方针是怎样呢?总括说来,外交上不能挡住日本一步步杀进来,只能想法使他进得慢些,腾出时间在内政上做种种准备工作,加强抵抗力。中国曾想借国联的道德制裁、经济制裁、武力制裁对付日本,然而事实上国联靠不住,如意算盘打不得。因此,日本杀进来没有停止,东三省次第沦陷了。”

    童霜威下意识地扇着扇子想:他分析得倒还是有道理的。这些倒是他的真心话。

    只听汪精卫像个舞台上的话剧演员似的做着手势,雄辩地说:“我们江西剿匪之得以进行,东南各省铁路网得以完成,就是做的工作。是否得不偿失呢?留待公论!很坦白地说:这些准备,都是现代国家所必需。我们恃此以与人为敌,我们也恃此以与人为友,为敌为友,不只在我,而且在人。”

    童霜威觉得汪精卫的话说得很玄。他这指的是**,本来剿共,现在又要合作。但却回味不出他话里有多少内容,只觉得这些话好捉摸又不好捉摸。

    汪精卫一向以善于讲演出名,现在虽只是同童霜威两人谈话,仍是做着手势,有时慷慨激昂,有时痛心疾首。这时,他继续说:“牺牲这两个字是严酷的。我们自己牺牲,是要全国同胞一起牺牲,我们所谓抵抗,无他内容,其内容只是牺牲。现在已到最后关头,如果打起来了,我们要使每一个人每一块地都成为灰烬,不使敌人有一些得到手里!”

    童霜威听到这里,打了个寒噤。想不到汪精卫会一下子说出这样厉害、可怕的语句来。他愣怔着,睁大了两眼听汪精卫继续往下说。

    汪精卫捧起茶杯喝一口茶,说:“ 这意义诚然是严酷的,然而不如此,则尚有更严酷的事随在后头,质而言之,我们如不牺牲,那就只有做傀儡了!..”

    童霜威不禁被他的话感动了,想:汪先生究竟是国民党的老同志了!他虽被扣上投降派首领的帽子,但问其内心,他是反对做汉奸也鄙视做傀儡的。可是又想:会不会是听说我要骂他,所以故作姿态的呢?只好坐着静听。

    汪精卫表情丰富,又说:“所以,我们必定要强制我们的同胞,一起牺牲,不留一个傀儡的种子,无论通都大镇、荒村僻壤,必使人与地俱成灰烬。我们虽不能挡住敌人杀进来,必能使敌人杀进来后一无所得。我们几年以来,处心积虑,讲团结,讲组织,讲训练,为的就是到最后关头,能发动整个国家和民族为抵抗侵略而牺牲。..”

    童霜威仍在思索:汪精卫唱的是道道地地的抗日的调子,现在连他也唱高调了!可见人心所向,谁也不敢逆转。现在,老蒋、老汪都唱高调,虽然这样唱法是形势使然,很可能仍是言不由衷,是不是他们想以这种姿态来取得同日本讲和的条件呢?

    汪精卫依然在滔滔不绝,说:“天下既无弱者,天下即是强者。那么,我们牺牲完了,我们抵抗的目的也达到了!”说到这里,他玄而又玄地住嘴了,捧起茶杯来一口一口地呷。

    童霜威觉得这几句话不太好懂,很想深问几个问题,比如:和平还有希望否?战争会在南方爆发否?同日本交涉的现状如何?如果真的战争难以避免,我们能够支持否?等等。但耳朵里却听见汽车喇叭声喧闹,客厅外边有轿车驶进来的灯光闪烁,也有人声叽喳。他明白:汪精卫有客人来访了。汪精卫当然绝不止这一个会客室,来客一定引到别的会客室里去了。又见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进来轻轻地向汪精卫说了些什么。童霜威觉得这次来目的已经达到,知趣地说:“汪先生,今晚承蒙赐教,得益良多,我就告辞了,以后再来领教。”说着,站起身来。

    汪精卫也不挽留,微微笑着站起身来,亲切地伸出了右手同童霜威软绵绵一握,说:“本来,是想多谈谈的。有客来了,就不多留了。以后请随时来赐教,有空我也去看望你。希望以后我们亲密起来。”

    童霜威知道汪精卫一向善于做些收买知识阶级人心的事,但也早听说汪的处人极为虚伪:他厌恶的人到他寓所访问,汪也总是亲切接见,娓娓而谈。只是客人一走,他就立刻表露不悦之色,顿足唾弃,当面背后,判若两人,所以有人说他是“伪君子”。但尽管如此,童霜威明知汪精卫说的可能全是假话,仍感到这些话顺耳悦心,笑着点头说:“以后再来,以后再来。”

    就在这时,谢元嵩从边门里出来了,见汪精卫同童霜威正在握手,他殷勤地对汪精卫说:“我来送!我来送!”他俨然以汪精卫的代表身份,陪童霜威走出客厅。

    汪精卫在客厅门边周到地频频向童霜威笑着点头送行。

    走出客厅,尹二将“雪佛兰”开过来停下,童霜威正要上车,谢元嵩咧开蛤蟆嘴笑着说:“啸天兄,如何?此行不虚吧?”

    童霜威笑着捧场:“汪先生确是人杰,与他谈话,如饮纯醪,使人不觉自醉。”

    谢元嵩说:“是啊,他与老蒋不同。他爱说话,蒋爱缄默;他感应很快,蒋城府很深。两人虽然共负大责,但蒋对于一切机密都不愿竭诚讨论。国家大事本来应该和衷共济的。但汪先生坦白,人家却不坦白。汪先生是谦抑为怀的,人家却飞扬跋扈。你比较比较,就会自己得出结论了!”

    童霜威点头,“ ”了一声,说:“ 元嵩兄,一起上车,我送你回府上。”

    谢元嵩摇头笑说:“ 不,我还有点事要留下,哈哈,你请先回吧。”他亲热地同童霜威握手告别,送童霜威的轿车开行。

    外边,夜色弥漫,萤火虫闪放着宝蓝色和绿莹莹的光辉,匆匆飞来飞去。气候已渐凉爽,童霜威坐在轿车上,凝神想着刚才同汪精卫谈话的经过,欣慰地感到真应当感谢管仲辉。汽车向来时的路上疾驶,明亮刺眼的车灯前有成团的蚊蚋飞舞。忽然,出乎意外的,在转动着方向盘的尹二突然回头说:“ 先生,人家都说汪精卫是卖国贼,是秦桧,对不对啊?”

    童霜威皱起了眉,呵斥说:“你懂什么!”

    尹二不再做声,突然加速将车开得飞快,使街道两旁的街灯、房屋、树木、车辆、行人..一闪而过,似乎在发泄一种极其不满的情绪。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战争和人 > 上 月落乌啼霜满天 > 第三卷“八·一三”前后,那个不平凡的夏天 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幕红尘作者:豆豆 2夜谭十记:让子弹飞(没有硝烟的战线)作者:马识途 3都市风流作者:孙力 / 余小惠 4废都作者:贾平凹 5人世间 上部作者:梁晓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