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战争和人 > 上 月落乌啼霜满天 > 第八卷 潮生潮落,海天悠悠 三

第八卷 潮生潮落,海天悠悠 三

所属书籍: 上 月落乌啼霜满天

    从“香港仔”回来,童霜威本想装病,以此来推脱掉叶秋萍的要求,谁知回来以后,竟真的病倒了:血压升高,手脚冰凉,头晕目眩,心里发慌。低压一下子升到了一百二十,高压升到了一百八十。先是把在“香港仔”吃的海鲜全呕吐了出来,接着,就躺倒不想起床了。下午家霆回家,吓得心里“ 怦怦”跳,忙去找附近一家私人诊所的钱医生来出急诊。钱医生是个英国留学生,提个出诊箱带了听诊器、血压表等来后,一量血压,说:“ 血压太高,要好好注意卧床休息!..”接着,少不了又要到他诊所里验血,透视心脏..开了一批药品服用,敲了一笔竹杠。

    本来,童霜威想假装生病,找个私人医院住住,好回绝叶秋萍。既是真的病了,去住私人医院又贵又不方便,就决定在家休息治疗。

    过去,童霜威血压曾经有时偏高,也服过降压药物,每每只要服了药血压很快会降下来。这次,可能同心情紧张、焦灼或胆固醇过高有关,再或是不适应香港潮热的气候,血压升高了竟降不下来。童霜威老是觉得身上不适,头晕,有时头颅好像劈开似的疼痛,嘴里又苦又涩。

    身体上受到折磨,心理上却有点欣慰:此时真的生了病,倒是帮了大忙,可以解脱叶秋萍的纠缠了。果然,张洪池第二天就来了,显然是来替叶秋萍讨回音的。

    童霜威打发他说:“不行啊,我病了!昨天我就说过我人不舒服。我这一病,短期是好不了的!只能静养,不能烦心。请如实为我转告叶先生吧!”

    看到童霜威确实病了,床边放着印度的“ 寿比南”、德国拜耳的“利血平”等等,张洪池当然不好多说什么,坐了一会就走了。但,三天后,又来了。这第二次来,张洪池带了许多水果、食物来,又提出了叶秋萍的要求。

    童霜威仍是摇着头,悲观失望般地说:“不行不行!不要指望我!指望我要误事的!我这病,怕三五个月也好不了!”

    再隔了十多天,张洪池又第三次来了。童霜威决定用“ 紧口闭眼法”对付。只说头晕,不能讲话,张洪池也看得出童霜威病情是真,不肯出来为叶秋萍的要求出力也是真,除了提出借五百元的要求外,别的没多说。童霜威没拿钱给他,张洪池心有不释地走了。童霜威心里嘀咕:这混蛋!认识你真是倒霉!他明白:这下子不但是得罪了叶秋萍,也得罪了张洪池了。可是“ 阎王好见,小鬼难当”,为五百元得罪张洪池值得吗?..他决定,如果下次张洪池再来,就借五百元给他,求得个暂时的平安。

    一个月来,害了病,幸亏有家霆在身边,既靠儿子照顾,也靠儿子排除寂寞。起初二十天,家霆停止了去补习学校上课,整天厮守着父亲,变得似乎更懂事了,处处细心、周到,倒茶、送药、喂饭、读报..他写信告诉在上海的方丽清:爸爸病了!..他静静地坐着,陪着爸爸,让爸爸服了药尽量多睡觉。走起路来,踮着脚尖轻轻地移步。有时,自己拿一张报或一本杂志坐着,看呀看呀。半夜里,总要醒来,看看爸爸,问一声:“ 喝水吗?”有时,见爸爸精神好一些时,就陪着爸爸谈谈心。

    近十天,童霜威要家霆去补习学校继续上课。家霆起先不肯,后来,见爸爸确实病情已经减轻了,才答应了。但是,得便总是提前回来。有时回来了,说:“爸爸,我在学校里上着课,忽然感到你在叫我,我就向黄先生说:‘ 我想请假提前回去一下。’黄先生说:‘好,你快回去吧!’我就跑回来了。”说这种话时,他那种感情使童霜威内心震动。

    黄祁有一天抽空来看望过童霜威。童霜威怕他来被张洪池碰到,引起张洪池的注意,很快就催他走了,只是问起他:“ 你见到过柳忠华吗?”

    黄祁点头,说:“ 报社派他到上海去了。听说要去一二个月。让他采写一个关于上海近况的连载通讯在《港声报》上发表。在港九的上海人很多,都关心孤岛的情况。报纸从生意着眼考虑,发表这样一个连载是很吸引人的。他走得非常匆忙,去后也没来过信。”

    现在,童霜威望着窗外想:怪不得忠华自从到报馆去工作后,从未来过。现在我病了,也没来过。他就是在香港,目前我也不希望他来,免得引起张洪池他们注意。童霜威老是有一种预感,觉得很可能张洪池他们,甚至季尚铭和日本人和知他们,都会派人在监视着他。也许有点疑神疑鬼,但谁能说特务机关干不出这样的事呢?在武汉时,因为日机轰炸引起的不安全感,到了香港,现在又开始像鬼影似的笼罩在童霜威心头上了。

    二房东太太出现在房门口,问:“童先生,饮饮茶?”

    童霜威对她笑笑,摇摇头。

    这是位好脾气的常带微笑的女人,可惜长得不好看。她虔诚地信着耶稣教,吃饭、睡觉前都能听到她的祷告声,平时很少说话,安静得很,就是脚上拖着木屐有些吵人。饭食,仍由她在操办,听说童霜威血压高,她总是爱做西洋菜鸭肫汤给童霜威喝,说:“ 清凉的啦!降血压咯!”

    二房东太太有时也来同童霜威谈几句,总不外是说生活用品涨价,埋怨二房东先生常常借故不回家,总是在外边胡调、玩女人,还喝酒、赌钱、赌赛马。说香港这地方不好,坏女人太多了,坏朋友和坏去处也太多。童霜威听她谈谈,倒也同情她。但感到:她的苦恼是不好解脱的。她家务劳动繁重,背也微微驼了,两只手粗糙佝偻。她脾气温顺,就是在埋怨郭先生时也是细声细语的。她先生只要回来了,她就加意侍候,从不听她吵架责问。童霜威不禁想:唉,方丽清要是像这位二房东太太的脾气,也就好, !可惜,她自私、吝啬、庸俗,刁钻古怪,目光短浅,无事找事..

    半个月前,收到过方丽清一封信,是在收到家霆寄去的信后复来的。信上说:“ ..知你病,很不放心!本想来港看你,但姆妈最近身体也不好。医生说:血压高只要降下来问题不大。你以前血压也高过,服药后就降了。望快请医生降压!姆妈和雨荪、立荪都说,你还是回上海的好,免得大家心挂两头,也可节省开支。”

    童霜威生气地想:她头脑里老是只有她自己!只有钱!只有上海!从不知道为我的政治前途考虑!真是道道地地的妇人之见!

    他需要安静,又感到孤独与寂寞,病了以后,寂寞感更重。一寂寞,就会想起死去了的军威,也会想起死去了的柳苇,想起冯村。他将柳苇的照片、军威的遗书都放在那只黑色皮夹内。最初,常翻出来看看。现在,却不愿使自己的情绪波动影响血压的升高,故意避免去拿来看了。他寂寞孤独,想念南京,甚至想到南京潇湘路那七八只书橱和书架上的无数部线装书和洋装书,想到花园里那棵四季桂,想到庄嫂烧的糖醋鱼。

    他觉得自己追求过的东西失去得很多,使他懊丧。人生为什么这样捉摸不定?道路为什么总是崎岖不平?

    今天,他两眼呆呆望着铁栏杆的窗外。窗外,飘拂着银色的细雨丝。雨,霏霏地下,使人会想起韦庄“江雨霏霏江草齐”的诗句。他尽量使自己什么都不想,可是办不到,最关心的总是摆在眼面前的一个问题:怎么办?住在香港,不安全,麻烦太多。武汉不能去,上海租界上他又不愿去。..天下之大,竟无处可去,无路可走,无计可施了!他只有叹了一口气,又叹一口气。

    他想:血压降不下来,同这能没有关系吗?要是谁能为我指点迷津,比给我服用降压药物可有效多了!

    他又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排除一切纷扰,使自己能不再思想,进入一种朦胧的状态中去。

    外边,雨突然下大了。雨声伴和着远处传来的电车“当当”的铃声、轨道震动声和海上的轮船汽笛声,一起涌进耳中。刹那间,他听到钥匙开门声,二房东太太的木屐刚响,门就开了,他听到家霆那脆亮好听的声音在同二房东太太轻轻招呼,用的是广东话。

    广东话说得可真有点像广东人说的了。

    家霆是他惟一的安慰。儿子回来了,他总是兴奋的。他张望着,家霆已经进房来走近床前了,说:“ 爸爸,上海有信!”他不说“妈妈有信”,说“上海有信”,指的就是方丽清的来信。

    “好好好!”童霜威接过航空信封来。其实,香港、上海之间,不通飞机,信都是船上邮来的。方丽清老喜欢用红白蓝花边框的航空信封。信封拿在手里,轻飘飘的,童霜威明白:信一定很短!她自从回上海后,从未写过一封长信来。这封信,必然仍是短短的例行公事。

    童霜威撕开了信封,抽出信来,一张薄薄的航空信纸,上面写的是:

    啸天:

    病想已痊愈?我一切均好,但极望你下定决心回沪居住。

    租界上一切都同战前无异,你切勿听信谣言。立荪和雨荪都说这仗要长期打。关于南京潇湘路房子,现由日本兵占住。江怀南在南京办公,很得意,最近要同海上闻人丁筱林之女结婚。本来常来,最近竟不来了。他说有信劝你回来,但未得复,看来是你得罪了他,你应回信才好。你如回来,我想他还是要奉承你,还是会常来的。你还是回来的好!上海物价最近涨了一些,现写一点让你知道。顺问

    旅安

    丽清

    民国二十七年八月九日

    下面是一张物价单:西贡米每包二十元,暹罗米每包十八元八角,鸡蛋每元四十个,鸭蛋每元二十个,鲫鱼五角一斤,猪肉三角六分,羊肉四角八分,牛肉三角八分,鸡每只八角———一元二角,鸭一元二角———二元二角。

    童霜威看了皱眉,一是方丽清开了这笔物价清单使他看了皱眉,这个女人哪,关心的总是钞票!二是信上竟不提一句家霆,也许是她头脑里根本没有家霆,也许是她有意不提家霆。这样的后母!怎么能使家霆对她有感情呢?

    童霜威又想到了江怀南,眼前出现了江怀南那张既气派又秀气的白净脸。这个无耻的混蛋,看来,他是有心把结婚当作一笔资本用的,要在择偶上获得金钱与地位!现在他是如愿以偿了!海上闻人丁筱林,在上海是有名的青帮头子,在黑社会是有潜势力的大亨。他开设游艺场、舞厅、剧院和赌场,家里仆从如云,雇有保镖。前不久,有的报上说他有同日本军方勾结的征兆,看来,也是做了汉奸了!..江怀南很得意,最近不到方家去了。不去的好!

    同卖国的汉奸来往干什么?被人知道了对我也不好。丽清要我给他写复信,她真是太糊涂!劝我回上海,我怎么能去呢?

    想到这里,他深深叹一口气,将信递给家霆,说:“ 劝我回上海,哼!”

    家霆接过信去,逐句逐段看了。看完,将信装入信封朝桌上一放,说:“爸爸,江怀南做了汉奸在南京办公了?是跟日本鬼子在一起吧?”

    童霜威突然想起:上次江怀南来信的事并没有告诉过家霆,也没有把那封信给家霆看过,好在这事并没有瞒儿子的必要,说:“是呀!这个混蛋是做汉奸了!上次他来过信,劝我回南京去!我将信撕了,根本不想复他!”

    “可是这封信还劝你给他写回信呢!又劝你回上海!爸爸,你千万不要回上海,说什么那儿也是孤岛!”

    “是啊,我是不会回去的!”童霜威点头,叹口气,用手帕擦擦汗,说,“你这个母亲,太没有政治头脑了,她就知道精打细算节省钞票。”

    家霆热得额上全是汗,鄙夷地说:“ 爸爸,说实话,我讨厌她!她愚蠢、自私又狠毒!在南京时杀我心爱的鸽子吃,逃难时,她虐待金娣,直到粤汉路上金娣被炸死,使我看穿了她!我对她已经毫无感情。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也许会不高兴。但这是我的心里话,我不愿意骗你!”

    童霜威身上也热得淌汗,听了家霆的话汗出得更多。他心里百感交集,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目光看着儿子,和稀泥地说:“ 唉,人总是没有十全十美的,我也知道她对你不好。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弄得家不像个家呀!”

    家霆坐在父亲床边,也叹口气说:“ 爸爸,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时,你为什么要同妈妈离婚呢?我没有见过妈妈,冯村舅舅和忠华舅舅都说她好,我也觉得她好!”

    童霜威听了儿子的话,心里难受,叹了一口气,半晌才说:“唉,过去的事过去了,一时同你也说不清,说了你也不会懂的。等你将来大了,也许会懂得的。人生,每每是这样,等到我现在这种年岁了,懂的事多了,如果让我再从头开始做人,我可能就会知道怎么做人了。但是,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说这话时,他心里滋味特殊,不但想起了柳苇生前的一些事和她的死,又想起了柳忠华。他问:“你同你舅舅见过几次面?”

    “只见过一次。”家霆坦率地说,“他到黄先生那里,看见了我,对我说:‘家霆,我是你舅舅,我叫柳忠华!’..那天,他同我谈得很多。他很有学问。后来,他给报馆派到上海去了。到今天,没见他回来。”

    “你们谈了些什么?”

    “什么都谈。”家霆抓把扇子扇着风,说,“ 他问了你和我的情况,要我长大后要像妈妈一样做个爱国的正直的人。我要他多讲点妈妈的事给我听。他说,当时他被捕坐了牢同妈妈不在一起,许多情况不了解,就没有多谈。谈得最多的是抗战。他讲了很多抗战的道理给我听。”

    童霜威心里想:唉,人生何其神妙?在两年以前,谁能想到会出现今天这种国共合作的抗战局面?谁又能想到柳忠华会出狱,还能忽而到武汉,忽而到香港,忽而去上海,这么活跃!谁又会料到柳忠华和家霆他们舅甥竟会见面?至于今后,谁又知道会怎样呢?国共关系会怎样?柳忠华会怎样?家霆长大后会怎样?谁知道,谁能说呢?..

    想着,想着,他定神地凝望着那扇有着铁栏杆的北窗。窗户外,飘着的丝丝细雨,如烟如雾,也不知为什么,心头突然想起一首元人的小令《塞鸿秋》来了:

    东边路、西边路、南边路。五里铺、七里铺、十里铺。行一步、盼一步、懒一步。霎时间天也暮、日也暮、云也暮,斜阳满地铺,回首生烟雾。兀的不山无数、水无数、情无数。

    天气又潮又热又闷,他心头的感情复杂,似乎面临道路的选择,不知所措;又似乎一个长途跋涉者已经十分疲劳,不想往前,又不能退后;又似乎日暮天昏,烟雾障目,看不清前程,望不透远近,心头交织的是一种怅惘空虚的情绪。他懒得再启口,竟闭目养起神来。

    家霆见爸爸这样,以为爸爸累了,想休息一会,便不再说话,拿起桌上的一张《南华日报》看起来。就在这时,听到甬道里的敲门声。一会儿,二房东太太在叫:“童先生,有客人啦!”

    童霜威睁开了眼,家霆说:“ 我去看看!”他马上跑出房去,走到甬道的门边,打开小孔,瞬即喜悦地高声嚷了起来:“啊,舅舅!”

    童霜威听清了家霆的话声,知道是柳忠华来了,心里也是一喜,想:啊,他从上海回来了。病得痛苦,闲得无聊,思想苦闷,消息闭塞,使他渴望见到柳忠华,好听他谈谈孤岛见闻和时局去向。

    当柳忠华拉着家霆的手进房时,童霜威已经坐起在床上,满面含笑地说:“啊,忠华,你回来了!”

    柳忠华气色很好,将被雨淋湿的米黄色风雨衣脱下挂好,只穿一件短袖白衬衫、一条黄咔叽短裤。他走近童霜威床前,掏出手帕拭汗,点头说:“啊,姐夫,你病了?”

    家霆懂事地将一把椅子端近床前让舅舅坐下,又去给舅舅泡茶、拿扇子。

    童霜威紧握着柳忠华的手说:“ 这么久没见你,你几时从上海回来的?”他好像今天才发现,柳忠华的两肩是那么宽阔,仿佛他确是一个强有力的能挑起整个生命中艰难重担的人。童霜威欣喜地说:“见你来了,我精神也好了。真想听你谈谈孤岛的见闻哩!”

    柳忠华喝着茶摇着扇子说:“你不回孤岛去,是对的。那里是在日寇占领区包围之中,要出租界,过苏州河到华界去,中国人都得向站在外白渡桥桥头两边的日本哨兵弯腰鞠躬!真侮辱人哪!

    亡国奴的生活,在上海就见到了!从表面上看,除了物价略涨,上海的阔人多数似乎还是像战前在租界上一样地过日子。夜里,南京路、静安寺,仍旧灯红酒绿。舞厅、妓院、影院、餐馆,还是纸醉金迷。但孤岛总是孤岛,逮捕、暗杀的事不少,人们在敌伪威胁下度日。简单来概括上海,那就是:爱国者在作庄严的战斗,魑魅魍魉在为非作歹,奸商大发国难财,醉生梦死的富人依然歌舞升平,穷苦老百姓水深火热。我打算好好在报上写一写哩!”

    他说到这里,童霜威问:“你准备写些什么?怎么写?”

    柳忠华用手比画着说:“任务是要写十至二十篇《孤岛散记》,逐日在报上发表,每篇三千字,像个连载。老板要我写香港的人们最关心的有关上海的问题。这当然是吸引人的,有利于报纸的发行和影响。我在上海时,已经动手写了几篇,回来后续写。明天开始,《港声报》就要陆续发表了。以后,我找机会送给你看!”

    童霜威思绪纷繁,忍不住说:“ 忠华,见你来了,我真高兴,有些心里话不禁想同你谈谈。我现在患病是真,但主要还是心病。我的处境很艰难,也很奇特。”说着,将叶秋萍找他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柳忠华仔细认真地听着他讲,有点愤激地点头说:“ 姐夫,这件事你处理得很对。我今天刚收到由汉口寄来的一份《新华日报》。你看看这条消息。”

    童霜威一看,报上一条“本报重庆消息”,标题是:

    警惕投降派破坏抗战阵营

    ———国民党中常委冯玉祥向本报记者发表谈话

    内容是说国民党中常委冯玉祥氏在重庆指责:“ 有人在香港借和平运动,阴谋破坏抗战阵营。”

    童霜威看完,心里不禁想起上次同柳忠华见面时,柳忠华说过的话。他想:谁知这是不是我当时提供了那些情况,忠华传到重庆那边去的呢?想着,说:“让冯玉祥放一炮也好,只是,事实上用处恐怕不大。今非昔比,他现在没有兵权和实力!”

    柳忠华点头说:“天下没有一劳永逸的事。使人民警惕起来,反对他们这样做,他们也就只敢偷偷摸摸幕后交易,不敢放肆地为所欲为了!”

    厨房里继续飘来油煎鲞鱼的香味。家霆刚刚出去告诉房东太太多办一些菜和饭,这时又进房来了,懂事地对柳忠华说:“ 小舅,你在这吃中饭。”说完,仍静静地坐在一边听着爸爸和舅舅谈话,两只眼晶晶地发亮。

    童霜威急切地问:“ 忠华,你对这大局的看法如何?”他嫌闷热,将白府绸衬衫的纽扣解开了。

    柳忠华扇着扇子“ 噗噗”地响,说:“ 上次,我谈过:中国的出路,当务之急是挽救国家民族存亡的抗战问题。抗战的胜败,关键在于能不能坚持到底,能不能坚持到底,要看国共两党能不能保持团结合作。抗战要胜利,将是一场持久战。现在,抗战将步入一个相持阶段。取得胜利的正确道路在于团结,在于进步!依靠人民群众!中国幅员广大,要依靠乡村战胜城市。八路军和新四军正在这样做!”

    童霜威全神贯注地听着,听完,思索了半晌,点头说:“你说得对!但是,你说将步入相持阶段,而事实上,日寇还在节节推进,我担心广州、武汉迟早都要失守呢。”

    柳忠华充满信心地说:“所谓相持阶段,是从全局来看的。一城一地的得失,问题不大,我们要有信心!从全局看,日寇想速战速决灭掉中国或打败中国,它办不到!对峙的局面已经逐渐形成。他战线越是拉长,兵力越是不足,相持的局面也就越是改变不了。”说到这里,他看看家霆,笑着说:“家霆,你听得这么专心致志,懂吗?”

    家霆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点头说:“懂!我已经十六岁了!”

    童霜威和柳忠华也都笑了。童霜威感慨地说:“战争年代,容易使十六岁的孩子懂得二十六岁时才懂的事啊!”

    柳忠华欣慰地说:“ 中国的希望总在青年和少年们的身上。

    我曾想过:家霆如果还在南京做小少爷,在潇湘路过那种少爷过的享福生活,说不定对他一生的成长很不利呢!倒是现在,战争年代,他经受了些风霜,吃过些苦头,看到些世事,会在人生的道路上有所得益。”

    他的话说得有些哲理。童霜威微微点头,家霆也思索起来。

    这时,穿木屐的二房东太太带着笑容端着木盘出现在房门口了,说:“食饭!”她把“食”字念成“习”字的音,“饭”字念成“番”字的音。二房东郭先生常在外边吃喝嫖赌,回来总板着脸不笑,郭太太在家操劳吃苦,见人总是带着笑。

    童霜威从床上起来,说:“谢谢你了!”

    家霆和柳忠华也忙着上来帮助二房东太太将木头托盘里的菜碗、饭碗和筷、匙、碟子端放到桌上。二房东太太转身走了,童霜威招呼着柳忠华,说:“忠华,吃饭吧!”

    二房东太太的饭蒸得很好,几个广东菜色香味俱佳。柳忠华刚同童霜威和家霆坐下动筷,忽然听到外边甬道里响起了敲门声。

    童霜威捧起饭碗,心里一惊,警惕地听着。家霆已经机灵地放下饭碗跑出房外去了。柳忠华也停止吃饭,注意到童霜威脸上紧张的神色。听到家霆在那里轻声同二房东太太不知说些什么,一会儿进来了,紧张地压着嗓子说:“爸爸,那个坏蛋张洪池又来了!”

    童霜威脸色一白又一红,紧张起来,瞪眼考虑了一下,立即对柳忠华说:“就是我对你说过的那个中央社记者张洪池。要注意提防他!”又对家霆说:“快!开门陪他进来!”

    柳忠华将刚才给童霜威看的那份《新华日报》折好仍塞进裤袋。家霆刚出去一会儿,就陪着张洪池进来了。外边仍在下雨,张洪池的风雨衣湿漉漉的。一进房,他那两只老是像在生气的眼睛瞅瞅柳忠华,又瞅瞅童霜威,说:“啊,童秘书长,正在吃饭?”

    童霜威同他握手,说:“吃饭没有?没吃,在这便饭吧。”

    家霆见张洪池身上湿漉漉地滴水,说:“ 请把雨衣脱下,我给你挂到外边衣架上去。”

    张洪池大迈迈地脱下雨衣递给家霆去挂,摇摇头,在一边椅子上坐下,说:“吃了,吃了!”见童霜威没为他介绍柳忠华,向柳忠华自我介绍说:“鄙人张洪池!”说着,递过去一张布纹纸名片,自己又掏出手帕来拭汗。

    童霜威似乎疲倦地用手搓着眼睛和脸,招呼着柳忠华说:“ 吃饭,吃饭!”又搭讪地同张洪池说:“洪池,有什么事吗?”

    张洪池说:“秘书长身体好像不错了?”

    “今天略微好一点,但还不行。”

    张洪池从桌上香烟筒里自己抽出一支香烟来,慢悠悠点火吸烟,扇着扇子,说:“有个人来了,我特地来给你报个信的。”

    童霜威嚼着饭,问:“谁来了?”

    张洪池脸上似笑非笑,喷着烟说:“管仲辉!”

    “管仲辉?”童霜威停止吃饭,完全出于意外。家霆也瞪眼看着张洪池。

    “他从汉口飞来。”张洪池一枝一瓣地说,“ 昨天才到,下榻高罗士打行,三楼210室。”

    童霜威搛着橄榄菜炒叉烧肉,问:“ 他来干什么?”由于叶秋萍和管仲辉是针尖对麦芒,他不愿表露自己对管仲辉那种亲切的感情。

    张洪池吸着烟,言外有音地说:“谁知道呢?要人们总是带点神秘色彩的,香港又是个神秘的地方。谁知他来干什么?”说完,吸一口烟摇着扇又说:“我在高罗士打行见到他时,告诉他您在这儿,他托我带口信给你。你们在南京时跟叶先生不都是邻居吗?”童霜威点头不胜今昔地说:“ 是啊,那时,玄武门内潇湘路就我们三户人家!”说起这话时,他不禁想到西安事变时的那些戏剧性的旧事和情景来了,心里烦躁,摸出手帕拭汗。

    柳忠华始终在闷头吃饭,夹鱼喝汤。他察觉张洪池老是在用两只带邪气的眼瞄着他,吃完一碗饭,不想再吃,放下筷子,坐在一旁,看着家霆吃饭。

    张洪池抽人家的烟总是抽到半支就扔了,换上一支烟忽然说:“啊,脸怎么有点熟呢?”他摇着扇子对着柳忠华说:“ 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面的?贵姓?”

    柳忠华平静地答了一个字:“柳!”

    张洪池喷着烟问:“在哪里得意?”忽然紧接着说:“啊,我想起来了!你找过谢元嵩,是不是?”

    童霜威心里一惊,胁下冒汗,故布疑阵地说:“ 他跟这里的二房东先生认识,所以我们也认识了。..”说着,感到自己其实大可不必这样说。

    家霆虽在吃饭,心里也紧张。只见柳忠华抢先笑着说:“ 啊呀,对对对,张先生你记性真好!”

    张洪池又笑一笑,用两只生气似的眼睛瞅着柳忠华说:“ 我明白了!你是被派到上海去刚回来的吧?”

    柳忠华平静地笑笑,说:“对,你怎么知道的?”

    童霜威用手帕擦脸上的汗,解释地说:“ 你来之前,我正在问他关于上海的近况呢。”

    张洪池侧脸吸着烟问:“上海的情况怎么样?”

    柳忠华不愿正面回答,依然好像带三分玩笑似的说:“ 同行之间,哈哈..明天起,我的一些关于孤岛见闻的通讯将在鄙报发表,张先生看后多指教吧。”

    张洪池碰了个软钉子,似乎明白谈下去也不得要领,见童霜威和家霆都已吃完饭,便面向着童霜威说:“ 童秘书长,今天我又特地来,还是为了那件事讨个回音!”

    童霜威摇摇头,说:“我病了..”

    张洪池笑笑,笑得邪恶得很,扇着扇子说:“ 我看你身体好多了。其实,老闷在家里也不好,还是该出外活动活动。”

    童霜威心情沉重,故意叹口气,说:“我也不想老躺在床上,只是身体不好,血压太高,心脏又常不适,只想静,不想动,不宜用脑,不宜烦心。你回去对叶先生说,我同他是知交,谢谢他的好意,我还是那些老话,不重复了!”

    张洪池用两个手指捏灭烟蒂,也不怕烫,说:“ 童秘书长还是再考虑考虑的好。”

    童霜威摇头,说:“其实,那事我是干不了的。香港能人多,有的人既适合干又愿意干,该找这样的人。”他说这话时十分坚决,态度和语气使人觉得不可改变他的决定。

    他俩当着柳忠华和家霆的面谈这些话,好似在打哑谜。不知内情的人听不明白头绪,柳忠华和家霆听了,却清清楚楚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洪池似乎了解事情无望了,说:“那,童秘书长,我走了!天太热,我要去冲凉了。”他放下了纸扇,要走。

    童霜威怕太得罪了他,语气平和地说:“ 洪池,你到内房来一下,我有句话对你说。”说着,起身往内房走。

    张洪池紧绷着脸跟着童霜威进房。只见童霜威悄声说:“ 洪池,你对我一向都好。我生病也蒙你常来探望。我一直感激。这件事上,你给我好好说说,请一定把我的意思带到。我这里..”说着,他去拉开一只小橱的抽屉,将一只装有五百元港币的信封拿出来,塞到张洪池的派力司西装上衣口袋中,说:“ 早依你说的数字准备了!”

    张洪池也不推让,懒洋洋地说了一个字:“ 行!”补说了一句:“叶先生明天回武汉了。”似乎这一句话就是对童霜威的酬答。又说:“我走了!”他走到外间房里,也不同柳忠华打招呼,只对童霜威说:“再见!”

    童霜威说:“家霆,送送客人!”

    家霆陪张洪池出去。张洪池从衣架上拿风雨衣出门。家霆送走他,关上门走进房来,说:“这家伙真坏!”

    柳忠华说:“干这一行的都这样。”

    童霜威有点顾忌和忧虑地说:“你被他认出来了!”

    柳忠华笑笑摇头,说:“ 那倒无妨!我过去的事,在香港只有你和个别人知道。他无奈我何!”

    童霜威叮嘱说:“谨慎点好!”

    柳忠华点点头说:“别为我担心。说实话,我对你的安全倒有些担心了!”

    童霜威气闷,额上冒汗,叹口气说:“ 是啊,我自己也曾想过,我得罪了日本人,也得罪了叶秋萍他们,谁知会怎样?但,怎么办呢?叶秋萍可能还不要紧,日本人就难说了。”

    柳忠华皱着眉也感到为难,说:“ 至少,暂时最好避一避。比如,你是不是再搬一次家?找个比较秘密的地方隐蔽一下?”

    童霜威一脸无奈,说:“战争不知还要打多久,整天不出去,也不是个事呀!我不出去,家霆也还是要出去的。他不能不补习功课,也不能整天猫在家里。”

    柳忠华额上露出刀刻的深纹,点头说:“ 是呀,的确是个难解决的问题。那么,你就再‘病’他一段时间,再观察观察。”说着,他朝北窗外望。外边,雨已停歇,那群鸽子又在低低转圈子飞翔了。

    柳忠华看着鸽群的飞翔,似自言自语地说:“ 天空,是该让鸽子尽情翱翔的。可是,战争的阴云在天空流荡,疾风暴雨,鸽子也就飞不起来了!..”

    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呢?童霜威和家霆都没听真切,也没理解。只见他说:“ 我该走了,姐夫,身体多保重!还是尽量少出去或不出去吧。”

    童霜威点头,说:“ 我感到身体好多了。尤其今天同你谈谈,心里痛快不少。要是有空,常来谈谈吧。我太闭塞了!”

    柳忠华点头说好,要去拿风雨衣。家霆亲热地说:“ 舅舅,我送你!”

    他陪柳忠华走出去,下楼一直将舅舅送到街上,直到看不见舅舅的背影了,才留恋地回来。在他这种年龄,对人生总是会涂上许多幻想的色彩,对未来也总是寄托了许多期待的。对这个舅舅,自然更有他自己独特的崇拜与敬重。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战争和人 > 上 月落乌啼霜满天 > 第八卷 潮生潮落,海天悠悠 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重生作者:梁晓声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4部作者:孔二狗 3第一部《南方有嘉木》作者:王旭烽 4英雄时代作者:柳建伟 5一句顶一万句作者:刘震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