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且试天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且试天下 > 第四十四章 落英山头落英魂

第四十四章 落英山头落英魂

所属书籍: 且试天下

黑夜悄悄遁去,白日又冉冉而来。

落英山下,经过一夜休憩的七万大军,恢复了体力与生气,爬出帐营,开始生火做饭。很快的,便有饭菜香味传出,夹着酒香,以及士兵的高歌声一起在落英山下飘散开来,和着晨风送入山上的风云骑耳鼻中。

“这烤全羊好酥哦!”

“这炖狗肉光是闻香就让人流口水!”

“蒙成酒就是够烈!”

“牛肉下酒才够味!”

“山上的,你们也饿了吧?这里可是有酒有肉哦!”

“对啊,光是啃石头也不能饱肚子呀!”

“风国的小狗们,赶紧爬下山来呀,老子给你们几根骨头舔舔!”

……

诸如此类的诱惑与辱骂三餐不断,山中的风云骑一一接收于耳,但不论禁卫军如何挑衅,山中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回骂也不见有人受不住诱惑而溜下山来。若非亲眼见到风云骑逃上山去,禁卫军的人皆要以为山中根本没人了!

如此的一天过去了,夜晚又降临大地。

酒足饭饱又无所事事一天的禁卫军只觉一身的劲儿无处发泄,对于龟藏在山中的风云骑,心中实是十分的不屑,这等行径哪有名军的风范,哪还够资格称为天下四大名骑之一!

“我们干么在这儿干等?我们为什么不冲上山去将风云骑杀个片甲不留?!”

“就是啊!凭我们七万大军的优势,干脆直接杀上山上,将风云骑一举歼灭!”

“想那风云骑号称当世名骑,可昨日见到我们还不是落荒而逃了吗?真不明白大将军为何不让我们追上山去,若让我们直追入山,那昨夜便应大获全胜,今天我们应该在凯旋的归途中了!”

……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在士兵们中传开,而在禁卫副统领勒将军的帐中,三位偏将不约而至,半个时辰后,三将皆面带微笑出帐。

而帐中的勒源却是在帐中来来回回走动着,神情间是犹豫不决又夹着一丝兴奋,最后他望着悬挂于帐璧上的御赐宝刀,神情坚定的自语道:“只要成功,那大将军便无话可说!”

而三位偏将,回各自帐后即点齐五千亲信士兵,在夜色的掩映下,悄悄向落英山而去。

落英山,虽有落英之称,但其山却极少树木花草,除去山顶湖心的落英峰上长有茂盛的林木外,它的山壁基本上都是褐红色的大石与泥土组成,所以从高远之处遥望,它便似一朵绽在平原之上的微红花儿。

而此时,模糊的夜色之中,无数的黑影正在这朵落花的花瓣之上爬行着,小心翼翼的,唯恐弄出了大的声响惊醒了沉睡中的风云骑。

“大将军。”

在禁卫军的主帅帐中,东大将军正闭目端坐于帅椅上,不知是在思考着什么还是单纯的在养神。

“什么事,利安。”东殊放睁开眼,眼前是侍侯他的年轻士兵,稚气未脱的脸上嵌着一双亮亮的大眼睛。

“三位将军似乎上落英山去了。”利安恭谨的答道。

“哦。”东殊放只是淡淡的应一声,似乎对着这些违背他命令的人即不感到奇怪也未有丝毫怒气,片刻后他才又道,“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的。”

“大将军,就这样任他们去吗?”利安却有些担心。

“他们带有多少人?”东殊放目光落向落英山的山形图上。

“各领有五千。”利安答道。

“嗯。”东殊放微微点头,然后再次闭上眼睛,“就让他们去试试吧。”

而在落花之上爬行着的禁卫军,在要接近花瓣之顶之时,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似极其惊惶的叫喊声:“不好啦!不好啦!禁卫军攻上来了!”

这样的喊声吓了禁卫军一大跳,还未来得及有所行动,头顶之上便有无数大石飞下。

“啊!”

“哎哟!”

“我的妈呀!”

“痛死我了!”

这一次的叫声却是禁卫军发出的,顶下飞来的大石砸在他们头上,飞落他们身上,砸破了他们的脑袋,压断了他们的腰腿,有的还被石头直接从山壁上砸下山去,摔个粉身碎骨……一时间,落英山上只闻得禁卫军此起彼伏的惨呼声。

不过,石头终也有砸完的时候,当头顶不再有乱石飞落之时,禁卫军们咬牙一口气爬上山顶,而那些呆站在瓣顶两手空空的风云骑似乎对于他们的到来十分的震惊与慌乱,当禁卫军的大刀、长枪临到面前时,他们才反应过来,但并不是拔刀相对,而是抱头逃窜。

“啊……禁卫军来了!我们快逃吧!”

“禁卫军大举攻山了,快逃命吧!”

“呀!快跑呀!”

好不容易爬上瓣顶的禁卫军,还未来得及砍下一个敌人,便见所有的敌人全都拔腿逃去,动作仿如山中猴子一般的敏捷,让禁卫军们看傻了眼,只不过憋了一肚子火的禁卫军如何肯放过他们,当然马上追赶着敌人。

只不过此时都不是往上爬,而是往下跑,这便是落英山独有的地形。从第一瓣到第二瓣,需走下第一瓣壁,然后经过低畦的瓣道,再爬上第二瓣。所以此时不论是风云骑还是禁卫军,因是往下冲,所以其速皆是十分的迅疾。只不过风云骑先前只是在山顶丢丢石头,比起被乱石扔砸后使尽吃奶之力爬上瓣顶的禁卫军,其体力自要胜一筹,所以禁卫军便落后一截,更而且,历来逃命者比起追杀者其意志更为坚韧,奔跑的速度也就更加快,因此渐渐的拉开了距离,当风云骑跑到瓣道底时,禁卫军还在瓣腰之上,而就在此时,从第二瓣腰间射出一阵箭雨,从风云骑的头顶飞过直射向第一瓣腰上的禁卫军!“哎哟……”

又是一片惨叫声起,瓣腰之上的禁卫军便倒下了一大片,而瓣道底的风云骑则借着箭雨的掩护,猫着腰迅速的爬上第二瓣。

“快往回撤!”

在那连绵不绝的箭雨的攻击下,三位偏将只好停下追击的步伐,命令士兵暂退至瓣顶之上,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飞箭是无法射到的。

而这一夜便是如此僵持着过去。风云骑躲在第二瓣之上不出动,以逸待劳,但只要禁卫军往下冲,他们便以箭雨相迎。只是要禁卫军退下山去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的。首先爬上此山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并牺牲了许多士兵的生命,二则无功如何向大将军解释私自出兵的理由,所以禁卫军这一夜只能忍受着山顶的寒气倦缩在一起。

当朝阳升起,山顶被十月底的寒夜冻得僵硬的禁卫军终于稍稍活动他们的四肢,爬起身来,好好看一下昨夜让他们大吃苦头的落英山,前方早已无风云骑的踪影,只不过当看到地上风云骑留下的东西后,三位偏将却兴奋的叫起来。

呈在东殊放面眼的是一堆野果的果核,以及几支树枝削成的简陋木箭,上还残留着几片树叶。

“大将军,三位偏将昨夜偷袭风军,已成功占领第一瓣顶,而风军一见我军到来即落荒而逃,足见风军已被我军之威吓破胆!而且他们已是以野果裹腹,以树枝成箭,可谓器尽粮绝,此时正是我军一举歼灭他们之时,请大将军发令全军攻山吧!”禁卫副统领勒源脸不红心不跳的以十分宏亮的声音向大将军汇报着。

但东殊放闻言却是不语,只是沉思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堆果核及木箭,半晌后,他才开口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近酉时。”勒源答道。

“哦。”东殊放沉吟半晌,然后才淡淡的道,“先送些粮上去吧,他们昨夜应该都没来得及带上吧,饿一天了可不好受。”

“是!”勒源垂首。

“但是……大将军,我们何时攻山?”勒源紧紧追问着。

“攻山……”东殊放目光落回那几枝木箭上,神色却是凝重的。风云骑真已至这种地步吗?风惜云便只有此能耐?墨羽骑至今未有前来援助的动向,难道……

“大将军。”帐外传来利安清脆的声音。

“进来。”

“大将军,探子回报,丰军已起程前往交城。”

“交城!”东殊放浓眉一跳,“前往交城……那么帝都……”余下的话音便消失了,片刻后,东殊放猛然起身,“勒将军,传令:全军整备,戌时攻山!”

“是!”勒源的声音又响又快。

“第一夜过去,禁卫军不会攻山,第二日不会,但到第三日晚上,必会有人耐不住而偷偷上山。因为能打败我,歼灭风云骑,这是多么荣耀的事,这么甜美的果实,任谁都想摘取的!”

“而东将军即算知道有人违他之令也不会阻止,因为他也想试探一下我们。所以对于探路的禁卫军们,我们只需小小的侍候一番即可,然后立刻后退至第二瓣上,同时要留下假象,令禁卫军以为我们已至粮器尽绝之境,兵无斗志!”

“到了第三日,无论是禁卫军,还是东大将军本人,都会全力攻上山来的。东将军对于皇室的忠心,实让人为之敬佩,但这便也是他的弱点!以时间推测,白王应已逼近帝都,其后又紧跟墨羽骑大军,东大将军时刻都担心着帝都的安危,担心着皇帝的安全,所以他必得速战速决,没有太多的时间与我们相耗!”

暮色之中,望着对面雀跃的禁卫军,林玑已知王的第二步也已顺利完成。抬手取下背上的长弓:“儿郎们,要开始了!”

前方的禁卫军在确定后方的援兵将至时,他们那本已将磨尽的耐心此时已丝毫不剩,纷纷拔刀于手。

“弟兄们,让我们在大将军面前再立一功吧!”三位偏将大声吆喝道。

“好!”

禁卫军齐声吼道,然后浩浩荡荡的从瓣顶冲下,打算给那些吓破胆的风云骑狠狠一击,在军功簿上记下最大的一功!而一直隐身的风云骑此时也在第二瓣顶之上现身,夕辉之下,银芒耀目,有如从天而降的神兵!

“儿郎们,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风云骑!”林玑同样一声大吼。

“喝!”

剎时,三万风云骑齐齐从第二瓣顶冲下,仿如银洪从天倾下,瞬间淹至,那一万多名禁卫军还来不及胆怯,寒光已从颈间削过,脑袋飞向半空,落下之时,犹睁的眼可清楚的看到自已的鲜血将那褐红的山石浸染成无瑕的红玉,有如天际挂着的那一轮血日……无数的凄嚎声在低畦的瓣道中回响,那尖锐的兵器声偶尔会划开那些惨叫,在落英山中荡起刺耳的回音……

当红日完全坠入西天的怀抱隐遁起来时,禁卫大军终于赶至,看到的只是遍地的尸身以及寥寥可数的伤兵,风云骑已如风似云般消失!

“杀!”

从东殊放齿间只绷出这一个字,此刻,他已连愤怒与悲伤都提不起!

“杀!”

天光朦胧,刀光却照亮落英山,悲愤的禁卫军浩荡无阻的冲往第二瓣顶,已打算不顾一切的与风云骑决一死战,但他们的计划似乎从遇到风云骑开始,便无一成功!

“人呢?”

从东、北方一鼓作气冲上来的禁卫军,却连半个风云骑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入眼的是一个天然的湖泊,湖心之中一座小小的山峰,淡淡的弦月之下,湖面波光粼粼,清新静谧的氛围令杀气腾腾的禁卫军们剎时便消了一半的煞气,而巨石天然围成的湖堤都似的招手邀请他们前往休憩片刻!

但从西、南方冲上瓣顶的禁卫军却无他们此等好运,前途等着他们的并非清湖美景,而是勇猛无敌的风云骑!

风云骑凝聚成一支银箭,直射向西南方一点之上的禁卫军,无数的禁卫军被银箭穿胸而过,殷红的血染红了箭头,却未能阻挡银箭半点去势,银箭以锐利无比的、极其快捷干脆的动作射向落英山下,淡月之下,银箭的光芒比月更寒、更耀眼!

“想集中一点突破重围?果然不愧是风惜云!”东殊放虽惊但也不由赞叹,手重重挥下,“速往支持,两边夹攻,必要将风云骑尽毙于落英山中!”

“是!”

顿时,禁卫军便全往西南方向冲去,只是狭窄的瓣顶无法让如此之多的人并行,因此不少的禁卫军从瓣壁或瓣道而行,平坦的瓣道无疑要比之陡峭的瓣壁方便轻松多了,所以禁卫军渐渐的往瓣道行去。

当瓣道中集满了行进的禁卫军之时,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震得人耳嗡嗡欲聋,紧接着接连响起“轰!轰!轰!”之声,所有的人还未从巨响中回过神来,滔天的湖水已掀起高高的巨浪,猖狂呼啸着涌来,原本静谧的山湖顿时化作可怕的水兽,张开巨口,向他们扑来!

“啊……”

禁卫军发出惊恐的惨叫,拔腿往瓣壁上退去,但瓣道中已是拥挤混乱一团,还来不及跨开步法,背后激涌的湖水已从头顶淹至!而有一些甚至连一声惊叫也来不及发出,无情的巨浪已将他们整个吞噬……

“救命……”

“快救人!”

“把手伸过来!”

“快啊……”

不论是瓣道中求救的人还是瓣顶上想要救人的人,他们都只能徒劳无功的将手伸出,破堤而出的湖水激烈而又猛速的涌出,将瓣道中的士兵狠狠的撞向瓣道,然后产生一个又一个的回漩,卷走一个又一个的生命,身着沉重铠甲的士兵,在洪流之中笨拙的、无力的扭动着四肢,然后一个一个的沉入湖水中……不过顷刻间,又有数千的魂魄沉向那无底的寒泉!

“当得知大将军要全力攻山后,探路的禁卫军必跃跃欲试,想在大将军来之前立下一功,况且在他们心中,风云骑不过是些胆小无能之辈,因此他们必会不待大军到来即发动攻击。到这时,我军则全力应战,三万风云骑全速冲杀,要让其毫无还手之力!但也要记住,要速战速决!在其后援到来之前我军要赶紧撤退,从瓣腰之上躲过他们耳目分两边集中往西南而去。”

“我军往西南移走之时,留下十人协助本王破堤。当禁卫军以包围之姿全军攻上第二瓣之时,我军集中一点全力从西南突击,要如一支锋利的银箭,从他们的胸膛穿射而出!”

这是惜云定下的第三步,而至目前为止,一切都顺着她的计划而行。

从堤口汹涌流窜的湖水在将瓣道淹没后,被高高的瓣壁所阻挡,无法再向瓣顶之上的禁卫军伸出无情的手,然后在吞噬了无数的生命后慢慢平息。

站在高高的瓣顶之上,看着脚下湖水沉浮着的士兵尸首,东殊放紧握双拳,满脸的悲愤,却无法吐出半句言语!想他带兵一辈子,却在短短的几日内屡屡失算于一个不及他一半年龄的小女子!

遥望西南方面,那里的喊杀声也已渐渐低去,看来风云骑已突破重围了!七万大军啊,竟被那个风惜云戏于鼓掌之间!他东殊放一辈子的英名,此刻已尽折于这个号称“凰王”的风惜云手中!

“风惜云啊风惜云……不愧是‘凤王’的后代!果是不同凡响!”东殊放仰首望向夜空,弦月在天幕上散着黯淡的光芒,仿如他此刻颓丧的心情。明日不知是否会升起皓朗的星月,只是……模糊的感觉着,以后的那些明月与烁星,都已与他不相干了!

忽然,他的目光被湖心山峰上闪现的一抹光芒吸引,一瞬间,颓丧的心神一震,这么黯淡的天光下,如何会有如此明亮的银芒?那只有一个解释—那是银甲的反光!差一点便忽略过去了,破堤之后,他们根本来不及逃走的,必是藏于湖心的山峰之中!

湖心的山峰上,惜云坐在一块大石上,周围环立着十名士兵,左侧则静立着坚决跟随不跟和林玑一起去的修久容。从那些松树的枝缝间可以清楚的透视前方的情形,看着在湖水中挣扎沉浮的禁卫军,她神色静如远古幽潭,只是一双比星月还清亮的眼眸,却是那样的复杂与无奈。

当湖水终于归于平静后,惜云侧耳遥听,然后淡淡的道:“林玑他们似乎已经成功突围了。”

“嗯。”修久容点点头,“王的计策成功了!”

“现在应该是丑时了吧?”惜云抬首望向东北方,“应该要到了。”

“王应该随林玑一起走才是。”修久容目光穿透树枝,遥望对面禁卫军,秀气的眉毛有些担忧的蹙起,“若被他们发现……”

“我若不留下,他们或也与禁卫军同淹于湖了。”惜云微微摇头淡笑,“况且我留下……”她转首看着久容,目光清澈,“久容,你应该知道才是。”

“嗯。”修久容忙不迭的重重点头,白皙的面孔上又浅浅的浮上一层红晕,“久容知道。”

“嗯。”惜云再次微微一笑,那笑容是纯澈透明的,带着浅浅的温暖。

王,久容明白的。绝不置己于乐土而置士兵于险地!王,这是您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战斗之时,您永远都是站在最前方的!更而且,连番决战我军实也疲惫,可是只要您留在这落英峰,留在这禁卫军层层包围的险地,那么我军的斗志必高昂不屈,因为他们要救您出去!我的王,久容全明白的,所以久容一定会保护您的!久容以性命保证,绝不让您受到伤害!

时间的沙漏不断的溢出细沙,夜空上的弦月正悄悄的斜遁,落英山上的禁卫军,落英山下的风云骑,都在各自准备着。

山峰之前的禁卫军并未急着撤下山去,而似在等待着什么。

山峰上,十名银甲战士静默的守卫在他们的王身前,目光直视前方,而修久容则是无语的注视着面前的王。

斑驳的月影之下,是一尊白玉雕像,黑色长发披泻在白色长袍上,夜风中摇曳如丝绢,额际的玉月莹莹生辉,映亮那一张清俊无双的容颜,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盈盈流动,仿如从寒潭擢取的星眸清波婉滟……轻轻的、无息的移动双足,影子慢慢的靠近……悄悄的相依……偷偷的、微颤的伸出手,发影便在他的掌中欢快的舞动……王……王……一丝满足的、幸福的浅笑浮现在那张残秀的脸上……我的王……

“唉……”

一声叹息忽然响起,手猛的垂下,“叮”的一声,那是铠甲相碰发出的轻响,满脸通红的回首,一颗心跳得比那战鼓还响,一声又一声的击得脑袋发晕发胀!

“丑时将尽,为何还未有行动?”惜云目光从夜空收回,纤细合宜的长眉微微一跳。

抬手安抚着胸膛内乱跳的心,修久容微微移动一步,张口时却发现自己竟无法出声,深深吸一口气,总算能说话了。

“或许……”

“久容,决战之时没有任何或许!”惜云打断他的话,面向东北方,目光穿透林缝落得远远的,声音中带着长长的叹息,还夹着一丝无可辨认的颤音,“墨羽骑没有来啊!”

修久容无语,只是关切的看着他的王,看着她微微垂首,看着她抬手抚额,似要掩起一切的情绪,可是……他清楚的看到她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比失望更为深切的神色!那抚额的指尖是在微微颤动着的!搁在膝上的左手已不自觉的紧握成拳,白皙的皮肤下青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王,您在伤心吗?王,您在生气吗?因为息王令您失望了?!

“希望林玑能按第二计划行动。”

片刻后,惜云放下手,神情已是王者的冷静与端严。

十个简单的木筏落在了湖上,每一个木筏上站着十名全副武装的禁卫军,然后一群脱掉铠甲赤着胳膊的士兵在猛灌几口烈酒后,跳下冰冷的湖水中,推动着木筏快速向湖心的山峰凫去。

“本以为他震怒混乱之余,不会想到我们藏于山中,想不到这东大将军竟没有马上撤下山去……”惜云看着湖面凫来的禁卫军不由站起身来。

“看来他是想活捉我们。”修久容道。

“想来应是如此。”惜云淡淡一笑,从地上捡起一把石子,“若只是这般而来,我们倒也不怕。”

“嗯。”修久容也取下背上背着的长弓。而那十名战士,不待吩咐,纷纷取弓于手。

当禁卫军的木筏离山峰不过十丈远之时。

“射!”修久容轻轻一声吩咐,十一支长箭疾射而出,无一落空。

“哎呀!”惨叫声起,木筏之上顿时倒下十一人,混浊的湖水中涌出一股殷红,可紧接着夜风似被什么击破一般发出呼啸声,湖中的禁卫军还未弄明白怎么回事,“咚咚咚……”又倒下十人!

长箭与石子络绎不绝的射向湖面,惨叫与痛呼声不断,片刻间,一百五十名禁卫军又丧生于湖中!

“大将军……”勒源见根本无法靠近山峰,不由看向东殊放,“这如何是好?”

“哼!本想活捉,看来是不易了!”东殊放冷冷一哼,“本帅就不信没法逼出你们来!”抬手重重挥下“火箭!”

话音一落下,数百枝火箭齐射向落英峰。

只是……如若东殊放知道山中的人是风惜云,那他或便不会射出火箭,而是向她宣读皇帝的降书,那或许……落英山的这一夜便有不一样的结局!

“我攻以水,他攻以火,还真是礼尚往来啊!”惜云长袖挥落一枝射来的火箭讽笑着道。

火箭如星雨射来,有射向人的,有直接射落于地上的,地上枯黄的落叶顿时一点即着。

“久容,看来这次我们可要死在一起了!”

火箭还在源源不断的射来,山峰上的火从星星点点开始,渐渐化为大团大团的火丛,炽红的火光之中,惜云回头笑看修久容,那样满不在乎的神情,那样狂放无忌的笑容,一双清眸不知是因着火光的映射还是受炙火的渲染,闪着一种不顾一切、甚至是有些疯狂的灼热光芒……

修久容挥舞着的长剑微微一顿,神情一呆,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王……”修久容单膝一屈,长剑拄地,目光如天山冰湖一般纯凈明澈的看着惜云,“王,墨羽骑不来没有关系,我们的风云骑一定会来!息王不需要您没有关系,我们风云骑、我们风国需要您!乱世天下,人有千百种拔剑的理由,但是我们风云骑、我修久容只为您而战!”

声音并不是高昂而充满激情,他只是平静的叙述着他心中所想,那样的淡然而坚定。一枝火箭从他的鬓角擦过,一缕血丝渗出,鬓旁的发丝瞬间着火,可他却是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的王,诚挚而执着的看着他的王!

“久容……”惜云长长叹息,挥着的袖落下,手伸向鬓边,仿如寒冰相覆,熄灭了火,也染上那赤红而温热的血。

“修将军,王就拜托你了!”

隐忍的声音似含着莫大的痛楚,回首,却见那十名战士正紧紧并立环如一个半圆形挡在他们身前,那不断射来的火箭在他们身后停止,深深射入他们的身体!

“笨蛋!”惜云一声怒斥,手一挥,白绫飞出,将飞射而来的火箭击落,“本王可没有教你们以身挡箭!”

“王,请您一定活下去!林将军一定会来的!我们风云骑是因您而存!”

火已在战士的身上燃起,血似要与火争艳一番,争先涌出,将银甲染成鲜亮的血甲,可是十双眼睛依旧灼亮的看着他们的王,身躯依然挺得直直的保护着他们的王!

“笨蛋!”

白绫仿如白龙狂啸,带起的劲风将三丈以内的火箭全部击落,眼睛狠狠的瞪视着那挺立着的十具火像,莹莹的亮光划过脸际。

“王,那里有一个山洞,我们躲一下吧。”修久容拖起惜云便跑,而惜云也任他拖走。

山洞被外面的火光照亮,洞穴并不深,三面皆是石壁。

“久容啊,我们不被烧死,也会被熏死啊!”惜云倚在石壁上,看着洞外越烧越旺的山火,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苦笑,一双眼眸却是水光濯濯。

看着手中的那一只手,这是此生唯一的一次,以手相牵,这么的近啊……一次足已!全身的功力集中于右腕,只有一次机会啊!

“久……”惜云刚开口,瞬间只觉得全身一麻,移眸看去,左腕正被修久容紧紧握住,还来不及思考,眼前一片银光闪烁,全身大穴便已被银针所制。

“久容……你……”惜云不能动弹,唯有双唇能发音。

“王,久容会保护您的!”修久容转至她面前,此时他面向洞口,炽热的火光映射在他脸上,让那张虽然残缺却依然俊秀的容颜更添一种高贵风华,“十三年前久容就立誓永远效忠于您、永远保护您!”

“久容……”惜云平静的看着他,但目中却有着一种无法控制的慌乱以及一抹焦锐的告诫,“解开我的穴道,不许做任何傻事!否则……本王视你为逆臣!”

修久容闻言只是看着惜云淡淡一笑,洁凈无垢的、无怨无悔的淡淡一笑。然后伸出双手轻轻的拥住惜云,那个怀抱似乎比洞外的烈火更炙,刀光一闪,剎时一片温暖的热雨洒落于她脸上,一柄匕首深深插入他的胸口,鲜红的血如决堤的河流,汹涌而出!

修久容一手抚胸,一手结成一个奇特的手势置于额顶,面容端重肃穆,声音带着一种远古的悠长、沉唱:“久罗的守护神啊,吾是久罗王族的第八十七代传人久容,吾愿以吾之灵魂奉祭,愿神赐灵予吾血,愿吾血遇火不燃,愿吾血佑吾王安然脱险!”

“久容……”惜云只是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便再也无法言语,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定定的,仿如一个石娃娃一般木呆的看着修久容。

一瞬间,一道淡青色的灵气在修久容的双手间流动,他一手将惜云揽于胸前,让那汹涌而出的血全部淋在她身上,一手捧血从她的头顶淋下,顺着额际、眉梢、脸颊……慢慢而下,不漏过一丝一毫的地方,手抚过颈脖,拨过那枚银针,手抚过肩胛,拔出银针……鲜红的血上浮动着一层青色的灵气,在惜云的身上游走、隐逸……

血从头而下,腥甜的气味充塞鼻端……从来不知道人竟有那么多的血,从来不知道人的血竟是那么的热,仿佛可就此淹没,又烫入骨髓的炙痛!

“王,请您不要自责……请您不要难过……久容能保护王……久容很快乐!”修久容俊秀而苍白的脸上浮起柔和的微笑,笑看着此时呆若木鸡的惜云,抬手笨拙的拭去那无声滑至她下巴的泪珠,那样的晶莹就如他怀中的水晶,“王,请您一定要安然归去!风云骑……风国所有……所有的臣民都在……等着您……”

本来轻轻拥着她的身体终于萎靡的倚在她肩上,双臂终于无力的垂下,落于她的背后,仿佛这是一个未尽的拥抱,张开最后的羽翼,想保护他立誓尽忠的王!

“久容……”一丝轻喃从那干裂的唇畔溢出,脆弱得仿佛不能承受一丝丝的力量,仿佛微微吹一口气,便要消散于天地间,手犹疑的、轻轻的、极其缓慢的伸出,似有些不敢、似有些畏惧的碰触那个还是温热的躯体,指尖触及衣角的一瞬间,紧紧的、紧紧的抱住那个身躯。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且试天下 > 第四十四章 落英山头落英魂
回目录:《且试天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作者:猫腻 2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3全球高武作者:老鹰吃小鸡 4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5飘渺之旅作者:萧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