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且试天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且试天下 > 第二十九章 王道之远

第二十九章 王道之远

所属书籍: 且试天下

仁已十七年九月中旬,风王惜云开始了对风国各城的巡视,此次巡视,除应有的仪仗、内侍、宫女,随行的大臣只有太宰冯京、太律周际、禁卫统领谢素、风云大将齐恕,再加五百名侍卫,比之前风王出行之时那上万之众,这实可说是“轻车简从”了。

闻说女王出巡,风国百姓皆翘首以待,他们想亲眼看一看那才名扬六国、那武卫国护边十余年的女王,他们想亲自向他们年轻而英明的女王表示他们的忠心与敬爱。

篆城,这是女王出巡的第一站。

当那车驾远远而来时,夹道相迎的数万百姓不约而同的屏息止语,静待他们的王的来到。

近了,由八匹纯黑骏马拉着的王车终于近了,紫金为顶,白玉为壁,丝幔飞舞,珠帘环绕,隐隐约约可见车中端坐一人,虽未能看清容颜,但那端庄高雅的仪态已让人心生敬慕。

或因路旁百姓太多,王车只是缓缓而行,侍卫前后拥护。

“王!”

“王!”

“王!”

“王!”

……

不知是谁开口高唤一声,剎时便有许许多多的声音跟随,一致高唤着他们的王,虽未曾言明,可那心愿是相同的,只希望车中的王能露出玉容,让他们见这一生才得一次的一眼。

终于,那密如雨织的珠帘被一双素白如玉的纤手勾起,露出座中端姿静仪的女王,那样的高贵,那样的美丽,又是那样的可亲……那清灵俊秀的脸上绽着淡雅而又明灿的微笑,轻轻的向道两旁的百姓点头致意,那一双明眸柔和的看着每一个人,被她眸光所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觉得王是在向他问候,在问候他呢!

“女王万岁!女王万岁!女王万岁!”

那震天的欢呼声猛然齐齐响起,直入云霄,久久不绝,而地上,万民倾倒,匍匐于地,向他们的王致以最高的敬意。

“你并非如此招摇之人,何以这次出巡却如此声势浩大?”在篆城城楼上,久微曾如此问道。

“你觉风国百姓对我如何?”惜云闻言只是微微一笑,目光俯视着城下万千臣民。

“敬、爱、从!”久微以这些天所见所闻总结道。

“这就是我所要的。”惜云伸出手,遥遥挥向城下的臣民,剎时欢呼声起,“我要的便是万众一心!”

“收服所有的人心……”久微目光从城下那些百姓身上移至惜云身上,看着眼前这既有王者的高贵雍容、又不失女子所有的清艳娇美,忽然间明白了她此举,“以你之名、以你之能、以你之容……他们如何能抗拒!你这样做……是在作准备吗?”

“那一天很快就要开始了,我要他们拥我,我才能护得他们!”

相较于百姓的热切欢喜,各城的官员们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他们不知道,这个“体弱多病”一直“休养”于浅碧山的女王,何以才登王位,对国情、政事却是那样的熟悉了解。

各城的官员对自己管辖之地的地理、人事、百业都不敢说全部清楚,若翻文献或可知道个大概,可这位女王却是张口就来,这一地山河地势、人口户数、财政收支等等,她都能说得一件不差。

而对各地官员的政绩,她同样知道得一清二楚,当女王高坐堂上,点检一城大小事,点评官员功过时,总会有人愿肝脑涂地,而有人却汗流浃背。他们不明白,有些他们都忘记的事,女王如何能知晓的,有些他们都忘记的人,女王却能将之生平详细道来。

于是,女王一路巡视过去,各城便会有升、罢之官员,便有陈腐之制废除,革新之举执行。而同样的,对于女王的每一举措,各城之百姓总是拍手称赞,他们想不到,深居宫中的女王,竟似长有千里明眼,所有的贪官污吏、所有的豪强地霸她竟然全部知晓?!而且毫无保留的站在百姓这一边,为他们伸冤、为他们除害,竟是这样的睿智、明理、公正!所做的每一事都让人心服口服,决无二议!

至十二月中,女王终于结束巡视,带回风国所有百姓的衷心爱戴回到风都。

“明明出太阳嘛,怎么还这么冷?!”

昱升宫前,久微提着食盒,抬首看着高空上挂着的太阳,喃喃抱怨着,一边将食盒抱在怀中,用袖捂着,免得冻冷了。

“这些都是些什么?”推开书房门,即看到惜云正对着桌上一堆的东西发呆。

“久微。”惜云抬首看一眼久微,浅浅一笑,眸光落回桌上,“这些都是些很珍贵的东西。”

“哦?”久微将食盒放在桌上,眸光扫向桌上那些东西,却并非什么贵重之物,那些或铜或铁、或木或帛,或铸或雕、或画或写,各种奇特的形状、图案的林林总总铺满一桌,可比起宫中随处可见的金玉珍玩,这些真只是些破铜烂铁。

“这些都是江湖朋友送给白风夕的。”惜云伸手拈起一面铜牌,那上面刻着一枚长牙,“这面铜牙牌是当年我救了戚家三少时,他们家主送给我的。”

“传说中永远长不大、永远不会老的鬼灵戚三少?那可是戚家最重要的宝贝!”久微手缩入袖中,然后隔着厚厚的衣袖接过那片铜牌,“他们家的东西都是鬼气森森的,常人可碰不得。嗯?这可是家主长牙,有此牙牌,阴阳戚家唯你是从,难得!”

“戚家人虽然都很冷,但他们却最知恩重诺。”惜云淡淡的道。

“哟……太冷了,还给你。”久微手一抖,赶忙将铜牙牌还给惜云,“他们家不但人冷,所有出自他们家的东西也冷!就好比这铜牙,比这十二月天的冰还要冷!”

“有这么夸张吗?”惜云好笑的看着久微不断摩擦着双手的动作。

“我可不比你,有内功护体。”久微看看惜云身上轻便的衣衫,再看看自己臃肿的一身,“早知道我也应该习武才是,也可免受酷暑严寒之苦。”

“呵……”惜云轻轻一笑,“你以为习武很轻松呀。”

“我知道不轻松。”久微点点头,一边将食盒中的热气腾腾的面条端出,“所以我才没学嘛,还是做饭比较轻松,快过来吃,否则等会就冷了。”

“今天就只有面条吃吗?”惜云坐过去。

“这面条可费我不少时间。”久微在惜云对面坐下,把玩着桌上那些东西,“你先尝尝看。”

“嗯……好香好滑!”惜云才吃得一口就不由赞道,“这汤似乎是骨汤,但比骨汤更香浓,你用什么做的?”

“这汤嘛,应该叫骨髓汤,我用小排骨饨了三个时辰,才得这一碗汤,再加入少许燕窝、香菇沫一煮,味道就差不多了,可惜现在是冬天,若是夏季,用莲藕饨排骨做面烫,那会更香甜。”久微一边翻着桌上的东西,“西州易家的铁飞燕、桃落大侠南昭的木桃花、梅花女侠梅心雨的梅花雨、四方书生宇方言的天书令……这些看起来一文不值的东西可是倾城难得……你拿这些出来干么?”

惜云咽下最后一口汤,然后才推开碗,托腮于桌,看着桌上那些信物,“因为我需要用到它们。”

久微闻言把玩着信物的手不由一顿,眸光盯住惜云,片刻后才开口道:“难道你想让他们助你们夺天下?以他们在武林的威望,确实可为你召集不少能人!”

“不。”惜云却摇摇头,伸手拈起那朵木桃花,“那个战场我不会拖下他们的,只是……你也看到了,自我继位起,便罢黜不少旧臣,起用那些原是一文不名的新臣,那些人岂甘心服,自是心生怨恨!”

“你想以武制他们?”久微捡起那支铁飞燕,摸着那尖尖的燕喙问道。

“我倒不怕他们对我心怀怨恨。”惜云手一挥,那朵木桃花便直射而去,叮的一声便稳稳嵌入窗棱上,“但现今局势,不知哪一天,我即要出征……那些小人却是防不胜防的!”

“你是担心你走后,他们会趁机捣乱?”久微目光扫着桌上那些信物,似在找投眼的。

“我铲除了那么多毒瘤,便是要在我出征时,风国要太太平平,让我无后顾之忧,而且那才展开的新局面,我也不容许人来破坏!”惜云手一扬,袖中白绫飞出,直击在窗棱上,窗棱中的那朵木桃花便弹出,直飞而回,她手一张,那木桃花便稳稳落在掌心,“所以我得叫人看住他们,绝不允许他们妄为乱我风国!”

“那些人,我不便派人看住,而且即算派有宫中侍卫,他们也不定是那些狡诈之徒的对手,反而是这些武林高手,以他们之能,不必出面即可暗中监控一切,若有妄动之人,由他们下手,那必也是干凈利落!”惜云手一挽,白绫飞回袖中,利索得如她此刻的神情语气。

久微看着她,久久的带着研判的目光看着她,半晌后才叹息道:“夕儿,其实你是一个很合格的王!”

惜云闻言看一眼久微,然后移眸手心的那朵木桃花,淡淡的笑道:“很有心计、手段是吗?”

久微无语,片刻后才道:“说来这十年江湖生涯,让你所获非浅,不但熟知各国地理人情,更让你侠名远播,结交一大堆的豪杰高人,他日你举旗之时,必有许多的人追随。”

“久微,你不高兴呢。”惜云看着久微的双眸,然后垂眸看着桌上那一堆的信物,轻轻一笑,却有几分无奈,“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以后将要继承王位,我会是风国的王,因为哥哥……我五岁时就对哥哥说过,以后由我来当王,让哥哥一辈子都可以画画、唱歌……所以如何才能做一个合格的王,我自小就学着呢,之于王道,我一点也不陌生,所有的手段我都可以运用得灵活自如!只是……”话至最后却又咽了,指尖无意识的拨弄着桌面的东西。

听得这样的话,看着她那一脸似毫不在意的笑,久微忽觉得心头沉沉的、酸酸的,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不自觉的便将惜云揽在怀中,“夕儿,以你之能,你是一个合格的王,但以你之心性,你却不适合当一国之王!”

惜云抱着久微的手臂,眷恋的将头枕在上面,这一刻,松开所有的束缚,放开所有的负担,闭目安然的依在久微的怀中,“久微,你不会像写月哥哥那样离我而去吧?”

“不会的。”久微怜爱的拍拍惜云的脑袋,目光悠长的看着那一桌的信物,“我不是答应了要做你的厨师吗?你在一天,我便给你做一天饭。”

闻言,惜云勾唇绽起一抹浅浅的、却是真心开怀的笑容,“那你的落日楼呢?”

“送人了。”久微淡淡的笑道。

“好大方啊。”惜云笑道,忽又似想起什么,她抬首看着久微,“我记得以前你曾说过你收留了一位叫凤栖梧的歌者?”

“是的,难得的才色兼具的佳人。”久微也放开手,问道,“你为何突然问起?”

“她是不是那个凤家的人?”惜云盯住久微。

久微一愣,然后才颔首道:“是的。”

“果然!”惜云猛然站起身来,一掌拍下,即要拍在桌上时,看到那满桌的信物,又醒悟似的收回力道,但掌落在桌上时,那些个信物便全跳了起来,有些还落在地上,“那只黑狐狸!”

“用得着这般激动吗?”久微看着她摇摇头,弯腰捡起那些掉落在地上的信物。

“那只黑狐狸,不管做什么,他绝对是……哼……那家伙他总是无利不为!”惜云咬着牙道,目光利如冰剑一般盯在空中,仿佛是要刺中那个让她切齿之人。

久微抬首有些好笑又有些玩味的看着她,“他并不在这里,你就算骂得再凶、眼光射得再利,他也无关痛痒的。”

“唉!”惜云颓然坐回椅中,有些惋惜的叹一口气,“可惜那个凤美人了,她对他却是情深意重!真是……那样清透的一个女子……他岂配那一份真心!”

“那也是他们的事,与你何干?”久微却不痛不痒的道。

惜云却似未闻,静坐良久,忽然抬首看住久微道:“久微,不论王道有多深,我永远也不对你使心机手段!。”

“我知道。”久微淡淡一笑道。

“而且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惜云再道,起身走至窗前,推开窗,一股冷气袭进,让久微不由打了个冷颤。

“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我以我们风王族起誓!”

仁已十八年二月十四日,丰国国主特派王弟寻安侯出使风国,以当年第一代丰王大婚之时始帝所赐之“血玉墨兰”为礼,为世子兰息向风国女王惜云求婚。

二月十六日,风王惜云允婚,并以当年第一代风王大婚之时始帝所赐之“白璧雪凤”为回礼。

在东朝,男女婚配必要经过意约、亲约、礼约、和约、书约之五礼,而在书约之时,双方共定婚期,然后至婚期举行婚礼,一段姻缘便算成功。

意约,乃婚说。

亲约,乃男、女方先后遣人(臣)至对方家提婚。

礼约,乃两家赠以对方婚定信物。

和约,乃男、女方择地相见,共谱琴瑟和曲,以定白首之约。

书约,乃男、女方在长辈、亲友(皇、王室还得在臣民)见证之下以书为誓,共许婚盟,同定婚日。

风、丰两国议定,和约之仪定在丰国丰都,四月兰开之时。

三月末时,他国或已春暖花开,春光融融,但地处西边的丰国,气温犹是有些干冷。

才甫踏入兰陵宫,迎面而来的便是阵阵幽香。爬过那百级丹阶,绕过那九曲回廊,再渡过那兰瓣汉玉桥,前面已依稀可望猗兰院。

吸吸鼻,一缕兰香便如烟入喉,沁得心脾一阵清爽。这兰陵宫的兰花总不同于别处,那兰香总是那样的清那样的淡,若有似无绕在鼻尖,总让你无法确切那一缕香的味道,就如它的主人兰息公子,临风自立,雅逸无双,可你却无法看出那雍雅之后还有些什么,心神已全为他外之风仪所慑。

任穿雨目光扫过那一盆盆兰花,暗自想,不知这天下还有什么地方的兰花可比这兰陵宫的,这里一年四季都可看到兰花,每一季都会不一样,花形不一样,花色不一样,便是那花香也不一样。

他老是纳闷,这些兰花是怎么种成的,冬日也能看到兰花,那实是奇迹,可是奇迹用在他们公子身上,那便也平常了。听说公子出生之时,便举国兰开,整个王宫都笼在一片香馨之中。找个时间要好好问问公子,或许这一点又可大做文章呢。

走至猗兰院前,侍立的宫人为他推开门,踏入门内,那又是另一个世界。

那可沁心涤肺的清香仿如一层雅洁的轻纱披上你的身,让你一剎那间觉得自己是那样的高洁无瑕,任穿雨又如往一般微微叹息,每次一进这门,他就觉得似乎满身的污垢都为这兰气所洗,让他觉得自己似乎又是个干凈的好人了,可是他不是好人,很久以前他就告诉过自己,才不要做那悲苦虚伪的正人君子,他宁做那自私自利的却快活的小人。

放眼所视,那是花海,白如雪的兰花枝枝朵朵,丛丛簇簇,望不到边际,那洁白的花海中拥着一个长衣如墨的年轻公子,容若美玉,眸如点漆,丰神俊秀,几疑花中仙人,却褪去仙人的那一份缥缈,多一份高贵雍容,如王侯立于云端。

“公子。”任穿雨恭恭敬敬的行一个礼。

“嗯。”兰息依然垂首在拨弄着一枝雪兰,神情专注,仿如那是他精心呵护的爱人,那样的温柔而小心翼翼。

任穿雨目光顺着他的指尖移动,他手中的那株雪兰还只是一个花骨朵儿,外围却疏疏的展三两片花瓣,而兰息正在扶正它的枝,梳理它的叶,在那双修长白凈的手中,那株雪兰不到片刻便一扫委靡,亭亭玉立。

“事情如何?”正当任穿雨出神的望着公子的动作时,兰息却忽然开口了。

“呃?喔……一切都已准备好。”任穿雨回过神答道。

“是吗。”兰息淡淡应道,放开手中雪兰,抬首扫一眼眼前站着的人,“所有的吗?”

“是的。”任穿雨垂首,“小人已照公子吩咐,此次必能圆满!”舌音重重落在“圆满”两字之上。

“那就好。”兰息淡淡一笑道,移步花中,“穿云那边如何?”

“迎接风王的一切礼仪他也已准备妥当。”任穿雨跟在他身后答道。

“嗯。”兰息目光巡视着所有的花儿,漫不经心的道,“这些雪兰花期一月,时间刚刚好。”

“公子大婚之时,定是普国兰开,香飘九霄!”任穿雨抬首看着他的主人,目中有着恭敬,也有着一丝仿佛是某种计划达成的笑意,“因为公子是兰之国独一无二的主人!”

“是吗?”兰息闻言淡淡的一笑,脚步忽停住,身前是一密密围着丝幔、约一米高、形似宝塔的东西,看着良久,然后道,“穿雨,你定未见过这株兰花吧?”

那言语间依稀有几分得意,几分欢喜。

“嗯?”任穿雨闻言不由有些好奇,想这猗兰院他可是常客,几乎公子每培养出的一种新兰,他可说是第一个见到了,对于兰花,他这个本是一窍不通的人现在可以如数家珍一般一气给你道出上百品种,还能有什么是他没见过的?

但见兰息轻轻揭开那一层丝幔,丝幔之下竟是一水晶塔,可更叫任穿雨惊奇的却是塔下之花。

“果然……快要开花了。”兰息语气轻柔,似怕惊动了塔中的花儿,“你看我这株'兰因璧月‘如何?”

任穿雨有些惊呆的看着那水晶塔,塔中长着的是一株兰花,确切的说是是一株含苞待放的兰花,可是最最叫人惊奇的却是───那株兰花是并蒂长着两个花苞,更甚至那还是一黑一白!并蒂双花虽是少有,但双花异色却更为罕见!那花虽还未放,但那花瓣已依稀可辨,竟似一弯弯新月,阳光之下,发着一种晶玉似的光泽。

“这‘兰因璧月’我试种了八年,总算给我种出一株来。”兰息揭开塔顶,指尖轻轻触着那白玉似的花朵儿,回首一笑道,“她可说视遍天下奇景异事,但我这株'兰因璧月‘肯定能让她惊奇不已!”

那一笑却比这并蒂兰花更让任穿雨心惊!兰因?璧月?任穿雨眸光无息的扫过那一株兰花,落向兰息额际那一弯墨月,心头忽生出一种警戒之心!

“这‘兰因璧月’确是世所罕见。”任穿雨的声音恭谨而清晰,“只不过听说那苍茫山顶长有一种苍碧兰,想来定是妙绝天下!”

“苍碧兰?”兰息看一眼任穿雨,唇角勾起一丝了然的淡笑,眸光落回兰花之上,“光听其名已是不俗,总有一天,我们会见到的。”

抬步往院外走去,风吹花伏,仿如欢送,回首看一眼那雪舞似的花海,淡淡的道:“那一天让兰暗使者助你一臂之力,不要让那些人……弄脏了我的花。”

“是!”任穿雨垂首,心头忽然一松,公子还是那个公子!

同样的时刻,风国昱升宫东书房中,惜云端坐于王座上,静静的看着面前站立的两名大臣,太宰冯京、禁卫统领谢素。

“冯大人,谢将军。”安静的书房中终于响起惜云清亮而沉稳的声音。

“老臣在!”冯京、谢素齐齐躬身应道。

“本王不日即要启程前往丰国,所以国中大小事便要拜托你两位了。”惜云站起身道。

“这都臣等份内之事,臣等必鞠躬尽瘁,不敢懈怠!”冯京、谢素齐齐跪地示忠。

“两位请起。”惜云走近扶起地上的两名老臣,“冯大人,你乃三朝元老,国中臣民无不对您敬仰万分,所以国中政事本王便尽托与你,你可要多多费神了。”

“臣必不负王所托!”冯京恭声道。

“嗯。”惜云颔首,目光溜过这位老臣,“自去年起,凡新选拨的官员,我皆吩咐他们,若有事都可请教于你,经过这么些日子,想来你对他们之心性、能力也有个大概的了解,所以有事时吩咐他们办就是了,一来可为国培养人才,二来你也可省力不少。非本王不信大人之能,而是大人乃国之支柱,本王损失不起,这风国还得靠你来掌控大局的。”

一句话让冯京听得心头一热,拜倒于地,“请王放心,有老臣一日,风国必安!”

“有大人此言,本王就放心了。”惜云伸手挽起冯京,温和的笑道,“本王不在时,大人可不要太过操劳,得注意自己的身体,本王还希望老大人能辅佐本王一生呢。”

“谢我王关心!臣晓得!”

冯京语气激动而诚恳,这一刻,便是叫他肝脑涂地他也是心甘情愿的!他虽为三朝老臣,可前两代风王多少有些让他失望的,本以为一生也就这样庸庸度过了,谁知暮年之时却生明主,这……是天怜他吧?让他有生之年还能尽展一己之能,这一刻叫他死亦瞑目!

“谢将军。”惜云转头看向一直侧立一旁的禁卫统领。

“老臣在!”谢素忙一躬身道。

“风云五将虽有名声,但毕竟年轻,不及你的经验与胆识,所以本王走后,这风国的安危便托付你了。”惜云抬手拍拍老将军的肩膀,“风国的军务,你便要多多费心的。”

“臣必如冯大人所言,臣在一日,风国必安!”谢素垂首恭声道。

“好好好。”惜云微微颔首,“风云五将,我留下齐恕助你,你与冯大人乃我风国双宝,本王一人也失不起,所以你们都得好好的等着本王回来!”

“臣等必候王归!”两位老臣同时身一矮拜倒于地,“也请王为国保重!”

“好了,两位大人不必如此多礼。”惜云再次扶起两位老臣,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自本王继位以来,国中大臣多说本王薄情,总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是……唉,这些不道也罢,只是本王的苦衷他人不知犹可,难道两们大人也不知吗?本王若真容不得老臣,今日便不会倾国相托了!”

“臣等知王心意,臣等决无异心!”两位老臣同时抬首,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们的王,唯有忠心与敬从!

“嗯。”惜云浅笑点头,同时双臂微抬,掌心各一物,“本王此去,或长或短,但不论时间长短,此两物即为本王之象征,见此如见本王!”

“是!”

“去吧!”惜云淡淡挥手。

“臣等告退!”

两名老臣退去,房中又安安静静的,垂首看着掌心两物,微微叹一口气。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两名老臣此时对你是忠心耿耿,夕儿,你果是通晓王道!”内室的帘一掀,久微走了出来,脸上有着佩服也有着叹息。

“这两人虽老,但在朝在民都是极有威望,很是能压得住一些人的。”惜云淡淡道,“况他们对风国确是忠心一片,我又何必负他们一番心意,风国托于他们手中,必会如他们所言。”

“你既放心于他们,那为何又留下齐恕?”久微却不解她此举。

惜云垂目看着掌心两物,微微一拢,“他们毕竟已老,有时总会有心而无力,风国……既在我手中,那我便绝不许它乱!”

久微闻言看着她忽一笑,“夕儿,你若不当王,实是浪费你的才能,难怪啊,风云五将只认你这一个主人!”

“他们和其它人自是不一样,十多年走来,可说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除是君臣外,我们应该还是朋友、是亲人!”惜云抬首淡淡一笑,笑得十分的温暖,“他们和你一样,是这世上我仅存的……”目光忽又飘远了,似想起了什么,神思有些恍惚,“以后,真的只是仅存的了!”

久微看着她,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这一边是玄墨令,一边是飞云令,合起来便是整个风国,整整一个王国尽在你掌中,你握着的其实很多的,夕儿。”

“是很多很多啊,只是……唉……他们对我如此,我又岂能负他们!”惜云合住掌,垂手身后,“久微,你是信天命,还是信人定胜天?”

“我嘛……”久微微微眯眼,凝眸看着某一点,似看着遥远的某个虚空。

“王,齐将军到!”门外忽响起内侍的声音。

“请他进来。”

“是。”

不一会,门轻轻推开,齐恕大步而入。

“恕拜见王!”齐恕恭恭敬敬的跪地行礼。

“起来吧,用不着这般大礼,这又不是在紫英殿上。”惜云抬抬手。

“是。”齐恕起身,抬首看向惜云,“王召恕前来有何事?”

“我想问你,这几月的时间,事情进行得如何了?”惜云坐回座中淡淡问道。

“回王,此次征兵,百姓皆响应,十万禁卫军、五万风云骑都已全部整装完毕!而且臣等这几月也未曾放松,一直训练新兵,臣可保证,此五万风云骑依然是王心中的风云骑!”齐恕恭声道。

“那就好。”惜云微微一笑,“恕,此次我前往丰国,徐渊、林玑、程知、久容四人随行,你便留守国都。”

“臣……”

齐恕才刚开口,却被惜云挥手打断。

“恕,我知你想和我一起去,但此次你不能去。”惜云起身走至齐恕面前,“我此次去丰国,自己也不知道何时能回,国中虽有冯京、谢素等大臣在,但他们毕竟老矣,你必须留下来帮助他们,同样也是帮我守住这个风国,你之责任比之徐渊他们更为重大!”

“但是此次……”齐恕似想说什么,却又顾忌着未说完,一双眼睛无语的望着他的王,似要把他所想全告诉她。

“是的。”惜云拍拍齐恕的肩膀,微抬首看着他的眼睛,“就是你所想的那样,我此去,或一、两月便归,又或是几年才归,我也不能确切的回答你,所以我才带他们四人同行,这枚血凤符传自始祖凤王,封国之始即为我风国帅令的象征,你收好,必要时你应知如何办!”从袖中掏出那血红色的玉符,放入齐恕的掌心。

“是!”齐恕躬身接过帅令。

“风国有你,我才能放心的走。”惜云微微叹一口气道,“你自己要好好保重。”

“恕知道,请王放心,恕必守护好风国,静待王归!”齐恕躬身捧住惜云的双手,紧紧一握,“也请王好好保重!”

“还有这个……”惜云双手一摊,露出掌心的玄墨令与飞云令,“此两物是我之象征,不论以后……不论他日如何,见此物便如见我!”

“是!”齐恕垂首应道。

“我四月初即动身,你准备去吧。”惜云淡淡一挥手。

“嗯。”齐恕点头,忽又转身对着静立一旁的久微躬身行礼,“请先生好好照顾王!”语气恭敬而又慎重。

“请将军放心,久微省得。”久微也微微一躬身还礼道。

两人目光相对,然后彼此颔首。

“恕告退。”齐恕恭恭敬敬向惜云行礼。

“去吧。”惜云淡淡挥手。

看着那个挺拔的身影消失于门外,久微回首看向惜云,“你留他果有些道理。”

“恕性沉稳,若我……有他留下,我才能后顾无忧。”惜云有些叹息的遥送齐恕的身影。

久微看着她片刻,忽然道:“我一直有个疑问,那位兰息公子何以至今未登位?”

“他吗……”惜云有丝恍惚的道,“或在等一个最佳的时刻!”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且试天下 > 第二十九章 王道之远
回目录:《且试天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超越轮回作者:任怨 2机动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3地下城玩家作者:蓝白的天 4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5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