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且试天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且试天下 > 第十三章 落华纯然

第十三章 落华纯然

所属书籍: 且试天下

落华宫纯然公主最宠爱的侍女凌儿这几天有些不开心,又有些开心。

不开心的原因便是此时霸占纯然公主床榻酣然大睡的人!

想想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风夕,凌儿便一肚子不满!这个公主十分推崇喜欢的、所谓的“风女侠”,在宫中这么多天,却未见其有什么出色之处,真不知那么高的名声是如何得来的!

基本上,这些天来她指尖大的事也没做一件,大半的时间都是在睡觉、吃东西,标准的一好吃贪睡的懒虫,而另一小半时间则用来和其它宫女调笑、嬉闹。

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在你身后吓你个半死、摘一朵花儿一定要戴在你胸前、白天告诉你多彩有趣的江湖生活,让你心痒难禁,晚上却和你说恶鬼、色鬼、赌鬼下地狱的惨事,让你彻夜不敢眠。

别看她每天白衣长发,毫无修饰,偏偏她却熟知各国仕女衣饰妆扮,教这个画什么笼烟眉,教那个抹什么泪线腮,指点这个梳什么惊鸿髻,再告诉那个今年流行天香染袂……

弄得整个落华宫的宫女全围着她转,这个问“见到夕姑娘没”,那个问“夕姑娘又溜哪睡去了”,又或是“夕姑娘,这是我今晨采的花茶,你尝尝”,“夕姑娘,这是我做的点心,你快趁热吃”……这些个宫女都快忘记落华宫的真正主人是谁了!

而让她开心的嘛,凌儿眼角瞟向花园中暗香亭内正与公主对弈的丰公子,看到那临风玉树般的身影时,一张脸儿便涌上一抹霞晕,一颗心也如小鹿般跳个不停。

记得她第一眼看到这位丰息公子时,以为是哪国的王子驾临。想平日公子的几位王兄也是相貌英挺,可一跟这丰公子相比,便有如乌鸦对比彩凤!更别提那一身高贵雍容的气质,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他会在公主念出一句诗时,马上续出下一句,公主描一幅丹青,他会在旁填一首词,公主以琴弹一曲《离思》,他会以玉笛吹一曲《有回》,公主唱一曲《出寒令》时,他可舞剑如龙……而且对人都是言语温柔、谦和有礼,总是意态从容,似乎任何十万火急的事到了他面前,都是只要挥挥手就能解决。

这样一个只出现在少女梦中的完美男子,想不到世间竟真有一个!所以落华宫的所有宫女,见着丰公子会脸红,在他面前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被他目光所视会手足无措……这些在凌儿看来都是可以原谅的,毕竟她自己也是这样嘛。

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向暗香亭,百花拥簇中的两人,实是才貌相匹的一对,仿佛是画中的神仙佳侣,让人看着便要由衷的恋慕、赞叹!看着看着,不由又怔怔出神,只是……这画中似乎多了一点刺目之物,定睛一看,这个风夕是什么时候跑去打扰公主与公子的?

“华美人,不应该这样下啦!”

华纯然刚要落下的棋子半途忽被劫走,落向了另一个地方。

“华美人,你应该这样下,然后呢,这只黑狐狸肯定下这里……你呢再下这里……黑狐狸再下这里……然后你再这样……最后呢……你看这不就把他全围起来了嘛,叫他无路可逃!哈哈……这就叫活捉黑狐狸!”但见风夕两手在棋盘上抬起落下,一盘棋不到一刻便给她自个全走完。

华纯然看向棋盘,不由衷心赞道:“原来风姑娘棋艺如此高明!”

想她素来自负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可这几日与丰息下棋已近十局,却无一胜出,现在经风夕这么一拨弄,本已是败局的棋便转败为胜了!

“嘻嘻……不是我高明,而是我熟知狐性。”风夕笑眯眯的趴在棋桌上,偏首看着华纯然,这个习惯是最近养成的,按她的话说是看着美人的脸可以养眼!

而远远的,凌儿咬着牙、拧着手、跺着脚恨恨的看着风夕。当然,这绝不是羡慕、也不是妒忌!

“人说江湖多草莽,所有的江湖草莽都如两位一般吗?”华纯然看着眼前两人道,“通诗文,精六艺,知百家,晓兵剑,便是王侯子弟也不类两位。”

“嘻嘻……”风夕笑笑,身子一纵,便坐在亭栏之上,一双腿垂下栏杆左摇右摆,“我也想问问,所有的公主是否都如你一般大胆,敢收留来历不明的江湖人,而且毫无防范之心!”

华纯然回头看一眼丰息,却见他也正目视于她,似对风夕的问题颇有同感,当下嫣然一笑,指尖挽一缕垂在胸前的长发,细语慢言道:“纯然敢挽留两位作客宫中,是纯然自认一双眼睛看人不差,且在两位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对纯然的恶意。”

顿了一顿,她眼眸落向花海中,眸光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遥远的未来,“两位这般奇特之人,对于一生都将是深居深宫大宅的纯然来说,那是难得的奇遇,或许可说是纯然这一生最有意思、最值得回味的事,所以既得之,我必珍之!”

“得之珍之,不得我命之。”丰息低首看着棋盘上的棋子,拈一粒白子淡淡一笑道。

“是。”华纯然一笑点头,眸光如水,卷向丰息。

“华美人,你说你一生都将是锁于深宫大宅中,那有没有想过要去外面看看呢?”风夕笑得坏坏的,似狐狸想勾引小白兔,“踏出这个深宫,你会发现外面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人生百态,都比这宫里要精彩多了哦!”

“不。”谁知华纯然竟摇摇头,面上微笑未敛,站起身来走至栏畔,掬一朵伸至栏上的牡丹,“我就如这朵花一样,适合长在这个富贵园中。”

她放开花儿,看向风夕,一双眼眸清明如水,“我到外面去干么呢?只为着看外面的花、鸟、人、物吗?或许一开始有新奇之感,但人世间只要有人的地方又岂会有二!”

“况且我既不会纺纱织布,也不会做饭洗衣,更不惯粗茶淡饭,如何适应平民百姓的生活。我只会一些风花雪月的闲事,我喜欢华丽的衣裳,喜欢精美的食物,喜欢歌舞丝竹,我还需要一群宫人专门服侍我……我自小至大学会的是如何在这个深宫中生存!”

风夕听后一笑,拍掌而赞:“好好好!我本以为你会象某些深闺小姐一样豪气的道‘且将富贵弃如土,换得逍遥白头人’!华美人虽说深居深宫,却有慧根慧眼,识人知己!”

“看似你就山,实则山就你。”丰息忽然道,低首将棋盘上的黑白两子分开,一一放回棋盒,仿佛这是十分重要的事,令他专心致志的做着。

华纯然闻言目射异光,看着丰息,似叹似喜却又似忧。

而风夕却不再语,只是坐在栏上,一手托腮,笑看两人,眸光深沉却神色淡然,对于丰息那突然冒出的话却似未闻未知。

“公主,大王请您过去。”

暗香亭中正一片静寂时,凌儿忽前来禀报。

“喔。”华纯然点头起身,“我去去就回,两位自便。”

“公主请便。”风夕与丰息皆微笑点头,目送她去。

“知道父王诏传我何事吗?”换衣服时,华纯然问道。

“奴婢向传讯的宫人打听了,好象是跟公主私留的两位客人有关。”凌儿答道。

“我不是告诫你们不能将他们的消息泄露,为何此事会传至父王耳中?”华纯然一听眸光微冷,扫向凌儿。

凌儿心头一紧,急忙跪下答道:“公主,奴婢确实有告之落华宫所有人,决不许将丰公子与风姑娘在宫中的事泄露出去,奴婢也决无将此事说出,请公主明鉴!”

“起来吧。”华纯然挥挥手,淡淡道,“我又没怪你,你慌什么。”

“谢公主。”凌儿起身,有些忐忑看看主子,小声的道,“公主,此事或许跟淑夫人和怡然公主有关,这几日似有见她们的人在宫外转悠。”

“嗯。”华纯然瞟一眼凌儿,片刻后才淡淡道,“不要乱嚼舌头,要知道这宫中可是四面透风的。”

“是!公主。”凌儿赶忙垂首答应。

“走吧,父王等得太久会不高兴的。”华纯然一挥袍袖领先而行,身后跟着凌儿及众随侍。

暗香亭中,风夕笑意盈盈的看着丰息,而丰息只是将几颗白子抓在手中把玩,目光微垂,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似玩得怡然自得。

“黑狐狸,你说这个华美人如何?”风夕开口问道,脸上笑未敛,神情间似极为轻松愉悦,只是一双眼中却似是笑、似是戏、似是冷!

“很好。”丰息似漫不经心的随口应道。

“只是这样?”风夕身子一纵,落座于他对面。

“如果你是问我,断魂门之事是否为她主使,那我可以告诉你,不是。”丰息依旧把玩着手中的棋子,头也不曾抬一下,“或有其能,却未有其心。”

“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风夕摇摇头,目光盯住他,“我是问‘你在打什么主意’!”

丰息终于抬头看她,淡淡的笑道:“女人,说起来,这十年来你欠了我很多的人情呢。”

“怎么?你想叫我给你办事,来还人情?”风夕眼角微眯,脸上笑意不改,“没门!八百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想从我这得到回报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趁早打消主意,天下间你要算计谁便算计去,但决不要算到我头上!”

“呵,我当然知道要想从你身上捞到好处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未存此想。”丰息微微摇头,手一倾,手中棋子全落回棋盒中,“我只要你置身事外,不管这个华都将如何风起云涌,你都不许破坏我!这对你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吧?!”

“呵,想让我只看戏而不许掺一脚?”风夕趴在桌上,仰首看着他。

丰息指点轻轻点着桌面,“你知道吗,我前些日子曾路过落日楼,吃过几道很不错的佳肴……”

“你做给我吃?”风夕一听马上一把抓住他的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就差嘴角没流出口水,身后没摇着尾巴!

“要是你偶尔肯帮我一点小忙的话,我可以考虑的。”丰息答得似极不在意。

“你这只懒狐狸,认识你十年,你却只做过一次东西给我吃!”风夕指控着他,手下意识的加上几分劲道。

“可是那一次却让某人垂涎至今。”丰息左手一抬,指尖轻点风夕腕际,将快被握断的右手挽救出来。

“是啊。”风夕虽是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承认,“你这只黑心黑肺的狐狸做出的东西却是我吃过的所有东西中最美味的!”

“那你答不答应呢?”丰息不紧不慢的问道。

风夕不答,只是笑笑的看着他,目光如芒如针的盯着他,似要刺到他心底,半晌后才道:“你想娶华美人,当华国的驸马?”

“你觉得如何呢?”丰息笑吟吟的问道,目光同样盯着她。

“啊呵……好困哦。”风夕忽然打个长长的哈欠,双臂一伸,便趴在桌上睡去。

剎时,亭中一片安静,丰息静静的看着似已睡去的她,良久后,俯首在她耳边轻轻的低语道:“娶华国公主,你觉得如何呢?”

“纯儿拜见父王!”金绳宫南书房中,华纯然盈盈下拜。

“纯儿快起来!”端坐于大椅上的华王起身亲自挽扶爱女。今年也才五十出头的华王保养得当,红光满面,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四、五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唇间留着浓浓的一字须,很是有几分威严。

“不知父王传女儿前来有何事?”华纯然起身看向华王问道。

“许久不见纯儿了,父王想看看你罢。”华王坐回椅中,满面慈蔼的笑容,“正好山尢国近日进献一批‘霞烟罗',纯儿待会儿去挑几匹喜欢的做衣裳。”

“多谢父王!”华纯然拜谢,走至华王跟前,挽着他的手臂道,“纯儿也想天天都能侍奉父王,只可惜父王忙于国事,平日连见纯儿的空都没有。”

“唉!还不都是你那几个兄长太过无能,不能替父王分扰,事事都得父王亲自处理!”华王看着爱女叹道,“若纯儿生为男儿便好了!”

“呵……”华纯然闻言浅笑,“父王,几位兄长在人中也为俊杰,只是比起父王来,那自是望尘莫及,因此父王才会觉得他们不堪重用。但虎父无犬子,假以时日,兄长们必也会学得父王才干,成为似父王一般的英主!”

“哈哈……还是我的纯儿会说话!”华王闻言大笑。

“纯儿只是实话实说罢。”华纯然一双小手不轻不重的为华王捶肩,令华王通体舒泰,“只是父王有些小事就交给臣子们去办就好了,何必事事亲为,一来以免累着身子,二来可留点时间与儿臣们,让我们也能尽尽孝心嘛。”

“好好好!”华王闻言大悦,轻拍爱女,“父王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陪陪我的纯儿!”

“父王,您喝茶。”华纯然将桌上香茶捧与华王,轻声细语道,“父王,纯儿平日里听哥哥、姐姐、妹妹们说,国中钱起大人、王庆大人、向亚大人等都是英才,既是如此,父王当委以重任,这样既可显示父王贤达重才,又可多时间陪陪淑夫人、怡夫人她们。”

说到此忽而轻轻叹一口气,柳眉微颦,“父王,自古深宫多怨人,夫人们长年难得见到父王,自生幽怨,不能怨及父王,却会移架他人。”

“纯儿,是否受了什么委屈?”华王闻言敛笑,轻抚爱女柔荑,“告诉父王,父王为你作主!”

“没。”华纯然掩饰的笑笑,只是眼中却似有忧郁,“纯儿受父王宠爱,兄弟姐妹也极其友爱,岂会有人对纯儿摆脸色、说冷语。”

“摆脸色?说冷语?”华王脸色一整,眉峰一敛,“谁人如此大胆?竟敢欺我的纯儿!”

“父王误会了,纯儿只是打个比方。”华纯然慌忙垂首道,声音中却又似有无限委屈。

“哼!父王知道,你也不用替她们遮掩!”华王冷哼一声,“父王多宠你些,自会有人眼红心妒!”

“父王,咱们父女几天不见,不说这些了,纯儿跟父王说些好事吧。”华纯然柔声安抚着华王,挑开话题,嘴角掠过一丝浅笑,但瞬间即逝。

“好吧,反正父王心里有数。”华王放下茶杯,抚平爱女微拢的眉头,爱怜道,“纯儿,你要和父王说何事?”

“纯儿想问父王,听过白风黑息吗?”华纯然一边问道,一边为茶杯中注满水。

“白风黑息?”华王目光一闪,然后抬首似有些疑惑的看着爱女,“这两人乃江湖绝顶高手,父王也曾有耳闻,纯儿何故提起?”

“纯儿想告诉父王,这白风黑息两人正在我宫中做客!”华纯然将茶杯复捧回华王面前,盈盈浅笑道。

“哦?”华王眉峰又是一皱,目光注于爱女身上,“纯儿,你岂能接触这些江湖人,况且这黑丰息乃男子,留在你宫中若传出去岂不坏你声誉!”

“父王。”华纯然不依的摇摇华王肩膀,娇娇的道:“您曾说江湖草莽中也出奇人异士嘛,通过这几日的接触,纯儿觉得这白风黑息真是世所难求的奇才,父王若得他们相助,定能大展鸿图,我华国将来定不会再屈居于皇、丰之下!”

“哦?如此说来,纯儿是想引此两人为父王所用?”华王猜测着问道。

“对!”华纯然轻轻颔首,一边将茶杯捧回华王手中,“父王,这两人实为难得的人才,所以纯然才百般结交于他们,就是想将之留在华国,助父王、助我华国!或许……”说到此她声音稍稍压低,“父王,或许这两人还能助您得天下!”

“得天下?”华王手中茶杯一响,然后放下杯,看着华纯然,目中精芒闪现,但瞬息又恢复慈爱,“纯儿,你自小聪明,父王的心思也只你能懂几分,倒是你那些哥哥……唉!”

“哥哥们年纪轻,暂不能替父王分忧也是情有可原。”华纯然挨着华王在那张大得可坐下三、四人的王椅上坐下,“父王,您可要接见这两人?”

“嗯……”华王沉吟一会摇头道,“本王暂不相会,他们这些江湖人心性难测,且再看看。倒是那两人在你宫中已住五日,你贵为公主,岂能与这些草莽同住,还是让他们搬去别馆吧。”

“嗯?”华纯然闻言微微一愣,然后叹一口气,似有些难过的道,“原来父王早就知道这两人在女儿宫中,父王竟派人监视女儿!”

“纯儿。”华王自知失言,忙安抚爱女,“父王绝无派人监视你,只是淑夫人担心你,所以才告之父王的。”

“原来……”华纯然话未说完便眼圈一红,一串泪珠落下,又似怕人看着,她忙别转过头去。

“纯儿,纯儿,乖,别哭。”华王一见爱女难过落泪,忙搂住女儿轻轻抚拍,“纯儿,你别哭嘛,父王绝对相信你的,淑夫人她也是关心你嘛,她也是怕你被人欺负了,所以才提醒父王嘛。”

华纯然却转过身背向华王,肩膀微抖,轻轻啜泣,丝帕拭着眼角,“父王,女儿没难过,您别……别担心。”

“纯儿。”华王一把将爱女扳过身来,却见她满脸泪痕,似极难过却又强忍着,若带雨梨花,惹人怜爱,“纯儿,你别哭啦,你再哭,父王心都碎啦!”

“父王!”华纯然扑在华王怀中,嘤嘤啼哭,一边还轻轻泣诉,“纯儿在这宫中真是没法呆了,这些年来,就因为父王稍稍宠爱纯儿些,整个王宫就没有一人喜欢纯儿,都是要除而后快才好!父王,您还是把纯儿放得远远的吧,那样纯儿或许还能安稳的过些日子。现在还只是背后说些做些的,以后呢,以后纯儿……纯儿说不定就连命都会难保啊!”

“别哭……别哭……我的心肝……快别哭了!”华王一颗心给华纯然的眼泪淋得软软的,又是搂又是抱又是抚又是拍,百般劝慰,只愿怀中的宝贝女儿别再流那碎人心的眼泪,“纯儿,别哭啦,以后不管是谁,只要是说纯儿的不是,本王一定二话不说就把她斩了!”

华纯然从华王怀中抬起头,泪如雨下,嘤嘤道:“淑夫人她们不喜欢纯儿、中伤女儿,这些女儿都可以理解,都不在乎,只是……只是父王竟然相信她们,而不相信女儿……这……这才真正叫女儿难过!女儿只是想帮助父王,可……呜呜呜……”说着说着又捂着丝帕细声哭泣。

“纯儿,父王信你!父王绝对信你!”华王此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才能让怀中的宝贝不再哭泣,“纯儿,你别再哭啦!父王以后绝不再信她们的胡言乱语!父王只听你一人的!”

“真的?父王信纯儿?”华纯然从丝帕中微抬头,一双眼睛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脸上犹有泪珠滑过,带着一种微微希冀的表情看着华王,若一支垂泪海棠,美艳中犹带三分瀛弱、二分娇柔、一分忧郁,让华王又是怜、又是疼、又是爱!

“当然!当然!当然!”华王再三保证,并拾起丝帕为她拭泪,却发现一条丝帕已是半湿,此时也顾不得许多,抬起衣袖拭去爱女脸上残留的泪痕,深深叹一口气,“唉!所有的女人中,父王唯怕你的眼泪!”

“那是因为父王真心疼爱纯儿,所以才舍不得纯儿哭嘛。”华纯然娇娇的倚入父亲的怀中。

“对!”华王抱住女儿,“你兄弟姐妹十七人,父王也最疼你!”

“纯儿绝不负父王一番疼爱的,定会好好孝顺父王!”华纯然抬首保证道,脸上一片赤诚之情,惹得华王又是感动又是满足。

“父王知道!父王知道!”华王连连道,见已安抚妥女儿,忙又提及正事,“纯儿,父王诏你前来还有一事要与你商量。”

“是为女儿选驸马的事吗?”华纯然抬首问道,说完脸似有些微红,又埋首于华王怀中。

“哈哈……我的纯儿还害羞呢!”华王见状不由大笑,扶起女儿,细看容颜,骄傲又自得道,“我的纯儿乃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不知多少王孙公子欲求为妻。只是父王一直舍不得你,所以一直未婚配,但纯儿现今也近二十了,父王不能再留你,否则就要耽误你的青春了!”

“纯儿不嫁,纯儿愿终生侍奉父王!”华纯然螓首伏在华王肩上无限娇羞的说出每个待嫁女儿都会拿来哄哄父母的甜言蜜语。

“哈,女孩儿终需嫁人生子的,父王虽不舍却也不得不舍!”华王闻言果是喜笑颜开,“纯儿,这次父王发诏通告全国,要为你选一绝佳的驸马,那些人一闻得我的纯儿要选亲,全都蜂拥而至,上至王孙公子,下至江湖百姓,可谓囊括天下英杰!三日之后即为你的选亲之日,纯儿,你告诉父王,你想选什么样的驸马?”

“不是纯儿想选什么样的驸马,而是父王想要什么样的女婿!”华纯然掩唇一笑,目光有些狡黠的溜过华王。

“哈,果是我的纯儿!聪明!”华王大笑。

“父王,您想要个什么样的女婿呢?”华纯然笑问华王,眼珠滴溜一转,说不尽的灵动可爱。

“父王虽想要个好女婿,但同样也一定要是你的好驸马!”华王敛笑正容道,对于这最疼爱的女儿,他绝不亏待。

“纯儿知道父王关心纯儿。”华纯然也敛笑正容道。

“这世上配得上我的纯儿的人真不多。”华王看着女儿的绝色容颜道,“身份、地位、才学、容貌能与纯儿一配的父王看中有两人,一是丰国的兰息公子,一是皇国的皇朝公子。”

华王起身绕桌而行,垂目看着脚下山尢国进献的绿苔毯,良久后抬首道:“这两人分别创建墨羽骑与争天骑,俱为天下少有的英才,本王若得其中之一相助,何愁天下不到手!”

“这么说这两位公子也已到华都,也为求亲而来?”华纯然猜测着,想到这两位名满天下的贵公子也向自己来求亲,心中不由也有几分暗喜与自得。

“纯儿乃天下第一的美人,并贵为我华国第一公主,是男儿便想求为妻室,他二人当然也不例外!”华王骄傲的道,“皇朝现已至华都,父王今晨已接见于他,果是才貌双全的佳郎!至于兰息公子,也曾有书信至父王,言语间也有此意,只是至今未到,倒有些奇怪了。”

“如此说来,父王颇为中意皇国世子?”华纯然闻言眸光微闪,然后柔声问道。

“父王是极为中意,但不知纯儿以为如何?”华王看着垂首敛目似有羞意的女儿。

“父王中意皇世子,其人才先放一边,最让父王中意的应该是皇国的争天骑吧?”华纯然默然良久抬首看向华王,已是一片沉静从容,“只是纯儿曾耳闻皇世子其性狂傲霸气,似也有一争天下之志,皇国国力不输华国,若招之为驸马,只怕到时反累父王。”

华王闻言猛然一警,浓眉一皱,“争天骑?争天……争夺天下?!”

华纯然眼珠一转,忽又浅浅一笑道:“当然,也许这只是纯儿的片面猜测而已,或许他能为父王的雄才大略而折服,臣服于父王,效忠于父王也说不定,只是……”说至此忽然停住不语。

“纯儿说下去。”华王目光深思地看着她道。

“父王可有曾想过,若纯儿的驸马并不是兰息公子、皇朝公子此等王族身份的人,而是一才华卓绝的平民百姓,那么他既可辅助父王,又不会心生贪念而威至父王!”华纯然低垂螓首,目光落在裙下那绣有百鸟朝凤的鞋尖上。

“纯儿,你是不是中意你宫中的那个黑丰息?”华王目中精光一闪,他并不糊涂,“你难道想招他为驸马?”

华纯然心思被捅破,不由脸一红,手指紧绞着手中丝帕,沉默半晌才道:“父王以为如何?”

“不行!”华王却断然拒绝,“这黑丰息乃下贱的江湖人,岂配我的纯儿!”

华纯然闻言猛一抬头,目中利光一现但转眼即逝,缓口气放柔声音道:“可父王不是说不论贫富贵贱,只要是女儿金笔亲点即为驸马吗?”

“话是那样说,但你难道真要以堂堂公主之尊匹配一下层小卒?”华王沉声道,浓眉一敛,隐有怒容。

华纯然忽而轻轻一笑,站起身来走至华王身边,轻挽其臂,“父王,您怎么啦?女儿并未说要招丰公子为驸马,只是想说万一女儿选了个平民,父王会如何,既然父王不喜欢,那不招就是。”

“纯儿。”华王牵着女儿在椅上坐下,“父王通告虽说不论平民贵族,但那只是收笼人心的一种手段,我的纯儿论才论貌都应是一国之后才是!”

“这么说女儿只能在兰息公子与皇朝公子之中挑一人?”华纯然垂首低声问道。

“嗯,这两人确为最佳人选。”华王点头,“只是纯儿刚才所言也确有几分道理,此两人或可助父王,也或是威父王!”

“那么父王更应该见见白风黑息!”华纯然道,“先不提招之为驸马之事,但其人确可为父王得力臂膀!”

“嗯?”华王见女儿竟如此推崇那两人不由也有几分诧异了,沉吟片刻后道,“既然如此,那父王明日便接见此二人吧。”

“多谢父王!”华纯然喜上眉梢,只要见了自有机会!

华都,东台馆。

这东台馆乃华国招待国宾之所在,筑建得十分大气华贵。此时,东台馆之怜光阁中,正住着皇国世子一行。

推开怜光阁的窗门,从二楼望去,亭台点缀,鲜花绕径,水榭回廊蜿蜒曲折,微风拂过,犹带花香。春天总是这般的鲜艳朝气,尤其是这个以富闻名于世的华国的春天,明艳中犹带一丝富丽。

“看什么呢?”皇朝问着站在窗边已近一个时辰的玉无缘。

“有许多天没见雪空了,听说你派他去了格城?”背身而立的玉无缘并未回转身来,只是淡淡问道。

“嗯。”躺在软榻之上的皇朝闭目轻答,此时的他似是午睡才醒,头发披散于榻,着一袭浅紫薄宽袍,神情静然,敛去那一身的傲与霸,别具一番慵懒魅力。

“格城……他过来必要经过格城吧?”玉无缘微微叹一口气道。

“好象是的。”皇朝依旧淡淡的答着。

“你只派雪空一人吗?好歹他也是与你我齐名之人,如此轻视,只怕要吃亏的。”玉无缘抬手拂开被风吹起遮住眼眸的发丝。

“放心,我还派了九霜助他。”皇朝终于睁开眼。

“其它人呢?”玉无缘目光看向远方。

“此次我的对手只有他一人,其它不足为患!”皇朝坐起身傲然而道。

“我听说白风黑息曾现身华国。”玉无缘终于回转身,目光落在他身上。

“那又如何?”皇朝勾起一丝浅笑,手指划过眉心,“难道他们还与我争?风夕乃女子,而黑丰息……以华王的心性,决不会选他!”

“昔日江湖神算月轻烟曾评我们四公子,分别是:玉和、兰隐、皇傲、息雅。”玉无缘走过坐在他旁边的椅中,目光却又缥缈的似透过皇朝落向遥远的前方,“这和、隐、傲多少说了我们一点性格,而唯有这个‘雅’字却是最为难测!”

“雅?这个‘雅’倒似是最为简单了!”皇朝抚着下巴,目中透着深思。

“可这‘雅’你说是人雅、言雅、行雅还是……”玉无缘微微一顿,然后才道,“若只是一个简单无害的‘雅’又岂能与你这样的人并列四公子!”

“如此说来,这黑丰息我也须得防了!”皇朝站起身,稍稍整理一下宽松的紫袍,“你曾于落日楼与他相见,可看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丰息吗……一个‘雅’字当之无愧!”玉无缘闭目回想起落日楼头那个总带着浅笑、雍雅若王侯的黑衣公子,慷然而赞。

“哦?”皇朝闻言站起身来,“说心里话,我实是期待与兰息、丰息一会,只是……”

“只是为着你的霸业,他们最好是永不现世!是吗?”玉无缘淡淡的接口道。

“哈哈……他们现世也好,不现世也好,通往苍茫山的那条大道,我绝不许任何人挡住!”皇朝朗然大笑,眉宇间意气风发,自有一种王者的慨然无畏!

玉无缘静默的看着皇朝,当初会留在他身边,并答应帮助他,便是为他这一身的气势所吸吧。这种可撑天踏地的狂然气势,至今未再见其二!

“白风黑息,我倒是很期待见到那个能令雪空变化那么大、能让你也赞其风华绝世的白风夕。”玉无缘看着自己的手掌,细描其上的纹路,语音平淡无波,“能与那个黑丰息齐名十年的人定也不简单!”

“白风夕呀……”皇朝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浅浅的、却很真实的笑意从眼角溢出,“我也很期待见到洗凈尘污的白风夕,想看看‘素衣雪月’到底是何等的风姿绝世!

“公主。”一见着踏出南书房的华纯然,凌儿忙趋上前,“大王他……”

华纯然一挥手打断她的问话,将手中那块被泪浸湿的丝帕递给她,“将这个烧了。”

“是。”凌儿接过,并不奇怪这丝帕为何这般湿,似已司空见惯。

“是烧了,可不是让你'不小心‘丢了。”华纯然睨一眼凌儿。

“是。”凌儿惶然低首。

走出金绳宫,往左是御花园,往右则通往现今最得华王宠爱的淑夫人之金波宫,华纯然目光看向金波宫方向良久,唇边浮现一丝淡笑,淡得有若天际那一缕浮烟,若不细看,几若无。

“公主要往金波宫吗?”凌儿见她看着金波宫良久不由问道。

“不。”华纯然挥挥手而往左走,“我只是想金波宫是否应该换换主人。”后一句极轻,轻得凌儿以为自己听错了。

“公主,你说……”凌儿一惊,后半句却被华纯然回头一眼给扫回去了。

“算了,暂时不想理。”华纯然摘下一朵伸至径外的赤芍,手指一转,花儿便在她手中化为一个赤色的漩涡,“这花开得极好,却不知道出了界便会被园丁修剪掉!”

“公主。”凌儿嚅嚅的唤道,低垂着脑袋,似不敢看那朵花。

“凌儿,你要记住,这人有人的规则,动物有动物的规则,花也有花的规则,万事万物皆不能越规而行,知道吗?”华纯然手一扬,将那朵赤芍拋得远远的。

“是,奴婢记住了。”凌儿答道。

“回去吧。”华纯然在御花园前往左一转,往落华宫走去,凌儿紧跟在身后。

而那朵被拋弃的赤芍,被一双手捡起来,珍爱的轻轻抚触。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且试天下 > 第十三章 落华纯然
回目录:《且试天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四篇 陨落的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2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3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作者:殇情浅 4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5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