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第三部 第18章 似水流年

第三部 第18章 似水流年

  3、似水流年

  我选择了清华的经管学院,志愿时我爸帮我填写的,录取自然毫无悬念。

  关荷去了杭州,她爸爸的老家,她妈妈和她应该都很满意。录取通知书刚到,她和她妈妈就离开了。

  她离开的第二天,我收到她的一封信,看邮戳是前一天寄出的。我爸把信转交给我的时候,笑着说:“真是一帮孩子!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昨天你不是才去她家和她道别嘛?”

  我爸说错了,正因为我们不是孩子了,所以我们才开始拐弯抹角,当面一套,背地一套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是太想看这封信,因为信本身就意味着不能对人言。

  最终,我还是拆开了信。

  琦琦: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而且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再回来。

  记得高三第一学期,我考得最差的一次,我妈妈骂我不争气,让她和爸爸失望,说是早知道我这么不争气,她何必为我牺牲那么多,我当时痛苦得都想自杀,你却跑来告诉我你一直很羡慕我,我当时一点都不相信,因为明明是我一直在羡慕你。

  你现在有没有很震惊的感觉?那就是我当时的感觉!

  你给我一个震惊,我还你一个震惊,我们扯平!

  从小,妈妈就告诉我要努力,要很优秀,因为她为我牺牲很多,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在她的鞭策下,一直努力地做着优秀的孩子。

  小学咱俩虽然在一个班,可你好像很安静,我对你没什么印象,只记得你和张骏是高老师的得意门生,数学学得很好,上初中后,看着你一次次在演讲和辩论比赛中得奖,我有些意外,很难把巧口善言的你和我的小学同学联系到一起,我听说你在外面混,有一堆社会上的朋友,大概出于对自己不了解世界的好奇,我有时候也会小小地羡慕一下你。

  初三的时候,我们但到了一个班,坦率地说,我是欣喜郁闷交杂,你竟然是班级第一,我是班级第二,我当时很不服气,开始刻意接近你,不是有一句话叫“想打倒一个人就先了解一个人嘛”?我就是这句话的忠实执行者。在我的内压力下,你终于接纳了我作为你的朋友。你活得很放肆,压根不在乎老师同学是否喜欢你,看着冷漠难进,实际却是真性情的人,骄傲的我第一次开始欣赏一个女孩。

  你的第一名只昙花一现,你后来的成绩一直都比我差,可我并没有为自己较强哦,因为我知道你根本没有参与这场竞赛,这只是我一个人的角力。这个时候,我是真心欣赏你,喜欢你,如果没有后来,该多好!我的记忆会永远停留在这个最美丽的时刻。

  进入高中后,我感觉你变了,学习对你而言,不再无所谓,你虽然和我不在一个班,可每一次考试,我都把你作为敌人。

  你节节攀升,直到最高。

  看着一个不如自己的人,一点点超越自己,知道自己无法追赶的距离,我从不肯承认,到不得不承认我的确不如你,这个过程很痛苦。在这个痛苦过程中,朋友的砝码越来越轻,敌人的砝码越来越重。我开始疯狂地嫉妒你,嫉妒你学习比我好,嫉妒张骏喜欢你,嫉妒你压根不在乎,嫉妒所有人都关注你,所有老师都拼命对你好,连曾经喜欢我的小学同学都只谈论你、忽视我。

  嫉妒令我做了很多不光彩的事情。刚开始只是小动作,比如,在张骏的生日聚会上,我故意让你在我之后去唱歌,只因为我了解你唱歌不如我,可张骏让原本的尴尬变得浪漫,原来你现在才是所有人聚焦的焦点,压根没有人关心关荷是什么样。我的嫉妒心让我越走越远,我开始把目标对准了张骏。

  对于你的优秀,感受到压力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张骏。你太崇拜、信仰张骏,反倒忽略了他也会自卑、软弱。

  我向他倾诉着学习上的压力,失败的挫折感,他感同身受地安慰我,全心全意地开解我,我甚至告诉他我父亲的事情,在他的天平上扔下了重重的同情砝码。激发起他的保护欲。

  我还把你说过的话告诉他,说你压根不相信爱情,认为爱情只是幻觉。我已在在他面前说你最重视的只有学习,你绝不会让任何人影响到你的学习。

  我有意无意地做着破坏者,可当时,我还不承认,我告诉自己我和张骏只是互相关心的好朋友,我告诉他的也全是实话。现在我不再想为自己辩解,我的确曾不择手段地想破坏你们。

  最终,在他的坚持和你的坦诚面前,我知难而退,我的骄傲然我不屑于做黄薇那样的女孩,其实,我在华丽的纱衣下,比她更不堪。我甚至不是因为喜欢张骏,只是单纯地想让你尝到失败的感觉,因为我讨厌你!

  当我纠缠于成功失败时,其实我已经失败了,可是我身在局中,早已迷路。当你告诉我你从小一直羡慕我,不仅仅是我的学习,还有我为人处世的态度,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很愚蠢。我怎么可以因为失败的学习,再去做一个失败的人?如果爸爸地下有灵,他一定在为我感到羞耻!

  我开始疏远你,更书院张俊,我也在妈妈骂我不争气时,哭着和她大吵,告诉她我已经被她逼得想自杀。高三后面的日子,我过的很单纯、很宁静,我甚至不去看成绩榜单,我质问自己,有没有每天都尽力了?只要尽力了,我就安心睡觉。

  张骏最后和你分手了,你和他都闭口不谈,我无法知道原因,我不知道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多重的分量,我很抱歉!

  我不想虚情假意地说请原谅我,让我们继续做好朋友吧!我知道那不可能!一切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了,与其辛苦地原谅,不如干脆地遗忘,就让我们从此形同陌路,各自珍重,各自努力吧!

  虽然你并不需要我的祝福,不过,还是祝你拥有最精彩的人生!

  关荷

  我把信反反复复看了三遍,觉得非常难受,却没有生气愤怒的感觉,她压根不用请求我的原谅,因为,我们都不是天使。她只知道我羡慕过她,却不知道我也曾疯狂的嫉妒过她。

  我也忍不住地想,如果没有关荷,我和张骏是不是不会分手?我没有答案,因为如果没有关荷,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那我和张骏也许根本就不会在一起。

  爸爸办了去北戴河的公费疗养,妈妈请了年假,他们决定带着我和妹妹一起回妈妈的老家,给外公上坟,谢谢他保佑我顺利考入大学,再一起去北京,送我入学兼旅游。

  爸爸和妈妈把我和妹妹召集到一起,说是要开家庭会,我纳闷不解,最近的大事就是我要上大学,可这有什么好商量的?

  爸爸告诉我和妹妹:“这两年,我和你妈妈一直在活动关系想调回西安,前端时间接到老同学的电话,我的工作已经基本落实,是一家福利待遇都很好的单位,给我的职称也很好。你妈的工作还有点问题,不过,我和你妈妈商量了一下,怕错过这个机会,以后的单位就没这么好了,所以决定我先调过去,等我过去后,再带你阿妈活动,肯定机会更多。”

  我和妹妹面面相觑,消息太大,也太意外,我们都没有思想准备。

  妈妈说:“我们一直没和你们说,是怕事情没成功,反倒会扰乱你们学习的心思,琦琦要去北京读书,这事对琦琦影响不大,我和你爸的主要顾虑是瑷瑷,害怕瑷瑷会因为这事影响到学习。我们商量后,决定让你爸爸先去先,我可以在这边陪瑷瑷读书,等瑷瑷高考后,再西安调,不过西安毕竟是省会城市,有很多挺好的大学,如果瑷瑷能早点过去读书,也挺好,瑷瑷你自己怎么想?是想留在这边读高中,还是尽量早点转学到西安?”

  妹妹犹豫着,妈妈又说:“琦琦从小独立坚强,人又聪明,我和你爸爸不想限制她的发展,随着她去闯荡,瑷瑷从小好吃懒做,脑子不够机灵,依赖父母习惯了,我和你爸爸想你在西安读大学,父母就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照顾上。”

  爸爸妈妈和妹妹激烈地商量着,究竟是留在这里读书好,还是去西安好。

  我微笑着想,原来这就是聪明、独立、坚强的结果,没有人觉得需要问你的感受,也没有人觉得需要为你操心,因为你很聪明,很独立,很坚强。似乎亦舒说过一句话,男人爱一个女人时会觉得她又小又笨又可怜,需要事事操心;不爱一个女人时,就觉得她又聪明又强悍,根本无须自己关心。这句话其实不仅仅适用于男女之间的感情,还适用于一切爱与被爱的关系。

  我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我现在最不想记得的就是张骏和小波,非常迫切地想把和他们有关的一切全部忘掉,他们早已离去,我也没有必要再念念不忘。可是,真让我把所有和他们有关的东西全部扔掉,我又狠不下心。

  我把所有和张骏有关的东西,他送我的礼物,小学毕业的毕业合影,全部装进一个大牛皮信封里,再放进纸箱子,把那些和小波有关的一切,长城上捡的松果,崂山上捡的石头,墙上挂的地图,和他在一起时画的荷花,他送给我的小虎队磁带也全扔进了纸箱子,还有晓菲送我的东西,关荷写给我的那封信,小学毕业留言册……

  所有的一切,我想忘记的一切全被我封存入箱子,好似这样就可以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压到岁月底下,不再伤痛。

  我把箱子交给妹妹:“你能帮我保存吗?如果将来搬家的时候,我不在家,这些东西就由你负责帮我搬到西安。”

  妹妹看到箱子被挂历纸封得密密实实,贴满了透明胶,每个透明胶下都有我的签名的封条,她很不乐意:“哼!你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要交给我保存?“

  “你本来就喜欢偷听我的电话,偷看我的东西,我交给你保存,但不想你偷看我的东西。你能不能答应?我能不能相信你一次?”

  妹妹犹豫了一下说:“不看就不看,你的破东西不久那些书嘛!不过,作为我替你保管东西的报酬,你工作后,要给我零花钱。”

  “没问题。”

  有了金钱的许诺,妹妹非常认真,把箱子慎重地放到了自己的床底下。

  我环视着这个屋子,有什么事我想带走的?

  书架上,静静立着外公写的《倚天屠龙记》,我将它们抽出,用一个塑料袋仔细包好。这是我最初、也是最美好的记忆,我会带着它们离开,走向未知的未来,不管与坚韧和困难,只要看到它们,我就会记得,我曾被人深深地爱过。

  我借口累了,早早就上了床。

  睡得很不安稳,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梦,清晨六点就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醒了。

  我披了件外套出门,没有打伞,漫步在小雨中。

  走到河边,凝视着河水滔滔,又穿过小桥,醒过绿化林带,居民楼区,到了张骏家附近。

  不敢走近,只站在远处眺望。

  他家门前的喇叭花开得正好,白色的,粉色的,紫色的,错杂着铺叠成绚烂的一片。

  在刻意与不刻意之间,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他去了什么大学,哪座城市,什么专业,我都没有去打听。一切太具体的东西都代表着思念,消泯了这一切,想念没有了附着点,也许就会淡化、消失。

  他卧室的窗户,窗帘密密地拉着,看不出来里面有没有人。

  也许他仍在那个屋子里,也许他已经离开。

  雨丝虽然模糊,站得时间久了,头发和外套也变得湿漉漉的,眼镜上更是迷蒙着一层水雾,什么都看不清楚,索性摘了眼镜。

  慢慢地往回走,经过桥旁时,驻足凝望。

  从地上捡了很多石头,一块又一块地丢向水里。

  正要抬手扔出最后一块石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背心的男生沿着河道跑步而来,我的手停在半空。

  虽然没戴眼镜,可他的身影我不会认错。

  他也看见了我,慢慢地停住了脚步。

  大概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所以,我没有移开目光,反倒直直凝视着他。

  他穿过纷飞的细雨,走向我,又不想太接近,停在了一个彼此看得见、却又看不太清的距离。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细蒙蒙的小水珠附在发梢,有一层晶莹的光。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把大黑伞尽量倾斜给我的男孩,我的身子一点没湿,他的头发却带着水珠。

  迷蒙的哀伤就如着细雨,看着无痕,却铺天盖地,无所不在。

  我用力把手中的石头丢出去,转身离去。

  叫我,请叫我,你只需轻轻唤一声我的名字,我就会立即回头奔向你。

  可是,一直没有任何声音。

  沿着小时候上完补习课,和张骏放学的路,我去了第四小学。

  校门口的牌子和以前一模一样,白色的牌匾,黑色的大字。

  隔着校门的栏杆,望着里面,五彩的花坛,白色的教学楼,大玻璃窗,蓝色的窗帘,一切都一模一样。

  似乎眼睛一闭,就能看见胳膊上带着三条红杠的大队长,站在校门口,严肃地检查着每一个进校门的同学还有没有戴红领巾。

  瘦小的我,背着书包,畏缩地低着头,跟在同学身后,唯恐别人留意到我。

  可是,我竟然这么大了。

  我沿着校门前的街道,一直往前走着,这里曾经很热闹,右边有一个菜市场,左边店铺林立,高二时菜市场被拆除,改成了一个露天广场,店铺也越来越少。

  当我看到被推倒一半的游戏机房,既觉得意外,又觉得正常。

  游戏机房前面曾是一片水泥地,小波和乌贼亲手铺的,如今堆满了碎裂的砖头,难辨本来面目。

  我突然想起了那株葡萄,立即冲进断壁残桓里,弯着身子,在砖头下四处翻找着,只看见一排丢弃的枯藤和竹竿,没有发现任何类似葡萄主根的东西。、

  我蹲在地上,看着自己满手的泥污,忽地笑起来,小波带走了葡萄!虽然不是因为我,也许只是为了我乌贼,但那也是属于我的葡萄。

  笑着笑着,却想落泪,葡萄藤架下的吵闹追逐声还宛然在耳畔,眼前却只有碎泥断砖。

  我蹲在砖头地里发呆,工人们来上班,惊异地看着我,我这才惊觉已经九点多了。

  赶紧起来,匆匆往家里跑,妈妈看到我,紧张的神色一松,埋怨道:“大清早的你去哪里了?我们要赶火车。”

  我不吭声,立即去洗手。

  水龙头哗哗地流着,在下水口处形成了一个旋转的水涡,褐色的泥水带着过去的气息,眷念地打着圈,却被干净的新水冲得快速流走,越来越淡,渐渐消失。

  似水流年,原来是这个意思,新的流入,旧的流走,怎么抓也抓不住。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第三部 第18章 似水流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在未来等你作者:刘同 2一座城池作者:韩寒 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4小时代1.0:折纸时代 5临界·爵迹作者:郭敬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