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第三部 第14章 目标:省状元

第三部 第14章 目标:省状元

  第五章:两个人的对视

  1目标:省状元

  期中考试的成绩公布,我再次大获全胜,不但是第一名,而且比第二名高出二十多分,第二名和第三名只差了一分。

  在老师同学眼中,我就像坐了火箭炮,一直嗖嗖地往上蹿,现在他们不仅仅把我看做年级第一,还认为我很有可能成为全省第一。

  开家长会时,老校长特意找了我爸妈谈话,表示只要学校和家庭共同努力,很有信心明年能培养出一中的第一个女生理科省状元。我爸妈受宠若惊,信誓旦旦地向老校长承诺,一定全面配合老师的教育。

  张骏的成绩有一点进步,年级第二十九名,关荷的成绩却再次下滑,跌到了年级四十多名。

  我和林依然去看成绩时,几个高一年级的学生也在看我们的成绩榜,边看边议论我,什么罗琦琦上课经常迟到,从来不听课,不喜欢交作业,什么罗琦琦和高二年级最英俊的花花公子张骏在谈恋爱,整天花天酒地,出入歌厅电影院……

  她们说得很夸张,一会儿一阵惊叹,好像我什么都不学,就可以天天拿第一。

  我仰头看着成绩榜,一额头的黑线。林依然不停地偷笑。

  一个女孩点着张骏的名字给她们看:“看到没有?张骏以前都是年级七八十名,自从和罗琦琦在一起后,在她的帮助下,学习才越来越好。”

  我再也没忍住,立即说:“张骏从来没要罗琦琦帮助过他,他是自己学的,他从不问罗琦琦任何学习上的问题。”张骏很骄傲,如果让他听到这些话,他肯定会很不舒服。

  几个女孩像看神经病一样瞟了我一眼,继续讲自己的八卦,理都没理我,一边讲着八卦,一边离开了。

  我这才看见关荷也在人群中看成绩榜,和她打招呼,想和她聊几句,她却立即就走了。虽然她表面上很礼貌,可我能感觉出她内心的不耐烦,但我当时光顾着郁闷谣言了,没去深思她的反应。

  期中考试之后,明显感觉到所有老师都开始了题海战术。各门理科几乎每天要做一套卷子,语文、英语也是铺天盖地的卷子。班里很多同学每天光做作业就做到凌晨一两点。我以前是偶尔不交作业,现在开始每天都不交作业,我的原则是要么做,要么不做,绝不浪费时间去敷衍和抄作业。虽然每天都不交作业,可成绩仍然只上升,不下降,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我,同学们把我传得十分神乎。

  在各门课程持续加重的情况下,随着每次小考,有不少同学的成绩上升,也有不少同学的成绩下滑,沈远哲就是成绩下滑最严重的同学之一。

  他非常焦虑,来向我寻求帮助。他告诉我,他已经非常努力,可不知道为什么成绩却一直在下滑。为了帮助他,我第一次离开了林依然、杨军,成为沈远哲的同桌。

  我观察他的学习方法,的确如他所说,他非常用功,老师布置的所有作业,他都认真完成,但是,他的问题,就是出在太认真了。

  我一边研究他各门功课的卷子,一边在老师布置的题海中,针对他的能力,选出我认为有价值的题目,告诉他,宁可花一个晚上把这些题目吃透,别的题目都不做,也不要用一个晚上去忙着完成所有作业。

  沈远哲遵照我的吩咐一道道仔细做我狗的题,等他做完后,他以为已经没事了,没想到我还要求他背下来,他很诧异:“这是理科,每次的题目都不一样,也需要背吗?”

  “我其实是希望你能自己在心中反复琢磨研究每道题目的思维方法,因为万变不离其宗,那么多题目,也许思维方式只用了一个,可是,思维是一个很空的话题,你只能自己去体会,我也没有办法想你传授,所以只能要求你背下来。”

  他因为我的要求,一道题目常常需要花以前三四倍的时间,老师的题海作业肯定就无法完成了,不过,他是好学生,不愿意不交作业,只能去抄别的同学的作业。周围的同学都嘲笑沈远哲跟着罗琦琦在堕落。

  晚上,不和张骏一块回家时,我会卡着合适的时间叫沈远哲一起走,抽问他一周前做过的习题,反复询问他,你觉得为什么要这么做。

  五到七天,是记忆的时段点,在这个时候重复记忆,就可以保证记忆的长期性。反复询问为什么,是为了让他领悟,重点不在解答题目,而在为什么这么解答。

  当我和沈远哲偶尔一起回家时,我本来想和张骏打个招呼,却发现他压根顾不上留意我,居然和关荷处得十分亲密,每天晚上绕路送关荷回家。

  我一气之下,什么都不想说,专心辅导沈远哲功课。

  一个晚上,我提问完沈远哲问题,心里十分烦闷,就和沈远哲坐在绿化林边的台子上聊天。

  紧张的学习,不确定的未来,张骏的过于引人注目,和张骏在一起的压力,还有美丽优秀的关荷……让我不堪重负,第一次,我把对关荷的嫉妒全部倾诉了出来。

  我告诉沈远哲,关荷视我为好友,我却一直在嫉妒她,平时还能克制,可只要牵扯上张骏,我就会失控。有时候只是课件十分钟看到她和张骏说笑,我都会心情低落,嫉妒悲观沮丧,各种负面情绪全会出现、

  沈远哲问我:“你有没有和张骏谈过?”

  “我不会告诉他的。”因为我喜欢他,我不想自己如此丑陋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

  “你不用这么自责,嫉妒被人挺正常,只不过你鸡肚的对象恰好是自己的好朋友,可你并没有做任何伤害关荷的事情。”

  在和沈远哲的交谈中,我的心情慢慢变得好了一点。

  估计沈远哲第一次遇到女生对他如此坦白,所以他很好奇地问我:“你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我?还有你为什么会这么帮我?刚上高一时,我就觉得你很帮我,不管我提议什么,你都全力支持。你看着大大咧咧,很外向,很随和,实际上固执倔强,很内向,很敏感,你很让大家觉得你很容易走近,实际上,没有几个人能真正成为你的朋友。”

  我笑着摇头:“你真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初中的时候说过话的。”

  他皱着眉头想了会,非常肯定地说:“没有,如果我们说过话,我肯定不会忘记。”

  “凡事不要如此绝对,再想想!”

  “我听说过你的名字,知道你才思敏捷,演讲好,辩论好,在市里拿过奖,还上过电视,是咱们年级的名人,可我们从没有过交集。”

  我哈哈大笑:“名人?你说的是臭名远扬吧?”

  沈远哲仍在很辛苦地想:“我真不记得我们讲过话。”

  我提醒他:“初一的时候,在(1)班的教室,有一个女孩趴在桌子上哭泣。”

  他仍然想不起来,我微笑着说:“我当时被聚宝盆感到教室后面的垃圾堆坐,难受得趴在桌子上哭,你也许是去(2)班看你妹妹,听到哭泣声就走了进来,很耐心地安慰我,陪我说话,说了将近四十分钟,知道我不哭了,你才离开。”

  “我因为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上学晚,年龄比你们都打,从小就喜欢‘多管闲事’地充当知心大哥的角色,可我不记得和你说过话。”他显然已经相信了我所说的话,却怎么都无法把我从他的记忆中凸显出来,我和无数个他曾经开导安慰过的人混杂在一起,没有留下任何特别的记忆。他很是惊异:“没想到我们那么早就说过话。”

  我也觉得很奇妙。同一个时间、同一个空间,经历同一事情的两个人,却有截然不同的记忆,一个清清楚楚,一个完全不记得。

  我说:“于你而言,那天只是陪一个陌生人说了几句话而已,记不得很正常,于我而言,却是黑暗世界中的一缕阳光,即使我们高中不再一个班,不会变成朋友,我也会永远记住你,感激你。”

  他说:“你把我想得太好了。”

  “我有吗?“

  “我是个功利心很重的人。”

  “看得出来。”

  他由于了一下,才说:“我做事情并不光明磊落。”

  “你说的是学生会主席竞选的事情吧?本就是各逞心机,无毒不丈夫的事情。初三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不是那么‘阳光善良’了”。我像对哥们一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说:“我的世界从来就没有黑白分明过,我只知道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你就别一副好像欺骗了我感情的样子了。”

  沈远哲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笑起来,第一次,我有了我们是朋友的感觉。

  第二天放学,我去找张骏,想告诉他我多了个哥们——沈远哲。我不好意思直接在教室门口等他,所以,一直站在楼梯拐弯的角落里等他。可直到同学们已经差不多全部走光是,张骏仍然没出来。我走到他们班去查看,看见张骏坐在左后一排的桌子上,关荷站在张骏身边,侧靠着窗台,两人低声聊着天。当时,教师里大部分的灯已经关了,只留了讲台上的一盏。张骏和关荷周围,光线十分昏暗,关河脸上的愁绪,张骏脸上的温柔,被映照得异常动人。

  我站在教室外的阴暗处,默默看了他们很久,盼着张骏能发现我,却没有任何心有灵犀的事情发生,张骏的视线甚至没有从关荷脸上移开。

  我转身,慢慢地走出了楼道。

  连着两天,我都没有理会张骏,他也么有在我眼前冒个泡泡,反倒每天放学后不辞辛苦地绕路送关荷回家。

  周五的早晨,做完广播体操,走进教学楼时,看见张骏和甄工资几个哥们站在道里,说说笑笑地商量着什么。

  看到我,贾公子说:“哎呀,说曹操,曹操到,张骏,赶紧去和你家的公主陛下请示。”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径直走了过去。

  “琦琦,琦琦。”

  张骏连叫了两声,我都没有回头,身后的笑闹声立即冷场。

  我本以为他中午回来找我,可他不但没来找我,反而又和关荷站在一起,不停地说着话。

  下午,沈远哲问我:“我有两张电影票,你去看电影吗?”

  我立即赌气地答应了,就让张骏好好陪他的关荷吧!

  电影院里人还不少,我们只能坐在最边上,是吴奇隆和杨采妮的《梁祝》,刚开始我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把肚子笑破,后来却被虐得心都在抖,只觉得内心弥漫的悲伤一波一波地冲上来,强忍了半天,终于没忍住,开始哭得稀里哗啦。

  沈远哲递给我面巾纸,我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毫无形象地哭起来。

  电影放完后,我仍旧不停地掉着眼泪,其实,我都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到底是电影,还是满腹的委屈。沈远哲不敢说话,只好傻坐在一边。

  “罗琦琦,张骏在那边。”

  沈远哲突然拽了我一下,我泪眼迷蒙地抬起头,看见了表情诡异的甄公子、贾公子,脸色铁青的张骏。他眼中有被伤害到的痛苦,不知所措的迷茫。

  我站了起来,惊异地问:“你怎么也来看电影了?”

  沈远哲笑着打招呼:“张骏。”

  张骏脸上的怒色隐去,笑嘻嘻地向沈远哲走过来,好像打招呼的样子,但下一瞬间,就看见张骏已经一手压着沈远哲的肩膀,一手狠狠砸在沈远哲的小腹上,沈远这下意识地抵挡,可张骏从小打架打到大,他哪里是张骏的对手。张骏两三下就把沈远哲打翻在了地上,沈远哲脸上全是血,张骏还要抬脚踹。他嘴边笑嘻嘻的,眼中却满是狠厉,那一刻,我怕的不是沈远哲被伤到,而是张骏失手重伤了沈远哲,他好不容易步入正轨的生活就会毁于一旦。

  我恐惧地大声尖叫起来:“张骏!住手!”

  尖锐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电影院回响,张骏停住,抬头盯了我一眼,扬长而去。

  甄公子他们鄙夷得瞪了我一眼后,追着张骏而去。

  我不停地对沈远哲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送你去医院。”

  沈远哲扶着椅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没什么,流了点鼻血、皮擦破了而已,张骏大概误会了,你去和他解释一下。”

  我没有吭声,我去和他解释?为什么?就因为我没和他打招呼就跑出来看电影?他不是黑社会老大,我也不是他圈养的金丝雀。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伤心,一会气恼。我正在辗转反侧,听到楼下一群喝醉酒的人又吵又嚷,声音透着熟悉。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掀开窗帘一角往下看,昏黄的路灯下,果然是张骏他们,一个个都喝得醉醺醺。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对着我的窗户高歌刘德华的《忘情水》:“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行遍千山和万水,一路走来不能回,蓦然回首情已远,身不由自在天边,才明白爱恨情仇,最伤最痛是后悔,如果你不曾心碎,你不会懂得我伤悲。当我眼中有泪,别问我是为谁,就让我忘了这一切,啊,给我一杯忘情水……”

  如果,那一年我二十七岁,也许我可以跑下楼,紧紧抱住她,那么我的自尊,他的骄傲都会变得不重要,可是,那一年我只有十七岁,所以我只能躲在窗帘后面,一面听着歌,一面害怕爸爸妈妈被吵醒。

  他们唱完歌,仍不肯离去,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传来。

  “叫她下来,叫她下来。”

  “让她说清楚。”

  我怕得心提到嗓子眼,生怕他们醉酒中,像刚才唱歌一样嚷嚷我的名字,不过幸好,他们冲着电线杆砸了几个啤酒瓶子后,彼此扶着,一边大声唱《忘情水》,一边歪歪斜斜得离开了。

  刚才他们没有走时,我紧张得不停暗暗祈祷他们快点离去,可等他们走了,我又说不出的惆怅难过。大概冥冥之中,我亦明白,我们彼此错过了一次可以放下骄傲、敞开心扉的机会。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爸爸和妈妈一边吃饭,一边骂昨天晚上耍酒疯的流氓,我听着听着,扑哧一声竟笑了出来。

  匆匆吃完早饭,我就躲进了卧室给张骏打电话,接电话的人是他家的阿姨,一听我的声音就说:“张骏还在睡觉,我这就去给你叫。”

  没有像往常一样,即使在睡觉,他也会很快拿起电话,过了很久,他的声音才在电话那头响起:“你有什么事?”

  声音很冷漠,我差点就要挂电话,但还是说:“我……我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那我去睡觉了。”

  他说完话,却不挂电话,我绷着声音说:“那你睡吧!”立即挂了电话。

  正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主动给她打电话,电话铃突然大响,我立即接了电话,带着期盼:“喂?”

  “是我。”

  “嗯。”

  我不说话,却也不挂电话。

  他沉默了一会,问:“你是不是喜欢沈远哲?”

  “什么?当然没有!”

  “那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你?”

  “不管谁传的谣言,那都是假的!”

  “这事还需要别人谣言吗?夏令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他喜欢你了,你对他也怪怪的,所以我才和他一起住,盯着点他。”

  难怪我一直觉得怪,当时张骏和沈远哲好得同出同进,可一转眼,他和沈远哲变成了点头之交。

  “你肯定多心了,沈远哲那个人对谁都很好,他一半是有心,一半是自然,是个喜欢处处留路的人……”

  张骏不耐烦得打断我:“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和他坐同坐?”

  “是。”

  “你是不是和他一块放学回家?”

  “是。”

  “这些我先都忍了,你周末当着我一群哥们的面拒绝了我,却跑去和他看电影,你把我当什么?”

  那是因为你先和关荷进进出出,我才一时赌气答应和沈远哲出去玩。

  他问:“你究竟喜不喜欢我?”

  “你觉得呢?”我对他现在还要问这个问题,很生气,如果不喜欢他,我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烦恼?

  他说:“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要么沈远哲。你是选沈远哲,还是选我?”

  我难受得不行:“沈远哲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男朋友,一个是友谊,一个是爱情,两者根本没有冲突。如果我让你选我和甄公子,你会乐意吗?”

  “你和谁做朋友都行,就是不能和沈远哲做,他妈的,他明知道你有男朋友,还叫你出去看电影,他打的什么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和老子玩阴的,还早呢!你若心里还在乎我,就立即换座位,不许和沈远哲坐同桌,不许和他一块回家,也不许和他说话!”

  我说不出来话,张骏说:“这个周末我都不会联系你,我们都好好想想,如果星期一,你还继续和沈远哲坐同桌,我就明白了。”他说完,砰地一声挂了电话。

  星期一,我继续和沈远哲同桌。

  马上就要化学小考,这场考试对沈远哲很重要,我必须让他重新捡起对自己的信心,没有信心,在人人拼命努力的高三,他也许就会被彻底淘汰。

  张骏不再理我,即使在楼道里擦身而过,他都不看我一眼。

  好几次,我想去找他,想和他解释清楚他真的误会了沈远哲,却总是看到他和关荷在一起,再加上一个阴魂不散的黄薇,我就疲惫得什么话都不想再说,既然他有没有我都过得很快乐,我也没必要硬凑到他跟前去。

  周四,化学卷子发了下来,沈远哲考得不错,他向我表示感谢,我说:“朋友之间,不用这么客气,以后你功课上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来问我。”

  周五,我搬回了原来的位置,和林依然、杨军继续组合我们的三角关系。对我的归来,杨军用上课抽调我的凳子,让我再次摔坐到地上,表达了热烈欢迎,林依然则丝毫没客气地让我交代为什么我化学越学越好。

  我很庆幸我有他们这般的对手,也很骄傲我有他们这般的朋友。因为他们,原本残酷的竞争变得有趣温馨。

  下午,开完班会放学后,我一个人拎着书包,百无聊赖地走着。

  往常这个时候,张骏已经迫不及待地计划好晚上做什么,我也早习惯和他一起消磨时光。以前很想他不要那么黏人,可现在有了大把时间,却突然发现一点也不想自己待着,满脑子都是他。

  我不想回家,走到河边坐下,默默地看着河水发呆。

  不知道张骏现在在干什么,不管干什么,他总是不会寂寞的。

  忽地,一颗石头打到了我面前,水花溅了我一头一脸。

  我一边侧脸,一边侧头看,张骏笑嘻嘻地站在桥头:“你晚上去干什么?我已经买好电影票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我瞪着他,他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这一个星期的内外煎熬,他有没有体谅一二?

  我扭过了头,当做完全看不到他。

  他接二连三地开始扔石头,水花不停地溅起,我的头发和身子都湿了,我却赌气地就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

  他一边丢石头,一边嬉皮笑脸地说:“你究竟去不去?你若不去,我就一直扔下去了,这里的石头可是无穷无尽的。”

  我还是坐如石雕,坚决不理他。

  突然之间,在没有石头飞来,笼罩在眼前的水花消失了,也再没有他的声音,天地忽然变得太宁静,只有流水哗哗。

  我开始心慌,却仍不肯回头。

  时间越来越长,我已经不仅仅是心慌,而是害怕,他究竟还在不在?难道他又生气了?难道他又走了?

  终于,我没忍住地回头。

  夏日的夕阳早染红了小桥,晚风吹起波光粼粼,他衣袂飘飘,倚栏而立。一切都美如画,可他脸上却挂着毫不搭调的狡笑,为自己诡计得逞而得意:“你还是回头了嘛!”

  我气得站起来就走,他赶忙翻下栏杆来追我:“琦琦,算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那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动手打人。”

  “我保证以后再不干涉你交朋友的自由,也保证不再动手打人。”

  我不说话,只是快步走。他想帮我拿书包,我就是不让他拿。

  “琦琦,你真要为了沈远哲和我分手吗?”

  我的脚步慢了下来,他见机,立即去提我的书包,我不再拒绝,任由他拿了过去。

  他放下心来,一边笑,一边说:“晚上,我在桥头等你,你几点能吃完晚饭?或者,你和你妈撒个谎,别在家里吃了,咱们去夜市上吃。”

  我说不出来话。我可不像他,收放自如,一会冷战,一会和好,我的神经还真是调整不过来。

  “琦琦,别再生气了,我都说了全算我的错,你就说句话吧!”

  “我得在家吃晚饭,不过,我会少吃点,应付一下我爸妈,就出来。”

  他笑着打了个响指:“我的琦琦就是聪明!”

  谈笑中,两个人又是和好如初、甜甜蜜蜜。

  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和以前一样的小争执,和好后就一切都过去了,却没听明白,他自始至终一直在说的是“算是我的错”。他因为喜欢,因为怕失去,暂时抛弃了自尊,可男儿的自尊就想弹簧,也许会被外界的压力压下去,但终有一天会弹起来,并且弹得比以前更高。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第三部 第14章 目标:省状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微微一笑很倾城作者:顾漫 2小时代1.0:折纸时代 3临界·爵迹1作者:郭敬明 4龙城三部曲作者:笛安 5临界·爵迹2作者:郭敬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