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第三部 第16章 永远记住的初吻

第三部 第16章 永远记住的初吻

  第六章:那盛大的告别

  1、永远记住的初吻

  周三的下午,上完课,班主任叫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隐约明白她想谈什么,果然,她讲述着前几年早恋的学生,用他们成绩下滑,高考失败的经历教育我早恋绝对不正确。又用同是女性的角度,特意强调女生更感情用事,不管心理上,还是身体上,早恋对女生的伤害会远远大于男生。

  她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小时,我一直沉默。

  刚走出办公室,我就立即把她说过的所有话都遗忘进了垃圾桶,不是她没有道理,而是,她所说的大道理,我比她更明白,她太低估了我的心智。3

  张骏也被班主任找去谈话,肯定也在劝诫他分手。但我们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甚至都不屑于交流这个问题。

  老师,对我和张骏而言,十分烦人,却构不成任何威慑力。

  我和张骏依旧我行我素地“早恋”着。我有年级第一的光环,张骏是班级前四名,班主任和他姐夫又认识,老师们采取的教育手法都比较温柔,可依旧不胜其扰,每周都要被请去办公室谈话。我都想告诉老师,如果我的学习被影响了,不是因为早恋,还是因为你们。

  期中考试的成绩下来,我是年纪第一,张骏是年纪二十八名。

  我松了口气,这下子老师应该不会再在我们耳边念叨着早恋影响学习了吧?

  周六的晚上,张骏约我去河边散步。

  秋色已经镀染了河岸两边的白杨树林。一眼望去,金黄一片,有种沉甸甸的辉煌。

  我们坐在桥上,静看着桥下的河水流过。

  张骏将一个旧铁皮饼干盒子交给我,我打开看,里面装着很多漂亮的石头。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微笑着说:“迟到的生日礼物。”

  我没忍住,抿着唇角笑起来“我以为你今年忘记了。”

  她说:“我不会忘记。”

  “为什么有这么多石头?你不是说一年只送我一颗么?”

  他抓起了几块石头,又任它们从指间掉下去,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这些年,我喜欢你的时候就会捡石头,不想喜欢你的时候就把捡的石头都扔掉。还记得初中的时候,又一次看到你和许小波跳舞,我当天晚上就跑到这里,把所有的石头都丢了,边扔石头,边对自己说,绝对再不喜欢你。”

  过去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清晰的如同昨天才发生,却一晃已是三年多。

  我苦笑着说:“那天晚上,我就在桥下。”

  “嗯?”他没听懂。

  “你丢石头的那个晚上,我就坐在那里一直看着你,你离开后,我才回的家,因为回得晚,被我爸臭骂了一顿。”我指着桥墩旁的阴影,当时我坐的地方。

  他侧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似悲似喜,很古怪,估计我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从桥下到桥上,我们用了七百多个日子才走到。

  他低头看着河水说:“我一直以为你很讨厌我。可后来你帮我藏枪,我就想着你不可能为谁都做这些事情,你不肯给我枪时,我表面上着急,心里却很高兴,觉得你好像很关心我,否则不会去查什么私藏枪支的定罪条例。后来你拿问题套我,我就想,你会不会是有一点喜欢我,可你和许小波一直在一起,我就拿问题也去套你,你说你不喜欢许小波,我特高兴。后来,我被关在警局里审讯,每次特难熬的时候,想到你,就觉得又是害怕,又是高兴。”

  那个时候,难过的不仅仅是他,我低声说:“每次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就特难受。那天我和小波跳舞时穿的裙子是红色,就是因为你……那谁老是穿红色的裙子。”

  “你当时为什么不肯理我?”张骏猛地揉了几下我的头,又狠狠地握住我的胳膊,非常用力,非常用力,用力到我很疼,我也知道,他就是要让我感受到这股疼。

  我沉默地,喜悦地感受着他给我的疼痛。他叹了口气,放开了我。

  他的眼神那么哀伤,我心里发酸,靠在他的肩膀上,第一次,非常温柔,非常卑微地说:“我们以后不要再吵架了,如果你不想我和沈远哲来往,我会和他疏远的。”

  他凝视着我,哀伤却温柔地笑了:“琦琦,如果你一直不变,该多好。”

  我以为他讲的是我的感情,低垂着眼睛,羞涩地说:“我会一直都喜欢你的,永远不会变。”

  他突然低头在我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我的身体紧绷起来,心里面有紧张又期待,闭上了眼睛,却没有转开头,带着暗示的鼓励。

  他却一直在犹豫,在紧张,不敢有下一步的举动,我等了好久,他都没有动静,我带着失望转开了头,尴尬羞赧下眼睛依旧闭着,可他又低下头亲了亲我的脸颊,我顺着他的方向片头,唇从他脸上划过,主动地亲吻了记下他的脸颊。在紧张的肌肤挨擦中,两个人的唇终于碰到了一起,他试探地轻轻吻了吻我,可又立即离开了,我没有转开头,仅仅抓着他的胳膊,他好似突然下定了决心,猛地一低头,终于真正地吻上了我,用舌尖轻轻撬开了我的唇。

  因为我的笨拙,这个吻并不像小说中描写得那么动人,两个人时常舌头碰到牙齿,牙齿碰着牙齿,可我们依旧很投入。

  当他结束之后,我依旧闭着眼睛,全身没有任何力气,软软地依靠着他。他紧紧握着我的说:“琦琦,对不起,我一直都是个很坏的人。”

  我把脸埋在他脖子里,小声哼哼:“恩,你是个大坏蛋。可是,我喜欢大坏蛋。”

  张骏喃喃地问:“他们说女生会永远记住自己的初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笑着说:“十年后,你来问我好了。”

  他沉默地看着我,笑了笑,却笑得飘忽不定。

  深秋的晚风带着丝丝凉意,他把外套脱下,披在我肩头。

  我所在他的衣服里,沉默地握着他的手,心情是很久未有的安宁。觉得以前争吵都很无聊,别的一切都变得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很喜欢他,只要他也喜欢我,我就会很快乐。

  他也一直沉默地坐着,紧紧握着我的手,让我觉得特别温馨。

  他突然问我:“你想好将来读什么专业了吗?”

  “这段时间,光忙着吵架生气了,哪里有时间想这个?难道你有时间考虑这些?”我半是撒娇,半是埋怨。

  “我想了很多,尤其是关于你的未来。”

  “什么?说来听听。”

  他猛地抱了一下我,笑着说:“今天晚上不说这些,好吗?”

  明明是你自己提起的话题啊,我笑着,满心的欢喜下,只有对他的爱,轻轻点头:“好。”

  他握着我的手,抬头看着天,笑着说:“给你讲个笑话。”

  在他的笑话中,我笑了又笑,而他一直看着我。

  从周一到周五,张骏都没有来找过我,和我一块回家。

  自从上周末。两个人在桥边谈过后,我的心态变得平和,不再那么患得患失,也就没注意这些细节。

  周六的白天正常上课,张骏还是没来找我,我只好放学后去找他。

  他和黄薇坐在教学楼下的喷水池边说笑,黄薇对我视而不见,我也装作没看见她,只对张骏说:“晚上几点钟见?”

  张骏默默地看了我一会:“你没见到童云珠吗?”

  “怎么了?她找我吗?”

  张骏摇摇头,又沉默了很久:“我今天晚上有事。”

  在黄薇面前,我不想表现出任何失望的情绪,我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先走了。”

  一边走一边开始生气,生气了几分钟后,又提醒自己,上周末刚说过不乱生气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也许张骏就是有重要的事情,只是一时粗心忘了告诉我。

  童云珠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将一封信交给我:“怎么刚一放学你就不见人影了?这是张骏托我转交的,让我放学后给你。”

  我很是奇怪,他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信,怎么突然给了我一封信?

  顾不上回家,只想先找个安静的地方,不受打扰地看完信。一口气跑到河边,把书包往地上一扔,就打开了信。

  “罗琦琦:”

  刚看到开头,我的心就一沉,不能相信地又看了一遍。

  罗琦琦:

  本来想上周就和你说,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写信。

  小学的时候,我一直对你很愧疚,每次看到沉默的你,就会想为你做点什么。那时候的你,真像一只小兔子,还是那种最容易受惊的兔子,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会特别紧张,特别小心翼翼,生怕把你吓跑了。

  小学的回忆并不美丽,可因为有高老师,所有的不愉快都变得无关紧要。从来没有一个老师像高老师对我那么好,在每个大人都认为我不可救药时,只有高老师肯夸奖我,如果没有高老师我肯定会坏得彻头彻尾,知道烂死在街头。五年级的暑假,每天去听高老师讲课,再和你一块回家。没有烟酒,没有打架,还要做很多习题,明明一点都不好玩,可是我就是很高兴,每天都很高兴,特盼着上学。

  有一次,我们俩在河里玩水,我躺在大石头上,睡觉,你用凉帽给我遮太阳,我就故意装睡,看你究竟能举多久,你居然一直举着,搞得我实在不好意思装睡。你还记得吗?肯定是忘了。你那时候可真傻,干什么都傻乎乎的,话也不会说,只要我和高老师都看着你,你就会结巴,明明会做的题,都说不出来。

  上初中后,朋友越来越多,老师们对我也不错,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想起五年级的那个暑假,想起我们一起听高老师讲课,想起你很迅速地解出题目,却结结巴巴怎么讲都讲不清楚,还要我在旁边帮你解说。我一边说,你就一边不停地点头,也不怕脖子酸。还会想起你举着凉帽给我遮太阳的傻样子。

  我后来常想如果我们没有上同一所中学,也许那只会变成一段异常美好的回忆,你也只会成为我带着抱歉和快乐的回忆,可是,我们在一所学校,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你,还有歌厅舞厅,不管我到哪里,总是能碰到你。

  我担心你和许小波混在一起变坏,担心傻傻的你应付不了那帮流氓痞子,心疼你倔犟地用最愚蠢的方式和聚宝盆作对。可你一直没变坏,不但没变坏,还越变越好。从和人说话是总低着头,到站在几千人面前,演讲得奖;从紧张时结巴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到代表学校参加辩论赛。你每一次演讲辩论比赛,我都去听过;你出的板报,我也去看过,我还特意录下了电视新闻中有你的片段。看着你一点点变得更自信,更开心,我衷心为你喜悦。

  我一直以为这些都是因为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因为愧疚,所以格外希望你能过得好。当我突然发现我在嫉妒许小波时,我才明白我已经喜欢上了你,我竟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高一的时候,你在隔壁班,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你。你从来视纪律为零,总喜欢迟到。大家都已经在教室坐好,你才踩着预备铃走向教室。我利用班长的权力,霸占了实现最好的位置。我很喜欢看那个时候的你,竖着高高的马尾巴,走起路来,目不斜视,高昂着头,一大步又一大步,马尾巴在脑后快乐的摇晃着。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自信,像一个斗士,不管前面有什么,你都会昂着头大步的跨过去。每次看到你,就会觉得自己好像有了很多力气。

  你经常因为迟到悲歌柯老师训话,可依旧我行我素,又一次你又迟到了,老师没让你进教室我看到你专心致志地欣赏着窗户外的风景,还用手指蘸着水,在窗玻璃上画画,显然非常享受被老师赶出教室,连看你的人都会觉得高兴,我但是甚至暗暗地想,最好你能被老师经常罚站,我就能经常上课时看到你。

  那时候,我每天都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可是一想到我暗中偷偷护送你回家时,你大声叫的名字是“小波”,一想到宋鹏想你表白时,你当众把情书拍回宋鹏面前,我就胆小了。

  因为夏令营,我终于有机会真正靠近你。我耍了无数花招才追到你,和你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惊喜万分,忐忑万分,我总是害怕自己不够优秀,不能让你足够喜欢。

  大概因为从小就认识,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小小的你,我总是企图保护你、照顾你,可你已经长大了,不仅长大了,而且比一般人更坚强、更优秀,我在你面前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男生,你根本不需要我的保护和照顾。

  和你刚在一起时,我曾欣喜若狂地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你永远快乐,可现在我发现我没有做到,我也再没有能力做到。

  我曾经很爱你,但是那些感情,已经在无数琐碎的矛盾和一次又一次的吵架中被消耗殆尽。

  我考虑了很久,觉得分手时对你也是对我最好的结局。你将来肯定会遇见一个优秀的男生,他会让你永远都昂着头、大步地往前走。

  张骏

  我没有掉眼泪,也感觉不到难受。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把信随意往口袋里一塞,拎着书包,平静地回了家,却是放下书包,和妈妈撒了个谎,就又走出了家门。

  我去张骏家找他,给甄公子打电话询问他的下落,去他常去的地方找他,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我要见到他。

  找了整整一个晚上,找遍了家、学校、旱冰场、K歌厅、舞厅……都没有找到他。

  我走到他家楼下,坐在花坛边的台子上,等着他。

  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他仍然没有回家,我依旧等着,丝毫不去考虑父母会如何处理我的晚归,直到十二点多,昏黄的路灯下才出现了熟悉得人影。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慢慢走着。

  “张骏。”

  他回身,怔怔地看着我,绝没有想到十二点多了,我还在这里。

  我走到他面前,不想哭,只能努力微笑:“我看过你的信了,我想知道你是认真的吗?”

  他缓慢地点了下头:“认真的。”

  “真的没有任何挽救的机会了吗?”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竟然还能把话说得这么有逻辑。

  “还有半年就要高考,你专心学习吧,不要再勉强自己迁就我。”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不管做什么都是我愿意,我没有勉强自己。”

  他沉默了一下,眼睛看着别处说:“可是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他好像怕我不相信,又说,“和你在一起很不快乐,时间长了,再多的喜欢都会被消耗完。”

  我痛苦得喘不过气来,就好像心里面一座一直在小心翼翼维护的房子在轰隆隆地倒塌,好似整颗心都要碎成粉末,脸上却奇异地笑起来,也许是为了不让眼泪掉下,也许只是这么多年习惯性的反应,越是受伤时,越是要用微笑掩盖。

  他说:“我送你回家。”

  我们默默地走着,经过熟悉的小桥时,我在台阶上绊了一下,他扶住了我,身体的接触,让我突然之间,再顾不上什么自尊骄傲,抓着他的手,近乎哀求地问他:“我们能不分手吗?不管什么,我都愿意改,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改。”

  他默默地凝视着我,眼中好似有留恋,可就在我以为他会同意时,他抽出了手:“你现在脑子一时转不过来,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知道没什么大不了。”

  我的骄傲和理智已经不允许我再说什么,可我的脆弱和感情却不愿意,我用力抓着他逐渐离去的指尖,希冀着他能心软,可他的力量更大、更决绝。终于,他用力抽出了手,远离了我。

  他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走着,两人指尖保持着一个疏远的距离。

  我忽然想起他给我讲述的他戒烟的故事。他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抽烟,一直抽到初三,烟瘾想当大,一天至少要抽一包。高一时,他决定要当一个正常的学生,开始戒烟。很难受,周围的朋友还时常故意诱惑他,给他发烟,但是他说既然决定了,就一定要坚持,熬过最难受的日子,一切就会好起来,果然,熬过最难受的几周后,他对抽烟再没有任何欲望。

  我想这一次,他也下定了决心,要把我戒掉。

  走到我家楼下,我迟迟不肯上楼,一直站着,他却转身就要离去:“我回家了。”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目送我上楼,没有微笑着叮嘱我给他打电话。

  我为自己的恋恋不舍感觉羞耻,立即咚咚得跑进楼门,可刚冲到二楼,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送我回家,从此后,他再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就心如刀割,弯着身子,痛得几乎不能呼吸,所有的自尊都不算什么了,又向楼下冲去。

  他已经走远,路灯下,他的身影变得异常轻薄。

  “张骏!”

  我所有的感情都融于撕心裂肺的大叫声中,我多么希望他能明白这一刻我有多么伤心,我有多么伤心,我有多么希望他能回头。

  他好像压根没有听到我叫他,依旧走着。可是我知道他听到了,因为他的脚步停了一停。

  我一直盯着他,他一直没有回头。

  他的身影消失很久后,我才失魂落魄地爬上楼,爸妈非常生气,质问我去了哪里,我直接冲进卧室,反锁上了门。

  爸爸妈妈不停地骂我,可一切都似乎与我隔着一层。我的身子坐在这里,灵魂却不知道在何处。

  渐渐地,声音都安静了,只有我,坐于黑暗中。

  等我想起来看表时,已经凌晨三点。

  我没洗脸,没刷牙,直接躺倒,却怎么都睡不着,想到从明天起,张骏就和我再没有任何关系,我难受得如同被人凌迟,觉得恶心反胃,似乎马上就要吐,跑到卫生间,可是压根儿没有吃晚饭,怎么都吐不出来,只是蹲在地上干哕。

  一夜折腾,根本没有闭眼,很快就六点半了,闹钟一如往日,没有丝毫感情地响着,提醒着我应该背诵英文了。

  我好像终于在倒塌的世界中找到了一点能做的事情,拿出英文书,把自己关在阳台上,扯着嗓子吼,疯狂地念着英文,可脑子里究竟有没有记住,根本不清楚。

  妈妈起床后,本来想接着教训我昨天晚上的夜归,可发现我已经在阳台上刻苦学习,她就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妈妈做了鸡蛋饼,热了牛奶。我没有任何胃口,妈妈问我:“怎么了?早饭一定要吃,要不然一天都会没力气。”

  我不想她看出异样,端起了碗,强迫着自己开始吃早饭。

  妹妹一边吃早饭,一边和妈妈讨价还价着这个月究竟该给她多少零花钱。我脑袋一片空白,耳边嗡嗡地响着,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可妈妈问我话,我却能如常对答。

  妈妈问我:“你今天下午还出去找同学吗?”往常的周末,我都要去见张骏。

  猝不及防间,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连掩饰的时间都没有,我立即低下头,将碗半举到脸边,假装在喝牛奶,用碗挡住脸,可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眼泪一颗颗掉进了牛奶里,在平滑的乳白色上,滴打出一圈圈的涟漪。

  恍惚中,我听到一个声音平静地说“不出去”,遥远陌生得完全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一整天,我都捧着书,孜孜不倦地学习,可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我总共看的书加起来,只有一页。

  晚上,我躺在床上,告诉自己,这世界上谁离开谁都照样活,我现在痛不欲生,一年后,我就会完全不记得现在的痛苦,十年后,当人家提起张骏的名字,我会思索半天才记起他是谁。

  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

  在一遍遍的自我劝解中,好不容易挨到天明去上学。

  杨军看到我时,惊讶地问:“你是不是熬通宵用功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嗯,做题做到三四点。”

  杨军大受刺激,立即开始用功。

  我知道,要不了多久我和张骏分手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学校,很多双眼睛会看着我,我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因为失恋而颓废,一整天,我都逼着自己看书学习,即使效率低得几乎没有效率。

  张骏“甩”了我后,他的红颜知己黄薇每天都陪他回家。

  我一直都知道黄薇喜欢他,张骏却很迟钝,他总认为黄薇和他是纯洁的友谊。我不知道他现在和黄薇究竟是什么关系,可他们出双入对是事实,所有同学都开始说张骏的新女朋友是黄薇。

  我一直以来的恐惧实现,我成了张骏的前女友之一,所有人都将同情和幸灾乐祸的目光投向了我。

  我努力地装作不在乎,在班里,我变得异常活泼,和杨军恶作剧不断、打闹不停,每天都笑口常开,唯恐别人不知道我高兴。

  沈远哲放学后经常陪我回家,陪我聊天,偶尔还会接我一块上学,如此明目张胆地出双入对,很快关于我和他的流言就如火如荼,我不但,没有避嫌,反倒用频率更高地和沈远哲一起回家、一起上学来让这个流言更加活灵活现。

  林依然每个周末都约我去图书馆一块学习,杨军帮我整理难题攻略,假借要和我比赛,陪着我一块做作业,后来,沈远哲也加入了我们的周末学些小组。

  我很欣慰,在这个最难挨的时间段,我身边还有友谊,他们没有提过任何问题,却用各种方式的陪伴做了一个朋友所能做到的极限。

  学校在大礼堂召开无聊乏味的学习经验介绍。我向陈劲学习,用一分钟完成了三分钟的任务。到现在,我才明白,不是陈劲不想说真话,而是老师不高兴我们介绍什么上课没必要全听、作业没必要都做。

  散会后,我很快就走出了大讲堂,到教学楼外时,被高二的年级第一叫住,向我求教几个学习上的困惑。我没有丝毫心情,可忽然想起了陈劲,于是站住,耐心听他讲他的疑惑,再给予最中肯的回答。

  渐渐地,我身边旁听的人越来越多,汇集成了一个小圈子,还有师弟买了饮料给我。

  我正在耐心解答,看到张骏和黄薇并肩而来,大概黄薇的笑容太刺眼,于是我也明媚地笑着,还和张骏挥挥手,轻松地打了个招呼,他却蓦然色变,狠狠盯了我一眼,快步离开。

  我依旧笑得阳光明媚,愉快地回答师弟师妹们的问题,等解答完问题,我保持微笑,走进了教学楼,站在楼道窗户旁的童云珠,寒着脸问:“你喜欢过张骏吗?”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一直都知道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视他如普通人,我一向善于伪装。

  我十分不快乐,十分痛苦,可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很痛苦。

  我很庆幸心灵被一具皮囊包裹,所以,我们可以心灵归心灵、肉身归肉身地过着每一天的日子。

  那段时间,我都不敢回忆,每次回忆起来,只有痛苦,每天到底干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似乎,每天去上学时,都需要深吸一口气,感觉我不是去上学,而是去打仗。

  就那么浑浑噩噩地到了期末。

  期末考试的成绩公布后,我竟然仍然是年级第一,我自己都不相信。林依然、杨军、沈远哲都知道,这两个月,我全部的精力都在坚强地装高兴,在学习上并没有投入多少精力。可学习大概就如开火车,只要上了轨道,一切自然而然地就会前进。

  我虽然不知道我怎么拿的第一,但是,我很高兴我仍然是年级第一。年级第一的成绩能明确无误地告诉所有人,罗琦琦没有受伤害!罗琦琦压根不在乎张骏不喜欢她了!

  这就是做雄鹰的好处,所有人都以为你是强者,受伤这种情绪不会与你共存。

  高三的人已经没有权利过寒假,学校宣布只过年放假,别的时间照常上课,所以考完试后,我们仍旧上课。

  寒假的时候,我没有去给高老师拜年,只写了一封贺卡,邮寄给她。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开始数着日子盼望高考,希望快点结束这里的生活,我竟然又一次像小学的时候,只想往前逃,原来这么多年过去,我仍然是那个遇见事情只想逃避的人。

  过完年,高考进入倒计时,教室后面竖起了红色的阿拉伯数字大牌子,每天老师都会亲手更换数字,提醒大家距离7月7日又少了一天。

  在高考的巨大压力下,同学们都在埋头苦读,人人脸上都蒙着一层灰色,希望就在前方,可眼前的痛苦是要用肉身一日日去挨。

  我开始真正接受我和张骏已经分开的事实,我变得很沉默,不再大声地和杨军打闹,也不再笑口常开。不过,在压抑的高考前,人人都变得沉默和不快乐,我的变化显得分外正常。

  一日日过去,张骏好像消失了一样,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

  上初中时,我们进出教室完全走不同的楼梯,都时常会“偶遇”,可如今我们日日走同一个楼梯上下楼,却从未碰到。今昔对比,我才明白他当日的有心,今日的无情。

  夜深人静时,我常常想我究竟是怎么弄丢了他。不用等到十年后蓦然回首,我都知道自己肯定做错了很多事情,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难道我不应该好好学习?难道我应该只谈恋爱,不读书?难道我不应该做一个坚强独立的女孩?难道我不该自尊自爱?难道我应该用消极颓废表达对他的重视?难道我应该痛哭流涕,割腕跳楼地去挽留他?

  我的痛苦没有办法告诉任何人,我只能全部倾诉给日记。在我的日记本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幻想,幻想着几年后,我和张骏仍能在一起。我幻想这各种各样重逢的版本,把他们写在日记本上。

  我甚至用这些幻想来鼓励自己认真学习,努力改掉身上的缺点,我告诉自己只有这样,我才能在将来的某一天,足够优秀地走到他面前去,让他再次喜欢上我。

  在对未来的希望中,眼前的日子不再那么绝望,我也不再那么难过。

  我学得非常轻松,和被题海淹没的同学比较,我简直像另一个世界的人,每天按时睡觉,从不熬夜。

  同学们觉得我很神奇,上课不听讲,几乎不做作业,可竟然能稳坐第一,连我妹妹都特想不通。我告诉她,高中三年的关键是高一和高二,所有的知识都已经在高一和高二学完,高三只是一个系统化、条理化的过程,如果在高一、高二就把所有知识都真正吃透、刻进脑海里,高三当然不用费力。

  妹妹正在上高一,我说的话很有深意,可她完全没听进去。

  在煎熬中,终于到了六月份。

  两次模拟考试,我稳居第一。关荷在年级前二十名,张骏的成绩稳定在了年级三十名左右。

  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结束后,除了高三的学生,学校已经都放假。老师讲完考卷,我们也会放假。剩下的一周时间,学校的图书馆和教室对高三学生开放,让我们自由复习,准备高考。

  一周,我就翻了翻英语,其余什么都懒得碰,杨军实在看不下去,把我揪到图书馆,逼着我做了一些他勾出的习题。

  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上了考场,非常轻松地答完了所有科目。我家对门的阿姨发现我两门考试之间的中午竟然还守着电视看,直到距离考试四十多分钟,才跑着去学校,她目瞪口呆。

  7月10号早上,考完最后一门,大家正式解放。

  走出考场的一刹那,不管结果如何,人人脸上都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表情。

  整整一年的题海题山,起早贪黑,一切终于完结!

  晚上,学校为我们举行毕业联欢会,之前大家都在为高考拼搏,不可能像小学、初中毕业那样,专门准备表演节目,可高三的毕业明显比其他两个年级的毕业更重要,学校只能在硬件上下足工夫。

  今年负责此事的教导主任选择了露天,在所有的树上都挂上小灯泡,又架起了大的投影屏幕。

  当夜幕降临,晚风轻送,无数个小灯泡都亮起时,气氛变得浪漫而伤感。

  原定计划是高中部的两名音乐老师当主持,可女老师临时有急事不能来,所以只能从学生里现找。教导主任急得蹦蹦跳,向沈远哲求助,沈远哲推荐了我。男主持李老师来邀请我帮他主持玩会,我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一个瞬间后,却又改变了主意。

  从小学开始,我和张骏一直在一个学校,今夜,是我们同校的最后一夜。我希望他只要记得这场毕业晚会,就会记住我。

  我现在的愿望已经卑微到,只是希望他不要忘记我。

  音乐老师帮我挑选了一条素白的蓬蓬裙,腰身被勒得非常细,裙裾不长,刚到膝盖,却坠有无数亮片,走动起来,如有星芒闪烁,戴上配套的水钻发箍,完全是所有女孩都渴望的公主装扮。

  音乐老师穿的是白衬衣、黑西裤,当我们并肩走向灯光闪耀的会场时,所有的老师同学都已经坐好。

  老校长带头热烈地鼓掌,老师也开始鼓掌,四周渐渐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庆贺着苦难的高三真正结束。

  我带着自认为最美的微笑,向大家宣布今夜的晚会正式开始。

  “所有的节目都来自大家,任何同学有想表演的节目都可以去找沈远哲,他会登记下大家的要求,然后由我和李老师协商安排。今天晚上,我们敬爱的教导主任虽然在场,可我们不用理会他了,主题是否健康积极向上,不属于今天晚上。”

  大家都笑,李老师说:“今晚的第一个节目是钢琴独奏,表演者就是在下,请同学们利用这个时间考虑下自己想表演的节目。”

  李老师坐到钢琴边,开始弹奏,是激昂的《毕业歌》。

  同学们陆续来拿字条,思考商量着要表演的节目。

  我笑坐在沈远哲旁边,和他低声聊着天,实现却没忍住地搜索着张骏。终于,看到了他,他没有坐在自己班级的座位区,而是和甄公子、贾公子跨坐在花坛的栏杆上,说说笑笑。恰好与我和沈远哲是面对面。

  等李老师弹奏玩一曲《毕业歌》,才刚有同学交字条,却已经来不及准备道具,沈远哲问我:“要不要让李老师再弹奏一曲?”

  我笑和他说:“那样就太沉闷了,看我的。”

  我拿着话筒,一边向会场中心走,一边笑着说:“如果现在举行一个投票,选举大家最恨的老师,不知大家会投谁?每个人的选择肯定各有倾向,但是有一个老师一定榜上有名,大家猜猜是谁?”

  同学们都笑,在座的老师也笑,毕竟晚会刚开始,气氛还不热烈,同学们仍没摆脱做学生的束缚,所以只是笑,却没有人真正敢说出来。我笑着冲教导主任敬礼:“主任,祝贺您,您正是得票最好的老师。”

  大家哄然大笑,我说:“作为我们最恨的老师,我作为本届毕业生的代表想邀请老师为我们即兴表演一个节目。”

  话筒被递到教导主任手里,他拿着话筒,不停地咳嗽清嗓子,却没有说表演什么。

  我开始高声大叫:“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我们等得好难受。”

  我笑着挥手,示意大家和我一起说,这是高一刚入学,我们就学会的口号,全年级无人不晓、无人不会,又是起哄向来严厉的教导主任,大家立即齐心合力地加入进来。

  可当大家都开始叫时,我却有些走神,真的已经三年了吗?似乎被马力嘲笑还在昨天,似乎才刚和宋鹏斗过气,那真的已经是上千个日子之外了吗??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老师你到底有没有?”

  全场五百来人的吼叫声可非同小可,教导主任忙说:“有了,有了,我给大家唱首张信哲的《过火》。”

  “哇!”我惊叫,冲同学们做了个不可置信的表情,表示是严重超标的歌曲,同学们都笑。

  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让你疯让你去放纵以为你有天会感动关于流言我装作无动于衷

  教导主任边走边唱,把满场同学都震了,因为他的声音简直和张信哲一模一样。

  我没有任何意外,因为教导主任和沈远哲私交甚好,我听沈远哲提过他唱张信哲的歌唱得非常好,要不然,我也不敢随便拿他开涮来活跃气氛。

  我坐在黑暗中,借着夜色,毫无顾忌地凝望对面,张骏仍然在坐在那里,身影隐约可辨,可他的面容,我却怎么努力,也看不清。

  他究竟有没有看到我?

  我知道他现在压根不会留意我,但是,没关系,我走到最明亮的舞台中央,让你一眼看到。

  我每一次上场,都在随意中深藏着思考,使出浑身解数,制造一个又一个精彩,却并不是为了同学,只是为了那隐藏于角落里的一个人。

  我对着全场展现精彩,只是为了让他看我一眼,只是为了让他记住我。

  他能明白我的心思吗?

  我不希望他明白,我只希望他能记住我今夜的美丽,我知道我今夜很美丽,因为我使用了所有的智慧和对他全部的爱在美丽。我把我所有的青春年华,凝聚在今晚,为他绽放。

  关荷来登记节目,我开她玩笑:“美女要重出江湖了?”三年间,关荷真的没有参加过任何和文艺有关的活动,她的同学几乎都不知道她拉得一手好二胡,有一副好嗓子。

  她只朝我笑着点了点头,平静淡然,如对最普通的同学。她告诉沈远哲:“我的节目是《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我特意把关荷的节目留给自己来报幕。

  四周的小彩灯闪烁不停,同学们的面容模糊不清,当我走向舞台中央时,忽然想起了初三的文艺会演,关荷邀请我与她一起表演节目,那是我们还很亲密。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陌生。

  “在每个人的成长中,都会有一些重要的人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在我的生命中也有一个这样的人,她的出现曾让我觉得是生命中最大的灾难,我嫉妒过她,羡慕过她,可就在对他的羡慕嫉妒中,我不停地追赶着她,希望自己变得好一点、再好一点。我曾经为这种追赶无比痛苦,现在才终于明白,我今天能站在这里,离不开她,因为她的出现,我才成为今天的我,我要谢谢她。《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表演者:关荷。”

  关荷从黑暗中走来,走向明亮的舞台中央;我从舞台上走下,走向黑暗。在光和暗的交界处,两人擦肩而过,我看着她,她却微笑地看着台下。

  我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听明白我的话,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放下了心结。我不再羡慕别人,我开始喜欢自己。

  关荷朝台下鞠躬,微笑着说:“在一中六年,我有过欢笑,也有过哭泣;有过骄傲,也有过自卑;犯过错误,也纠正过错误,也许我没有父母期盼的优秀,可是我已近尽力,我对自己没有遗憾。我把这首歌送给所有给予过我帮助和关爱的老师同学,谢谢你们,《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看时光飞逝我祈祷明天每个小小梦想能够慢慢实现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看时光飞逝我回首从前曾经是莽撞少年曾经度日如年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晚会接近尾声,气氛越来越伤感,很多女生唱歌时,都泣不成声。

  时间已经差不多,必须要告别了。

  李老师悄悄叮嘱了我几句,由我为最后一个节目报幕。

  “最后一个节目是大合唱,歌曲名称,《送别》,表演者,全体老师。”

  所有老师都走到舞台中央,一排排站好。

  李老师弹奏起了弘一法师的《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和蔼可亲的老校长、白发苍苍的地理老师、白面书生的政治老师、曾经爱脸红的英语老师、邋遢鬼数学老师、讲课糊涂的物理老师、刻板严肃的教导主任……

  我的眼睛潮湿了,我相信这一刻,所有同学的眼睛都会有点发酸。

  三年,最青春绚烂的三年!高一,我们无忧无虑的军训,流着汗唱军歌;高二,分文理科、快慢班时,焦灼痛苦;高三,无边无际的题海,我们三更眠、五更起。

  我们曾一起踢着正步,一起发展,一起逃课,一起骂老师,一起玩闹,一起学习……

  不管我们爱也好,恨也罢,高中三年都在我们生命中留下了最不可磨灭的回忆。

  老校长在歌声中,和大家告别:“毕业是一个终点,更是一个起点,拼搏的高三结束了,拼搏的人生却才刚刚开始。我谨代表全体老师,给所有的同学临别赠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老师们陆续离去,我按照李老师事先的吩咐,告诉大家:“下面是学校留给大家的舞会时间,老校长说只要还有一二个同学愿意跳,音乐就会为他响奏。”

  刚开始,同学们还你看我,我看你,不好意思上场,很快就有大胆的男生带着女朋友如常,不少地下情曝了光,惹得很多男生嗷嗷地起哄。

  很多同学不会跳,会跳的教不会跳的,彩灯闪烁的露天舞池里到处都是或优美或笨拙的身影。

  杨军跳坐到我旁边的桌子上,凝视着正在跳舞的童云珠发呆。

  我说:“你要是想,就去请她跳一支舞。”

  杨军神色黯然:“我不会跳舞。”

  我走过去,拍了拍童云珠的肩膀:“你去请杨军跳一支舞吧!”

  童云珠愣了一愣,立即说:“好的。”

  她过来邀请杨军,杨军扭捏着说:“我不会跳。”

  童云珠落落大方地笑着说:“所以,你的第一支舞才需要一个会跳的舞伴。”她向他伸出了手,我搡了杨军一下,杨军涨红着脸,握住了童云珠的手。

  在舞曲声中,同学们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

  我藏匿在黑暗中,四处搜寻者张骏的身影,却看不见他,这就是他选择的告别方式吗?

  舞台上火树银花、星光会聚,却是为离别而璀璨。

  在温柔伤感的乐曲声中,我走向了校门。

  再见了,一中!

  再见了,我的青春!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第三部 第16章 永远记住的初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时代3.0:刺金时代 2西决作者:笛安 3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4韩寒短篇作品作者:韩寒 5左手倒影,右手年华作者:郭敬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