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冰上无双 > 第94章 我觉得好极了

第94章 我觉得好极了

所属书籍: 冰上无双

在短节目即将开始之前,韩露检查着脚上的冰鞋。

他们的出场顺序是第四位,选曲是意大利作曲家维瓦尔第的《四季》之《冬》的手风琴演奏版本,这是韩露在女单时期曾经使用过的曲子,当年,她就是凭借这首曲子,拿下了她世锦赛的第一块金牌。

“现在——”

在电视台的同步直播中,解说员这样说着。

“现在,时隔四年,已经成功转项双人滑的韩露,将以新的身份重新诠释这一曲《冬》。她将会呈现什么样的表演,让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截至目前,杜哈梅尔和埃里克凭借他们的一曲《巴黎散步道》仍旧占据着短节目成绩的第一名,排在第二的是张磊和子君的《假面舞会》,这是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取得的最好成绩,分数已经刷新了他们的个人纪录。

不过,她已经管不了其他人的成绩如何了。

他们在冰场中心做出了准备动作,音乐的第一个音符响起,这在一瞬间把韩露带回到了数年前载着她一腔孤勇的世锦赛赛场,手风琴的风箱震动,冬天凛冽的寒风开始席卷大地,她立在寒风的正中。

这一次,她的编舞和过去完全不同了,不仅是步法的改变,而是通过曲子表达的全部情感都和过去截然不同。她开始真正明白,花样滑冰,其实也是在讲述故事,选手将他们想要传达的东西通过每个动作表现出来,在过去的很多年,她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自己究竟想要传达什么样的东西,但是,她现在终于理解了。

他们做出了一个跳跃,着冰的动作完美。接下来,她被扯入搭档的怀中,由他拥着她向前滑行,前方仍旧是漫漫的雪原,但她身后的人的热度和心跳都非常真实,仿佛是头顶的永不会消逝的暖阳,也像是整片大陆最温柔的一片水。

他们接下来的一个动作是螺旋线,这个动作的完成度也极佳,让直播的解说员激动得抬高了音量,连称韩露是一个冰坛的奇迹,她完美地实现了一个不可能的挑战,成功地做到了从单人选手到双人的跨越。

短节目进入后半段,跳跃动作也开始集中。在完成了一个后外点冰三周连跳后,接续的是一个后内结环三周抛跳。这个动作对于现在的韩露而言,或者是一个挑战,但是,她不可能不做。而且,如果会出现问题的话,不止是这个动作,她说,任何动作都可能出现问题。

然后,抛跳顺利落地,动作稍有一些瑕疵,但没有太大的问题。然而,在接续的后外点冰连跳的第一跳,韩露脚尖触冰只觉得脚腕一软,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地,她迅速爬起想将动作继续下去,但脚跟霎时有剧痛袭来,她的背后跟着沁出一层冷汗。不过……她咬牙试着向前滑出一步,至少还可以动。

但是,在她跌倒之后,后面剩下的两个跳跃完成得都非常糟糕,节目的最后一个动作后内结环三周抛跳更是再次摔倒,现场的观众和解说员都共同意识到了什么。

再次摔倒后,韩露花了一点时间才顺利站起来,她勉强地完成了结束的致意动作,然后被搭档搀扶着走出了冰场。她紧闭着眼睛用力呼吸,几乎是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许浩洋身上。

“怎么回事?”

他们一到休息区,所有人都涌了上来。这个场景也被摄像头所捕捉到,现在正在电视中同步直播。

“看样子,”解说员说,“韩露是在刚刚的抛跳落地时受了伤。现在,我们不知道是她四年前的旧伤复发,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状况。她的教练和随队医生已经在询问她的情况……”

赵之心没有等到韩露回答,便已经自己动手去脱掉了她脚上的冰鞋。她的整个右脚脚腕已经肿了起来,赵之心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只看韩露睁开眼睛,指了指左脚。

“左边。”

她左脚的冰鞋随即也被脱去,只见左脚的脚腕也有一部分的红肿,这是扭伤没有经过及时的治疗所致。而且,在这段时间的练习中,她为了减轻右脚的负担,而有意识地将更多的负重都放到了左脚上,最后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这并不意外。

虽然有重大的失误,但因为前半段的极佳表现,他们的短节目得分排在了第四位。这个分数表示,如果他们在第二天的自由滑中发挥出最好的水平,还是有机会登上最后的领奖台。

但是,看韩露眼下的状况,不要说发挥出最好的水平了,明天能不能顺利参加自由滑,可能都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这件事在网络上引起了大范围的讨论,有人感叹韩露已经完了,有人嘲笑她两次摔进同一条河里,有人称她就是没有参加奥运会的命。

队员们下榻的酒店里,埃里克沉着脸刷着网页,杜哈梅尔试图联系许浩洋和韩露,但无论给谁发去消息,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她几乎想要直接跑到他们的酒店房间去问个究竟,但被她的搭档拦住了。

“不要。”埃里克摇了摇头,“LU……她不会喜欢这样。”

当天,赵之心为韩露做了仔细彻底的检查,结果是跟腱虽然未像上次那样断裂,但如果不接受治疗,继续剧烈运动的话,那么,再度断裂不过只是一两个落地着冰的动作问题。也就是说,这一次的冬奥会,结果已定。

“这不是坚持的问题。”赵之心说,“你的状态没有办法让你坚持。哪怕你勉强上场,这些步法也……”

步法也没有办法完成。

一个过气的花滑明星,在冬奥会的赛场上摔来跌去,不要说一整套节目了,就连一个完整的动作都没办法完成。用这样的一场表演作为整个职业生涯的收官,未免太过凄惨了。

但是,如果选择再度因伤退出比赛,却似乎比前者更加糟糕。

韩露一时之间觉得很讽刺,她忽然觉得,她在这段时间内为了和伤病斗争,所做出的种种努力都像是在自欺欺人,这在外人看来,甚至可能是种非常可笑的做法。尤其是在最后,她还是必须面对这一切一样。

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告诉她,她需要面对的东西,永远都不可能逃得过,从来都不存在这样的侥幸。

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但是,按照她一贯的性格,无论她心中想什么,但嘴上绝对不会松,她坚决地拒绝着赵之心言语中让她“放弃比赛”的暗示,无论如何,她都要先出场,有什么事,都放在出场之后再说。

“我不退出。”韩露斩钉截铁地说,“绝不退出。”

在赵之心再次试图去找到理由说服她之前,从刚刚坐下开始便一直沉默着的许浩洋开了口:“我知道了。”

房间里的所有人同时都看向了许浩洋。

“我们不退出。”许浩洋说,“明天的比赛照常参加。”

这个晚上,许浩洋和韩露两个人连夜抵达了最近的,能够允许他们通宵使用的冰场。这个练习用的场馆很朴素,灯光昏黄,这令人想起小时候走过的街,也让人想起过去无数个寂静的深夜,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非常安静,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

直至他们走入自由滑的冰场。

在自由滑的赛场上,韩露在经过昨天短节目的失败后选择登场,这给了一直担心着她的伤情的观众们一个巨大的惊喜,但很快,她在赛前的练习时间内,出场不久便狠狠跌倒,这又让所有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在准备区,她重新确认了一次伤处已经得到了临时的包扎和固定后,没有任何迟疑地走了出去。

音乐在场内响了起来。

在正式比赛上选用自作曲,这件事其实是个很冒险的行为。因为这代表了没有人对你的曲子有概念,没有预设,所有的情感便都完全依托于选手的表现力。

“这首曲子的曲名叫做《unparalleled》,无双。”在电视直播中,解说员这么说着。“我们很意外地发现,这是许浩洋的自作曲,自作曲,自编舞。这位年轻的选手表现出了他在艺术上不可估量的天赋和前途。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通过这首曲子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很快,他们就要对我们展现了。”

“韩露昨天在短节目中受了伤,这一度让所有人都担心她今天是否能够如常出场,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她今天以极佳的状态站在这里。好的,我们来看他们将要如何来展现这首曲子。”

音乐的开始十分缓慢,似乎带着很多的犹豫和挣扎。然后小提琴的声音开始亮起来,他们以一个连跳开场,落地稍有不稳,但大体没有问题。一般来说,后续应该接上一个抛跳,但是,他们却选择了一个绕场滑行的动作,然后两个人分开滑向了两个方向。

韩露先滑在前方,许浩洋在她的身后追赶,两个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韩露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许浩洋追了上去,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接续上了一个螺旋线。

“这个螺旋线的难度并不高,我们……”解说员的话没有说完,便因为疑惑而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这是他们之间的语言。

即使其他人都不理解,她也会明白。

“你要改变编舞?”刘伯飞不可思议地问。

前一天,就在许浩洋果断地表示不会退出之后,提出了改变编舞的想法。

“如果没有办法落地着冰的话,”许浩洋说,“就换掉这些动作,用其他的动作来代替。”

“明天就是自由滑比赛。”刘伯飞说,“这在时间上……”

“换掉这些动作,那还剩下什么?”韩露问,“像个傻子一样在冰上溜来溜去吗?”

“不会的。”许浩洋坚定地说。

“只有一晚……”

“不是。”许浩洋摇了摇头,“我之前,就已经想到这种可能了。”

“你做了准备?”刘伯飞问,“你想到了,如果韩露受伤的话,你们的节目要怎么办吗?”

“我可以退出。”许浩洋没有看韩露,“但是我不想。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方,我想要在这个舞台上,把我们想要传达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告诉全世界的人。而用何种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不是一定要用规则里的,非要拿到分数不可的那种形式。”

他的话语清晰明了,同时充满了力量。

在这个时候,他没有去同情她,没有去安慰她。

他是她的搭档,是身穿着国家队队服的运动员,他将她视为他唯一的恋人的同时,也将她视为一个永远都值得尊重的选手。

他知道,在这种时候,韩露需要的并不是同情和安慰,那对于她是一种羞辱,没有任何助益。

她需要的,是尊重和支撑。

是在她飞不起来即将跌落的时候,有人可以带她一起抵达她想去的地方。

“所以,”他终于看向韩露,“你……”

“我知道了。”韩露比他先说出了那句话,“我相信你。”

在刚刚过去的那短暂的,安静的一夜中,韩露坐在冰场旁,看着许浩洋一人在冰场内,将他们两个人的动作演绎出来。

很意外的,连韩露自己也觉得意外,她的心情很平静,甚至可以称得上有些微的幸福感。在这一刻,在这个陌生的,新鲜的长夜里,她真正地意识到自己需要许浩洋。她信任他,爱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她有很多事想要传达给他,告诉他,她很难真心地去相信一个人,但是,她愿意为了他冒险。

她愿意把一切都交到他的手中。

是的,她可以把一切都交到他的手中。

“LU的脚……”

埃里克忍不住说。

也许观众们还有所不解,但是,在场的职业选手们都明白了。

“韩露大概旧伤复发了。”金可儿对她的教练这么说。

“但是……”杜哈梅尔目不转睛地看着在冰场上起舞的竞争对手,“这套节目非常美。他们是在讲他们的故事。”

“YANG真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埃里克说。

“真的很了不起。”杜哈梅尔静静地重复,“我没有这样的勇气。”

埃里克没有说话,默默地抓紧了她的手。

“啊——真是的。”杜哈梅尔抓了抓头发——反正她的节目已经结束了,她不需要再维持这个累人的造型,同时音量也熟悉地高了上去。“人家就不行啦……没有这种把自己当作节目本身展示出来的勇气啊。”

这一整套节目,除了开场的连跳和近结束时的一个两周跳跃之外,就没有另外的有难度的跳跃动作了。整套节目由滑行串联起来,最终,由一个捻转托举动作结束。许浩洋一如既往地接住了自己的搭档,将她放在冰面上,然后,音乐进入尾声,他们做出了结束动作。

这套节目太过于行云流水——甚至是让解说员一时之间不知应该如何去组织语言,是的,像这样的难度的动作,任何一组基本功过关的花滑运动员都可以做到,然而,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一套节目似乎却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去模仿的,哪怕记住了所有的动作,哪怕连同落冰的位置,抬手的角度都一起模仿,却也不可能复制他们的这场表演。

或者说,即使让他们本人在半年——一年后去重现这一次表演,他们可能也无法做到。

很快,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

这是献给花滑选手最高的致意。

他们心中清楚,能够观看到这样一场表演,他们已经可以说不负此行。

“——unparalleled。”电视直播中,解说员终于找回了他的语言,“难以置信。我想,所有观看完这场表演的人都应该理解了,这首曲子所讲述的,是他们之间的故事。这就是韩露和许浩洋。这就像是星落入了轨道,不,或者像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他们看起来非常幸福,是的,他们完全可以为这次的节目感到骄傲,这首曲子想必也会被载入花滑的历史中,unparalleled,冰上无双。”

就在这片掌声之中,韩露轻轻勾起了嘴角,她和她的搭档对视了一眼,二人对观众鞠躬致意,然后离开了冰场。掌声久久不息,这让之后出来的他们的成绩显得已经非常不重要。

因为技术分极低,规定要做的动作都没有做,即使有着再高的艺术表现加分,对整体分数而言也无济于事。但是,韩露看着这个创下了她历史新低的分数,内心竟然是一片平静。

这已经不很重要了。

她握着她的搭档的手,心中坦然。那些苦涩,糟糕的的过去已经成为了记忆,她被他们共同相处的时光,被他的温柔和坚定,塑造成了一个新的她。

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已经有了比比赛的结果更加重要的事。

他们是最后一个出场的,这也就表示,在他们的自由滑分数出来之后,冬奥会的结果也已经尘埃落定。因为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韩露和许浩洋这一场太过特殊的表演,而一时忽略了其他选手的分数——包括两个当事人在内。

张磊和子君的最终排名在第三位。

刘伯飞如梦初醒,狠狠地拍了一下张磊的背。

“哎?”张磊大惊,“等等等等等会儿!我们?第三名?真的假的我靠?算错了吧?是不是算错了?”

“算错什么算错了!”刘伯飞又气又笑,“你能不能争点气?”

“不是,我这个……哎呀我这个人有点倒霉惯了就……”

但是,现场的记者们不会给他多余的时间来确认眼前的事是不是真实的——不,或者他们在看到韩露的时候,很快就改变了主意,他们放弃了首先采访新的奥运的铜牌获得者,而是把话筒递给了刚刚贡献出一场独一无二的表演的两个人。

“这场表演颠覆了我对花滑的认知。”女记者激动地说,“请问你自己觉得,这场表演怎么样?”

韩露面对着话筒和镜头,她知道,此时大概全世界的人都在等待她将会说些什么。她的手指和她的搭档的扣在一起,记者很清晰地看到了她眼中明晰而耀眼的光芒。

“我觉得,”她笑了笑,“好极了。”

-全文终-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冰上无双 > 第94章 我觉得好极了
回目录:《冰上无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重门作者:韩寒 2龙城三部曲作者:笛安 3左手倒影,右手年华作者:郭敬明 4南音作者:笛安 5夏至未至作者:郭敬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