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冰上无双 > 第34章 一个可能微不足道的意外

第34章 一个可能微不足道的意外

所属书籍: 冰上无双

这件事之后的第二天,所有人都如常来到冰场练习。许浩洋偷偷地看了江心一眼,她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常,反正,一般人也都不会将情绪表露在脸上。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收拾的舞蹈教室的残局,似乎,他也不再想知道了。

他突然想起来一句话:

喜欢得时间长了,就变成习惯,然而,习惯在因为一些原因消失之后,喜欢便也就随之消失了。

他似乎,确实已经不再有喜欢她的任何一个理由了。

消失了的东西,就找不回来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将视线完全掉转回来。

几乎在所有练习的间隙中,许浩洋和韩露的耳机里都播放着这首《TheImpossibleDream》,直到正式比赛开始,他们都需要让自己浸入在这首曲子之中,寻找那一种作为堂吉诃德的感觉。

艾米和孙教练不断地为他们讲解这首曲子和这个故事,以让他们觉得他们便是堂吉诃德,甚至,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听说队医赵之心对这首曲子颇有研究,就直接也硬生生把他也拉来当了共同讲解。

赵之心讲得其实有点不好意思,他不是那种能够把自己内心的东西掏心掏肺地拿出来谈论的人,但是讲到最后就也放开了,还博得了一片掌声。

他们之所以这么努力让韩露和许浩洋共同理解这首曲子,是因为虽然每个运动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对乐曲的诠释,但是在双人滑中,那便是要求两个人对他们所要共同表达的乐曲达成一个情感上的共识,他们必须用同一种感情去理解音乐,才能够在最适当的时候,作出最适当的演绎。

——去实现一个……实现不了的梦。

为了正确的事物去战斗。

没有疑问和停留。

——堂吉诃德持矛策马奔向风车,他的长矛刺中了风车翼,可疾风吹动风车翼,把长矛折断成几截,把马和骑士重重地摔倒在田野上。

也在这个时候,许浩洋发力将女伴抛向空中——韩露借着被抛出的力量在空中做了两个半周的转体,然后稳稳地落于冰面,并没有任何犹豫地向外滑出——这离标准还差一些,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完成这个关键性的双人动作。

韩露的心跳得非常快,这很糟糕,她想,不,这也许很好——但是她觉得这很糟糕,这是她第一次完全借助其他人的力量将一个动作完成,这个动作完成得一般,她知道,但是,她竟然觉得这种感觉不坏。

这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感,同时,在她的内心深处深深地酝酿一种矛盾的心理,按照她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而言,她根本不想要面对任何未知的东西,她不想将自己交付给不确定的任何事——她早就这么想了,然而,当这种不确定竟然能够让她感觉不坏时,她便觉得事情开始糟糕了。

然而,人便是要在这种不确定中才能前进的。

这个抛跳的成功也同时引起了其他队员的欢呼,张磊更是直接冲过去一把搂住了许浩洋。

“浩洋洋!!!浩洋洋太厉害了!!韩露姐你都能抛起来!……不对,韩露姐也能被你抛起来!呸呸呸不对,你居然可以把韩露姐……”

“你给我闭嘴。”子君用鞋尖踢了他一脚。

“还不行。”许浩洋说,“还差得远。”

“一点一点来!路一步一步走!饭一口一口吃对不对!今天转三周,明天转四周!后天转八周!!”

韩露喘着气站在一边,看到陈廷源也滑过来,对许浩洋和她表示了抛跳初次成功的祝贺。

“浩洋哥,韩露姐,你们自己看不到,但你们的动作非常的流畅,”他说,“非常的流畅和优美。”

许浩洋注意到陈廷源是独自一人练习的,江心似乎已经三天都没有出现在冰场上。这件事不太正常,他可以确定,在紧张地准备新赛季新曲的时候,每一天的时间都是极为宝贵的,她这种做法是对搭档的极不负责。

他不知道有没有人对陈廷源说过,或者提醒过教练。

但这件事似乎很难解决,他们也许知道,明白,但他们不会想要去做什么。

因为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的规则,因为总有人是会在各种各样的意外与不测之中被牺牲。

“……江心不在?”他犹豫了一下,问道。

陈廷源先是摇了摇头,又马上补充:“她晚上会回来,我们说好晚上会讨论新的编舞。”

“时间不多了。”许浩洋说,“你可以先和艾米老师商量一下编舞。”

“我……可以吗?”

“你不要被她的节奏影响。”许浩洋说,“她不在的时候,你就一个人练习你的部分。”

在刘伯飞对他们的《TheImpossibleDream》再进行进一步的指导的时候,许浩洋忍不住在最后对刘伯飞提了一句陈廷源与江心的情况,他认为教练组有必要给予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新人更多的帮助,不仅仅是技术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因为,他说,人在年纪更小的时候,就更加容易受外界的影响。很容易因为一个成就或者一个失败——甚至一个可能微不足道的意外,而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我知道了。”刘伯飞说,“我会尽力。”

“嗯。”许浩洋点了点头,“还有……”

“什么?”

“我收回之前的话。”他说,他指的是之前在办公室里的那些话。“对不起。”

刘伯飞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这位年轻选手的肩,同时内心又有隐隐的不安,以及愧意。

人在年轻的时候,许浩洋这么说,会因为一个成就和失败而走上不同的路。

取决于他们向哪个方向走的,是他们自己的心,以及他们的意志。有的意志坚强的人,就可以顶住所有的压力和伤害,继续奋力前进。而意志没有那么坚强的人,则可能会认为一切都就此结束了。

前者在成功之后,可能会在大众面前称过去的压力和伤害是他们成长路上的财富,但是不是的,至少许浩洋认为,不是的。压力就是压力,伤害就是伤害,本可以避免的失败,就是本可以避免的失败。

他认为,不该让“意志坚强得足以承受一切”成为一件事的标杆,这是一种很糟糕的上位者会有的思想。冠军只有一个,但这是建立在完全的公平公正的对决的基础上,堂堂正正决出来的一个冠军。

他希望,可以让所有有能力的人,都可以避免掉一些不必要的伤害和障碍。

成年人不应该对孩子说“世界就是这样”而让他们忍耐,而是帮助他们将世界变得更好。

结束训练后,许浩洋回到宿舍里面,听到门被轻轻敲了两声。他走过去开门,是穿着睡衣的张磊站在外面。

“……怎么了?”他问。

“能进去吗?”

“进来吧。”

许浩洋给张磊倒了杯水,两个人并排坐在床上,张磊顿了一下,问:“江心最近有联系你吗?”

“没有,怎么了?”

“我听说,只是听说哈。听说她有可能打算走。”

“走?”

“嗯,不在咱这待了,转去老外开的俱乐部。”

“……之前倒是也有这样的先例。”

“因为我们俩也接到那个傻……那个穆勒傻……那个穆勒!我们也接到那个穆勒的邀请了。里面有个韩国人据说是缺个搭档,就瞧上了江心。”

“韩国人?”许浩洋皱眉,“那是韩国人代表中国比赛,还是她……”

“谁知道呢。”张磊摇头,“你要说队里真的待她不薄了。浩洋,我不是当着你说她坏话,就是她打好些日子之前吧干的事我就觉得挺不地道的,硬是说要人家陈廷源,结果拆了人家孩子和他搭档,又把你弄得也是浪费一个赛季……队里有没有合适的选手给你她能不知道?我就觉得她……”张磊愤愤不平。

“行了。”许浩洋说,“过去的事了。”

“我就是说这个事。她这么一整,把人家王柳弄到俄罗斯去了,跟什么俄罗斯的教练……说是特殊训练,其实呢谁都知道吧。别说以后会怎么着,以后的事谁知道但人家现在就是过不去,这么点大的小孩儿。”

张磊越说越来劲,不一会儿,水都喝了三杯。

“主要是上礼拜晚上吧,我出来是扔垃圾还是干啥来着,陈廷源正在那走廊打电话了,我扔完回来看见孩子电话打完,站在走廊边上那哭得都不行了,吓得我赶紧给带屋里去又哄又问的……结果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换新搭档滑得特别憋屈,压力大,不知道怎么努力,不知道自己行不行。这么说是没什么大事,但又还有什么是大事呢。”

“……”许浩洋低头思索了一下,“那王柳呢?什么时候从俄罗斯回来?”

“不知道啊。”张磊说,“要真不想让她回来,就算这回从俄罗斯回来,之后不也是能说弄美国就弄美国去了。”

“……”

“浩洋?”

“……没事。”许浩洋摇摇头。

他明白那种感觉,他想。

那种什么都抓不住的感觉。

似乎怎么都不行的感觉。

双脚踏不到地面上的感觉。

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确实的成就感的感觉。

他已经受够这样的感觉了,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不想让其他人在重蹈这样的覆辙。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冰上无双 > 第34章 一个可能微不足道的意外
回目录:《冰上无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外滩十八号作者:右耳 2三重门作者:韩寒 3小时代作者:郭敬明 4昔有琉璃瓦作者:北风三百里 5龙日一你要怎样(龙日一,你死定了)作者:小妮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