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冰上无双 > 第5章 训练中心的另一侧

第5章 训练中心的另一侧

所属书籍: 冰上无双

“你呢?”刘伯飞盯着陆柏霖。“你不走?”

“我还有话要对韩露说。”

“什么话?”刘伯飞警惕地问。

“刘教练。”陆柏霖无奈地笑,“我们是一边的。您不要看我和看仇人一样……而且,说不定比起您,现在她还更愿意见到我。”

刘伯飞没有回答。但他心里也算清楚,这话陆柏霖说中了,韩露现在的确不愿意看到自己。

陆柏霖敲了敲门,随后开门进入病房,刘伯飞和赵之心也跟了进去。虽然说是各方面设施俱全的高级单人病房,也毕竟只是个病房的大小,三个大男人一起浩浩荡荡挤进去,再往床边一站,就颇有一种微妙的气势溢出来。

“干什么?”韩露瞪他们一眼,“遗体告别呢?”

赵之心哭笑不得,还是主动换了个位,让几个人的排列显得不那么“遗体告别”一点。

“金可儿赢了?”

韩露问。没有称呼,但刘伯飞知道这句话问的人是他。

“她难度分不如你。”刘伯飞说。

“她惜命,不像我。替您说了。”

“对她来说,你的退赛也是她的遗憾。”

韩露沉默不语。对运动员而言,运气当然是胜利的一部分,但是,任何一个职业选手,都不可将希望寄托在这种抽象的东西上。她也好,金可儿也好,她们内心要求的都是绝对的胜利,是一个毫无失误的自己,去战胜一个毫无失误的对手。

这是最理想的竞技体育。

令人只是想象便血脉喷张。

“所以,她在领奖台上怎么说?和演韩剧一样痛哭流涕了吗?”韩露定了定神,开口问道:“这儿的电视能不能看回放?”

她伸手去找电视遥控器,在床头柜抽屉里摸了几下终于摸到。她打开电视,熟练地调出回放界面。

回放很全,在金可儿的赛后采访之前,就是自己跌倒,全场寂静,解说员语无伦次的场面。她直接把这部分选择播放,解说员的声音重又在不大的病房里响起来。

“好的,如果这次韩露挑战成功的话,那么她的成绩就会跃至第一位。也将正式达成个人职业生涯的大满贯。”

“我们看到,韩露的确用她独一无二的个人风格在强者如林的花滑女单杀出了一片天。”

“我们拭目以待。”

“勾手四周跳!”

“韩露又一次迎战命运的风暴!”

韩露以一种奇特的平静心境注视着电视荧幕上的自己,之前的赛后复盘时,她看自己的比赛录像也不是一次两次,但像现在这样,用这种明知在下一秒众人的惊叹即将转为遗憾的上帝视角观看比赛重播,还是第一次。

然后,她在电视里看到了自己狠狠跌在冰上的样子。

没有换台,没有调开视线,只是平静地看着。

她就这么看着工作人员跑过来,自己被搬到担架上抬入选手准备区。冰面归复平静,之后其他选手开始上场。

这就只是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

几个小时,而已。

金可儿是倒数第二个上场的,她作为韩国的第一明星选手,获得了全世界的巨大关注和无数粉丝。甚至在中国,也有不少因看不惯韩露而大力支持金可儿的粉丝在。

其实可以说,韩露和金可儿以两种截然不同的花滑风格,几乎把观看花样滑冰的粉丝们分成了两个阵营。不同于韩露的凌烈凶悍,金可儿的风格以女性的柔美见长,柔似水,也韧似水。

有评论家表示,金可儿是当代花滑界最能够把握花样滑冰精髓的运动员。她的选曲和编舞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不会让表演只是变成高技术难度动作的组合叠加,而是真正在考虑着如何让人的表演与音乐融为一体。

一位了不起的运动员。刘伯飞也给予了她充分的肯定。

在赛后采访上,金可儿在述说了感言之后,又对着直播镜头表示了对韩露意外受伤的遗憾和担心。也如韩露所料,她说在这种情势下的胜利并不是她心中真正渴望的那块金牌,她等待着韩露早日重回赛场,在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失误的情况下来真正决出胜负。

金可儿的神情真挚,她说的是真心话。

韩露沉默不语地注视着竞争对手隔着屏幕的宣言和祝福,觉得整件事情的分量还是没有完整地落在身上。

她看着自己,时不时地像是在看着其他人。

这种感觉,和她父亲刚刚离开的时候有些相似。忽然之间,家里再也没有吵架的声音了;忽然之间,有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忽然之间,整个人生都变化了。

但是,等到她意识过来的时候,她的心智已经长成了和失去父亲时截然不同的样子,也难以再去找寻“面对失去”时那种应有的情绪和反应。

没有人教过她应该怎么正确地处理和他人的关系。

在病房中笼罩着的,几乎令人窒息的大片沉默之中,首先开口打破这片僵硬尴尬的空气的人是陆柏霖。

“伤情诊断已经正式下来了吗?”

他问。

他并没有指明问话的对象,就只是单纯地,直白地想要知道结果。

“媒体我已经拦在外面了。”他继续说,“现在他们只是知道韩露意外受伤。”

“如果当时刘教练没拦着你们,你们已经进来了吧?”赵之心问。

陆柏霖笑了笑,摇头:“我在外面就看到刘教练了。我知道他在,不在外面,也在里面。”

赵之心一时失语。他刚毕业就进入了花滑队,从事的也是专业性极强的工作,过于简单的环境让他一定程度地缺乏和年龄相应的社会经验,在待人接物上,他远不及陆柏霖这样的八面玲珑。

陆柏霖原本就没打算让记者们采访韩露。

赵之心自知说多错多,便迟疑着没有开口去谈论韩露的具体伤情,结果,是旁边的刘伯飞先接过了话,把韩露的情况如实告诉了陆柏霖。在一些专业的地方需要进一步解释时,赵之心才做出了补充说明。

只是,他们共同隐瞒了恢复训练后的事。

陆柏霖点着头。

“总之,”他看向韩露,“现在先好好休息。身体重要,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处理。”

韩露没有回答。

“什么时候手术?”陆柏霖又问,“国内的技术怎么样?还是出国去做?”

“我已经联系了我在美国的导师。”赵之心说,“他是这方面的世界级权威专家,现在,他正在奥斯陆开一场关于神经科学的会议,等他返回美国,会尽快为韩露安排手术。”

“那很好,”陆柏霖赞同,“我这边也会安排人陪同。”

“赵之心会随同。”刘伯飞说,“不必麻烦。”

“应该的。”陆柏霖笑笑,“我这边也会尽我所能,争取让韩露早日回归。”

韩露始终沉默地听着他们的对话,陆柏霖的话说的没有问题,但不是韩露现在想听到的。因为她刚刚才和韩树华吹了一番牛,告诉韩树华自己有个了不起的男朋友,每次比赛都会给她祝福,送她花,还要娶她。所以现在,只有现在,她不想听到陆柏霖这种例行公事的问候。

这也是很可笑,她想,自己过去拆了这个人无数次台,却突然想要他能够配合她一次。

“我要是回不到赛场呢?”韩露看着陆柏霖,突然问道:“你会和我结婚吗?”

陆柏霖明显怔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不知道韩露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他从来不会在无关紧要的地方让其他人不舒服。

这和韩露正好相反。

“当然。”他说,“你的恢复状况和我们的事是两回事。”

一旁的韩树华早就看到了陆柏霖,这位贼眉鼠眼的总裁今天也穿得一丝不苟,乍一眼看上去,全身都充斥着一种简洁利落的精英气息。但是,他这层皮披得烂极了——韩树华怎么都想不明白,韩露为什么会天真地以为自己能够相信她会为了这样一个家伙坠入爱河?她是不信任她亲妈的智商,还是不信任她自己的审美?

或者,是韩露根本不懂得感情这回事。

那当然,韩树华承认,韩露确实不懂。

而且,她现在明白,韩露比她想象中还要更加拙劣幼稚。

当天晚上,和金可儿夺冠的新闻一起,国际明星体育经纪公司总裁陆柏霖现身韩露的医院的新闻马上就出现在了网上。训练中心里,无缘决赛的队员们也关注着这次令人震惊的意外,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唯一没有参与讨论的一个人此时正默默地在冰场边上重复练习着跳跃的动作,其他人的声音好像从四面八方一起灌进他耳朵里,令他感到有些焦躁。

尤其,在这些声音当中,还有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声音:甜腻,柔美,是那种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了无数关注与宠溺后形成的,有点刻意讨人喜欢的撒娇腔调。

但他不喜欢,甚至觉得刺耳。

“江心。”他忍不住叫了一声。

人群中,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回头看向他。

“怎么了?”被唤作江心的女孩问。

“再练一次吧。”他说。“教练说我们最近配合感变差了。”

“现在?”

“现在。”

“……知道啦。”江心叹了口气,“我这就来。”

他的名字叫许浩洋,今年22岁,和同样22岁的江心是一对双人滑的搭档。

花样滑冰中的双人滑分支,在过去原本是中国花滑队的长项,取得的成就要远胜过单人滑。但是,老将退役之后,双人滑的新生代一度青黄不接,似乎他们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是踏着前人的脚印行走,无法再重现过去的辉煌。

同时,韩露这位单人滑女王的崛起像是进一步宣告了花滑新时代的到来,她本人的天赋加上身后资本的推动抢走了大部分的关注,这将队内的双人滑选手置在了一个有些尴尬的位置。

——韩露是不可超越的。

只要有韩露在,他们便不可能获得与努力的程度相当的关注。

队员们虽然谁都没有说过,但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认知。但是,因为韩露实在太拼、太强,过大的差距反而压抑了嫉妒的情绪,所以这些年,队内可以说是一片和平——有人到来,有人离开,但到底都是寻常范围之内的变故。

许浩洋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其他人强也好,弱也好,都不关他的事。有人猜想,如果他实力足够强大的话,他这种多少显得有点自我孤立的性格说不定也会像韩露一样成为一个独特的卖点而大受欢迎,然而,现实情况却是他的技术水平是那一种令人心痛的中庸,他能完成的动作,其他人也能完成,其他人完成不了的,他也完成不了。

一直以来,让他明确区别于队内其他水平中庸的队员的人只有一点,那便是他的搭档,双人滑中的顶尖女选手,江心。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冰上无双 > 第5章 训练中心的另一侧
回目录:《冰上无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浪漫上旋作者:鹿屿森 2原来你还在这里作者:辛夷坞 3龙日一,你死定了2作者:小妮子 4幻城作者:郭敬明 5忽而今夏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