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2节

我依然每天在眼保健操的音乐声里穿梭于各个班级之间。渐渐地,我对这件事情已经忘却,我只记得我是一个查眼保健操的时候同学们有没有闭眼的人,这就是曰复一日机械的工作带给人们的恶果。他让人无一例外地忘记自己最初的理想。过去了一年,我因为工作认真和跑得快,牢牢地把守着我们这一个年级的这个职位,在四节的眼保健操里,我需要检查四个班级,在这一年的头几个月里,我总是盯着女生的裙子看,等到天气冷去,大家都开始穿裤子。我慢慢地开始看她们的脸,我最喜欢看她们做第三节眼保健操,那是揉四白穴。在揉四白穴的时候,每一个女孩的面貌都清晰可见,她们把自己的脸扯来扯去,更是可爱。到了第二年夏天来临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再看她们的裙子。我只是发现了这个年级里所有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我仔细地观察过她们,她们的每一个动作,她们每一次颤动自己的睫毛,但是她们从不知道这些。
  那是第二年的六一儿童节,是我留在小学里的最后一年。我和沈一定还有小马组成的小虎队终于要上台唱歌。和我们在一起唱歌的还有陆美涵,倪菲菲,李小慧和刘茵茵组合。这将是我们离开这个校园前的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我们的儿童节联欢会在下午,上午我们照常上课。在第三节课开始之前,我照例去检查眼保健操。我对这个工作虽然已经失去感觉和激情,但总是还有微微的特权感。当先跑去了最远的六年级一班,因为六年级一班是离开我们最远的,我在六年级四班。这样检查下来,在最后一节结束的时候,我正好可以坐回到座位上,云淡风轻。但是我在六年级一班等待了很久,都不见广播响起,学生们开始有些骚动。但老师一般都会在眼保健操尾声的时候进来班级,所以局势有些失控,我看见六一班里有些调皮的男孩开始起哄。我走上讲台,用黑板擦敲了几下桌子,说,同学们,我们要做到老师在和不在一个样。
  马上有一个男孩喊着说,那我们做不做眼保健操啊,喇叭坏了,喇叭坏了,全校的喇叭都已经坏了。
  我严肃地说,我们要做到喇叭坏和不坏一个样。
  他很快从椅子里翻腾出来,依然起哄道,怎么一个样啊。
  我一咬牙,说道,我来喊。
  全班哗然。
  我毅然重复道,同学们,你们要听我的节奏。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闭眼。
  整个班级的同学都齐刷刷地闭上了眼睛,我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突然间,有一个女孩于站了起来,说道,你错了。
  所有同学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睁开了。
  我问道,怎么了?
  那个女孩子说道,应该是,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你漏了三个字,为革命。
  班级里的男生大喊道,你是反革命,你是反革命。
  我脸色大变,在课本和课外书里看到的最可恶的称呼居然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怔在原地。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名字,在这个学校里,我的名字就叫反革命。他们说,你姓反,你姓反,你是反革命。我对他们说,不是,我姓陆,我叫陆子野,我不叫反革命。但是这一切都淹没在群众起哄的浪潮之中。就因为那个女孩子站起身说的一句话,那个女孩予就是刘茵菌。
  更让我悲伤的是,在她站起来的一刹那.我清楚地看到她的那条蓝色裙子,分明就是那一条,在我睡前的梦境里,在我醒后的梦境里出现了一万次的蓝色裙子。那天我在云端看见的就是刘茵茵。但是这么一个女孩子,髓口的一句话.我就变成了反革命。
  怎么能是你,刘茵茵。
  当时我在学校里已经算是风云人物,-切皆因为我们组成了山寨小虎队。当下午到来,我们三个人站在扎满了气球的舞台上,台上顿时炸开了锅,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讨论着我的新外号。由于所有人互相耳语的时间不一致,但内容一致,所以这三个字无限次地进入了我的耳朵。霹雳虎站在舞台的最中间,我站在他的右边,我们三个站得像三叉戟一样端正,唱了一首《娃哈哈》,然后就被轰下台了。谈及这次不算成功的人生演出,我们认为是主办方对曲目的审查太过于严格。我们当初要求演唱一首小虎队的《爱》,但班主任认为,这很不好,你这么点年纪,懂个属,你知道什么叫爱么?你这个年纪,谁允许你们爱的?
  当时霹雳虎插了一句,说,那你们还老让我们爱祖国。
  由于逻辑正确但政治错误,老师当时就怒了,骂道,因为我们的祖国是??我们的祖国是??是花园。好了不要说了,你们就唱《娃哈哈》。娃哈哈啊蛙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了颜,多么喜庆。
  我们唱完以后,回到了座位上,周围的同学们都在评论我们,当然,不会是什么好的评论,整个演出的下半场我都是恍惚的,以至于那四个女生什么时候上台唱歌的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们唱了一首张学友的《祝福》,几许愁,几许忧,人生难免苦与痛,失去过,才能真正懂得去珍惜和拥有,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再遥远。
  这首歌唱完,得到了同学们如雷贯耳般的掌声,回想起我们唱的《哇哈哈》,我羞愧难当。这还让我想起了丁丁哥哥在我的耳边吟唱了大半首的歌曲。我们当时还有离别愁绪,那便是我们第一次面对大规模告别。小学的离别,那是最不能知道你身边的人未来将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的时刻。
  演出结束以后,刘茵茵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对不起。
  我假装潇洒道,怎么了。
  刘茵茵说,我不应该纠正你的错误,让你有了一个外号。给同学起外号是一个很不好的行为,但你的外号其实不是我喊出来的。
  我说,我知道,我在现场的。
  但我依然心跳加速。我知道我内心所想,但我曾经料想过的非常无奈的现实问题还是摆在眼前,刘茵茵已经1米6,而我只有1米4。而她的道歉冷傲得像一块没有缝隙的冰块。我知道那只是缘于她的家教。我就如同一只幼犬,面对着一块比自己还要大的骨头,不知道从何下口。这么多时间的幻想,在成为了现实的一刻,似乎并不那么美好,而我也再无暇回头意淫纱织和花仙子。
  在临近毕业前的两天,我躺在床上。
  这是一个多么尴尬的时期,我多么希望自己能把这些时间都埋藏了,直接跳到和丁丁哥哥一样的年岁。事实上,它发生了。在我的回忆里,空缺了少年的时光,我的儿童,我的青年,都在时代前行的片段里度过,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各种各样的标语和口号标记着我的成长,什么流行我追随什么,谁漂亮我追随谁,可少年时候的我在做什么?在那最重要的年岁里,也许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姑娘,刘茵茵,她却只给我留下了“反革命”这样一个绰号,一直跟随着我到了工作,工作时候我离开了所有我熟悉的环境和朋友,这个世界之大能让你完全把自己洗没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我可以重新塑造一遍我自己,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我上一个角色已经演完了,这是我接的新戏。
  在8301房间里醒来的时侯,我第一反应就是去阳台上看一看1988还在不在,白天看这间房间的设计更加奇怪,它的阳台快要大过它的房间。1988依然腻腻歪歪地停在路边。阳台上还有一个水龙头.我在阳台上洗漱,展开了地图.设计了一下旅程,想自己还是能来得及赶去接上我的那个在远方的朋友。我把地图折起来放在口袋里,推开门,不知是什么样的感情,我想起了娜娜,她此刻一定在明珠大酒店里睁开眼睛,虽然我心怀愧疚,但我也无怨无错,至少她睡了一个比我要好的觉,因为她睡着比我更好的床,而且手里还有一小笔钱,至少能吃饭住宿,当做路费,也足够找到十个孩子他爹。我甚至隐约觉得如此对待一个妓女一定会被别人耻笑。但我觉得丁丁哥哥不会笑我,我便心里平静。事实上,现在的我,已经比死时的丁丁哥哥大了不少,但在做到任何有争议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把他从记忆里拽出来,意淫他的态度,当然,他总是支持我。我告诉自己,不能看不起娜娜,不能看不起娜娜,但我想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介意她与我同行。无论如何,这个人已经在我的生命里过去了,唯—留给我的问题便是,我应该是像期盼一个活人一样期盼她,还是像怀念一个死人一样怀念她。但这些都无所谓,长路漫漫,永不再见。
  我打开了房间的门,掏出1988的钥匙,走过楼梯的第一个拐角,我就遇见了娜娜。
  我以为我梦游去了明珠大酒店。
  娜娜和我一样呆在原地,一直到一个下楼洗衣服的赤膊工人割断了我们的沉默。他说,你们两个挪一挪。我和娜娜往边上挪了挪,娜娜泪水直接落在了台阶上,说,对不起。
  我说,对不起。
  娜娜和昨天看上去不一样,漂亮了一大截,她给自己化了妆,而且化得还不错,但她的妆很快在她的泪水里花了。她又说,对不起。
  我说,怎么了娜娜。
  娜娜扯住我的衣角,说,对不起。
  我说,娜娜,究竟怎么了。
  娜娜说,对不起,我欺骗了你。
  我顿感角色错位,问道,怎么了?
  娜娜说,我拿了你的钱,但我没有去开房闻,我溜走了。
  我轻轻啊了一声。
  娜娜说,对不起。
  我说,那你,后来,你??
  娜娜说,我去了酒店的前台,然后从后门走了,我知道你一定等了我很久,然后你找不到我。
  我说,嗯,等了一会儿。
  娜娜说,你要把钱要回去么?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但是我住宿用了点儿。
  我说,不用。你怎么能不告而别呢?
  娜娜说,对不起,我害怕你丢下我,我也知道你会丢下我,本来这个事情就和你没有关系,但是我还是害怕,我已经没有钱了,但我不会问你要的。
  我入戏了,还有点生气道,于是你就拿了钱走了?
  娜娜说,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作者:张嘉佳 2浪漫上旋作者:鹿屿森 3左手倒影,右手年华作者:郭敬明 4一座城池作者:韩寒 5世界微尘里作者:木浮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