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9节

10号思索了一下,说,这个是我奶奶在田里种地的时候,从我们自己家的自留地里挖出来的。她当时想烧掉,但是被我发现了,我说,奶奶,不能烧掉。听到这些话,忽然之间这些圣衣都聚集到了一起,闪闪发光,不信你去问我奶奶。
  我说,哇哦。
  10号说,那你都看到了,从今天起,你就是黄金圣斗士阿穆。
  我立正,说,是。
  第二天我就和他们又玩到了一起,暂时忘却了丁丁哥哥带给我的痛楚。以前每当我看见家门口那条土路,我就会想起丁丁哥哥最后骑着摩托车的身影,丁丁哥哥扬起的尘土还未洒落到这片土地上的时候,他变成了骨灰回到我们身边。小伙伴们都远离了我,我只有三十多粒弹子自己和自己打。我在自己家的阳台上对空气中的丁丁哥哥提问题,丁丁哥哥以前就是我的词典,自从丁丁哥哥走后,我只能从书中寻找问题的答案。当小伙伴们还在打弹子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弹子是怎么做成的。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了解了弹子,依然没有人和我一起玩,丁丁哥哥说,你懂得越多,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
  当我刚刚开始知道什么是孤独的时候,我又被他们接纳了。我们准时地在这一天的剧情结束以后来到了竹林里。10号说,好了,我们要开始了,阿穆,根据剧情,你要帮我们修圣衣。
  我说,啊?
  10号说,你看今天的那一集了么?阿穆最后都帮他们修补了圣衣。首先你要帮我的圣衣涂上颜色,你不是学校里美术组的么?然后你要帮他们三个人每个人都根据我的圣衣的样子做一套圣衣。
  我说,啊?
  10号说,我们一切要根据剧情来,你不光是一个黄金圣斗士,你是所有的黄金圣斗士,你是十二个。但是所有的人要记住,只有我这套圣衣才是真正的圣衣,因为是祖先留下来的,是从地里挖出来的,你们的都是复制的。所以我的小宇宙总是要比你们的大一点。
  我那一人饰十二角的日子在挨打中度过,当时我不知道剧作法,不明白为什么每一集都是黄金圣斗士会失败。因为一直在挨打,我对扮演没有圣衣的黄金圣斗士失去了兴趣。我开始听小虎队的歌,我开始站在我的窗前望着眼前的电线杆、远处的电线杆、视线尽头的电线杆发呆,我常常想起我爬在旗杆上看校办厂的那次,还有我的浅蓝色裙子的女同学,我来找你了。
  在每一次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我总是盯着每个女孩子的下身看,我希望找到那条浅蓝色的裙子,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材质,虽然我还记得她的小皮鞋,小发卡,但太多女孩子用一样的东西,唯独那条裙子我从来没有看到别人穿过。我在学校的人群里找了整整一个冬天。在寒假之前,我发现我自己不光始终没有找到穿这条裙子的女孩子,我连一个穿裙子的女孩子都没找到。妈的,我是在穿裙子的季节掉下去的,但我却在穿棉衣的季节找寻她。我很多次地咒骂我自己,想找一个词汇来形容我自己的愚蠢,在后来的语文课上,我终于知道了我这种行为叫刻舟求剑。
  不过倒是让我发现了好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她们是李小慧、刘茵茵、陆美涵和倪菲菲。我觉得我那天看见的女孩子一定是她们四个人之中的一个。就是我完全记不得她的脸了。莫非我喜欢的就是她的造型?
  李小慧从小学跳舞,她的妈妈是老师,爸爸是公务员,她是我们学校穿衣服最好看的女孩子,每次她穿出来的衣服都会成为全校女孩子模仿的对象。她是第一个在市里代表我们学校表演的女孩子,我入选了那一次的学生观摩团,我完全忘记了她跳的是什么舞,只记得她表演的内容是劈叉,她劈遍了台上的每一个角落,唤起了我最早的青春里对异性的萌动。我记得我之前的性幻想对象是花仙子,那是动画片里的角色,好处就是她永远不会老,缺点就是就算我以后变成了百万富翁,我也上不到我的性幻想对象,我只能重金聘请一个漫画家把我的样子画成漫画去干花仙子。小慧是我的第一个真人性幻想对象,尤其是她在演出的最后迎风劈叉的英姿,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刘茵茵唱歌唱得特别好,很多的小男孩喜欢她,圆圆的脸蛋特别双的眼皮,就是有点孤傲。我觉得她不是很喜欢和人说话,她偶然和我说过几句话我都记得很深,她说,同学,擦窗,她还说,同学,擦黑板。对了,她是劳动委员。她其实应该是文艺委员,也应该是音乐课代表,可是她什么都不是,因为她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和老师的关系也不好。按理来说她这样的家庭应该和学校的关系很好,她的父亲是在各个老电影里演重要历史人物的,她的母亲是音乐教授,如此好的家庭背景,她来我们这个学校念书我都觉得很吃惊。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她的父亲被打倒了一次又一次,来到了我们这个南方小镇,在这里结识了她的母亲,当时她母亲是一个钢琴老师。她的父亲刚来到了这个小镇,迅速又被打倒。忘了介绍,他是演蒋介石的。后来他们就定居在了这里。刘茵茵因为和别的女生打架被校长训斥,当时刘茵茵的爸爸来到了学校,未听解释就把校长骂了一顿,说,你有没有搞错,我的女儿是绝对不会先打人的,一定是错在对方。校长问她,为什么?她父亲说,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有我的血脉。校长说,你真当你是校长啊,我才是校长。你是蒋介石演多了还没有出戏吧,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黄埔军校,你的军队已经失败了,你的女儿在这个国家的学校念书,就要遵守相关法规。
  刘茵茵的父亲一度将女儿带到自己家里自己教育,她现在弹得一手好钢琴。后来教育局的领导以未能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为名,把刘茵茵又劝回了学校,可是她已经离开了学校半年多,所以她留了一级,被安插在我们的班级里。
  陆美涵没有什么特长,特长就是和男孩子的关系都特别好,也认识很多高年级和校外的男生,她似乎懂得特别多。她的父亲是跑运输的,母亲是化工厂的工人,因为她住在这个镇的镇郊,所以她的父亲早先特别喜欢开着空闲的卡车去学校接她,但他的卡车实在太大了,他只要一来接送,学校附近的交通必然瘫痪。他父亲的解放牌大卡车一停,这条路上就不能再错车了,连三轮车经过都非常的困难。陆美涵似乎很不喜欢她的父亲来接送她。她以前是假装不认识她的父亲,后来被她爹强行抓到了车里。再后来,只要她爹来接她,她就特别积极帮助同学做班级卫生,一定要拖到最后一个才走。因为她爹的解放牌柴油发动机声音特别大,所以每次到了快放学的时候,我们总会私下交流说,陆美涵的爹来了。
  轮到我做卫生的时候,我特别盼望她父亲来接她,一方面可以和小美女多待一会儿,一方面自己也能少干一点活儿。但是这就苦了这条街上的居民。因为陆美涵喜欢和外校生混在一起,所以她的父亲愈发不放心,发展到了每天必接的地步,直接导致派出所的同志测量了他卡车的宽窄,为此特地在街上树了两个水泥桩防止陆美涵她爹的解放牌开进来。陆美涵她爹也很执著,水泥桩做到哪里,他就把车停到哪里。她爹直接导致了我们学校门口那条路的扩建,几百户人家为此搬迁。纵然在扩建的过程中,她爹的卡车依然混在那些建筑车辆中日夜接送。
  由于全校皆知了,所以陆美涵也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每当放学乖乖坐进了卡车,这也造福了一路和她同方向的男同学们,大家都扒她爹的卡车,坐在后面的车斗里。她爹每次到了公共汽车站以后还会像公共汽车一样停站,然后那些男同学们都从车斗里跳下,看得公共汽车司机们惊诧不已。后来他还得到了乡政府颁发的“学雷锋好居民”奖章。
  在那次颁奖活动中,李小慧负责跳舞。
  倪菲菲是一个恬静的女孩子,她的父亲下海经商,生意做得很大,家庭条件应该是这四个女孩子里最好的,但是倪菲菲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她的爸爸虽然没有和她的妈妈离婚,但是他的爸爸和他的秘书好上了,问题是那个秘书还不是她那个弟弟的妈妈,现在他们一家五口住在一个镇边的别墅里。倪菲菲也不喜欢说话,但她喜欢写文章。她参加过小青蛙演讲比赛,这个演讲比赛由小青蛙文具公司赞助,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区县举办,倪菲菲那一次讲了一个青蛙王子的故事,因为非常契合赞助商的形象,她意外获得了第一名,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第一次获得小青蛙演讲比赛的第一名,所以她在学校里名声大噪。倪菲菲还经常投稿,她的稿子经常被《绿领巾报》刊登。有一天,她甚至在班会课的演讲里说,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我们是高年级的学生,我们的思想已经变得成熟,我们的感情已经变得丰富,我会更好地写作,更多地反映小学生的心声。老师也告诉我,你可以尝试向更高端的报纸投稿,《绿领巾报》已经不是我的目标,我会做出成绩给大家看的。
  倪菲菲没有说大话,很快,她一篇描写她是怎么样眼睁睁地看着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块放在阳光下被烤融化的作品被刊登在了《红领巾报》上。
  倪菲菲是这个学校的才女和美女,大部分男孩子看见她都很自卑,尤其是这些女孩子们都率先发育了,每一个都比我们高。我甚至觉得,只有成熟潇洒骑着山地车的初中生才能享有她们。
  但我一定要等到夏天,我一定要知道这几个女孩子究竟谁是我爱上的那个身影。我听着小虎队1989年的磁带入眠,那盘《男孩不哭》被我A面B面反复聆听。和那些喜欢快歌的同学们不同,我显得更加的深沉,我喜欢那盘磁带里的慢歌。我觉得他们是没有爱上一个人,所以他们才喜欢快歌,而爱上了一个人,他就会喜欢上慢歌,因为你要弄明白,他们到底在唱些什么,是否贴合我的心境。
  当时我最喜欢的歌叫《我的烦恼》,因为我下意识里已经觉得这段感情很悲观,因为我当时还没有1米40,而她们每一个都已经超过了1米50。这些都是我的烦恼。当时我认识的人之中有人面临下岗,有人决定下海,在一片烦恼之中,唯一的喜讯就是我的另外一个哥哥,他被提前释放出来了,可惜我对这个哥哥没有什么感情,在我比那时尚小的时候,他就进去了。当时正值1983年的严打之后,犯罪分子和企图犯罪分子都噤若寒蝉,但是过去几年,我所在的城市发生了几起凶杀案,到处都疯传市长的女儿被社会青年强奸了,所以这个城市掀起了局部严打,一切刑事犯罪从快从严打击,尽量保持和大环境的同步。他是我的邻居的邻居的儿子,他叫肖华哥哥。也是我们最多讨论的对象。邻居的邻居是个屠夫,以杀猪为生。1987年一个半夜,肖华哥哥在街上溜达,结果被派出所民警盘问,并搜出了一把螺丝刀。
  当时大家都认为他已经偷窃自行车或者有偷窃的动机,而事实上,整个镇子的确丢失了一些自行车,甚至有一辆非常罕见的嘉陵摩托车被偷了。于是,肖华哥哥被判刑十年。没有人知道和证实过他是否偷窃过自行车和摩托车,但由于他也没有办法论证自己为什么半夜带着一把螺丝刀,所以依然被判刑,但是他的家人非常感谢民警宽大处理,因为当时本想将那台嘉陵摩托车算在他的头上,如果算进去,那盗窃金额就特别巨大,参照1983年的全国严打条例,可以枪毙。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偷窃过自行车,但群众使用了倒推法,在肖华哥哥被抓进去的那年里,的确没有自行车再失窃,证明自行车和那台稀有的摩托车的确是肖华哥哥所偷。丁丁哥哥告诉我,如果肖华哥哥回来了,我们一定要对他好,因为没有证据证明他偷窃了,就算偷窃了,他也已经改邪归正。肖华哥哥是个好人。
  我被丁丁哥哥的歪理邪说给折服了。我尽量克服着自己的感情,迎接肖华哥哥的到来。
  但我更要迎接的是夏天的到来。
  我要迎接漫天的星斗。
  我要迎接满河的龙虾。
  我要迎接能刺痛我皮肤的带刺的野草。
  我要迎接能刺痛我眼睛的我从不敢正视的太阳。
  我要迎接丁丁哥哥周年,据说在那个时候,他的灵魂会回来,我愿他保佑我钓到这个夏天最大的龙虾,在我的小伙伴中扬眉吐气。我愿他在我身边多逗留一分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停止我的追问。
  最重要的是,我要等待所有的女孩子都穿上裙子,我就能找到,究竟是谁,在我从旗杆上掉下来的那一刻,被我爱上了。
  五年级的我坚信那是爱情,因为那让我夜不能寐。我开始喜欢收听电台里的情感节目。当时的电台里能收到各种各样的节目,在一些非常奇怪的频率里,我能断断续续地听到很多其他国家之声的节目,但是奇怪的是,他们都是中文的。节目里说着一些和我们的课本上不一样的话。我觉得非常的好玩,还特地拿去给我爷爷听,我爷爷一听,连忙关掉,并机警地四下扫视。他正要张口对我说些什么,又觉得不放心,打开了门探出头看看,又打开五斗橱看看,趴在地上往床底看看,然后严厉地对我说,这是在收听敌台啊。
  我说,什么是敌台。
  爷爷说,就是敌人的电台。
  我说,敌人不是都被枪毙了么?
  爷爷说,敌人是枪毙不完的。我明天马上把这个情况汇报给组织里,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就说你是不小心调到了这个台,并且主动举报给了家长,明白么?
  我说,明白了。
  我第一次为政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的小收音机被爷爷上缴了国家。爷爷回来还说,可恶的敌人,他们换了频率,组织上检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搜不到了。小孩子千万不要听这些,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那些都是资本主义垃圾。
  我问爷爷,我的收音机呢?
  爷爷说,上缴了,被封存了。
  我说,那我的磁带呢?
  爷爷说,什么磁带?
  我说,《男孩不哭》。
  爷爷说,在收音机里,当然也被封存了。
  我当时就哭了。
  我爷爷见我哭得伤心,说,这样,我明天去申请一下,把磁带拿回来,那个收音机我估计还要放一段时间,那个磁带叫什么来着。
  我哭着说,《男孩不哭》。
  爷爷问我,谁唱的?
  我说,小虎队,小虎队。
  爷爷问我,小虎队,哪里的部队?
  我说,不是部队,是个组合,由霹雳虎、乖乖虎和小帅虎组成的。
  爷爷说,哦,是个乐队。
  我鼻涕都快掉到地上,说,是个乐队,是个乐队。
  爷爷说,嗯,我明天去拿回来,是哪里的乐队?
  我哭得更大声了,颤抖地说,是台湾的。
  爷爷表情一下子凝重了,说,虽然改革开放了,但是台湾的东西还是要小心的。
  我说,爷爷,你帮不帮我拿回来?
  爷爷说,等组织决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好神枪手作者:莲沐初光 2杂的文作者:韩寒 3梦里花落知多少作者:郭敬明 4临界·爵迹2作者:郭敬明 5浪漫上旋作者:鹿屿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