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魔幻手机目录

第17章

所属书籍: 魔幻手机

玩具娃娃丢了,小千感觉愧对化梅,但那也没有办法。第二天一早,小千跟刚下夜班爸爸又要了几十块钱,直奔贸经大学。电话里已经约好了,他去接化梅,然后两人分头去应聘。其实这有点多余,但恋爱中的人,多余的事做的多了。

北京的五月烈日炎炎,地面上能摊鸡蛋。化梅顶着烈日已经面试了三家公司,但结果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和失望。她顶着太阳在大街上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大街上。行人们围了上来,观看,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游所为的奔驰恰好路过,他从人缝里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化梅,他没有多想,立刻停了车,挤进了人群,俯下身来查看了一下化梅的情形。知道是中暑,游所为忙向周围的人求助,希望大家能帮忙把化梅抬车上去,但没有人上前帮忙,仿佛怕一伸手就会被讹上。游所为只好艰难地一个人把化梅弄到了车上,然后鄙视地环顾了一下现场那些麻木不仁的人,开上车以最快的速度朝他所知道的最近的一家医院开去。

尽管游所为很着急,还是被一个红灯给挡住了。他前面还一辆车,想闯红灯都闯不过去。

在等红灯的时候,游所为发现一个小伙子用赞叹羡慕的眼神在打量着他的奔驰。他看了看那个小伙子,小伙子也朝他点了点头,算是个歉意的招呼。

游所为如果知道小伙子和车上这个女孩的关系,一定会招呼他上车,可是他不知道。小伙子也没有看到车里的化梅。

这个小伙子当然就是小千。

小千今天的境遇和化梅差不了多少。他也在被烈日晒得口干舌燥,想买瓶矿泉水喝,又有点舍不得,他还指着用钱包里的那几十块钱请化梅吃饭呢,花一块就少一块,花一块,化梅就少吃一块。小千等红灯的时候看到了游所为那辆奔驰车,他感慨万千,什么时候咱也能开上这么一辆奔驰?别说开了,能进去坐坐也行啊。正在打量,小千感觉到车里的帅哥在看着自己,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不礼貌,对他点了点头,算是为自己的不礼貌道歉。游所为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对小千的歉意没做出任何反应,接着焦急地看红灯。他就这样和自己心爱的人擦肩而过了。

绿灯亮了。游所为的车载着化梅开了出去。小千忙也朝对面的大厦走去,急着去避太阳,去给化梅打给电话。

刚过了马路,小千感觉身边的很多人朝大厦一侧涌去,边涌边嚷嚷着:有人跳楼了……小千顺着人们的视线,果然看到不远处有个人骑在楼顶的大广告牌上。他的心砰砰砰剧烈地撞击了起来,脚步不由自主地随着人们挪了过去。

楼下的广场上已经站了几百号人。要跳楼的是个民工,在楼顶边跃跃欲试地要朝下跳边嚷嚷着:不给俺钱俺就跳下去!俺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就挣了八千块钱。俺急等着用钱给俺娘看病,俺娘病得要死了,老板就是不给钱。不给俺钱俺就跳下去……

小千刚开始一直没什么主意,只能在心里祈祷民工别朝下面跳,可那民工好像决心很大,不给钱就跳,好像又没人来给他送钱。小千又观察了一下,这事和前两天那个女孩子遇到流氓又不一样,没有来自对手的威胁,不会挨打。想到这里,小千跑进了大厦,乘电梯到了顶楼,而后又爬到楼顶,悄悄地朝广告牌上爬去,希望能趁民工不注意,一把将他拽下来。

那民工正嚷嚷着,不经意地一扭头,看见小千正在从架子上朝上面攀,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指着小千喊道,你别上来,你再上一步俺就跳下去。

小千:别跳别跳。大哥,你想想啊,你真跳下去了,谁管你娘啊?

民工:俺跳下去就有人管了。就有人替俺要钱了。俺娘的病就有钱看了。

小千:你要跳下去了,你娘的病还能治好吗?

民工不作声了。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正在大街上溜达的王天霸、小武和孙飞燕也看到了这个情形,三人也好奇地走了过来。但这时的小千还在背面,三个小偷没有看清楚是他。

一辆大奔在大楼下面停了下来,后面还跟了几辆奥迪。范总从大奔里下来,抬头望着楼顶的民工,喊道:小子,有种你就跳下来,你跳下来我就给你钱!

民工看到范总,立刻软了,好像不太想跳了。

民工:范总,咱都是老乡,看在咱都姓范的份上,你就把钱给俺吧,俺娘真的快要病死了,没有钱医院不给做手术啊。

范总:你跳啊!跳下来我就给你钱,别说八千,八万我都给你!

民工:范总,都是老乡,咱老乡见老乡,相煎何太急呀?

范总:这会儿想起跟我套老乡了,晚了,你要跳下来,我就认你这个老乡。

民工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我……我……我……

看到民工跃跃欲试地想往下跳,小千吓坏了。

小千:喂喂喂你别听他的。你下来我有办法帮你要钱。

民工:啥办法?

小千:你下来,你下来我告诉你。

民工:你先说俺才下来。

范总听到广告牌后面有人说话,和几个保镖跑进了大厦,到了顶楼。而这时,听出动静来的还有三个小偷,他们似乎不太敢确定那就是小千的声音,但还是不愿错过,也跟在范总等人的屁股后边上了楼。

小千对民工说:我带你去告他。

民工:俺去告过了,没管用。

小千:你去哪儿告的?

民工:妇联。

小千:妇联?太有创意了。你这事得找劳动局。

小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范总已经到了,恨得牙根痒痒。

民工:他有钱,俺能告赢吗?

小千:政府三令五申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他这是顶风违纪,一告一个准!你下来我帮你告。

民工正犹豫的时候,王天霸、孙飞燕和小武也跑了过来,正要上前,王天霸又停了下来。

王天霸:我的底线是,我们可以不做好事,但不能阻止别人做好事。

民工终于决定下来了。小千也从广告牌架子上慢慢退下。谁知小千双脚刚一落地,孙飞燕和王天霸、小武围住了他。范总刚要上前,看到这阵势,停了下来,站在外围观望。

小千有些紧张地望着三个小偷:干……干什么?

王天霸:把玩具娃娃给我。

小千:丢……丢了。

王天霸:请不要用你拙劣的谎言,侮辱我高能的智商。

小千:真……真的丢了。

孙飞燕:丢哪儿了?

小千:昨天在贸经大学旁边跟人打架,丢那儿了。

小武:你那叫打架呀?那叫挨打!

王天霸一把拽过小千的书包,在里面翻找起来。同时小武和孙飞燕上前翻小千的衣兜。三人翻了半天,啥也翻没出来。王天霸开始琢磨了,昨晚上那三个流氓在痛打小千的时候,的确有可能会把玩具娃娃弄丢掉。意识到这一层,王天霸没再多说,一挥手,带着孙飞燕和小武直奔贸经大学边上的那条小路而去。

范总一直在打量着这三个人,他觉得这几个人对他有用,让一个保镖悄悄跟上了他们。

民工也下来了,范总一挥手,几个保镖上前,围住民工和小千一通暴打。范总上前一脚踩住了小千的脸:谁的闲事你都敢管,手伸得真长啊!

小千:人家挺可怜的,你干吗欠人家钱不给?

范总:我就不给。怎么地?你不是要告我吗?让你告!让你告!……有本事你告到中央去,老子有的是钱,就是不给你!老子谁都能够得着。我就不信有钱摆不平的事!

小千和民工抱着脑袋躺在地上挨打,终于,范总不打了,带着手下们骂骂咧咧地走了。民工很有些歉意地望着小千。

民工:对不起啊大哥,让你受连累了。

小千:别叫我大哥,我没你大。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你们工头要钱?

民工:现在大家都在找工头呢。俺不是等不及了吗,俺娘没钱动手术。……唉,这事都怨工头。范总带着老婆和女秘书来工地视察,工头管女秘书叫嫂子。

小千:啊?为什么?

民工:前一次来的时候范总说女秘书是他老婆。

三个小偷在那条小路上找了三个小时,一无所获。王天霸长长地叹了口气:向命运妥协吧。

三人刚刚走出小路,只见范总正站在奔驰车前向他们招手。

范总:我看的出来,三位是道上的朋友。在下想托几位办点事。

王天霸:什么事?

范总:今天那个多管闲事的小子,我想要他一只手。开个价。

王天霸:你们不是已经教训过他了吗?

范总:不错,可是那小子后来带着那个民工去了劳动局,劳动局已经派人过问了。我至少损失几百万。

范总说的是实话。小千和民工离开大楼之后,就带着民工去了劳动局,劳动局问明情况之后,立刻电话连线范氏企业,范氏企业这时还没来及做出应对之策,很快被人家摸到了底儿。范总连连赔礼道歉,态度虔诚地称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拖欠所有民工的钱全部还清。所以,范总此时对小千恨之入骨。正如他所言,至少他要赔出几百万去,这笔钱他本来是想赖着不给的。

其实范总的经营手段并不高明,凭什么拥有亿万资产?赖账是主要手段之一。

范总把一个装着十万现金的大牛皮信封递给了王天霸,王天霸看到这么多钱,有点心动,但是,这是不是有点违反原则?

王天霸:这……不在我们的工作范围之内。

范总:一人再给你们加一万。

小千和那个姓范的民工分手之后就给化梅打了个电话。化梅的声音很虚弱,说中暑了,正在医院打点滴。小千吓坏了,忙打了辆车去了医院。在小千的记忆里,这是他第三次打车。

游所为看到化梅醒来之后就离开了。化梅对这个身穿高档名牌的帅哥感激不尽。但人家似乎并不愿留下姓名就走了。小千赶到的时候,一瓶点滴已经输完。虽然只是中暑,没太大事。但小千十分歉疚,化梅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自己竟然没在身边,这是多少句甜言蜜语都无法弥补的过失,再说自己本来就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

小千把化梅送回宿舍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眼看末班车又没了,化梅催小千快点回去,小千尽管十分放心不下,但也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化梅的寝室。走出学校大门,小千一步步朝公共汽车站走去,也一步步朝危险走去。

王天霸真的不想接这趟活儿,可那十几万实在太诱人了,又架不住孙飞燕和小武软磨硬泡,就稀里糊涂答应了下来。当小千的身影从学校大门口走出来的时候,王天霸心中十分失落。

小千的心里此时很轻松,而躲在小路边树丛后,要暗算小千的三个小偷却非常不轻松。剁手,虽然同样是犯罪,但毕竟和偷手机不是一回事。小武战战兢兢地拿出了磨得锋利的菜刀,战战兢兢地说,他来了。

孙飞燕:都看见了。

王天霸: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做。

小武:天哥,十多万呢,我们得偷多少手机才能卖出十多万?现在一只手就够了。

王天霸:树业有专攻。剁手和偷手机完全是两个专业,我们……

孙飞燕:行了行了行了,我看你是不敢吧!

这是孙飞燕说的,小武可不敢这么跟王天霸说话。

王天霸:不敢?你听听我这名字,王天霸,有我不敢做的事?我是说,其实这个小子身上有一种精神很值得我钦佩。

小武:什么精神?

王天霸:侠义精神。

孙飞燕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你说你就一小偷,一天到晚人生长人格短的就够烦人的了,现在连侠义都出来了。你要不敢干你一边凉快去,我跟小武干。

王天霸就坡下驴:好。我一边凉快去,我凉快去。

小武:天哥,其实您身上也有一种精神我特别钦佩。

王天霸非常好奇,也非常想知道,大概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没人不想知道。

小武:义气。

王天霸立刻受到了鼓舞,他决定不再退缩了,有了这句话,原则问题可以先往后放一放。

小千距离他们只有十米远近了。小武忽然从小路里窜了出来,孙飞燕一把将王天霸也推了出去。三个人拖住小千朝小路走去。小千没看清对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却知道一定不是好事,来不及多想,张嘴就喊: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小千的喊声吸引出了一个脑袋。那个脑袋本来躲在车站后面的树丛里,脑袋的主人楚楚。从下了班之后他就一直在这里等候,她坚信在这里一定能等到陆小千。而且,除了这里,她也不知道到哪儿能找到陆小千。天黑之后,她对这一带有点心有余悸,于是便一直躲在了车站后的树丛里。忍受着蚊虫的叮咬等候着救命恩人的出现。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将玩具娃娃物归原主。当然,还有一个愿望,再次见见自己的恩人,表示一下感谢。何蓝觉得她当时不应该放走救命恩人,为此楚楚也觉得很惭愧。当听到小千喊救命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虽然很害怕,但还是把脑袋探了出来,想看看情况,了解一下出了什么事,然后打电话报警。

楚楚的脑袋探出来之后就看到了一个百米以外一个男人被三个人拖上了小路,她第一个反应是怎么男的也会碰见这种事?当时,三个小偷和小千都在树影里,他没看清楚是谁。

同样是自己出事的那个地点,当时自己是遇到了好人,楚楚想此时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但自己又是个女流,冲上去显然不是好办法。于是立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110。

此时,小千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三个小偷将他摁倒在地,嘴也被捂住了,喊不出声来了。小武拿出了菜刀,试探了几次,没敢砍下来。那毕竟是剁掉一只手啊!

孙飞燕有些着急,一把夺下了小武的菜刀,闭上眼睛一刀砍了下去,眼看就要砍中小千的手,王天霸忽然托住了她的腕子。

王天霸:等等。范总还没说要哪只手呢。

孙飞燕:有区别吗?

王天霸:对别人没有。但这个范总连民工钱都不给,说不定会赖帐。

小武:那……那怎么办?

王天霸:打电话问他要哪只手。

孙飞燕一想也有道理,忙拨通了范总的号码。范总狠狠地说:要他吃饭的那只手。

孙飞燕得令,抓过小千的右手又要剁,王天霸又拦住了她,扭头问小千:你用哪只手吃饭?

孙飞燕: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右手。

万一他是左撇子呢?还是问清楚,一点赖帐的借口都不给他留。王天霸移开了捂着小千的手,问道,你到底用那只手吃饭?

小千犹豫了半天说:我用……用……嘴。

王天霸做沮丧状:完了完了完了。他吃饭用嘴,这钱咱挣不了了。

孙飞燕:少废话!我作主了,就剁他右手!

孙飞燕说着,再次仰起刀,眼看陆小千的右手保不住了,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住手!

孙飞燕的刀在小千右手上方一寸的地方险险停住,扭头望去,只见楚楚出现在路口。

楚楚:是你们三个啊,派出所里可有你们的登记。

王天霸迟疑了一下,对小武和孙飞燕说:她说得对。

孙飞燕恶狠狠地说:连她一块儿办了。

孙飞燕说着起身朝楚楚大步走了过来。

楚楚战战兢兢地道:等等,你们听。

孙飞燕停了下来,和王天霸、小武三人侧耳倾听,可什么也没听见。

楚楚:再听!

三个小偷又仔细倾听了起来。

小武:还是没听见。

楚楚急了:耳背呀?!这么大警笛声都听不见?

三个小偷怔了一下,面面相觑。这时警笛声传了过来,由远而近。三个小偷忽然丢开了小千,朝小路深处狂奔而去。

王天霸刚跑出了二十米,又一个急转弯跑了回来,楚楚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吓得扭头要跑,没想到王天霸却彬彬有礼地问:小姐,麻烦打听件事。那天有没有在这里捡到一个玩具娃娃?

楚楚还没来及回答,孙飞燕和小武跑了回来,一左一右拉着王天霸再次狂奔而去。

小千刚要向楚楚道谢,忽然认出了楚楚,楚楚也认出了小千。

奇遇,昨天晚上,小千在这里救下了楚楚,今天晚上,楚楚在原地又救下了小千,像安排好的一样。    

 

回目录:《魔幻手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宇宙尽头的餐馆 2基地 3魔幻手机3作者:傻妞九号 4三体作者:刘慈欣 5你一生的故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