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尾声

所属书籍: 地铁2034

荷马叹了一口气,他翻过这一页。本子上的空白页剩得不多了——还剩两页。再写些什么,再捐献点什么?他把手伸到篝火上面——手指完全被冻僵了,得用热气舒展一下。

老头自动请缨在南隧道当了哨兵。在这里工作时要面向隧道,好过在塞瓦斯多波尔的家中处在一大堆死气沉沉的报纸中间。

队长坐的地方仍与其他守卫保持了一段距离,那里是光明和黑暗的交界处。有趣,为什么他偏偏选择了塞瓦斯多波尔站,看来在这个站中有什么特殊的魔力……

猎人始终没有跟荷马提起过,在林地站的时候,在猎人外壳上显形的是谁,但现如今荷马知道:他所看到的不是一个预言,而是一个警示。

一个星期以后,涌入图拉站的水才被排空,一些残迹被从环线运来的巨大抽水泵抽了出来。荷马自愿与第一批侦察兵一起去了那里。

有几乎300具尸体。他没有感到恶心,忘记了一切,亲手在那些可怕的尸体中翻找,寻找着她,寻找着她……

他坐在最后一次见到萨莎的那个位置。在最后时刻他没来得及救她,他也没来得及扑回去,跟她一起死在这里。

长得没有尽头的队伍,其中有健康人,有病人,走向了塞瓦斯多波尔站,走向了卡霍夫线的康复隧道。乐手没有说谎:射线的确可以终止疾病。

也许,他从头到尾都不曾说过谎:也许,绿宝石城真的存在在什么地方,要是能找到它的城门就好了……也许,他已经找到了那扇门,只是当时他还不够好,不能让它在他面前打开。

"当水消退的时候……"这一刻来得太晩了。

其实绿宝石城并不是诺亚方舟,真正的方舟就存在于这个大地铁中。这是最后的庇护所,人类最后的栖息地。这里没有黑色狂暴的大洪水,就连诺亚、闪[1]和含[2]都不知道;这里没有卫道者、冷漠的人、卑鄙无耻的小人。对怪物,还有那些没有偿还自己作下的孽的人,它的门永远不会打开。

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他们不会出现在这部小说中。老头的笔记本已经被全部写满了。他的书——并不是方舟,而是一艘纸船,它不能把所有的人都载上船。但在荷马看来,他的每一笔在落下去的时候都十分谨慎,纸上己经留下了重要的东西……不是关于这些人,而是关于全人类。

关于往昔的记忆不会消失,荷马这样想。我们整个的世界由其他人的思维和创造交织而成,就像我们中的每一个一样——我们由从祖先那儿继承而来的无数块马赛克拼成。他们给后代留下了自己的足迹,留下了一块心灵,一片灵魂,我们要做的就是仔细看清楚。

他的这艘用纸建造的船,充满了思想和回忆,它能在大洋上永远行驶下去,直到有人把它捡起,辨认出上面的字迹。然后他能明白,人有时是不会改变的,就算世界毁灭了,人仍能忠于自己。天堂之火种在了里面,就算乘风破浪,这火花也永不熄灭。

如今,荷马个人的账单已经偿清。

荷马闭上眼睛,感受着被光明环绕的塞瓦斯多波尔站。站台上聚集了数千人,他们穿着盛装,那样的服饰属于荷马年轻的时代,当时没有人想要叫他荷马,甚至没有人想要用名和父称来称呼他,现在有新移民加入到他们的车站中来,他们共同居住在地铁里。没有人感到惊奇,没有人感到不适,他们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拧在了一起……

他们正等待着什么,他们全部焦急地看着昏暗的隧道。现在老头认识这一张张面孔了,那里有带着他的孩子们的妻子、他的同事们、他的同学们、他的邻居们、他最好的两个朋友,还有阿赫梅特,还有他喜爱的电影演员们。那里有他还记得的所有人。

隧道被照亮了,一辆列车无声无息地驶进站台——列车上的窗户温暖明亮,车体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车轮也被涂上了油,驾驶室却是空的,里面只挂着熨得平平整整的制服和白色的衬衫。

"那是我的制服,"荷马想着,"那是我的地方。"

他走进驾驶室,打开列车各个车厢的车门,鸣了一声笛。人群涌入,占领了车厢里的座椅。每个人都有座位,乘客们心满意足地微笑着,老头也微笑着。

荷马知道:当他在自己的本子上画下最后一个句号时,这列辉煌的载满幸福乘客的列车就会自塞瓦斯多波尔站起程,驶向永恒。

突然,在不远处,一声嘶哑的非人的呻岭将老头从幻想拉回了现实。荷马一下子精神起来,抓起了冲锋枪……

那是队长发出的声音。老头微微站定,想走过去看一下猎人的状况。猎人一遍又一遍呻吟似的发出奇怪的声音……音调一会儿高……一会儿……现在低了一些……

老头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顿时石化了。

猎人正用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吹着口哨,错了,就从头再来……那声音轻轻的,像催眠曲一样。

这便是列昂尼德没有取名的那段旋律。

在图拉站,荷马怎么也没能找到萨莎的尸体。

还有什么?

[1] 诺亚的儿子。

[2] 诺亚的儿子。

回目录:《地铁203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地铁2035作者:[俄罗斯] 德米特里·格鲁霍夫斯基 2九星毒奶作者:育 3魔幻手机作者:九年 4黎明之剑作者:远瞳 5流浪地球作者:刘慈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