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地铁2034目录
无忧书城 > 科幻小说 > 地铁三部曲 > 地铁2034 > 第十二章 标志

第十二章 标志

所属书籍: 地铁2034

"家,在科洛姆纳,去地面路途并不遥远——整整56个阶梯,但帕微列茨站在地下的位置也不深。"萨莎沿着咯吱响的被子弹射得千疮百孔的扶梯向上爬去,她并没有看到这条扶梯的尽头。她手持的手电筒的光线并不十分强,仅够照亮黑暗中扶梯上散落的灯罩的碎玻璃,和歪斜了的广吿牌,上面的人像模糊灰暗,还有一些字母拼出的毫无意义的话。

她为什么要到上面去?她为什么要去死?

但在下面谁又需要她呢?下面是有人确确实实需要她呢,还是只需要一个还未完成的书里面的角色?

还需不需要再继续骗自己下去?

在萨莎丢下父亲的尸体,离开空无一人的科洛姆纳站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正在实现她与父亲很久以前制定的逃亡计划,带上他的一部分一起上路,至少能帮助父亲早日解脱。但迄今为止,萨莎从未在梦中看到过他,当她在梦中想要唤来父亲,与之分享她的所见所闻所经历的事情的时候,父亲的形象总是稍纵即逝。父亲无法原谅她,也不想接受她的救赎。

父女两个曾搜集了一些图书,在它们还没有被拿去换食品和弹药之前,萨莎翻阅过几本,给她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本古老的植物手册。上面的插图并不生动,只有因时间久远而褪了色的黑白照片和一些铅笔素描,但其他书里干脆就没有任何插图,所以这本手册成了萨莎的最爱。而在所有植物中,萨莎最爱的是牵牛花,更确切地说她是同情牵牛的,她在牵牛花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要知道她也如此需要一个支柱,想要向上生想要碰触到太阳的光芒。

现在人的本能驱使她去找寻一个强大的支柱,她能够依偎着他,可以拥抱他,可以缠绕在他的身上。牵牛花的本能也并不是要它靠汲取别人的汁液而活,也不是让它去占有别人的光和热,只是若没有这根支柱,如此软弱柔韧没有脊骨的它,就站立不起来。如果缺少支柱,那么它只能永远贴服在地面上生长。

父亲曾对萨莎说,她不应该做一朵攀沿的牵牛花,她是她自己,不应依附任何人而存在,也不应把全部的精力、也血都用在他人身上。问题在于在他们生活的偏远荒站并没有"其他人"可以让萨莎去投入全部精力,但父亲知道这样的生活对萨莎来说只是暂时的。父亲不希望她成长为常春藤,甚至不顾她女性的天性,希望她成长为一棵高耸的松树。

没有了父亲,萨莎能活下来;没有荷马,萨莎也能活下去:但与另外一个人的结合,对萨莎来说是唯一活下去的原因。在疾驰的轨道车上,她用双手紧紧地环抱着他,她的人生从此以后好像获得了全新的支柱。她并没有忘记父亲的教诲——轻信他人是危险的,依附他人是不体面的,但她还是突破了自己,向猎人袒露了心声。

萨莎想要依偎在猎人身旁,而猎人却以为她抓住了他的靴子。她孑然一身,向地面进发,不打算再低声下气地找寻下去。是他把她赶了上去,上去就上去。如果在地面上她遭遇不测,那么完完全全都是他的错,只有他有能力制止这一切。

终于她爬到了扶梯最上面的一层台阶。她已经处于宽敞的大理石厅的尽头,大厅铁质网纹天花板的不少地方已经坍塌。阳光明亮至极,灰白色的光束穿过远处的孔洞照射进来,光线甚至都飞溅到萨莎所在的暗室。萨莎媳灭了手电筒,深深吸一口气,悄悄地向前移去。无数的弹孔、扶梯口的碎片证明人们曾经来过这里。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己经是另一种生物的地盘了。

一块快风干的大粪、到处散落的被舔得干干净净的骨头,还有兽皮碎片都证明了一点一萨莎来到了野兽巢穴的核心地带。

为了避免眼睛被强光灼伤,萨莎眯着眼睛走向出口。

萨莎越向前,她所穿越的大厅的僻静角落就越黑暗。萨莎适应了明亮的光,便失去了感知黑暗的能力。

下—个大厅又被岗哨亭的钢筋、一堆堆无法想象的破烂和各种机器的残骸堆得满满当当。显而易见,人们把帕微列茨的地上陈列室变成了货运中转站,在强大的野兽还没有把他们自那里赶走之前,把周围的全部好东西都拖了过去。

在黑暗中,萨莎偶尔会感受到什么在抖动,但她把该一切都归咎于自己越来越模糊的视线。越来越黑,越来越暗,萨莎已渐渐无法分辨出与垃圾山融为一体的正在瞌睡的怪兽的丑陋剪影。

单调的过堂风吹过的声音掩盖了它们粗重的呼吸声,萨莎在离张牙舞爪的巨怪仅几步之遥的地方才发现了它们的存在。

萨莎警惕地仔细辨听,突然僵在了那里。她的视线停在翻倒了的报亭处,却从中看到了一个奇怪的驼背……她顿时感到浑身无力。

埋着报亭的小山丘正在呼吸着。呼吸着的还有其他所有的废物堆,萨莎正处于它们的包围中。为了看得更仔细一些,萨莎按下了手电筒的按钮,将灯光对准了小丘中的一个。

手电筒的白光照射在白色兽皮的褶子里,然后又沿着不明躯体扫了一圈.光束就散了,无论如何也照不到这具躯体的边缘。这是一头在帕微列茨袭击过萨莎的巨兽的同类,只是与那一头相比,这一头更为壮大。

这怪物好像正在发呆,因此它并没有察觉到萨莎的存在。突然间,有一头距离萨莎很近的巨兽咆哮了一声,通过歪斜的鼻孔哼哧哼哧地吸着空气,张牙舞爪着……萨莎这才想起来她应当把手电筒藏好,然后迅速向外移动。但在龙盘虎踞的地方,她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困难:离地铁扶梯越远,巨兽聚集的密度越高,在它们庞大的身躯之间越来越难找到落脚地。

想整回头已经晚了。现在萨莎已经完全不再去想自己返回地铁的可能性了。她可以悄无声息地通过这里,不去惊扰任何一头巨兽,到地面上去。凝神屏气,四面的情形都要顾到,搏一把……它们千万不要从休眠中苏醒,一定要让她平安穿越这里,她并不需要为自己留一条回程的路。

萨莎大气都不敢出,甚至尽量不去思考——万一它们突然能听见她大脑转动的声音怎么办?她慢慢地向出口方向挪动。如果靴子底下有碎掉的砖块有意让她暴露地响了一下,如果走错了一步,发出了意外的声响,它们全部都会醒来,然后在一瞬间就能把她撕得粉碎。

萨莎的脑中全是自己昨天甚至还有今天在两头熟睡着的巨怪之间穿行的场景……这样可怕的场景对萨莎来说不知为何竟是那样似曾相识。

她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萨莎知道,有时候人是可以感知到背后的人投来的目光的。但这些巨怪不用眼睛,它们用以感知空间的工具比任何眼睛都要可靠、牢固得多。

萨莎不想转身去看,她知道她要面对的一定是对牢她的巨兽,尽管她已经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它们还是被吵醒了。但她还是转过身去。

 

★                ★                ★

 

女孩不知到哪里去了,但荷马并没有立刻去寻找女孩的想法。

如果那本通信员手记能给荷马什么希望——传染病与他擦身而过,那么猎人就是冷酷无情的。在与刚刚苏醒的队长进行了一次他早有预谋的谈话之后,老头想要对自己获得的死刑判决进行上诉。猎人却不想赦免他,他也没有能力这样做。荷马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自食其果。

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10页。还有很多应当精简地记录到胶皮本上的事情。除却个人意愿,荷马还有义务去做这件事,有时他不得不停下来,似乎他已经走向了生命的终点。

他摊开纸,打算从上次被医生的叫声打断的地方重新开始叙事,但他的手在纸上写下的却是:"我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

图拉站中那些不幸的被封锁了的人们会留下什么?他想,也许他们早已绝望,也许他们仍等待救援,但他们注定难逃一劫,注定要被无情地屠杀?留下的是记忆?但能被人记住的逝者实在少之又少。

当然还有回忆,这是十分不牢固的坟墓。老头不久于人世,他知道所有人都会与他一起消失,他的莫斯科也会一起沉没。

他现在身在何方,在帕微列茨?花园环形路现如今是光秃秃的一片,死气沉沉一一不久前环形路被军用装备包围,被清扫了一遍,从而为救援工作提供条件,同时让带信号闪光灯的护送队通过。小巷街道满是腐烂的垃圾,半数以上的独栋住宅残破不堪……老头毫不费力就能想象出此时此地此景,虽然他从未从地铁爬上去看过。

其实战争发生以前,他零星来过这里几次一一与自己未来的妻子在地铁站旁边的咖啡馆约会,然后去赶晚场的电影,在考取驾驶执照的时候,曾在附近的医疗委员会进行过敷衍的付费查体!还在这里的火车站乘坐过电火车,与同事们说好去夏日的森林吃烧烤……

他盯着笔记本的方格页,仿佛在上面看到了秋雾中的火车站广场,看到了两座在夜雾中渐渐消解的塔楼,那是环形路上标新立异的翻新建筑,他的一个好朋友在那里工作。更远一些,那是豪华音乐厅旁价格不菲的酒店的尖顶。他还曾经打听过音乐厅的票价,一张票抵尼古拉两个星期的工资。

他不仅看得见,甚至还听见了不太灵巧的白蓝相间的有轨电车叮叮咚咚驶过的声音,上面载满了对这样无关痛痒的拥挤感到不满的乘客。

但花园环形路仍被闪烁的彩灯和转向灯点缀得充满了节日气氛,形成了一个大的封闭的花环。胆怯的雪花在降落到沥青路上之前就已经融化了。还有拥挤的人群——每一个人都兴高采烈,激动万分,你推我搡,似乎都在无序地运动着,事实上他们只是各自按自己的路线在运动而已。

他还看到了高耸的斯大林式高楼,花园环形路懒洋洋地从它们之间延伸出来,通向广场。路两旁的玻璃橱窗在燃烧过后碎了一地。还有商铺招牌五彩续纷的霓虹灯、巨大的广告牌,还有未建完的建筑,羞涩地半张着伤口,但很快就会被植入新的多层假肢……

楼房一直在建,但永远都盖不好。

他看着,思考着,突然觉得任何语言都无法将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表达出来。难道这样的景色,这样的城市风光能留给后人的只是附着在商务中心和一流酒店的墓碑上面的一片片青苔?

 

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也过去了,她仍没有出现。

荷马开始担心了,他在附近走了一圈,询问小商贩、乐手,与汉莎的卫兵小分队交谈,但没有获得萨莎的下落。萨莎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老头毫无所获,又一次来到猎人的房门前。猎人是现如今唯一一个荷马能与之交换关于对女孩失踪一事的意见的人。难道荷马现在还有其他人可说吗?他咳嗽了一下,向屋里看去。

猎人躺在那里,沉重地呼吸着,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他的右手并未受伤,从被子下面伸了出来,紧握的拳头刚刚松开。不深的伤口流着脓,弄脏了被褥,但猎人并未注意到这一点。

"什么时候走?"他问荷马,但并未看他。

"我现在就想走。"老头蹲蹲着,"有一件事……我找不着那个小女孩了。你怎么上路?你现在伤……"

"我死不了。"猎人回答,"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你去准备准备吧,我一个半小时以后就起来,我们前往杜布雷宁。"

"一个小时够了,但我须要找到她,我希望她能跟我们一起走……我必须找到她,你能理解吗?"荷马有些急。

"一个小时以后我就上路。"猎人打断他,"你走不走随你……她也随便。"

"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她能跑到哪里去!"荷马沮丧地叹口气,"知不知道……"

"我知道。"队长非常冷漠地说,"但你不能把她带回来。你去准备吧。"荷马眨了眨眼睛,慢慢向后退。他已经习惯了依赖猎人超自然的第六感,但这一次他拒绝相信他。他是不是又在撒谎——他想甩掉这个沉重的负担?

"她对我说,你需要她……"

"我需要的是你,"猎人差一点就对他鞠躬了,"而你也需要我。"

"为什么?"荷马自己对自己嘟嚷了一下,但队长却听到了。

"你能决定很多事情。"他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但荷马觉得猎人在对他使眼色,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病床咯吱咯吱响起来:猎人咬紧牙关坐了起来。

"出去。"他命令老头,"去作准备,如果你想准时上路的话。"

荷马在出去之前又停留了一秒钟——抓起了角落里孤苦怜仃的塑料粉饼盒。盒盖上全是裂痕,搭钩也散开了。

镜子碎得很彻底。

老头猛地转身看着队长。

"要是不带她,我也不走。"

 

★                ★                ★

 

巨怪比两个萨莎还要高,它的头部直抵天花板,利爪耷拉到地板上。萨莎曾亲眼看见,这些巨怪移动得如闪电一般迅猛,攻击人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的快。要想拿下女孩,一个动作结束她的生命,这些怪物只需随便动一动四肢中的任意一个,但眼前的这一头不知为何却迟迟没有出手。

朝它开枪是毫无意义的,何况萨莎也没有端起冲锋枪的时间。萨莎犹疑着向后退了一步,尝试向通道移动。巨兽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朝女孩的方向踉跄了一下……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巨怪还停留在原地,但没有把它那专注的盲眼从萨莎身上移开。

她鼓足勇气又迈了一步,又一步。她没有转身,也没有流露出自己的恐惧,她渐渐移向出口处。巨怪却像被施了咒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萨莎身后,像是要把她送到门口。

在距离门洞还有10步的地方,萨莎终于坚持不住了,她快跑起来。怪兽咆哮了一声,同样猛蹿起来。萨莎飞奔到了地面上,她眯起眼睛,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在还没有被绊倒,像陀螺一样在坚硬的地面上打转之前,萨莎向前飞奔。

她本以为巨兽会追上她,然后把她撕成碎片,但这位追捕者不知为何却放过了她。漫长的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她的周围静寂一片。

萨莎在背包中摸索着从守卫那儿买来的自制眼镜,那是两个镶在铁环里靠绳子固定的深色玻璃瓶底,在此之前她一直没有睁开双眼。萨莎把眼镜固定在防毒面具上,让绿色透明圆圈与橡胶面具上的窟窿正好对齐。

现在她能睁开眼睛了。她慢慢地抬起眼脸,一开始是犹疑地,后来就敢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奇怪的地方了。

她的头顶就是天空,真正的天空,它明亮,无边无际。天空发出的光线比任何探照灯能射出的都明亮,被适度地晕染成绿色,有的地方,它们冲破低矮的云,又在某地延伸至无底的深渊。

太阳!她透过薄薄的云层看到了它:那是一个子弹壳直径大小的圆圈,边缘十分整齐,明亮万分,甚至能在萨莎眼睛之中烙一个洞。她害怕了,将视线移开,停了一会儿,又偷偷地再一次看它。

它同时也具有什么让人失望的地方:它只是挂在天空中的一个刺眼的洞。但它仍独具魅力,迷人,激动人心。对常年在黑暗中生活的人来说,野兽巢穴的出口是那么的明亮,萨莎脑中闪现出一个想法——太阳也是一个那样的出口,它指引人们去一个永远没有黑暗的地方……

如果能飞向太阳,那能不能离开地球,就像刚才她离开野兽的巢穴一样?太阳还散发出柔和的、刚刚能被感受到的温暖,好像它是有生命的。

萨莎站在荒原中间,她的四周都是半坍塌半废墟的古老建筑,黑色窗户的残骸摞得像楼房一样高。建筑物多得数不清,它们互相推搡着,争先恐后想要一睹萨莎的芳容。高层建筑看上去非常高大,它们投射出的剪影更是壮观。

太惊人了,萨莎亲眼见到这一切了!就让它们散发着绿霉的气味——脚下的土地,空气,疯狂的、明亮的、无际的天空——全部铺展在萨莎面前,让她感受无法想象的辽阔。

无论萨莎在黑暗中生活了多长时间,也没有天生可以在黑暗中看清一切的好视力。还在科洛姆纳站的时候,每逢深夜,萨莎在地铁桥的陡坡前所能看到的只有那些丑陋的建筑而己,它们在密封阀口外几百米处矗立着。再往远处黑暗就越来越浓,生在地下、长在地下的萨莎也无法用视线穿透那样的黑暗。

以前萨莎从未强迫自己去认真地思考,她所生活的这世界究竟有多大。但在她的想象之中,世界是一个晦暗的茧:每个边都延绵数百米,数百米之后就己经是断崖,世界的尽头,那里也是另一个世界的开端。

其实萨莎也知道事实上这个世界要大得多,但她仍想象不出它真实的面貌。如今她明白,她之所以不能做出正确的想象,是因为她从未见识过真正的世界。

奇怪的是,为什么她置身于这荒原之中,却丝毫不感到害怕?以前每当她爬出隧道来到断崖边上的时候,她都感到自己挣脱了一副铁甲;现在隧道对她来说完完全全是一具硬壳,她终于摆脱了这一束缚。在白天的光线里,任何危险在远距离处便能被发现,萨莎有充足的时间寻觅藏身之处,或者准备好自卫。此外,萨莎还有一个羞怯的、不明所以的感受:她似乎回到了家。

在一片荒漠中,过堂风追赶着乱麻一般交织在一起的树枝,沮丧地穿过高楼大厦间的缝隙,拂过萨莎的后背,激励萨莎变得更勇敢,鼓励她去探索这个全新的世界。

她孤注一掷,如果她想回到地铁中,她必须再一次通过野兽盘桓的巢穴,只是在这一次,它们不可能仍在瞌睡着。偶尔会有一两只白皮毛的庞然大物一闪而过——显然,它们不能忍受白天的强光。但当夜晚降临,它们会

有什么行动?目前为止,她若想见到荷马所描述的景色中的任何一样,她就要走得越远越好。

萨莎继续前进。

她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渺小过。她始终无法相信,这些宏伟的建筑是由人类,个子与她一般的人类建造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最后一次战争前的这一代人已经退化了,他们变得浅薄无知……自然环境把他们改造得能适应艰苦的地下隧道和车站的环境。但这样的建筑都是由这些小个子的人类的祖父辈们建成的,他们骄傲、强化、高大、身材勾称,就像他们所居住的楼房一样。

她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这里楼距十分宽,地面上覆盖着像石头一样布满灰色裂纹的硬壳。峰回路转,呈现在她面前的世界更为广阔了。视线能到达如此之远的远方,萨莎的心脏开始发紧,头开始发昏。

萨莎倚靠着一座古堡满是青苔的墙壁坐下,它的钟楼不尖但也高耸入云。萨莎尝试着想象,在这座城市还未失去生命的时候,它是什么样子的。

路上行走的——毫无疑问,这里曾是一条路——往来的都是高挑、漂亮的人们,他们穿着色彩鲜艳明亮的衣服,帕微列茨站最盛装的居民们要是站在他们身边,会顿时黯然失色,像乞丐一样。

汽车穿梭在色彩鲜艳的人群之间,与地铁列车的车厢相差无几,只是尺寸要小得多,里面只坐得进4名乘客。

那时房间里也不那么昏暗,窗洞并不是一个个黑洞,而是镶嵌着干净的、闪闪发光的玻璃。萨莎还看到了一种奇怪的、轻便的桥梁,它们能在不同的高度连接起矗立在完全不同方向的楼房。

那时的天空不会这样的空旷,那里会有让人无法形容的飞机时不时地飞过,它们的腹部差一点就能碰到高楼的楼顶……父亲曾向萨莎解释过,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并不用扇动它们的翅膀,但萨莎还是把它们描绘成带有蜡挺翅膀的庞然大物——那翅膀忽闪着,在微带绿色的阳光下泛着晶光。

还有曾经飘落的雨。

事实上就是从天而降的水,但却给人另一种感受。它能将泥土灰尘冲刷干净,还能洗去人的疲惫。除了雨以外,有此功能的也只有淋浴间里生锈的水龙头里流下的涓涓热流。从天而降的水能由内到外净化人,洗刷他们的罪孽。神奇的雨能洗去心灵中的苦涩,为心灵注入新的活力,让它变得年轻,给人继续活下去的意愿、动力。这些话都是老头曾经说过的……

萨莎相信,尽管她童年被施了魔咒,但终这个世界会出现在她的周围。这不,她似乎已经听到了来自高空的透明翅膀的嗡嗡声、人群之中愉快的叽叽喳喳声、车轮发出的有节奏的撞击声,和雨闷声滴落的声音。萨莎自顾自地回忆着,还将自己在离开地铁前听到的乐曲交织在其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深深地刺痛了她的胸口。

她跳起来,开始在道路的最中央逆着人流奔跑起来,穿过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仰起脸来感受雨滴落下的一瞬。老头是对的:这里的一切都如童话般美好,惊人的美好。要做的只有刮去时间的铜锈和绿霉,美好的过去就会开始闪光——就像荒废了的地铁站中的彩色马赛克拼图和青铜浮雕一样。

她停在一条绿色河流的河岸上,河上的桥早就坍塌了,她已经没有可能到河的对岸去看一看了。那幅在几秒钟前还真实鲜艳的画突然间就褪了色,它所散发出的光芒也熄灭了。空空如也的房屋因年久失修变得干瘪,路面上的水泥和沥青布满裂痕,路边的荒草达两米高,漆黑的原始森林呑噬着所剩无几的河岸——一秒钟以前还美好无比的世界,一秒钟以后便变了样。

萨莎突然生起气来,她从未亲眼见过城市,为了一睹它的芳容她不得不在死亡和回到地铁之间做出选择,但地面上却没有一个身材面容姣好、衣着光鲜的活人……还有,这么自地平线延伸而来的宽广的马路上,除了她以外,再没有第二个活人了。

天气晴空万里。无雨。

萨莎连大哭一场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如果能死去就再好不过了。

上苍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一个巨大的黑影扇动着双翼逼近她的头顶。

 

★                ★                ★

 

他该怎么选择?放猎人自己上路,忘掉自己的书,留在这里,直到找到失踪的女孩?或者把女孩抛到脑后,跟着猎人走,把萨莎从自己的小说中彻底抹去,布下天罗地网等待他的下一个女主人公?

理智不允许荷马离开队长。他踏上长征路的目的何在,在这地铁里所遭受的所有生命威胁又是为了什么?他只是不能轻易拿自己付出的所有努力去冒险。

但当他在病房中捡起那面被打破了的小镜子以后,他便认为,如果在女孩不知下落、生死未卜的情况下,他和猎人离开帕微列茨站,那么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其实老头也好,他的小说也好,难免会背叛女孩,但如今要想把女孩永久地从记忆中抹去,对荷马来说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无论猎人怎么说,荷马都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找到女孩,虽然他心底也有那么一份绝望——女孩已不在人世。荷马不遗余力地寻找着,不停地向路人打听询问着。

环线是被封锁起来了的,没有证件,女孩是不可能进入汉莎的。走廊里的各个病房?老头从头搜寻到尾,见谁问谁,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女孩的下落。终于有一个人不是很肯定地对老头说,他好像看到过女孩,穿着防护服……荷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大致勾勒出萨莎的出走路线,追踪到了扶梯底部的那堆篝火。

"关我什么事?她想走,那就走,还硬塞给她一副上好的目镜。"守卫无精打采地站在岗亭里,"我不能放你上去,领班员提前跟我打好招呼了。上面是入侵者的巢穴,没有一个人。女孩在这儿求我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可笑。"他的瞳孔大得像机枪枪筒一样,视线十分空洞,无论如何也不看老头一眼,"你快回去吧,老爷子。天很快就黑了。"

猎人知道此事!但当他断定老头没能力把女孩找回来的时候,他在暗指什么?难道,女孩还活着?

荷马迅速折返,急急忙忙跑去猎人的病房,因情绪激动,脚步十分踉跄。他钻入一扇秘密的矮门,沿着狭窄的楼梯跌跌撞撞地爬下,没有敲口,猛地撞开了猎人的房门……

房间是空的:猎人不在,他的武器也全都不见了,只有散落一地露出褐色血迹的绷带,还有孤零零掉在地板上的空水壶。

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密封防护服。

队长抛弃了他,就像抛下一只令他生厌的狗,这是对荷马的固执的惩罚。

 

★                ★                ★

 

她的父亲坚信:人会受到一些符号的指示。人应该学会发现这些符号,学会正确解读这些符号。

萨莎抬头向上看,顿时僵住,她惊呆了。如果有人想在此时给她什么符号的暗示,那么这个符号被设计得简直不能更富有表现力一点了。

那座废桥的不远处,在浓郁阴暗的灌木丛中,一座圆形的带有奇怪尖顶的木塔矗立在那里——与周围的建筑相比,它有些鹤立鸡群。岁月同样没有放过它: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缝,塔楼本身也危险地倾斜着。如果没有奇迹存在,它也许早就倒塌了。为什么她刚才一直没有注意到它?

塔楼上缠绕着硕大的牵牛花藤蔓,它的喇叭口当然要比塔楼纤细好多倍,但它的厚度和力量足以支撑住渐渐坍塌的建筑。这惊人的植物用藤蔓缠绕着高塔,那些藤蔓虽然纤细,却织起了一张大网,支撑着这座建筑,使它不至于倒塌。

是呀,曾几何时,牵牛花是何等纤弱,就像现在的它所拥有的最年轻的枝蔓一样;曾几何时,它不得不挂住塔楼的突起和阳台向上生长,因为对它来说塔楼永远不会倒。如果塔楼没有那样高,那牵牛花就不会长成如今的面貌。

萨莎痴迷地看着牵牛花,看着被它拯救的整栋建筑。这一切对她来说具有与众不同的意义,她重新拥有了斗争的勇气。奇怪的是,她的生活并未发生任何改变,只是透过绝望的灰色硬壳,小小的牵牛花的枝蔓末梢直戳进她的心底,点燃了她的希望。

就算有些错误再也无法得到修正,做过的事永远不能抹去,说出去的话再也无法收回,但她仍有改变很多事情的权利和机会,虽然她还不知道如何去改变。重要的是,现在的她获得了全新的力量。

为什么巨怪默许她毫发无损地穿越它们的巢穴?萨莎现在似乎猜到了原因;有一个隐形人牵制住了它们,为的是给女孩一个机会。

她感激这一切,她做好了原谅一切的准备,做好了证明自己的准备,做好了前去斗争的准备。而从猎人那儿,她只渴望得到一个小小的暗示,还有一个符号。

正在落山的太阳渐渐熄灭了光芒,但这里却重新被照亮。萨莎仰起下己,余光突然捕捉到一个动作迅猛的黑影,那黑影正渐渐逼近她。她迅速媳灭手电,黑影便隐形了。

空气突然被刺耳的啸声刺破,天空中一个庞然大物像石头一样重重地砸了下来,差一点就砸到萨莎头上。出于本能,女孩立刻趴到了地上,这救了她一命。那看不见的猛兽摊开硬翅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大力划了一下又重新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在空中画了-个半圈,觊觎着另一次攻击。

萨莎手捏冲锋枪,摒弃心中的杂念。但就算再密集的连发子弹也无法伤到这庞然大物,她已经不抱打死它的希望了。但会有下一次攻击!萨莎折返向荒原扑过去,她就是从那儿开始了自己的旅行,完全没有考虑该如何再回到地铁中去。

飞行的怪物发出狩猎的呼号,又一次向萨莎扑去。穿着别人的裤子的萨莎走起路来踉踉跄跄,一下子脸朝下被绊倒在地,但萨莎灵巧地翻过身来,又是一阵扫射。那怪物被子弹弄得不知所措,但仍旧毫发无损。就这一会儿,萨莎已经争取到时间,站起来朝附近的房子奔去,但反应仍慢了一步,她没能在猛兽眼皮底下躲藏起来。

现在,天空中己经盘旋着两个黑影了,它们靠扇动沉重的膜状翅膀停留在空中。萨莎的盘算十分简单:紧贴任何一栋建筑的外墙。飞行的猛兽身躯巨大,行动不灵敏,萨莎如果站在那里,它们就抓不到她。至于其他……她反正逃不到哪里去。

这次来得及!她冲向墙面,心中暗暗祈祷怪兽能就此放过她。但事实相反,它们比她想象中更聪明,更有办法。一开始只有一只,后来连同第二只一起扑到距萨莎10步远的地面上,翅膀拖在身后,不慌不忙地向萨莎进发。

冲锋枪的子弹没有打退它们,只是惹火了它们——子弹进入了它们那浓密的毛发,却无法深入它们的血肉之躯。靠近萨莎的那一只恶狠狠地龇着牙,扭曲的嘴脸下,翘起的黑色嘴唇中,萨莎看到了歪斜的、如钉子一样锋利的牙齿。

"趴下!"

萨莎甚至没有去想,这个遥远的声音自何处而来,她只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趴在了地上。咫尺之遥的地方发出了爆炸的巨响,她被巨大的气流波及。很快又响起了第二次,紧接着响起了野兽狂暴的呼号,传来了翅膀拍打的声音。

她不敢抬起头来,咳嗽着,透过扬起的灰尘看过去。不远处的地面上新出现了一个漏斗形的小坑,地面被油亮的血液淋湿,血肉模糊的硬翅躺在地上,旁边还有几块烧焦了的不明物体。

一个身材高大、强壮有力的人穿着沉重的防护服从容不迫、昂首挺胸地向萨莎走来。

猎人!

无忧书城 > 科幻小说 > 地铁三部曲 > 地铁2034 > 第十二章 标志
回目录:《地铁203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无限恐怖作者:zhttty 2环城术士作者:黑袍雷斯林 3三体作者:刘慈欣 4刘慈欣短篇小说作品作者:刘慈欣 5三体1:地球往事作者:刘慈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