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走进武侠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走进武侠 > 第四十章 真相大白

第四十章 真相大白

所属书籍: 穿越之走进武侠

  厅上死寂。

  “你不必报仇,因为你根本不是路遥的儿子,”沈静山木然道。

  “胡说!”一声怒斥。

  沈静山却并不看怒气冲冲的昊锦,只茫然看着黑风:“你可知道你是谁?”

  “本座自然是路黑风,”黑风也略有些惊讶,却又很快恢复了淡淡的语气,“沈庄主以为是谁?”

  沈静山苦笑了声:“你不是路黑风,路遥根本没有儿子留下!”

  没有一个人出声,众人皆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既承认女儿当时有孕,如今怎么又说黑风不是路遥之子?

  “胡说!当日路教主亲口告诉我那个……夫人有了身孕,”昊锦情急之下又要说“那个女人”,却忽然发现不妥,立刻改口,“如今教主身上的黑血令牌就是铁证,你还想胡编乱造,指望教主放过你么!”

  黑风亦看着他,淡淡道:“你以为本座会信?”

  “老夫没有说谎,”沈静山闭上眼,脸色痛苦,“当日小女产下死胎,老夫亲眼所见!”

  昊锦大笑:“死到临头,你竟还编出这等谎言欺瞒我等?便依你,教主身上的令牌又从何而来?”

  黑风看看他:“本座既非路黑风,那是谁?”

  沈静山老泪纵横,一字字道:“你,应该叫沈清风,是小儿沈羽之子,也是忆风的孪生哥哥!”

  此言一出,不但昊锦与黑风愣住,郑少凡柳飞等面上皆有震惊之色。

  “难怪……”张洁喃喃道,“难怪他们这么像。”

  黑风忽然转过身,直直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我……”张洁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

  黑风缓缓向她走去,寒星般的目光锐利无比,他整个人又笼上一片摄人的寒气。

  “你,再说一次!”

  见到他那凶狠的目光,张洁吓得连连往后退:“黑风哥哥……”

  郑少凡不由露出担心之色,紧盯着他二人,暗自提起真气。

  “一派胡言!”昊锦忽然一声怒吼。

  黑风停住脚步,丢开张洁,转过身看着他。

  昊锦却又不再激动,只喃喃道:“绝对不会……”。

  “他……他果真是“玉公子”之子?”曹让也有些结结巴巴了。

  “玉公子”沈羽是闻名江湖的美男子,当时不知多少名门闺秀倾慕不已,这样的人有谁会忘记。

  众人看看沈忆风,又看看黑风,都不太相信。人人都知道“玉公子”死于路遥之手,可如今他的儿子怎么反而来为路遥报仇?

  沈静山忽然转头看着沈忆风,淡淡道:“忆风,你可知你本该叫长云,后来老夫以为清风已死,心中愧疚,方将你改名为忆风。”

  “胡言乱语!”昊锦显然有些慌乱,“当年夫人带着他四处奔走,口口声声叫他风儿,老夫亲眼所见,荒唐,莫非她带着兄长之子到处跑不成?”

  “只因小女也并不知。”沈静山茫然地望着黑风。

  昊锦又急又气:“她怎会不知!”

  “是,是……老夫对不起小女,也对不起小儿,”沈静山竟忽然发出一阵凄凉的笑声,目光空洞,“羽儿,老夫找到他了,可他如今所做的一切皆因我而起,叫我如何说得出口!”

  “你说!”淡淡的声音忍不住颤抖,多年来支撑他的仇恨忽然间就要灰飞烟灭,一切都要成为泡影。

  “当初路遥死后,小女受刺激早产,不想老夫一直未曾留意,胎儿已然死在腹中。可怜的孩子,她什么都没有……”

  说着,沈静山已泪流满面。这个可怜的老人独自将这个秘密守了二十多年,每日皆受着内心的折磨,如今再次撩起这伤痛,他一瞬间竟衰老了许多。

  “老夫不忍她伤心,便趁机让她服药昏睡了一天,恰好第二日儿媳也临盆,先产下一子便昏过去,张嫂告诉老夫是双生子,老夫因心痛小女,糊涂之下便让张嫂偷偷抱了一个与她,慌称是她所生。”

  “老夫只当如此既安了小女之心,又不失为一家人,因小女并未明媒正娶嫁与路遥,老夫便从沈姓起名为清风和长云。哪知道小女终是恨老夫害了路遥,孩子满月时,她便留下书信与老夫断绝关系,带着清风走了。天下之大,老夫四处查探竟难有消息。”

  众人面色皆变,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竟然是沈静山的孙子!

  昊锦脸色发白:“路教主他……”

  沈静山摇摇头,悲哀而愧疚地看着黑风:“你……受了这许多苦,如今又变成这样,实是老夫之过。”

  “你胡说!”

  “是他胡说……”昊锦也颓然坐下,“路教主……”

  他始终接受不了路遥无后的事实。

  “老夫没有胡说,”沈静山依然看着黑风,缓缓道:“倘若不错,你与忆风必定模样酷似,你可愿摘下你的面具让老夫看看?”

  黑风一颤,转头看着地上的沈忆风,却见他也正看着自己——是真的?早在见到沈忆风时,他心中便已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大哥?”沈忆风看着他,又露出那湖水蓝天一般明净的笑。

  郑少凡叹了口气:“若要知晓真情,只有照沈庄主的办法了。”

  昊锦忽然站起身:

  “凌易!”。

  凌易立刻推门面无表情地走进来,看来他都听见了。

  昊锦瞪着他,声音微有些发颤:“惟有你见过教主的面目,是不是果真如此?”

  凌易看看黑风,垂头不语。看来他早在见沈忆风时便已知晓,只是他平生除了练剑便是奉命行事,不曾对这些事关心。

  “不可能……”黑风看着凌易,喃喃道,“二十多年,我父亲怎会是沈羽,他,又怎会是我的仇人?胡言乱语……”

  郑少凡摇了摇头,暗自提起真气。

  黑风既忍受苦楚一心复仇,若忽然发现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他性行偏激,心中必定难以接受,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沈静山痛苦地闭上眼,众人皆沉默。

  “一派胡言!我不信!”唇边忽然泛起狞笑,目中寒芒大盛,“这八年,我日夜苦练黑血掌,就为了今日亲手报仇!”说着,那语气竟渐渐疯狂起来。他伸手指着厅上众人:“你,你!我要你们这些名门正派把欠我的补偿回来,全都补偿回来!”

  狠毒的目光扫过,众人全身一颤。

  谁知,他却又忽然转过身,看着张洁:“你说,是不是?”

  曹让等愣住,不知他为何问这个女子。

  “是不是?”他直直的看着她,又问了一遍。

  那寒星般的目光此刻竟一片茫然,似疑惑,似失望,又似痛苦。张洁不忍再看,低下头,不知道该不该说真话。

  黑风径直走到她面前,伸手用力扳着她的肩膀:“你说,是不是?”

  那双手非常有力,她疼得全身一抖,抬头露出企求之色。

  忽然,肩上轻了些。

  他茫然看着她,目光似已将她穿透:“我不姓沈,对不对?”

  倏地,那双眼睛又回复了坚毅,紧紧盯着她,似是信任无比。

  张洁担心地望着他,美丽的大眼睛升起泪光——若告诉他真相,他一定接受不了吧?

  她咬着牙扭过脸,犹豫万分。

  “你说,我相信。”轻轻的声音。

  闻言,她看看他,又看看地上的沈静山和沈忆风,却见他们都满脸期待的望着自己。

  终于,她垂下眼帘,默默地点了点头。

  肩上的手忽然一松,无力地垂下……

  “他们果真一模一样?”曹让忍不住惊叫,“玉公子不是死于路遥之手么?他竟然……”

  “他真是玉公子之后?”众人皆互相望了望,面色有些难看。

  他竟然真是沈静山的孙子,而路遥反倒成了他的仇人,这一切都源于一个误会——但如今,他已是江湖中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人人欲得而诛之。

  众人皆不知该怎么说话。

  “你也骗我,你也骗我……”黑风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露出有趣之色。他一面喃喃自语,一面缓缓后退,似已站立不稳。

  张洁见他这样,心痛得快要窒息:“我没有骗你,黑风哥哥……”

  “教主……”昊锦脸色惨白。

  当年路遥吩咐自己一干人绝不要复仇,而自己的执著竟让一个无辜的孩子变成了这样。

  多年相处,他既尊敬黑风,却又拿他当后辈,甚至言语教导,而黑风也当他长辈一般,并非全无感情。况且现在已确定沈姑娘并没背叛路遥,他怨恨已消了不少,如今见黑风这样,饶是知道他并非路遥之子,心中亦不好受。

  “我是什么教主!”黑风冷冷的看着他,“你们都骗我,给我滚!”

  他恨极,随手一挥,旁边石桌轰然倒地,庭上尘灰飞扬,那石桌转眼竟已成了一堆石末。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看他的模样竟似已丧失了理智,自己这些人的下场便可想而知了。

  “我竟是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我莫名被抱给了一个女人,被人追杀,被废了筋脉,流落街市……”他失神地自言自语,“我苦练八年,我杀人,全是在给仇人报仇?”

  “不错,是你认贼作父!”曹让忽然大声骂道,“还做下这许多杀孽,真是十恶不赦!”

  闻言,寒星般的目光一亮,唇边又掠起冷酷的笑意:“十恶不赦?对……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十恶不赦……”

  话音方落,他忽然双臂一挥,凌空劈出几掌。与此同时,郑少凡面色大变,身形一晃,双掌也凌空推出——

  地上有几个人立刻莫名离开了原地——然而,还是有一个人惨叫出声,当场毙命!

  眼看着血腥的场景,众人皆怒!

  郑少凡大惊,温和迷人的单凤眼中满是不忍与痛惜:“黑风!”

  然而,黑风却似没听见,又狞笑着走向曹让。

  未等郑少凡上前,张洁已扑过去拦住他。

  “不!”

  “要杀便杀,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总有一天会有报应!”曹让见死了一个人,更是眼中冒火,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大骂。

  “报应?”黑风大笑。

  他一挥袖,张洁立刻被甩在地上,口中吐出鲜血。

  “小洁!”温和而焦急的声音。

  郑少凡立刻过去扶住她。原来,她急痛攻心,如今又被黑风这一下推倒,受真气所震,所以吐血。

  “不要,黑风哥哥!”她依然挣扎着爬过去,抱住他的腿,“你不要杀人了。”

  黑风被她抱住腿,冷冷一笑,低下头正要将她踹开,谁知却见到那双极度哀伤的眼睛,娇美的唇上犹带着鲜艳的血迹。

  他愣住,神色缓缓松弛下来,目光复杂。

  “你这丫头让开,我曹让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曹让怒道。

  “不要,”张洁立刻转过头看着众人,“他本来是无辜的,当初是他们把他逼成了这样,他什么都不知道!”

  多数人已垂下头。

  他确实是最无辜的。若非沈静山将他抱与沈姑娘,他又怎会流落街市;若非为了报仇,他又怎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不管他是谁!”曹让却依旧挺胸大吼,“他杀了我玉剑门上下一百多人,难道他们不是无辜的?”

  此言一出,有人附和,有人摇头,议论纷纷。

  “你要报仇,我等之仇难道就不报了么?”江舞忽然抬头看着黑风,一直麻木的脸上忽然露出凶狠之色,“你杀了盈盈!你竟然忍心杀她!”

  “江舞!”张洁企求地看着他:“不,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

  黑风看了看众人,又看看她,嘴唇微动,似在喃喃自语。

  “报仇……”

  半晌,他竟然转过身,摇晃着走出院门去了。

  众人呆住。

  “黑风哥哥!”张洁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心痛无比,立刻爬起来追出去。

  昊锦忽然站起,却立刻又无力地坐回了石凳上。

  “小洁!”郑少凡有些担心,正想追出去,然而看着昊锦和庭中这一干人,他又黯然叹了口气,停住脚步。

  曹让却冲着门外大喝:“黑风!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终于,江舞“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昏倒在地。

  庭中一片混乱。

  沈静山闭上眼。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走进武侠 > 第四十章 真相大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4重紫作者:蜀客 5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