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走进武侠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走进武侠 > 第三十一章 情系寒玉箫

第三十一章 情系寒玉箫

所属书籍: 穿越之走进武侠

  休息近半个月,张洁精神完全恢复。在田盈盈细心的照顾下,江舞恢复得也很快,面上又有了笑容,只是自那天后他便不再与张洁说话。

  而田盈盈明知道江舞的心思,却依然毫无怨言,默默地照顾着他。

  张洁暗自内疚,却也替江舞高兴,娶到田盈盈实在是他的福气……

  偏厅上。

  待曹让长孙成二人出去后,郑少凡竟意外留住了沈静山等人。

  沈静山端起茶,笑道:“郑公子有事但说无妨。”

  郑少凡沉吟:“在下这一个多月专程差人打听了三大门派被灭之事,发现些奇怪之处,是以冒昧找沈庄主商量。”

  “奇怪?”沈静山放下茶,露出询问之色。

  郑少凡笑了笑,看着他道,“当日玉剑门云家堡上下全数丧命,无一幸免……”

  “不错!”田盈盈竟破例打断了他的话,声音悲愤,“外祖父全家就是死在他们手上!”

  众人一愣,郑少凡也立刻停住。

  田盈盈从小便随云家堡外祖父习武,直到十四五岁才回到亲生父母身旁,是以与他们感情颇深,听到此事便悲痛难当。

  “盈盈。”江舞轻轻拉了下她。

  “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田盈盈咬咬牙坐下,眼泪却早流了下来。

  沉默半日。

  郑少凡又继续道:“在下探得一件奇怪的事,他们被灭门后,竟无一人入室搜查。”

  “不错!”江舞忍不住也叫出声,“既然怀疑寒玉箫在他们手上,为什么又没人去搜查?”

  众人愣住。

  郑少凡微笑道:“正是,我等一直以来皆为寒玉箫之事迷住,五大门派相互怀疑,到觉察时却已太迟,否则黑血教若要事成谈何容易。”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特意加重了“五大门派”几个字,说完便看着沈静山,

  “难道他们并非为寒玉箫?”江舞喃喃念叨。

  沈静山却看着郑少凡,神色复杂。

  一直坐在旁边默默无声的柳飞忽然问道:“会不会是复仇?”

  “也可能,”江舞目光一亮,“当日路遥不是死在六大门派手上吗?”

  郑少凡只看着沈静山。

  沈静山终于摇摇头,语气无比肯定:“不会,绝对不会!”

  众人看着他二人,皆有些奇怪。

  “前辈又如何得知?”郑少凡却紧盯着沈静山,温和的目光刹那间竟锐利无比。

  众人更诧异了,他一向温和有礼,为何忽然如此逼问沈静山?

  半晌。

  沈静山闭上眼,一字字道:“因为,路遥并非死于我等之手,他……是自尽。”

  众人面上更是震惊。

  “据江湖众多传闻来看,”郑少凡依然看着他缓缓道,“此似与路遥的行事不合。”

  沈静山苦笑:“二十多年,物换星移,江湖讹传何只一件。”

  郑少凡便不再言语。

  “郑公子不信?”

  沉默半晌,郑少凡终于微微一笑:“晚辈不敢,只是晚辈有些事想不通。”

  “哦?”沈静山似问非问。

  “既非复仇,那便为寒玉箫。但其一,云台当年虽位列六大门派,然沈庄主已退隐多年,人也所剩无几,他们又为何对云台如此看重,连黑风都亲自来了。”

  “这只因郑公子在此吧?”田盈盈抢道,“如意堂与江府皆被郑公子解救,他们当然要谨慎了。”

  郑少凡摇摇头道:“其二,他们既然要寻寒玉箫,且不道灭了三大门派而不搜查,却为何又定下个‘今日不成来日不究’的规矩,倘若寒玉箫在侥幸的江府和如意堂手上,他们岂不是徒劳一场?”

  众人也愣住。

  郑少凡看着沈静山,缓缓道:“他们竟似早已知道寒玉箫在云台山庄。”

  闻言众人皆惊,都看着沈静山。

  谁知沈静山竟一语不发,也不为自己辩驳。

  一旁的沈忆风摇摇头,面露微笑:“在下以性命担保云台绝无此物,郑公子……”

  “郑某自然相信沈庄主”,郑少凡立刻截口道,“但他们如此看定云台,似乎……”他不再说下去,只看着沈静山。

  沈静山却缓缓闭上眼。

  终于,他叹了口气,睁开眼,似乎一瞬间老了许多:“郑公子想知道什么,老夫知无不言就是。”

  “这……”郑少凡看着他,反有些犹豫了。

  沈静山竟忽然一笑,道:“是路遥与小女之事?”

  郑少凡亦微笑:“前辈倘若不便……”

  沈静山摆了摆手:“老朽相信郑公子。”

  随后他却又沉默了半日。

  “老朽的确瞒了你们,只因……这是老朽生平最不愿提起的一件伤心事。”。

  黄昏,山崖边,一个美丽如仙子般的女子拿着书,准备去山那边寻找一种珍稀草药。却不幸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掉下那万丈悬崖。

  周围只有光秃秃的沙石,连一个借力之处都没有!

  正在她绝望之时,突然,崖边出现一高大英挺的影子,手上拿着一枝长长的晶莹的箫。

  她想也不想便立刻抛出白练缠住他手上的箫,借力便跃了上来,笑嘻嘻的跟愣住的英俊男子道谢。

  那个英俊的中年男子正是当年黑血教教主路遥。

  他杀人如麻心狠手辣,尤其是那骇人听闻的黑血掌法,更是让黑白两道闻风丧胆。

  他早已发现那女子要掉下去,却根本无半分相救之意,只觉得有趣而已。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能借着自己手上的寒玉箫救了命。

  以后便如烂熟的故事一般,两人相爱了……

  沉默。

  “原来他们是喜欢对方的!”张洁终于忍不住惊讶,“并不像传说中那样。”

  沈静山摇摇头:“说路遥引诱小女,只因老朽当时自命为名门正派,深恶路遥其行,故而迁怒于他。而老友们又怜老朽家门不幸,皆隐瞒了真相,未曾将此事传开,是以江湖中人知之甚少。”

  原来如此!

  “后来,”沈静山叹了口气,“她终于还是告诉了老朽,她说路遥答应她不再作恶,求老朽成全他们。老朽当时年盛,结拜兄弟正是死在路遥手上,何况路遥生性放浪,老朽哪里肯信他!一怒之下老朽便将小女关起来要以家法处置,没料到路遥当晚便来救走了人。然后……他二人私自结为了夫妻。”

  说到这里,沈静山不经意咳嗽了两声。

  张洁却已被这伤感的故事迷住,半晌,她才幽幽道:“不应该阻拦他们的。”

  闻言,沈静山神情有些激动:“不错!老夫当时气盛,哪里想到路遥那样一个魔头会真心改过。”

  张洁忽然抬头问道:“如果,你知道他确实真心悔过,会原谅他吗?”

  “这……”沈静山全身一震,竟语塞。

  “他已经杀了很多人,还能改过吗?”她依旧期待的望着他。

  众人不解她为何这么问,都奇怪的看着她。

  沈忆风微笑道:“真心改过,自然应该原谅。”

  江舞却皱眉:“路遥以杀人为乐,死在他手上的不计其数,怎可随便就饶了?”

  众人闻言呆住,他们这才发现难以回答了。

  白道之人讲求的是仁爱、正义、还有宽容。一个大魔头真心悔过,江湖从此不知少了多少风波与危害,自然是求之不得。然而,他已经杀了很多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对那无数的死者来说,岂非太不公平?

  郑少凡微微叹了口气。

  沈静山终于看着张洁,坦然道:“姑娘问得好,老朽当时自命明门正派,只怕就算他真心悔过,老朽也不会让小女嫁与那魔头的。”

  张洁立刻黯然。

  沈静山却扫了众人一眼,摇摇头。

  “此事传出,路遥的仇人纷纷登门,老朽却也恨他杀死了结拜兄弟,只道他骗走了小女,于是便暗中定下了一计。”

  说到这里,他已是无限悔恨:“老朽找到小女,说只要她将寒玉箫送来老朽便原谅他们。小女素来纯真孝顺,并不知寒玉箫有何用,便信以为真将寒玉箫偷了出来。老朽趁机将她制住送到一个秘密所在,而后拜访了当时的几个大门派,设下埋伏作了安排。”

  张洁惊呼:“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错,”沈静山闭上眼,“只怪老朽当时报仇心切,不相信路遥。”

  “前辈所说几个门派,便是玉剑门,云家堡,百毒山庄,如意堂、江府吧,”郑少凡也略略叹了口气。

  “正是,”沈静山点点头,“路遥见小女不归寻上门来,却中了我六大门派设下的埋伏,身受重伤。小儿上前拦截,竟然命丧黑血掌下,路遥终是逃回了黑血谷。老朽痛失小儿,更要一心绝了小女跟他的念头,只道他没有了寒玉箫必定会以……会疗伤。便好断绝小女之心。”

  田盈盈瞪大眼睛,不太明白:“既然不用寒玉箫也有办法,这和沈姑娘跟不跟他有什么关系?”

  张洁亦疑惑的望着他。

  沈静山竟尴尬不已:“这,有所不知,那黑血至阳真气乃是阳火过盛,这个,除了寒玉箫,天下至阴,这……”终是说不出来。

  二人依然不解。

  郑少凡咳嗽一声,含笑继续问道:“此事后来如何?”

  沈静山得以解脱,立刻道:“不想那路遥竟真的对小女一片痴情,非但不怪她盗走寒玉箫,竟为了她不行疗伤,终于被我六派高手追踪而至,不敌自尽。”

  郑少凡与柳飞也黯然。田盈盈与张洁眼中已有泪光,她们虽不知他不疗伤的原因,却也深深感动。

  江舞喃喃道:“不想这路遥竟也是个痴人。”

  “那时小女终于逃出来与他相会,见他二人情深一片,洛阳江岳与如意堂的柳无歧皆着力劝阻,路遥却一向心高气傲,终于自尽。”说完,老眼中竟也有泪光。

  张洁忍不住黯然道:“他已经改过自新,虽然不是你们亲手杀死,也是被你们逼死的。”

  沈静山默然不语。

  郑少凡叹息一声道:“那寒玉箫——”

  “寒玉箫在云台之事说来五大门派并不知情,路遥也未曾提起,老朽当日觉得对不住小女,既然路遥已死,老朽便将寒玉箫给了她。”

  沉默。

  柳飞忽然冷冷道:“云台山庄早知寒玉箫并不在五大门派,竟眼看着他们被黑血教逼得灭了三个!”

  郑少凡看着柳飞皱了皱眉,沈忆风也望着祖父摇摇头。

  众人实在想不到沈静山竟会如此狠心。

  沈静山并不反驳,只一笑:“后来小女怨恨老朽,只身搬出家门,而后她……又被路遥的仇家追杀含恨病逝,老朽便再没见过此物,是以一直疑惑落入了追杀小女的五大门派手里。”

  闻言,众人有些惭愧,原来竟是错怪他了。

  柳飞忽然起身一礼:“晚辈失言。”

  沈静山忙道:“只怪老夫未说明白,柳大侠并非全无道理,老夫岂敢受礼。”

  众人见他们如此,皆露出敬佩之色……

  “看来果真是为了寒玉箫,”田盈盈道,“他们只知道是沈姑娘偷走玉箫,所以这次对云台格外看重。”

  郑少凡却摇摇头:“既是早知道在云台,为何又要先灭了五大门派?”

  “不错!”江舞惊道,“他们若真要追究,也该先找上云台才是,为何要灭了玉剑门?”

  沉默。

  柳飞忽然道:“路遥可有亲人?”

  沈静山摇摇头。

  “为寒玉箫说不通,他又无亲人,或者是他的旧部要报仇?”江舞也不解。

  “绝对不会!”沈静山立刻截口,“当日路遥自尽时,曾亲口下令四大堂主不许复仇,黑血教教规最严,绝不会违抗已故教主的遗命。”

  他顿了顿:“况且,他们要复仇何必等二十几年,如今凌宇药魔皆已故去,毒手散人不知去向,教主也已易换,他们岂敢擅自行动。”

  郑少凡沉吟道:“他死时年已而立,难道没有子嗣?”

  说完,他看看张洁,顿住。

  张洁也愣愣的看着他。

  江舞笑道:“黑风统领魔教八年,江湖都传言他已年近不惑,何况他十七八岁怎可能当上魔教教主?”

  郑少凡却看着张洁,张洁亦眯起了眼睛,他们居然认为他三四十岁了。

  “江湖传言又有几分可信?”沈静山缓缓摇了摇头,随即微微一笑,“郑盟主不也少年英雄么?”

  江舞有些尴尬:“这个……”

  他略扫了一眼张洁,却见张洁也看着郑少凡发笑,不由脸色一黯,立刻又转过头去。

  郑少凡却依然含笑道:“据说路遥生性放浪,此事……”

  “路遥并无子嗣遗下!”沈静山却一反常态打断他的话,语气无比肯定,“此事老夫可以担保。”

  众人又迷惑了,沈静山一代武林前辈,这么肯定自然有他的道理,便也无人再追问……

  “既非复仇,亦非为寒玉箫,那黑风又为何……”江舞喃喃念叨。

  田盈盈终于忍不住,杏眼圆睁,冷哼一声站起来:“黑风一向残忍狠毒,他杀人无数,何须理由!”

  “不是,他不是这样的!”张洁忍不住冲口而出。

  “姐姐?”田盈盈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不由疑惑起来。

  江舞沈忆风也不解,黑风恶名已然在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如今她居然还为他辩驳。

  柳飞目光一闪,看向郑少凡。

  郑少凡却微笑道:“小洁的话并非全无道理,黑风行事虽然偏激,杀人却也并非全无缘故。”

  张洁松了口气,感激的看着他。

  “还不是无故杀人?”田盈盈不满,愤愤道,“张府张文寿不是?洛阳王伦不是?晋阳赵知州不是?”

  郑少凡想了想:“张文寿仗势欺辱老人,王伦乃是当街辱骂小孩,赵知州表面清正,实则与张御史狼狈为奸谋取暴利。”

  “可辱骂小孩就要死么!玉剑门云家堡百毒山庄,上上下下几百人命全都死在他的手里,莫非也人人有罪!”田盈盈依然愤怒,“何况我外祖父一生刚正,他还忍心……”

  说着,她眼泪又流了下来。

  郑少凡便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张洁亦垂下眼帘。

  江舞轻轻拉着田盈盈,让她坐下。

  沈静山也叹气道:“老朽也想过,只是诸般可能皆行不通,是以也只能当作是寒玉箫之故了。”

  “那只要找到寒玉箫还给他们,或者就无事了。”沈忆风忽然道。

  “寒玉箫到底在谁手上?”张洁眼睛一亮,她也很想找到寒玉箫,这样黑风便不会再追究,这里的人也都平安了。

  “追杀沈姑娘的五大门派,有三个已经被灭了,他们肯定没有,还有两个……”

  众人立刻看向江舞。

  江舞有些尴尬:“江府绝无此物。”

  郑少凡亦点了点头:“寒玉箫虽价值,但出了黑血教便是身外之物,五大门派皆不会如此糊涂,为区区一枝玉箫送了满门性命。”

  张洁想了想,忽然笑了:“你们不是说路遥仇人众多吗?当年追杀沈姑娘的除了五大门派,一定还有别人吧?”

  沈静山摇头:“小女之事老友们皆顾及老朽薄面,并未传出江湖,应该只有六大门派知晓。”

  张洁闻言泄气道:“难道沈姑娘将它交给谁了?”

  众人皆摇头,她已死去二十多年,如今又有谁知道。

  沈静山忽然道:“当日小女出走时,身边有两个丫鬟,小尘与清儿。”

  众人大喜。

  “时隔二十多年,老朽竟忘了,”沈静山想了下,又摇摇头,“小尘已死,却还有清儿,但她跟小女时间不长,只怕也不知底细。”

  张洁却依然信心十足:“有一丝希望就要试试啊,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郑少凡亦含笑点头,众人也有赞同之色,

  “说得也是,”沈静山微笑道:“她似乎就住在山下,老朽即刻派人打听。”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走进武侠 > 第三十一章 情系寒玉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4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5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