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走进武侠 > 第三十章 相见争如不见

第三十章 相见争如不见

所属书籍: 穿越之走进武侠

  江舞脸色灰白,黑宝石般的眼睛默默直视床顶,双手微握。

  ‘凤求凰’如何解他大略知道,却希望不是。而如今郑少凡在她的房间里……

  他的伤口又隐隐作痛,一咬牙缓缓闭上眼睛。

  月光下,那只柔软的小手在心中触动,她竟主动上来拉自己,虽然只是认错了人。

  他生性直爽明朗,只是身为世家公子,不得不应付那些繁文缛节。

  然而,遇上她,他的伪装竟全然撕破。她丝毫没有普通少女的矜持,胆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他会在她面前毫无顾忌地大笑,他会学她调皮叹气……

  而她,竟然还敢逗他叫姐姐,吃他豆腐!

  那认错人时尴尬的赔笑,那一拍他肩膀的直爽,那吃了他豆腐却又假装叹气的得意之态……她还会摇头晃脑厚着脸皮说“一般一般,天下第三”……这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竟已如此深刻的印在脑中了么?

  烛光下,田盈盈脸色更黯。

  她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江舞一颤。

  “小舞哥哥……”田盈盈拉着他的手,似要哭了。

  半晌,他转过脸去:“盈盈,你……”

  田盈盈终于流下泪来,她望望窗外,目中竟露出一丝恨色……

  床上的人儿娇呼一声,美妙的身躯又蛇一般扭动起来。美丽的眼睛半开半合,一副春睡未足、娇慵无力的模样,更显妩媚撩人。

  “……好热……”她含糊不清地念着,伴着急促的喘息。

  细长迷人的眼睛里,温柔平静的目光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火焰般的炽热,在燃烧、跳跃。

  他深深吸了口气,似在努力冷静下来。

  “好热……”床上的人儿却不知自己动作的危险,依然不住的颤抖扭动,那双美丽的小手拉扯着身上的衣衫。

  曼妙无比的身躯逐渐呈现在眼前,在帖身衣物的掩饰下,若隐若现。

  她似乎还觉得热,摸索着朝床边的他靠去。终于,她抱住了他,整个人顺势躺到了他怀里,好象靠近他便不那么热一般。

  郑少凡纵然定力好,然而如今面对的是自己所爱之人,又这般动情,终究还是抑制不住,呼吸急促起来。

  怀中的人儿却觉得还不够,纤纤的小手开始在他胸膛上探索、抚摩……

  无言的诱惑。

  终于,他不准备再做君子了——

  忽然,门外响起一声冷笑……

  郑少凡立刻清醒过来,推开张洁。

  门竟无声的开了,出现一个英挺的黑色人影,他身旁站着一个窈窕的青衣女子。

  “郑盟主今日也要趁人之危?”淡淡的语气。

  郑少凡静静地看着他们。

  半晌,他缓缓站起身,原本平整的白衣经过张洁的拉扯,已微有褶皱,然而,他整个人看起来,却依然无比的优雅潇洒、从容自若。

  “黑风。”

  金黄的面具在烛光中闪烁,黑风缓步走到床前,张洁那撩人至极的姿态便映入眼帘。

  坚定深邃的目光立刻移向别处。

  郑少凡立刻手一挥,帐子垂下。

  “我会娶她,”他淡淡一笑,自信温和的单凤眼中却无丝毫笑容,“若非贵教,她又何必如此委屈?”

  黑风看着床,沉默半晌。

  “青衣,去看看。”

  “是,”青衣立刻走到床边,从袖口拔出一根银针,钻入帐子里。

  郑少凡并不阻拦,只定定的看着黑风。

  三人竟这样陷入一片沉寂。

  “教主,张姑娘的药性暂时已制住,只是……”青衣犹豫。

  黑风看着她。

  她缓缓道:“‘凤求凰’并无解药,属下斗胆据药性冒昧揣测出一法,请教主与郑盟主定夺。”

  “如何?”

  “属下扎几针,将她体内阴火暂时制住,然后……”她看了黑风一眼,“还须教主以黑血掌力化解。”

  黑风与郑少凡俱是大惊。

  黑血掌不知让多少江湖中人闻名丧胆,中者必死无疑,死状又十分痛苦,是以黑血教才能横行江湖。自路遥作恶多端,黑血教从此便被江湖中人易名魔教。

  “这……可妥当?”黑风缓缓道。

  郑少凡亦定定地看着她。

  “黑血掌至阳,张姑娘乃是阴脉之火过盛,除此之外,属下无能为力,”青衣低头,“此皆是属下冒昧揣测,还请教主……与郑公子定夺。”

  沉默半日。

  郑少凡缓缓道:“太险。”

  黑风冷笑一声:“莫非堂堂郑盟主又想用方才的解法?”

  寂静。

  青衣看着二人半晌,忽然道:“属下的办法虽是揣测,照药理而言,或有七成把握。”

  寒星般的目光一闪。

  郑少凡转过身不再言语。半日,他终于叹了口气……

  张洁光洁美妙的背部呈现在烛光下,莹润如玉。

  青衣略一凝神,一针又一针扎下去。

  郑少凡与黑风皆转过头不语。

  青衣额头微微渗出汗,她收针毕,拉下她的衣衫:“请教主出掌,使二成掌力便好。”

  二人转过头。

  黑风看看郑少凡,缓缓抬掌。

  赫然,一缕鲜血似从手臂流向掌心,凝聚成一片。那殷红的血又开始沸腾,在掌心一点一滴跳动,忽然又转暗、变黑。

  他缓缓向下推出一掌……

  约莫半盏茶时分,张洁的脸色竟开始转为苍白,连嘴唇也是白色,神情痛苦。

  青衣面色却更白,她抓起张洁的手,立刻倒吸一口冷气。

  黑风与郑少凡闻声也发现了不对,顿时寒星般的目光一敛,郑少凡也是脸色一白。

  “小洁!”郑少凡上前拉起小手把脉,随即脸色一变,将那冰冷的小手紧紧握住。

  青衣微愣。

  传说中的郑少凡是从容自若百变不惊的,有谁会想到,他竟也有紧张之时。

  寒星般的目光更冷。

  看着张洁白得泛青的脸,青衣那单薄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温柔的目光黯然。她看着黑风,眉宇间的忧郁竟变为痛苦之色。

  黑风只定定的看着她。

  她闭上眼,却又立刻睁开,咬牙点了下头。

  黑风也缓缓点了点头,继续催动掌力。

  大约一盏茶时候,众人心越来越凉的时候——

  张洁的体温竟意外开始回升,脸色也渐渐转回红润。她微微动了动睫毛,似要睁开眼。

  三人大喜。

  青衣示意黑风收掌,立刻替她覆上被子,她抬手略略拭了拭额前冷汗,露出疲惫的笑容。

  “黑风哥哥……是你么?”床上的人儿依然闭着眼,口中喃喃自语。

  郑少凡方松了口气,闻言愣住。

  黑风目光闪动,却不再看她:“青衣,你留下。”

  说完,便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是。”幽幽的声音……

  “教主!”

  紫云夫人倒在地上,嘴角流下一道殷红的鲜血。

  “是谁?”冷冷的声音。

  紫云夫人看着他,咬牙笑了,那道血迹更显得触目惊心:“没有人。是紫儿擅自行事,请教主责罚。”

  一声冷笑:“真是你?”

  “不错。”她倔强的仰着头,露出妖艳无比的笑。

  “不是昊堂主?”

  她愣住。

  “不错,正是老夫!”却闪进两个人影,微胖的那个正是昊锦,另一个却是白云深。

  “此事与紫云夫人无关,一切是老夫之命,她不得不从,教主要怪罪,老夫一人承担便是。”洪亮的声音。

  “一人承担?”黑风冷冷的看着他。

  昊锦一咬牙,正要说话——

  谁知不等他开口,地上的紫云夫人竟忽然抢道:“教主不必怪罪总堂主,他便不吩咐,紫儿也会这么做。”

  三人都没料到她敢如此大胆,一时愣住。

  她却轻轻笑起来,那妩媚的双眼盛满悲哀与绝望:“紫儿放弃一切跟了教主整整三年,可教主从来都未曾好好看我一眼,拿我当什么?疗伤的药?”

  她兀自笑着,然而听起来却似在哭。

  旁边白云深摇了摇头,昊锦一张老脸竟也有些黯然。

  沉默。

  “你当初就知道会如此,本座并未强你,”冷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你与她们都一样。”

  “是,一样……银月她们也一样,我们都一样,都是药,”她喃喃道,忽然,美丽的眼睛又露出怨恨之色,声音也大起来,“可那丫头不一样,你让她住恨血轩,带她去不养阁,带她游玩,还拉她的手……”

  “够了!”明显带着怒气。

  紫云夫人却依旧看着那寒星般的眼睛,甜甜地笑了。

  “教主要杀我么?紫儿认命,”随即,她又露出怨毒之色,“只是,教主倘若不杀我,有朝一日我还是要杀了她,我恨她,恨!”

  “教主……”看着伤愤欲绝的她,昊锦不知该说什么。

  黑风的为人他清楚得很,性行偏激,六亲不认,若非自己资历老,又与他关系非同一般,几次冒犯他才不加追究,如今紫云夫人……。

  白云深抬头似要说话,却终于还是忍住,那不冷不热的脸上竟也露出了担忧心痛之色。

  沉默半日。

  “带她下去吧。”

  说毕,他不再看旁边三人,徐徐迈步而出……

  “青衣姐姐!”张洁揉了揉眼,终于发现坐在床头的青衣,开心的摇着她。

  “妹妹醒了?”青衣依旧满脸温柔。

  “黑风哥哥来了是吗?”她抓住青衣的手急切的问。

  青衣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她立刻露出失望之色。

  “可我觉得他好象来过,我好象还看见他了,”那个黑色孤寂的身影又浮现在脑海中,她喃喃道,“他还是不愿意见我……”

  青衣不语,轻轻抚摩着她的额头。

  她却又立刻放弃了不开心,眯着眼看看自己,又不解了:“我怎么在床上?”

  “你病了。”

  “是吗,我好象是很久没生病了,”张洁想了想,美丽的眼睛又变成了月牙,“青衣姐姐,我本来想去看你们的,可是不知道你在哪里,而且……我又不敢一个人走远……”

  青衣叹了口气,微笑道:“不怕了,再没人会伤了你。”

  “是吗?”张洁还是有些担心,“昊堂主要杀我。”

  “他不会了,”青衣拍拍她的脸,“妹妹不相信我?”

  “当然相信!”她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

  青衣笑了。

  张洁却又疑惑:“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我呢?”

  见青衣不语,她又恨恨道:“我都只见过他几次,他就要杀我,简直是蛮不讲理。”

  青衣默然。

  半晌,她幽幽道:“他是蛮不讲理。”

  看着青衣古怪的神色,似乎带着幽怨,张洁有些不解。她想了想,被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那个昊堂主都五六十岁了啊!

  “青衣姐姐,你不会是……”

  青衣看着她一愣,忽然掩口笑了:“妹妹说什么呢,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啊?”她尴尬得要死,“那个……我……”

  “你不必担心,”青衣微笑,“他的事与我无关,你骂他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张洁愣住。

  青衣似知道她心中疑惑:“只因他根本不让我认他,我从未叫过他一声爹。”

  她语气淡淡的,似乎所说之事与她毫不相关。

  张洁闻言反而难过起来,亲生父亲竟然这么狠心对她,比起自己无父无母,她一定更难过吧。

  “你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青衣轻轻摇头,“听说我出生那年他便将母亲送上山,二十年了,就连母亲临终他都未曾再去看过一眼。”

  “什么!”张洁闻言有些气愤。薄情的男人!

  青衣看她的不平之色,微微一笑:“五岁我便被送去跟随师父了。”

  “你师父?”张洁想起来了,“是药魔吗?”

  青衣看了看她,有些惊讶,却并不询问。

  “是,他老人家在世时对我很好……”平静忧郁的脸上竟也出现了少有的幸福之色,似乎想起了慈爱的师父,“有时我都把他当作是自己的父亲了。”

  沉默。

  张洁不语,她实在不忍破坏这片气氛。

  “五年前他忽然把我接回来,”青衣回过神,幸福之色却并未消失,“他把我带到教主面前,说从此我眼里只能有教主,他已不再是我父亲。”

  看着那宁静的脸上呈现出异样光彩,张洁默默垂下头。

  半晌。

  “难怪你叫他昊堂主,他这么对你和你娘,是不是喜欢别人了?”

  青衣摇摇头。

  张洁疑惑:“那他为什么这样对你们?”

  “不知道,或许……。”

  张洁担心的拉起她的手:“你恨他吗。”

  青衣又摇摇头:“师父让我莫要恨他。”

  “你别难过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温柔而可怜的姐姐。

  青衣却看着她笑了。

  “你放心,我没事。”

  “你想开了就好,”张洁开心的笑了,这才望望四周,“我还在云台山庄?”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紧张万分。

  青衣竟然出现在云台山庄,那郑少凡与云台的人都……自己睡了多久?难道他们提前……

  她脸色发白道:“青衣姐姐,十五过了吗?”

  不等青衣回答,她已朝门外大呼:“郑哥哥,郑哥哥!”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门来,白衣依旧一尘不染,面上依旧是温和迷人的笑。

  “醒了?”

  见他无事,张洁长长的松口气,尴尬道:“我以为你……

  郑少凡含笑看着她,他愿意听到她醒来惊慌的呼喊自己。

  张洁却努力的回忆起来:“我……我不是和你去关盼儿那里喝茶的吗?”

  想到关盼儿,她立刻一惊:“郑哥哥,我想起来了,她……”

  她忽然看看青衣,闭了嘴。

  “恩?”郑少凡见她欲言又止,便不再追问,“好好休息,莫要再胡思乱想。”

  “恩。”她含糊的答应。

  郑少凡亦眨了眨眼睛……

  青衣已然离去。

  张洁犹自躺在床上,为青衣伤感不已。

  她有父亲,而且还是鼎鼎有名的黑血教总堂主,然而,她并不比无父无母的自己好多少,因为自己身边至少有一堆无时无刻不在关切自己的人。

  她想到外婆、表哥,随即想到郑少凡。

  他好象真的喜欢自己呢!她心中甜蜜无比。白衣翩翩、身份显赫、谈笑潇洒、沉稳机智——童话中的王子就是那样的吧?

  张洁不由眯起眼睛。

  可是最后,画面却定格在一片黑漆漆的松林。孤寂清冷的人影、悲愤苍凉的琴声,似在诉说着无穷的恨事。

  想到他对自身的不爱惜,她心中一酸。

  他一定有很多苦处,却还是对自己那么好,而她口口声声称他是大哥,又为他做了什么?知道他杀人无数是魔教教主后,看着他嘴边缓缓流下的鲜血,面对他看着自己那复杂的眼光,她竟然匆匆离去,太伤他的心了。

  他不能原谅我么?连见一面都不愿意……

  想到这里,她心中愧疚无比,闭上眼流下泪来……

  一只手轻轻拂上她的脸,替她拭去泪。

  张洁立刻睁开眼,却看见那温和忧伤的眼睛。

  “郑哥哥……”她低低唤道,眼泪更止不住往下流。

  “怎么了?”轻轻的声音。

  她摇摇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郑少凡微微一笑:“你想见黑风?”

  张洁呆呆的看着他,半晌,终于点头喃喃道,“他对我很好……当初知道他是教主以后,我竟然那样对他。他……现在一定很失望,不肯理我了……”

  眼泪不觉已流下,她移开视线。

  “你在意他?”迷人的目光不经意藏起一抹悲哀。

  她擦擦眼:“是啊,他是我大哥。”

  郑少凡愣住,静静的看着她半晌。

  “你当他是大哥?”

  她点点头,忽然紧紧抓着郑少凡的手,满脸泪光:“郑哥哥,他们都说他杀了很多人,可我知道他一定不是真的想那样做,他那么冷,那么孤单,一定有很多伤心事。”

  郑少凡叹了口气,心底却轻松下来,她只当他是哥哥,但愿如此。

  他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他不会和你计较的,最近他忙着对付云台山庄,你过几天就会见到了。”

  见她还是望着自己,美丽的单凤眼又露出温暖如春风般的微笑:“听话,别哭了,郑哥哥不骗你。”

  她终于放心的点了点头,细密的睫毛上尚还挂着泪珠。

  此时他却又含笑俯下身来。

  “想他可以,不要太多,恩?”轻轻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他第一次这么露骨的表白,而且似乎还在吃醋。张洁脸通红,立刻慌乱的拉起被子盖住脸。

  他轻轻的笑了,扯下被子露出她的小脸。

  她眨眼羞涩地笑了。

  看着那弯弯的月牙,郑少凡嘴角一勾,想到昨晚的事他竟有些失望……

  “郑哥哥!”她忽然想起一件大事,急忙抓住他的手臂道,“郑哥哥,关盼儿是黑血教的紫云夫人!”

  郑少凡含笑敲敲她的额头:“我知道。”

  “啊?”张洁瞪大眼睛。

  “上次在闻琴轩我并未告诉她你姓张,那日她请贴上竟然称你张姑娘,我就有些疑惑了。”

  “难怪听她叫我张姑娘的时候我总觉得怪怪的,”张洁恍然大悟,用崇拜的目光望着郑少凡,“我没想到她那么温柔,会是紫云夫人,郑哥哥你真聪明!”

  被心爱的女子用这样的眼光望着,任何男人都会骄傲不已。郑少凡不觉也陷入一片沉醉。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走进武侠 > 第三十章 相见争如不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2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3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4重紫作者:蜀客 5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