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武林怪传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武林怪传 > 第94章 真假掌门

第94章 真假掌门

所属书籍: 穿越之武林怪传

  真假掌门

  “难道叶伯伯不喜欢慕容夫人?”一路上,王晓晓实在忍不住问起八卦。

  “他老人家对每个夫人都很好。”少年摇头。

  怪不得那些夫人会死心塌地跟着他,王晓晓冷笑。

  少年低声道:“他老人家子女虽多,公子的天赋却是最高,也是最聪明的,别人都及不上他一半,我总不明白,他老人家为何就单单对公子如此。”

  因为他看出来,除了萧夜,父亲对其他儿子根本没有爱,一个叛逆且不爱的儿子,那位盟主父亲能不猜忌提防么?更重要的是,他太聪明,任何谎话也骗不过,所以人有时候还是糊涂些好,这世上,快乐的糊涂人本就比聪明人要多。

  话题打开,少年也没了先前的拘束:“说来公子还曾救过他老人家呢,当前公子出生,正赶上秘籍失踪那件事,各派掌门同上华山追究,结果都在后山失踪了,倒是他老人家因夫人早产半路折回,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王晓晓吃惊:“早产?”

  “听说公子出生时本是早产,险些夭折,”少年忍不住有些忿忿的,“不论如何也算救过他老人家一命,怎能如此对待……”

  发现失言,他立即停下,转移话题:“公子连名字也是十岁上才有的。”

  王晓晓愣:“十岁才有名字,那他……”

  少年解释:“当年出事,他老人家独当重任,事务繁忙,无暇为公子起名,老夫人便私下起名为近,直到公子十岁,才赐名无伤。”

  王晓晓默然片刻,似乎想起什么:“你家公子出生时,萧夫人是不是很生气?”

  “萧夫人?”少年迟疑,仔细斟酌半日,笑道,“我那时还未出生,哪里知道这个,倒是以前跟着老夫人时,曾听管家老伯私下说,萧夫人当时并没生气,只是听说我们夫人有孕后,就再不出萧园见叶盟主了。”

  原来萧夫人之所以接受不了,不只是他没有遵守承诺的缘故,而是短短一年之内,他就与别的女人有了孩子,难怪萧夜只比慕容无伤大一岁,此事就连叶仇飞自己也没料到吧,所以才会对慕容无伤这样无情,因为这个儿子害得他永远失去了心爱的人,然而这个儿子曾经是那样的尊敬他,提前出世竟也救过他一命,算不算笑话?

  王晓晓不语。

  回到华山的院子,萧夜已经从城里回来了,神色看上去并无异常,正在房间与凌夕说话,显然已知道今天悬崖之行并无收获的事。

  见王晓晓进来,他犹豫了一下,点头让她坐。

  王晓晓却没心思想太多,径直朝椅子上坐下,看着凌夕:“当年上后山的掌门高手全都失踪,只有你师父金前辈侥幸逃出。”

  凌夕点头,示意她往下说。

  “那天晚上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一觉醒来却发现所有人都不见,而且自己还不能动用内力,但既然他还能走动,那就不是中******,很可能是被人封了穴。”

  “也只有这个办法。”

  “可金前辈身为逍遥派护法,而且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要靠近他点穴而不被发觉是不可能的,对不对?”

  “不错。”

  “若是那人原本就在他身边呢?”

  凌夕与萧夜互视一眼,不答。

  “他不需要靠近,因为他就睡在金前辈身边,”王晓晓喃喃道,“那天去后山的掌门高手中,一定有人早就被凶手收买了,半夜,他们先让那个睡在金前辈身边的奸细封了他的穴,然后在火堆里放******,制服其他人,金前辈因为被封了穴,所以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醒来也不能动用内力。”

  她本以为说出这个结论后二人都会赞同,哪知凌夕却摇头:“师父他老人家生性谨慎,独来独往,得罪不少人,因此他绝不会轻易让别人睡在身边的,何况是在那种情况下。”

  王晓晓诧异:“难道他这辈子真没有朋友,每个人都会防备?”

  凌夕莞尔:“正是,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就连我也未必知道他的行踪。”

  王晓晓不说话了。

  “未必,”萧夜突然开口,看着凌夕微微一笑,“有一个人他绝不会防备。”

  凌夕愣了半晌,似乎也想到什么,神情凝重起来:“萧兄说得是,我倒疏忽了。”

  王晓晓忙问:“是谁?”

  “自然是逍遥派前掌门。”

  “逍遥派掌门?”王晓晓失声,先是点头,然后又疑惑,“既然是掌门,金万生身为护法,估计也可能是他的心腹,的确有理由不防备他,但堂堂一派掌门,身份本来就已经不低,他怎么肯放弃这些替别人做事?而且到头来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还要白白失踪二十几年。”

  说到这里,她连连摇头:“不对,不会是他。”

  萧夜与凌夕相视而笑,不语。

  王晓晓想了想:“难道……他有什么把柄落在凶手手上?”

  凌夕笑道:“不会,逍遥派前掌门为人正派,提起来师父他老人家也颇为尊敬。”

  王晓晓不解:“这样就更不会是他了,就算别人都有理由这么做,他也不可能。”

  萧夜道:“自然不是他。”

  “那……”

  “不是他,可以是别人,”凌夕看着她,“既然有人能易容成尊师的模样,做华山派掌门五六年,一夜又何妨?”

  王晓晓省悟过来,兴奋:“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人根本不是真正的逍遥派掌门,真正的掌门早就给人换掉了?”

  萧夜颔首:“也可能,他本身就是主谋。”

  王晓晓点头:“他故意让人引金前辈去后山,见到失踪的秘籍,等金前辈回来禀报时,他又联络各大掌门同上华山逼迫盟主长济大师,长济大师无奈之下带他们上后山,就正好中了他的计,事后留下金前辈当替死鬼,转移叶伯伯的注意。”

  自言自语一通,她摇头:“太狠了!从秘籍失窃的事看来,各派都有他们的奸细,那个凶手知道自己的威望比不上叶伯伯,所以在这之前早就有了安排,想通过在暗中换掉各派掌门,从而掌控江湖?”

  萧夜与凌夕皆不答。

  原先的猜测又要被推翻?王晓晓更加疑惑,如今谜团越来越多,而且没有任何实际证据,当初去后山的多是掌门高手,凶手究竟是怎样收买奸细的?且不说要放弃身份地位,就是让一个普通人心甘情愿消失二十几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关键的,谁也不知道那个凶手究竟是谁,躲在哪里。

  半晌,凌夕轻叹:“如今只好从此事着手,逍遥派弟子不少,想必也有伺候过前掌门的,不妨向他们打听,或者会有线索。”

  王晓晓心中微动,不过她马上打消了这个想法。

  二十五六年,江湖逐渐发展成现在的模样,虽然其中变化是慢慢进行的,但漂亮盟主那样聪明的人,难道真的看不出破绽?或者,一个遍地菜鸟的江湖正合他的意思?他应该也有自己的安排吧——

  第二日,萧夜很早便进城去了,王晓晓与凌夕商量后,决定先从华山查起,二人通过文净殷皓的帮忙,将华山派那些老弟子都私下找来问了问,除去天绝大师武功荒废,当年口味略有变化之事属实,并没有其他任何发现。

  至晚萧夜回来,知道此事也无话。

  天黑得越来越早,王晓晓和往常一样留在萧夜的房间,二人共进晚饭,只是萧夜总有些走神,仿佛在考虑事情,偶尔皱眉,不时还拿眼睛瞟她。

  王晓晓虽觉奇怪,心里却在想另一件事,他们总是兄弟,当初在少林城,他还曾经斥责弟弟“不像话”,那种语气,不信他真对弟弟这么无情:“师兄,你有没想过……”

  见她吞吞吐吐,萧夜抬眼,微露询问之色。

  “算了,”王晓晓决定放弃,移开话题,“你这两天去城里做什么?”

  萧夜略显迟疑,很快面色又平复如常,夹了些菜放到她碗里,淡淡道:“翩翩那边出了点事,我去处理一下,这几日可能会忙些……”

  “这样啊,”王晓晓恍然,点头,“也是,凌夕不在,她一个人不好应付。”

  萧夜不语。

  王晓晓寻思:“她一个人在华山城肯定无聊,不如我也跟你去看看她……”

  “这几日她那边有客人,想必也忙,”萧夜打断她,微笑,“城里新开了家布庄,等事情完了我再带你去,顺便看看衣裳,如何?”

  “呃,也好。”王晓晓继续扒饭。

  萧夜静静地看着她,神色犹豫,几次欲言又止:“晓晓。”

  “恩?”王晓晓抬眼。

  “没事,”他垂下眼帘,移开话题,“你想要什么,我明日进城买回来。”

  难得师兄大人一片心意,王晓晓仔细考虑很久,露出通情达理的模样:“不用了,正事要紧,你不用管我的。”

  嘴角抽了抽,萧夜点头:“听说你今日只跑了一半。”

  “没有!”王晓晓吓得赶紧丢下碗,否认,“绝对没有!”

  “再偷懒,跑两圈。”

  山溪水落,西风送凉,再次见到慕容无伤,是在小楼顶上。

  两面墙,两面栏杆,几根精美的柱子撑起顶棚,显得宽敞明亮,视野开阔。何况还有琴声缭绕,与楼底下的流水声合在一起,更增韵味。

  栏边坐着个漂亮女孩子,眉目似曾相识,手虽在抚琴,一双漂亮灵动的大眼睛却不时瞟向榻上的人,可爱且大胆。

  纵然被他搂在怀里,那个叫蓁儿的女孩子却神情黯淡。

  对王晓晓的突然造访,慕容无伤不觉意外,浅笑着朝她点了下头,态度不算热情,也不太冷淡,待她坐定之后,他抬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两杯海云春,一杯冷的,一杯热的。

  “想问什么?”

  “没有,来看看你。”

  秀眉微皱,很快又展开,慕容无伤含笑道:“多谢,怎的想起来看我?”

  王晓晓眨眼,拿起随身带来的瓷瓶,放到他面前的小几上:“这是我们华山派今年进贡的茶叶,你尝尝。”

  慕容无伤看了她半晌,伸手拾起:“早听说华山派简城多年来一直试种海云春,想必这是第一批……”

  话没说完,他忽然停住。

  “不是海云春,”王晓晓对这种效果很满意,暗笑,“是华山金针,你也有猜错的时候。”

  慕容无伤放下瓷瓶:“我不喝这个。”

  王晓晓点头:“知道,我是看你天天喝海云春,偶尔换下口味也好,其实华山金针的味道不错,现在天气凉了,不如喝几个月尝尝。”

  慕容无伤挑眉,随手将茶推到一边。

  王晓晓急了,瞪他,“我可是第一次好心送你东西,虽然没海云春贵,但你若嫌弃,以后我就不送了!”

  “以后?”

  “这瓶够你喝一两个月,完了我再送来。”

  “可有不明白的?”

  见他突然问出这句话,王晓晓愣了好半天才领悟,看看旁边紧张的少年:“没事,我们自己查,你不用……”

  “真要监视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轻笑,迅速扫了少年一眼。

  少年垂首。

  不该再为他招来猜忌,王晓晓摇头:“不用……”

  他打断她:“想知道什么。”

  真和漂亮伯伯无关的话,也不至于太严重吧,王晓晓犹豫许久,开口试探:“我想查查你们逍遥派前掌门的事,特别是后山出事前一段时间,他有没有什么异常。”

  “七日后再来。”他只说了这一句,示意少年送客。

  “谢谢你,”逍遥派的事有他帮忙,查起来的确方便得多,王晓晓放了心,也不多留,起身就走,走到栏杆边正要下楼,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嘱咐,“别忘了我的茶!”

  “公子不该插手他的事。”

  “既是瞧热闹,也要想法子让它热闹起来才有趣,且看他如何收场,”慕容无伤看着那瓶华山金针,不动声色,“何况未必就是他,我对此事也很好奇。”

  少年不语。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先前那个叫蓁儿的女孩子走上楼:“公子可还要听琴?”

  “听,为何不听?”慕容无伤瞟了少年一眼,“早闻华山城万氏女琴歌一绝,今日得见,果然不错,蓁儿善舞,若再得琴歌相伴,原是件美事。”

  少年笑:“恭喜公子。”

  女孩子垂下头,咬唇:“蓁儿这就叫她上来。”

  “不必,”他闭上眼睛,“叫她就在楼下奏一曲便走吧。”

  女孩子与少年皆愣。

  “公子……不喜欢?”少年疑惑。

  “不喜欢,”他淡淡一笑,语气透出几分冷意,“不够美,难看得很,你费了这番心思,眼力倒是越来越差强人意了。”

  少年垂首。

  女孩子却没发觉其中不对,只当他对那万姑娘不满意,暗自松了口气,笑道:“其实万姑娘长得也不难看,我就觉得眼熟得很,一时还没想起来像谁,倒是方才王女侠来了……”

  “收了它。”慕容无伤打断她,指指几上。

  女孩子心情颇好,依言拾起瓷瓶,揭开盖子看了看,惊讶:“这不是华山金针么,公子要喝这个?”

  “我不喝那个,”他皱眉,“收了,莫叫我看见。”

  女孩子点头,笑起来:“人人都知道公子只喝海云春,王女侠怎的送起华山金针,这茶也不算名贵,公子不喜欢便扔了吧,这里没人爱喝的……”

  少年忙打断她:“虽不稀罕,总是她一片心意,公子叫收着,你收着便是。”

  女孩子知道说错,忙低声应下,抱着瓷瓶去了。

  回到华山院子,已近中午。

  门外站着个人,正是大胡子十九师弟,看见王晓晓,他忙迎上前:“小师姐,上次你交代的事儿……”

  “找到了?”

  “没有,”大胡子师弟满脸惭意,“我查遍了茶房单子,这些年的都在,偏那五六年的没有,我这才想起,师父当初要买什么茶,都是口里吩咐的,并没留过什么单子。”

  王晓晓泄气:“难道他那几年没写过字?”

  “怕不是吧,”大胡子师弟搔头,“好几次,我晚上给他老人家送茶,就见到他老人家在清洗笔墨呢。”

  写过就好,不信真的找不到,王晓晓重新燃起希望:“没事,辛苦你了。”

  大胡子师弟很不好意思,保证今后会多留意打听之后,就告辞离去,一边走,口里还一边嘀咕:“茶水就罢了,师父素来最爱弄药的,偏巧那五六年连药方子也没留下一张,奇怪,奇怪!”

  萧夜去城里还没回来,凌夕的房间也没人,不知到哪里去了,王晓晓一个人越发想不出头绪,无聊之下便出门乱走,想散散心,当初的树林禁地早已枝叶浓密,她踩着树叶在里面走了一圈出来,觉得轻松许多。

  不知不觉,一堵高得出奇的墙挡住去路。

  王晓晓沿着墙根往前走,开始怀念当初的日子,还有与萧夜闯后山的事,听说因为盟主伯伯的吩咐,那道门已经上了新锁,也不知那只正直的狗怎么样了……

  转过墙角,小门近在眼前。

  王晓晓惊讶地顿住脚步。

  那只狗仍是趴在门前打瞌睡,不时呜咽两声,睁眼瞧来人,再看那道小门,上面果然挂了把黄灿灿的新锁,一狗一锁构成双保险强力组合,看来天绝大师落实政策的速度不慢。

  只不过,门前多了个人。

  衣白如雪,一手提剑,一手负于身后,他静静地看着面前那道门,俊秀的双眉下,目光有些黯然,仿佛在想什么事情。

  竟是凌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武林怪传 > 第94章 真假掌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2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3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4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5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