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武林怪传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武林怪传 > 第76章 变生意外

第76章 变生意外

所属书籍: 穿越之武林怪传

  如烟的纱帐,雪白的薄毯,那片紫色就显得分外鲜艳了。

  他静静地倚着锦垫,半躺半坐,虽是满面病容,然而那双美眸深处,却始终荡漾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一口一口,不快也不慢,姿态仍是那么优雅,他甚至一句话也没说,很是顺从地吃着粥,然而王晓晓却觉得自己已经快喂不下去了,因为从一开始,那双迷人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

  她早已垂下眼帘,却还是能感受到那含笑的目光正直直射在脸上。

  我说帅哥你老对着我放电做什么,不知道自己的美色会给群众带来麻烦吗,真是的,没点公众意识……啊哟!造型也这么诱人……

  他的外袍很宽大,衣带向来系得松,加上如今这特殊的姿势,胸前襟口更是半敞,透过垂下来的一缕如墨长发,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只着了件雪白的衫子,正随着不稳的呼吸,微微起伏着……

  不同于萧夜的美,美得足以引人犯罪。

  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是麻烦!王晓晓差点流鼻血,迅速将视线从他身上收回,牢牢锁定手中的小银碗,好几次差点把粥喂到他那俊挺的鼻子上。

  小银碗终于见底。

  任务完成!王晓晓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口气,欠身将碗放回小几上,迅速转过脸擦了擦额头:“你觉得怎么样,发烧太危险,最好……”

  轻轻的笑声打断她。

  “笑什么?”疑惑。

  “你在怕什么?”笑意更浓。

  “没有吧,”王晓晓大为尴尬,一时情急冒出句蠢话,“你摸摸额头看还烫不烫,要不我去弄点水来敷一敷……”

  我自己试?慕容无伤果然摸摸额头:“不烫。”

  发现此决定大有问题,王晓晓郁闷,若是别人,帮忙试试体温也没啥,可这个人还是不碰为妙,于是作出上下打量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看起来面色已经好多了……”

  慕容无伤微笑,一个人的脸色要像我这样变来变去,真不容易。

  “精神也比刚才好,”王晓晓甚是欣慰,“我说吧,病了更该吃点东西,吃不下别的,多少也要喝点粥,什么都不吃那可不行……”

  我的努力,你的功劳,慕容无伤只好配合地点头:“多谢。”

  说话间,少年回来了。

  “你一个人?”王晓晓诧异,“不请大夫来看看?”

  “大夫说不碍事,只开了个方子,我已叫他们煎药去了,”少年恭敬地答过,又转向慕容无伤,“公子觉得怎样了?”

  “不妨,辛苦你。”

  少年摇头正要说话,谁知门外忽然跳进一个小老头儿,眼睛在房间里四处乱瞧,口中直嚷:“不看病人便胡开方子,实乃庸医!庸医!无伤公子可千万不能吃这等庸医的药!”

  三人皆愣。

  长得瘦巴巴的,身着青衫,竟是贾神医。

  王晓晓既好笑又诧异,楼下掌柜分明是打过招呼的,守得很紧,估计为了避免花痴骚扰吧,刚才若不是遇上小柳,自己都进不来,他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房间里人不多,贾神医很快认准了目标,看着榻上人,大喜:“果真是无伤公子!”

  美眸中一道寒光划过,透出许多凌厉之色,他看着少年,淡淡道:“这客栈也不象话,随意放人进来闹。”

  少年脸色微变,立刻会意,笑着上前拦住:“我们公子今日有些不适,莫要惹他生气,这十两银子赏你,你老还是快走吧。”

  贾神医正色:“给了银子,老夫更不能走了。”

  “你……”

  “老夫乃是神医,岂能白拿银子不看病,不行不行!”

  ……

  想不到贾神医居然捡回了医德,非要坚持替病人开了方子再走,少年却怕他打扰了主人,拦着不肯让,二人拉扯起来。

  慕容无伤皱眉,显然不喜吵闹。

  这老头固执得很!王晓晓想了想,劝他:“贾神医的伤寒药和解暑药都还好,我上次中暑用过的,很灵,不如就叫他看看?”

  慕容无伤看着她不语。

  半晌。

  他忽然一笑,点头:“也好,就让他过来吧。”

  闻言,少年惊疑地转过脸:“公子!”

  “不妨,叫他看上一看也好,”慕容无伤含笑摇头,“难得神医如此费心,岂能辜负他老人家一片好意,放他过来。”

  少年犹豫。

  贾神医颇为得意,瞪眼:“无伤公子都答应了,我贾神医的药是最灵的,还不让?”

  少年无奈让开:“公子,这……”

  “你且下去,”他截口道,“叫掌柜的留心些,我身体不适,不喜有人再来胡扰。”

  “是。”少年退下。

  他转向贾神医,浅笑:“有劳,就请神医替在下看看吧。”

  “还是无伤公子有见识,老夫的药一向最灵,”贾神医高兴地整了整衣衫,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突然瞧见榻上的王晓晓,大喜,“这不是上次那位夫人吗!”

  夫人?

  忽略慕容无伤的表情,王晓晓红着脸干笑:“贾神医,你好啊……”

  “好,好得很,”贾神医拉拉胡子,又看着榻上的慕容无伤,露出不解之色,“这……他好象不是你夫君吧?”

  王晓晓发现不解释不行了:“当然,都不是,我没有夫君的……”

  贾神医大惊:“夫人分明有了身孕,怎会没有夫君?”

  靠靠的,个个都不拿我的清白当回事儿!

  “我有你个头!”王晓晓再也忍不住大怒,倏地跳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不知哪来的力气,将他丢到榻上,“叫你来是看病,不是听你jjww的!”

  “哎哟,夫……夫人当心身……”

  “你胡说八道够了没有!”王晓晓凶神恶煞地打断他,指着慕容无伤,“看病!再多嘴,我宰了你!”

  贾神医不畏强权,坚持:“你怎会没有夫君……”

  王晓晓气结。

  “我便是她夫君,”慕容无伤忍住笑,开口,“昨夜淋了些雨,不想染了伤寒,有劳神医先替在下看上一看……”

  “你?”惊讶。

  “不错。”

  占我便宜?王晓晓反应过来怒目而视,正要出言指责,谁知慕容无伤却看着她轻轻摇头,意思叫她不要再说话。

  这是……

  王晓晓猛然领悟过来,恨恨地闭了嘴,这贾神医是个固执老头儿,跟他解释是白费口舌,再说下去只会越闹越麻烦,吵到天黑也有可能。

  唇边笑意更深,他转向贾神医:“有劳。”

  贾神医诧异地瞧着王晓晓,见她没有反驳,果然不再争执,自个儿嘀咕了两句,往榻沿上坐好,认真履行起医生的职责来。

  “这……”老脸上疑虑渐生。

  慕容无伤点头:“如何?”

  贾神医没有回答,只上上下下将面前这个病人瞧了好几遍,突然不悦地站起身:“无伤公子分明就是在戏耍老夫!”

  慕容无伤扬眉:“怎么?”

  “你并无伤寒之兆,不是戏耍老夫是什么!”

  沉寂。

  王晓晓反应过来,失声:“没有?”

  贾神医一脸肯定:“绝对没有!”

  王晓晓马上怀疑地看着慕容无伤:“你没看错吧……”

  “当然不会错,”慕容无伤神色不改,微笑,“贾神医一双回春妙手,变化无穷,纵然贵些,怕的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既非伤寒,想必是中暑吧。”

  贾神医顿时僵住,一脸震惊。

  王晓晓这才反应过来,暗暗发笑,没错,上次自己中暑他就说成怀孕,如今他嘴里的“伤寒”自然不是伤寒了,应该说中暑才对,看来大灰狼也很了解他嘛,不过这mp也拍得太过了点儿,什么“妙手回春变化无穷”,切,只会开两种方子的人也能用这些高级称号?

  四目相对。

  美目含笑,平静无痕。

  “在下可有说错?”

  贾神医终于反应过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半日,又扭脸瞧了瞧旁边的王晓晓,恢复胸有成竹的模样,点头:“公子好见识,正是中暑,老夫开个方子,这药吃下去必定明日就好了。”

  “有劳。”惬意的声音。

  贾神医没再罗嗦,自去楼下开方子,不久,少年就进来了。

  “这方子……”

  “稍后叫他们煎吧,”慕容无伤打断他,愉快地笑,“贾神医的药想必妙得很,武林大会当前,自然要快些治好才对。”

  “解暑,伤寒……”王晓晓念叨半日,叹气,“我怎么就想不出,他是怎么把这两种药弄混的呢……”

  慕容无伤看看她,笑得意味深长:“弄混?依我说倒是妙得很。”

  王晓晓赞同:“能糊涂到那种程度,还真有些妙。”

  他摇摇头,移开话题:“武林大会过几日便要结束。”

  “是啊,”提到这事,王晓晓心情好得不得了,“叶伯伯已经特许我挑战第一高手,只要在本届第一高手手下走过十招,就可以列入前十了。”

  “果然是件喜事,萧兄虽不能参加,那些高手却与他关系匪浅,不论谁夺了这第一,想必都会卖他几分面子,”说到这里,他颔首一笑,“如此,倒不用我多事了。

  王晓晓忙道:“你有这份心就好,谢谢。”

  无数冰凉的、嘲讽的笑从眼底升起,他移开目光:“萧兄可知你来这里?”

  他?来这里的事原本是要跟他商量的,可他忙着陪美女品剑去了呢!王晓晓心情垮了一大半,没有直接回答:“他……有事出去了。”

  谁知话音刚落,窗边少年突然惊讶出声。

  “那不就是夜公子么!”

  “什么?”他不是被楚美女请去品剑了吗,楚美女和叶盟主他们都住在城北,怎么会跑到这城南来,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私自找大灰狼,又是来拎人的?王晓晓紧张之下,倏地跳起身。

  “你……”目光一闪。

  发现失态,王晓晓尴尬地支吾:“我……去看看。”

  慕容无伤定定地看了她片刻,点头微笑:“想是萧兄寻你不见找来了,仔细些,他瞧见你在这,只怕又生误会。”

  王晓晓点头,就在她转身的瞬间,美眸中的暖流倏地结成了冰。

  “王女侠……”少年犹豫。

  “怎么了?我看看。”王晓晓挤到窗前。

  楼下沿溪的街道上,青青的柳色里,两个人并肩行来。

  女的看上去十分眼熟,身穿黄绿相间的衫子,髻鬟高耸,步伐轻盈,如同风中那摇摇的柳枝;而陪在她身旁的人,黑袍金冠,身后金色发带不时被风吹动,美得典雅,美得神秘,所幸下午的武林大会已开始,街上并没有太多花痴。

  王晓晓愣住。

  他缓步踱着,不时侧脸跟她说话,一向平静的脸上竟也荡漾着罕见的微笑,二人似乎聊得很投机。

  不是说请他品剑吗?

  半空中仿佛有块石头重重落下,砸上心口,死死地堵在那里,王晓晓怔怔地望着远去的二人,难受得几乎要流出眼泪。想想他出门的场景,她突然觉得很有趣,陪未婚妻逛街,他也不算在说谎吧,果然“有事”。

  见她半日没反应,慕容无伤忍不住问:“果真是萧兄?”

  王晓晓垂头走回榻边,坐下:“是。”

  发现她神情不对,慕容无伤马上看向少年:“怎么回事?”

  少年犹豫:“是……”

  “没什么,”王晓晓镇定地打断他的话,抬起脸,面无表情,“就是觉得奇怪,品剑品到街上来了……”

  沉默。

  一只手抚上她的脸。

  王晓晓满脑子都是刚才见到的画面,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如今更被眼前这只漂亮的手给镇住,大脑彻底死机了。

  不轻不重,缓缓地摩挲着,脸颊,眼睛……所到之处如被暖风拂过,十分舒适,依稀还有种美妙的香气……

  他在做什么!反应过来,王晓晓飞快地将脸偏向一旁,瞪他:“你……”

  “好好的哭什么?”

  哭?她愣了愣,赶紧伸手摸脸,果然粘乎乎的,原来他只是在替自己擦眼泪。

  “我……”

  “出什么事了?”担心。

  “没什么,”王晓晓站起身,“你好好休息吧,我该回去了。”

  慕容无伤看了她半晌,不再挽留:“也好,劳你费神,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说完又吩咐少年:“替我送王姑娘回去。”

  王晓晓已经没有心情说话,也不拒绝,转身就走。

  是误会吧?他本来的确被邀请去品剑,没想到临时有了急事?不对,看他们那样子不像有什么大事。难道是一起顺道去看武林大会?走的方向也不对。或者是美女当面邀请逛街,不好意思拒绝?此人一向很有风度,当初在华山虽然不怎么理睬那些花痴师妹,但也绝不会不分场合冷脸待人,何况这是老爸助手的女儿,总要给几分面子,可他居然对她笑,好象很乐意……

  一路上生出许多假设,回到客栈,王晓晓已冷静许多。

  今天天气好,师父他们都赶去看武林大会了,客栈里空空落落的,她也没心情再去管什么比武,只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难道他真想学老爸娶十几二十个老婆?那可不行,他应该明白自己的态度,若真有那意图就不该来招惹,现在好好的品剑变成了陪美女逛街,还说成“有事”,无论怎么样都该解释下吧,就算别人都骗我王晓晓,他也不能……

  越想越有气,她闭上眼。

  爱找谁找谁,反正我是被作者扔来的,将来要回去,想当初竟然还差点因为担心他考虑留下,没脑子!他以为他是谁,天天逼人跑步不说,什么事儿都要管,自己呢,妍儿不解释,楚美女不解释,当我是傻子!

  不过——

  也许真是误会呢,等他回来再说吧……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武林怪传 > 第76章 变生意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重紫作者:蜀客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