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武林怪传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武林怪传 > 第90章 活人与死人

第90章 活人与死人

所属书籍: 穿越之武林怪传

  玉色内衫,紫色外袍,衬着紫金冠,华美中带着些清闲的味道,鬓边黑发如墨,几近完美的脸上,弯弯的唇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长睫半垂,美眸斜斜瞟着楼下的大街,其中神色难以捉摸,修长有力的手指正把玩着一只碧玉小剑。

  “公子,明日可以起程回谷了。”

  “我几时说过要回去?”

  少年迟疑:“但……”

  “那个凌夕,”他抬抬眉毛,“你莫非没看出来?”

  少年沉默片刻,点头:“凌波微步。”

  “如今他已将此人揽在手下,绝非只是为了叶翩翩,我却想不到,他将来打算如何收场,”指间,碧玉小剑轻击窗台,发出轻微而有节奏的响声,他仍是看着窗外,神情惬意,“回不回谷都有人看着,事事都在别人眼皮底下,想必你也会无聊。”

  少年垂首:“公子不喜欢,可以避开他们。”

  “为何要避?”他笑起来,“难为那些人天天跟着我,一举一动,连晚上哪个侍妾伺候都要知道得清清楚楚,想必也无趣得很,我为何要白给他们找乐子。”

  少年不语。

  他想了想:“华山之事实在奇怪,我一直未能想明白,不如也随他们走一遭,倒有场热闹好瞧。”

  少年立即摇头,紧张:“他如此提防公子,此事更要谨慎才对。”

  “我并不管他的闲事,”秀眉不着痕迹地皱了下,又迅速舒展开,他扭脸看着少年,目中尽是凉凉的笑,“倒是我的事,你越来越喜欢插手了。”

  少年不敢言语,退下。

  隐隐朝霞,袅袅轻烟,天色微明,少林城主街上已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街道两旁都摆满了卖早点的摊铺,包子馒头甜糕汤饼等各色齐全,吆喝叫卖声不绝,一派安乐富庶的景象。

  目中隐隐掠过骄傲之色,他侧身立于窗前,挑眉看着迟疑不前的王晓晓,姿态那么随意,却还是透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

  “我今日便要回凡城,丫头有话就问吧。”

  “我想知道,有关流沙那个组织的事。”

  听到这个要求,他并不意外,随手从旁边桌上拈起一封信,丢到她手上:“刚呈上来的,自己看。”

  上次骂他混蛋也是一时气急,其实王晓晓本人也明白,因为萧夜,他才会这么容忍自己的放肆,所以如今在他面前说话行事也小心了许多,二人都很默契地回避某些敏感话题,这些场景看在别人眼里,俨然是长辈慈祥,晚辈恭敬的画面。

  不知道能认识几个字呢,王晓晓心中忐忑,将那封简体繁体加变异体组合的信打开,发现落款正好认得,是个简体的“楚”字。

  老天保佑,这个字是读“楚”吧?

  她装模作样地看了几遍,试探:“楚大侠写来的?”

  他瞧了瞧她,一笑:“不错,楚申听说此事,便急急写了此信,承认流沙是他私下所建,只因当年那幕后之人行踪诡秘,身在暗处,我们的人或者都已在他的监视之下,所以楚申才在暗地组建了流沙,为的也是避开那人的耳目,叫我不必追究此事。”

  还好猜对了,王晓晓擦了擦汗:“这么说,楚大侠应该没有嫌疑了。”

  他点头叹息:“此人行事实在高明,手脚干净,不留半点痕迹,老夫追查多年未果,致使许多前去查探的高手白白丧命于崖下,实在是平生第一件失败之事。”

  语气里是真真切切的失意,王晓晓看着他,沉默不语。

  他不动声色:“丫头还有话说?”

  王晓晓直直地盯着他许久,忽又展颜:“如今后山被封,听说是你老人家的意思,能不能特许我们上去查探……”

  “胡闹!”他断然拒绝,沉下脸责斥,“丫头既敢当着我的面说喜欢萧儿,凡事就该为他考虑,怎能置他的生死安危不顾,由着你莽撞行事,私入后山非同小可,老夫上次不曾计较就罢了,休要再提第二次!”

  自从主角的“小强定理”被多次证实,王晓晓就没有太多考虑生死的问题,如今被这么一提,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暗自惭愧——自从下山,师兄大人就老是受伤,多数时候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自己虽然承认喜欢他,却并没真正学会照顾别人为别人考虑,那夜后山的经历惊心动魄,的确不该让他再去冒险,女主害男主挂掉的http://www.dzxsw.com/

  小说也不少,还是小心为妙,不只他,凌夕他们也不能。

  错就是错,王晓晓唯一的好处就是认得干脆:“知道了,我会小心看住他的。”

  目光闪动,漂亮的眼睛赞赏地扫了她一眼,脸上严肃之色尽去,恢复颠倒众生的笑容,他伸手捏捏她的脸颊:“丫头明白就好,往后日子还长,自己先保重,才能看住他更久。”说完又放开她:“闲了不妨再让他教你多识几个字。”

  他已经看出来了?又吃我豆腐!王晓晓面红耳赤,狠狠瞪着他,感叹他对萧夜这番苦心的同时,也为他的另一个儿子难过。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偏偏不能做好丈夫好父亲?

  用过早饭,漂亮盟主便带着水大侠等人回凡城去了,智不空出家的事果然被搁下,奉命回凡城见过母亲郭老夫人之后再作商议,水若绮自是跟着他走,随着楚清涟的离开,王晓晓格外高兴,与萧夜翩翩等人送至城外。

  回来时日头已高,街上行人更多。

  二人并肩而行。

  想到昨天他的话,王晓晓犹自感动不已,几乎就要当场说出留在这里的话了,她很不愿想象,若是自己离开他会不会伤心,还有那个空空落落的家,寂寥的萧园,自母亲走后他就很少回去,上次却因为自己喜欢,回家住了好多天,自己一走,今后是不是又要维持原样了?纵然有父亲的爱,也是有限的。

  来江湖都快一年了,自己莫名失踪,家里会不会报案?怎样才能跟作者通个信儿,打探一下情况呢?

  见她一直垂着脑袋不说话,不时还抬头望天,一副忽喜忽悲的模样,萧夜皱眉,拉着她停下来:“怎么了?”

  “啊,”王晓晓回过神,赶紧摇头,“没……”

  他怀疑地盯着她。

  王晓晓扯开话题:“我是想……不用跑步了,真好……”

  知道她厌恶跑步,萧夜果然信了:“习武本就十分耗费体力,你体质太差,倘若不多加练习,如何能……”

  又要跑步?王晓晓大悔,陪着笑打断他:“我不练了,反正有你,你这么厉害。”

  看到那俊脸上的笑意,她就知道这mp拍对了。

  “第一高手岂能不会武功,”他抽了抽嘴角,然后板起脸,“武功倒在其次,多跑跑,对你的身子也有好处……”

  不详的预感升起,王晓晓马上摇头:“我身体好得很。”

  他瞧了她两眼,抬步就走:“明日起,跟着马车跑跑。”

  王晓晓追上去:“我不跑了!”

  “不行。”

  “有凌公子在,叫他看见我跟着马车跑,多没面子!”

  “他不会笑话。”

  “你怎么知道?”

  “习武虽说本身就有强身健体之功效,但一个人体质太差,做上乘高手就难了,所以师父通常会叫他们多跑多走。”

  “原来练武是从跑步开始的。”王晓晓大悟。

  “倒并非……”声音猛然顿住。

  笑意缓缓敛起,他停住脚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睛直直地望着街角,其中满是震惊与诧异之色,仿佛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王晓晓推他:“看什么呢?”

  “不可能……”喃喃的。

  王晓晓有些莫名:“什么不可能?”

  “我好象看见妍儿了。”

  “妍儿?”王晓晓失声,已经死了几年的人会突然冒出来,这是她始料不及的,眼见他喜悦而紧张的模样,她只得怔怔地站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很快回过神:“你先回客栈,我去看看。”

  “你……”没等她说完,面前人已不见。

  各种说不清的滋味同时涌上来,望着那个方向,王晓晓呆了好半天,才努力压下了那些复杂的情绪,其实他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两个人曾经在一起,多少都会有感情,如今见她活过来,高兴也难免,若是他真的不闻不问,反倒更让人难以相信。

  虽然已经尽量往好处想,然而心底仍是不受控制,一阵阵发凉,这一刻,她开始失望,觉得该重新考虑回去的事了。

  原来他并没忘记。

  “小师妹!”有人拍肩膀,“发什么呆呢?”

  王晓晓吃了一惊,这才回过神,待扭脸看清来人之后,急忙摇头支吾:“没什么,你们这是……”

  “师……师父叫我们出……来置办东西,”殷皓晃了晃手上拎着的一大包药材,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却被旁边的文净打断,“小师妹一个人站这儿做什么,怎的不见萧师兄?”

  “他有事,我们先回去吧。”王晓晓转身就走。

  身后二人摸不着头脑,只得跟在后面,说笑起来。

  走出没多远,王晓晓突然发现了什么,停住,慢慢后退几步,然后抬脸望望街旁左手边一家装饰豪华的酒楼:“我请客,进去喝酒。”

  不等二人答应,她抬脚就朝里面走。

  难得小师妹当了第一高手还记着咱们,不但没半点架子,还这么大方花钱请客,文净与殷皓喜不自胜,乐孜孜地跟着她走进去。

  “小二!”

  “几位客官要点什么?”

  这台词听着太顺耳了,王晓晓不顾旁边两师兄,大大咧咧往桌旁一坐,顺口抬出武侠片里的大侠点菜经典名句:“来两斤熟牛肉,一壶上等的女儿红!”的

  伙计傻。

  见他不动,王晓晓怒:“怎么,还不快去?”

  “这……”

  “这什么这,怕我没钱吗!”一大张银票被拍上桌子,大侠摆阔经典动作。

  “不是不是,姑娘误会小人的意思了,”见她一副找人晦气的模样,伙计急忙陪笑,求助地望着旁边的文净与殷皓,“这个……猪肉羊肉狗肉小店都有,就是不卖牛肉。”

  ……

  看出小师妹心情不对,文净忙上前解围:“有什么肉就卖什么肉,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还不快去把好菜摆上来!”

  “是是,”伙计连声答应,转身跑了两步,觉得不对又折回来,摸着脑袋陪笑,“还有……敢问姑娘女儿红又是什么,小人还从没听说过这东西。”

  这回,连文净与殷皓也被难住了。

  王晓晓直直瞪了半天眼,才咬牙一字字道:“就是酒,好酒!有没有,酒——”

  “有有有,姑娘稍候。”伙计抹了把汗,逃得飞快。

  文净与殷皓互相看了看,跟着坐下。

  “出什么事了,小师妹?”

  “没事。”王晓晓非常不屑,堂堂江湖,居然连这么出名的“大侠套餐”也没有,真够糟糕的。

  更糟糕的是,此店上菜速度超慢,半日过去,当酒菜真正摆到面前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不想再醉了。

  于是她只好站起来,掏出银两到柜台付了帐,然后看着剩下的银子心痛,还要孝敬师父的茶钱呢!冲动果然是魔鬼,书上那些大侠们若是肯坐下来多动动脑子,有点自我保护意识,估计也不会再想喝酒,伤心就够了,身体还是咱自己的。

  心疼胜过食欲,王晓晓越发没胃口,只想快些避开这桌超高价酒菜带来的刺激:“帐我已经结了,你们慢慢吃吧,我先回客栈。”

  哪有这么请客的,叫了菜就跑?两位师兄面面相觑。

  殷皓惊讶:“你……你不吃了?”

  “不吃了。”

  “那我们也回去吧。”文净看出端倪,忙用手碰了碰殷皓。

  瞧瞧那满桌子丰盛的酒菜,殷皓十分不乐意地站起来,顺手拿起酒壶往怀里一揣,再拎起一只红烧肘子,抓了几块鹅脯,才依依不舍地跟着二人快步朝门外走,也没注意背后伙计那惊讶的目光——这几个人有毛病,专程进来叫一桌酒菜好玩的?

  非要跟个死人比什么呢,连事情都没弄清楚就白吃醋,当真是犯傻了,就算那个妍儿真的活过来,师兄大人仍对她念念不忘的话,大不了自己将来放手回去,何况,无论怎么说,她也是师兄大人曾经喜欢过的人,活人永远比不过死人,他心里有她的一席之地也是正常的,叫他真正忘了她,实在不太可能。

  而且,活人也有活人的优势不是?情况未必有自己想的那么坏。

  想是想通了,心里还是涩涩的,王晓晓一言不发,带着二人抄近路往客栈走,文净与殷皓倒也没有多问。

  喧哗声渐远,周围越来越僻静。

  等等他回来该怎样问才好?难道那个妍儿真的活过来了?不太可能吧,或许就是个长得像的,不过事情若真到了最坏的那一步,他会怎么做?王晓晓垂着脑袋,边走边思考对策。

  突然,旁边的文净伸手将她拉住,语气里也透出许多紧张:“小师妹!”

  “怎么?”王晓晓疑惑地抬头,发现他面色不对之后,赶紧顺着他的目光朝前望。

  迎面站着好几个穿青黑色紧身衣裳的人,年龄二十到四十不等,每人手中皆持有一把锋利的大刀,神情或是凶恶,或是得意。

  强盗!王晓晓大惊。

  估计是有个“第一高手”在的缘故,望着明晃晃的刀,殷皓竟也不怎么害怕,挺身上前呵斥:“光……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做什么!”

  为首那人不理会他,一双眼睛只盯着旁边的王晓晓,将她细细打量了好几遍。

  “你可是姓王?”

  “是。”

  “那就好,乖乖把藏宝图交出来吧"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武林怪传 > 第90章 活人与死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重紫作者:蜀客 2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3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4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