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兰柯一梦目录

为谁悲哀

所属书籍: 穿越之兰柯一梦

  山头,微月如钩。

  朦胧月下,一道银光如闪电般无声无息地划过。眨眼间,峰顶大石上竟出现了一个颇为俊俏的男子,银白色的衣袍随着山风飞舞,一双迷人的眸子映着月光,微微闪着魅惑人心的光泽。

  月儿弯弯。

  “中秋将至,”温柔醉人的声音响起,令人闻之浑身酥软,“五色泉现世,松老头他们这次只怕要打个头破血流了,有趣!”

  说着,那张俊脸居然如小孩儿一般,泛起幸灾乐祸的顽皮神色。

  正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原来是只银狐。”

  银袍男子吃了一惊,急忙收回视线,这才发现,对面两丈远的石上,赫然也负手站着个人。白色衣衫映着薄雾般迷蒙的月光,更透出冷冷雪色。

  “你……”十分意外的声音。

  冰雪般的眼睛看了看他,又望着天边月亮,遥远的云端,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银狐素来要强,此峰该只有你一个?”

  银袍男子并不回答,只用那双动人的眼睛细细打量着他。

  半晌。

  “你没有本形,莫非是人?”俊脸上又露出顽皮之色,带着几分赞许,“人类能看出我的本形,道行不浅。”

  “此峰只你一个?”

  “自然,我银狐岂会与它们那起卑贱之族为伍,”银袍男子傲然一笑,竟然也是百媚横生,“莫非你也对此峰有所妄想?”

  他并不回答,却又看着他道:“果真就你一只狐狸?”

  银袍男子美眸一转,随即眯起,如同天边弯弯的月儿,衬着并不明朗的夜色,泛出迷人而稚气的光泽。

  “那,就要看它们有没有胆子来了。”骄傲的语气。

  “如此便好,”冰雪般的眼睛一闪,他喃喃道,“银狐虽厉害,族中却向来不旺,修至人形的不多,可惜。”

  “可惜?”银袍男子愣了愣,半晌,俊俏的脸上又泛起顽皮动人的笑意,“听阁下此言,竟是要降我?”

  白色人影并不回答,只抬起一只手。

  顿时,一片腾腾白雾凭空升起,如同被飓风吹着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速度奇快,眼看便要将那银袍男子吞没。

  银袍男子并不惊慌,反笑道:“要降我,只怕你……”

  话没说完,他忽然变了脸色。

  只因他已发现,自己八百年的法力在这一瞬间竟似已完全丧失,全身根本连半点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雾将自己吞没!

  飘渺而又清晰的声音传来:“我不必降你。”

  是死!

  “你……怎会……”迷人的眼睛已失去了魅惑人心的光彩,只剩下极端的恐惧、绝望与不信,“你是……”

  “你该死。”冷冷的声音。

  朝阳初露云端,向大地绽放着柔和的眼波。晨钟荡漾,整座山岭显得神圣而肃穆,小小山寺中,和尚们来来往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罪过罪过。”

  “阿弥陀佛,谁这么忍心,竟将它打死了!”

  ……

  林菲菲刚走出院门,便听到殿外一阵喧闹声,她生性爱凑热闹,立刻伸手拉住个小和尚:“出什么事儿了?什么狐狸,是不是妖怪?”

  那小和尚见是她,合十行了一礼,满脸惋惜道:“阿弥陀佛,好好一只银狐,竟被人狠心打死了。”

  银狐?

  林菲菲愣了愣:“在哪里?”

  “小师弟清早采药,在那边峰顶捡到的,罪过,那只银狐在这里许多年了,与我等相安无事,倒也不坏,方丈与师兄们正商量着超度它,阿弥陀佛!”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

  昨天狐狸变楚颖骗自己,林菲菲心底正没好气,不过听到是只银狐,她又来了兴趣——师父老人家好象说过,银狐在狐类中极其稀少,若修炼成精,自己这点道行还不容易对付呢。

  果然,外面早已围了一群和尚,都在摇头叹息。

  中间地上,一只硕大的狐狸静静躺着,洁白的皮毛没有半点暇渍,如水一般光滑,衬着初升的朝阳,隐隐泛着油光。

  “可怜,它虽是妖孽,倒也不坏,那日还替我采了些药呢!”

  “好狠心!”

  “可惜了几百年修行,阿弥陀佛,赶快将它超度了罢!”

  “……”

  众和尚议论纷纷,林菲菲听得呆住。

  杨剑飞正蹲在旁边,见了她立刻站起身来。

  “正是你遇上的那只,”他摇着头,“昨日我瞧他只是顽皮想逗你,并无恶意,这才没有拿他,谁知……唉!”

  “什么?”林菲菲快要晕倒,“你说它顽皮?”

  “自然,”他有趣地看着她,俊美的脸上又泛起邪魅的笑,“银狐生性顽劣,喜欢捉弄人,昨日它必是见你思念楚兄……”

  说到这里,见林菲菲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他立刻识相地闭了嘴。

  半晌。

  林菲菲不解:“可……狐狸精不是经常迷惑人,害人的吗?”

  “害人?”杨剑飞愣了愣,诧异万分,“它怎会害人?这狐类只是天生顽皮好耍罢了,以媚术害人却是极少的。”

  它竟不坏!

  一阵风吹过,洁白的皮毛微微颤动,如水波般荡漾……

  看着白狐僵硬的尸体,听着众人的叹息,林菲菲忽然愧疚起来——真误会它了,谁叫传说中大都说狐狸精坏,担了这个恶名呢……

  许久。

  她喃喃道:“怎么被人打死,它真是太不小心了。”

  “它修炼了几百年,怎会轻易被人打死,”杨剑飞看着白狐,也有些色变,“它是被毁去了元神,精魂俱灭。”

  林菲菲一惊,失声道:“那个杀它的人也懂法术?”

  “道派中人常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可惜……”看着周围忙着要超度它的和尚,杨剑飞那自信张扬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了与平素不相称的悲哀与沉痛之色,“超度,它已神魂俱灭,又如何超度……”

  林菲菲也黯然。

  当年那个什么普觉和尚就是这种“降妖除魔”的高人,所以才会将兰公子毁去精魂,这个时代多数人都认为妖怪该死,而自己遇上的妖怪反而满可爱的。

  打死这只银狐,说不定那个高人正在得意呢……

  窗中,两个人影。

  一个黄衣女子,一个白衣公子;一个垂头丧气,一个冷漠如冰。自从早上见到那只白狐,林菲菲心情一直不大好。

  “师兄,昨天我遇上的那只狐狸被人打死了。”十分郁闷的声音。

  “它害你。”

  “它没害我,”林菲菲坐下来,往桌子上一趴,“原来它只是逗我好玩,我还以为狐狸精都是害人的,错怪它了。”

  他点点头:“银狐生性顽劣。”

  “是啊,挺可爱的,虽然不关我的事,可我怎么总觉得像是自己害死它的呢?”她更郁闷了,喃喃自语,“真可怜,到底是谁杀了它……”

  半晌。

  他看了看她:“它戏弄于你。”

  林菲菲有气无力地抬抬眼皮:“它真的太调皮了,不过对我也没什么恶意,不算坏啦,谁那么狠心杀了它!”

  愣住。

  冰雪般的眼睛微微眨了两下,立刻又望向窗外。

  接下来几天,杨剑飞由于任务在身,也没空去追究这事,何况就算查出来,不过是打死个妖怪,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倒是林菲菲想起来还有些难过。

  常言这个时代人命卑贱,哪里知道,最悲哀的却是妖怪。

  中秋。

  天初黑,圆月已经挂起,漫天晴光如瀑布般泻下,庭中地面白白一片。时而微风吹起,空气中隐隐传来淡淡的桂子香气。

  灵逸早就说过他今晚上会出去,但那个拜月素心兰魂有多厉害自己可是见识过的,他一个人去会不会太危险?

  林菲菲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门忽然被推开。

  俊美的脸带着惯常的冷漠表情,洁白的衣衫没有一丝褶皱。

  “师兄?”林菲菲有些意外地站起来,“你不是说要上山吗?”

  他点点头,走到窗边负手而立:“还早,过来看看你。”

  月光斜射入窗,那冰雪般的眼睛也凭空增添了几许柔和。林菲菲心中感动,他能抽出时间过来陪自己说话,已经很难得。

  中秋节,他就不想家吗?

  林菲菲又坐下,好奇道:“师兄,你家在哪里?”

  “兰陵。”

  “你也住兰陵?苏姑娘他们的故事不就是发生在那里吗?”林菲菲想了想,“兰陵,兰花也应该很有名吧。”

  他愣住。

  半晌。

  “想去?”

  林菲菲点头。

  长长睫毛的掩映下,冰雪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待今日之事完了,我带你去可好?”

  “真的?”

  他点点头。

  想不到自己也能见到古代的兰陵风光,林菲菲顿时兴奋起来,两眼发光:“太好了,你也可以顺便回家看看,呃,对了,你该很久都没回去了吧,不想他们?”

  “他们?”他一愣。

  “你爸妈,啊不,是爹娘,你家有哪些人啊……”

  半晌。

  他忽然转过身:“我要上山了。”

  “要去等伏月石吗?”林菲菲站起来望了望窗外,有些担心道,“那个拜月素心兰魂很厉害的……”

  他目光一闪,打断她的话:“你如何知道这些。”

  “杨剑飞说的,没关系啦,我又不会说出去,”她白了他一眼,立刻又露出兴奋之色,“正好,他和他师父都会去,到时候你们联手,应该打得过。”

  沉默。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拉着他道:“那个素心兰,万一他们要杀它,你替它说说好话好不好?那次它也没害我们呢,应该不会太坏。”

  想到银狐的下场,林菲菲还是有些难过,杨剑飞自然不是那种一心“降妖除魔”的人,不过他那师父就不好说了。

  冰雪般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她。

  “其实……”林菲菲又转了转眼珠,忍不住试探,“呃,师兄,我也想去看看那个五色伏月石到底是什么呢……”

  “待我拿到给你看。”

  “真的?”

  他点点头,看着她两眼放光的样子,冷漠的眼睛不觉已泛起了几分温柔之色。

  “还是师兄你老人家最好了!”

  看看宝贝就不错,自己这点道行哪敢亲临现场!林菲菲兴奋地拍拍他的肩膀,谁知,笑容刚刚绽开,又僵在了脸上。

  ——没有看错?刚才那苍白有型的嘴唇似乎也弯了弯。

  “我要借你的玄紫石。”

  “呃,好啊,”她回过神,立刻从脖子上取下玄紫石递给他,有些疑惑,“师父不是说你也有块吗?”

  “都要用。”

  “哦,”林菲菲点点头,又担心极了:“那你小心点,要不要我去帮忙?”

  半晌。

  “就在这里别走。”

  “呃?好。”

  林菲菲答应着,有些莫名其妙,晚上自己一个人能走哪去?想到这,不由好笑地看看他,哪知这一看,她又愣住了。

  那双冰雪般的眼睛竟然透着一丝罕见的笑意。

  “等我回来。”

  夜深,古寺。

  佛堂、禅院、石塔……万物皆沉浸在一片清辉里,虽然是山上,中秋气息也依然不减,反而比市井多生出了几分凄凉之意。

  分明是团圆的人间佳节,可世上的愁思却比平日都多,不信你便去翻那唐宋诗文,千古名篇必定多是愁苦之作。

  忽然。

  一道轻灵的影子掠过高墙,犹如鱼儿般潜入房檐的阴影中。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看着庭院如水的月色,他轻叹一声,嘴角微微翘起,喃喃道:“在哪间房呢,大师们可千万莫要将在下当作梁上君子才好。”

  说完,一只优雅的大燕子平平掠开,飞出檐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2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5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