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兰柯一梦目录

夜半跟踪

所属书籍: 穿越之兰柯一梦

  快9点多了吧?林菲菲望着帐顶。

  这样居然也要负责!她可不是古代女人,何况当时自己泡在水里呢,他站那么远,能看到个什么,倒是某个色狼……

  不行,一定要尽快找出真相离开这里。

  可这一切太离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还有那诡异的哭声……

  想到哭声,她忽然坐了起来,心生一计——若拿下紫符,它会不会又来?或者,还可以和它沟通一下,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犹豫半晌,她一咬牙,终于拿下了胸口那道紫符。

  ……

  沉沉黑雾弥散开,什么也看不清,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的存在。又来到这里了!林菲菲又害怕又惊喜。

  “你在哪里?”

  “呜呜……救救我……”隐约的哭泣声又传来。

  “你在哪?”林菲菲着急地走了几步,颤声道,“怎么了?有事你说出来,我帮你!”

  没有回答。

  “……救救我……救我……”

  忽然,另外一个女人阴惨惨的声音响起:“贱人!只一魂一魄还能作乱,你以为他们会听见?”

  所有声音立刻消失。

  “啊——”林菲菲坐起来,满头冷汗。

  忽然,胸口传来熟悉的压抑感,玄紫石似乎又在隐隐发亮,隔壁传来轻轻的开门声。

  半夜三更,谁会出门?

  她摸了摸玄紫石,立刻警觉起来——不对,隔壁不是展秋雨的房间吗?

  由于当初展夫人担心,特意安排她与灵逸住在展秋雨隔壁最近的房间,而楚颖他们后来,所以都住在了院子的南面。

  正在此时。

  “六公子,五夫人叫你……”

  听得出来,声音被刻意压低了,是个男人,有些像那天那个“狐狸”,可林菲菲听来总觉得不大对劲。

  五娘找他?

  林菲菲立刻跳下床,边披衣服边掂着脚走到门边。

  “这么晚了,五夫人何事……”展秋雨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

  “小的不知。”

  “走吧。”

  待门外安静,林菲菲立刻抓起些符塞进怀里,轻轻将门开了条缝,果然,二人的身影一前一后往那边走去。

  玄紫石发亮说明有古怪啊!

  难道是那个仆人?!

  不行,不能让他去!林菲菲正要张口叫,却立刻又闭上。

  展秋雨几次被附身,那鬼却还是踪迹全无,这次如果惊动了它,必定又是功亏一篑。不如跟去看看它的底细。

  可它若是动手怎么办?

  想了想,林菲菲眼睛一亮,迅速走出去,伸手敲了敲旁边灵逸的房门,听得里面有响动后,她便放心跟了上去。

  看样子师兄已经醒了,只要拖住它一会儿就好。

  沉沉的夜。

  池塘、假山、小桥……林菲菲不远不近地尾随着二人,她细细看了看,在灯笼的映照下,那仆人面上果然是一团黑气。

  就是它!

  她跟了这么久,思索之下,心中不由又暗生疑窦:昨天分明才过了七天之数,怎么这次它倒不遵循时间了呢?

  估计展秋雨也是想到过了七天,才会这么大胆地出来吧。

  她又担心地看了看后面,师兄不知什么时候才来,他会不会不知道路?想到这她后悔不及,刚才若不是时间紧迫怕跟丢,就该敲敲疯和尚和楚颖他们的门。

  岔路。

  果然在那里!林菲菲暗喜。

  展秋雨警觉的声音也同时响起:“那边不是七夫人的院子吗,半夜三更的五夫人怎会叫我去那里?”

  那仆人道:“小的不知,五夫人好象说是知道了什么,要告诉公子。”

  展秋雨犹豫地看了看身后,终于举步。

  院门外,林菲菲就已发现里面黑气沉沉,“嘎”地一声,展秋雨与那仆人已推门进了院子,她立刻跑过去躲在门后。

  “五夫人呢?”展秋雨疑惑的声音。

  没有声音。

  “胡李,不是说五夫人叫我么?”有些严厉。

  “她不会来了。”

  一个女人阴测测道。

  “你是……”展秋雨似乎惊恐无比。

  终于现形了,林菲菲本就觉得那女人声音有些熟悉,不由悄悄探出头。

  一幕骇人的情景。

  “雨儿!”

  随着一声女人的叹息,周围燃起碧绿的光芒,将院子照得明亮起来。

  那胡李忽然转过身,双眼发绿,脸部轮廓渐渐模糊起来,仿佛是一团橡皮泥,正在被揉捏、挤压……

  展秋雨已经吓得呆住。

  半晌,一张女人的脸出现,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大眼小嘴,俏丽无比。

  还好不算可怕,林菲菲松了口气,庆幸自己不用晕。只是,分明是男人的身子却安了张女人的脸,有些诡异。

  展秋雨忽然惊叫道:“四娘!”

  这就是他提起的那个芳年早逝的、最疼爱他的四夫人?林菲菲又恐惧又好奇,那应该没有恶意才对,但她这么晚把展秋雨引来又想干什么?

  四娘似乎很内疚:“雨儿,是我。”

  “四娘,”到底人鬼有别,展秋雨还是有些害怕,颤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大哥他们是被你……”

  “不错,”那美丽的脸忽然变得狰狞,双目瞪大,似要爆出,看得林菲菲心惊胆战,“我要报仇,我要让展家断子绝孙,你……莫要怪四娘。”

  展秋雨吓了一跳:“四娘何出此言?”

  那四娘沉默半晌,忽然阴阴地笑了起来,声音如夜枭般,却又似在哭:“雨儿,你可知你父亲做了些什么事?”

  “父亲?”展秋雨愣了愣,“父亲一向慈善温和,四娘你……”

  “慈善温和?”尖笑声打断了他的话。

  笑声不大,却足以划破漆黑的夜,格外恐怖凄厉。

  “那老东西表面慈善,心狠手辣,当初为了娶我,生生害死了我的夫君!”她忽然又由笑转哭,阴惨惨地,“他害死我夫君,还有一岁的孩儿,我为何不恨!”

  “不可能!”展秋雨失声叫起来。

  “雨儿,”她依旧幽幽哭道,“他用我母亲要挟我,我只好答应他,做他的小妾,生下了你五哥和七弟。”

  “你竟忍心连五哥他们也……”

  “他不是我儿子,所以我第二个便杀了他!我只要我那一岁的孩儿,那个老东西竟将他活活溺死,还有我夫君!”她哀哀叫着,“雨儿,那日在秦淮河上四娘不想害你,可是四娘不甘心啊!”

  难怪那天他落水那么久,却没有沉下去!林菲菲这才明白,原来是她在犹豫,不忍心杀死这个她最疼爱的孩子。

  可疑惑接着又来了:她到底是怎么跑到那么远的秦淮河上去的呢,而且这里风水旺盛,鬼怪都最怕的,难道这院子有什么古怪?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死了十多年,却还在人间,竟然没有魂飞魄散?!

  “四娘,我是你最疼的雨儿,你连我也不放过么!”

  展秋雨骇然,连连后退。

  “莫要怪我,雨儿,”她缓缓朝他走来,肩膀上,那两只枯瘦、苍白、有着长长红艳指甲的手再次出现,“你不该生在展家,待来世投胎就不会这样了。”

  展秋雨吓得转身就跑。

  哪知,他脚下虽然不停,身体却并没移动半分。他自己浑然不觉,但门外的林菲菲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四娘已经走到了他的旁边,幽幽地看着他半晌,两只眼睛忽然流下血来!

  林菲菲吓得呆住。

  “雨儿,跟四娘走,四娘报了仇,没有怨气,就能投胎了,我们可以求求他们,叫我二人再做母子,好不好?”

  “不……四娘……”

  没有人愿意平白放弃生命。

  半晌。

  一声叹息,那双触角般的手缓缓向他伸出……

  林菲菲心下大惊,正要出去,忽然,一道紫光在展秋雨的胸口亮起,四娘面色一变,立刻收了手后退几步。

  楚颖来了?

  她心中狂喜,随即却又沉了下去。因为她已看清,那发光的,只是当初为了防止被附身楚颖给的那道紫符。

  展秋雨也愣住。

  “果然厉害,几次我都不能附身,又怕他们发现,只好借胡李之体将你骗来这里,”四娘叹了口气,哭道,“我只是要复仇,他们还要百般阻挠,当初我被那老东西折磨,为何就没有人来救我!”

  哭声中,一阵阴风卷起。

  整个小院天昏地暗,地上的叶子都被卷上半空,发出相互碰撞的声音。

  同时,紫符的亮光也更强。

  四娘似乎被激怒了,她忽然仰天大哭起来,双目中血泪滚滚而下!

  很快,地面便形成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河,那些血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地上蜿蜒流动,向四周各个角落蔓延开去。

  哭声越大,风越疾。

  院子地上竟已满是血水,令人触目惊心。

  倏地,那道符莫名其妙开始燃烧,发出碧荧荧的光,却丝毫无损衣物。

  不好!林菲菲又着急又疑惑,那四娘怨气太强大了,纵然丈夫和儿子被害,但一个人哪会有那么大的怨气?

  分明是院子有古怪!

  果然,待符烧尽,风也止住,满地的鲜血也已消失不见。

  展秋雨呆住。

  师兄怎么还不来!林菲菲着急地看看小路,难道敲门他没听见?不会啊,明明听到他起床的,或者他听见了,却不知道在哪里?

  四娘冷哼了两声,身后两只手忽然伸出,尖尖的指甲陡然变长,眼看就要掐到展秋雨的喉咙……

  “住手!”林菲菲终于豁出去了,她将门一掀就冲过去,“你别害他!”

  见了她,四娘果然一愣。

  趁她发呆,林菲菲赶紧从怀里抓住几道符,一边念咒一边朝她掷过去。

  其实林菲菲倒也有自知之明,她能连楚颖的符都毁去,这么几道符自然奈何不了,自己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

  哪知——

  四娘竟真被那些符打个正着!随着一声惨叫,她,不,是胡李倒在了地上。

  太出乎意料了!林菲菲一愣,随即满心兴奋,拖住展秋雨的手臂就往院门外跑:“展大哥,快走!”

  展秋雨这才回过神,大喜:“是你!”

  二人也不管地上的胡李,直接往院门冲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2重紫作者:蜀客 3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4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5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