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兰柯一梦目录

和尚也赌

所属书籍: 穿越之兰柯一梦

  门外。

  仆人静静站着,都不明白为何忽然失去了主母。

  展秋雨默默地看着远处,清秀的脸上一片茫然,才二十岁的他竟然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只怕心中有块地方将永远留下阴影了。

  “展大哥,你……”林菲菲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展秋雨看着她。

  半晌。

  “我没事,”清秀的脸上又露出谦和的微笑,“你放心。”

  他真会那么坚强吗?

  林菲菲犹豫了一下,看看旁边不远的灵逸:“那……我们先走了。”

  他点头:“闲时记得来看看。”

  “恩。”

  她默默转过身,谁知目光这么一扫,却瞟见一旁的楚颖正直直地看着灵逸。

  他看师兄干什么?林菲菲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坏了,灵逸手上正拿着那把扇子呢!

  终于,目光缓缓移到她身上。

  明亮、锐利,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神,没有询问,也没有责备,就那么静静地看过来。

  他生气了?

  林菲菲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把别人辛苦画的东西拿去送人实在不好,可是当时师兄开口要,自己总不能说不送吧,何况这扇子本来是送他的,现在留着也……

  她想了想,决定过去跟他解释。

  哪知她刚要迈步,楚颖已经转身不再看她,直接上了马车。

  小气!

  她撇撇嘴。

  时近六月,夏日的金陵城更添风采。河边人来人往,柳下碧波荡漾。

  林菲菲缓步走着,心情烦闷。

  灵逸依旧不爱说话,不爱出门,而疯和尚这两个月又不知跑哪里去了,她几乎逛遍了金陵城都寻不见踪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楚颖也再没来找过她。

  这个小气男人!林菲菲有些委屈,虽然自己把扇子送人不对,但他不听解释就走了,能全怪自己吗!

  或许他并没生气,只是在努力追求妙清美女没空闲……

  得啦得啦,关我什么事!

  她把手中的柳叶全往水里一扔,发起呆来。

  身后远远的,一个声音响起。

  “果真,”听上去很老实,“就在镇江。”

  “和尚想去?”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

  林菲菲立刻回过头。

  果然,疯和尚正皱着脸叫苦:“如此热的天,贫僧说什么也懒得去了。”

  而与疯和尚并肩走来的人影,林菲菲更是熟悉无比,一袭绿衣在风中更显飘逸,眉宇间依旧透着几分睿智,正负手缓步而行。

  “济世救人也懒?”

  “阿弥陀佛,有些事不用自己去自然是最好了。”很老实的声音。

  “和尚不去谁去。”

  “你。”

  “前日才帮你完了件,”他苦笑,“为何又是我?”

  “因为你输了。”

  他一愣:“哪里输了?”

  “我们是不是赌的谁先在地上看到钱。”

  “是。”

  疯和尚马上抬手指着林菲菲,笑嘻嘻道:“那不是。”

  楚颖愣住。

  疯和尚还是笑嘻嘻地:“那是不是一文钱?”

  半晌。

  楚颖苦笑着点头。

  疯和尚更开心了:“她是不是站在地上?”

  他又点头,苦笑。

  “早去早回啊!”疯和尚笑呵呵似偷吃了一百只烤鸡,朝林菲菲挥手,“小道长,你来得真是时候,倒帮贫僧赢了一把!”

  “你什么时候连赌也不戒啦!”林菲菲好笑,“赌什么呢?”

  他认真合十道:“阿弥陀佛,不戒那个,贫僧先走了。”

  “等等,”楚颖拉住他,“能否宽限几日?”

  疯和尚看看林菲菲,笑道:“贫僧再不答应,只怕有人又要扯贫僧的耳朵。”

  说完,果然搭拉着鞋子跑了。

  他站在那里,却并不过来。

  林菲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愣在那里。

  半晌。

  他竟然转过身缓缓往回走,不再看她。

  还在生气?林菲菲也有些来气了,终于忍不住叫道:“楚颖你个小气男人,明明是你自己不听我说嘛!”

  他仿佛没听见,脚下不停。

  “说清楚,要走随便你,”林菲菲立刻跑过去,追上他,“喂,你听我说完啦,真小气!”

  他只管负手缓步往前走,不看她。

  她跟着他的脚步,边走边解释:“你别气,我知道拿你的画去送人不对,可那又不是我要送的……”

  没有回答。

  “那扇子本来就是买给师兄的,就你画了画我才一直没送,你看我还是多珍惜啊,可现在他找我要,我不给那也太小气了嘛……”

  “他对我那么好,我总不能一把扇子也舍不得啦,喂,你别生气啦,说句话!”

  ……

  她泄气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脚步停下。

  “你担心我生气?”懒懒的。

  林菲菲愣了愣,哼一声:“谁担心你生气啦,我是不想别人把我看成……”

  “还是担心我生气的好。”他打断她的话,略略侧过身来。

  “啊?”她呆住,“什么?”

  “我说,我并未生气,”他嘴角一翘,改为双手抱胸的姿势,“可如今你害我赌输了,该如何补偿?”

  “你刚才说的不是这个吧?”怀疑地。

  不回答。

  好半天,林菲菲终于愤愤道:“既然没生气,干吗理也不理就走了,也不跟我说,害我着急!”

  “你这不自己来找我说了么。”

  气结!

  “你害我赌输了。”懒懒的。

  “活该,你自己输了,怎么怪我?”她嘀咕。

  他似笑非笑:“我们赌谁先在地上看到钱。”

  她白了他一眼:“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往地上丢钱。”

  他叹了口气:“真没看到?”

  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林菲菲忽然脸红了,因为她想起了那句“为一文钱放弃许多银子”的话,难道那“钱”是指……

  慌忙移开目光,脸更红。

  他嘴角弯起。

  “对了,这样才美,”一只手抚上她的脸,又替她理了理额上有些凌乱的头发,“我在秦淮客栈,有事莫忘了找我。”

  她更加傻了。

  哪知——

  “许久不见,楚兄风流依旧啊,哈哈!”

  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打破了这暧昧的场景。

  随着脸上的手移开,林菲菲终于恢复了正常,好有魅力的声音啊!她急忙扭头寻找那个声音的发源地。

  哇,白衣帅哥!

  一张可以令众多男人跳楼的脸,此刻正荡漾着电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楚颖总是一副欠扁的样子,但笑起来却很迷人的,宛如春花般灿烂;而那人的笑,却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带着几分邪魅,像笑过后就给你灌毒药的魔鬼。

  更有趣的是,远远的,林菲菲还是能清楚地看到,那张脸上居然也生了一双和楚颖极其相似的、漂亮的凤眼。

  眼见那帅哥兴冲冲地走来,是他的朋友?

  连朋友都这么帅!林菲菲暗暗郁闷。

  哪知,楚颖一见是他,立刻像见了鬼一样,不由分说扳住林菲菲的肩膀就转了个方向:“我们走。”

  话音方落,二人已腾空掠起。

  背后也传来衣袂的破空声,伴着呼唤:“哎,我说楚兄你何时换了品味,居然喜欢男人了……”

  林菲菲这才回过神,原来自己穿着男装,让他误以为是男人。

  “楚兄,等等啊,你知道小弟我轻功不如你……”磁性的声音越来越远,显然已被甩开了一大截。

  楚颖此时估计也已料到那人追不上,立刻松了口气,恢复了欠扁的神情。

  哈哈哈,他居然也有害怕的人?林菲菲歪着脑袋看着他,心中快要笑翻。有趣!以后一定要想办法知道那人是谁……

  正当她奸笑时,脚底已经踏上了地面,楚颖放开她,负手走了几步。

  “劝你莫要打他的主意。”懒懒的。

  “呃?”林菲菲吓了一跳——他居然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并非怕他,只是……”他长眉一挑,有趣地看着她,“你以后便知。”

  说完,他忽然又叹了口气。

  “但愿你莫要见到他才好,是女人都不该离他太近的,”欠扁的脸上竟也露出了罕见的无奈之色,“错了,是男人也一样。”

  男人也一样?林菲菲瞪大眼睛——莫非,这才是那个传说中的“男女通吃”?

  趴在窗边桌子上,林菲菲心里还是在嘀咕。

  楚颖抱着她才“飞”了这么几分钟,居然已到了这座客栈旁边的巷子里。他怎么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倒好象是轻车熟路一般。

  他来过?

  想到这,她立刻心跳加快,摸了摸脸——这个色狼,刚才居然趁自己不防备吃豆腐,而自己居然也没有反对……

  他这些动作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过分,难道是在耍人么!

  林菲菲郁闷地敲着桌子。

  “一文钱……许多银子……一文钱……”

  刚才他承认自己是那“一文钱”耶!可他不是喜欢妙清的吗,再说他还亲口说过自己没妙清师姐漂亮,又怎么会……

  哎呀,好乱!

  他居然还说了住处……秦淮客栈。

  不能想了,脑袋好疼,还是去找师兄一块吃饭的好。

  “师兄?”她闯进门,丝毫不担心会尴尬。

  果然,他正手持折扇立于窗边。

  发丝无声地拂过脸庞,夏日的熏风掠起独特的暖香,一片片吹落在洁白的衣衫上,仿佛要将那万古不变的冰雪之色融化。

  林菲菲愣了愣,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笑嘻嘻道:“在想什么呢?”

  对于她的动作他已经不躲闪了。

  “我在想,”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冰雪般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楼下来往的人,飘渺的声音随风缕缕飘散,“我为何不会笑?”

  林菲菲呆住。

  半晌。

  她心中一酸,勉强笑道:“你别急,等你回茅山去师父会帮你恢复记忆的,笑太多也不好,会有皱纹啦。”

  “茅山?”他缓缓念了遍,眼神忽然敛起,转过身来,“你该会阴阳通灵术的法咒。”

  “当然,你不会?”

  他点点头。

  “忘了吧?”林菲菲既疑惑又有些黯然,“难怪那天我看你的符也不太像。”

  冰雪般的眼睛里有光芒在微微闪动。

  “你可会教我?”

  “当然好啊。”林菲菲忙点头。

  他愣住,似乎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痛快。

  “我给你把咒语写下来,”不过想到自己的毛笔字,她马上就改口,“呃,还是我念给你听吧。”

  躺在床上,林菲菲一直心情不大好。

  到底是谁害他失忆,他道法那么高,却被消去了大部分记忆,难道真如自己所料,是那棵拜月素心兰魂?

  何况拜月素心兰魂又那么可怕,连疯和尚都不敢提。

  她摸了摸胸口的玄紫石。

  这石头怎么老是有时灵有时不灵,难道真如师兄所说,是自己不会用?师父老人家给的时候怎么就不先教教用法啊!

  她想到师父,想到灵逸,想到楚颖,想到疯和尚,最后又想起了妙妙,不知那个小家伙现在怎么样……

  很多事情同时浮上来的结果,就是做梦了。

  明亮的月光照在窗边地上。

  黑暗的阴影中,玄紫石开始隐隐发起光来。然而,床上的人依旧呼吸平静,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

  奇怪,她的通灵能力不是一向很强的吗,为什么这么大的征兆会完全没有感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2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3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4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5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