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第一夫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第一夫君 > 第四卷 人在江湖 拜访狐狸

第四卷 人在江湖 拜访狐狸

所属书籍: 穿越之第一夫君

  看着那熟悉的红色俏影,杨念晴赶紧将手抽回来,看来自己注定只是个客人,每次几乎就要下决定的时候,总会出意外。

  她笑道:“思思,你怎么来了?”

  唐可思抱着她的手臂,开心得不得了:“杨姐姐,南宫哥哥,方才远远看着很像,原来果真是你们!”

  南宫雪也看着唐可思一愣,随即又定定地看着她。

  杨念晴只装作没看见,拉起唐可思的手,看看四周,担忧道:“你一个跑出来的?”

  “没有啦……”唐可思瞟了南宫雪一眼,有些脸红,吞吞吐吐道,“我只是……一个人无趣得很,所以出来走走,不巧遇见了你们。”

  那不一个样吗!

  杨念晴既好笑又担心,她哪里是“不巧”遇见,分明是专程从家里溜出来的吧。叶夫人一心要儿女远离这些事,因此临死前才会特意要他兄妹二人发誓不得与众人有牵连,万万想不到唐可思还是不遵母亲的遗命,竟然独自跑出来找南宫雪。

  南宫雪果然也看出来了:“你怎能一个人跑出来?”

  唐可思不语。

  叶夫人是对的,如今与此案有关的人都很危险,江湖谣已经……不能不说是凶手在警告与示威,唐可思实在不宜再卷进来。但她既然找来了,只怕未必肯轻易回去,何况现在就赶她走,也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杨念晴圆场道:“南宫大哥,回去再说吧……”

  “不行!”南宫雪竟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唐可思,语气也是从未有过的严厉,“我即刻叫人送你回去!”

  唐可思急了:“我不回去!”

  南宫雪剑眉紧皱:“你怎的连叶夫人的话也不听?”

  “我不回去!”唐可思终于眼圈一红,委屈道,“人家只是想……我不……”

  她是来找你呢!杨念晴有些感动,见他二人言语紧张,只好替她求情:“南宫大哥,反正都已经来了,就让她玩几天再走,怎么样?”

  唐可思赌气垂着头,偷偷瞟他。

  南宫雪摇头:“跟着我们太险,倘若出事,如何对得起叶夫人……”

  感受到言语中的关切之意,唐可思立刻面露喜色,抬头笑了:“没事啦,我知道你们办案很险,我会很当心,不会惹麻烦的。”

  见南宫雪还是犹豫,她又赶紧抱着杨念晴:“杨姐姐没有武功都不怕,我有武功,必定不会连累你们的。”

  杨念晴也点头。

  终于,南宫雪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夜。

  唐可思听说了江湖谣的事情后,伤心不已,坚持要去陪陪她,于是便只剩下杨念晴一个人留在房间发呆。

  仿佛一个被遗忘的孩子。

  如今唯一能做的只有破案了,江湖谣之死,自己多多少少是有责任的,尽力帮助他们找出凶手,就算不为他,至少自己也不必那么内疚。

  他和邱白露还在准备明日扶柩起程的事情吧?方才她本想帮忙,却被他轻轻的一句话给挡了回来,心,也跌入了谷底。

  “走吧,你不要在这里。”

  声音依旧带着磁性,温柔迷人,没有一丝责怪之意,然而,这句话听在她的耳朵里,已感觉不到半点温度。

  看来明天早上也不必去送了吧,他与那个女子都不会愿意见到她。

  这些事又算得了什么,人总是要长大的,是不是?

  杨念晴暗暗对自己说着。

  “药喝过了?”温和的声音.

  抬头,烛光中的俊脸更显恬静。

  衣冠华美,却掩饰不了那片天然无争的气质,仿佛一个尊贵的王子,高高立于城头,俯视着大地,为人间这许多苦难而忧郁悲伤。

  杨念晴望着他,不禁也有片刻的失神,随即反应过来他在问自己话,忙点头。

  南宫雪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她不语。

  很奇怪,气氛很暧昧,却并不尴尬,仿佛是记忆中再自然不过的场景,和谐无比,谁也不忍心去打破它。

  终于,他轻声叹道:“你不必担心,过几日我便叫人送她回去……”

  杨念晴别过脸,打断他的话:“南宫大哥,思思是来找你的。”

  沉默。

  “你可信我?”声音温柔而清晰。

  杨念晴抬头望着他。

  那双明亮的凤目眨也不眨,凝视着她:“你可相信南宫大哥?”

  这样一个人,怎会不信?

  她点头:“可我……”

  不待她说完,南宫雪已截口道:“那就够了。”

  他微微笑了。

  杨念晴一直以为李游笑得很迷人,却没发现原来他笑起来也很好看。

  没有李游的神秘欢快,不够热烈,却适度得多,带着些许忧郁,如同夜里海上缓缓浮现的星光,又如同冬日的阳光,温暖人心.

  第二日,杨念晴故意起得很迟,喝过丫鬟送来的药,再顺便一打听,李游与邱白露果然已送江湖谣走了。

  心中空落落的。

  她自嘲地笑了笑,便出门去找何璧他们,想听他们商量一下案情.

  远远的,唐可思正陪着南宫雪有说有笑走来。

  一个俊美典雅,一个娇俏可爱。

  他们才算最合适吧?自己在中间算什么?杨念晴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无论是江湖谣的温柔付出,还是唐可思的天真可人,都不是她杨念晴比得上的,但南宫雪偏偏也和李游一样“没有眼光”,到头来会不会又有麻烦?

  正在发呆,唐可思已经看见了她,急忙跑过来。

  “杨姐姐?”略带着埋怨的声音,“李游公子他们已经送江姐姐走啦,你怎么现在才起来……”

  面对这一长串谴责,杨念晴不知道怎么回答。

  南宫雪截口柔声道:“喝过药了么?”

  闻言,唐可思面露惭愧自责之色:“忘了姐姐正病着……”

  杨念晴这才回过神,看了看南宫雪,摇头笑了:“已经喝过了,我没事,你们聊吧,我先去园子里看看……”

  说着,转身就要走。

  忽然间,手臂被人抓住。

  万万想不到他会当着唐可思做出这般举动,杨念晴吓了一大跳,立刻着急地瞪着他,大哥,你想害死我啊?

  南宫雪看着她,目中的笑意让人安心:“还早,园子里太冷,我正要去找何兄商量案子的事,不妨一起过去。”

  说完,恰是时候地放开了她.

  房间。

  “她不是自杀,”何璧皱眉,看了看杨念晴,“她不是那样的人,何况,当初她曾说过,若有一日死心离开,必定会将老李送她的莲花图带走。”

  原来她房中所挂的那幅浴水莲花图是李游送的,难怪字迹如此熟悉,难怪李游那么快就断定她不是自杀,只因为那图还好好的挂在墙上。

  杨念晴沉默。

  南宫雪看看她,道:“该是她认识的人。”

  何璧点头:“她是习过武的。当时外面人也不少,并未听到有什么声响,那人必定是趁她没有防备时得手的。”

  杨念晴道:“这么说,和冷夫人一样,凶手会武功,才有足够的速度,她们就算反应再快,也已经来不及。”

  “不错。”

  能令江湖谣与冷夫人毫无防备的人,不多,却也不少。看起来似有线索,其实要查起来,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

  半晌。

  杨念晴抬头:“凶手既然是替陶门报仇,肯定和陶门有关系,只是叶夫人不肯揭穿他。”

  南宫雪目光微微一动,沉吟道:“叶夫人如此聪明,自然不会轻易受制于人,况且,以何兄与李兄的大名,该没有难以解决的事……”

  “她只是在维护那个凶手,”杨念晴截口道,“除了儿女,叶夫人根本没有什么亲人,能让她至死也要保护的,除了陶家的人,还会有谁?”

  何璧道:“若果真是陶家的人,倒的确能让她舍命相护。”

  结论出来,冷漠的脸上反倒掠起迟疑之色。

  谁都知道,当年陶门因被唐惊风与柳如诬陷,惨遭灭门,上下一百多条人命并无一个幸免,朝廷为了赶尽杀绝,每具尸体都专程请人指认过。

  杨念晴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会不会……有人碰巧逃过了?叶夫人当初不就被陶门主先送出来了吗,说不定……”

  “叶夫人不一样,”南宫雪打断她的话,“她本就不是陶家人,因此朝廷才未追究,何况唐堡主也必定会想办法保她。”

  “当年率兵剿杀陶门的正是曹通判,此人热衷功名,心狠手辣,上头密旨要满门诛杀,他纵有天大的胆子,也是不敢抗旨的。”

  说完,他又看着何璧,轻声叹了口气:“何兄是公门中人,该知道其中厉害。”

  何璧默然半日,点头:“此人行事手段狠绝,绝不至留人把柄,何况当时若放走了人,便是与逆贼同谋,也要赔上自家老小性命,他又怎会如此不谨慎?”

  杨念晴愣了愣,不语。

  许久。

  何璧忽然道:“那老狐狸如今已告老,正住在这临安城里。”

  南宫雪微笑:“何兄要去拜会?”

  何璧皱眉:“他当初亲自领兵剿杀陶门,凶手若果真是陶家人,只怕下一个下手对象便是他,老李他们几日里回不来,你我先去探探口风也无妨。”.

  走在街道上,杨念晴觉得很有趣。她发现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反而更喜欢住在冷清僻静的地方,像楚笙寒,像南宫雪的南宫别苑,像这个曹通判。

  或许,真正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反倒更向往平静。

  唐可思对查案本就没什么兴趣,只要南宫雪在,哪里她都是愿意去的。意外的是,南宫雪平日里言语虽总是敷衍她,然而行走却总要将她带在身边,仿佛格外不放心得很。

  杨念晴暗暗叹气。或许南宫雪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对唐可思,其实也并非如所说的那般毫无感觉。

  她苦笑一下,不再多想,揣测起这个即将见面的曹通判的模样来。

  “倒不必太担心他,他不但武功不坏,平日行事也谨慎得很,凡吃一杯酒一样菜都会先让人尝过再吃,家里更是保镖一堆,任何人要不知不觉害他,都不是件容易事。”

  以上是何璧的介绍。

  据说,这个曹通判本是武官出身,由于宋代对武将并不重视,所以才另投门路,做了通判,人道是文武兼修,陶门案发不久,便是派他负责的那次剿杀行动,而他也因为那件事得意,从此平步青云。

  当然,如今他已告老,在家中颐养天年了。

  他这种谨慎至极的人,自知平生树敌太多,要洗手不干,原本是绝不会让人知道去向的。好在有何璧,凭着特殊身份和那块“破牌子”,终究还是查到了他的住处,并且让他开口吐露了陶门谋逆事件的真相。

  以他的地位,当初该是有机会站出来为陶门说句公道话的。

  他没有。

  或许在他的心里,不管谁对谁错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个执行者。又或许,为了个人的前途与利益,他必须这么做。

  这样一个人。

  尽管杨念晴在心里揣测了许久,但真正见到曹通判时,她还是意外极了.

  在她心里,曹通判应该是老当益壮、余威犹存的那类人,然而谁能想到,面前这个瘦小温和的老人,就是当年亲自勾去一百多条人命的曹通判呢?

  这个矮小的老人,态度是那么温和,笑容是那么亲切,若再架上一副老花眼镜,几乎就让杨念晴将他当作那个讲授文学史的老人家了。

  然而,正因为没有老花眼镜,杨念晴看到了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也立刻相信了这个事实,明白了当年他为什么不救陶家的原因。

  那双眼睛又狠又亮,如同觅食的老鹰,不仅有着何璧一样的冷漠,还带着些不屑的残酷之色,只看他的眼睛,你就会觉得他在冷笑。

  这样一个人,是绝不会为无关的人和事多费力气的,何况当初朝廷委以重任,正是仕途上的好机会,他怎肯白白放过?

  他的声音很洪亮,开口就让杨念晴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么个瘦小的老头儿说起话来像放炮,声音比人的阵仗还大.

  现在,他正拍着何璧的肩膀大笑:“果然后生可畏,前日见到牌子,老夫就知道闲了这几年,麻烦终于来了……”

  一进门,他就认出了何璧。

  听他毫不客气地称众人是“麻烦”,何璧也不生气,目中反倒透出一丝笑意:“麻烦不会找上害怕它的人。”

  完全是江湖话,没有半点官场的客套。

  曹通判满意地笑了,故意道:“此话怎讲?”

  “麻烦都是能解决的,顶多抱怨几句罢了,”何璧看着他,居然幽默起来,“若果真害怕它,岂不早就让它麻烦死了,如此,晚辈找个死人又有何用。”

  曹通判大笑,让众人坐。

  刚坐下,便有两个小孩子跑了进来,口中叫着“祖父”,只往他怀里钻,他也笑呵呵地抱起其中一个,放在膝盖上。

  这一瞬间,杨念晴又觉得他像个普通人了,一个普通的、慈祥的爷爷。

  那样的笑容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完全是儿孙绕膝,共享天伦之乐才会有的满足神情,看来他洗手后,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

  两个下人上来将孩子抱走。

  目送孙子离开,曹通判这才转向众人,叹了口气:“老夫明白你们此来所为何事,但如今,老夫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唐惊风与柳如自是报应,此案不是已经完了么?”

  他看的是何璧,并没注意南宫雪,看来何璧那张老板脸虽然平时不怎么讨别人喜欢,却偏偏合了他的脾气。

  何璧盯着他:“晚辈只想请教一件事,前辈可愿据实相告?”

  曹通判微愣,随即笑道:“老夫如今已不在其位,你要问,自然不敢不回。”

  何璧果真不客气了:“当年,陶门当真没有一个活口?”

  闻言,曹通判目中精光一闪:“何出此言?”

  何璧瞪着他:“事后指认尸体时,果真没有可疑之处?”

  沉默。

  南宫雪一直静静坐在旁边,并不多话。

  终于,曹通判嗤笑一声:“老夫如今虽老,当初办事却未必输了你们,那些规矩,老夫知晓的也不比你少,上头旨意要灭门,老夫岂会如此不慎?”

  说完,他也紧紧盯着何璧,一字字道:“这庇护贼子、纵容谋逆之罪,老夫是担当不起的。”

  许久。

  何璧看着他,缓缓点头:“晚辈冒失,前辈恕罪。”

  “不送。”

  既然已经得到了答案,再留下来多话也没有必要了,于是众人站起来作别而出,曹通判也送了出来。

  走出几步,何璧忽然停下,转身看着他:“如今江湖上复仇之事甚多,唐堡主与柳大侠已遇害,前辈须当心才是。”

  他点头:“多谢。”.

  叶夫人一死,所有线索几乎都是断了的。

  曹通判的意思,陶门果真已被赶尽杀绝。

  他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凶手总不会莫名奇妙替别人报仇,若陶家果真有人逃过那一劫,曹通判只怕也不敢声张,这个与贼合谋、欺君罔上的大罪谁担当得起!朝廷的手段他最明白不过,更何况何璧如今又是公门中人,他如何肯轻信?

  他也有家,有儿女,有孙子。

  众人早知道他会顾忌,倒也并不指望他会亲口说实话,没有料到的是,这个老人温和、精明而又狡诈,如同一只老狐狸,言语神情都掩藏得十分妥当,连何璧与南宫雪都看不出半点破绽。

  而那个凶手,至今还活得好好的,更重要的是,他还能杀人。按理说,他的下一个,也可以说最后一个下手对象,应该就是曹通判,所以何璧才会提醒他。

  自李游与邱白露走后,何璧便搬到了离众人更近的房间,每日夜里都要四处走一遍。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第一夫君 > 第四卷 人在江湖 拜访狐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2重紫作者:蜀客 3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