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第一夫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第一夫君 > 第三卷 问情 色狼也君子

第三卷 问情 色狼也君子

所属书籍: 穿越之第一夫君

  节目在一片哭声中剧终了,杨念晴坐在床上,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想不到做梦也有这么感人的镜头。

  太强了!没见做个梦也做成电影的!一次上集,一次下集。

  她擦擦眼睛,暗自奇怪。

  这个梦自上次在断情山庄做过以后,自己都已快忘记了,想不到今夜居然又冒出来,常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这段时间自己并没有想这些事啊……科学点,难道是受了什么外物的刺激?她仔细想了想,上次是在断情山庄,如今却在唐家堡,是不是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这究竟是梦,还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梦到了实情?

  以科学观点来说,自然不该拿梦当真。

  可这也太神奇了!何况科学上也有例外,听说有的人能通过特异功能,做梦预测过去未来发生的事,难不成自己就是那一类?得意片刻,杨念晴还是否定了这种可能——上小学时每次考试都梦到100分,他YYD结果每次都是不及格……

  就把它当作实情来看,也很不合理。

  据这个梦来看,云碧月似乎是怪错了人,但恰恰与传言不谋而合,对不起她的还是白二侠,与白三侠无关,看来自己以前猜的又错了.

  第一,云碧月错怪了人,白无忆就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可为什么又一副见她有愧的模样?尤其是他最后抱着她哭的那句“不是这缘故”,到底指什么?云碧月究竟是想问他什么话?

  第二,他们口中那“两条命”的另一条到底是谁,以至兄弟二人都为他求情?

  第三,真正对不起她的还是白二侠白无非,但究其原因却并不是为退婚,那又是为什么呢?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关键是那句“中秋,枕墨阁”。

  云碧月责怪白无忆,为的是这句话,而后来白无非甘愿受死,也是因为这句话,这句话里到底有什么玄机?

  杨念晴几乎想破了脑袋。当然,以她不纯洁不健康的思想,可以推测出N种可能,不过又有谁能证明哪种推测才是对的呢?

  终于,她重新往后一倒,痛苦地叫起来:“太乱了,为什么我逻辑思维就这么差啊,难怪以前理科不好!”

  话音未落,门外一个声音响起:“又怎的了?”.

  李游!

  杨念晴感激极了,他的确是关心自己的,有动静就及时赶来,正巧连做这个梦,她也想找个人分析分析,论聪明才智,李游自然是个上好人选。

  “嗨!你等等!”

  她飞快地跳下床,抓起件衣服披上,就跑过去打开了门。

  衣白似雪,李游果然负手站在门外。

  “正好,我有事找你,”杨念晴一把扯住他就往房间里拖,“进来说,这件事太奇怪了,我一连做了两个……”

  她忽然说不下去了。

  李游居然站在门口不动,只愣愣地盯着她,修长的双目比平日更亮了许多,目光热烈,神色古怪又有趣。

  气氛有些诡异……

  杨念晴莫名其妙地低头打量了自己半天:“你……看什么?”

  半晌。

  李游咳嗽一声:“我说杨大姑娘,你确定要让我进来?”

  “不进来,难道你喜欢站在这里说话?”杨念晴瞪他一眼,突然明白了,“想不到色狼也封建,你不冷我可冷呢,快点!”

  他又不说话了,只上下打量着她。

  “怎么了?”

  “你不觉得该多穿些么?”叹气。

  原来是在关心,杨念晴感激地点点头:“是有点冷,刚才我一着急就忘了,先进来再说,我有正事要找你,很奇怪……”

  李游打断她的话:“倘若是别人,你也这么穿?”

  杨念晴莫名其妙:“是,怎么了?”

  长眉皱起。

  李游喃喃道:“这等穿着,很容易被当作如玉楼的姑娘。”

  杨念晴一愣,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她向来不习惯穿太多衣服睡觉,又急着开门说话,此刻身上只披着件薄衣,里面的抹胸隐约可见。只不过这宋代抹胸又叫抹肚,是连胸带肚都严严实实遮住的,放现代简直可以内衣外穿当作吊带装,因此她哪里想到合适不合适。再说外面还有件薄薄的衣服罩着,在现代简直算很保守了.

  头上,灯笼微微摇晃,朦胧的光线也带着些暧昧。

  如玉楼的姑娘?

  你YYD!

  杨念晴指着他的鼻子,怒了:“乱想,色狼!”

  李游苦笑:“如今在下已知道你是个女人了,但你也要明白,在下是个男人。”

  杨念晴气打不到一处,红着脸吼起来:“你是不是男人关我什么事!我怎么了……又不是没穿衣服!”

  “对,”李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点头道,“你的确穿了衣服,只不过比别人穿得少些而已。”

  杨念晴怒道:“不就是露了个脖子和脸吗?封建!你古董啊!”

  李游不语。

  他在看哪里?顺着他的目光,杨念晴全身一颤。

  胸脯!

  “喂,”她急忙抱住胸,“看什么,色狼!”

  李游却还是不眨眼地瞧着她,目中带着许多促狭之色:“杨大姑娘方才还说没事,如今怎的又不让在下看了?”

  杨念晴瞪眼:“此一时彼一时,眼睛闭上!”

  谁知李游非但没有闭上眼睛,居然还上下打量起她来!

  噎了半晌。

  杨念晴不屑:“哼,一副色狼相,你好意思?”

  李游看着她叹了口气:“在下是很正常的男人,若有女人主动要穿成这样来见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为何不好意思?”

  晕倒!

  若杨念晴先前还有1%的怀疑,现在已经100%的确认了,脸皮这么厚,这家伙的确是很专业的色狼!

  对付这样的色狼,害羞不是办法。

  想到这,她干脆双手抱胸,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冷笑:“爱看就看,如玉楼的姑娘,你还真是‘善解人衣’!”

  “此话怎讲?”

  “花花公子,采花贼!”

  “不要污毁在下清白。”

  “清白?”杨念晴冷哼一声,“你少拿我当笨蛋,若不是亲眼见过,你怎么知道她们睡觉穿什么?”

  李游果然闭了嘴。

  杨念晴冷冷道:“就你还有清白?是见多识广还差不多,亲自动手的吧,我说……”

  李游好笑地看着她半晌,终于咳嗽一声,打断她JJWW的话:“我说杨大姑娘在门口站了这半天,居然还不冷?”.

  冷?

  不提还好,经他一提,杨念晴立刻连打了两个喷嚏,这才发现,刚刚被梦惊出一身汗,现在被风一吹,全身竟已簌簌发抖。她犹豫起来,老站外面聊不是办法,冷死了,该不该放这个色狼进房间呢……

  身上一沉。

  寒意顿消,温暖的感觉有如电流一般,瞬间便传遍了全身。

  洁白如雪,犹带着温度。

  还有,很好闻、很特殊的味道。

  这是……

  仰头,却瞧见那双修长明亮的眼睛,正满含笑意俯视着她,还有,一对长长的、张扬而俏皮的睫毛。

  双手扶着她的肩膀。

  “出了什么事?”磁性的声音,带着从不曾有过的温柔。

  “啊?呃……”

  顿时,脑子里各种画面涌上来,纯洁的,不纯洁的,混乱不堪……乖乖,想不到今天自己也栽在美色上,居然昏了头,找不到正事了!

  “这个……我想想……”

  李游忍住笑,眨眨眼:“原来杨大姑娘忘性也很大。”

  不能乱想……

  杨念晴冷静下来,有些怒意:“是这样,我刚才……”

  刚要说梦,一个声音忽然从左侧传来:“出了何事?”.

  华服金冠,高贵优雅,却又透着平易之风。俊美的脸上永远带着微笑,宛如清清的湖水,温和而干净。

  南宫雪。

  天,他怎么出来了?!

  杨念晴傻了眼,李游显然也并没料到他会出来,缓缓松开了扶在她肩上的手。

  见到这“旖旎”的场景,南宫雪果然吃了一惊:“你们……”

  看着杨念晴的目光微微一窒,随即便恢复了平和,自然而然从她身上移开,眉头也随之舒展了,灯光下,根本分不清他的脸色。

  杨念晴丰富的想象力又活跃起来。

  深更半夜,一个没穿外衣的男人,扶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女人披着男人的衣服……多么香艳多令人遐想的画面啊!

  老天,快让我死了吧!

  她实在不甘心啊!若是果真发生了某些事被看到,她杨念晴也认栽,最倒霉的是,什么都没做也被人看到,不知道这位帅哥会怎么想呢!如今她只觉得心都快蹦出来了。自从跟这家伙搅一起,倒霉的几率就多了许多,除了受惊就是受气!

  两个男人依旧静静地对视着。

  杨念晴悲哀得直叹气,这位南宫帅哥现在肯定误会自己和李游有某些某些关系了,更悲哀的,李游是个花花公子。

  解释,唯一的出路。

  “南宫大哥……”不知是由于冷,还是由于心虚,笑声居然也发起抖来,“这个,刚才我们其实是……”

  “李兄是君子,”南宫雪忽然打断她的话,微微一笑,“虽行事有些不妥,但他的为人,在下是信得过的。”

  杨念晴立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君子?信得过?你确定是说这家伙?这个花花公子?.

  修长的双目眨了眨,终于又泛起欢快明朗的笑意。

  “多谢。”

  语气一如既往地轻松自信,却多了些感激,来自朋友的信任总是令人欣慰的。若连朋友都不信任你,你会不会难过?

  南宫雪又看着杨念晴。

  双眸如星,明亮,却又不失温和,略带着些忧郁、孤独,还有什么?复杂……

  叫人看不透。

  很难相信,一个有着湖水般干净笑容的人却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然而,那复杂的目光却似要穿透她,直看到她心底去。

  杨念晴呆呆地望着他。

  半晌。

  “不早了,早些睡吧。”

  说完,他微微一笑,转身回房了.

  发生了这样一场尴尬事,杨念晴的“解梦”计划也随之搁浅,终究没有说出来。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第一夫君 > 第三卷 问情 色狼也君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