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第一夫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第一夫君 > 第四卷 人在江湖 南宫雪的剑

第四卷 人在江湖 南宫雪的剑

所属书籍: 穿越之第一夫君

  寒芒迫近,眨眼之间,杨念晴的心已凉透,南宫雪是没有武功的,这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再也逃不过了。

  她真的逃过了。

  千钧一发之际,南宫雪左手一推,迅速将她护在了身后,身形竟也不慢。

  他不知道这么做会送命么!

  终于,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杨念晴的呼吸几乎也停止了。

  锋利的剑尖直指南宫雪,倘若方才再往前送了那么一下,恐怕此时他便再也不能站在自己面前了……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

  意外与恐惧之下,杨念晴竟忘了呼救。

  执剑的人穿着普通的夜行衣,面上也蒙着黑巾,就这么看去,只能看到那双眼睛。残忍、兴奋、邪气,却又透着几许孤寂,似曾相识。

  这种目光杨念晴很熟悉,曾经,有一个人也有这样的目光。

  黑四郎。

  他当然不会是黑四郎,黑四郎要杀人是不会蒙面的。然而面前这个人,却是个货真价实的杀手,只有长年刀尖舐血的生活,才会使人拥有那样一双眼睛。

  南宫雪没有动,剑也没有动。

  时间仿佛静止了。

  森森的剑光映在俊美平静的脸上,如泠泠秋水,更显出几丝残酷的美丽.

  “有人买了她的命。”沙哑沉闷的声音。

  他微微一笑:“先杀我。”

  沉默。

  杀手这一行也是讲规矩的,杀人总不是什么好事情,没有好处的情况下,多杀一个人非但不合算,还要时刻提防着更多人来报仇,何况是南宫雪这样的人。

  黑衣人目光古怪地看了他片刻,忽然撤回剑,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护得了她?”

  南宫雪不回答,神色间依旧镇定无比,然而,握着杨念晴的那只手却已有些发冷——是的,他没有武功,拿什么保护她?

  杨念晴并没有说让他不要管自己快走之类狗血台词,因为知道他必定不会肯,又何必说这些矫情的废话?何况,在生死关头,有人不顾生命如此对你,不管结果如何,都已经足够。

  “我只要杀她。”

  “先杀我。”

  黑衣人默然半晌,手中剑光再次掠起,美丽而毒辣。

  他还是纹丝不动。

  要一起走吗?

  很奇怪,杨念晴刚才还怕得要命,现在却连半点恐惧的心思也没了,只是倚着他的手臂,静静地看着那一剑袭来,虽然明知道面前的人是挡不住的。

  其实人有时候并不是真的怕死,而是怕孤独。

  有人陪在身边的时候,是不是勇气会大些?.

  护得再严密也是有空隙的。

  果然,黑衣人只是虚晃一剑,便轻易找着了那个空隙,立刻,那剑便如无孔不入的毒蛇一般,向后面的杨念晴刺来。

  这种人,从走上杀手这条路开始,便注定了他们孤独的命运,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甚至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他们能做的,只有不停地接任务,不停地杀人,直到有一天被别人杀死为止。于是,杀人便成了他们唯一而又可怜的乐趣。

  残忍的眸子里燃起兴奋若狂之色,眼见着这一剑即将得手,一次完美的刺杀又将完成,心头也忍不住升起无数快意。

  然而,那种愉悦的感觉还来不及完全绽放,竟又变成了无数惊惧与怀疑——他万万没有想到,除了自己手中的剑,还会有另一柄剑莫名其妙冒出来。

  瞳孔渐渐放大。

  半日。

  人缓缓倒下,鲜血喷涌而出。

  南宫雪依旧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地上的尸体,手中,一柄银蛇般的软剑不住地颤动。

  明晃晃的剑尖,一滴鲜血滑下。

  杨念晴浑身发冷。

  鬓边,几丝长发随风而颤。那双高贵的凤目中,薄薄的悲哀忧郁之色又泛上来,痛苦与矛盾几乎已将那张俊美的脸完全淹没。

  剑身悠悠颤动,如同杨念晴颤抖的心。

  “叮”地一声,剑落在了地上。

  这个人,那么温雅善良,从来都不会与血腥两个字沾上半点关系,但如今,只为了救她,他终于还是动手杀了人。

  “南宫大哥……”她想要安慰他,却发现说什么都不合适。

  终于,那双眼睛缓缓看向她。

  所有复杂的目光在移到她脸上的一刹那,突然变得明朗纯净起来。南宫雪微微一笑,伸臂抱住她:“没事了,我们明早就离开这里,不怕。”

  杨念晴忍住泪,点头。

  “原来你也会使剑。”声音很淡,却透着冷意.

  面对着邱白露与何璧异样的目光,杨念晴反而坦然了,随他们怎么看去吧,有这样一个人肯如此对自己,已经足够。

  何璧看了她一眼,走到尸体旁边蹲下。

  蒙面的黑巾被揭起,一张陌生的脸露出来,脸上犹带着过分的怀疑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江湖第一公子、第一善人南宫雪竟然也会杀人。

  半晌。

  何璧缓缓站起身,看着南宫雪:“想不到,你的剑法还不错。”

  南宫雪不语。

  邱白露淡淡道:“我与他认识近十年,竟也不知。”

  南宫雪终于点头。

  “在下自小筋脉异常,不能修习内力,家父费尽心思才创出这套剑法,让在下学了防身之用,”说到这里,他俯身拾起那柄软剑,拈在指尖,“这套剑法有个好处,用它的人不须丝毫内力,只以腕力便能催动剑势。”

  他看着杨念晴,微笑:“我从未用过。”

  为了救她,他如今还是用了出来。

  杨念晴默然。

  何璧面无表情,看了他们半日,又看着那黑衣刺客的尸体,冷冷道:“回房歇息吧,就算他没死,回去也未必有命。”

  凶手一定会杀人灭口。

  邱白露嗤道:“人没死,也可以问出许多事。”

  面对他过分的嘲讽,南宫雪并不分辨,只看着他们:“此案有你们查便已足够,如今,我要带小念走,不想再查了。”

  二人愣住。

  何璧目光一闪:“是不是等老李回来?”

  “不必,明早便起程,有劳何兄代我二人转告李兄一声。”.

  这个夜晚虽然格外漫长些,却总是要过去的,清晨又来临了。

  方才下人来报,马车已等在大门外。

  要离开了么?为什么心中空空的?杨念晴环顾着四周,不知道自己是在留恋什么。这是南宫雪的别宅,如今二人一走,便只剩何璧他们留在这里了。

  想到方才南宫雪微笑的脸。

  “只要回到了别苑,以后我们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这个温柔的人,永远有着那么典雅而又醇和的气质,有他在就绝对让人安心,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能和自己共进退,不是吗?

  心中一暖。

  自己以前就很花痴他呢!杨念晴深深吸了口气,作出一个笑脸,就要迈步出门。

  “果真要走?”.

  真奇怪,这两个人不愧是朋友,德行都一样,随便溜进别人房间也不打招呼,不同的是,那一个想当小偷,这一个却是神捕。

  杨念晴觉得很有趣,笑了:“当然。”

  沉默。

  何璧看着她,略有些迟疑:“老李今日该能回来。”

  “既然他不想见我,你就替我说一声吧,”杨念晴立刻打断他的话,“江姑娘的事……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真的很抱歉,不过有你们两个在,一定可以查出真凶的。”

  说完,她就要走出门,却不想南宫雪迎面走了进来。

  “可都好了?”俊美的脸上第一次带着纯粹的愉快之色,南宫雪拉起她的手,“车已在外面,是时候起程。”

  杨念晴点头。

  大约从没见过这样的南宫雪,何璧不由也一愣,冷漠的俊脸上又露出许多犹豫之色来。

  见到他,南宫雪果然愣住。

  半晌。

  他微笑:“原来何兄也在。”

  何璧不语。

  南宫雪看了看杨念晴,凤目微黯:“何兄可是有话要说?”

  何璧看着他:“他是我的朋友。”

  南宫雪默然。

  何璧忽然又冷冷道:“你也是我的朋友。”

  说完,他转身便出去了.

  来自朋友的祝福总是令人开心的。

  想想临走时,连不苟言笑的邱白露也伸手拍起南宫雪的肩膀,露出了罕见的笑容:“路上仔细些,走好了。”.

  新绿已尽布枝头,蒙蒙一片,几只小鸟快乐地飞过,早春的风光果然明媚多姿。

  马车缓缓前进,窗间嵌着一幅流动着的、生趣盎然的春景图,映得车内也明亮无比,杨念晴的心情渐渐好起来,不开心的事情就丢开吧!

  她想了想,讲起笑话来。

  南宫雪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目中是纯粹的愉快,无论她讲的笑话多么好笑,他总是那么淡淡却又明媚地微笑着。

  “你可后悔?”

  杨念晴正讲得眉飞色舞,陡然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愣。

  他看着她:“你可后悔?”

  她缓缓垂下头。

  他轻声叹了口气:“若是后悔,我们可以……”

  “不回去,”杨念晴立刻摇头笑了:“我不想回去,总遇见死人,真的很倒霉,还不如去南宫别苑祸害你好了。”

  南宫雪看了她半日,忽然握起她的手:“如此就好,不论这一路上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要回去,如何?”

  杨念晴并不喜欢走回头路,于是点头答应:“好。”

  “果真?”

  想不到这么个睿智冷静的人竟问出这样孩子气的话,好象生怕别人赖帐一样,杨念晴不由笑起来,掰着他的手指:“大人说话,怎么好骗小孩子。”

  南宫雪也忍不住笑了。

  片刻之间,他又恢复了平日的优雅。

  一抹柔和的阳光从车窗外斜射进来,暖暖地照在脸上。或许是由于昨夜出事的缘故,俊美的脸白得叫人心疼。

  然而此刻,那苍白的脸上正荡漾着如释重负般的微笑,那么明净,那么轻快,融化在清新的空气里,连他整个人一起,和谐得如同这初春的流水轻风。

  杨念晴失神。

  心中竟莫名泛起一阵强烈的不安,她忽然有些害怕——这样的笑容实在太高贵,太纯净,太动人,竟是那样的不真实,一定很容易遭老天妒忌的。

  斜倚着他的手臂,她轻轻道:“南宫大哥。”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第一夫君 > 第四卷 人在江湖 南宫雪的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2重紫作者:蜀客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5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