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7、管吃又管喝

钱菲不知道究竟是自己那个耳光和那番话刺激了李亦非,还是桂黎黎的劈腿给他的自尊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和伤害,自从星期天开始,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出过家门。

工作方面,他让赵德帮他请了假。赵德天天来她这里左问右问,李亦非到底为什么没来上班。

钱菲被他问得烦了,就顺嘴胡诌:“他生病了!”

赵德问:“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啊?我是不是得买点东西去看看他啊?”

钱菲想告诉他这个时候李亦非是不想见人的,就说:“他生的病见不得人的,你还是别去了。”

赵德就一脸“我懂了”的样子,长长的“哦”了声。

钱菲也懒得纠正他五颜六色的歪歪心思了。

李亦非不来,中午人凑不齐一时不能斗地主了,她还觉得挺不知道干点什么的。

她暗暗想着李亦非别在家光顾着为失恋伤心苦痛流泪为挨了大嘴巴子忧郁愤怒窝火再把自己给饿死了,就手欠地在网上搜了离家近的外卖点了一份,联系电话写的李亦非的名字,付款方式想了想选的□□。

她因为那耳光心怀愧疚能顾着他死活已经不错了,跟他不能再多谈感情,谈多了伤钱。

下班后她回到家的时候,看到李亦非房间外堆着几个快餐盒,盒子是空的。

钱菲有点放下了心,看样子在她的地盘上不会发生由饥荒引起的命案了。

晚上她闷了一锅饭,炒了两个菜,饭菜好了以后,本着对失恋又挨了她一耳光的人施以人文关怀的想法,她去拍了李亦非的房门想叫他一起出来吃饭。可惜拍了半天门里面那位也不肯给她反应。

她隔着门叫了声:“李亦非,出来一起吃饭啊?”

门里没有什么动静。

钱菲一个激灵,想着他该不会对人生充满失望在里边自我了断了吧?

她赶紧继续拍门:“李亦非,你还活着吗?活着出个声成吗?”

拍了好半天,门里终于传来低低沉沉有气无力的一句话:“看手机!”

钱菲怔了怔,赶紧回房间拿起手机看。

一看之下,她吓了一跳。

她的微信被李亦非疯狂刷屏了!

“别敲了!”发了六条。

“我不吃别敲了!!”发了九条。

“我说了我不吃你别敲了行不行!!!”发了十一条。

“大姐我求求你我熬了一通宵一白天你让我睡会行吗!”发了十条。

“我服了你了!你端进来吧,我吃还不行吗!”发了十五条。

钱菲看完这些信息差点手一哆嗦把手机摔到地上。

她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真是太多余了,李亦非是绝对不会想不开的。一个求死的人是不会有玩命刷屏的力气的,他的生命力还很旺盛、很旺盛、很旺盛……

钱菲盛了一大碗饭,又把两盘菜每样拨了一半出去,放在李亦非门口。

她回了自己房间。

她拿起手机给李亦非发微信。

先发一条:“饭在你门口饭在你门口饭在你门口。”

发过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格式不对。于是重发。

“饭在你门口。”发了五遍。

“菜也在你门口。”也发了五遍。

“起来吃完再睡。”又发了五遍。

“吃完了把盘子给我拿出来,别搁你屋里放着,我怕生蛆长毛!”还是发了五遍。

发完她觉得浑身就透着一个字:爽!

不就是刷屏吗,当谁不会似的!

她愉快地拿起碗筷准备吃饭。手机叮咚一下。

她拿起来看,差点哭。

李亦非给她发了满篇的便便表情……

钱菲哆哆嗦嗦地举着筷子想:为什么失恋的明明是他,可感觉受苦的却是自己呢……

※※※※※※

如此过了三天。

钱菲觉得这三天应该够李亦非颓废的了。结果上了班才知道,他让赵德又帮他请了两天假。

也就是说,他变相地给自己放了一星期的假。

钱菲觉得很不是滋味。她失恋的时候可没这么享过福,一天假都没请过,晚上在家揪着被角哽咽,白天却还得在人前强颜欢笑说眼睛浮肿是因为水喝多了。

和李亦非一比,她觉得自己太亏了!

赵德看她愤愤不平的样子,凑过来问她:“菲菲,亦非到底得的什么病啊?又见不得人又让你咬牙切齿的,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传染病吧?不是,你不用跟我说到底是什么病,你就告诉我这病通常是由什么引起的就成!”

钱菲看了他一眼,“你问病因啊?还不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么!”

赵德又是一副“我懂了”的表情长长长长的“哦”了一声。

又过了两天,到了周末,晚上她做好饭,把饭菜照例摆在门口,回房间给李亦非发微信的时候忍不住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肯出门啊?”她真是服了他了,他居然能在屋子里宅这么多天!她更佩服自己,居然能跟他妈一样,不辞劳苦地给他饭吃。

钱菲拿起筷子刚要吃饭,李亦非的回复过来了:“今天菜有点咸。”

钱菲“啪”地放下筷子,拿起手机回:“明天自己出去找吃的!”她觉得这少爷可真够矫情的,白吃白喝还这么大挑拣。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口菜解恨似的放进嘴里。

然后她又飞快地嗷唔一声把菜吐了出来……

是特么挺咸的……

她想了想,晚上做菜的时候走了会神给家里打电话,于是盐好像放了两遍……

她看看手机,圣母光辉又开始止不住的泛滥。

她刚才说了那么句狠话,不知道正直失恋伤心时期的李大少爷他能不能接受?会不会脆弱的觉得连房东都不待见他,他还是收拾收拾死了算了……

想着想着,钱菲飞快拿起手机发微信给李亦非:“那什么,是有点咸哈,你就当咸菜吃,一大口饭,就一点点菜!”

想了想,忍不住又发一条:“大哥,你都萎靡几天了?是不是应该出来见见社会了啊?你别憋着了,找你的哥们们喝喝酒消消愁不行吗?消完没准就好了呢!”

过了一会儿,李亦非回复她:“不去!老子没被女人甩过,哥们面前抬不起头。”

钱菲扶额。

“你够了啊!多大点事啊!有什么抬头不抬头的!抬不起头那是颈椎不好!不就是被劈腿吗,当谁没有过这经历似的!”

她开始扒饭。扒着扒着手机又响了一下。

李亦非:“你知道了?”

钱菲有点没看懂,一边吃饭一边回他:“知道什么?”

李亦非:“你被劈腿。”

钱菲:“我早知道了啊!我跟我第一个男朋友就是因为他劈腿我们才分的手啊!”

这一次隔了好一会儿手机才又响起来。

李亦非:“你长着一张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的脸。”

钱菲:“李亦非你大爷!你能盼我点好吗!”

一顿饭在两个人你来我往之间吃完了。

起身准备收拾碗筷的时候,钱菲给李亦非发信息:“你吃完了吗?吃完了把碗给我递出来。”

她端起碗送到厨房的水池里,又拐去李亦非的房间门口等。

门慢慢被拉开。

钱菲看着门打开的速度愁得直想上去踹一脚。

当自己拍鬼片呢是怎么的!

终于门被打开足够的空隙。门里伸出一只手,把碗筷放在地上。门又开始慢慢地关起来。

钱菲一个忍无可忍箭步冲上前,一巴掌按门上把门隔开,冲着门里的人正义怒斥:“我说你要躲到什么时候?你该出来见人了!”

她彪悍地挡在门框前,抬头看李亦非。

一抬头间,她忍不住愣了愣。

李亦非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胡子也不晓得几天没刮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眠缺觉红了吧唧的,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刚挨过风吹雨打的小树苗。不过他颓废范儿的样子,倒有点像《大叔》里的元彬,还挺有味道的。

钱菲忍不住啧啧出声:“这颓废范儿让你演的算到了家了!怎么着哥们?吃了我五天的白食,打算什么时候振奋起来重新做人啊?”

李亦非低头瞅瞅她,忽然问:“你能喝酒吗?”

※※※※※※

钱菲哼哧哼哧下楼扛了一箱易拉罐啤酒上来。

到了家她才寻思过味来。

是他李亦非想喝酒啊!

是他李亦非恳求她陪他喝点啊!!

是他李亦非是个大老爷们啊!!!

那凭什么是她下去买酒???

她对自己有点恨铁不成钢,有生之年她还能不能在男人面前把自己当个女的看了!

钱菲搬着酒进屋的时候,李亦非正坐在客厅的地上,后背靠着沙发。

看见她回来,他拍了拍身边的地板,“来,你坐这。”

她忍不住损他:“好好的有沙发不坐,干嘛坐地上?不作践自己难受是不是?”

李亦非抬头看着她,“你不懂,这样接地气儿,喝酒不爱醉,你没看那些棒子剧也都这么演吗,遇到点事就坐在地上喝酒。”

钱菲拖着酒坐过去。

李亦非起了罐酒交给钱菲,自己随后也拿了一罐。

两个人碰碰酒罐,无声地喝了第一口。

喝完李亦非皱了一张脸,拿着易拉罐凑到眼前看,“这什么牌子?怎么这么难喝!”看清了贴在外包装的价签后,他一脸嫌弃,对钱菲嗤之以鼻,“才五块多一罐!你怎么不买点贵的酒?这么廉价的东西怎么喝!”

钱菲气不打一处来,胳膊上前一划拉,要收走李亦非手里的啤酒,“嫌难喝别喝了!等现成的还这么大挑拣!太把自己当少爷了!姑奶奶不伺候了!”

李亦非侧过身子躲开钱菲,“你不是陪我解闷吗,怎么你自己还这么大脾气!”

钱菲看着他胡子拉碴的脸,忽然心软了软。平时这小子哪天不把自己收拾得溜光水滑精精神神的,跟每天都在准备去选北京先生似的,什么时候这么邋遢过。

想着想着,她慢慢坐了回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2最后的王公作者:缪娟 3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4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5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