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2、温暖的冬天

——————————

12月30号, 晚上。

钱菲和李亦非打车到了国家话剧院,准备看大鹏的脱口秀《我们怎么活下去》。他们两个进场的时候,旁边有小女生叽叽喳喳用那种可以让人听见又归属于小声范围的声音说着话。

“快看快看!那两个人是不是大鹏请来的明星嘉宾啊?我刚才看到辽视的主持人大长脸了,他们会不会也是主持人啊?”

“应该不是吧, 看不出来是谁啊!”

“可是他们俩多好看啊!尤其男的,一定是哪个新明星,太帅了!我想去要个签名!”

钱菲看到李亦非一脸什么也没听见的表情,却把腰板挺得直直的, 脚下的步子也迈得跟男模走秀一样, 越来越做作。

她忍不住小声说:“你不装会死是不是?不耍帅活不下去是不是?”

李亦非斜睨了她一眼,“你以前被人这么误认过吗?”

钱菲摇头。

“少爷我以前经常被人撵着要签名, 说我是什么元彬。”他看着她, 啧啧两声,“所以说, 你跟着我,沾了多少光!跟我站一起你都变得比平时漂亮,让眼神不好的人误会是明星了!”

钱菲无语地冲他翻白眼。

这小子的自恋病已经病入膏肓没得救了。

●︶3︶●

从节目一开始, 钱菲就进入了亢奋状态,再也顾不上旁边坐了李亦非还是刘亦菲。

李亦非发现她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前方舞台上那个带着黑色眼镜框瞎白话的男人身上。

他觉得有点受伤。他才是生活里女孩眼中不变的焦点,怎么这个傻丫头片子能这么无视他呢?假如他带任何一个其他女孩来, 她们的眼珠子肯定全程黏在他身上像欣赏完美的艺术品或者最心动的偶像那样。

不过他渐渐就顾不上吃味了。

因为当他看到傻大姐哈哈大笑, 笑得两眼放光的时候, 他忽然也觉得台上那个男的的表演确实挺有意思的。

于是他也跟着笑, 和她一起, 从头笑到尾。

他悄悄发现,她的笑——不,不只是笑,她这个人本身,她的各种情绪,都很富有感染力,会把身边人的情绪带动得跟她一致。

以前他一直认为这傻大姐是个挺淡而无味的人,一个没脾气没棱角的烂好人,职业圣母扮演者,谁跟她生气她的第一反应好像都觉得是自己的错。在他的生活轨迹里,他最不待见的人就是这样的。他觉得人活着就得有个性,就得够张扬,就得有不可碰触的原则和适当的矫情,这样人才有魅力,才有强烈的即视感,才能让人过目不忘,并在腹诽的同时又嫉妒又想要靠近。

可是没想到,当渐渐接触下来,她身上那些他从前瞧不上的东西,现在他居然觉得是另外一种魅力和感染力的体现了。

他跟着她哈哈的笑,一边笑一边想,这女汉子多么适合做兄弟啊,比老爷们都抗祸祸好欺负,手脚勤快做饭又好吃。就有一点不好,她死活不信他是富二代。

他想等哪天她知道他真是个富二代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

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含着泪一个巴掌甩过来说:“你骗我!你当我是什么?”吗?

他抖了一下。

他觉得她肯定不是这样的反应。他看得真真的,以前桂黎黎一撒娇她就在一边偷着哆嗦。她最受不了这种少女系套路。

那她会怎么样呢?

想着想着,他发现自己对那一刻她的反应,充满了小期待呢。

●︶3︶●

演出结束时,钱菲挤到台前和大鹏合了影。打车回家的路上,她捧着手机看着照片一脸的心满意足。

李亦非在旁边不是味地说:“傻女爱屌丝,没救了!”

钱菲不乐意:“人家是励志才俊扮演屌丝,不像你,屌丝非扮演励志才俊!”

李亦非斜了他一眼,“钱菲你是不是打算恩将仇报?今晚票谁给你弄的?”

钱菲没理他,看看窗外喊了声:“师父就跟这停吧!”

李亦非也跟着看了外面一眼,“怎么跟这就停了?”他们正在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超市门口。

钱菲付了钱拖着李亦非下车,“我今晚有点亢奋,咱整点酒喝吧!反正明天咱俩都不用上班,喝高也没事!”

李亦非被她拖着进了超市,“钱大姐,你可越来越爷们了啊!都开始主动要酒喝了!”

他们扛了一箱啤酒回家。

打开电视,好几个频道都在播放跨年晚会,他们在客厅里铺了个垫子席地而坐,一边看节目一边喝啤酒,气氛好得不得了,简直祥和美满又幸福。

钱菲突然转头,看着李亦非说:“李亦非,谢谢你的新年礼物啊!我觉得特开心!我预感明年一年我都能高兴!”

李亦非一挑眉,“甭客气,小意思!”他喝了口啤酒,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

钱菲觉得一张好看的脸上配上这副撩拨人的动作和表情,简直是作孽。

她哆嗦一下,“你干嘛呢,挤眉弄眼咬嘴唇的,想勾引人啊?”

李亦非挑着一边嘴角,嗤笑一声:“你是不是应该履行承诺,改跟我姓了啊?”

钱菲愣了愣,想起来之前好像和他打过赌,要是他真能弄到演出票,她就改姓。

“我原话是这么说的:你真能把票搞定我就改姓!”钱菲翻了个白眼,“我说的是改姓,没说改跟你姓!”

李亦非挑着眉梢睨着他,“玩文字游戏是吗?钱菲你可够臭无赖的!”

钱菲很嗨地扭着肩膀气人说:“是你自己意识不清,脑补太多,赖谁!”

李亦非狰狞一笑:“反正你不改跟我姓,你也得改姓!选吧,想改个什么姓!”

钱菲眨眨眼,“要不,就改我爸的姓吧!”

李亦非怔一下,“你现在姓的不是你爸的姓?”

钱菲把眼睛眨巴得水灵灵地点头,“嗯!”

李亦非摸下巴:“你随的你妈的姓?”

钱菲拍桌:“李亦非,你怎么说话呢!”

李亦非想了想,换了个说法,“你随的是你母上的姓?”

钱菲得意地点头,“没想到吧!”

李亦非默了一下,满脸同情地说:“你爸跟你妈离婚了是吗?可怜的孩子!”

钱菲使劲瞪他一眼,“你才离婚了呢!我妈活着的时候和我爸人俩过得好着呢!”

李亦非表情费解,“那你干嘛随你妈的……随你母上的姓?你家还有个孩子,一人姓一个姓?”

钱菲拍拍胸脯,“我可是计划生育政策下根红苗正的优秀独生子女!”

李亦非看不下去她拿乔的样子,伸脚踢她,“怎么回事,别卖关子,快说!”

钱菲被他踹得歪了歪,“李亦非,你是不是活腻了!都敢跟我上脚了!”她踢回去一脚,喝口酒,脸上出现一种有口难言的类似便秘的表情。

“李亦非,我问你个问题,”她忽然调转了话锋,“你因为自己的名字困扰过没有?你跟全国知名的好看大姑娘同名呢!”

李亦非撇着嘴哼一声:“有阵子可不是烦死了!就那女的演个什么电视剧火起来的时候,身边人全拿名字开我玩笑,少爷我还打小长得就俊,他们就说我要是披个白床单从二楼往地上蹦,一准比那女的还神仙姐姐!”他喝口酒,把手握成拳,咬着后槽牙说,“我那时候拳头练得,那叫一个硬,谁笑话我我就揍他!”他看着钱菲,表情一变,装逼兮兮地说,“哦对了,我那时候流传下来一个绰号,叫花美男铁拳王,你有空可以去人大附中打听打听,那没人不知道!”

钱菲哼唧一声。

这小子时刻不忘吹牛显摆。

李亦非看着她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不痛快地问:“怎么你是不信我说的话吗?”

钱菲赶紧摇头,“没没没,我就是同情你!”

李亦非白她一眼,“唉,你说少爷我招谁惹谁了,我生下来起名字那会儿谁知道刘亦菲是谁啊!早知道让老头子给我名字注册个专利好了,以后谁叫亦非谁侵权,都得给我改名!”

钱菲说:“那你还非叫亦非啊,改个名不就完了!”

李亦非一扬下巴,“凭什么我改名啊?告诉你少爷我起这名字可费了大劲了!我家老头子专门请了名仕挑日子算过给起的!说什么亦是亦非,凡事不要太在意,将来准有一番大作为!”

钱菲“嗨”一声,“要是这寓意,你改成李亦是不就完了吗!”

李亦非怔了怔,“倒也是!”顿了顿发现自己居然被钱菲带跑了,把啤酒罐往桌子上一墩,“不是,刚才说的不是你名字的事吗,怎么扯我头上来了?”

钱菲缩了缩肩膀,“我就是想引起个共鸣,你看这世上有多少好名字都给活活糟蹋掉了呢!”

李亦非眯着眼斜睨着她,突然一拍巴掌,兴奋地问:“钱菲,你爸不会姓苏吧!”

钱菲的表情一下垮了,哀嚎一声:“李亦非你这个时候这么聪明干什么啊!”

李亦非瞪大了眼睛,“我靠不会吧,不会你爸真姓苏吧?那你要是跟你爸姓不就是……卫生巾?!”

说完捶桌爆笑。

钱菲让他笑得脑袋都发胀,一气之下,她抬脚就踹他,“你笑什么笑!你有什么立场笑我!你还不是起了个女人名!你体谅一下我的心情会死吗!”

李亦非向一旁侧躲着她的脚,还是忍不住笑。

钱菲直叹气:“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啊!我起名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一世英名将来会毁在卫生巾上啊!我生下来的时候是跟我爸姓的,可是自打那卫生巾一问世,我的苦日子就开始了!你都别提我因为名字受到多少嘲笑屈辱了!所以我考大学之前英勇不屈地做出了人生中最大的抗争,要求改跟我妈姓,不然就不考了!我可不想上大学以后还被人笑!为了改名我付出多少努力与艰辛多少汗水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名字里蕴藏的都是我的血和泪你懂吗!”

李亦非擦着眼泪假惺惺地附和:“我懂我懂!你那心里苦的啊,跟舌头舔了黄连了似的!”

钱菲使劲地白了他一眼,长叹一口气,喝口闷酒说:“可是吧,改了我妈姓之后,也不太好,我觉得我手里开始攒不下钱了!钱飞钱飞欠费欠费的,钱不是飞走了就是欠出去了!天天被人这么叫,尼玛我能留住马尼才怪!不是你说我妈当年怎么就非找个姓苏的、我爸当年怎么就非娶个姓钱的、俩人怎么就非得给我起名叫菲呢!”

李亦非又开始捶桌狂笑。

“那你改姓的时候怎么没连菲字一块改掉?”他一边笑一边问。

钱菲恨恨地说:“我家老头子跟你家老头子一样,说我的名字也是找人算完求来的,说我五行不缺了什么,就得叫菲,死活不让我改!可是你说菲不是草字头吗,跟五行的哪行搭边啊?难道我是五行缺草?”

李亦非噗地喷了口酒:“大姐我真挚求你今后草字别这么随便乱用我谢谢你!”他擦了擦嘴,憋着笑说,“要我看啊,你就是五行缺心眼!”

钱菲又狠狠朝他踹过去一脚,“我看你还是五行缺德呢!”

她这一脚被李亦非握住脚腕拦下,“我都告诉过你了,别老跟个大老爷似的,我的金玉良言你能往心里去去吗!”

他握住钱菲脚腕往上一抬,钱菲被他抬得坐不住,人向后一倒。

宽肥的睡裤从脚腕子顺势往下滑,滑到了膝盖处。

李亦非眯一眯眼,啧啧两声:“没想到你还挺白嫩的,按说你这种男性荷尔蒙旺盛的汉子不是应该长满腿毛的吗?”他一边瞄着钱菲的小腿一边说。

钱菲耳朵一热,坐起来使劲一抽,把脚缩了回来,“滚!你连汉子都调戏,你简直禽兽不如啊你!”

李亦非抖着肩膀笑。

笑够之后,他端着啤酒罐凑过来,一条胳膊搭在钱菲脖子上,说:“你看那些名人雅士什么的都爱给自己住的地方起一名字,什么什么居什么什么阁的,听起来特别带范儿特别高大上!哎你说咱家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钱菲把他的爪子一扒拉,斜了他一眼,“李少爷我说您想多了吧?这是我家、我家!名字不名字的,跟您有什么关系啊?”

李亦非美滋滋灌一口酒后,继续厚脸皮地自说自话,“怎么说我也贡献了人气吧!你看啊,你也叫菲我也叫非,不如干脆咱家就叫想入菲非吧!想入菲非,嗯!不错不错!”

钱菲看着他自我陶醉的那副德行,狠狠地冷哼一声:“我看你也是有点想入非非!”

●︶3︶●

新年倒数第二天,他们两个席地而坐。电视开着,里面有无数明星唱着跳着,他们俩在明星们的唱唱跳跳里,一边喝啤酒一边抬杠。

最后两个人都有点醉。

迷迷糊糊中,钱菲说:“李亦非,谢谢你,让我在分手后的第一个新年,不是孤零零一个人过!”

迷迷糊糊中,李亦非说:“钱菲,你傻了吧,今天才30号,12月还有个31号呢,后天才是新年!”

钱菲“哦”了一声。她是真的过晕了。

她又“唉”了一声。明天李亦非得去陪他女朋友跨年吧。

看来,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她还是得一个人孤零零地过。

她感慨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准备回房间睡觉去。

走到房间门口时,她忽然听到身后那人说:“钱大姐,明天晚上给我做茄条炒肉吧,我早点回来,咱一起吃饭看新闻联播!”

钱菲把头抵在门上笑了。她不用一个人了。

她忽然觉得这个冬天是她在北京这么多年以来,最温暖的冬天。

※※※※※※※※※※※※※※※※※※※※

谢谢妹纸们破费投雷投弹的鼓励,真心感谢,鞠躬>3<

叽叽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07:40

midor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13:43

yaya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09 20:14:20

米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35:52

文卿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42:37

花安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51:22

21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54:34

21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0:55:04

悯儿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09 22:11:48 悯儿你太破费鸟><

Lv_Yi_M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9 23:01:17

温暖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0 05:31:04

纷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0 10:21:54

纷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0 10:25:55

mmvv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0 13:46:19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2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